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正經14試閱(左).jpg

這週的第二彈試閱文要來轟炸大家啦

今天是《不正經的魔術講師與禁忌教典14》的試閱

阿爾扎諾帝國代表選拔戰熱騰騰開打囉

各位是否跟小編一樣期待接下來的發展呢

對了對了

本集不正經有做三種版本

普通版通路限定版會場限定版

限定版的附錄們有收納包PP書衣

都相當精美超值

而且!在漫博可以入手的會場限定版

竟然有128頁豪華「大」冊子

是編輯嘔心瀝血的結晶

內容如此豐富

讀者們忍心錯過嗎?

快來帶它們回家吧zan

以下請服用試閱文


 


  序章 Ω
  
  「那麼,魔術祭典阿爾扎諾帝國代表選手選拔會的閉幕典禮,就此開始──」
  這裡是座落在阿爾扎諾帝國魔術學院,東南邊校地的學院競技場。
  在這個可以容納約兩千人的大空間裡,學生們井然有序地排起了隊伍。
  理所當然的,隊伍裡的學生都身穿阿爾扎諾帝國魔術學院的制服,不過也有少數穿著其他學校制服的學生集中排在一起。
  在競技場內部的舞台上,一名戴著單片眼鏡的老紳士,站在舞台中央講台前,一邊俯瞰著台下的學生,一邊以勉勵的口吻說道:
  「阿爾扎諾帝國魔術學院、聖莉莉魔術女學院以及克萊特斯魔術學院。各位代表我們帝國的選手候補。這個禮拜辛苦你們了。」
  這名老紳士正是女王府官房長官──負責輔佐女王阿莉希雅七世政務的葛拉茲‧魯‧愛德華卿。
  舞台上,可以看到阿爾扎諾帝國魔術學院學院長里克‧沃肯、聖莉莉魔術女學院新學院長蘿拉‧羅森堡、克萊特斯魔術學院的學院長蓋森‧魯‧克萊特斯等……有頭有臉的大人物,排排站在愛德華卿後面。
  阿爾扎諾帝國魔術學院剛舉辦了為期一週的阿爾扎諾帝國代表選手選拔會,這些人正是評選委員。
  為了成為正式的代表選手,聚集在此的三間學校學生,已經完成了各項考驗。
  現在只等名單公布,就能知道哪些學生將承擔帝國的威光出席魔術祭典了。
  (唉……這場討厭的選拔會終於結束了……)
  和其他人排在競技場牆邊的葛倫,嘆了口氣。
  葛倫是這場選拔會的監考官之一。
  這個禮拜他忙得昏天暗地,連喘口氣的時間也沒有,好不容易撐到選拔會順利落幕,他有如釋重負的感覺。
  「──如此這般,希望獲選為代表選手的同學,千萬不要因此志得意滿,務必為了祖國繼續精益求精,遺憾落選的同學也切勿因此氣餒,記得隨時──」
  講台上的愛德華卿,滔滔不絕地發表著讓人聽了就想打瞌睡的談話。台下的學生巴不得他快點公布名單,愈來愈感到不耐煩,可是愛德華卿完全沒有察覺到那股氣氛。
  葛倫左耳進右耳出地聽著愛德華卿的演講,不動聲色地移動視線。
  他視線投向的,是混雜在群眾中仍舊鶴立雞群的美麗銀髮少女。
  那個人就是西絲蒂娜。
  她的表情顯得比任何人都還要緊張,伸長了脖子盼望代表選手的名單公布。
  看到西絲蒂娜緊張的模樣,葛倫忍不住勾起嘴角。
  (……拜託,成績那麼亮眼,還有什麼好擔心的。)
  沒錯,西絲蒂娜也是代表選手候補之一,這一個禮拜,她都在選拔會一路奮戰。
  實力大幅成長的西絲蒂娜,早已不屬於一般學生的層級。
  她的成績如何早已不需要問。
  葛倫瞥了心神不寧地等著結果發表的西絲蒂娜一眼後,聳了聳肩。
  這時──
  「──那麼,接下來宣布由我們嚴格挑選出來的代表選手。請各位同學專心聆聽。用你們最熱烈的掌聲和敬意,讚揚這些將承擔帝國威光的同學吧。」
  又臭又長的演講似乎終於結束,愛德華卿準備公布名單。
  充斥在台下學生之間的緊張感,瞬間向上飆高。
  四周異常大聲地響起了有人緊張到忍不住吞嚥口水的聲音。
  「首先公布的是本次選拔會中最優秀者──這名學生將擔任代表選手團的主巫師。我必須再次強調,能擔任主巫師是一件非常榮譽的事情。」
  西絲蒂娜像在祈禱一樣雙手合十,身體變得更僵硬了。
  她緊緊閉上雙眼,戰戰兢兢地等待結果。
  (唉,誰會是主巫師,早就一目瞭然了。)
  另一方面,葛倫則是興趣缺缺似地打呵欠。
  「那位同學的名字是──……」
  於是,愛德華卿終於揭露了那名榮獲最高榮耀的學生名字──……
  
