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1試閱(右).jpg

這週即將迎接漫畫博覽會

大家有沒有很期待呀

小編自己都迫不及待想到場跟大家一起廝殺了呢

在眾所矚目的漫博前夕

跟大家介紹《我的女友是老師1》的試閱文

為各位的口袋清單再添一筆優質作品

首刷限定附錄不僅有小冊子、海報還有PP書衣唷

這部真的很值得大家一看呀!!

小編自己都看到臉紅心跳

需要停下來喘息一會兒(?)

再繼續往下看

畢竟被主動的老師示愛可是小編的夢想之一(?)tusky%20(64)

是一部甜到不行的青春戀愛喜劇唷

真香老師實在太美太可愛啦

快點來教導我吧

以下是熱騰騰的試閱文


 

  雖然這麼說有些唐突,但我不喜歡『老師』。
  或者說,我不喜歡擁有『老師』這個頭銜的人。
  但我只是個微不足道的高中生,就算百般不願,我仍必須要跟老師相處。
  現在站在我眼前的人,是藤城真香老師。
  她是校內最美麗的老師,有些人會用比較通俗的說法──『高不可攀』來形容她。
  這位美女老師面對著我,一本正經──
  
  「彩木慎同學,我藤城真香──喜歡你。」
  
  ……呃,請等一下。
  告白……這是告白嗎?告、告白……!?
  怎、怎麼可能……!她在跟我告白!?藤城老師竟然跟我告白……!
  不對,等一下等一下。冷靜、我要冷靜。
  彩木慎,聽好了,你回想一下自己討厭『老師』的原因吧。
  沒錯,回溯記憶並不是什麼麻煩事。
  我會討厭老師的原因是──
  

  我就讀幼稚園時很喜歡一位老師。
  老師外型亮麗、個性溫柔、身上總散發出好聞的香味,我老是黏著她。
  早熟的我曾用花朵製作戒指,送給老師。
  我大概把那個戒指當作我在電視上聽過的『訂婚戒指』。
  看到老師雀躍地接過戒指,我也跟著心花怒放。
  但是──過沒幾天,老師就在大家面前宣布「我要結婚了」,並立刻離職。
  
  那個爛女人!!!!!!!!!!!!!!
  
  她竟然敢玩弄我的心!年幼的我當然不至於懷抱這種想法,但我深深覺得自己遭到背叛。
  我現在當然知道那位老師沒有做錯事,但當時就讀幼稚園的我難以理解這一點。
  以上就是我的回憶。
  

