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職零3試閱(右).jpg

將於漫博首日強勢上市的《平凡職業造就世界最強 零 3》 試閱文來囉! th_091_-3

這次依然是重量級頁數

放在包包裡應該可以防身(誤)

至於限定版附錄內容小編都放在開箱文那邊了

同步PO出的開箱文大家也要去看喔

傳送門→《平凡職業造就世界最強 零 3》限定版開箱!!

以下就是試閱內容~


 


  那是宛如生了一層紅鏽的岩石地帶。
  陡峭的岩山有如一座座連綿不絕的縮小山岳,巨大的岩石群無規則地散落,形成天然迷宮般的峽谷。
  這裡是【赤色大沙漠】北方。
  這裡雖然能採取到不少可以抑制魔力活性的『靜因石』,但是『靜因石』的需求量原本就不大,而且靠【赤龍大山】就能確保必要的數量。
  因此,這裡只有如沒剃乾淨的鬍渣般胡亂生長的雜草,是個鳥不生蛋的地方。不如說,因為來這裡必須要冒穿越沙漠的風險,所以造訪這裡只有壞處沒有好處。
  在這個只有對人生絕望、想要一個人靜靜死去的人才會來的地方,現在卻出現三個人影。
  一個人是『眼鏡才是本體』的謠言最近被傳得煞有介事的青年──奧斯卡‧奧爾庫司。
  另一人是最近謠傳是『虐待狂妹控大姊姊』的海人族美女──梅兒‧梅爾基涅。
  然後,還有一人是……
  「那麼達令,這裡也拜託你了好嗎?」
  身形魁梧的男人……男人(?)。
  他留著一頭紫色的莫霍克髮型,渾身肌肉,卻穿著和梅兒同樣過度暴露的衣服(?),動不動就忸怩作態。梅兒的胸部晃動,他的大胸肌也跟著抖動。
  「我說過好多次了……斯諾貝爾,不要叫我達令。」
  「哎呀,達令就是怕羞。」
  劇畫風格的深邃臉龐逼近過來,鼻子呼出的氣息就像是下沉的破壞性強風。
  他(在生物學上是男性)正是這個岩石地帶的怪物──才怪。他是『解放者』組織『祕密基地開拓部隊』的部隊長斯諾貝爾。
  他擁有固有魔法『幻想』,這個能力可以在半徑五百公尺的廣大範圍內,將自己腦中想像的景象投影至任意空間。若是以魔石為核心,除非注入的魔力耗盡,不然就算他離開,效果也會持續施展。跟他的外表相同,他的能力也十分荒唐。
  他的工作就是在打造祕密基地的同時,於整個基地設下幻影,使基地不易被發現。
  他原本是馬戲團的一員,運用他的能力,讓舞台更添色彩,然而……
  一如往常,仍是教會從中作梗。
  某個主教只是看他們不順眼,便把他們當成異端者看待,接下來的事情就有如石頭滾下坡道一般急速展開。
  逃亡到最後,直到他們被『解放者』收留為止,兩隻手就可以數得完倖存下來的人。如今在開拓部隊裡,有幾名部下正是他在馬戲團時期的同伴。
  附帶一提,過去的斯諾貝爾似乎是充滿男子氣概的好男人,他會變成這樣,據說是受到收留他們的某位解放者啟發……
  沒有人知道具體上發生了什麼事。
  這位前好男人對著背對岩山的奧斯卡使出壁咚,奧斯卡哭喪著臉,看著梅兒。梅兒甜甜一笑,回答道:
  「哎呀哎呀,我妨礙到你們了嗎?」
  梅兒姊姊看起來很樂在其中。
  「梅兒,妳這傢伙!我真的會殺了妳喔!」
  奧斯卡忍不住露出本性。
  但是對於虐待狂海盜女帝來說,那種程度的威脅完全無效。
  「呵呵,因為我不想被殺,所以我先回去囉?」
  「對不起,我向妳道歉,別留下我一個人。」
  奧斯卡的心一瞬間就屈服了。
  鏗鏘作響的神器『鎖鍊』伸出,像是在央求般纏住了梅兒的腰。
  梅兒笑得更加開懷了。
  (可惡,完全挑錯人選了!)
  奧斯卡對與斯諾貝爾兩人獨處的狀況懷有危機感,所以才找了梅兒同行,但是她卻完全派不上用場。雖說當時只有她沒事做,但是做為守護男性貞操的護衛,選她確實是個錯誤。
  奧斯卡儘管在內心咒罵,卻仍是告訴自己,這樣總比兩人獨處要好,並且設法擺脫斯諾貝爾的壁咚。
  然後他努力忽視執拗地盯著屁股的火熱視線,開始處理自己的工作。這裡就像是規模縮小版的【萊森大峽谷】,奧斯卡輕輕將手放在岩壁上,聚精會神。
  「──『鍊成』。」
  奧斯卡行使他最擅長的魔法,眨眼間就在岩壁上打出一個洞穴。
  奧斯卡隨即進入洞內,從袖口發出十幾條鎖鍊,插在洞穴的各處。然後,他以目光向斯諾貝爾徵詢。
  隨後進入洞穴的斯諾貝爾看到他的視線,點了點頭,開始俐落地下達指示。