  ────
  ────
  ──……

  
  第一章 A
  
  「──老──……師!老……師……!」
  好吵。
  「──老師!老師!老師!老師你有聽見嗎?」
  ……真的吵死了。
  從剛才就有一道尖銳的聲音,不斷在耳邊絮絮叨叨,導致原本跟意識牢牢地緊黏在一塊的濃厚睡意被強行剝除。
  「吼!你也差不多該醒了吧,老師!」
  「……、……做什麼啦……?」
  趴在講桌上睡覺的葛倫放棄對抗地抬起頭,用手揉著迷濛的眼睛。
  「拜託妳放過我……這陣子我真的忙死了……」
  「我知道老師很忙!可是你有點散漫過頭了!」
  一根纖細的手指指著葛倫的鼻頭。抬眼一瞧,在陽光的照耀下顯得光明璀璨的銀髮,和鮮豔奪目的翠玉色眼眸,刺進了葛倫的眼睛與靈魂。
  原來是西絲蒂娜。她有著如妖精般楚楚可憐的美貌,現在卻不悅地板起了臉。
  「沒關係啦,西絲蒂。老師之後還有重要的工作要做呢……」
  「嗯。葛倫感覺好可憐。」
  魯米亞帶著苦笑安撫西絲蒂娜,站在後面的梨潔兒也一副沒睡飽地咕噥。
  葛倫頂著昏昏沉沉的腦袋張望四周,這裡是二年二班的教室。
  卡修、溫蒂、基伯爾、泰瑞莎、瑟西魯、琳恩、羅德和凱等熟悉的臉,一如往常地注目著葛倫等人,並且一如往常地露出傻眼的表情苦笑。確實是再熟悉不過的畫面。
  「哈哈哈,振作一點好嗎~?老師。」
  「真是的,卡修同學說的一點也沒錯!等一下還有其他學校的學生會來訪呢!拜託老師打起精神!」
  經卡修和溫蒂這麼一吐嘈。
  「……咦?呃?……今天有什麼活動嗎?」
  葛倫一臉呆滯地眨了眨眼睛。
  聞言,西絲蒂娜馬上發飆了。
  「你要睡昏頭到什麼時候!?聖莉莉魔術女學院和克萊特斯魔術學院的學生,今天都會來參加在我們學校舉辦的魔術祭典帝國代表選手選拔會耶!?比賽今天就要開始了喔!」
  「…………」
  葛倫頂著剛睡醒特有的混濁意識,慢慢將斷線的記憶串接起來。
  「……對喔,的確有這一回事。嗚哇,有夠麻煩的。」
  葛倫突然渾身乏力,「砰!」的一聲一頭撞在桌面上。
  他回想起了十天前所發生的事──
  
