廢柴試閱(右).jpg

 

讀者們星期五好,今天帶大家看《靠廢柴技能【狀態異常】成為最強的我將蹂躪一切3》試閱文

離上一集時隔兩個月,狀態異常第三集即將上市th_091_-3

燈河將在這趟旅途中遇見來歷不明的團體

他會順利找到目標──禁忌魔女

讀者們千萬別錯過精彩發展喔!5bd33d7b04e99a41b8d35636ce9bd00e.gif


 

  ──黑龍騎士團,殞落──
  
  爆炸性的消息傳遍整座大陸。
  這消息帶給人們巨大的衝擊。
  然而,故事並未在此終結。
  有關五龍士之死的訊息,仍撲朔迷離。
  理由只有一個。
  因為還有個未解的謎團──是誰殺了五龍士?
  
  
  瑪格納王國。
  鎮守在北方大國最南端的古城。
  其名為魔防白城。
  白城以南延伸的區域,是大遺跡地帶。
  別名──金棲魔群帶。
  慘遭攻陷的大誓壁,是北方的防衛要塞。
  這座白城則可說是南方的防衛要塞。
  城內──集狼廳。
  各國代表圍繞著圓桌並肩而坐。
  瑪格納的白狼王──隨侍在後的是白狼騎士團副團長。
  約納特的女王──隨侍在後的是約納特的聖女。
  米拉的狂美帝──沒有部下隨侍在側。
  烏爾薩的魔戰王──隨侍在後的是魔戰騎士團長。
  亞萊昂的堅王──隨侍在後的是女神薇希斯。
  白城正好位於適合各國代表聚集的位置。
  現在,大魔帝軍隊正滯留在瑪格納北方。
  各國代表帶著精銳戰力到訪。
  情況危急時,就能立刻調動精銳,即時因應。
  當然,各國都在自己國內留下了充分的戰力……
  「萬萬沒料到,五龍士竟然和所屬部隊一同被消滅了。」
  緩緩開口說道的是白狼王。
  「我對巴庫歐斯絕對說不上有好感,但我不得不承認五龍士──尤其是屍人‧加德蘭的實力。」
  白狼王用如同經過千錘百鍊的剛硬聲音提出質問:
  「那麼,五龍士死亡的情報是事實嗎?我到現在仍無法相信那位『人類最強』已經死亡的消息。」
  他向烏爾薩的魔戰王基恩提出詢問。
  白狼王就坐在基恩正對面。基恩內心嘆了一口氣。
  (還是老樣子,一點都不討人喜歡的男人。)
  他直接詢問基恩的理由,再明白不過。
  因為黑龍騎士團是在烏爾薩境內覆滅的。
  然而,基恩卻沒有掌握任何重要的情報。
  (事情變得不得了了……話雖如此,當時我國也不可能拒絕黑龍騎士團入境……)
  基恩想要展現大人物的氣度,慢慢張口說:
  「五龍士的屍體,我事先確認過了,日前已經移交至巴庫歐斯。」
  基恩看向空著的座位。
  巴庫歐斯皇帝表明不參加本次集會。
  沒辦法。畢竟以大陸最強而自豪的國家戰力,竟然在一夜之間全軍覆沒了。
  失去五龍士,對巴庫歐斯的打擊太過沉重。
  瑪格納的白狼騎士團。
  約納特的聖女。
  米拉的狂美帝。
  烏爾薩的飛龍殺手。
  亞萊昂的異界勇者。
  這些是各國自豪的最大戰力。而巴庫歐斯卻失去了它的最大戰力。
  如今,巴庫歐斯宮廷應該就如捅了蜂窩般,陷入一片混亂吧。
  「我們正在調查黑龍騎士團的事情。根據目前獲得的情報……事態還稱不上全都明朗了。」
  白狼王將手肘靠在桌上,低聲說:
  「哼嗯。」
  白狼王不發一語,凝視著基恩。
  給人壓迫感的寬大肩膀。淺灰色的瞳孔,讓人聯想到冬天的荒地。
  無論多小的謊言,只要被發現了,就會被這雙眼睛識破。令人討厭的眼神。
  現在不能避開這雙眼睛。如果避開,剛剛說的話很有可能會被誤認為假話。
  (傷腦筋啊。)
  老實說,基恩很想盡快結束這場會議。
  從涅亞遭巴庫歐斯入侵時開始,就讓他有不安的感覺。
  黑龍騎士團在自己國家領土附近遊走的狀況。
  甚至前幾天還硬闖入國。
  對烏爾薩而言,黑龍騎士團曾是眼中釘。
  不過,現在這威脅已經消失了。
  沒錯,這次的事情,站在烏爾薩的角度來看,是個大好消息。
  (如果巴庫歐斯就此式微……)
  可說是正合我意。
  (說實話,我還真想好好表揚一下殺死五龍士的人。)
  調查行動只要做到不得罪女神的程度就好。
  (如果五龍士殺手曾誓言效忠烏爾薩,藉由授予爵位讓他們加入魔戰騎士團,也不失為一個辦法……不,讓他們加入騎士團,還是不太好。是啊……考慮到其他國家的觀感,的確不能讓他加入騎士團……)
  白狼王似乎判定基恩沒有隱瞞什麼,將視線轉移到其他人身上。
  「這次的事情,亞萊昂有什麼有力情報嗎?」
  白狼王視線並非落向亞萊昂國王,而是盯著女神。
  白狼王對堅王視而不見,詢問女神,但堅王也沒有表示不快,他呼喚:
  「女神。」
  「請讓我來說明。」
  女神優雅地點頭,上前站在堅王身旁。
  今天的她,也是與神之名相襯的美貌。
  (沉穩的舉止也讓人想好好向她學習。)
  她比身為烏爾薩之王的自己更顯莊重威嚴。
  (不,在經驗上沒有人能勝過女神。冷靜行事的態度當然也是……)
  神族真令人羨慕。容貌不會隨著年紀增長而變老。
  (神族有壽命的概念嗎?)