  「達令,考慮到太陽的軌道,我想把採光用的洞口裝在這邊,盡可能讓它不易被人從上空發現。通往二樓的樓梯設在那邊。注意通風口的角度,對,就是那個角度。為了預防發生緊急事態,寢室設在那邊。別忘了能讓人立刻前往下水道避難的滑坡。」
  雖然動作依然忸怩作態,但是他臉上卻是身為專家的表情,認真得令人感到壓迫感。
  不過那也難怪。
  因為現在建造的是祕密基地裡的住宅。一有狀況,住宅構造就直接關乎居民的生命。
  他考量的是如何對應襲擊、如何逃命。
  既然這份工程等於是在守護生命,那麼理所當然要傾注所有精神建造。
  「喂,你們兩個。梅兒姊姊沒事做好無聊,我還是先回去好嗎?」
  這是為了、守護生命!是重要的、工程!
  絕對不可以因為無聊,所以用水刃在牆壁上刻畫塗鴉!而且還沒有絲毫繪畫才能,雕刻得跟鬼畫符一樣!
  更不可以行使神乎其技的再生魔法,把部分岩壁再生回到鍊成前的狀態,製造出看起來像是邪神像的雕像!
  「小梅,可以請妳別雕刻邪神像嗎?那樣會沒辦法住人的。」
  「?這是貓咪哦?很可愛吧?」
  斯諾貝爾少見地露出戰慄的表情。
  奧斯卡射出鎖鏈,藉由鍊成,轉眼就將邪神像恢復為原本的牆壁。
  「梅兒,因為是我請妳跟我們過來,這樣說雖然很不好意思,不過請妳安分一點好嗎?」
  「沒辦法,梅兒姊姊的仇敵是『無聊』呀。」
  「可是梅兒,妳回去有什麼事好做?」
  「……我想想,差不多快到中午了,我會幫忙準備午餐吧。」
  奧斯卡推了一下眼鏡問道:
  「梅兒,假設這裡有肉,妳會怎麼烹調?」
  「我會火烤。」
  真是豪爽的回答。
  「……還有呢?」
  「我會水煮。」
  「還、還有其他方式嗎?」
  「…………只要火烤或水煮後,什麼東西都可以吃。」
  豪邁也該有個限度。
  說不定不久之後她就會說「生吃也可以」,然後就什麼都生吃吧。
  任何人從她的回答都看得出來,梅兒姊姊是不會做菜的人。
  而如果是要做菜給別人吃,她會像外行人一樣嘗試製作獨特的料理,讓廚房變成彷彿召喚出邪神的地獄景象。
  當然,吃下那道料理就會蒙受邪神的寵召了。如果沒有再生魔法,梅爾基涅海盜團的成員,特別是副船長克里斯可能早就蒙受寵召了吧。
  附帶一提,梅兒姊姊也是『不會打掃跟整理的女生』。
  雖然她本人表示物品都已整理至最適當的位置,但是房間不管怎麼看都是雜亂不堪。另外,讓她洗衣服有很高的機率會把衣服洗壞;做裁縫則是會讓衣服變成給邪教徒穿著的詭異服裝。
  外表看上去是既溫柔又充滿包容力的美麗姊姊,然而……
  她的內在卻是虐待狂性格、凡事大而化之的無法無天之徒,同時也是毫無生活能力、馬上就會製造出邪神專屬用品的傻大姊。
  也就是說──
  「妳就算回去也無事可做吧。」
  奧斯卡的言下之意就是「反正妳只會捉弄密雷迪、到處礙事,不如乖乖留下來做我的護衛」,梅兒不滿地鼓起雙頰。
  「我感覺奧斯卡小弟最近開始小看我了。」
  梅兒對於奧斯卡的言行似乎相當不滿。
  「不管做任何事,被小看就沒戲唱了。」
  「真像無法無天之徒會說的話。」
  因為她就是海盜,是海盜女帝。
  「既然如此──『波城壁』。」
  突然,室內被水形成的圓頂所覆蓋,奧斯卡與斯諾貝爾都愣在原地不明所以……
  「水之防壁啊……可是能遮蔽聲音的哦。」
  梅兒滿臉笑容地說出這句話後,奧斯卡頓時感到戰慄,斯諾貝爾則是散發出野獸盯上獵物的氣息。
  「喂,梅兒!」
  「你們就在兩人世界好‧好‧加‧油吧♪」
  梅兒轉身離開,水之薄紗將她包覆。
  奧斯卡雖然急忙伸手向她求助,但是他的手卻被一隻似乎能打死百人的粗壯大手抓住。
  「咿!」
  奧斯卡忍不住發出窩囊的悲鳴。
  「達令,我們兩人一起努力吧?」
  斯諾貝爾的意思,一定是一起努力建造房子。
  就算他眼中布滿血絲、呼吸粗重、舌頭舔著嘴,也絕對不會有別的意思。
  「來,到這邊來!達令!」
  「等等,那裡是已經造好的寢室──」
  隔了一拍之後──
  從建造到一半的住家窗戶和門扉噴出雷光、衝擊波,還有閃光和爆炸火焰,然後──
  「我怎麼可以輸!柯琳!魯思!把你們的力量分給哥哥吧!唔喔喔喔喔喔!」
  有如勇者挑戰最後決戰的吶喊聲,在岩石地帶迴盪。
  