  ──十天前。
  「「「「魔術祭典~~!?」」」」
  一早,魔術學院臨時召開了緊急教職員會議。
  學院的講師和教授們所發出的驚愕叫聲,響徹了整間會議室。
  「沒錯。下個月就要舉辦魔術祭典……這是政府高層的指示。」
  站在會議室內部講台前的里克學院長,泰然自若地回答。
  (真的假的?那個要復活了!?不會吧!?)
  會議才剛開始就打定主意要整場打瞌睡的葛倫,這下子睡意全失,眼睛眨個不停。
  魔術祭典。這是由北塞爾佛德大陸各國聯合舉辦的世界級魔術競技大會。參加國會派出由十名魔術師組成的代表選手團,在好幾項魔術比賽中相互競爭,屬於世界級規模的大型祭典。
  當然,一國的魔導技術往往和軍事國防脫離不了關係,不能輕易在其他國家面前曝光。
  可是也正因為如此,舉辦這場活動的意義才更顯重大。
  魔術祭典其實是一種希望各參加國能維持長久穩定狀態意義的『和平性祭典』。
  可是,包含葛倫在內的所有職員,在得知消息後,依然感到動搖及困惑。這是因為──
  「學、學院長,問題是……自從北塞爾佛德大陸的主要國家阿爾扎諾帝國和雷薩利亞王國進入冷戰後,魔術祭典就停辦好幾十年了!為什麼事到如今又突然要恢復舉辦!?」
  某位教職員提出了存在於現場所有人心中的共同疑問。
  里克聞言,做出了令人驚訝的答覆:
  「阿莉希雅七世為了改善阿爾扎諾帝國和雷薩利亞王國的關係,在檯面下付出了極大的心血。魔術祭典的復活,正是兩國關係改善的顯著成果。而且兩國將配合這場和平祭典召開首腦會談。」
  (什麼──那個宗教狂熱的瘋狂國家,居然會願意合辦首腦會談!?女王陛下太猛了吧!?)
  聽到這個晴天霹靂的消息,葛倫忍不住咋舌。
  阿爾扎諾帝國和雷薩利亞王國,從很久以前就常為了各種原因爆發衝突。
  雖然雷薩利亞王國也曾為了各方面的問題和阿爾扎諾帝國展開談判,可是國家領導人從來沒有親自出面過。無論是魔術祭典的復活也好、首腦會談也好,在在顯示出阿莉希雅的能力與決心都是貨真價實的。
  「也是因為雷薩利亞王國的威脅在先,我國政府的武力派才會走偏鋒,採取蠻橫的行事風格。只要確定兩國能保障和平,政府高層的內部分裂情況自然也會跟著改善……呵呵呵,真正有能力領導這個國家的,果然只有我們的女王陛下哪。」
  「……陛下。」
  葛倫的腦海裡浮現了魯米亞的親生母親……那個看似為人和善又溫婉,實在不像肩負著國家重任的淑女的微笑。
  「好吧。反正和平才是最重要的。希望一切順利就好……」
  「你怎麼一副事不關己的態度啊?葛倫。」
  雙手盤胸坐在葛倫隔壁的年輕女子,傻眼地說道。
  那名年輕女子擁有一頭彷彿在黑夜中搖曳的火焰般的紅髮,她的名字是伊芙。
  她是前帝國宮廷魔導士團特務分室室長,現在改當魔術講師,成為葛倫的同事。
  「為什麼學院長要在這時候宣布這項情報……你還不懂嗎?」
  「嗄?什麼意思?」
  葛倫一頭霧水,納悶地歪著頭。
  像是在回答葛倫的疑問,里克學院長向眾人說道:
  「話題回到魔術祭典上……參加祭典的代表選手有年齡限制……而且只有隸屬該國公立魔術教育機關的青少年魔術師才有資格參加,相信各位也都曉得這件事吧?」
  (這還用說。)
  葛倫雙手盤在後腦勺上,瞇著眼睛暗忖。
  (雖說是和平祭典,魔導技術終究是國家機密。怎麼能夠隨便在其他國家面前曝光?所以各國才會締結協約,限制只有學生或業餘人士才能參賽,避免軍方或研究所的職業人士上場。如此一來,就算有什麼獨門技術曝光也無所謂……等一下?學生……?)
  一股強烈的不祥預感油然而生,葛倫半瞇起了眼。
  然後,里克也完全證實了葛倫的不祥預感。
  「我想,接下來不必我多說,你們應該也知道了……我們學校是阿爾扎諾帝國引以為傲的三大魔術教育機關之一……這三大魔術教育機關分別是阿爾扎諾帝國魔術學院、聖莉莉魔術女學院、克萊特斯魔術學院。屆時將從這三所學校的學生裡,選出代表帝國參加魔術祭典的十名選手。至於代表選手的選拔會,近期將在我們阿爾扎諾帝國魔術學院舉辦。」
