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斯嘉試閱(左).jpg

今天為大家帶來的試閱是《阿斯嘉特武皇戰記1 神槍光姬與霸刃隨從》

繼《我的女友是老師》後,

又為各位讀者帶來鏡遊老師所寫、令人臉紅心跳的作品!!

看主角泰虎如何在亂世中,

同時面對五位女主角的修羅場!!

又如何用『特別』的方式強化騎士公主,

藉此面對亞神的威脅!!

以下是試閱文~


 

    序章
  
  在無比深邃的森林深處──
  一棵棵樹齡超過數千年的樹木張開了繁盛的枝葉,遮擋住陽光,導致四周一片幽暗。
  「啊……嗯嗯……呼啊……!」
  少女的聲音,在陰暗又寧靜的森林裡迴盪。
  在茂盛濃密的森林裡,有一塊相對寬敞的空地──
  一位少女背靠著樹幹坐在樹根上。
  少女有一頭及腰的烏黑長髮和美麗端正的臉孔。
  以紅色為基調的上衣露出了香肩,而且和身體十分服貼,襯托出一對豐滿乳房的形狀。
  少女穿著長度極短的裙子,柔嫩的大腿一覽無遺。
  「嗯……!」
  少女的身體一陣顫抖。
  在她眼前的是一名少年。
  少年同樣有著一頭黑髮,身穿黑色上衣和長褲。
  少年伸手輕輕地撫摸著少女纖細的肩膀。
  「公主殿下。」
  「不、不要用那種稱呼叫我……叫我輝夜就好了……」
  黑髮少女──輝夜用斷斷續續的聲音說道。
  輝夜的一雙大眼睛顯得溼潤,臉頰也泛起了紅暈。
  「那,輝夜,真的可以嗎……?」
  「那、那當然。我們開始吧……」
  「好、好吧……」
  聽見輝夜的呢喃細語後,少年面帶躊躇地點頭了。
  少年輕撫著少女肩膀的右手手背上,依稀浮現出散發光芒的奇妙徽章。
  少年慢慢地挪動他的右手──
  「啊嗚……!」
  摸上少女的柔軟乳房。
  「…………!」
  但少年馬上就縮手了。
  「……為、為什麼縮手?我不是同意了嗎……?」
  「我、我知道。」
  少年明顯把動搖寫在臉上,重新伸出往回縮的手。
  「嗯……」
  少年像是在觸摸易碎物品般,他用小心翼翼的動作觸碰少女的酥胸。
  他輕輕觸碰胸部的同時,也讓手指在胸部上滑動。
  「嗯嗯嗯……!」
  輝夜努力憋住聲音,身體止不住地發抖。
  剛才只不過是肩膀被撫摸,她就表現出十分敏感的樣子。更何況是從來沒讓任何人碰過的乳房,如此私密的部位一旦受到溫柔的愛撫,會產生強烈的反應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少年「咕嘟」一聲吞了口口水。
  從他的表情可以看出,他心裡至今仍在天人交戰。
  可是──那柔軟的酥胸最終還是讓他拋下了迷惘。
  「輝夜……」
  少年愛撫著少女的胸部,慢慢貼近她的身體。
  他讓自己的腳滑進了輝夜的兩條大腿之間。
  「等一、啊……」
  輝夜小聲地提出了抗議。
  少年的手輕輕地拂過了胸部的頂點,由下往上捧起了乳房。
  「等、等一下……到、到此為……嗯嗯……!」
  「輝、輝夜……好軟喔……」
  被慾望沖昏了頭,再加上對於親密行為的不熟悉,少年的動作不禁粗魯了起來。
  雖然他也想表現得溫柔一點,可是心情不由自主地變得急躁,連帶使他撫摸胸部的力道變強。
  「很快就結束了……妳稍微忍耐一下。」
  「不行……我忍耐、不了……啊啊啊……!」
  輝夜向前伸出雙手,環抱住少年的脖子。
  兩人的身體緊密地貼在一起,這段期間,少年的手都不曾離開過豐滿的乳房。
  正確來說,他把手用力按壓在胸部上頭,享受著那股柔嫩的觸感。
  「拜託,動作粗魯點、也沒關係……快點結束就好……!」
  「……喔、喔喔。」
  少年點點頭,用力抓緊了胸部。
  輝夜的身體抽搐了一下,微微向後弓起。
  「啊嗚,真、真的……一點也客氣耶……!」
  輝夜緊抱著少年,並向他抱怨。
  雖然她連耳根子都漲得紅通通的,眼眶也盈滿了淚水,可是嘴角洋溢著笑容。
  少年用空下來的另一隻手托住少女的背部。
  兩人的身影合而為一,只聽見少女發出的嬌柔喘息──