  
  那一日──
  異端者們的棲身之處──【海上都市安迪卡】消失在海底,島民們被迫在船上生活。從決定各奔東西的那一天起,如今已經差不多快一個月了。
  選擇與『解放者』組織一同生活的安迪卡人民數量,大約是六百人。
  他們深受太陽一般的少女──密雷迪的光芒所吸引。
  聖光教會最高戰力──白光騎士團。
  遠古時被封印的海之王──神獸利維坦。
  見過密雷迪與他們正面對戰時那神話般的戰鬥,並取回原本被悲劇與絕望之刃斬傷、曾經一度粉碎的心的人們。
  以及受到思鄉之念所鼓舞的人們。
  理由雖然各自不同,但即使如此,曾經拋棄一切逃至絕海孤島的人們,確實再一次成為『反抗者』了。
  而這些人乘船來到的地方,就是這片被稱為【紅鏽岩石地帶】的不毛之地。
  這片岩石地帶原本就是在『解放者』內部會議時,時常被提出作為新祕密基地的候補地點。
  因為是一般人無法造訪,或者必須冒著風險造訪的地方。
  岩石大地的路徑交錯複雜,只要在岩壁或岩山上挖洞,直接在裡面建造住家,就會成為擁有天然保護色的最佳祕密基地。
  條件如此良好的地方,當然會被列為候補地點。
  然而,這個地方太過荒涼,只有頑強的雜草可以在這裡存活,就算被形容為死亡大地也不為過。
  雖然基本上,岩石地帶是位於大陸的最西北端,祕密基地的候補地點也靠近海岸,所以擅長漁業的安迪卡居民在某種程度上可以維生,但卻仍有一個限度。
  因此,這個地方要滿足做為祕密基地的絕對條件──『能夠自給自足的環境』,可說是完全不知該從何處下手解決。
  話雖如此,其他祕密基地也無法一次容納六百人。如果擴大規模,變成『不隱密的基地』的話,那就本末倒置了。雖然也可以採取抵達大陸後,就將居民分散至各地祕密基地收容的方案,但是基於情感層面而難以做到,畢竟安迪卡的居民才剛失去第二故鄉。
  為此感到頭痛的密雷迪便一如往常,遇到困難時便召喚阿奧。
  ──眼鏡啊!為了證明你的眼鏡並非虛有其表!幫我出個主意吧!
  密雷迪雖然中了眼鏡光束,目不見物、漫無目的地徘徊了好一陣子,但她付出的這個代價總算值得了。
  事實上,倒不如說他們早就知道問題的答案了。
  沒錯,那就是在船上培育作物的梅爾基涅海盜團。
  「嗯,似乎很順利呢。」
  以沙啞嗓音這麼說的人,是個外表看起來早已年過八十,卻顯得老當益壯的老人。
  他有著豐沛的白髮與白鬚,整個人看起來毛茸茸的。
  老人如鷹一般的雙眼,注視著祕密基地的農地。
  在原本只有岩石和雜草的岩谷裡,鋪設了一大片看起來很肥沃的土壤,上頭排列著整齊的綠苗。
  「班爺爺,怎麼樣?培育得順利嗎?」
  跟他說話的是剛才拋棄奧斯卡……或者該說是出賣奧斯卡的梅兒。
  「怎麼?妳拋下小哥了嗎?」
  「不,我把他出賣了!」
  「……」
  一點也不覺得自己做錯事,就算有也毫不隱瞞!
  這就是海盜女帝梅兒‧梅爾基涅的作風。
  (不管是密雷迪小姑娘也好,梅兒小姑娘也罷,兩人都太過特立獨行了。)
  老人──班爺爺對奧斯卡寄予同情。
  班爺爺是『解放者』的成員,他是農業的專業人才,祕密基地關於農地的開墾、改善、管理,全都由他一手包辦。
  「海底的土壤也很不錯呢。」
  「沒錯吧?只要做好鹽害對策,海底的土壤就能夠拿來用了。」
  「真是活到老學到老呢。」
  沒錯,忽然出現在岩石地帶的農地,全都是從近海運來的海底土壤。
  當然,對農地而言,鹽害即是天敵,也是死敵。受到鹽害的土壤無法孕育作物。
  不過,梅兒等人卻在船上生活中辦到了。
  在大海與水的方面,梅兒擁有超群絕倫的才能。要將海底土壤中對農作物有害的成分洗淨,對她而言並非不可能。
  當然,那是長年測試與改良,經過一番努力後的成果。
  如今那個成果,就像這樣對建造新基地有很大的幫助。沒錯,有很大的幫助!
  梅兒姊姊絕不是加入『解放者』成為同伴,但是至今卻沒什麼用處的米蟲!
  附帶一提,海底土壤是用奧斯卡的神器『寶物庫』一口氣搬運,再經過梅兒改善過土壤後,就全部由班爺爺接手。現在班爺爺一個人也能做到改善土壤了,所以除了第一次之外,梅兒並沒有做什麼事。
  「短短一個月,看起來就能收成第三次了,如果不是班爺爺的話,大概是辦不到的吧。『農作師』的天職果然名不虛傳。」
  「妳誇獎我,我也沒好處給妳哦。」
  話說她是來做什麼的啊……啊,因為很無聊嗎?
  班爺爺擺出不置可否的表情。
  這時一道吵鬧的聲音傳來。
  「密雷迪~有什麼關係嘛!我一定能幫上忙的!好嘛?好嘛?」
  「小、小齊,我跟妳說,妳的心意我是很感謝啦。」
  密雷迪少見地顯得有些為難。兔耳少女從背後緊貼著密雷迪,兩人正從岩石中的祕密基地出來。
  「哎呀哎呀,好像很好玩呢。」
  「……妳別玩得太過火了。」
  梅兒笑容滿面,立刻走了過去。班爺爺雖然苦笑著提醒她……她卻是豎起大拇指回應,看來她一點也不打算收斂。
  