  後來──一路從國小成長到國中,我對老師的厭惡仍難以抹滅,對老師懷有戒心。
  雖說每個人多少都對老師有些不信任,但童年的心靈創傷深深影響了我。
  不,那其實算不上心靈創傷,我已經不再怨恨那位幼稚園老師了。
  那場事件僅是我開始討厭老師的契機──我認為老師一點也不值得信賴。
  我成為高中生,升上二年級後──我依然不喜歡老師。
  然而──我明明不喜歡老師,眼前這位老師卻向我告白。
  春季的某一天。櫻花已於不久前凋零,稍微緩和了新學期浮躁的氛圍。
  放學後,我的導師兼英文老師‧藤城真香叫我過去她那裡。
  真古怪。我想不到她叫我過去的理由,我最近又沒有開口忤逆老師。
  當我這麼疑惑──這麼疑惑的時候!對方突然!突然跟我告白!
  她明明知道我最討厭老師,竟然還做出這種行為!
  「彩木同學,你似乎大吃一驚呢。我能理解你的心情。」
  藤城老師──喜歡我?
  這是藤城老師擔任教師的第二年。她在這一學期,成為我們二年A班的導師。
  既然她才當過兩年老師,代表她年約二十四、五歲吧。
  她比今年升上高二的我年長七歲左右。
  我再次打量藤城老師。
  她的妝容自然,不濃妝豔抹。
  一頭褐髮長達背部。髮色應該是天生的顏色,單側頭髮勾在耳後。
  她穿著一件不會太花俏,也不會太死板的深藍色外衣和一件迷你窄裙。
  她平時總是這麼打扮,一雙美腿從迷你裙中顯露而出,這樣的外表讓她在校內十分受歡迎。
  藤城老師現在站在指導室的窗邊。就算僅是佇立不動,美麗的外貌仍讓她看起來優美如畫。
  「我能理解你的想法。為什麼我要跟你這個不起眼的男生告白──你心中一定滿是狐疑吧?」
  「…………」
  我不否認自己是個不起眼的高中男生。但她是老師耶,可以說這種話嗎?
  「……那妳為什麼要做這種事!?」
  「呵,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做這種事。」
  藤城老師諷刺似地笑了笑,探出身子,靠向我。
  她逐一解開白襯衫的鈕釦!
  唔、唔哇……事、事業線……!她的事業線!
  她的胸部雪白得嚇人,看起來十分柔軟……!
  這大概是我第一次親眼看到女生的事業線……況且這還是學校首屈一指的美女老師的胸部……?
  「怎、怎麼樣?我姑且對自己的胸型和大小頗有自信喔?啊,你不可以想入非非喔!」
  「那妳就別做出讓人想入非非的舉動啊!?」
  遇到這種狀況,就算我心中浮現非分之想,也不是我的錯!
  不只是事業線,她的內衣當然也一覽無遺。
  白色內衣上裝飾著宛如蕾絲的裝飾。
  真不愧是成熟的大人,她的內衣單純又性感……
  「對了,彩木同學。」
  「什、什麼事?」
  「視你給的回答而定,這對胸部也會奉送給你喔……?」
  藤城老師臉上掛著賊賊的微笑,面紅耳赤。
  既然會害羞,就別說這種話啊……話說回來,成熟女性面對我這種小鬼時,也會害羞嗎?
  「不是的,這樣太奇怪了吧!告白……妳剛剛是認真的嗎?」
  「我不會拿告白這種事來開玩笑。再說,這也是我首次主動告白。哎呀,你奪走了我的第一次……」
  「那個……」
  拜託別一直對我展現你的乳溝、說出這種危險的台詞!
  儘管我也想移開視線,但我終究只是個思春期的男孩,辦不到這一點。
  老師說這是她首次主動告白,難道她是在跟我炫耀嗎?炫耀她外貌出眾,所以過去從不需要主動出擊……!
  等一下,我怎麼可以相信她說的話?再說,我怎麼能相信她是真的在跟我告白?
  是的。藤城老師是一位美女老師,這一點無庸置疑。
  『高不可攀』這種老派的形容詞恰巧可以用來形容她。
  不只是男學生,她在男老師眼中也是高不可攀的存在。
  她外型亮麗,同時也是一位優秀的老師。
  她的教學方式淺顯易懂,感覺不出她只有兩年教學經驗。學生的問題也不曾考倒她。
  她在教室、走廊、職員辦公室行走的模樣、或佇立不動的身影,都美麗地像一幅畫。
  不管是吊兒啷噹的男學生或輕浮的男老師,見到她時都會心生畏懼,不敢主動出擊。
  雖然我覺得那些人有點太膽小了,但我多少能理解他們的心情。
  藤城老師美若天仙,令人難以接近。想當然耳,我本來就無意接近她。
  畢竟她可是一位美女老師、美女老師喔?
