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柴2試閱(右).jpg

今天為大家帶來的試閱是《靠廢柴技能【狀態異常】成為最強的我將蹂躪一切2》

微嗜血的復仇物語進入堂堂第二集!

本次也有特典小冊子

各位讀者不要錯過啦

以下請收看試閱文~


 

  兩人組感到疑惑。
  「具體上要怎麼做?要我們殺了她嗎?」
  「沒錯,殺了她。」
  「喔。」
  兩人組的反應難以捉摸。
  但是,孟克告訴他們報酬的金額後,兩人組眼神立刻一變。
  「你的委託,我們接了。」
  「但是,如果那女的向你們求饒,你們判斷她是打從心底為她對我的態度感到後悔,就別當場殺了她。」
  「殺她之前,我們可以『享樂』吧?」
  「當然。如果你們活捉到她,就隨便你們蹂躪吧!」
  「喔,我可以大幹一場對吧?」
  「當然!她貶低了我的自尊!她兩度踐踏了我的自尊!老子我一定要讓她在這裡負起兩人份的責任!隨你們開心,盡情幹壞她!」
  禿頭用袖子抹掉流下的口水。
  「嘿嘿,我全身上下的幹勁都湧上來了……那傢伙可是個上等的貨色。」
  「就算她穿著衣服我也看得出來,那身材真讓人受不了。我無論如何一定要活捉她。啊,我好想看……我好想看那個女人臉孔扭曲、哭泣大叫的表情啊啊啊♪」
  禿頭提出疑問。
  「但是,那女的好歹也是征戰各地的戰士吧?她的武藝如何?」
  「看起來應該還不差。但是那女的已經累到不行了。仔細一看,可以看見她眼睛下面有黑眼圈。剛才,我在上方階層,注意到她走路偶爾還搖搖晃晃的。只不過──雖然我毫無疑問可以打贏她──考慮到凡事都有萬一,我才來找你們。因為我想確實地幹掉她。」
  禿頭像在誇示力量一樣,舉起斧頭用力一揮。
  「不管怎樣,反正區區一個女人不可能打贏我們!畢竟對方又不是女神薇希斯!」
  看來,在不同的通道裡,有時使用斧頭會比揮劍容易。
  在這座遺跡裡,劍刃太長有時反而會變成致命傷。
  但是──沒想到居然會在這裡聽見混帳女神的名字。看來她應該是相當知名的神吧。
  孟克堅信不移地說:
  「那女人……看起來明明累到不行,卻拚命往前趕路。她的目的一定是龍眼聖杯吧!那女的好像很想要錢。」
  「她一定是個見錢眼開的拜金女。為了錢什麼都肯做。」
  「你們覺得這麼做怎樣?我們先找到龍眼聖杯,假裝要讓給她,然後趁她不注意,打倒她呢?」
  「喔,不錯耶!你真是天才!」
  「如果她求饒的話──就直接把她留在身邊當奴隸吧!」
  「最後,再把她賣去妓院!就算品質下降,以她那姿色,絕對可以賣個好價錢!」
  兩人組聊得興高采烈。此時,孟克心有不服地插嘴。
  「喂、喂喂!第一要件是確實殺了那女的,好嗎?你們聽懂了沒?」
  「嘿嘿,看來你真的很不爽那女的耶?」
  「問什麼蠢問題!我真的很火大……一想到那女的把我當笨蛋耍,還毫不在乎地繼續呼吸、活在這個世界上……而且,一想到她以後還會忘了我,若無其事地繼續生活!我就氣到一肚子火,想狠狠地撕裂胸口啊啊啊啊啊啊!」
  孟克吐出扭曲的憤怒。
  「如果沒看到她那張漂亮臉蛋絕望而死的表情──我就無法安眠!她侮辱了我兩次!竟然有種侮辱老子我?而且還是兩次!我一定要殺了她……把她那漂亮的臉蛋和身體拿去餵魔物……」
  兩人組看起來顯得有些反感。
  「讓那女人變成那種下場,我其實也沒差啦……但是至少讓我們兩個侵犯她吧?只殺她,實在太可惜了。」
  「那就等你們兩個侵犯她之後,我再把她拿去當魔物的飼料……飼料……飼料飼料飼料啊啊啊啊啊啊!」
  兩人組的笑容逐漸僵硬。就像在說「這傢伙沒救了」的表情。
  孟克指著和我所在之處正好相反的通道。
  「聽好囉?我們躲在那裡埋伏,等那女的一下樓梯就發動攻擊。那裡有一塊看起來很適合用來當偷襲地點的陰影處。」
  孟克剛才說他在上方階層看到了彌絲朵。
  這表示,彌絲朵接下來,恐怕就會往下來到這個階層。
  默不吭聲觀察著情況的我,從陰影後站出身來。禿頭發現了我。
  「啊……?你誰啊?剛才的話,你全部都偷聽到了嗎?」
  「你們真是一群無藥可救的傢伙。」
  孟克以充滿血絲的眼睛狠狠瞪著我。
  「啥──你說什麼?你這臭小鬼,對本大爺胡說八道什麼喔喔喔喔喔喔!小心老子殺了你!啊啊,我懂了我懂了!我也順便打碎你身為人類的自尊,拿去餵魔物吧啊啊啊啊!」
  這傢伙未免太容易發飆了吧?