  
  「來,密雷迪,妳看著吧。」
  「好、好吧。」
  『小齊』就是旅店老闆的女兒──齊雅拉,她像隻兔子活潑地蹦蹦跳跳離開密雷迪,隱身在岩石之後。
  瞬間,她的氣息變得無比稀薄。她以驚人的速度在岩石間移動,但是卻沒響起半點腳步聲。
  如果是一般人的話,大概已經跟不上齊雅拉的動作了吧。
  兔人族雖然在力量和身體能力方面遜於其他獸人族,但是相對地,他們專精於隱匿與逃跑。因此,他們操作氣息的能力在全種族中也是數一數二的。
  儘管齊雅拉是兔人族母親和人類父親生下的混血兒,不過似乎絲毫沒有減損兔人族的特性。
  不,因為她生活在安迪卡這種無法地帶,而且家裡開的旅店兼餐館又是暴徒們也會光顧的地方,所以她說不定比一般兔人族更會操作氣息。實在是很了不起的隱身術。
  話雖如此,那也只是以一般人的程度來看,會覺得很了不起……
  「齊~雅~拉小妹!」
  「哇呀!?」
  就在齊雅拉繞至密雷迪背後,想要一口氣跳出來的那一瞬間,一個柔軟的感觸突然包覆住她,而且還被人從背後架住。
  「什什什、什麼!?這是怎麼回事!?啊,是梅兒姊!?」
  「對,是妳的梅兒姊哦。」
  應該說不出所料吧,面露溫柔笑容、把齊雅拉的頭固定在胸前的人正是梅兒。
  齊雅拉兔耳豎立,表現出憤慨的模樣。梅兒姊則是被柔軟的兔毛蓋著臉,於是露出恍惚表情。
  「真是的,別來妨礙我啦,梅兒姊!」
  「哎呀哎呀,我妨礙到什麼了嗎?妳剛才在做什麼?」
  被她真心這麼一問,齊雅拉頓時語塞。
  這也難怪,因為齊雅拉剛才全力操作氣息,就是想要證明她可以跟著密雷迪旅行,不會成為累贅。
  她想證明她一定會是有用的隨從。
  然而她卻被輕鬆發現,非但如此,竟然還被繞至背後抱住……
  兔耳沮喪地垂下,變成了『下垂的兔耳』。
  「小齊……呃,妳還好吧?」
  密雷迪似乎不怎麼驚訝,她的眼神中帶著少許顧慮。
  「密雷迪……妳早就發現我了?」
  「……嗯。」
  「…………這樣啊。」
  齊雅拉無力地乾笑幾聲,梅兒也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這是最近時常看見的齊雅拉『推銷時間』──比如製作旅途料理、或是擔任傳令四處奔走、照顧密雷迪生活起居的瑣事之類……現在這也是她的推銷行動之一。
  「齊雅拉小妹,妳還沒放棄嗎?」
  「嗚……我怎麼能放棄……」
  這是齊雅拉的願望。
  閃耀著蒼穹光輝、正面與世界對立的朋友密雷迪。
  她的身影令齊雅拉憧憬、著迷,深深為其所吸引。
  但是,她也見過密雷迪滿是傷痕的模樣。
  所以她想要幫忙,想要跟著密雷迪去旅行。
  不過,雖然不甘心,可是她並沒有戰鬥的力量。
  所以她希望至少能當個隨從,照顧密雷迪的生活起居。
  但最大的理由是──
  「我想要再多和密雷迪在一起……」
  齊雅拉單純很喜歡密雷迪這位朋友。
  來到這裡已經有一個月了。
  齊雅拉隱約察覺到離別的時間已近。
  只聽見響起「噗咻」一聲。
  「小齊……」
  是密雷迪,從她的鼻孔噴出鮮紅的萌萌液體。
  梅兒姊訓斥「現在是嚴肅的時間哦?」,一邊使出再生魔法,密雷迪紅通通的鼻子隨即發出光來。
  (密雷迪小妹真是的……)
  她自己明明毫無保留地對別人付出善意,且不求回報,但是當對方要回報她時,她卻退縮了。她時而轉移話題,時而煩人地開玩笑,如果那樣都不能蒙混過去,她還會別過頭去不予理會。
  她大概是因為難為情,所以猶豫著、不知道該用怎樣的態度面對才好吧。
  雖然才相處三個月,不過梅兒已經察覺小妹這個令人傷腦筋的壞習慣了。
  (明明有膽量和世界正面宣戰,遇到朋友就變得膽小……)
  真是一個膽小鬼。
  (妳的名字應該叫膽小雷迪‧萊森呢!真是笨拙得可愛!)
  先不管梅兒內心的想法。
  對於自己的天真無法自律,這可是不行的。因為不管是延後做出結論,或是態度不乾不脆,都不會為齊雅拉帶來好結果。
  (這樣不行喔,小密。)
  梅兒收起輕佻的態度,目光注視著小妹,嚴厲的眼神中帶著斥責之色。
  密雷迪身子一震,她大概馬上就察覺大姊的意圖了吧。只見密雷迪垂頭喪氣,不過她很快就搖了搖頭,臉上微微地露出苦笑,接著吸一口氣。
  然後她以堅定不移的眼神直視友人。
  「妳聽我說,小齊。聽妳這麼說,我真的非常高興。」
  看到密雷迪的態度改變,齊雅拉也露出嚴肅的表情。