    1章 最弱的騎士公主
  
  武皇大陸是一片混沌的大地。
  全大陸的自然精靈力嚴重失序,大陸內的氣候變化極端,有部分區域甚至可以看見沙漠和雪原緊緊相連。
  一旦誤闖就永遠無法逃出的魔之森,充斥著有毒瘴氣、地勢險峻的山岳地帶、廣大火海蔓延的焦土──
  有二十支以上的種族,定居在這片異常的大地上。
  人類、精靈和矮人之外,還有妖精、獸人、魔族、妖魔、魔獸──
  以及堪稱是上述所有種族天敵的怪物──『亞神』。
  亞神曾一度進入了活躍期,他們肆虐了大陸全土,導致所有種族都遭逢瀕臨滅亡的危機。
  從混沌時代進入了黑暗時代,而結束了這時代的正是被後世稱為「大陸王」的偉大戰士。
  沒有人知道他是何方人物,又是從何而來。
  據說他的容貌就跟人類沒什麼兩樣,可是卻擁有遠遠超越人類的力量。
  大陸王率領由複數種族組成的軍隊,親自披掛上陣與亞神展開了大戰。
  兩軍戰得如火如荼,大陸王在付出了慘痛的犧牲後,成功擊敗了亞神之王──
  大陸王將所有種族納入自己的統治之下,成為歷史上首名一統武皇大陸的王者。
  然而大陸王卻英年早逝。
  他的死充滿了諸多謎團。
  他建立的和平時代只維持了短暫期間,隨著他的早逝,大陸再次陷入紛亂。
  大陸王建立的巨大國家,最後分裂成由人類、精靈、暗黑精靈、矮人、魔族『五大種族』所統治的『五大國』──
  分別統治這五個國家的,是五名騎士公主。
  這五名騎士公主,過去是負責守護大陸王的騎士,同時也是受他寵愛的公主。
  她們從大陸王手中獲得最強的武器,擁有僅次於大陸王的力量。
  五名騎士公主紛紛打著『大陸王繼承者』的名義,為了大陸霸權展開爭奪。
  大陸王死後,即便已過了五百年這麼長久的時間,騎士公主們所統治的五大國的鬥爭,絲毫不見結束的跡象。
  
  
  而當今的五名騎士公主分別是──
  人類的騎士公主──『輝夜』。
  她的武器是無堅不摧的神槍『昆古尼爾』,擁有『史上最美麗的騎士公主』之稱。
  精靈的騎士公主──『艾蕾諾兒』。
  使用百發百中的魔弓『希爾凡』,活了漫長歲月的騎士公主。
  矮人的騎士公主──『莉莎』。
  武器為掌管破壞與重生的鐵鎚『謬爾尼爾』,同時也是天才鐵匠的騎士公主。
  暗黑精靈的騎士公主──『菲莉歐』。
  她的武器是能讓她如花瓣般飛舞的短劍『達因斯萊瓦』。
  最後是魔族的騎士公主──『蓓兒蒂優』。
  她擁有的法杖『雷瓦汀』能讓她輕易發動所有魔術,就像呼吸一樣簡單,被譽為『史上最強的騎士公主』。
  這五名騎士公主即將引爆這五百年來規模最大──同時也是最後的戰亂。
  