  兩人組也拿起武器。
  「嘖!一個連毛都還沒長齊的臭小鬼,竟然跳出來想裝好人!我就殺了你,省得你礙事!」
  「咯咯咯!反正在遺跡裡發現屍體,根本是家常便飯!喔!我想到一個好主意了!把這傢伙的手腳砍下來,再把他活活拿去餵魔物吧!」
  我朝他們伸出手。
  「等等。」
  「啊啊,怎樣?」
  「是我錯了。求你們饒了我吧。」
  「噗哈!發現對方比自己還要厲害的瞬間,就馬上跪地求饒?小鬼,你遜斃了!不過呢,已經來不及了──」
  「【PARALYZE】。」
  ──動彈不得──
  「怎麼、一回、事──……嗯?」
  「搞什、麼……?不能、動了……?」
  現在跟他們對峙之後,我才明白。先前的四人組,跟這三個人比起來,實在厲害太多了。
  這三個人全身上下漏洞百出。我根本連出其不意發動攻擊的必要都沒有。
  「為什、麼……?」
  孟克睜著眼睛,非常困惑。
  「你幹了、什……麼?」
  「你說呢?比起那個──」
  我移動到孟克的正前方,在他耳邊低聲說:
  「你剛才說,你要殺了誰?」
  「咿──」
  孟克發出簡短的哀號。聲音裡透露著膽怯。
  「你──你……你是、什麼……東西?怎麼、突然……變得……判若兩人……」
  「呵呵,抱歉啊。」
  我差點因為自己這種垃圾行為反胃作嘔。這反應應該算是好事吧?
  可能是因為想起他們的關係吧?
  「『驅逐』你們這樣的人──不可思議地,讓人心情非常愉快。殺了你們,說不定也沒什麼不好。」
  「咦?」
  不僅如此。當然也是為了幫彌絲朵一把。
  我也是人。這幾個傢伙和彌絲朵,如果問我要幫誰,根本不用多說。
  不是做法正確或錯誤的問題。
  要站在哪一邊──我可以自己決定。
  登河‧三森要支持誰的陣線,決定權在我一個人身上。所以,我決定隨心所欲。
  「你們剛剛好像說過,遺跡裡出現屍體是家常便飯,對吧?」
  複數對象指定。
  「【POISON】。」
  三人陷入中毒狀態。
  「嗚、嘔、噁……什、麼?怎麼、回、事……」「不、不能呼吸了……」「救、命──」
  孟克充滿恨意地瞪著我。
  「你給我、記、住……我一定……會、讓你、後……悔……」
  「咯咯咯,你是笨蛋吧?正因為如此──」
  我露出扭曲的笑容嘲笑他們。
  「我就先在這裡徹底擊潰你們吧。」
  既然你們想殺我。
  我就殺了你們。
  「嗚!嗚、嗚、嗚……」
  我發現了。
  好幾隻魔物的氣息,正往這裡逐漸靠近。
  離去之際,我丟下一句話。
  「結果──最後變成魔物飼料的人,是你們。」


  我彎過通道轉角時,另一頭,魔物的叫聲蜂擁而至。
  「嘰嘎啊啊!」「吼嘎嘎嘎嘎嘎!」「咕喔嘎啊啊!」
  逐漸逼近的叫聲嘎然停止。接著,叫聲變得更加凶暴。
  「嘰嘶啊啊啊啊啊啊──!」
  從聲音的位置判斷,正好停在孟克他們那一帶。
  身體麻痺又中毒的孟克和兩人組。
  他們是因為中毒斷了氣?還是被魔物殺了?我不知道。
  我彷彿聽見一陣短促的慘叫。突起狀的嗶嘰丸延伸,探出頭來。
  「嗶!」
  嗶嘰丸有點憤怒。似乎是在氣剛才那三個人。
  「你還真是好惡分明……」
  「嗶!」
  我待在通道轉角打發時間,過了一會兒。
  「嗶嗶嗶?嗶嘰!」
  嗶嘰丸發出警告。
  在孟克他們原本所在之處大吵大鬧的那群魔物,騷動的聲音停止了。
  叫聲再度往這邊靠近。大概是循著氣味過來的吧?
  「牠們的下一個獵物好像是我耶。」
  「嘎嘶啊啊啊啊啊啊──」
  我朝從轉角露出臉和手的魔物,釋出我最常用的連續攻擊。
  「嗚、吼、嘎──……?」
  成功封殺了襲擊而來的魔物。
  魔物似乎並未受到孟克他們身上的毒素影響。
  我的狀態異常技能所釋出的毒性,不會影響到對象者之外的人嗎?