  如果她是最近少見的暴力老師,或嘴巴尖酸苛薄的『老師』,還比較好對付。
  畢竟就某方面來說,那種人是表裡如一的廢物,心直口快。
  只要小心不遭受他們的暴力或惡言相向,他們並非可怕的對手。
  但我不知道該如何應付美女老師。
  要是我與美女老師接觸時稍微輕忽大意,我不知道她會用什麼方式背叛我。
  所以,我唯一能採取的對策就是與對方保持距離。
  雖然她是我的導師,但只要我小心提防,頂多只會在班會和上課時間見到她。
  至少,我一直以來都是這麼對付藤城老師──
  但她今天竟然突然叫我出來。她為什麼要這麼做?
  「你不說話啊。那我再努力一點吧……難道說你是內褲派的嗎……!?」
  「我不屬於任何一派!」
  她的手!手別伸向裙襬啊!
  她明明高不可攀,卻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企圖將許多禁忌的領域展現給我看!
  「視、視你的回答而定……我當然也可以送你一條內褲喔……?」
  「拜託不要!就算妳送給我,我也不知道該收在哪裡……」
  這好像不是問題所在。
  「呵,彩木同學,你真難攻陷。我本來以為我們在密室獨處後,只要我稍微使出美人計,你就會馬上點頭答應。你真失禮。」
  「妳這番話究竟對誰比較失禮啊?這一點還有議論的空間吧。」
  她是不是把高中男生當成笨蛋了?算了,大部分的高中男生確實都是笨蛋。
  藤城老師無奈地嘆氣,大步走向我。
  怎、怎麼了?她要對我動粗嗎?
  醜話說在前頭,我很不擅長打架。就算對手是女人,我也絲毫不認為自己會獲勝。
  「好啦,別這麼緊張。不用擔心,我不會吃掉你。」
  「哇!」
  藤城老師強迫我坐在附近的摺疊椅上。
  「呼,終於說出口後,心裡舒暢多了。感覺好平靜……」
  「…………!我的心情可一點也不平靜啊!?」
  下一瞬間,她將我的頭摟在自己的胸前。
  是她的胸部、胸部!這位美人老師的胸部還算雄偉──不對,是十分雄偉。我的頭正靠在她的胸部上!
  「老、老師,我的頭碰到了啦!」
  「你的頭碰到什麼了?你如果不說地具體一點,老師聽不懂喔?」
  「妳還真緊迫盯人!」
  這位老師怎麼能笑著說出這種話啊!?
  「你先坐著,給我答案就好。還是說你希望我命令你罰站,直到你給出答案為止呢?」
  「……藤、藤城老師,妳不是會做這種事的人吧?」
  再說,我也不是被虐狂。
  「對了,彩木同學。河原崎老師上課時,曾讓答不出問題的學生一直罰站。聽說當時你逼問河原崎老師不讓同學坐下的理由,對他大發雷霆。」
  「那位老師命令同學罰站,只是想侮辱學生,並沉浸在優越感中罷了。」
  我偶爾會忤逆老師。這是我的壞習慣。
  河原崎是典型喜歡對學生冷嘲熱諷的老師。他會故意出一些艱澀的問題,讓學生答不出來後,以譏笑學生為樂。
  「聰明的話,你最好別說出這種想法喔。大半數的學生也都想這麼做吧?」
  「如果我真的那麼愚蠢,早就動手打人了。我已經算乖巧了。」
  應該有不少學生想動手毆打河原崎。
  「但你不可以忤逆老師。先不管河原崎老師,至少你不可以忤逆我。你的態度太高傲了,我要處罰你。」
  「欸?什麼處罰……什麼!?」
  啾。
  我確實聽到了這個聲音。這種不該出現在學生指導室的聲音。
  我的臉頰還感受到某種柔軟的觸感。繼胸部攻勢後,現在這個是──
  「藤城老師,妳在做什麼啊!?」
  「親親啊。」
  「請不要回答地這麼理直氣壯!妳為什麼要親──妳為什麼要做這種事!?」
  「親自己喜歡的男生有什麼關係,親吻討厭的人才奇怪吧?」
  「我是妳的學生,不是妳喜歡的人喔!?」
  「別因為我親了你就這麼亢奮嘛。來,這是你太亢奮的懲罰。」
  啾啾。
  這、這個人……竟然再次展開追擊……
  「你明白我的心情了吧?這裡不是美國,我不會親吻自己討厭的人。這也能證明我剛剛的告白是真心的。」
  「……………………」
  成熟女人可能只把親吻他人臉頰,當作一種打招呼的方式。
  這大概是我不知道的成人世界。這個想法比較合情合理。
  「啊,對了。既然我都親過你了,你可以叫我『真香老師』。很多學生都這麼叫我,沒有人會感到可疑。來,跟我複誦一次,『真香老師』。」
