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得可愛試閱(右).jpg

《只要長得可愛,即使是變態你也喜歡嗎?7》試閱文來療癒快樂的星期五~~

各位讀者有收看可愛變態動畫了嗎?

什麼!還沒去看?

那小編只能說……

看前要注意,小心失血過多

日本還出了藍光DVD

而這一集也為了慶祝動畫化

彩頁內頁插圖都大增量喔喔喔!!h48

小編都忍不住將彩圖當成電腦桌布啦嘿嘿嘿嘿zan

另外,這集也出現了令人意想不到的新角色

快去看看是誰吧


 

  「為了賺到那筆錢,我想請妳們穿上色色的女僕裝!」
  十月下旬的星期四,書法社的社辦裡。
  桐生慧輝一本正經地,說出這句差勁透頂的話。
  「「「…………」」」
  而這也不意外地,引來就座的三名女社員冷眼對待。
  降至冰點的氣氛裡,唯花代表女生們開口說了。
  「學長您是那個意思嗎?要我們到那種傷風敗俗的店裡工作嗎?為發情的中年大叔做色色的服務嗎?」
  「哥哥……這真的太過分了。」
  「真沒想到桐生你這人爛到這種地步。」
  唯花一起頭,瑞葉和真緒也語帶失望地相繼說了。
  「妳們似乎誤會了什麼,可別想歪啊。」
  「那麼請學長解釋看看吧!說說為何為了阻止書法社被廢社,唯花我們得穿上女僕裝。」
  「這有什麼問題。」
  慧輝會主打女僕裝並不是沒有原因的。
  為了告訴大家自己的計畫,慧輝再次向三人說:
  「我們書法社,要在文化祭舉辦女僕喫茶店!」
  「「「女僕喫茶店?」」」
  「畢竟要讓書法社免於被廢社,就得先還清花掉的社費。我打算接下來跟大家一起開店,用收益來還那筆錢。」
  當初為了湊齊四人份的兔女郎裝而挪用的社費,在場三名女孩都已經將她們的那份還清,只剩紗雪那套服裝的費用──『二萬五千圓』。
  但紗雪在餐廳的打工被開除後,狀況急轉直下。
  還款期限迫在眉睫,不得不透過打工以外的手段籌錢。
  作為非常手段,慧輝想到的是女僕喫茶店這個方法。
  「原來如此。不能打工賺來的那份,就從文化祭來賺的計畫嗎。」
  「學長打算辦女僕喫茶店的事唯花聽懂了,可是一般的喫茶店不好嗎?」
  「若只是要參與活動的話那樣也不錯,可是這次有明確的目標金額,為了招攬生意,女僕裝是不可或缺的。」
  「可是哥哥,只是換上女僕裝,客人就會變多嗎?」
  「當然會。女僕裝可是男人的夢想。」
  「是、是喔……」
  雖然聽起來有點變態,但慧輝認為書法社的女孩各個都是美少女。
  只要讓她們穿上可愛的女僕裝,應該會有不小的集客效果。
  「可是啊,要辦女僕喫茶店得先取得同意吧?現在還來得及嗎?」
  「舉辦許可的事我已經跟會長連絡好了。當然,也已經確定好開店用的教室了。」
  「你這斡旋速度還真是快得可怕……」
  前所未見的俐落手腕,讓南条有些不敢恭維。
  原來在來到社辦前,慧輝已經先跟兩人通過電話。
  其中一人是學生會長鷹崎志帆,為了徵求她的同意,讓書法社能在文化祭開店。
  「其實一開始我是打算開兔女郎喫茶店,結果被鷹崎學姊打了回票,說兔女郎已經踩到風紀的尺度邊線了。」
  「這不是當然的嗎……」
  「總之時間所剩無幾,兩天後就是文化祭了。我們得立刻著手準備,否則會來不及的。」
  沒錯,書法社所剩的時間不多了。
  學生會長設的償還期限,只到這個月的月底。
  若是錯過文化祭,就錯失籌錢的機會了。
  「我們無論如何都得在後天之前,做好女僕喫茶店的開店準備!」
  面對激動的籌劃人,女孩們面面相覷。
  接著,她們的表情漸漸開朗。
  「好吧,反正似乎沒其他辦法了。」
  「嗯,只好這麼辦了。」
  「這也是為了保住書法社嘛。」
  「很好,既然大家有了共識,那就來分配工作吧。」
  慧輝如此說著,視線落到社團內唯一的一年級生身上。
  「首先小唯,我想請妳幫忙做瑞葉跟南条的女僕裝。」
  「唯花負責做嗎?」
  「是啊。紗雪學姊應該有一套女僕裝,小唯妳自己也有一套不是嗎?剩下只需要準備瑞葉跟南条的份,但很遺憾地我們連買衣服的預算都沒有。雖然行程很趕,不過小唯妳一個晚上就能做出管家服,這應該難不倒妳才對。」
  「知道了,唯花試試看!」
  古賀唯花擁有卓越的裁縫技巧。
  要在兩天這麼緊湊的時間內做出衣服,只有她才辦得到。
  「瑞葉的話,就麻煩妳當天負責料理,還有研發提供給客人的餐點。種類不必多,盡可能研發做法簡單,又不需要太多材料的料理。」
  「知道了,包在我身上。」
  桐生瑞葉的廚藝,身為哥哥的慧輝比誰都清楚。
  寶貝妹妹的親手料理,口味甚至不輸市面上的店家。
  「至於南条,得麻煩妳畫喫茶店的宣傳海報。」
  「嗯,知道了。」
  「但拜託妳千萬別畫男人之間的纏綿畫面啊。」
  「我、我當然不會畫那種東西啊!」
  南条真緒畫的圖堪稱專業等級。
  而這次得讓她把實力發揮在宣傳海報上,而不是BL漫畫上。
  「那麼,慧輝學長您打算做什麼?」
  「這計畫是我提的,所以由我擔任經理。當天雖然還有學生會的工作,不過我會盡可能到喫茶店這邊露面。」
  目前,慧輝以臨時成員的身分為學生會工作。
  這是當初學生會同意放寬還款期限時,所提出的附加條件。
  照理說,他今天也必須到學生會工作,但是在副會長的一番好意下獲准休假,才得以跟社員在這裡研討接下來的對策。
  「至於其他的……還得跟紗雪學姊和好才行……」
  書法社的社長朱鷺原紗雪,目前人並不在這裡。
  由於昨晚跟慧輝吵架,她到現在依舊是失聯狀態。
  少了她的社辦就像少了一片的拼圖,讓人感到冷清。
  這次慧輝能否勝任經理的工作,帶領大家順順利利地經營喫茶店──要說他沒有不安,那當然是騙人的。
  但是現在,他不再垂頭喪氣。
  為了守護最珍惜的人們的笑容,他下定決心不放棄未來。
  「那麼各位,開始為文化祭做準備吧!」
  「「「遵命!!」」」
  辦好女僕喫茶,挽救即將遭到廢社的書法社。
  擁有共同目標的夥伴們,為了各自的任務開始行動。
  

