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不來試閱(左).jpg

 

各位好,本週五的試閱文書單是《我們真的學不來 非日常的例題集》

這週天氣漸轉微涼

是秋天的氣息呢

各位是讀書之秋還是食欲之秋派呢?

果然是兩者皆是對吧cat03

那麼請大家現在去購入烤地瓜(為何)

今天就讓教育員(小編)來輔導讀者們好好讀書(輕小說)吧

以下是試閱文


 

超乎預期變成[x]的前任教育員竭力避免接觸敵人

  「呼……」
  桐須真冬重重敲下電腦的輸入鍵,輕輕吐了口氣。
  「大功告成……時間已經不早了呢。」
  她不經意地望向時鐘,指針已經指向深夜的時刻。
  電腦擺在書桌上,螢幕顯示著世界史課程的小考考卷,那是她教授的科目。由於她還必須處理其他瑣碎小事,不知不覺就已經這麼晚了。
  「還要製作報告,但參考資料忘在學校了……明天得去學校拿資料……呃……」
  她開始思索要怎麼處理剩下的工作,腦筋卻轉不過來。
  「……不行了。最近一直睡眠不足,太難受了。」 
  當視線變得模糊時,她放棄思考。
  「明天是假日。下午去拿資料就可以了……好好睡一覺,消除日積月累的疲勞吧……」
  她喃喃自語,踩著不穩的步伐走向床鋪。
  不過走到一半,她覺得有些口渴。
  「睡前補充水分很重要……這裡有什麼喝的嗎……」
  她疲憊到連走去冰箱都嫌麻煩,慢吞吞地環顧四周。
  太多事物納入眼簾了,雖然主要是垃圾和散落在地板上的書本。她的學生唯我成幸上次曾來幫自己整理房間,那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她記得那是不久之前的事。不知不覺間,房間再次呈現悽慘的模樣。不,現在已經比過去整齊一些了才是。恐怕是。應該啦。如果是與過去比較的話。
  「嗯……?」
  真冬先無視於房間的慘狀,掃視室內。某個閃閃發亮的物體映入她的眼簾。那是一個裝滿透明液體的瓶子。瓶子在房間燈光折射下散發光芒,倒在地板上,藏在垃圾袋的陰影處。
  「這是什麼啊……?」
  她撿起瓶子,陷入沉思。卻因為睡意而無法好好思考。
  「算了,剛好可以喝……」
  幸好瓶子尚未開封,喝了應該不會肚子痛。
  考慮到這一點,真冬打開瓶子,將液體一飲而盡。
  「我……撐不下去了……」
  她倒在床上。
  沒過幾秒鐘,她就墜入了夢鄉。

    