  她伸直了兔耳,雖然不想聽,但是必須要仔細聽密雷迪說的話。
  「可是妳在安迪卡也看過我們戰鬥的對手了吧?」
  「……」
  齊雅拉沒有回答,不過她應該明白密雷迪想表達的意思。
  「戰鬥的方法不是只有一種。我對妳說過很多關於『解放者』的事情,所以妳應該也明白吧?」
  ──『解放者』組織。
  這個組織的體制大略可分為三組人馬。
  第一組人馬──執行部隊。
  由擁有戰鬥能力的人們所組成,分散在全世界進行活動,主要任務為護衛祕密基地、救助被認定為異端的人們、招募新同伴等等。
  第二組人馬──不用說也知道就是祕密基地。
  主要是必須受保護的人……比如沒有戰鬥能力的人、負傷無法戰鬥之人、遭到教會狩獵異端者而受到精神創傷的人、孩童等等。
  然後是第三組人馬──支援部隊。
  這組人馬負責在祕密基地照顧受保護者們、在做為執行部隊據點的『分部』(柯琳等人所在的萊森大峽谷的祕密基地等等)從事情報分析和調集物資等事務工作,或是像斯諾貝爾和班爺爺那樣構築祕密基地或分部。
  還有就是在各國城鎮過著正常的生活,但其實真正身分是情報員,專門收集情報傳回分部的人們。
  他們有的人是商人,有的人是冒險者;有的人是城鎮的公務員,也有人是醫生、清潔人員,或者是普通農民。
  他們並沒有侵入什麼設施,而是收集在生活中所能得到的情報。
  不冒險,但是機警地收集謠傳和城鎮發生的事,甚至從物價變動到人流、物流等瑣碎的資訊也不放過。
  當然,判斷那些情報是否有用,需要花費許多時間查證,算是這種情報收集方式的缺點。
  藉由廣大的情報網,穩定地將全世界各式各樣的情報提供給『解放者』。在這一點上來說,他們可以說就是支撐著『解放者』,幫『解放者』抬轎的人們。
  因此密雷迪等人特別稱呼他們為『支援者』,十分倚重他們。
  「我希望小齊努力當一個支援者。」
  「以旅店老闆女兒的身分?」
  「對,以旅店招牌女服務生的身分。」
  密雷迪溫暖但意志強烈的眼神就像在訴說:「即使分離兩地,我們依然是朋友,這層關係絕不會中斷。」然後她從口袋取出一個小盒子。
  「來,這個送給小齊。」
  齊雅拉儘管愣了一下,仍是接過盒子。她的目光在小盒子與密雷迪之間往返了幾次後,輕輕地打開蓋子。
  「這、這是什麼?看起來好像很昂貴……」
  裡面裝的是過去與齊雅拉無緣的美麗項鍊。
  那串項鍊以銀和翡翠的寶石製成,外觀就像是陽光中沾著朝露閃閃發亮的枝頭新葉。
  「這是……」
  「對,這是我請阿奧製作的神器。」
  密雷迪請她戴上,不過對此做出回應的人卻是梅兒。
  因為齊雅拉有生以來第一次收到高價的飾品,所以不敢戴上它。梅兒面露溫柔的表情,拿起項鍊幫她戴上。
  瞬間,齊雅拉的兔耳和兔尾忽然消失,她的髮色也從深藍色轉變為金髮。不管怎麼看都是個人類女孩。
  這是為了讓齊雅拉能在人類城鎮中活動的變裝用神器。
  「無論多麼巨大的樹木,沒有枝葉只會令人感到寂寞。」
  鳥類無法在枝頭休息,也無法替人遮蔽雨水和烈日。
  大樹就要有符合大樹該有的枝葉。
  因此這個神器名為『朝露枝葉』。
  今後也要和枝葉一起,懷著清新的心情迎接明日的太陽,直到永遠。
  命名中含有密雷迪這樣的想法。
  「附帶一提,依照阿奧所說,大概半年左右魔力就會用盡。到那時候,要不就由我密雷迪親自來幫妳補充魔力吧~」
  密雷迪笑嘻嘻地說道,齊雅拉頓時眼角泛淚。
  「嗚嗚……妳這樣太狡猾了,密雷迪是笨蛋。」
  雖然嘴上這麼說,齊雅拉的臉上卻露出既像是鬧彆扭,又像是喜悅無比的古怪表情,抱住了密雷迪。
  兩人依偎在一起,互相傳達友愛的模樣實在是美麗的──
  「去死吧啊啊啊,你這個怪物~~~~!」
  「你說誰是連教皇也要逃之夭夭的非人怪物啊啊啊啊啊啊!」
  美麗的……光景。此時上空傳來劇烈的震盪和雷鳴。
  隨後,隨著轟的一聲地鳴,有什麼東西落地了。
  不,那是被發出雷光的黑傘打倒的斯諾貝爾,以及上氣不接下氣的阿奧。
  密雷迪與齊雅拉的精彩友情場面都被破壞了。
  「密雷迪!聽我說!我勝利了!我戰勝惡夢了!」
  全身殘破不堪的阿奧高舉黑傘,發出勝利的吶喊。
  阿奧守住了珍貴事物(比如菊花或尊嚴),心中因充滿歡喜與安心的情緒而顫抖。抱在一起的密雷迪與齊雅拉看著他,臉上露出困惑的表情。
  梅兒姊姊代替她們兩人抱怨道:
  「身為罪魁禍首的我或許沒資格這麼說,不過……奧斯卡小弟你也真不會挑時間啊。」
  