  我回到孟克他們原本所在的地方,才發現他們早就被吃掉了。
  鮮血淋漓的屍體。飛濺四散的血液。我本來想搶走他們身上的錢──後來決定放棄。
  小袋子破了,硬幣散落一地。硬幣上也沾到了血。
  帶這些錢回地面上時,負責檢查的官員可能會注意到這些硬幣。
  「萬一他問我這些錢是怎麼來的,視情況,說明工作可能會變得很複雜……」
  在地下一枚一枚擦掉硬幣上的血,也很花時間。幸好,我身上帶的錢還很足夠。
  因此我決定不碰那些屍體,放在原地,任其自生自滅。
  我折返走回通道。那群全身麻痺又陷入中毒狀態的魔物還活著。
  ……等待他們中毒而死也很麻煩。
  於是我拿起短劍,照順序一個一個割開魔物的喉嚨。
  這樣或多或少可以得到一些經驗值吧?但是,自從我進入這座遺跡之後,等級到現在都還沒提升。我也殺了不少魔物……可是經驗值仍然很低。
  照這樣看來,好像沒有必要勉強去殺害魔物了。
  我判斷已經處理好魔物之後,往下一個階層前進。


  這座遺跡每一層的空間,都比我原本想像的狹小──應該說,感覺很狹窄。
  有可能只是因為廢棄遺跡太寬闊了。
  我用麻痺和毒發動連續攻擊,殺死魔物,繼續往前邁進。
  【SLEEP】因為有射程的問題,所以我把它當成重複施展、以策安全的手段。
  麻痺的射程大約20公尺。用起來就像遠距離武器的感覺。
  因此第一發攻擊,我無論如何都會使用【PARALYZE】。
  戰況較為輕鬆時,我會再加上【SLEEP】。
  因為我想快點讓【SLEEP】也到達等級3。
  愈往前進,看到其他傭兵的頻率就愈少。
  等級依然維持原狀,沒有上升。我躲在陰影處,確認MP。
  
  ~~~~~~~~~~~~~~~~~~~~~~~~~~~~~~~~~~~~~~~
  MP:+58517/59037
  ~~~~~~~~~~~~~~~~~~~~~~~~~~~~~~~~~~~~~~~
  
  看這MP的剩餘量,好像不需要太擔心。
  順便一提,我到今天早上才發現,MP會在睡眠時恢復。
  我昨晚睡覺前檢查過MP殘留量。今天早上起床時確認,發現已經全部恢復了。
  經過一定時間以上的睡眠,MP就可以恢復。
  我想起在廢棄遺跡裡,住在住宿區時發生的事。那時候因等級提升快速,連帶著MP不斷回復,所以我檢查的頻率也跟著降低。但是說不定,睡眠也能使MP完全恢復。
  不管怎樣,這下就能稍微輕鬆地使用MP了。
  我確認了一下懷錶。這支錶是我和彌絲朵在之前採買的店裡所購買的。
  「稍微休息一下吧?」
  「嗶。」
  這座遺跡裡有好幾個休息用的房間。據說是傭兵還有侯爵的私人軍隊,前來探索時所設置。
  聽說很難得,但是偶爾會有幾個親切的人,放些可以保存的食物和飲水在這裡。
  不過人類一走,有很高的機率會被魔物佔領。
  我在第10階層發現了休息小屋。門上用塗料畫了一個記號。好像就是休息室的標誌。
  但是,那間房裡已經有先來的客人了。房間裡傳出聲音。是人類的聲音。裡頭並沒有魔物。我將提防背後攻擊的警戒工作交給嗶嘰丸,豎耳傾聽。
  「回過神來,已經到第10層了!」
  「其他那些傭兵,速度比較快的,現在應該還在第7層吧?」
  「因為現在的我們,有好好休息過啊。」
  「果然,一馬當先衝進來遺跡裡面,才最有利。」
  「不過相對之下,我們就得負責收拾掉從新階層跑出來的強大魔物。」
  他們難道是……說明會結束後,立刻潛入遺跡的傭兵?