  「雖然我也不明白全部情況,但已先將獲得的情報彙整過。黑龍騎士團先前似乎是在追殺瑟拉絲‧亞休連。」
  這點基恩也已經知曉。
  約納特女王開口:
  「就是涅亞的前聖騎士團長,對吧?我聽說她在巴庫歐斯侵略涅亞時,消聲匿跡了。」
  「她當時似乎造訪了我國烏爾薩。」
  基恩抓住機會回答。
  「我聽說名為神聖守衛的獎金獵人正在追捕她,直到不久之前,她還在烏爾薩南方。逃亡途中,她好像用了精靈術改變裝扮。」
  基恩在不知不覺中,用了比對應白狼王時更加有禮的語氣對女王說話。
  「追捕她的那群獎金獵人,現在在哪裡?」
  「有人在闇色森林發現了他們的屍體。屍體和黑龍騎士團的所有人一樣,被森林的魔物與野獸啃食,狀態慘不忍睹……」
  「有發現瑟拉絲‧亞休連的屍體嗎?」
  「沒有。不過,找到了染滿血跡的衣服碎片……我們推測,她應該受了滿重的傷。」
  女王默然沉思,眉頭深鎖。
  「也有可能她早已斷氣,而屍體被野獸吃掉了吧。她有沒有可能使用精靈術變裝,在米魯茲接受治療?」
  「五龍士死後,並沒有任何關於有人前往米魯茲治傷的情報。我也派人調查過米魯茲近郊的人家,不過沒有她藏匿的蹤跡。此外,或許是要避開人煙,我們發現瑟拉絲‧亞休連往更南方走去的足跡。最重要的是──」
  (一定要強調自己正在積極調查……還有,也要表現出身為王者的聰明思緒。)
  「從出血量來看,如果不使用魔術師公會祕藏的最高級治癒術式、聖女大人持有的回復咒語,或異界勇者擁有的特殊能力之類的,就不可能得救吧。」
  驚人的出血量。不可能逃脫噬血野獸或魔物。
  女王敏銳地繼續發問:
  「有沒有可能存在著可以療傷的未知精靈術?」
  「呃、唔。」
  基恩說不出話。他對精靈術並不清楚。
  「我記得應該沒有喔?」
  開口代他回答的是女神。
  「我在這塊大陸上活了很久,從不知曉可以施予治癒的精靈術。重點是,就算有,在移動之前不就得先止血嗎?」
  「原來如此,確實是這樣呢。」
  女王似乎是認同了。
  基恩鬆了一口氣。
  (這麼說來,女神擁有的廢棄遺跡也在闇色森林……)
  基恩知道。
  那裡其實是徒有虛名的地下墓地。
  實際上,是女神送「廢棄物」進去的地方。
  (儘管如此,這次調查隊的報告似乎也沒有新發現……站在烏爾薩的立場,我不想扯上太多的關係……)
  這時,基恩發現女神正往自己看。
  基恩臉上浮出諂媚的笑容。
  他害怕女神。根本沒想過要反抗。
  日前,女神喚回了派遣至烏爾薩的薇希斯之徒。
  薇希斯之徒也身兼監視各國的任務。
  然而,現在女神判斷不需要監視烏爾薩了。
  因為她深信基恩絕對順從著自己。換句話說,就是女神信賴著基恩。
  (那麼……把話題從闇色森林轉開比較好嗎?)
  「對、對了──提到涅亞,您已經知道聖王的事了嗎?」
  「聖王?我記得他退下王位後,好像就在巴庫歐斯國內過著隱居的生活。」
  女王回應了這個話題。
  「據說他昨晚過世了。好像在死前已經神智不清,一直大喊著『快把屍體拿來這裡』之類讓人毫無頭緒的話。」
  白狼王嗤之以鼻。
  「連仗都沒打,就把自己的國家雙手奉上,然後在敵國領土上自在地度過餘生……一點王者風骨都沒有的卑鄙男人。」
  白狼王對巴庫歐斯沒有好感。
  因為巴庫歐斯在大魔帝降臨後侵略了涅亞。
  另一方面,他對毫無抵抗就投降的聖王也頗有微詞。
  (比起無意義地送死,我覺得這樣還好上好幾倍……)
  話題走向改變,讓基恩鬆了一口氣。他進一步將話題轉向其他方向。
  「不過,身為對抗大魔帝的最大戰力,肩負期待的黑龍騎士團現在已滅亡,女神大人您對今後有什麼想法呢?」
  女神微笑。
  「如你所言,黑龍騎士團滅亡對我們『神聖聯盟』的打擊不小。因此,今後異界勇者的存在,會變得更加重要吧。」
  女神的視線轉向女王與基恩。
  「這次對於適時派出四恭聖與飛龍殺手,亞萊昂深表感謝。啊啊,瑪格納是對抗大魔帝的最前線,因此我不會要求瑪格納提供更多戰力。狂美帝也是,等大魔帝軍隊正式行動時,就要請您多多關照了喔?」
  米拉的狂美帝,法爾肯鐸特翠涅。
  金髮美男子撥弄著髮梢,一直沉默地聆聽對話。
  從一開始打招呼之後,就連一句話都沒說過。
  「巨魔來襲,受益的卻是,亞萊昂。」
  狂美帝突然如此喃喃自語。
  清透又溫潤的聲音。不知道是誰,曾將這聲音喻為朝露。
