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衛2試閱(右).jpg

週五試閱文時間

今天介紹 《世界最強後衛~迷宮國的新人探索者~2》

雨下了一個禮拜

每天看到滂沱大雨心情就好沮喪啊

難得今天太陽露臉了呢

前社畜有人在本集將遇到新委託

他跟伙伴們會遇到哪些不可預測的襲擊呢?

送上試閱文章~tusky%20(64)


序章 秘神覺醒
  
  將有人等人轉移到地面後,獨自留在原地的阿里阿德涅垂下朝他們伸出的手,抱在胸前。
  ──『阿里阿德涅』發動『地面傳送』 →『有人』的隊伍轉移至迷宮外。
  她身上浮現出有如迴路的紋樣,周圍則浮現出了顯示狀況的『視窗』。
  「還在動著……這個世界仍然維持著規律。」
  所謂的規律──就是使迷宮國,以及這座迷宮的魔法之力和技能產生作用的力量。
  為何迷宮的入口會集中在迷宮國、其他世界的人死後又為什麼會來到迷宮國──雖然阿里阿德涅已經遺忘自己被創造出來後過經過了多長的歲月,但她不記得從誕生至今有任何一個人給過她答案。
  因為她是廢棄品,所以這也是理所當然的。
  她應該一直都在這個深埋於地下、從未有人造訪過的房間裡沉睡著。
  然而,有人拿著曾一度被拔走、又隨意被扔在迷宮裡出來的鑰匙出現了。為了幫阿里阿德涅上發條,他找到隱藏的階梯,並將鑰匙帶了過來。
  「……人類將這種事……」
  稱之為奇蹟。阿里阿德涅通曉各種智慧生命體的知識,也知道這個概念。
  透過對有人等人施予加護,她就能從他的探索證上準確得知自己究竟睡了多久。
  八百六十年。自從創造了將秘神沉睡的迷宮集合起來的『沙盒』,已過了這麼一段時間。
  目前其他秘神們的覺醒狀況還不得而知。假如有人一行人先和其他秘神締結契約的話──當時通往這個房間的門就不會打開,她也會就這麼沉睡下去吧。
  想到這裡,阿里阿德涅的胸中產生了異樣感。那是一種既溫暖又類似痛覺──本應只有壽命有限的生物才會抱持的感情。
  「有人……穩如泰山『後衛』。看出這項資質的人……」
  在『啟動鑰』插入阿里阿德涅的胸口時,她接觸到了有人的內心世界。
  有人並不像她一樣孤獨。然而在他懂事前就失去了雙親,自己當時也受了傷,但仍一直帶著『沒能拯救父母』的遺憾活了下去。那時的他還只是個坐在父親駕駛的汽車後座、被母親抱在懷裡的嬰孩,卻親眼目睹了彷彿集結了世上絕望的景象。
  「……這是……水……吾竟然會……」
  阿里阿德涅發現劃過臉頰的液體,並以手承接了起來。
  她無法稱呼自己的創造主為父母。然而在反覆地否定數次之後,她還是接受了有人和自己的境遇在本質上相近的事實。
  「倘若你要『從後方』守護她們……那麼吾就在這裡守護汝。」
  阿里阿德涅周遭的空間開始扭曲──接著出現一隻巨大的機械手臂。她將用自己所剩的力量守護有人一行人,並決定在聽見有人的聲音前都要保持清醒,畢竟神原本是不需要睡眠的。