  隔天早晨。
  「嗯……」
  她睜開眼,身心舒暢。
  最近一直揮之不去的倦怠感徹底消失無蹤。真冬的身體充滿活力,格外輕盈。她也不再感受到眼睛疲勞、腰痠背痛。彷彿年輕了好幾歲。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她覺得床鋪比平時更寬敞。
  「呼……真是可笑。我怎麼會思考這種蠢事。」
  真冬輕聲苦笑,坐起身子。
  此時,她的睡衣從肩膀滑落而下。
  「……嗯?」
  我明明穿著合身的睡衣,這是怎麼一回事?──真冬蹙起眉頭。
  此時,她終於意會過來。
  「真可疑……我好像……變得……很小……?」
  她的視線向下移動,眉頭皺得更深了。
  眼前的手掌心面積狹窄,手指短小可愛。
  簡直就像小孩子的手。
  「這是……我的手吧……?」
  真冬反覆開合眼前的手掌,確認那是自己的手。
  對了……她剛剛自言自語的聲音,比平時更尖銳,說起話來也有些不順暢。
  「不、不可能……吧。」
  她面露僵硬的笑容,爬下床,站在鏡子前方。
  眼前洋溢著困惑的臉龐,確實是自己的臉。
  可是──
  這大概是將近二十年前……她小小年紀時的面容。
  「………………」
  她忍不住緊盯著映照在鏡子中的臉孔。
  「………………」
  她暫時閉上眼睛後,再次睜開眼,仔細端詳著鏡中的自己。
  她反覆試了好幾次,映照在鏡子中的身影卻沒有改變。
  她試著揚起微笑。
  鏡子中稚嫩的臉龐也面露僵硬的笑容。
  她收起笑容。
  鏡子中稚嫩的臉龐也跟著露出嚴肅表情。
  真冬暫時這樣進行確認後……點了點頭。
  「總而言之……我似乎還在作夢。」
  她一臉空洞地喃喃自語,別過頭不看鏡子。
  「看來我比想像中還要疲憊……再多睡一會兒吧……不,我現在正在沉睡吧……要是我在夢中睡著,反而會醒過來嗎……?」
  她不停地自言自語,走向床鋪。
  走到一半,她的睡褲滑了下來。
  「啊噗!?」
  她被睡褲絆倒,跌在地上,臉埋進垃圾袋裡。
  「好、好痛……」
  真冬按著有些泛紅的鼻頭站起身,聽到自己說的話,大吃一驚。
  「我會感到疼痛……?難道說……我不是在作夢……?」
  老實說,真冬已經隱約察覺到了。
  若她仍在睡夢中,感官未免太清晰了……
  事到如今,她只能認清事實了。
  「我的身體、返老還童了……?」
  這種奇幻的狀況,竟然實際發生在自己身上。
  「怎、怎麼會發生這種事……?」
  只是,在認清現實的這刻,疑問也跟著增加了。
  「嗯……?」
  某個閃閃發亮的物體映入真冬的眼角。陽光從窗戶照進屋內,某個空瓶子折射了光線。那是真冬睡前用來止渴的飲料空瓶。
  真冬再次仔細端詳那個瓶子……確切來說,她是凝視著貼在瓶子上的標籤。
  因為上面記載著──
  「抗老藥……?」
  瓶子上記載著這樣的文字。
  抗老藥……返老還童。這些文字確實是符合現況。當然,『抗老藥』本來該是用來抑制老化現象,而不是如同文字的意義,讓年齡回春就是了。
  「我的身體因為這種藥而縮小了……?」
  她現在只能想到這個理由。
  「話說回來……為什麼我房間會擺著這種東西……?」
  真冬的房間總是雜亂不堪,但不可能會擅自出現她記不得的物品。
  「……啊!」
  真冬皺著眉頭,瞪著瓶子一會兒,腦海中突然浮現某幅畫面。那是某天她參加學校聚餐的情景。
  ──桐須老師,妳還年輕,所以沒有感覺吧!老化可是來勢洶洶喔!讓人措手不及呢!所以,妳必須趁年輕時想好防護措施!妳知道抗老吧?妳沒有做抗老保養吧!?對了,這個給妳,妳喝看看!妳可以整盒帶回家!
  這是我在深夜的電視購物頻道買的!我也還沒試過,但節目聲稱這種飲料非常有效!電視上的人說,有些人服用後搞不好能重回孩提時代呢!呵呵,怎麼可能嘛!不過,他們會說這種話,代表對這種飲品充滿自信吧!妳喝了之後再把效果告訴我吧!
  年長的女老師口沫橫飛地闡述,強行將一盒飲料遞給真冬。真冬當時只瞄了一下內容物,但她記得飲料瓶的設計與眼前的瓶子極為相似。由於她錯過了拒絕對方的時機,只能無可奈何地將飲料帶回家……
  「難道這種飲料真的具有返老還童的功效……!?」
  真冬難以置信,抱頭苦惱。
  她不知道自己變小的原因,究竟與抗老藥有沒有關係,但她的身體確實變小了。無論如何,都必須找出解決辦法。
  然而,面對這種異常的狀況,她也不知該如何解決。
  「……幸好今天放假。我先待在家裡看看狀況吧……明天說不定就恢復原狀了……」  
  到頭來,她只能採用這種消極的手段。
  「要是我睡回籠覺,身體會恢復原狀嗎……」
  真冬拉起滑落的睡褲,賭上這個可能性,再次走向床鋪。
  「……嗯!?」
  走到一半,她看到攤在書桌上的文件,表情變得僵硬。
  「太大意了……我必須去學校拿資料才能撰寫報告……!明天就是交報告的最後期限了……!」
  真冬的腦中浮現出兩則選項。
  一、無視報告期限。
  二、用現在這個身體去學校拿資料。
  她只煩惱了幾秒,就做出決定。