  
  在這個祕密基地的中心處,一面特別巨大的岩壁之中,有個被稱為『集會場』的廣場。
  這個地方的石中屋都有地下水路與『集會場』相連,這裡既是祕密基地開會用的會議場,同時也是緊急時的避難之處。
  在這個有如小型教堂的地方,只聽見一道充滿怨恨的話聲。
  「梅兒,我不會忘記妳出賣我的深仇大恨哦。」
  奧斯卡拖著被鎖鍊重重綑綁的斯諾貝爾。
  在聖堂內做整修的斯諾貝爾的部下們,和忙著自己工作的祕密基地居民們,臉上露出半是無奈半是看好戲的表情,口中說著「啊啊,隊長又來了……」或是「又犯了啊」。
  奧斯卡被斯諾貝爾隊長逼迫的光景已經成為日常景象了,幸好奧斯卡的防衛率是百分之百。
  「真是的,我不是都道歉了嗎?」
  眨著眼睛、吐著舌頭──那樣的道歉能不能算道歉,似乎還有討論的餘地。
  「妳知道嗎?梅兒,所謂的道歉就是代表要向人低頭哦。」
  「你知道嗎?奧斯卡小弟……」
  奧斯卡心懷警戒地問「什麼事」,梅兒則是笑容滿面地宣言道:
  「梅兒姊姊最討厭向人低頭。」
  「那不就只是人渣嗎……」
  奧斯卡疲累地垂下肩膀,密雷迪則是一如往常地落井下石。
  「吶吶!阿奧!被女漢子熱烈追求的阿奧!你現在心情怎樣?吶吶,你現在心情怎樣呢?」
  我的心情就是「妳很煩啦」……奧斯卡帶著這樣的心情,狠瞪開心地在周圍蹦蹦跳跳的密雷迪。
  「奧、奧斯卡大哥,那個……你的菊花還好嗎?」
  「齊雅拉,我應該說過了,我戰勝了惡夢。」
  齊雅拉忸忸怩怩地搖擺著兔耳。她雖然是在無法都市長大,很多言行舉止都像個男人,但內在卻是愛好幻想的悶騷兔子。
  畢竟當奧斯卡等人在她家的旅店『汪達旅館』住宿時,她曾用繩索從外牆垂降下去偷窺房間,或是潛入床下,還有用跟牆壁顏色相同的布施展隱身之術,努力要將三人的激情場面永遠保存在腦中的資料夾中。
  當然,三人的激情場面本身就是她的幻想。
  「我明白!你不用說了,我全都明白!」
  「不,妳一點也不明白吧。」
  「可是!我還是要說一句公道話!」
  齊雅拉跳上前。
  她伸直兔耳,今天也為最喜愛的友人,往情色的方向失控暴衝。
  「你也不能冷落密雷迪喔!」
  「小齊!?」
  「再不然跟斯諾貝爾姊來個三人行也不錯吧!不,應該說那再好不過了!」
  應該說,對齊雅拉而言,那似乎是再好不過。只聽見「噗」的一聲,從她的鼻孔噴出幻想的證明。
  另外,這裡是石中屋,是像教堂一樣的寬廣空間,所以聲音可以聽得很清楚。
  只聽見四處傳來「不、不愧是解放者的首領」、「明明還很年輕……真是擔心他的將來」、「小密!妳要適可而止喔!」、「喂,魔鬼眼鏡!你竟敢對密雷迪做那種事!給我引刀自宮吧!」等等喧囂聲。
  雖然齊雅拉是朋友,真的是很好的朋友,可是……
  在情色方面卻對密雷迪他們有很多誤解,而且更加油添醋,把謠言擴散了出去。密雷迪對此翻了白眼,奧斯卡也感到頭痛。
  「齊雅拉小妹真過分!竟然說那種話!」
  「梅兒姊!」
  「梅兒!」
  救世主的降臨,讓密雷迪與奧斯卡稍微回魂。
  「梅兒姊姊無法忍受被排擠在外!」
  然後又馬上恢復原樣。
  「那、那麼你們要四個人一起……啊哇哇……密雷迪,妳太強──」
  悶騷的齊雅拉興奮地高速擺動兔耳和兔尾,但是隨後卻被人抓住後領,發出有如青蛙被壓扁的「咕欸!?」一聲。
  「齊雅拉,妳又給人添麻煩!」
  「媽、媽媽。」
  齊雅拉的母親──貝拉一手扠腰,額頭上浮現青筋,在她身後也看見了父親馬庫斯,臉上表情似乎對女兒感到頗傷腦筋。
  「工作可是堆積如山哦!妳給我勤奮工作!」
  「啊啊,等一下啦,媽媽!我要和密雷迪──」
  「妳就是給小密添麻煩了啊!真是的,老是對色色的事有興趣!到底是像誰呢?真是拿妳這孩子沒辦法!」
  齊雅拉就這樣被母親拖走,馬庫斯小聲地說「我覺得是像妳喔」。他向密雷迪等人低頭致歉,然後追趕母女倆而去。
  只剩下喧囂、誤解和梅兒姊幸災樂禍的笑聲。
  就在這個時候──
  「嗯?怎麼這麼吵?」
  只見奈茲伴隨裝有大量雞隻籠子的馬車,從開啟的『傳送門』出現。
  奈茲負責從遠方城鎮採購畜牧用的動物,這時他正好返回。
  「小奈~~!」
  「奈茲!」
  見到可靠的同伴歸來,密雷迪與奧斯卡認為這是逃離這片混沌的好機會,於是兩人一起奔向奈茲。然而,在他們到達之前,有個集團如雪崩般湧向奈茲。
  「奈茲大人,歡迎回來!」
  「奈茲哥哥!怎麼這麼晚才回來!」
  「奈茲哥!工作辛苦了!」
  小淑女們一齊湧向奈茲,她們爬上他的肩,或是抱住他,或者抱著他的手臂。
  轉眼之間,奈茲大人身上已經爬滿小女孩了。
  當然,撞見這種場面,原本逃避現實的密雷迪也立刻回魂。
  「梅兒姊!」
  「交給我吧。」
  密雷迪對奧斯卡施加重力枷鎖,限制他的行動,接著梅兒以天衣無縫的配合,奪取他的黑眼鏡並戴上。
  當奧斯卡「啊」地叫了一聲的時候。
  ──啪嚓!
  黑眼鏡的其中一項功能已經發動了。
  「等等!為什麼要拍照!?」
  「真想快點見到小絲呢。」
  「為什麼現在提這件事!?」
  密雷迪與梅兒歡喜地擊掌慶祝,而小淑女們完全不管她們,大吵大鬧地爭著說「小絲是誰!?」、「哪個野女人!?」、「奈茲大人!我就不行嗎!?」。
  安迪卡沉沒之際,奈茲利用轉移在都市內奔走,以顯而易見的方式,在救助人命方面做出最大的貢獻。
  或許是這一層關係,奈茲相當受到安迪卡人民的敬仰,特別是安迪卡的女性們。不分老少,她們只要一有時間,就會向奈茲展開求愛攻勢。
  不用說,小淑女們必然比大人有時間,所以每當回過神來就會發現奈茲被小女孩們簇擁著。
  奈茲一方面提心吊膽,總感覺絲夏在盯著他,另一方面則是對唯一的友軍‧奧斯卡使眼色,懇請他幫忙湮滅證據。
  「呼喝!」
  「什麼!?已經醒來了嗎!?」
  斯諾貝爾復活了。他用美麗的肌肉撐斷鎖鍊,順便秀出兩邊上臂的二頭肌。
  展現抖動的上臂二頭肌,和抓住心愛之人就不會放開的大胸肌,女漢子的眼神一亮。
  也就是說,奧斯卡沒有餘裕。
  混沌的喧囂聲逐漸擴大,這個祕密基地實在熱鬧無比。
  然而,熱鬧似乎也到此為止了。
  「喂~首領!分部傳來連絡了!」
  只見一名斯諾貝爾的部下手持信件奔來。
  「是嗎……時間到了啊。」
  出發的時刻到來。
  