  
  大陸曆五○一年──
  一場在國境發生的小型衝突,開啟了兩大國之間的戰端。
  人類的國家『湖泊與平原之國』。
  精靈的國家『森林與風之國』。
  兩國的戰事瞬間擴大,演變成雙方的主帥騎士公主,也必須親自披掛上陣的情況──
  兩萬兩千名錫姆特軍和一萬五千名希爾芬‧沃軍,在錫姆特南端的西賈赫魯平原展開對峙──隨即演變成了戰爭。
  錫姆特軍採用以騎兵部隊為前鋒的橫陣,主打以正面攻擊擊潰敵軍的戰術。
  希爾芬‧沃軍則不擺出陣形,往四面八方打散成少數部隊,各自展開行動。此乃主打少數精銳、前線指揮官具備優異指揮能力的精靈傳統戰術。
  兩軍正面衝突,戰況瞬息萬變。
  錫姆特的騎兵發動突擊,以強大的打擊力擊潰了希爾芬‧沃分散的部隊,可是受制於精靈的弓箭與魔法,不得不停下攻勢。
  未能順利以騎兵先發制人的錫姆特陣形大亂,精靈趁隙蜂擁而上,發展成一團混戰。
  混戰之中,兩軍主帥在戰場狹路相逢──但這並非偶然。
  大陸的戰爭奉『以將制將』為圭臬。
  即使是身為一國之君的主帥,也必須拿起武器上沙場和敵將一決勝負。
  錫姆特和希爾芬‧沃,兩軍的戰爭進入了主帥一對一單挑的階段。
  