    

  一小時後。
  「這下子總算解決衣服的問題了。」
  真冬穿著童裝現身。
  她翻遍衣櫃後,莫名發現了她小時候穿的衣服。這大概是搬家時,不小心沉睡在衣櫃深處的衣服。沒想到她不擅長整理的個性,竟為她帶來出其不意的幸運。
  「我下定決心了……出發吧。」
  她小巧的腳丫避開許多丟棄在地上的垃圾袋,走向玄關。
  桐須真冬這名女性不是沒有責任感的人,不管她的身上發生什麼事,她都無法無視交報告的期限,關在房間裡。她必須去拿資料……這是她得出的結論。
  「唔……門、好重……」
  她將手伸向門把,轉開門,運用體重推門……她幾乎是用身體壓在門上才能推開門。
  走出門外,她用整個身體關上門後,上鎖。
  「光是開關門就這麼辛苦……」
  真冬輕聲嘆了口氣。光是走出門就讓她疲憊不堪。
  然而,接下來才是重頭戲。
  「這個身體看出去的景色,果然和平時截然不同……」
  視線高度只有平時的一半。這裡明明是她走慣的道路,她卻覺得自己走在陌生的街道上。
  真冬不停左顧右盼,朝一之瀨學園前進。
  「小妹妹,妳怎麼一直在東張西望呢?」
  「唔!?」
  聽到有人突然跟自己搭話,讓真冬身體一顫。
  她戰戰兢兢地望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是武元同學、古橋同學和緒方同學……)
  三名自己的學生站在該處。
  她們的視線位在比自己更高之處,興致勃勃地俯視著真冬。
  (嗚……沒想到竟然被認識的人……而且還是自己的學生,看到我這副模樣……)
  真冬全身僵硬,自己身為老師的威嚴彷彿毀於一旦。
  然而──
  「怪、怪了……?她僵住不動了……?因為我突然跟她攀談,嚇到她了嗎?不要緊,姊姊們不是怪人喔~?」
  跟真冬搭話的少女──武元潤香有些慌張,揮舞著手。
  「潤香,妳這樣看起來才像怪人啦。」
  「奇怪的人總聲稱自己不是怪人。」
  聽到潤香的發言,古橋文乃輕笑出聲,緒方理珠則一臉嚴肅,給出極具兩人風格的感想。
  「什麼!?妳們都好過分喔~!這樣人家簡直跟可疑人士沒有兩樣嘛!」
  「哈哈,開玩笑的啦。」
  「我只是闡述一般狀況罷了。」
  三人互相開玩笑。
  (怪了……?)
  看到三人的模樣,真冬滿心疑惑。
  (難道說……她們沒有發現我是誰……?)
  接下來,她暗自察覺這件事。
  (一般來說,確實沒有人想得到別人的身體會縮小。)
  考慮到這一點,她的心情稍微放鬆下來。
  「不,武元同學,我……」
  「奇怪,妳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她鬆懈的心情立刻緊繃起來。
  (我失態了……!我忍不住習慣性地這樣叫她……!)
  我有辦法蒙混過去嗎?真冬迅速掃視周遭。
  接著,她從潤香的包包上發現一道曙光。
  「我、我看到……!那個東西,所以……!」
  她指著從包包中冒出來的答案卷。
  考卷的姓名欄位上清楚寫著『武元潤香』。
  「啊,這樣啊。妳已經看得懂漢字啦,好厲害喔。」
  儘管潤香一臉恍然大悟的模樣,她的表情仍有些詫異。
  「因為……我有在學習呀……」
  真冬想掩飾自己的本性,語氣卻不自覺地變得有些古怪。
  「這樣啊~妳好乖喔。」
  「………………」