  女神笑得更深了。
  「哎呀呀?我總覺得,你的說法意有所指呢?」
  「邪惡的根源一旦出現,其他國家就不得不仰賴亞萊昂的勇者。」
  「那也無可奈何。因為活在這個世界的每個人,都受到邪王素的影響,無法發揮原本的力量。或許是誕生在這個世上的緣故吧?就連勇血一族也無法避免邪王素的影響。」
  所以才需要異界勇者。
  不受邪王素影響的異世界人。就連神族也無法逃脫邪王素的束縛。
  「所以,亞萊昂不得不向召喚來的異界勇者,說明這個世界的情況並說服、培育他們。當然我們也由衷感謝各國熱絡的支援。然而,只有亞萊昂才擁有召喚勇者的方法。因此,與勇者同行,也是我國必須背負的宿命。換句話說,亞萊昂也是肩負重任的受害者。」
  女神莞然一笑。
  「予以肩負責任者正當的補償──那麼,你對我現在的說明,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嗎?狂美帝?」
  狂美帝輕呼一口氣,臉上浮現淡淡光澤。
  「弒神者的傳承呢?」
  女神闔上雙手苦笑。
  「嗯,那個話題是不是會讓會議變得有點冗長?有在這裡談論內容的意義嗎?真的要談嗎?」
  「…………」
  「咦?我認為現在閉口不回答,是最糟糕的反應……請問,莫非我有什麼地方搞錯了嗎?也就是說在這個世界上,妳的所作所為全都是對的,是不是?妳難道一次都沒有想過,自己有可能錯了嗎?這樣行嗎?」
  狂美帝輕笑。
  因為確認某些事情而感到滿足。他的笑容給人這種感覺。
  「抱歉打斷妳說話啊,薇希斯。」
  狂美帝伸出白皙的手,催促地說:
  「請繼續。」
  「呵呵呵,狂美帝仍舊與眾不同呢。啊,但是請你不要誤會。你要守護的並不是我,而是米拉帝國。我們能仰賴輝煌戰團的力量吧?」
  「妳還要講很久嗎?」
  「咦?我已經講完了喔?」
  基恩明明並不是正在對話的當事人,卻冷汗直流。
  (真、真是不會看場子的男人……不過他卻是米拉帝國最強的戰士,真是不可思議啊。)
  「那麼,我們言歸正傳吧。」
  女神再往前邁出一步。現在,她站得比堅王更前面了。
  「我想,在座的各位都曉得,日前佔據大誓壁的大魔帝軍隊,已經開始行動了。我們聯盟必須更加小心。亞萊昂也會加緊督促異界勇者成長。」
  「現在少了五龍士,各國似乎需要更緊密合作呢。」
  女王說。
  聖女隨侍在她的身後,視線盯著狂美帝。
  聽說,兩人可是水火不容。
  白狼王摸摸剛硬的下巴。
  「……對了,我想重新問問在座的每一個人。你們認為前面提到的五龍士殺手,會是瑟拉絲‧亞休連嗎?」
  所有人多少都察覺了。
  不是瑟拉絲‧亞休連。
  而是另一個「某人」。
  不過誰都想不到人選。
  異界勇者當時全都在亞萊昂。
  各國的主戰力也不在烏爾薩南方。
  (名聲遠播的勇血一族嗎?不──)
  對手可是那個屍人‧加德蘭。
  不是半調子的對手。
  (要說有能力與之抗衡的人,只有四恭聖、飛龍殺手、勇者神劍……還有,薇希斯之徒吧?)
  不管是誰,當時都不在現場。神聖守衛也死了。
  (也不太可能是眾所皆知的勇血一族……這麼說來,有可能是隱居在金棲魔群帶的禁忌魔女嗎?雖然關於她到底有多強的線索很少……)
  總之,毫無頭緒。
  這世界還隱藏著不知名的強者嗎?
  基恩試著提出一個建議:
  「只要五龍士殺手是站在人類陣營的人,我們或許就應該考慮招募對方,成為對抗大魔帝的戰士。」
  「如果是魔族幹的,就麻煩了。」
  女王開口。白狼王詢問:
  「還沒收到瑪格納以南的魔族確認報告,對吧?」
  此時,白狼王的部下進入房間內。
  部下在白狼騎士團副團長耳邊說了什麼。接著,副團長小聲稟告白狼王。
  白狼王點頭,重新面向前方。
  「似乎在烏爾薩發現了宣稱殲滅黑龍騎士團的人了。」
  基恩慌忙轉頭。
  看向身後的魔戰騎士團團長。
  白狼王剛剛說的是「在烏爾薩」。
  是自己國家的事。但是,卻是其他國家早一步掌握情報。
  他用視線追問這是怎麼一回事,團長卻滿臉疑惑地搖搖頭。
  白狼王接著說:
  「他們聲稱是使用了自己的咒術,將包含屍人‧加德蘭在內的五龍士逼入了死地。」
  (──啊!)
  基恩回想起來了。
  最近國內流傳著「咒術」的傳聞──日前,曾收到這樣的報告。
  (嗯?他們自己?也就是說……五龍士殺手是個集團囉?)