  「…………」
  「要是你忤逆我,我會再處罰你兩、三次──」
  「真香老師。好的,我會這麼稱呼妳!」
  要是她再次親吻我的臉頰……不對,若是她能跟我接吻該有多好……不,我應該感到困擾才對吧!
  先不管我為什麼會感到困擾,我仍想盡量迴避這種狀況。
  我總覺得對方正一步步達成她的目標。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醜話說在前頭,我的成績平凡、運動能力和外表都普普通通,個頭有點矮。
  要是我是個笨蛋,說不定我會比較引人注目。但我只是個隨處可見的高中男生。
  這麼一來──原來如此,果然是這麼一回事。
  我其實從許久以前就覺得真香老師不太對勁了。
  身為美女老師,她明明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卻跟我這個平凡的學生告白。
  「這件事未免太可疑了吧!老師,妳究竟有什麼企圖!」
  「欸、欸?」
  我的反應似乎出乎她的意料,她終於放開我的頭。
  「老師,妳知道學校的人怎麼看待妳吧?我不太好意思這麼形容妳,但大家都說妳高不可攀。妳怎麼可能會喜歡我這種路人甲──」
  「我並非高不可攀的存在──在這間學校裡,只有你清楚這一點吧?」
  「…………」
  是的,真香老師說得沒錯。
  在這所學校中,大概只有我──知道藤城真香老師並非高不可攀的存在。
  看到她今天在我面前寬衣、親吻我的臉頰,我深深體會到這個事實。
  真香老師知道我發現了這件事……?怪了,為什麼?
  「女人都有秘密。雖然你大概很討厭秘密吧。」
  唔,因為她是我的導師,我的喜好甚至被她發現了嗎……?
  「不,老師,妳的秘密現在一點也不重要。」
  沒錯,話題脫離正軌了。那根本不是重點。
  「……我是老師,你是學生。我是成人,你也確實還是一位少年。」
  『確實』一詞有點多餘吧?
  「雖然我喜歡你──可是,假使你對我的告白給出正面回應,我就是個失職的老師。」
  「啊?對喔,也是啦……」
  這位美女老師明明主動跟我告白,現在卻說這種話。
  「所以,如果你答應我的告白,我會辭去工作,用一生來贖罪。」
  「什麼!?」
  「我會削髮為尼……對了,這附近有一間修道院吧。我也願意成為修女。」
  「最好是啦!」
  糟了,我的口氣忍不住變得有些粗魯。但這個人不停說著傻話,根本在等待別人吐槽嘛!
  再說,她剛才明明還在跟我告白,現在卻嚷嚷著要出家,未免太詭異了!
  若我答應她的告白,她竟然要捨棄俗世生活,太莫名其妙了吧!
  「彩木同學,我會好好教育你,讓你喜歡上我。當我的教育有成效時──就是我離開你的時候!」
  「這樣真的好嗎!?」
  我聽得一頭霧水!雖然打從一開始,我就搞不懂她的想法了。
  「不要緊,我不在乎結果。我會順著自己的心意教育你。彩木同學,你要做好覺悟喔?」
  「唔…………」
  真香老師走到我的身旁,她微微彎下身,從下方仰望著我。
  唔,雖然她已經是成人了,但她還是好可愛……
  儘管許多人會用美麗或美人來形容她,但她漾起無畏的微笑後,莫名散發出可愛的氣息……!
  「不要緊,我相當專情。你一定也是一樣吧。」
  「……老師,妳似乎是個特立獨行的人,但我也不好對付喔?」
  「沒關係,我有的是時間。我要把你從『普通的學生』培養成『愛上我的學生』唷……!」
  真香老師的臉上掛著笑容,眼神卻不帶一絲笑意。
  她跟小時候聽見我告白的幼稚園老師不一樣。
  那傢伙聽到我的告白時,眼中帶著笑意。
  話說回來,如果老師不是在跟我開玩笑,她究竟要怎麼教育我……?
  糟糕、這下糟了……平時很提防『老師』的我,現在卻沒有逃之夭夭,反而疑惑不已。
  我年幼時遇見的老師,與我即將滿十七歲時遇見的這位美人老師,大概是不一樣的存在吧。
  我的心思沒辦法離開她的胸部以及從裙中延伸而出的纖纖玉足!
  她不斷口出驚人之語──說她喜歡我、想要教育我、如果我跟她告白、她就要捨棄俗世。
  真香老師不帶笑意的認真眼神,讓我的心動搖不已……
  我明明無法接受這樣的狀況,心裡卻小鹿亂撞。
  糟糕,她已經開始『教育』我了……
  