  
  由十幾名士兵組成的部隊在蒼鬱的森林裡行軍。
  所有人都徒步移動,受制於森林的惡劣地勢,部隊無法完善地組成陣形。
  一名褐髮及肩的少女,走在靠近隊伍最尾端的位置。那名少女──艾夏用旁人聽不見的音量悄聲嘆息。
  艾夏才十五歲,是錫姆特第一戰士團近衛部隊的實習戰士。
  在錫姆特,指揮官、指揮官實習生或者實力獲得認可的人,能獲得『戰士』的稱號。
  艾夏雖然還在實習的階段,可是身分比一般士兵高。
  不過,實習戰士一旦實際上戰場,往往只有被老兵怒罵、或是被盡情使喚的份。
  這次和精靈的戰爭是艾夏第一次上戰場。
  她從頭到尾只有聽從錫姆特的騎士公主的指揮,並且忘我地揮舞武器攻擊。戰鬥過程她幾乎都不記得了,可是沒意外的話,她應該連一名敵方士兵都沒有打倒。
  其實艾夏對自己的身手本來還小有自信,所以她無法接受自己第一次上戰場的表現。
  然而,最慘的事情還不是只有這樣──
  「…………」
  艾夏不動聲色地瞥了前方一眼。
  一位黑髮少女挺直腰桿悠然走在她的眼前。
  她就是錫姆特的騎士公主,輝夜──
  她是統帥國家的最高權力者,將人類這個種族團結在一起的存在。
  輝夜是個美麗得教人難以置信的少女。即使是同性的艾夏,也情不自禁地看傻了眼。
  輝夜嶄露的光芒即使和美女如雲的精靈相比,也絲毫不遜色。
  有不少聲音把她評為五大國成立後的這五百年以內史上最美麗的騎士公主。
  不過,外界對輝夜的評價不是只有這樣而已。
  史上最弱的騎士公主──這是輝夜的另一個稱號。
  艾夏雖然是實習生,可是她已經跟在了輝夜的身邊好幾個月。
  她知道自己的主人有這樣的蔑稱,可是對此從來沒有真實感。
  她只覺得能在忙碌的實習過程中,陪伴在美麗的黑髮少女身旁令她非常開心。
  我真的是笨蛋,居然為了這種雞毛蒜皮的事情感到開心──
  艾夏用力握緊了拳頭。
  輝夜確實長得很美,可是她也只有這個長處了。
  艾夏幾乎忘光了戰鬥的過程,唯獨一件事情在她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錫姆特軍和希爾芬‧沃軍在西賈赫爾平原的激戰白熱化,兩軍的戰士與士兵──戰兵紛紛喪失了性命。
  終於,在前線領軍的兩名騎士公主展開了單挑。
  金髮的精靈騎士公主展現了驚人的戰鬥能力,一路把輝夜壓著打。輝夜只能專注在防守上,始終沒能向精靈的騎士公主反擊。
  輝夜最後之所以能活下來,純粹只是因為兩軍的分隊和主力會合,四周陷入一陣彷彿天昏地暗的混戰,導致兩人的單挑最後不了了之。
  那場單挑只要再持續一下子,輝夜恐怕就會被殺了。情勢明朗到連實習生都看得出來。
  後來近衛部隊趁亂帶著輝夜逃出戰鬥,從平原逃進了森林地帶。
  如今輝夜和一部分的近衛部隊,拋下在逃脫過程中耗盡了力氣的馬匹,狼狽地跋涉潛逃。
  「喂,實習的。仔細注意四周啊。」
  「是、是的。」
  遭資深的近衛戰士提醒,艾夏左顧右盼,確認四下有無異常狀況。
  「…………呿。」
  艾夏東張西望的同時,一邊小聲地咂了聲嘴。
  目前己方除了輝夜和寥寥可數的十幾名近衛戰士以外──還有一個派不上用場的廢物。
  那個廢物就是慢條斯理地走在部隊最後面的男子。
  那男子的年紀約莫跟艾夏同齡,或者再大一點。他有著一頭黑色頭髮和一雙黑色眼珠。似乎跟錫姆特的多數人一樣,都繼承了東方部族的血脈。
  他身穿黑色上衣和皮褲,腰上掛著好幾個皮革袋子。