  像是在回答基恩內心的疑問一樣,白狼王說:
  「自稱殺了五龍士的,好像是名為亞信特的咒術師集團。」

   1.王都蒙洛伊
  
  往密集的建築上方一望,晴空萬里。
  我們行經烏爾薩的王都蒙洛伊。
  異世界奇幻風格強烈的城下町。
  我第一次見到這個世界的巨大都市。
  在亞萊昂,我只見過室內的風景。
  ……因為我直接就從城內,被送往了廢棄遺跡。
  嗶嘰丸輕聲叫著:「噗啾咿~」
  「你要躲好喔。」
  「嗶。」
  長袍下的嗶嘰丸就像平常一樣。
  與黑龍騎士團一戰後,我們花了數天抵達蒙洛伊。
  現在還沒有追兵的氣息。
  到這裡為止,我們路過三座村莊。
  一路上,從旅人和傭兵那裡聽到了那項傳聞。
  五龍士之死,以及消失的瑟拉絲‧亞休連。
  這兩個話題,我聽到了不少,但能得知的也僅止於此。
  各國的反應與巴庫歐斯的動向都還不清楚。
  在這個王都,或許還能獲得不一樣的情報。
  我回頭看往王都的大門。
  我們輕鬆通過了大門。沒有接受到類似盤查的檢查。
  也沒有瘋狂搜索瑟拉絲的氣氛。
  覆滅的是其他國家的騎士團。
  因此站在烏爾薩的立場,或許對搜捕犯人沒有那麼感興趣。
  又或者是,我的偽裝發揮超出預期的效果了嗎?
  「對烏爾薩而言,鄰國那支危險的騎士團消失,他們可能還鬆了一口氣呢。」
  「有可能。」
  走在我後方的瑟拉絲說道。
  現在,她的容貌改變了。名字也使用假名「彌絲拉」。
  「據說烏爾薩的魔戰騎士團,比起他國的主戰力,實力稍微差了一些。當然,如果對上黑龍騎士團,就必敗無疑吧。」
  「能夠存活至今,是多虧了女神的口才嗎?」
  「我想也有可能,不過現在烏爾薩有名為『飛龍殺手』的男人。得到他,烏爾薩就能向他國展示實力。因為即使沒有戰爭,也必須誇示國力才行。」
  也就是用他來抑止別國動歪腦筋。就算如此──僅僅一個男人,就有如此龐大的抑止力嗎?
  「但是,就連那位飛龍殺手也無法驅逐五龍士啊。」
  「雖說是飛龍殺手,但我想他還是贏不過屍人。雖然其他五龍士都躲在屍人的背後,但他們也都擁有出眾的實力……再加上,我也聽說過飛龍殺手天生就怕麻煩。不管怎樣,他都會避免跟五龍士發生衝突。」
  想必一定是個非常怕麻煩的人吧?言歸正傳──
  「首先,先去找今天住宿的地方吧。」
  我們只會在蒙洛伊停留一天。
  以便做好準備進入魔群帶。
  我看看背袋。
  裡頭放著《禁術大全》。
  這本書裡也記載了各種藥物的製法。在魔群帶可能找得到要用的材料。
  因此要備好製作用的道具。這樣就算在魔群帶中,也能製作藥物。
  這裡是王都。應該會有米魯茲所沒有的道具吧。
  這也是我的目的之一。
  「這間旅社好像不錯。」
  尋找的結果,我們選了一家價格還算便宜的旅社。進去前,我問瑟拉絲:
  「房間分開,可以吧?」
  王都裡到處都是人。
  米魯茲是一座小都市,小到守衛都可記住旅客長相的程度。
  附近一帶往來的人數也不算多。
  因此,在米魯茲走動會很顯眼。
  所以,「可疑的二人組」會更加醒目吧。
  不過,這裡是人多混雜的王都。應該也會有許多外地人造訪此處。
  現在瑟拉絲改變了容貌和服裝。
  烏爾薩也沒有要認真搜查那件事的跡象。
  似乎不用像在米魯茲附近時那樣警戒。
  所以,一起行動也不會有問題。我這麼判斷。
  只不過,瑟拉絲是女人。
  和男性同住一個房間也不方便……
  房間還是應該分開吧。這點顧慮,我還是有的。
  我是這麼想,然而──
  「我想,住一間房比較明智,這樣也不會浪費旅費。只要主人不討厭的話。」
  「我好歹是個男的耶?」
  瑟拉絲愣住,接著把手伸向嘴邊,好像在思考什麼。
  然後,瑟拉絲清清喉嚨,她似乎理解了我話中的意思。
  「我沒問題。」
  瑟拉絲把手放在胸口。
  「我們在米魯茲遺跡時,已經在同一間小房間裡睡過了,我認為沒有什麼問題。」
  因為那時,我讓嗶嘰丸吸引她的注意力,對她用了【SLEEP】啊!