  我和真香老師的關係──就這麼揭開序幕。
  在放學後的學生指導室,整件事低調又安靜地開始了──


  藤城真香──今年大概二十四歲,出社會第二年。
  她是私立聖華台學院的英文老師。
  從一流大學的英文系畢業。
  而且也曾前往美國短期留學,英文發音與母語人士不相上下。
  她今年成為高中部二年A班的導師,沒有擔任社團顧問。
  她在上課時幾乎不曾開玩笑。就算偶爾提及與課本無關的事,也幾乎是在談與英文有關的小常識。
  這種老師往往不太受歡迎,真香老師卻是校內最受歡迎的老師。
  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在於她的外表。
  她的外表不輸女演員或偶像,就算上課內容太過嚴肅,學生們也不會對她有什麼意見。
  再說,許多年輕老師想要維持友善的形象,刻意討好學生,企圖讓上課內容變得有趣。
  這種老師彷彿都參考相同的教學手冊。他們的上課風格極為相似,刻意營造個人色彩──學生們一下子就膩了。
  在一群宛如複製貼上、品質低下的教師中,真香老師似乎抱持著「討好學生?你們應該先設法提升學生的成績吧?」的態度。她擁有自我風格的教學方式,反而十分醒目。
  比起刻意營造個人色彩的老師,少根筋、讓人難以捉摸的老師更受學生歡迎。
  「──那麼,這裡的句型結構,使用的是過去完成時態,省略了IF的部分。各位同學最好先熟記例句,試著理解句型,而不是死背文法,不管遇到什麼句型都一樣──」
  「…………」
  這位美女老師用著清晰的甜美聲音進行解說。
  真香老師解說的同時,用粉筆在黑板上寫板書。她的字跡優美易懂。同學們也為此感到相當慶幸。
  我現在坐在最後一排的窗邊位置,這裡可以說是特等席。
  我本來抽到別的位子,那個位子的旁邊是某位女同學的座位,因此許多男同學表示要跟我換位子,於是我就換到這裡來。
  這個位子距離老師最遠,十分舒適,我想永遠待在這裡。
  大家在真香老師的課堂上特別安靜。我不喜歡教室太過吵鬧,這一點也讓我感激不盡。
  雖然有位女同學光明正大地打瞌睡……
  她就是讓我獲得這個特等席的女同學……她老是這副德性,可以不用理會她。
  縱使我坐在舒適的位子上上課,今天卻沒辦法靜下心來。
  「遇到長篇閱讀測驗時,這麼做能提升解題速度,有效運用時間──」
  我昨天放學後遇到一位濫用教育權力的魔女,那個人跟老師長得真像啊。
  話說回來,昨天在指導室發生的事,果然是老師在惡作劇吧?
  如果我在YouTube上搜尋,說不定能找到老師在學生指導室親吻我,使我一臉錯愕的滑稽影片,大概已經有52個人看過影片了。
  「那麼,這個問題……彩木同學,你上來回答。」
  「……什麼?」
  真香老師突然指名我後,我一時無法理解她究竟在叫誰。
  黑板上羅列著幾個文法問題。慘了,我完全沒在聽課。
  我單手拿著筆記本,走到黑板前。
  唔,身旁的真香老師散發著一抹甘甜的香氣……氣味不會太濃郁,卻包覆著我的全身……!
  腦袋空空的高中男生聞到這種香味,一定立刻墜入愛河。
  我當然不會中計。老、老師絕對不可能成功誘惑我!
  「你在做什麼?該不會沒專心聽講吧?」
  「…………唔!怎、怎麼會……」
  老師朝我走近一步,她的胸部微微碰觸我的手臂……!
  這是怎麼回事?某個柔軟的物體陷進我的手臂裡!太柔軟了!
  明明隔著套裝、襯衫和內衣等三重防備,怎麼還這麼有彈性!?
  「那就好。來,回答這個問題。」
  真香老師與我並肩站立後──她悄悄地捲起右手的袖子。
  一張黃色便條紙貼在她的手腕內側。
  『我沒穿內衣。』
  便條紙上圓滾滾的可愛筆跡,與她的板書相差甚遠。
  ……呃,她究竟有什麼企圖?難道她特地脫下內衣,將豐滿的胸部壓在我的手臂上嗎?
  老師平時裝出高高在上──不對,高不可攀的模樣,現在竟做出這種放蕩的舉動?
  哈哈哈,到了這種誇張的地步,我覺得不只是老師,大概全體師生都在與她聯手惡整我。
  ──想當然耳,我解不出問題,遭受真香老師責罵。
  曾有同學說過這種蠢話:「如果真香老師用輕蔑的眼光瞪我,我會覺得自己像是獲得獎賞」,但我一點也不開心。

 


《我的女友是老師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