  那副輕便的裝扮,看起來完全不像是要上戰場的樣子,而且還手無寸鐵。
  黑髮少年察覺到艾夏的視線後,不知何故露出了笑咪咪的表情。
  「有什麼事嗎?」
  「沒事!不要和我閒聊!」
  艾夏兇巴巴地說道,從少年身上別開視線。
  事到如今,關注那種派不上用場的廢物也於事無補。
  「…………」
  艾夏又偷偷看了輝夜一眼。
  真正需要關注的對象應該是主人才對。可是在經歷剛才那場戰鬥之後,已經不可能再對輝夜抱有好感。
  即使輝夜是最弱的騎士公主,艾夏理智上仍然明白她是必須效忠的主人,可是艾夏還是無法控制地對實力不如人的輝夜產生厭惡感。
  「咳咳。」
  走在前面的輝夜輕聲咳嗽。
  有傳言指出輝夜體弱多病。輝夜也確實常常窩在房間裡面,整天足不出戶。
  在艾夏和其他幾個人被任命為實習戰士的任命儀式上,輝夜也以生病為由早退。
  那個時候,艾夏只是想著「騎士公主也是有生病的時候吧」,並沒有特別把這件事放在心上,可是後來輝夜又缺席了好幾次重要的官方活動。
  體弱多病不是罪。可是身為戰士,情況就另當別論了。
  如果換作是騎士公主,標準就更為嚴苛。弱小本身就是一種罪惡。
  在武皇大陸上,身為統領戰士的人,其弱小是不被允許的。
  身為生於武皇大陸的戰士,艾夏有無法原諒脆弱主人的理由──
  「敵襲──!」
  這時,近衛隊長的大喊傳進耳裡。
  「全員,召喚武器!」
  艾夏反應迅速地向前舉起右手。
  地面旋即浮現出綻放著藍色光輝的魔法陣──一把雙刃的長劍從中現形。艾夏握緊劍柄,擺出架式。
  召喚武裝──在武皇大陸的大地中,沉睡著大量的武器。
  那些武器是大陸王不知從哪裡收集來的,在他死後全部都被封印在大地裡。武器被封印的理由,至今仍不得而知。
  這些被稱為『大陸王遺產』的武器,會呼應這塊大陸住民的強烈意志現形。
  「嗚……!」
  艾夏猛烈揮劍,一口氣打掉同時飛來的十支箭。
  劍產生出衝擊波,粉碎了所有的箭,一旁的樹木也難逃池魚之殃,被折斷吹走。
  召喚武裝蘊藏著名為『神氣』的力量。
  內含的神氣量愈多,武器的威力就愈強,銳利度和耐用性也會隨之提升。
  不僅如此,神氣也會注入武器使用者的體內,使身體能力獲得強化。
  當然,艾夏平常也有在鍛鍊自身的劍術,可是她現在之所以有足夠的能力戰鬥,都要歸功於召喚武裝的強化,以及劍本身的破壞力。
  不過這麼高的性能也是必須付出代價的,使用者在召喚武裝的期間會一直消耗體力。而且神氣帶來的強化,也會對肉體造成極大的負擔。
  為了避免消耗,除了戰鬥以外,其他時間把武器收回大地是約定成俗的鐵則。
  「那邊有弓兵!不對,另一邊也有!」
  近衛兵發出了哀嚎般的叫聲。弓箭從四面八方射來。
  森林向來是精靈的獵場。他們被稱為森林的種族,大半輩子的時間都在森林裡頭度過。
  而且所有精靈都是天生的弓箭手。
  他們像影子一樣潛伏在森林中,一旦發現獵物,他們可以藉由獵物留在樹木或地上的任何蛛絲馬跡,追蹤到天涯海角。
  雖然這裡是錫姆特境內的森林,可是對精靈而言,不管是哪個地方的森林,待起來都如魚得水。
  雖說當時也是受情勢所逼,可是輝夜等人選擇逃進森林的行為,就跟自投羅網是一樣的意思。
  保護輝夜固然是艾夏的工作,可是現在光要保住自己的小命,就讓她自顧不暇。
  但輝夜一行人之所以會陷入絕境,不單純只是因為精靈占了地利之便。
  武皇大陸有著不可撼動的絕對規則存在──
  