  
  吃完午餐後,密雷迪等人在集會場最內側的會議室集合。
  眼前是由一塊大岩石做成的圓桌,密雷迪坐在最內側,坐在她左邊的則是奧斯卡、奈茲和梅兒。
  而坐在密雷迪正面的,則是斯諾貝爾與班爺爺等『解放者』幹部。做為安迪卡人民的代表,右邊則坐著與密雷迪有深交的齊雅拉等汪達一家,以及各個分野的代表們。
  「那麼我們開始吧。」
  聽到密雷迪的號令,齊雅拉等人頓感緊張。因為他們是第一次參加『解放者』的正式會議。
  就連曾是無法都市商會和職業公會幹部的人們,都有些緊張。對於原本只是開旅店,而且在島民中是屬於底層的外區居民的他們而言,更是緊張得不敢喘一口大氣。
  密雷迪看了她們一眼,臉上露出微笑,開口說道:
  「首先是關於信件的內容,分部通知已經做好收容的準備了。」
  分散在各國的『解放者』分部和『支援者』回應請求,為了接納新同伴做了各種準備。
  如果是商人就準備商店,如果是工匠就準備工房。
  而如果是旅店,那就在需要他們的地段找好空屋。
  「首先是三十人。」
  聽到密雷迪這麼說,身為前安迪卡居民,同時統領外區民團的男人──目前也擔任這個祕密基地警備隊長的基普生皺起眉頭。
  「……只有那點人嗎?」
  他們與其他祕密基地的居民,以及這個岩石地帶的祕密基地居民的不同之處在於,他們之中有大半的人都不是『受保護者』。
  他們是為了戰鬥、了一同抵抗神,所以才離開那個第二故鄉。
  「因為必須慎重以對。」
  「這我是明白啦。」
  「再說目前首要工作是安置支援組的人,不然這個基地的守備會減弱。」
  大約六百人的居民之中,即使與神殿騎士戰鬥,戰鬥力足以拖延時間或逃亡的人們,約莫只有三十人左右。
  不減少非戰鬥人員的話,緊急時刻會連逃都逃不了。基普生等貴重的戰力,目前還必須留下來才行。
  基普生點頭認同,密雷迪也點頭回應他,然後將目光移向斯諾貝爾。
  「請報告現狀。」
  「遵命,首領。」
  只見斯諾貝爾發動固有魔法『幻想』,立體的迷你版岩石地帶隨即投影在圓桌上。
  「正如各位所見,住家都幾乎已照原定計劃配置完畢。多虧奧斯卡小弟相助,我們才能一口氣消化掉一半的進度。」
  放大後的岩石地帶有一部分改變了顏色,那裡是內層挖空做為住家的岩山。
  「其他基地也快到收容人數上限了,我是打算依次讓離開這裡的人跟其他基地的人員替換……不過就算連替換的人員也算在內,居住空間的數量也已經十分足夠了。」
  「避難路線是否準備周全?」
  「當然,地下水路都已經順利鋪設完畢,各住家地下也已配發小船。集會場底下備有三艘能容納兩百人的大型船,通往大海的水路也布滿妨礙追蹤的陷阱。」
  「基地的掩蔽物也沒有問題嗎?」
  「當然沒問題!」
  斯諾貝爾自信滿滿地抖動大胸肌,密雷迪也笑著點頭。
  「好,做得很完美,真是多虧你在這麼短的期間完成。辛苦你了,斯諾姊。開拓部隊的大家也辛苦了。」
  「承蒙誇獎,我倍感光榮,首領。」
  斯諾貝爾帶著滿足的表情坐下,他的部下們得到密雷迪讚賞,臉上也露出驕傲的表情。
  (吶、吶,奧斯卡小弟,奈茲小弟。小密她是怎麼了?簡直就像是祕密組織的『精明幹練首領』!這一點也不現實啊!)
  (我、我也不認識這樣的密雷迪。不,這種傢伙不可能是密雷迪!)
  (密雷迪竟然完全不煩人……難道是冒牌貨!?)
  梅兒、奧斯卡與奈茲小聲地竊竊私語。
  而密雷迪則是額頭浮現青筋。
  只是齊雅拉閃耀著尊敬之情的眼神壓抑著密雷迪,讓她的怒氣沒有爆發。