  「……妳不在意的話就好。」
  「也不是完全不在意……不過,如果是你,我沒問題。」
  也罷,叔叔也老是告訴我,節儉就是從小地方累積。
  「那就住一間房吧。妳之後要是有什麼怨言,我可不管喔。可以吧?」
  「是、是的。」
  瑟拉絲小跑步跟在後頭。
  她對信賴的對象,果然就沒什麼戒心。
  至於發誓效忠的對象,就更不用說了。
  ……但她的戒心會降到這麼低,還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
  我們進入旅社。
  叫住老闆,辦理手續。
  寫好住宿登記手冊後,看了一眼登記內容的老闆,看著我們的臉問:
  「你們兩位是傭兵吧?」
  「是的。雖然我們還沒去傭兵公會登記。」
  我聽說有很多沒有登記的傭兵。這種說法應該不會讓人起疑。
  「你們來蒙洛伊的目的,果然是血鬥場嗎?」
  「那是目的之一。」
  當然是假的。
  關於血鬥場的事,我事先聽瑟拉絲說過了。
  是奴隸及傭兵互相殘殺的競技場。應該就像是古代羅馬競技場的感覺吧。
  據說參戰者被稱為「血鬥士」。
  瑟拉絲是這樣說明的。
  『血鬥場現在主要提供民眾娛樂之用,原本是傭兵團選拔評定入團戰士的場地。基本上,聽說現在還留有遴選參戰者、提拔為傭兵的文化。』
  所以,似乎還滿多傭兵以觀賞血鬥為目的來到蒙洛伊。
  『只要在比賽中獲勝,就能得到報酬。因此,好像也會有滿多為生活所苦的傭兵出場呢。受觀眾歡迎的奴隸血鬥士,對擁有他們的主人來說,也是很好的賺錢工具,因此他們不會被賣給傭兵團,而是作為最受歡迎的戰士,被硬留在血鬥場。』
  血鬥場的營運母體有兩個。
  據說是烏爾薩公爵家,及傭兵公會。
  話說回來,找瑟拉絲當夥伴真是太正確了。
  這世界上大致的基礎知識,她都知道。
  她就是個會走路的人形字典──不,應該是精靈字典。
  「傭兵公會的足跡遍佈得真廣啊。」
  我望著書狀標識的招牌。
  現在我們出了旅社,走在大街上。
  「公會是跨國進行活動的。對來往各國的傭兵來說,是很可靠的組織。其中,尤其是傭兵公會和魔術師公會,在各國都擁有不小的影響力。」
  傭兵公會嗎?我記得他們好像也參與了探索米魯茲遺跡。
  我們首先到了道具店。
  盡可能在那裡買齊方便攜帶的器具。
  瑟拉絲這次殺價也殺得很漂亮。
  出了道具店後,我摸摸懷裡的小袋子。裡面放著青龍石。
  要換錢嗎──還是算了。
  一把青龍石放到市場上,話題就會立刻傳開。當然,拿出來賣的人也會成為話題吧?
  我想避免無意義地引人注目。
  我束緊小袋子的袋口。所幸,荷包依舊充足。
  從廢棄遺跡的那對骸骨處得到的金錢。
  從追逐瑟拉絲的四人組身上得到的金錢。
  有人高價收購了我在米魯茲遺跡獲得的寶石&裝飾品。
  合計起來,數目可不小。
  金錢上充裕無虞。不用擔心旅費,實在值得感謝。
  雖說如此,還是必須節儉。
  「妳還是一樣這麼會殺價呢。」
  殺價時的瑟拉絲不可小覷。
  不露骨脅迫,且身段柔軟。
  但是,不能妥協的地方,她絕對不會讓步。
  瑟拉絲苦笑說:
  「我生性小氣呀。」
  「應該說是勤儉。妳沒必要貶低自己。」
  瑟拉絲輕笑。
  「我的主人很會拉攏部下的心呢。」
  她好像已經徹底把自己視為我的部下了。
  「對了,我想調查看看在米魯茲遺跡發現的黑蛋。」
  據說蒙洛伊有公開書庫。簡單來說,就像是國家圖書館一樣的地方吧。
  「任何人都能自由進出那裡嗎?」
  「我記得蒙洛伊的公開書庫──」
  瑟拉絲喚起記憶。
  「若是未經認可的王都民眾,必須取得許可證才行。有效日僅限一天。」
  關於黑蛋,連精靈字典瑟拉絲也一無所知。
  表示被記載在公開書刊中的機率也就很低,是嗎?
  「那顆蛋的事,我想,去問目的地的那個人比較好。」
  如果是禁忌魔女,或許知道些什麼。
  之後,我們決定去酒館吃晚餐。
  去酒館也可順便蒐集情報。喝到茫然忘我的地方,是獲得最新話題的絕佳場所。
  我們兩人進入一家大酒館。
  首先點了香草水跟菜餚。雖然我們不喝酒,不過也點了酒。
  為了融入此處。
  因為是身在異世界,所以我或許可以不用管什麼未成年之類的法律。
  只是,因為親生父母的關係,我對酒沒什麼好印象。
  因此我無法喜歡酒。就算我知道酒本身並沒有罪過。
  順便一提,瑟拉絲好像會喝一點。但似乎也不是很喜歡。
  我一邊吃飯,一邊豎耳聆聽。
  我聽見鄰近座位的對話……
  「喂,你聽說了嗎?」
  「嗚咦咦~……嗯?聽說什麼?」
  「黑龍騎士團的事啊。」
  「又是那件事。」
  「不是不是。是有關消滅他們的人啦。」
  「喔?有傳出什麼新消息了嗎?」
  「好像是從王城來的人傳出來的消息喔?」
  「呵呵,那似乎滿可信的耶。」
  就是所謂「根據相關人士透露」的,是嗎?
  「原本被認為是殲滅五龍士的最大嫌疑者──瑟拉絲‧亞休連,好像已經死了。」
  瑟拉絲的表情突然變得很痛苦。
  「唔嗚!」
  她好像被食物噎住了。
  「唔嗚、嗚……」
  我把水遞給她。
  「妳還好嗎?」
  瑟拉絲喝下水,呼了口氣。
  「謝謝……真、真是非常抱歉。」
  突然在這種地方聽說自己死了。突如其來的消息,一定嚇到她了吧?
  那幾個男人並未注意到我們,繼續說。
  「她和五龍士同歸於盡了嗎?」
  「不,瑟拉絲‧亞休連好像是打輸戰死的。」
  「什麼?那是誰殺了五龍士?」
  「嘿嘿,你果然還不知道。殺了五龍士的,據說是亞信特。」
  亞信特?