  「很好啊!龍眼聖杯就由我們劍虎團收下了!」
  「好耶!」
  「再往下走5層就是新階層了!你們可要好好打起精神來喔!」
  「包在我們身上,大姊!」
  「很好!回答得很好!」
  在這裡的那群傭兵,似乎是最快攻到這裡的一組……
  這個階層並未看見其他傭兵的身影。
  話說回來──我不知道怎麼了。
  現在只想一個人休息。待在這個房間,感覺會讓精神更疲憊。
  ……對了。去找看看還有沒有其他空著的休息室,進去裡面休息吧。
  於是我邊殺著魔物,邊繼續往下走了三層。
  13層。只要再往下走兩層,就是發現新階層的區域。
  我想在踏進新階層之前,好好休息一下。
  我四處張望,終於找到先前也看過的休息室標誌。
  「咕嘎嚕啊啊!」「咘吼喔!」
  那裡已經被魔物佔據了。裡面有十隻。魔物的殺意散溢而出。
  複數對象指定。
  「【PARALYZE】。」
  「咕、嘎!嗚、嘎……?」
  「【POISON】。」
  我以技能消滅了佔據房間的魔物。但是──
  「得把這些屍體搬出去嗎……」
  裡面有幾隻身軀龐大的。
  ……先去下面那一層看看吧。
  進入14層,我一樣邊殺著魔物邊進行探索。但是,沒發現休息室。
  「還是不行嗎?」
  無可奈何,我只好折返,走回13層的休息室。
  接著,我將魔物屍體搬出房間外,再回到清理乾淨的房間。
  「呼。」
  這房間的構造跟廢棄遺跡的居住區截然不同。
  「我睡覺的期間,可以拜託你幫忙把風嗎?」
  「嗶!」
  有一個可以幫忙把風的夥伴存在,真是太好了。
  跟之前在廢棄遺跡時,神經緊繃幾乎無法休息的時候比起來,簡直天差地遠。
  我背靠著牆,閉目養神。


  我睜開眼睛。意識逐漸覺醒,我確認了一下懷錶。
  「────睡了三個小時嗎?」
  「嗶嘰。」
  毫無異常!──
  嗶嘰丸就像在說這句話一樣,伸出突起的觸手向我敬禮。
  「你真是幫了大忙。等等,你不睡覺沒關係嗎?」
  「嗶!」
  「可是,如果你想休息的話,不要客氣,儘管告訴我喔?反正我們沒有必要參加龍眼聖杯的爭奪戰。不需要勉強趕時間攻克這座遺跡。」
  「嗶♪」
  我從沒看過嗶嘰丸睡覺的模樣。牠們沒有所謂睡眠的概念嗎?
  之前問牠的時候,牠也只回我一聲:
  『嗶?』
  給了我一個不置可否的反應。我不可思議地想著,將肉乾遞給嗶嘰丸。
  史萊姆還有很多未解的謎團。
  「嗶咻咻咻~♪嗶啾嗶啾啾~♪哞啾哞啾啾~♪」
  牠很開心地吃著肉乾……原來牠也跟其他生物一樣有食慾啊。
  我們簡單填滿空腹後,走出房間。再次走向通往14層的樓梯。
  因為之前已經下去過一次了,所以我知道樓梯的位置在哪裡。
  「嗯?」
  一個臉色非常難看的男人朝我接近。背後還有其他傭兵的身影。
  我輕輕擺起架式。他們沒有敵意──看起來是如此。
  「喂,你。」
  這聲音……是之前在休息室裡那組最快攻到這裡的隊伍嗎?
  我決定改用謙虛的模式應對。
  「請問怎麼了嗎?」
  「這座遺跡,現在有點奇怪。」
  「奇怪?你們發現了什麼嗎?」
  劍虎團的成員站在我面前。
  所有人的臉色都不怎麼好看。難道發生了什麼異常事態嗎?
  紅髮女子不甘心地咒罵了一句。
  「可惡──差一點點就到新階層了。」
  褐色肌膚的男人朝背後一瞥。
  「這座米魯茲遺跡,現在發生了某些前所未有的事!剛才我們遇見從上面來的人,大家都已經感受到了異狀。」
  我睡了三個小時左右。那段期間發生了某些事。從他們說話的語氣和表情來看,並不像是騙人的,那是真的碰上預料之外的事時,才會露出的表情。
  我擔憂地詢問。
  「請問,具體上來說,發生了什麼異常狀況?不好意思,這是在下第一次進入米魯茲遺跡。」
  褐色肌膚男子露出玄妙的表情回答。
  「魔物都死了,而且死狀怪異。」
  「死狀怪異……?」
  「沒錯。不可思議的是,我們無法找出牠們死亡的原因。屍體上沒有傷痕。也沒有什麼特別奇怪的地方。只是皮膚變得毫無生氣而已──」
  ……嗯?