  「班、班爺爺,農地方面如何了?」
  「雖然想再觀察一兩個月……不過並沒有什麼問題。不,反而應該說太過順利了。如果能用那個寶物庫將海底的土一口氣運送到陸地,我認為以前放棄的沿岸祕密基地候補地點,也可以再度提出來討論了。」
  「是嗎?這是個好消息,最近教會活動變得頻繁,祕密基地的需求變高了。我們也需要情況緊急時,可以立刻遷居的場所。」
  密雷迪稍微思考了一下後說道:
  「將海底的土改善為農業用土壤的方法,其他人也能做到嗎?」
  「需要鍛鍊吧。」
  「那麼這裡的農地處理周全之後,我會暫時解除班爺爺的任務。可以請您回去本部,專注於培養人才嗎?」
  「真是個愛使喚老頭的首領。算了,我本來就有在思考繼任者的問題,何況這又是妳的託付,這個任務我接下了。」
  「嗯,謝謝您,拜託您了。」
  班爺爺雖然裝出無奈的樣子,但是眼中卻看得到連戰士也會受到震懾的氣概。那份氣概似乎是來自於想要成全密雷迪的願望,是種近似於慈愛的感情。
  (糟糕,密雷迪還是沒有讓人感到厭煩,她快要失去自我的定位了!)
  (我幫她施加一下再生魔法比較好吧?)
  (不,我還是覺得那比較可能是冒牌貨──)
  「那邊的三人!你們很吵喔!」
  密雷迪似乎終於忍受不住,施放了重力魔法。
  啪的一聲,三人趴在堅硬的石造圓桌上,頓時安靜下來。
  或許是對同伴給的評價感到羞恥吧,密雷迪臉頰微微泛紅,不過她仍是努力維持首領的表情。
  回頭一看,大家的臉上都帶著笑容。
  特別是斯諾貝爾等人似乎相當開心。
  「我要重新恭喜妳,真是太好了呢,首領。」
  「什、什麼太好了?」
  斯諾貝爾等人露出溫柔的微笑,並不正面回應。
  不用說也知道。
  他是指密雷迪結識了『對等的同伴』。
  當然,『解放者』的同伴之間不存在支配關係,但密雷迪仍是與眾不同。
  因為她能使用無人能及的神代之力,明明還只有十四歲,卻已經是『保護同伴的首領』。
  她十歲時加入解放者,努力奮鬥過了四年,不知不覺已經成為首領。
  之後即使在精神上與眾人對等,密雷迪仍是一直保護著同伴。
  如今她終於找到了。
  可以託付背後、並肩作戰、一同守護該守護的事物。
  有時甚至會救助她的『對等的同伴』──
  因為無論多麼期望,斯諾貝爾他們就算能支撐密雷迪,卻無法與她並肩而立。
  「首領,妳可以更煩人一點的喔?」
  「妳看,看到妳認真開會,奧斯卡小弟他們都嚇到了。妳就像平常一樣,當個煩人的妳就好了。」
  「密、密雷迪!有首領樣子的密雷迪雖然很帥氣,不過我更喜歡平常那個煩人的密雷迪喔!」
  沒錯沒錯,首領!妳不用客氣!
  首領就該煩人才對!
  妳要更煩人一點!煩人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成為煩人精‧萊森!
  就像這樣,眾人帶著溫暖的眼神和語氣,在會議室呼喊起「煩人精萬歲」的口號。
  密雷迪兩手緊抓著裙子,身子不住顫抖……
  「這已經是霸凌了吧!?」
  她雙目泛淚,憤怒地叫道。
  會議在不同意義上遲遲沒有進展,總之會議最後得出結論:就算密雷迪他們不在,岩石地帶的祕密基地也沒問題了。
  之後,齊雅拉等汪達一家被選為遷入城鎮的第一匹『支援者』,然後終於到了出發的日子。

 


《平凡職業造就世界最強 零 3》明日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