  「啊!就是最近傳聞中的咒術師集團嗎!」
  「他們宣稱五龍士是在咒術下喪了命。」
  我和瑟拉絲交換眼神,壓低聲音。
  「妳怎麼想?」
  「最近,我聽說過各地流傳著咒術的傳聞。」
  「他們說的咒術很常見嗎?」
  「不,並不常見。」
  瑟拉絲輕輕說明。
  術式與詠唱咒語。一般世人知曉的是這兩項。
  硬要加上第三項的話,應該就是勇者的「技能」吧。
  「那精靈術呢?」
  「嗯,精靈術是──」
  據瑟拉絲所說,咒術並不怎麼常見。
  這麼說來,米魯茲酒館的客人也只有模糊的認知。
  不過,能使用精靈術的精靈,似乎本來就是很稀有的存在……
  咒術是最近才傳開來的。
  散佈傳言的人,是名為亞信特的咒術師集團。
  「我聽說他們是崇拜咒神的集團。」
  「簡單來說,他們是想藉此將自己的咒術賣給某個地方吧……」
  他們認為這說不定是個好機會,所以主動承認自己是殺了五龍士的犯人。
  這種謊言遲早會暴露吧?不過,應該多少能打亂搜索犯人的步調。
  只是,我並不清楚異世界的情報網發展到什麼程度……
  反正我們不久之後就要進入魔群帶。只要在那之前能多爭取到一些時間就好。
  至於說到那個亞信特,現在在哪的話──
  「我們是亞信特的守護者!」
  酒館的門被大大推開。
  「我們是守護著咒神落入凡間之子──慕亞齊大人的咒兵!好了,請讓出位子!」
  穿著紫色長袍的集團一個接一個走進來。
  就是剛才提到的咒術師集團。
  他們似乎就在烏爾薩。
  「喔?」
  我轉動湯匙舀起湯。
  「那就是咒殺了五龍士的咒術師集團嗎?」
  店內大桌的客人們讓出座位。
  對於要他人讓座,亞信特成員們絲毫不覺得抱歉,魚貫坐下。
  「快點拿酒來!我們可是烏爾薩的救世主喔!」
  傳聞是傳聞。
  自稱是自稱。
  可是,也不能說它完全是謊言。
  或許他們真的殺了五龍士。
  沒有人能斷定他們不是──沒錯,除了在現場的人以外。
  ……不論如何,他們還真是堂而皇之。
  完全沒有鬼鬼祟祟的感覺。
  最強騎士團的毀滅。
  如果他們真的是做出這件事的元凶,國家應該會採取動作才對,可是……
  難道,烏爾薩已經拉攏他們了嗎……?
  酒客們散發出不想和他們有所牽扯的氣氛。
  我試著暗中觀察亞信特那群人。
  就現在看來,他們並不如屍人那般充滿壓迫感。確實沒有。
  就我所見,他們僅僅是來酒館飲酒作樂而已。
  ……暫時放著不管也行吧?
  我希望他們能夠繼續作為我的幌子,再撐一陣子。
  酒館客人相繼回到原有的步調。
  我喝完水,對瑟拉絲說:
  「把剩下的菜吃完,我們就回旅社吧。」
  我大致上記住走進店裡的亞信特成員長相了。
  「知道了。請稍等我一下。」
  我等著瑟拉絲吃完。
  她食量不小,但都小小口地吃。因此吃的速度很慢。
  瑟拉絲連忙將菜往嘴裡送。
  「……妳可以慢慢吃。」
  「非、非常抱歉。啊唔……嚼、嚼……」
  等待的期間,鄰座的人又開始聊起來了。
  「那些人就是傳聞的『黑龍殺手』嗎?」
  「果然是這群人咒殺的吧?」
  「不過,就算是其他人殺的,他們只要說『那都多虧了我們的詛咒』,別人就無法反駁了啊。」
  原來如此。還能如此解讀啊。
  「假如是其他人殺的,但對手可是五龍士耶?還有誰辦得到?那些傳說中的名人強者,當時都不在烏爾薩,對吧?啊,死掉的瑟拉絲‧亞休連剛好跟五龍士同歸於盡的說法,也說不通了。」
  「唔嗚嗚嗚!」
  瑟拉絲痛苦地搥胸。
  她好像還不習慣突然聽到自己的名字出現。關於這點,她倒是微妙地漏洞百出。
  男人們繼續聊著。
  「現在還沒人提過,又最有可能打贏五龍士的,就屬血鬥場的豹人了吧?」
  「啊~她確實是很厲害的怪物。」
  血鬥場裡好像也有知名人物。
  「啊,對了,禁忌魔女已經被提過了嗎?」
  「相傳居住在大遺跡帶的那個魔女嗎?我記得她好像是黑暗精靈吧?」
  「聽說她會用超級強大的魔法,不是嗎?如果是禁忌魔女,應該就能殺了五龍士吧?」
  「不過,已經有十年以上沒人見過她的蹤影了吧?畢竟她住在那個可怕的大遺跡帶,所以連是不是還活著,都沒人知道呢──」
  「其實我聽說過,見過那位禁忌魔女的傢伙,似乎就在王都裡喔。」
  嗯?