  紅髮女子接著男人的話繼續說。
  「所有魔物不論強弱,全都死狀怪異。還有啊,我們剛才去了下面的14層。這次最先進去的應該是我們才對。你知道嗎?連從來沒有其他人進去過的14層魔物,也全都死光了。」
  休息前,我曾經去過第14層,才回來這裡。
  我在14層的時候,順便把那裡的魔物也殺了。
  因此至少有一個人進過那個階層才對……
  「之前剛從上面下來的那群人也說,到處都可以看到沒有外傷也毫無異狀的魔物屍體。可是,我們下來的路上並沒有看見。」
  紅髮女子繼續說。
  「簡單來說,也就是短短幾個小時間,整座遺跡開始起了變化。」
  其他傭兵一個接一個開口。
  「說不定是新階層裡冒出了毒霧。有沒有可能是那些霧冒上來了?」
  「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人類遇害……只不過,影響可能會過一段時間才出現。那可能是遲效性的毒霧,我們也該將這點列入考慮。」
  「還有人在說,會不會是以前擁有龍眼聖杯的國王,所下的詛咒。」
  「不管怎樣,在發現新階層之前,並未出現過這樣的現象……」
  紅髮女子雙手抱在胸前,朝夥伴們一瞥。
  「我最重視的,莫過於劍虎團和這群傢伙了……我不打算帶他們繼續往這座狀態詭異的遺跡前進。雖然有點遺憾,但是我決定折返。首先……先觀察情況再說。」
  褐色肌膚男人對紅髮女子點頭,然後對我說:
  「如果你遇見其他傭兵,能不能盡可能把這件事情告訴他們?要不要前進就交給他們各自判斷……但是,我想他們必須知道發生了這樣的變異才行。」
  「好。」
  「你可能會覺得我多管閒事,但是我勸你,還是快點回去上面比較好。反正調查的事,就交給哈克雷老頭的私人軍隊就好了。畢竟那老頭,好像真的很想要那個聖杯。」
  我謙虛地微笑。
  「多謝你的關心。」
  「對了?一個人嗎?我看你沒帶什麼裝備耶。」
  一個人在這一層,太奇怪了嗎?而且我的裝備只有短劍,和一把小榔頭。
  「不是,我有夥伴。」
  我強調背後揹的袋子。
  「我負責將可作為材料的魔物分屍、提行李。只不過,我們似乎在躲避魔物攻擊時,不小心走散了……等回過神來,才發現我走到這一層了。」
  萬一被問,我就說出彌絲朵的名字,矇混過去吧。
  但是,幸好他們並未追問我夥伴的名字。
  「啊,原來是那樣啊。就是在逃命躲避魔物時,不知不覺闖入了超乎自己能力所及的階層是嗎?那你要跟我們一起回去上面嗎?」
  「感謝你的提議,各位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是我不能丟下夥伴自己走。」
  傭兵們面面相覷。好像在用眼神彼此詢問著「怎麼辦?」。
  「我知道了。不過你可別亂來喔?」
  「好。」
  「很抱歉,我們現在精神上沒有餘力幫你尋找夥伴。不過──講難聽一點,我們也沒有理由為一個素不相識的人顧慮那麼多就是了。」
  「不、不,各位光是願意告訴我這裡發生的變異,就很足夠了。」
  劍虎團離開後,我邁向14層。
  嗶嘰丸「嗶?」了一聲,探出頭來。
  「啊啊,對了。剛才他們話題裡談到的『變異』,一定是指我用技能殺害的魔物屍體吧。」
  因為我實在沒有氣力再去處理屍體和偽造死因。畢竟數量太多了……
  但是反過來想想,可以說攻略新階層變得輕鬆多了。
  只要關於變異的事情繼續往上傳,傭兵的數量應該會減少。如此一來,就能降低捲入和其他傭兵間紛爭的機率。也不用擔心有人看見我使用技能而大驚小怪了。
  「對現在的我來說,搞不好更方便……」
  之後,我很順利地通過14層。之前已經聽說這一層並沒有什麼陷阱類的東西。
  我就這樣,直接前往新發現的第15層。
  前方終於開始出現沒有輝石的通道──可是,並不是什麼大問題。
  跟廢棄遺跡相較之下,這裡簡直就像天堂。
  「而且我還有這個啊。」
  我拿出皮囊,注入魔素。
  因為我現在有麻袋和背包,所以皮囊裡面空無一物,提起來輕鬆很多。
  到了新階層後,我沒有立刻通往16層。
  我確認地圖。
  從15層開始,空間是往橫向延伸的……也就是說──
  「找到了隱藏通道。」
  我往前進。雖然說輝石數量變少了,但是這一帶的牆壁上還嵌著一些。
  「儘管不多,但光是有光源就足夠了……」
  這裡沒有其他人類的氣息。
  我繼續朝深處前進,邊走邊在地圖上填入資訊。
  不過,沒有必要填滿。記下我走過的地方就好。製作地圖等有空的時候再慢慢弄。我隨手在地圖上寫下簡單的內容。
  我一路上遇見的魔物──寫不了。
  這麼說來,出現的全是我不知道正式名稱的魔物。
  「……關於魔物的記述,還是算了吧。」
  書寫內容的期間,由嗶嘰丸負責警戒。