  感受到潤香摸著自己的頭,她的表情有些不悅,但她仍乖乖接受對方的觸碰。
  真冬判斷,如果自己現在做出太古怪的反應,反而會讓對方起疑,不是個好主意。
  (看上面的答案……是英文小考考卷啊。)
  為了逃避現實,她瞄了一眼仍從對方包包中探出頭來的考卷。
  (她的分數進步很多呢。)
  真冬不曾擔任過潤香的『教育員』。但她仍掌握了對方的狀況。潤香過去的英文成績可以說是一蹋糊塗,但考卷上標記的分數卻不差。若她的英文成績繼續進步,她遲早能考進想進的學校。
  (那個人是「學不來」的學生們的夥伴……)
  她的腦海中浮現出擔任三人『教育員』的人的臉龐。
  此時──
  「妳一個人出門嗎?妳的父母沒有陪著妳嗎?」
  文乃彎下腰,降低視線高度,開口詢問。
  「……奇怪?」
  接著,她緊盯著真冬的臉龐,疑惑地歪著頭。
  「沒、沒有,我獨自……出門。」
  真冬發現不妙,別過臉回答。
  「妳在幫忙跑腿嗎?」
  理珠接著詢問。
  「我出來……跑腿。」
  她是要去學校拿資料,而那也能說是一種跑腿。所以她沒有說謊。
  「妳好乖喔~妳要去哪裡?」
  潤香繼續摸著真冬的頭。
  「我要去……」
  真冬現在不知該如何回答。
  假如她老實說要去一之瀨學園,情況會變得如何呢?她總覺得三人會想陪她去學校。真冬想避免長時間跟三人接觸。畢竟她們說不定會察覺到她的真實身分。最重要的是,若這個狀況持續下去,對心臟很不好。
  她這麼思索。看到真冬陷入沉默,三人似乎若有所思。
  「我覺得她果然……」
  「迷路了?」
  「應該沒錯。」
  三人面面相覷,導出這個結論。
  「不,不是這……」
  「妳不用擔心!」
  當真冬慌忙想要否認時,潤香緊抱住她。
  「我們一定會幫妳找到爸爸和媽媽!」
  「妳肚子會餓嗎?要不要吃烏龍麵?」
  「對了,姊姊跟妳講個有趣的故事吧?但這是我現在即興想到的……」
  三人面露體貼的笑容,用自己的方式安撫真冬。
  (……她們是出於好意而這麼做。)
  考慮到這一點,真冬無法一口拒絕對方。
  (但我也不能一直被她們綁在這裡……)
  自己該如何逃離這裡呢?她陷入沉思。
  「對了,小妹妹,妳叫什麼名字?」
  「唔……」
  聽到潤香詢問自己,她再次不知該如何回答。
  「我……我叫做、真夏……」
  最後,她輕而易舉地想出這個名字。
  「妳是真夏妹妹啊。我叫潤香!……不對,妳已經知道我的名字了吧?但叫我『武元同學』太拘謹了,叫我『潤香姊姊』吧,聽起來比較親近。」
  潤香揚起純真的笑容。
  「我……知道了。潤香……姊姊。」
  為了不讓對方起疑心,真冬乖乖地照做。
  她說起話來仍不太順暢,使用這種方式稱呼對方後,使她看起來年紀很小。
  「我叫理珠,可以叫我理珠姊姊。」
  「好的。理珠姊姊……」
  理珠明顯用著企盼的眼神望著真冬,因此真冬如此答覆。
  聽到她這麼稱呼,理珠的表情帶著一抹心滿意足。
  「我是文乃姊姊喔。」
  「是的,文乃姊姊……」
  儘管文乃的表情比其他兩人冷靜,真冬仍這麼回答。
  (真是奇恥大辱……!身為老師的我竟然佯裝成幼童……!)
  真冬表面上佯裝平靜,心裡卻因羞辱而咬牙切齒。

 


《我們真的學不來 非日常的例題集》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