  霎那,一股更加不安的情緒,在場內的教職員之間散播開來。
  事情發展實在太過突兀。也難怪眾人會感到動搖與困惑。
  伊芙宛如在向同樣瞠目結舌的葛倫補充說明般,輕聲低喃:
  「根據我的線民所提供的情報,女王陛下和其他國家的首腦,似乎從很久以前,就在悄悄地推動復活魔術祭典的計畫了……為了避免反對派從中作梗,這個計畫一直以來不曾浮上檯面,才會顯得整件事情進行得很倉促。」
  「難、難道,我們被叫來這裡集合的原因是……?」
  似乎有很麻煩的事情要發生了──當葛倫保持著強烈的不祥預感,打起哆嗦向伊芙確認時……
  里克學院長點點頭環視眾人,開口宣布:
  「我希望能由在場的各位,接下營運這場代表選手選拔會和監考官的工作。」
  「果然!?」
  見結果如自己所料,葛倫不禁懊惱地抱起頭。
  「其實我跟哈雷老師談過這件事情,也已經先請他針對選拔會的日程調整,以及如何收容外校學生等問題,做好大致的營運計畫了。」
  「哼。學院長有求於我,我自然義不容辭。」
  學院長如此表示後,在場的人紛紛向哈雷投以尊敬和讚賞的目光,哈雷則一臉自以為了不起地用鼻子發出悶哼。
  (天啊,前輩也未免太優秀了吧……)
  「雖然計畫已經有了雛形,可是我們面臨到人力嚴重短缺的問題。從現在起,我們不只得決定選拔會的試驗內容,還得盡快決定本學院的代表選手候補。要做的事情堆積如山。請各位務必鼎力相助。」
  語畢,里克向現場所有職員深深一鞠躬。
  里克低頭拜託是一回事,反正這是帝國政府高層部下達的命令,也沒有人敢拒絕。
  於是,眾人達成了共識,決定要傾全學院之力籌備選拔會。
  眾人尚未能完全進入狀況,便拿到由哈雷製作而成的選拔會進行概要書,開始互相確認工作內容──
  「我就知道,工作全都擠在一起了……」
  葛倫隨手翻閱概要書,忍不住埋怨。
  會場設置、與其他學校的協調、準備與整修用具、決定試驗內容、與學院學生會的搭配合作……該處理的事情,繁雜到令人頭痛。重點是,能用來做準備的天數,也所剩不多了。
  除了自雪山一役後因為身體狀況不佳而暫時休職的瑟莉卡,所有教職員平均分攤了那些工作。即使如此,那工作量對於平時有業務在身的教職員來說,依然非常繁重。
  「看樣子,接下來每天都是地獄了……」
  葛倫不耐煩地趴在桌上發牢騷時,一旁的伊芙向他攀談:
  「哼。現在可不是抱怨的時候,葛倫。」
  「碰」的一聲,又有一疊文件被重重地放在滿腹牢騷的葛倫鼻子前。
  「這是什麼?」
  「我受學院長之託,試著列出了一份代表本學院的選手候補名單。」
  葛倫掀開眼前的文件一角後,瞥見了學生的個人資料、成績、魔術相關能力的資料。
  「這是我參考在這所學院上過的軍事訓練和理論課的成績,經過綜合判斷,所挑選出來的名單。稍後我會在會議中提出來……在那之前,我希望可以聽聽你的意見。」
  「……妳會不會在這所學院裡適應得太好了啊?簡直好到教人匪夷所思了。」
  「哼,少廢話。我只不過把這當工作而已,沒有其他含意。」
  正當葛倫和伊芙開始鬥嘴時……
  有人「磅!」的一聲,冷不防地用力推開了會議室的門。
  突如其來的噪音,讓原本鬧哄哄的會議室像是被澆了一盆冷水,變得鴉雀無聲。所有人都猛眨眼睛,注目著那名不速之客。
  「不會吧!?他是……!?」
  「原、原來他還活著……!?」
  然而,那名不速之客完全無視他人的目光和議論,只見他旁若無人地穿過會議室,大搖大擺地走向講台。
  「我回來了,學院長。」
  然後,他抬頭挺胸地在里克學院長面前站定。
  「那、那個男的是誰啊……?」
  葛倫在這所學院中,從來沒有見過這個男人。
  男人的外表還很年輕,但實際年齡不詳。他渾身散發出萎靡不振的頹廢氣息,卻又感覺得出他內心深處正燃燒著一股深不可測的熱情。
  不苟言笑的臉看似古板又頑固。他有著一頭獅子鬃毛般的金褐色頭髮,長得人高馬大,體格鍛鍊得很結實,身穿襯衫和吊帶褲。皮膚曬得頗為黝黑,隨處可見以前留下的傷疤。