  「嗶嘰!」
  突起的觸手指向背後。我轉身向後,出現了一群魔物。
  是一群有著馬頭人身的魔物。也就是跟半人馬正好相反的類型。
  「嘶咿咿咿咿咿咿欸呀呀呀呀啊啊啊啊──!」
  我釋出固定的連續攻擊招式。魔物們中了麻痺和毒。
  至今還沒有會陷入苦戰的跡象。
  我背向魔物屍體,踏出步伐。如果把整個過程當作一個故事來看,現在這個階段,簡直可說是平鋪直述,沒有任何高潮迭起。
  「哼──正如字面上一樣,沒什麼好說的。」
  「嗶!」
  我往下走了兩層。
  17層沿路都是非常像遺跡的景色。給人一種地下迷宮遺跡的感覺。
  我發現了很像居住區的區域。居住區內的大房間裡,有裝著貴金屬的架子。大概是過去住在遺跡裡的居民,所擁有的物品吧?我只拿了體積較小的貴金屬和寶石。
  我在背包裡留了一些空間,用來堆放材料。
  我穿越居住區,繼續往前進。
  因為是從未有人踏入的地區,所以並沒有傭兵設置的休息室。
  算了,萬一有需要,再暫時回去居住區休息。
  不過,我並沒有看見只要注入魔素就會自動開關的門扉。也沒辦法上鎖。也就是說,這裡並不是一個完全安全的空間。這麼一來,就算能睡,也只能淺眠了。
  我想著這些事情,走著走著──來到一條天花板很高的通道。
  我往路的盡頭走近,前方出現了一道氣派的門。
  ……這裡看起來,貌似確實有些什麼東西。
  身體的疲勞還不成問題。
  「走吧。」
  在這裡停滯不前也不是辦法。
  我站在門前。雙手用力推門。
  中途,一鼓作氣地推開門板。
  並立刻往房間外移動,背靠著牆壁。直接走進去暴露自己的行蹤這種做法,實在太危險了。
  首先該做的是觀察。畢竟我之前也曾因為噬魂魔的雷射,嚐過不少苦頭……
  我警戒著,探頭窺看房間。
  空氣裡飄著灰塵。從建築的構造來看,很像一座神殿。輝石隔著一定的距離,鑲嵌在牆上。黑牆和白光的對比,美不勝收。應該是經由人類雙手佈置的吧?
  在房間最深處,可以看見一尊人型龍(我只能這麼描述)的石像。
  巨大的石像……嗯?等一下?人型龍的石像?
  有著祭壇跟人型龍石像的房間──
  「…………」
  我緊盯著房間深處的祭壇。祭壇上放著杯子。
  這些杯子莫名地給人一種深具威嚴的感覺。
  可以說,就像坐鎮在此一樣。杯子外面也鑲嵌著輝煌的石子。
  類似寶石的石頭。讓人聯想到爬蟲類的眼睛。也就是說──
  「那就是龍眼聖杯嗎……?」
  看來我好像抵達侯爵招募傭兵攻略遺跡的目的地了。
  我踏進房間,這裡也感受不到魔物的氣息。嗶嘰丸也──沒有反應。
  至少現在沒有。
  我移動到祭壇前面,抬頭看著牆上的石像……突然有種預感。
  「這個大概會動吧。」
  只要是多少接觸過現代日本故事的人,誰都能料想得到。只要想伸手拿取寶物,就會開始動的機關。RPG裡常見的手法。這尊石像,絕對有問題。
  ……先下手為強好了。
  我向石像伸出手。
  「【PARALYZE】。」
  突然──石像的頭頂到鎖骨一帶變色了。嗶嘰丸產生反應。
  「嗶?嗶!」
  石像布滿鱗片的皮膚,漸漸染上生命的氣息。
  「嘰嘎嘎嘎嘎嘎嘎嘎,嘶啊啊啊啊!」
  緊接著,冒出明顯的殺意和魔物的氣息──只不過,為時已晚。
  「吼──喔嘎?」
  魔物陷入麻痺狀態。恐怕是麻痺的影響吧?石像中途就停止變色了。
  我接著賦予毒。
  巨大的龍人脖子上方,全變成中毒的顏色。
  「嘎、嘎、嘎……?嘰,嘎,嘎嘎……!」
  變色中途停止。雖然只有脖子上方,但是石像仍試著掙扎。
  石像拚命地想從口中噴出什麼東西,但是……
  在麻痺狀態下,愈是勉強行動,就愈接近死亡。
  噗咻咻咻咻!噗咻咻咻咻!
  鮮血從龍人的耳朵和嘴巴噴濺而出。這是想憑蠻力移動時會出現的現象。
  「吼、嘎……」
  傳來骨肉扭轉分離的聲音,肉從鎖骨上方一片一片掉下來。吐出舌頭的頭部,滾落地面。
  接著,殘留的石像崩塌碎裂。大小不一的石塊散落在地板上。
  就像所謂的寶藏守門人滴水嘴獸雕像一樣。
  這就是湊齊條件後,石像就會開始移動的魔物式陷阱。
  「說到石像,還是噬魂魔比較厲害,不過幸好沒有那種自動迎擊系統……」
  那真的很麻煩。
  如果噬魂魔沒有凌虐弱者的興趣,我應該打不贏牠吧?
  我舉起龍眼聖杯。
  「所以這個銀杯……就是這次活動的『矚目商品』是嗎?」
  銀色杯子在不同角度下,會發出紫色的光澤。金色寶石或許是在模擬龍的眼睛。
  杯腳部分,讓人聯想到龍的前爪。杯子的容器部分,設計成前爪由下握住容器的樣子。
  我以袖子擦拭有點髒的表面後,光澤的表面反射出輝石的光芒。
  「好漂亮啊。」
  杯子大小正好可以帶得回去。所以,該怎麼辦呢──嗯?