  
  刃之鐵律──
  除了有武器長眠在大地裡之外,武皇大陸還有一個非常特別的特徵。
  在大陸上,每個人的身分是靠自身武器的強度決定的。
  簡單地說,擁有的武器愈強,就能擁有愈高的地位。
  不用說,站在國家頂點的騎士公主所持有的武器,是全國最強的。
  武器的強弱視內含的神氣多寡來決定。
  騎士公主持有的召喚武裝,可以釋放出比一般武器還多好幾百倍的神氣。
  當然,即使比不上騎士公主,大陸上也存在其他強力召喚武裝。
  召喚武裝是呼應強烈意志顯現的,所以不管任何人,只要肯鍛鍊精神,就有可能獲得強力的武器。
  一旦獲得強力的武器,哪怕昨天還是無人聞問的小兵,也能一夕之間躍升為隊長大人。
  在這塊大陸上,最可靠的不是血統、權威也不是財力,而是武器。
  此外還有另一個特色──
  最高領導者武器的強度,也會影響屬下的武器強度。
  意思是騎士公主的武器愈強,能連帶使部下的武器獲得強化。
  這兩項特色合稱刃之鐵律。
  身為騎士公主的輝夜實力如果太弱,也會對艾夏等部下造成不良影響。
  面對精靈之所以會陷入苦戰,說是主帥輝夜的實力不如精靈公主的關係也不為過。
  正因為如此,武皇大陸的戰士會選擇跟隨強者。
  只不過,人無法選擇自己要誕生在哪個國家,而且大部分的人也沒有遠走他國的勇氣與野心。
  艾夏也不例外,除了效忠輝夜以外也別無選擇了──
  