第一章 八號區的頂點
  
      一 責任官的動搖
  
  迷宮國第八號區──轉生到這個世界的人們首先造訪的街區。
  這一區有座初學者挑戰的迷宮『曙光原野』,而我們攻略了其中隱藏的第四層,所有隊伍成員都得以安然逃出生天。
  爬完從第一層迷宮延伸至鎮上的漫長階梯,只見太陽的位置已和進入迷宮前有所不同,來到了黃昏時分。我們走過廣場,朝著公會所在地的西邊大道前進。
  「呼啊~原來外頭的空氣這麼清新啊~迷宮裡就和待在外面時一樣明亮,空間也很開闊,但氣氛果然就是不同呢。」
  美咲伸著懶腰,一副很開心的樣子──我還不知道她的全名叫什麼。她的職業是能操縱運氣等的『賭徒』,多虧了她所擁有特殊技能,我們才能夠進入迷宮的隱藏樓層。
  「嗯嗯……呼,外頭確實讓人神清氣爽呢。四樓實在很有『迷宮』的氣氛,所以果然會給人一種封閉感。」
  五十嵐小姐邊說邊大動作地伸了個懶腰──她的前世是和我在同家公司任職的上司,目前則是由我擔任隊長的隊伍成員之一。
  她有著一頭棕色大波浪捲髮,轉生當時身穿直條紋毛衣和裙子,如今則換上『女武神』的裝備『女用鎧甲』。以白色為基調的鎧甲胸口部分大大敞開,伸懶腰時格外顯眼,或者該說是強調胸部的存在一般,讓人的視線忍不住為其所吸引。
  「後部,怎麼啦?幹嘛這樣盯著我看啊。」
  「沒、沒事,不好意思。我只是覺得能平安逃出來真是太好了。」
  「真的……我們之所以能打敗那麼強的魔物,都是託了有人先生的福。」
  珠洲菜邊說邊露出沉穩的微笑。她是美咲的兒時玩伴,擔任『巫女』一職。她身穿方便行動、可說是迷宮國版的巫女服,和黑髮大和撫子般的容貌十分相配。
  迷宮四樓棲息著擁有固定名稱的強力魔物『已命名』。我們遭遇了『鷲頭巨人兵』這個會發動全體攻擊的強敵,但在所有成員的通力合作下勉強擊敗了牠。
  「…………」
  「特蕾吉亞也辛苦了。妳的表現很精采喔。」
  特蕾吉亞是前職為傭兵的蜥蜴人少女,也是我的第一位伙伴。我向她說出慰勞的話語後,她便點了一下頭。其他伙伴們見到她這個率直的反應,也無不會心一笑。
  雖說是蜥蜴人,但她的模樣並非介於蜥蜴和人類之間,而像是穿著一套蜥蜴玩偶裝。但這身裝備除了武器和防具以外是無法脫下的──這就是她身為亞人所受的制約。
  特蕾吉亞的職業為『盜賊』,在隊伍中負責擔任中衛。她在攻擊與迴避兩方面都表現得十分出色,因此我從轉生開始就一直受到她諸多照顧。
  「有人你才辛苦呢,還好嗎?你最後使出的技能應該消耗了很多魔力吧。」
  出聲關心我的是在隊伍中等級遠高於其他人的『劍士』少女艾莉緹亞。由於某種原因,她裝備了受到詛咒的武器,職業也因此變成了『詛咒劍士』。
  這位將金髮紮成兩條馬尾、出生於北歐的嬌小少女──她的容貌只能以楚楚動人形容,但只要一開始戰鬥,她就會化身為隊伍中能給予敵方最多傷害的優秀攻擊者。
  身為『後衛』的我則擁有在後方『支援』這五個人的技能。轉生後,我在選擇職業時填寫了『後衛』,結果就這麼直接被受理了。
  畢竟能夠自由選擇,所以這個職業確實很適合我;而在初級探索者之中,我們的隊伍也以史上最快的速度提高了名次。如此一來生活水準也會改善,因此在探索時雖然會面臨遭遇強大魔物的危險,但在生活上並沒有需要操心的事,這也使我們得以持續致力於探索。
  「……我也沒什麼資格評論別人,不過感覺有人在戰鬥中展現出了鬥志……有你待在後面向我們喊話,讓我的幹勁都來了。之後也請你多多指教囉。」
  「像這樣被妳再次誇獎,我會不好意思的……不過喊話真的很重要。」
  這種喊話也是我發動『支援高揚』等技能時的信號之一。仔細想想,我在戰鬥中確實經常大聲向她們喊話。
  迷宮裡的魔物沒有一隻是能夠掉以輕心的。我們必須在所有戰鬥中全數獲勝、平安無事地繼續進行探索,還有非得達成不可的事。
  第一件事就是讓曾經丟了性命、以亞人的身分甦醒過來的特蕾吉亞變回原本的人類模樣。
  其次則是救出艾莉緹亞的友人,她在五號區的迷宮被魔物所襲擊,目前生死不明。
  「欸嘿嘿~大哥哥害羞的樣子不是很可愛嗎?妳說對吧,小珠。」
  「美、美咲……被妳這麼一問,我也沒辦法馬上回答呀……」
  「後部好像不怎麼習慣被人誇獎呢……啊,這難道是因為我並不是個靠讚美來提升部下能力的上司呢……」
  「不、不是的,我與生俱來的個性就是這樣。」
  五十嵐小姐似乎突然想起了自己身為魔鬼上司時的事而一臉愧疚。我已經不介意了,但她對於在前世苛待我一事有所反省,可能也因此造成了反作用,讓她在轉生組隊之後溫柔到簡直判若兩人。
  「…………」
  「……啊,謝謝。妳這是在誇獎我嗎?」
  特蕾吉亞踮起腳尖摸了摸我的頭。她自從變成亞人後就無法開口說話,但能夠像這樣和他人互通心意──不過被身形和十五歲少女差不多高的她摸頭,與其說是不好意思,不如說令人感到害臊。
  