  「嗶!」
  背後傳來氣息。我轉過身,同時往應該能隱藏住身影的祭壇陰影處移動。
  退後的同時──伸出手臂。
  但是,我沒有發動狀態異常技能。
  「……是你。」
  一張熟識的面孔就站在門口。或許是她沒機會知道傭兵們之間開始流傳的「變異」吧?不然就是跟我一樣,決定抓住這個大好機會,繼續探索遺跡。
  走進房間的人發現是我後,也逐漸放下了警戒心。
  「原來是你嗎?」
  彌絲朵‧巴魯卡斯。
  現在的彌絲朵除了衣服之外,身上只穿了防具和護額。
  我並未看見盔甲。她沒有帶來嗎?
  護額的一部分有光芒蓄積。像水銀一樣濃稠的光芒。
  她用那個來代替燈嗎?
  彌絲朵護額上的光逐漸變得微弱。現在,地下輝石照出她苗條的身影。不知道該怎麼說,感覺跟這座魔物蠢蠢欲動的地下遺跡格格不入。
  我總覺得在皇宮內穿上禮服比較適合她。
  彌絲朵懊悔地垂下雙眼。她的右手緊緊抓住左手臂。
  就像在壓抑情緒一樣。表情非常黯淡。
  「因為其他傭兵都折返了,我還以為我是第一個到達這裡的人。」
  她似乎察覺到變異了,但是選擇冒著風險繼續攻略遺跡。
  彌絲朵的眉毛變成八字。臉上硬擠出微笑。
  她的聲音聽起來很無助。還隱藏著一點斥責之意。
  「看來我的想法還是太天真了。我跟一群魔物纏鬥了一陣子之後,決定稍事休息,沒想到拖延到攻略速度,慢了一步。」
  她內心隱含的感情,或許是自責吧?就像在責備自己能力不足一樣。嗯──
  「妳想要的話,這個杯子給妳吧?」
  彌絲朵發出「咦?」一聲,抬起頭來。表情一臉茫然。
  「你剛剛說什麼……?」
  「我說妳想要的話,就給妳。」
  「你──想要什麼代價?」
  「代價?」
  「如果你要我付出金幣300枚作為交換的代價……我現在拿得出來的東西──」
  彌絲朵的視線有氣無力地看向下半身。她輕輕將手按在腰間的劍柄上。
  「可能只有這把劍吧……但是,這把劍沒有金幣300枚的價值。哈提大人,有什麼我可以為你效勞、作為交換條件的事嗎?」
  彌絲朵將手按在胸口上。簡直就像立誓效忠的騎士。
  「只要是我做得到的事,請你儘管開口。」
  我走向彌絲朵面前。
  「只要是妳做得到的事,什麼都可以嗎?」
  彌絲朵嚥了一口唾液。她略顯困惑地移開視線。
  「總、總之……請先告訴我,你的願望吧?我先聽完你的願望後,實際上看看可不可行,再考慮一下──」
  「妳拿去吧。」
  我遞出龍眼聖杯。彌絲朵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咦?什麼意思?」
  「給妳。」
  我將聖杯一把推給她之後,立刻放開手。彌絲朵慌張地「啊」了一聲,用雙手抓住聖杯。
  「請問……哈提大人,你希望我為你實現什麼願望,來交換這個聖杯──」
  「我沒有什麼特別想實現的願望。」
  「不,這關係到我的尊嚴!不管是要我幫你提行李、張羅飲食、護衛,什麼都可以,請你儘管開口!」
  什麼都可以,是嗎?
  那終究只是用來表示她心意多麼強烈的一句話。實際上,她不可能真的照實執行。不……換個方式想,可以說正是因為信任對方,所以才能說出這樣的話吧?
  「妳不是在趕路嗎?不過……就算再趕,妳也要記得適度地睡覺休息。妳看來就是一副只要放鬆,就會馬上倒下的模樣。」
  我轉過身去。
  「再會。」
  「請等一下!雖然你說沒有必要,但是白白拿你的東西,實在太……」
  「哈提‧斯庫爾是個天真得令人作嘔的男人。而且內心善良又溫柔。尤其對美女更是如此。」
  「你、你騙人。」
  「妳這句話真過分耶。」
  「不好意思。但是……」
  啊啊,對了。這女人,可以看穿大部分的謊言。
  我嘆了一口氣。
  「告訴妳好了,我的目的並不是龍眼聖杯。」
  「不是龍眼聖杯?」
  我指著地板。
  「我的目的是這下面的魔物。」
  「我記得新的階層,好像就到龍眼聖杯所在的這個地方而已……」
  「我在某個地方,發現了過去偉人遺留下來的文獻。根據文獻上的資料,這下面有一隻魔物,擁有著對現在的我而言不可或缺的東西。而我前來此處時,正好碰上侯爵招募傭兵要探索這座遺跡,所以才順便報了名。」
  彌絲朵用手摀住嘴巴。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多少能夠理解……可是──」
  「現在的我並不缺錢。所以,我並非無論如何都要拿到龍眼聖杯不可。」
  除此之外,我還有其他放手的理由。
  龍眼聖杯是侯爵多年來死命尋找的東西。萬一我立了功,獲得款待,可就麻煩了。這女人好像很需要錢。把聖杯推給她正好。
  我從記憶中喚起《禁術大全》裡記述的內容。
  大賢者的筆記。祭壇和龍人的石像──有這兩種物品的房間。
  如果筆記寫得沒錯,這房間裡應該有隱藏的階梯才對。我蹲下調查祭壇後方。
  這一帶照理說有突起的地方……喔,有了。
  我按下突起的地方,同時向左轉動──
  「請問?」
  嗯?她怎麼還在?