  
  在拉上窗簾的房間裡,紗雪待在床上。
  穿著睡衣的她呈趴著的姿勢,過了不知多久的時間。
  由於昨晚的事,今天她摸魚請假,但這只不過是把問題推遲,什麼也沒有解決。
  書法社的事、跟慧輝的事,什麼也沒有……
  「唉……」
  她嘆了一口氣,將臉埋進枕頭裡。
  正當她在昏暗的房間裡意志消沉時,枕邊的手機發出微光。
  「又有來訊……」
  手機從剛剛就震動了好幾次,但她根本無心確認內容。
  而這樣的她偏偏不願關機,把自己弄得陷入兩難。
  不夠勇敢的她雖然不看訊息,卻又不敢真的斷開聯繫。
  昨天放學後,看到慧輝在中庭裡撫摸著彩乃的頭,害她腦中一時空白,逃也似地離開現場。
  「看到那樣的畫面,誰有辦法不嫉妒嘛……」
  她看到的,是自己欣賞的學弟跟其他女生打情罵俏的畫面。
  這樣的她不可能還能保持平靜。她在意到無心工作,結果砸了碗盤,讓自己也丟了飯碗。
  這也就罷了,最後自己還跟擔心得前來迎接的慧輝起了口角。
  「我到底在做什麼嘛……」
  她就是討厭看到他摸自己以外的女生的頭。
  如果那人是瑞葉,還可以用家人來解釋,但若是唯花或彩乃就無法容忍。
  紗雪一心想當慧輝的寵物,就是不希望看到他疼其他女孩。
  「……慧輝同學跟藤本學妹待在一起,看起來好像很開心。」
  就如唯花所言,即使把社費還清,他還是有可能就此一去不回。
  紗雪當然不希望這樣。
  不想自己寶貴的候補主人被半路殺出的學生會成員橫刀奪愛。
  「可是,我又有什麼留下慧輝同學的資格呢……?」
  慧輝會成為學生會的臨時成員,原因都是紗雪自己造成的。
  欠學生會錢、害他離開書法社,全是自己捅的婁子。
  這樣的自己,還有什麼臉要他回來社團?
  紗雪之所以沒參加唯花她們的慧輝奪回作戰,也是因為自覺沒有留下他的權利。
  但即使如此,一旦慧輝說出「學生會的確是自在多了」這種話,還是讓她一陣心痛。
  紗雪沒看手機的訊息,其實是不敢看。
  也許傳來的是『我決定辭掉書法社加入學生會』之類的道別。
  一想到這可能性,就讓她無心看訊息。
  明明自己也清楚,一直逃避下去改變不了現況……
  也知道這樣下去,書法社會從此消失……
  她一想像那不久之後將會發生的未來,淚水便從眼角滑落。
  「……慧輝同學你一輩子當處男算了。」
  