  「而且,據說那個人連魔女住在哪裡都知道。」
  「是指她住在大遺跡帶裡的某處嗎?那種事我也知道啊。」
  「不是啦。那個人連魔女住在大遺跡帶的『哪裡』都知道。」
  「那傢伙是魔女的熟人之類的嗎?」
  「這我就不清楚了……不過,你們聽了可別嚇到囉?不瞞你們說,其實這個人就是──」
  「呵嘿嘿,我對那種事沒興趣。連是不是還活著都不清楚的黑暗精靈,怎樣都好啦。」
  另一個男人打岔。
  「比起那個,阿布羅姆的妓院,好像來了一個長相和穿著都跟亞萊昂女神相似的妓女喔?」
  「喔喔?然後呢?」
  「不過,聽說實際上似乎長得一點都不像,子安公爵一怒之下當場就斬殺了那名妓女!」
  「哇哈哈哈!所以,才鬧得天下皆知啊!」
  「還有,公爵大人後來好像又要求,要找長得像約納特聖女的妓女──」
  話題歪了。我想知道認識禁忌魔女的人是誰啊。
  我抓了幾枚銀幣,站起身來。
  「嚼嚼……主人?」
  「我過去一下。」
  我將手伸向男人那桌的空位。
  「抱歉。這個位子,我可以一起坐嗎?」
  「啊?小兄弟你想幹嘛?」
  「抱歉,冒昧打擾。那個見過禁忌魔女的人,我很想繼續聽聽他的事。」
  「啊~?」
  提起妓女話題的男人顯得不太開心。
  「你是什麼東西啊?突然闖進來──」
  「啊,在那之前,讓我請你們一人喝一杯最喜歡的酒……不,一人兩杯。然後每種菜都各點一份。當然,這個也算我的。」
  一臉不滿的男人,表情為之一變。
  「──哇、哇哈哈哈!對了、對了!禁忌魔女的事對吧!抱歉抱歉!不小心就打斷話題了!說實話,我也對那件事很感興趣呢!」
  另一個人也附和。
  「不錯嘛,少年!滿足求知的好奇心,就是年輕人最美妙之處啊!好,大叔我就告訴你吧!喂,小姐,同樣的酒再來一杯!」
  這次換成男人們邀我坐下。要融入他們比想像中的還容易。
  「曾經見過禁忌魔女的人,好像是被譽為蒙洛伊最強的血鬥士。她名叫伊芙‧史畢德。」
  血鬥士嗎?
  「那位伊芙所擁有的情報,跟我們常聽到的『知道魔女住在金棲魔群帶』有什麼不一樣?」
  「她連魔女住在魔群帶的哪邊都曉得。她好像曾經向血鬥士戰友透露過一次。」
  「也有可能是假消息吧……?」
  「或許吧!不過,我都說了,你還是得請我們喝酒喔~?」
  「是的,當然。」
  「好!我中意你!」
  男人們對彼此哈哈大笑。
  「…………」
  禁忌魔女似乎是隱居在金棲魔群帶裡的黑暗精靈。
  至今我獲得的情報大概就這些。
  對了……去見那個血鬥士一面也是個辦法。
  「要怎樣才能見到那個伊芙呢?」
  「去血鬥場不就行了嗎?那位怪物好像生活在那裡吧?不過,她現在也會像一般人一樣在這附近走動。如果你能跟掌管血鬥場的子安公爵說上話,應該就能好好與她見上一面了。」
  「這樣啊,謝謝。那我就差不多告辭了──」
  旅館大門的方向突然喧騰起來。接著,旁邊的男人把手搭在我肩膀上。
  「太好了。少年你運氣不錯。」
  來者身穿皮革製的輕鎧甲。身上配著劍。
  身材精瘦結實。瘦雖瘦,但似乎有肌肉。
  只是,一開始吸引我目光的是其他部位。
  豹頭。
  不是那種人類姿態加上一些野獸元素的感覺。
  我在網路上看過豹的頭。對方的頭部大概就是那樣的感覺。
  雙腳步行的人類。黃、黑、棕色的體毛。
  豹人──這樣形容好嗎?從身材來看,好像是個女人。
  「哇哈哈,你是第一次見到豹人吧?也難怪,因為是很罕見的種族嘛。難怪你會驚訝。」
  一旁的男人「啪」一聲拍了我的肩膀。
  「那就是蒙洛伊最強的血鬥士,伊芙‧史畢德。」
  豹人在吧檯的座位坐下。兩邊座位都空著。
  我觀察酒館老闆的反應,他的舉止就像在對待熟客。
  我大概也確認了一下亞信特成員的模樣。那群人在裡面的位子喝得很開心。
  他們並未特別在意豹人。態度感覺並不好,但是……
  看起來好像早就已經看慣了豹人這種存在。
  可以說,整間店都是如此。只有「看慣的名人來到店裡了」那種程度的反應。
  只不過,沒有人去搭話。
  「我直接去問她本人,看看剛才我們說的禁忌魔女的消息是不是真的。」
  我對同桌的男人說。男人笑一笑,放開我的肩膀。
  「年輕人真是大膽啊。好,我們差不多該走了……今天比平常喝得多,有點醉了。我想呼吸一下外面的空氣……嗚咿咿~」
  同桌的兩人組離席,跌跌撞撞地走出酒館。
  我回到瑟拉絲那裡,說完悄悄話,我拿出銀幣。
  「那,我走囉。」
  「如果有必要,我會馬上介入。」
  「雖然我不打算要惹事,不過一旦發生什麼,就拜託妳了。」
  我想盡量避免在這裡使用技能。
  這種時候就要仰賴瑟拉絲的戰鬥能力。
  「拜託妳囉。」
  瑟拉絲一臉嚴肅地將手舉在胸前。
  「包在我身上。」
  我走向吧檯。
  我在豹人旁邊的座位坐下,點了杯香草水。然後,在豹人的前面放了一枚銀幣。
  「我能請妳吃點什麼嗎?」
  豹人只移動視線看向我。她稍作沉默後──
  「你想幹嘛?」
  她問我。能用人話溝通,沒有障礙。
  豹人的聲音強而有力。而且,還很沉穩。
  聲音不如想像中粗獷。非但如此,而且是清澈透亮的聲音。
  「我聽到妳的傳聞,很想見妳一面。我叫哈提,是個傭兵。」
  「我叫伊芙‧史畢德。」
  報上名字後,伊芙凝視了我一會兒。
  「你第一次見到豹人嗎?」
  「對。」
  「不過,你的反應卻不像看到很稀奇的東西。」
  我不能草率回答。因為我不知道什麼地方是她的地雷……
  我笑著回答:
  「我在旅途中見過各式各樣的事物。雖然可能有點失禮,但豹人還不至於讓我吃驚啊。」
  別說豹人了,廢棄遺跡裡甚至有人形雙頭豹。
  其他還有很多合成獸之類的東西。和那些魔物相比,豹人帶給我的驚訝就不算大了。
  撕咬!