  我再次站起身來。
  「怎麼了?」
  「你要從這裡繼續前往下面的樓層,對吧?」
  「啊……妳可以為我保密,不要告訴侯爵嗎?萬一他問東問西,解釋起來很麻煩。我已經把龍眼聖杯給妳了,這麼一點小事,妳應該可以為我做到吧?」
  「我懂了。」
  「對了,妳沒有聽說發生了變異的事嗎?」
  「我聽到了。但是我覺得這反倒是個好機會。」
  原來是想趁機行事啊。
  「鼎鼎大名的劍虎團沒有進入新階層就直接折返的事,在遺跡裡擴散開來,好像有不少傭兵因此決定暫時回到地面上。」
  看來劍虎團的影響力還真是驚人。彌絲朵說完之後,將手按在胸上。
  「哈提大人……能不能至少讓我當你的護衛呢?」
  「……什麼?」
  「就算幫你提行李也沒關係。再說,進入未知的領域,應該也有危險才對。身為一名劍士,我對武藝還是有自信的。就我看來,哈提大人你擅長的應該是使用術式。這麼一來,就免不了精神疲勞的問題。但是,如果有劍士在,使用術式的次數減少,也就能減少精神疲勞的問題。請你放心,我發誓,絕對不會成為絆腳石。」
  彌絲朵向我靠近,仰頭望著我。
  「你意下如何?」
  精神疲勞度。MP在實際生活中,應該就是用這個詞來形容吧?
  只不過──我現在不需要擔心MP多寡就是了。
  「…………」
  「啊──非常抱歉。」
  可能是一時情緒激動,不小心靠得太近了。彌絲朵尷尬地往後退。
  「但是,我還是不能白白收下你的龍眼聖杯。」
  彌絲朵將視線轉向地板上的龍頭。
  「照現場的情況來看,守護在這裡的魔物,好像也是哈提大人你打倒的……」
  「如果有妳想要的材料,那顆頭隨便妳拿走。」
  「就──就說了,我不是想從你那裡得到好處嘛!」
  「如果我告訴妳,我想要自己一個人走呢?」
  「這樣,我會一直過意不去的。至少讓我做些什麼吧。」
  或許是因為睡眠不足,導致判斷力也變得遲鈍了吧?
  「妳不是在趕路嗎?」
  彌絲朵稍微思索了一下。
  「只要得到龍眼聖杯的報酬,旅費的問題就能一口氣得到解決了……也能走完今後的旅程吧。這麼一想,稍微延遲幾天,也不是什麼問題。」
  她並沒有想要讓步的意思。態度非常頑強。看來她原本就是重情重義的個性吧?
  接下來……該怎麼辦呢?
  我想她應該是個──值得信賴的對象。我們這幾天下來,多少也累積了一些信賴關係。
  ……劍士,是嗎?
  有一個能夠近身搏鬥的成員,在這樣的狀態下戰鬥,會是什麼情況?我也很想試看看。
  正好也能趁這個機會,向她詢問有關這個世界的各種情報。
  或許是察覺氣氛有異,嗶嘰丸屏息靜待,不發出任何聲響。
  「我可以開條件嗎?」
  「可以。」
  「基本上,請避免詢問任何有關我個人隱私的問題。請記得我們只是護衛和雇主的關係。」
  「我明白了。」
  「還有,我未必會在一天之內回到地面上。所以就算妳到時候得一個人回到地面上,我也不負責。如果這樣也可以──那就拜託妳擔任護衛了。」
  彌絲朵露出安心的表情。
  「謝謝。」
  她立刻又恢復緊繃的表情。聲音也變得冷靜多了。
  「哈提大人,我一定會好好保護你的,不計代價。」
  她眼睛底下的黑眼圈,還是令人非常在意。而且仔細觀察,她的臉色也不太好看。
  她還是一樣睡眠不足嗎?
  「…………」
  說不定用那個技能,讓她在某個地方稍微睡上一覺會比較好。

 


《靠廢柴技能【狀態異常】成為最強的我將蹂躪一切2》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