      ◇
  
  「……果然,紗雪學姊還是沒有回訊息嗎?」
  慧輝在社辦開完會又過了一小時,時間已過晚上六點。
  回到家換上居家服的他,在亮著燈的客廳裡坐上沙發,和手機大眼瞪小眼,等著黑髮學姊的回音。
  即使慧輝拿著手機待命,卻怎麼也等不到期待之人的回覆。
  加上她今天也請假沒上學,完全處於失聯狀態。
  披了件圍裙在廚房切著高麗菜的瑞葉,這時開口說:
  「哥哥,你跟朱鷺原學姊說了些什麼?」
  「就是,呃……說她是處女學姊……」
  「呃……這真的是哥哥的錯。」
  「可是,她當時也喊我處男啊。」
  「噢,想不到兩人是同個水平。」
  「不過紗雪學姊氣的應該不是這點就是了……」
  那人不會因為被人喊處女就動怒。
  真正傷她心的,應該是「學生會的確是自在多了」之類,否定她珍愛場所的話語──
  (我真是太差勁了……)
  哪怕有什麼苦衷,自己把女生惹哭是不爭的事實。
  慧輝一想起她的眼淚,就後悔得湧起一陣揪心感。
  「希望朱鷺原學姊早點歸隊。」
  「是啊。」    
  「也希望你們兩人能早點和好。」
  「嗯,為了能早日和好,得付出努力才行。」
  他再怎麼悔不當初,也不能挽回過去的失敗。
  正因如此,慧輝決定要讓未來的她重拾笑容。
  要是可以的話,希望能夠所有社員一起迎接文化祭,不過這一切都得端看自己的努力。
  「抱歉沒留太多準備時間給妳。菜單方面能如期完成嗎?」
  「嗯~……我覺得還是做煎炒類的料理比較好,例如炒麵或者大阪燒之類的。那種麵粉類料理只要先備好料,就能縮短料理時間。」
  「不過說到女僕喫茶,蛋包飯是不可或缺的吧。」
  「啊,對喔。得要有蛋包飯才行。」
  只見瑞葉放下切菜的菜刀,拿起筆記本記錄。
  寫著寫著,她又想起什麼似地抬起頭。
  「對了,話說當天的食材怎麼辦?現在應該來不及跟廠商批貨了吧……」
  「這點不必擔心,小春學姊有辦法弄到車子。」
  「咦?鳳學姊要開車嗎?」
  「不是,是鳳家的司機會幫我們忙。要請小春學姊開車果然是沒辦法。」
  雖然由年齡來看,她有駕照也不奇怪就是了。這先暫且不論。
  獲得學生會長的開店許可後,慧輝打電話給小春,問了她家有沒有辦法派車。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請求,溫柔體貼的學姊二話不說就答應了。
  「瑞葉妳明天就跟小春學姊一起到超市採買食材。食材的量應該不少,但翔馬似乎到時也會來幫忙,所以人手方面不必擔心。」
  「…………」
  「瑞葉?」
  「呃嗯,沒事……只是覺得哥哥你安排事情真俐落,有點訝異而已。」
  「大概是因為最近待在學生會工作的關係吧,似乎養成了遇上事情就提前安排的習慣。」
  在忙碌的學生會裡要是沒效率地辦事,一定忙不過來。
  距離文化祭不到兩天的情況下要想開店,不這樣安排是趕不及的。
  「那麼我也得努力研發菜單了。」
  「拜託妳了。」
  話一說完,兄妹倆相視而笑。
  而就在這巧妙的時間點,通知客人來訪的門鈴響起。
  「喔,看來終於來了。」
  慧輝起身走向玄關。
  門一打看,站在門外的是兩個手提大包包的女孩子。
  「嗨……」
  「今天來叨擾您了。」
  穿著長褲的南条真緒以及身穿裙子的古賀唯花,略顯緊張地打了聲招呼。

 


《只要長得可愛,即使是變態你也喜歡嗎?7》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