  簡直就像身經百戰的猛將或剽悍的戰士。也許他經歷過無數修羅場,不管是他所散發出的存在感,或者那無隙可乘的姿態,都讓曾經從軍過的葛倫和伊芙也忍不住心生防備。
  唯一可以證明他是魔術師,且是學院關係者的象徵,就是披掛在他兩邊肩膀上的學院教授長袍。
  無視頻頻眨眼的葛倫,男人咄咄逼人地靠近里克學院長,然後「碰!」地把一尊奇妙的雕像放在講台上。
  「……這是本次遺跡探索的成果。」
  「噢、噢噢!好久不見了哪!應該睽違半年了吧?……總之你平安歸來就好。唉,你之前到底跑到哪裡──」
  「不好意思,學院長。這是本次的探索費用。麻煩你繳費給萬事通協會。」
  男人接著「乓!」地,把一大疊資料重摔在講台上。
  「咦?這是怎麼一回事?這筆天文數字……已經跟本學院全年預算的一半一樣多了……你到底做了什麼……?」
  里克學院長只不過稍微看了資料一眼,臉上便漸漸失去血色。
  但男人對里克的質疑置若罔聞,他稍微放鬆了嚴峻的表情,舉起雕像。
  「學院長,你看仔細了。這個造形……雖然尚未經過詳細的解析,可是我相信這尊雕像是其中一個天空的雙生子的眷屬。天空的雙生子乃是古代文明之神,至今仍充滿謎團。我不認為雙生子單純只是源自星辰信仰的天空象徵和偶像崇拜,也不認為是政教合一的社會所創造出來的現世神。雙生子肯定藏有某種可以解開古代文明的關鍵。這尊雕像有可能就是解開謎團的鑰匙。我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挖掘出這尊雕像的遺跡裡到處都有碑文,──(略)──」
  會議室裡的人都目瞪口呆地注視著男人,可是他卻自顧自地侃侃而談。
  他完全不在意身處在什麼樣的場合。
  如果不打斷他的話,感覺他可以沒完沒了地講一整天。
  「──(略)──我之前不是講過了嗎?現在的魔導考古學學會根本一堆傻瓜。追根究柢,到底是誰在到處亂講話,說我是輕賤田野調查的笨蛋?我不是沒有做遺跡探索。而是因為我常常用非法手段偷偷潛入遺跡,才會看起來都沒怎麼在做遺跡調查而已。再說,所謂的魔導考古學──(略)──如果照年代排列已經出土的魔法遺物──(略)──換句話說,跟古代神靈密不可分的宗教論才是關鍵──(略)──從馬爾達的神學論觀點來看──(略)──(略)──(略)──簡單地說,我就是神!我要做什麼都可以!」
  (咦?這個調調,我怎麼似曾相識?)
  葛倫瞇起眼睛,臉頰開始抽搐。
  「好、好啦,我知道了!」
  里克學院長再也受不了男人的熱血演說,打斷了他的發言。
  「總、總之,我知道你已經闖蕩過亞魯斯塔古代寺院的未探索領域了!在此向你說聲恭喜!問題是,亞魯斯塔古代寺院不是位在克萊特斯領地的禁域嗎?虧你有辦法拿到探索許可和帶走出土文物的許可哪?」
  「什麼探索許可和帶走文物的許可?當然是偷偷去探索,然後再偷偷把文物帶走啊。」
  男人面露正經的表情,正經地斷言。
  「你、你……那種行為可是俗稱的『盜墓』,不只問題重大,根本就是犯罪了吧……?」
  「別擔心。那些一聽到探索危險度就嚇到魂飛魄散,只會聲稱擁有所有權,連遺跡都不敢進去的傢伙,根本是魔術師之恥。我只不過是替天行道罷了。哼,危險度S級?笑死人了。失敗又如何?頂多賠上這條命而已吧?……就是這樣,後面善後的工作就交給你了,學院長。」
  「不、不……那個……你那樣堂堂正正地把爛攤子丟給我,我也很困擾啊。」
  里克學院長滿頭大汗。
  「不、不提那個了,現在有更要緊的事情要處理!其實我們魔術學院將舉辦魔術祭典的代表選手選拔會,你也來幫忙──」
  「學院長,你太天真了。」
  男人向求他提供協助的學院長揚起嘴角,露出狂傲的笑容,大言不慚地說道:
  「本人可是可敬的阿爾扎諾帝國魔術學院魔導考古學教授佛澤爾‧路福!你是認真覺得我有可能把力氣用在魔導考古學的研究和遺跡探險以外的地方嗎──────────!」
  