  我們趕上了公會的營業時間,我等到露易莎小姐服務完其他探索者後,便前往和昨天同一間特別室。
  我請女性隊員們自由行動,在公會外頭等我。報告是隊長的工作,而這項老規矩今後似乎也會延續下去。不過我覺得報告也是探索的箇中樂趣之一,所以交給我來負責也完全沒問題。 
  「抱歉,因為才剛結束探索,所以身上可能會有汗味。」
  「您別這麼說,汗水可是探索者的勳章呢。」
  被她笑容滿面地這麼一說,我想即使不是我這種毫無免疫力的男人,一定也會為之傾心的。
  「……露、露易莎小姐,怎麼了嗎?」
  露易莎小姐冷不防地靠近我身邊。由於我不自然地拉開距離,她才會靠過來確認我身上的味道──這個舉動不知該說是大膽,還是縮短距離的手法太高明,讓我不知如何是好。
  「呵呵……我不怎麼在意喔。不過聞得到後部大人的味道呢。」
  露易莎小姐以辦公用的文件夾遮著嘴這麼說。她的動作已經不只像是一名責任官,而是給人完全敞開心胸、愈來愈像朋友般的感覺。
  (她平時似乎都留意著不將胸部伸展開來,但只要一和我走在一起,防備就會變得較寬鬆……這下我得小心別把目光擺錯地方了……)
  「不好意思,能請您先到房間裡稍等嗎?我會端茶過去……還是您現在就要喝酒呢?」
  「呃……那、那個,現在還是大白天的,所以……露易莎小姐今天也要一起喝一杯嗎?」
  「可以嗎?不,其實只要普通地吃頓飯就很足夠了。畢竟要是每天都喝的話,可是會對身體造成影響的。」
  露易莎小姐似乎是每天都想喝酒的類型,但我沒想到公會在報告的場合也會提供酒類,還真是大膽的組織。
  「……我是不會建議其他人喝酒的喔?只有對後部大人才會這樣。」
  「哎、哎呀,哈哈哈……」
  如果光說些「真沒辦法呀」之類的話,會不會讓人無言以對呢。這種時候自己就是無法機靈地想出好答案,真是急死人了。
  露易莎小姐走去泡茶,從她背後能看見布料柔軟的裙子明顯浮現出臀部的形狀,讓人不知道該把目光擺在哪裡才好。雖然和第一天清純的印象相比變化頗大──但老實說,假如我的功績愈是提升,就能獲得愈多青睞的話,我今後也會毫不猶豫地繼續努力的。
  
  喝了露易莎小姐為我泡的冰涼花草茶,並稍事休息後,我便向她出示了探索證;她則拿出單片眼鏡,將手按在胸口進行深呼吸,之後才一臉嚴肅地望向頁面。
  「那麼,我這就來看看……」
  
  ◆本次探索成果◆
  ‧侵入『曙光原野』3F 40點
  ‧侵入『曙光原野』未知領域 未評價
  ‧『艾莉緹亞』等級提升至9 100點
  ‧『有人』等級提升至4 40點
  ‧『特蕾吉亞』等級提升至4 40點
  ‧『鏡花』等級提升至3 20點
  ‧『珠洲菜』等級提升至3 20點
  ‧『美咲』等級提升至2 10點
  ‧討伐『綿綿球』8隻 40點
  ‧討伐『毒槍蜂』6隻 48點
  ‧討伐『獠牙半獸人』12隻 120點
  ‧討伐『邪眼獵犬』7隻 140點
  ‧討伐『平面吞噬者』1隻 50點
  ‧討伐『★鷲頭巨人兵』1隻 未評價
  ‧與『特蕾吉亞』的信賴關係產生變化 100點
  ‧『鏡花』的信賴度提升 50點
  ‧『珠洲菜』的信賴度提升 50點
  ‧『艾莉緹亞』的信賴度提升 50點
  ‧與『美咲』的信賴關係產生變化 100點
  ‧使『???』覺醒 未評價
  ‧獲得『???』的加護 未評價
  ‧探索者貢獻度 1018+未評價值
  八號區歷代貢獻度排名 1
  