  
  「咕啊啊!混帳,為什麼情況會變成這樣!」
  艾夏身旁的近衛兵被弓箭射中了大腿。
  近衛部隊的弓兵也展開反擊和精靈互射,可是相比之下完全相形見絀。
  「嗚啊啊啊!」
  這時又有一名近衛兵發出慘叫。隨著低沉呼嘯聲飛來的箭,把他的左手臂從肩膀附近的位置扯斷。其威力極為驚人,非比尋常。看來精靈所使用的弓也是召喚武裝。
  「啊!」
  艾夏的胸口感到一陣刺痛。她用劍身抵擋高速射來的箭,而劍刃濺出火花後留下了損壞的痕跡。
  召喚武裝跟使用者一心同體。
  武器若有損傷,使用者也會感受到痛苦。
  「嗚……鍊武士,過來!」
  艾夏大吼後,躲在樹後的黑髮少年立刻跳了出來。
  「把劍修好!快點!」
  「是的。」
  少年走到艾夏身旁,點頭簡短回答道。
  他的右手手背上有個不明顯的魔法陣,它淡淡地發出了光芒。
  少年把右手緩緩伸向艾夏的劍。除了他的右手以外,四周也開始綻放淡淡的光輝。
  那個光輝來自『奧利哈』──一種充斥在武皇大陸空氣中的金屬微粒。
  奧利哈微小到肉眼無法看見,即使生物吸入體內也不會對健康有任何影響。
  奧利哈雖是極其渺小的顆粒,但裡頭可是蘊含著神氣。
  在自然界中可以找到『堆積』成塊的奧利哈,並且當作礦石開採。而召喚武裝也是以奧利哈打造而成。
  鍊武士具備操作這些奧利哈的能力。他們可以透過刻印在手背上的魔法陣凝聚空氣中的奧利哈──進而修復召喚武裝。
  少年的手所綻放出的淡淡光輝,漸漸修補了艾夏劍上的缺口。才一眨眼,缺損的劍便恢復了原狀。
  艾夏胸口的疼痛也慢慢消失。武器修復之後,使用者的痛苦也會跟著消失。
  「修復結束。不用我提醒,妳應該也知道──」
  「……啊啊。」
  艾夏氣勢豪邁地點點頭。
  鍊武士的修復終究只是應急措施。奧利哈經過一段時間就會消散回到空氣之中,武器也會變回損傷的狀態。
  唯有『聖鍊師』的技術才能徹底修復召喚武裝。
  聖鍊師同時也是奉大陸王為主神的卡姆納魯教神官,人數稀少,而且不會跟隨軍隊行動。
  要成為聖鍊師必須先經過漫長而嚴厲的修行。相較之下,鍊武士不需要什麼訓練就能習得技術,只要把能凝聚奧利哈的魔法陣刻在手背上即可。
  正因為鍊武士的地位容易被取代,所以帶到戰場上當消耗品使用也不成問題。
  鍊武士為了要盡快趕往支援武裝損壞的士兵,他們身上並未佩帶任何武裝。就連一把小刀也沒有。
  許多鍊武士在趕赴支援的途中陣亡,可是沒人把他們的死放在心上。看在戰士眼裡,不具戰鬥能力的鍊武士,不過只是沒事時就躲起來的膽小鬼,是戰士們輕蔑的對象。
  「嗯?」
  艾夏突然發現一件奇妙的事。
  一般鍊武士只會把凝聚奧利哈的魔法陣刻印在右手上,可是這個黑髮的鍊武士左手也有魔法陣。艾夏接觸過好幾個鍊武士,從沒看過雙手都刻有魔法陣的人。
  「戰士大人,情況好像不妙喔。」
  「哪裡不妙──」
  話還沒說完,艾夏赫然發現──超過一半的近衛兵都倒在地上了。甚至有幾個人看似已經斷氣。
  他們全都是持有召喚武裝的近衛兵,卻瞬間就潰不成軍──!
  「繼續打下去也只會白白耗損戰力而已,畢竟森林是那些傢伙最擅長的戰場。」
  「不要講得一副你很懂的樣子!貿然逃走只會被對方用弓箭從後面射死而已!」
  艾夏向少年怒吼的同時──
  枝葉一陣沙沙作響,複數的人影從上方落下。
  「是精靈──!」
  艾夏重新舉起劍。
  那幾個精靈似乎是從枝頭上移動過來,所有人都握持著細長的劍。先用箭雨吸引注意力,最後再近距離確實補上致命一擊。雖然是很老套的戰術,卻十分有效。
  不過──
  「神槍昆古尼爾啊,遵守我的鮮血與盟約,解放力量吧!飛馳吧,赤色雷光!」
  一道清亮的聲音響徹森林。
  輝夜在數名精靈著地的同時,揮出了手上的長槍。只見槍頭射出鮮紅的光芒,一擊就掃飛了那些精靈。
  不僅如此,四周好幾顆大樹也被連根拔起,地面被翻起、塵土飛揚。
  「居然從上面跳下來,真是沒有禮貌。難道所謂的森林種族,指的是在森林裡被野獸養大的野蠻人嗎?」
  輝夜用槍尖指著倒在地上的精靈們。
  昆古尼爾──那是輝夜持有的紅色長槍的名字。
  不用說,它屬於召喚武裝。輝夜應該是一瞬間把它召喚出來了吧。
  騎士公主的武器又被稱作『大陸王武具』,傳說只要一擊就能擊垮一支軍隊。
  召喚武裝是使用以奧利哈為主的礦物打造而成,可是成分裡面包含了其他金屬。
  唯獨大陸王武具是完全以奧利哈──人稱『奧利哈鋼』的金屬打造的。
  昆古尼爾的握柄浮現泛著紅光的線條,魔法陣在槍頭閃耀。
  刻在大陸王武具上的術式,是為了控制蘊藏在武具裡的強大神氣。
  先前輝夜和精靈的騎士公主單挑時,戰況也激烈到對周遭環境造成嚴重的破壞,甚至還改變了地形。
  即使是被認定為最弱的輝夜,也能發揮出此般力量。由區區幾個精靈組成的奇襲部隊,對她而言根本不堪一擊。
  「才一擊你們就沒戲唱了?如果想要騎士公主的命,好歹要拿出一點毅力來吧。死掉了就放棄任務,精靈就這點程度嗎?」
  輝夜完全口無遮攔。艾夏這才想起,輝夜在首都的王宮雖然很少開口發言,可是大家都知道她講話很尖酸刻薄。
  這也是臣子對她反感的理由之一。
  「公主殿下,現在是逃命的大好機會!沒有時間講話了!」
  近衛隊長聽似哀號地大聲喊著。
  飛揚的塵土讓視野變得惡劣,如此一來精靈也很難鎖定目標攻擊才是。
  「也對,全員撤退吧。眾兵士隨我來!」
  輝夜用清亮的嗓音發號施令。
  艾夏往輝夜的位置衝去。
  跑到一半,她無意間發現剛才那名鍊武士緊跟在後。
  明明剛才敵人射來的弓箭密集得像雨一樣,他卻毫髮無傷。他明明手無寸鐵,到底是如何保護自己的?
  「…………!」
  一支箭猛然擦過艾夏的臉頰。現在不是分心思考這種無關緊要的問題的時候。
  當務之急是跟緊輝夜,以免脫隊──

 


《阿斯嘉特武皇戰記1 神槍光姬與霸刃隨從》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