  「……老師,怎麼了?」
  聽到魯米亞擔心不已的聲音,沉浸在過去的葛倫,把意識拉回了現實。
  魔術學院奇葩中的奇葩,佛澤爾‧路福魔導考古學教授。
  原本葛倫只是在回想本次事件的開端,不小心就連帶想起了這號人物。
  「不,我只是想事情想累了。只能說這個世上沒有最荒唐,只有更荒唐。」
  語畢,葛倫伸著懶腰,從他先前趴睡的講桌站起來。
  「老師!你這麼懶洋洋的,真的沒問題嗎!?」
  西絲蒂娜不滿似地噘起嘴巴,向提不起勁的葛倫說道。
  「請你態度認真一點!如果因為監考官的失誤,讓原本可以獲選為代表的學生意外落馬,責任可是很重大的喔!?」
  「好啦好啦。不愧是第一時間就被列為本校代表選手候補的席貝爾大小姐,講起話來頭頭是道。」
  葛倫不耐煩似地搔著頭回答。
  阿爾扎諾帝國魔術學院、聖莉莉魔術女學院、克萊特斯魔術學院,三所學校將各推派二十名學生,然後再從這六十名代表選手候補裡,選出代表阿爾扎諾帝國參加魔術祭典的十名選手。
  有資格成為代表選手候補的,只有各校一到三年級的學生。
  投入畢業研究的四年級生被視為有能力獨當一面的魔術師,無法加入選拔。另外,有軍方背景的梨潔兒以及身世複雜的魯米亞,同樣也被排除在外。
  本次阿爾扎諾帝國魔術學院所推派的二十名代表選手候補,是經過以伊芙為首的學院教授和講師們千挑萬選才選出來的。聽說西絲蒂娜的入選獲得全員一致同意,這件事情在全校學生之間形成了話題。
  (哎,從白貓最近的成長幅度來看,會有這樣的結果也很合理。應該說,成長得這麼誇張,反而有點嚇人。)
  葛倫瞥了火冒三丈、心情不悅的西絲蒂娜一眼後,聳起肩膀。
  由葛倫執教鞭的二年二班,意外地獲得了高度評價,除了西絲蒂娜以外,基伯爾、卡修、溫蒂等人的名字也出現在代表選手候補的名單上。
  葛倫有種自己獲得肯定的感覺,顯得有些趾高氣昂。
  ……話雖如此──
  「喂,白貓……妳怎麼壓力很大的樣子?」
  葛倫試著提出了他所注意到的現象。
  「總覺得妳好像在鑽牛角尖……像妳這麼有實力的人,可以表現得更為沉穩一點啊。」
  「那、那可不一定!一失足可是會成千古──」
  「哈哈,雖然妳講得那麼沒有自信,但坦白說,妳的實力早就超過一般學生的水準囉?」
  葛倫一語道破,西絲蒂娜為之語塞。
  「只有選拔會的前十名能成為正式代表吧?依妳的實力,已經十拿九穩了吧。到底要發生什麼樣的狀況才會讓妳落選啊?有十個實力比妳還強大的學生嗎?那也太可怕了吧!」
  「這、這個……」
  被葛倫這麼一挖苦,西絲蒂娜吞吞吐吐了起來。
  這時,像是要幫這樣的西絲蒂娜說出心聲,魯米亞開口說道:
  「呵呵,老師。其實西絲蒂是想成為主巫師啦。」
  「主巫師?」
  「魯米亞!?不要多嘴啦──」
  主巫師。
  魔術祭典採取特殊的競賽方式,各國推出的十名代表選手裡面,將分為一名主巫師和九名副巫師。
  主巫師負責挑戰試煉,副巫師則是扮演從旁輔助的角色。
  換句話說,魔術祭典說穿了就是各國主巫師的競賽場,自然是由各國十人代表團裡,實力最優秀的魔術師擔任主巫師。
  如果能獲選成為主巫師,也就等於代表整個國家,而且還能獲得女王陛下親自頒發的勳章,可說是一件非常光榮的事情。
  「噢……?白貓。真想不到啊。」