  伊芙既豪邁又爽快地咬下帶骨肉。
  她舔了舔殘留在手掌上的肉汁。同時,一雙貓眼凝視著我。
  「真是豪邁的吃相啊。」
  「哼~你沒有把我當野蠻人看待嗎?」
  她是故意用那種吃法給我看的。
  有種被試探的感覺──看來,她大概是想看看我會有什麼反應。
  「我也稱不上是有氣質的人。而且用餐時比起注重禮儀形式,能吃得津津有味才是最棒的。啊啊,這麼說來血鬥士──」
  「說,你的目的是什麼?」
  「…………」
  「你感興趣的,不是我血鬥士的身分。我沒說錯吧?」
  我露出困惑的笑容。
  「被、被妳發現了啊……果然名不虛傳呢……」
  雖然我也是故意製造出那樣的氣氛,但是她能注意到真是太好了。
  「你找我有何貴幹?」
  嗯?她願意聽我說話嗎?
  我畢恭畢敬地詢問。
  「聽說妳知道禁忌魔女在哪……」
  「魔女在金棲魔群帶。任何人都知道這個傳聞吧?」
  「但我聽別人說,妳曉得魔女在魔群帶的『什麼地方』……」
  伊芙的喉嚨深處發出低沉的笑聲。
  「連你也相信這種不切實際的傳聞?」
  「也就是說,只是空穴來風嗎?」
  「我確實去過魔女居住的金棲魔群帶。但是,並未見過她。」
  「可是,聽說妳告訴過血鬥士同袍,妳知道魔女的住所。」
  「……我在魔群帶生死徘徊了兩個星期。我能活著回來,說不定是禁忌魔女施展魔法出手相救──我記得以前也向其他血鬥士說過這樣的玩笑。」
  「原來如此,是玩笑話以訛傳訛……也就是說,妳並不知道住處在哪?」
  「很抱歉,正是如此。」
  我失落地垂下雙肩。
  「這樣啊。」
  「抱歉無法回應你的期待。不過,這就是事實。」
  伊芙把肉吃得精光。她邊擦手邊問我。
  「你為何要尋找禁忌魔女?」
  「大概是探究的精神吧。我將來的夢想是成為學者。」
  我將今天買到的部分器具擁在懷中。
  我將器具拿給伊芙看。
  這是立志成為學者的人會攜帶的道具。雖然只是我的想像就是了。
  「我想在蒙洛伊雇用傭兵,前往魔群帶見見魔女。說不定還能發現未知的植物──」
  「我勸你還是放棄比較好。」
  伊芙像是在警告似地打斷了我的話。
  「那裡不是一般人進入後還能活著出來的地方。連人稱蒙洛伊血鬥場最強的我,都撐不到半個月了。我知道這樣說很沒禮貌,但你根本活不過三天。」
  我低頭微笑,帶著感謝之情。
  「伊芙小姐妳在擔心我的安危嗎?謝謝妳。」
  伊芙露出有些意外的反應。就算是豹臉,表情也相當豐富。
  「哼。」
  伊芙目瞪口呆地嘆了一口氣。
  「你真是個濫好人啊。」
  我害羞地搔了搔頭。
  「大家常這麼說。」
  確實經常被這麼說。只不過,是在叔叔嬸嬸領養我之後的事情了。
  「你外表來看起來還很年輕。要好好珍惜生命。」
  伊芙拿起我放在桌上的銀幣,並將銀幣擺在我面前。
  「雖然如此……血鬥士就好比拿生命當賭注的代名詞,我來說這種話,或許一點說服力都沒有吧。」
  留下這句話後,伊芙走出酒館。
  我收好銀幣,離開座位,望著伊芙身影消失的酒館大門。
  ……好像有點相似。
  然後,我叫住身後的「她」。
  「彌絲拉。」
  這是瑟拉絲目前使用的假名。
  我和伊芙對話時,她一直靠在吧檯座椅附近的樑柱後面待命。
  「走吧。」
  「是。」
  我們離開酒館。稍微走了幾步,又停了下來。
  「對於剛才伊芙‧史畢德所說的話,妳有什麼看法?」
  首先最需要釐清的是──
  一開始就該搞清楚是真是假。
  沒錯,也就是──
  「她在說謊。」
  『妳真的知道禁忌魔女的住處在哪裡嗎?』
  對於這個問題,伊芙的回答是「不知道」。
  瑟拉絲‧亞休連能夠分辨謊話。
  瑟拉絲依照指示,靠在附近的樑柱後面,聽著我們談話的內容。
  為的就是判斷真假。
  「因為她否認,所以反過來證明了她的確知道。」
  也就是說──
  「伊芙‧史畢德清楚禁忌魔女在哪裡。」
 

 


《靠廢柴技能【狀態異常】成為最強的我將蹂躪一切3》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