  聽了魯米亞的說詞後,葛倫咧嘴一笑。
  「想不到妳居然抱有這麼大的野心跟對名利的渴望啊?真是意外啊意外……」
  「才、才才才、才不是那樣!我沒有渴望什麼名利!」
  西絲蒂娜聞言,立刻氣沖沖地向葛倫反駁。
  「我哪裡說錯了?當上主巫師的話,不是可以獲得更多的名譽、勳章還有獎金嗎?不然還有什麼好處……」
  「所以說,不要拿我和老師你混為一談!我單純只是──想跟隨祖父的腳步而已!」
  西絲蒂娜的自白,讓葛倫一愣一愣地猛眨眼。
  魯米亞面帶溫婉的微笑從旁補充:
  「老師。其實西絲蒂的祖父雷德爾夫‧席貝爾在還未成年的時候……在魔術祭典仍正常舉行的時代……曾經當過魔術祭典的主巫師。以阿爾扎諾帝國代表的身分。」
  啊啊,原來如此。葛倫終於懂了。
  西絲蒂娜十分尊敬她的祖父雷德爾夫‧席貝爾,並且繼承了他的遺志,想要解開天空之城的謎團。
  為了迎頭趕上被譽為天才魔術師的雷德爾夫,她總是鞭策自己要更上一層樓。
  既然如此,今天她會想要成為主巫師,倒也不奇怪。這樣的傲慢,其實也滿可愛的吧。
  「我、我知道自己跟祖父差得遠,沒辦法相提並論……」
  西絲蒂娜有如在辯解般,難為情地說道。
  「可是祖父獲選成為主巫師時,跟現在的我同齡。所以我有一種感覺……如果無法獲選為主巫師,我一輩子都不可能和祖父並駕齊驅。所以我打算在這次的選拔會上全力以赴,絕對要拿下勝利……」
  說到這裡,西絲蒂娜用滿懷決心的眼神,直視著葛倫。
  「或許我這樣說很傲慢。或許聽在連候補都擠不進去的學生耳中很刺耳。即使如此,為了自己,我一定要成為主巫師!我也想跟祖父一樣,站上世界級的大舞台與人較量魔術,親眼見識祖父看過的風景!所以──」
  聞言,葛倫先是一聲輕笑,接著把手放在西絲蒂娜的頭上。
  「老、老師……?」
  「老鷹不需要模仿烏鴉。更沒有諂媚烏鴉的必要。」
  葛倫頭頭是道地說著,不知何故,他的眼神顯得比平常還要溫柔。
  「畢竟每個人的人生目標都不盡相同。妳只要堅持自己的信念,全力以赴就可以了。既然是這樣,妳就朝著自身的信念努力吧?做為妳的師父……我也會為妳加油。」
  「老、老師……!是、是的!我一定會全力以赴!」
  聞言,西絲蒂娜整張臉都亮了起來。
  在一旁關注的魯米亞滿臉笑容,梨潔兒則是一臉茫然。
  這時,鏗鏗作響的鐘聲響徹校舍,接著播放了透過魔術擴大音量的廣播。
  『再過一個小時左右,聖莉莉魔術女學院和克萊特斯魔術學院的代表選手候補團,將按照預定時間抵達。本校將動員全校師生歡迎,請各年級的各個班級照計畫到前庭列隊。重複一次,請所有學生都到前庭列隊──……』
  聽到廣播後,教室內的學生們開始鬧哄哄地動了起來。
  「唉呀唉呀,看來貴客要大駕光臨了。」
  葛倫覺得很麻煩地搔了搔頭,混在魚貫地離開教室的學生裡面移動。
  「我們也走吧!其他學校的代表選手候補……真好奇會是什麼樣的人呢?」
  「啊哈哈……我好像已經可以猜想得到其中一些人了。」
  「嗯。」
  西絲蒂娜、魯米亞、梨潔兒一邊交談,一邊跟在葛倫身後離開了教室。
 

 


《不正經的魔術講師與禁忌教典14》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