  「…………」
  露易莎小姐戴著單片眼鏡,看到第二行就停住了。果然是上頭顯示的『未知領域』帶來的刺激太強烈了嗎──該怎麼做才能讓她回神呢。
  「……露易莎小姐?」
  「呀啊啊!?」
  露易莎小姐的反應就像是被彈開來一般,胸部也搖晃得差點就要從敞開的領口呼之欲出。
  胸部持續晃動了一陣子,只見她唰地一下紅了臉,接著順一下並沒有弄得太亂的頭髮、整了整衣領,然後咳了一聲看向這裡。
  「……非、非常抱歉。我每次看到後部大人的探索報告都會不知所措……您一定覺得很傻眼吧。」
  「沒、沒那回事……畢竟我們自己也很驚訝。不過在各種條件互相配合下,發生了我們完全沒有預料到的事,這有很大部分都要歸功於美咲絕佳的運氣呢。」
  「美咲小姐……是選擇『賭徒』一職的那位小姐對吧。原本是由我的後輩負責她的轉職事宜,但聽說她一開始還自暴自棄地打算寫下『仙人跳』。看她明明還那麼年輕,卻有著破天荒的想法呢。」
  看來讓美咲加入隊伍果然是正確的。假如沒有遇上我們,她大概真的會利用自己身為女性這項武器討生活也說不定。但試著交談過後,就會發現她也有比想像中還要單純的一面,所以我明白她只不過是外表看似是辣妹,但內心其實是個坦率的女孩。
  「我、我說……後部大人、那個……您、您會在意女性的年齡嗎?」
  「您說年齡嗎?我並不會特別在意喔。」
  「……太好了。」
  「咦?露易莎小姐,您剛才說了什麼嗎……」
  「看來今後我對工作會更有幹勁呢。」
  露易莎小姐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但看起來相當高興的樣子──這搞不好是我目前為止所見過最有魅力的笑容。但我們可不能盡是聊些毫不相干的話題。
  我考慮著是否能將我們在迷宮遇見秘神一事告訴她。不過探索證上有顯示出「使『???』覺醒」,我想屆時就有必要對此進行說明。
  總之還是先按順序一個一個來吧。只要能清晰明快地向露易莎小姐報告,她應該就能理解了。
  「露易莎小姐,關於這裡所顯示的『未知領域』……」
  「是的,我也相當驚訝……我很久沒有看到這個標示了,而這正意味著抵達未知領域的人一次也沒有回到公會過。」
  「這樣啊……露易莎小姐,就公會的方針而言,是否會將發現未知領域的情報和他人共享呢?」
  「不,接下來在這個房間交談的內容就只有我和後部大人知道。探索者可自行斟酌是否向公會上級報告,而公會最忌諱的就是和優秀的探索者演變成敵對關係,因此並未強制規定各位必須提供探索獲得的情報。」
  這一點雖然不難理解,但公會就這麼放任探索者恣意行動真的好嗎?
  倘若公會上級者的實力比名列前茅的探索者還要弱,恐怕就無法加以限制──但我們還只是新手,名次也很低,所以公會理應能以規定的名義要求我們乖乖聽話。
  (之所以不這麼做……難道是因為公會最重視的是讓探索者累積經驗,並鼓勵其成長變強嗎?但這樣的話……)
  「……我能明白您的想法。照這樣的方針來看,要是名列前茅的探索者起了反叛之心,公會就無法遏止他們了。這麼一來,無論是誰都會認為迷宮國的秩序將因此瓦解吧。」
  「但實際上並沒有變成這樣。這就表示即使是名次頂尖的探索者也都很勤奮嗎?」
  「雖然無法保證所有人都是這樣,但對能逐步提升名次、又擁有才華的探索者們而言,比起擁有支配他人的影響力,更會優先選擇進入迷宮探險。而其中一個理由就是……『秘密之神』。我原先沒有料到後部大人您會在目前的階段就找到,但看來您不只已經發現,甚至還得到了加護呢。」
  露易莎小姐知道秘神的事──但卻不知道祂就沉睡於『曙光原野』中隱藏的樓層。
  或許她也不清楚秘神的詳細情報。假如公會職員只是共享了「迷宮裡存在著秘神」的情報,那她會有所動搖就情有可原了。
  「後部大人,我會將自己所知道的都告訴您。打造出迷宮國的『創始者』為了讓人們探索世界各地那些『被忘卻的迷宮』,而在城牆中設置了通往迷宮的傳送門。也就是說,迷宮國是將『迷宮入口』聚集於城牆之後,才以『國家』的形式成型。」
  「……為什麼要將迷宮聚集起來呢?既然人們已經遺忘,就表示這些迷宮被視為毫無價值了吧。」
  「並不是這樣的。迷宮擁有許多謎團,而為了守護最深處的秘密寶藏,還設下重重障礙和魔物阻擋。唯有充滿睿智和力量的探索者能解開這些謎團……然而,目前依然存在著無數被人放棄、不再挑戰的迷宮。直到現在,迷宮國有時還會在不知不覺中增加迷宮的入口,這正是因為『創始者』消失無蹤後,仍有繼承其意志的人們繼續在城牆外旅行,並收集迷宮的緣故。」
  一股腦兒地將攻略迷宮的任務丟給探索者,然後持續收集迷宮的入口──再從其他世界招來魂魄,使其脫胎換骨成為轉生者,進而強迫這些人以探索者的身分探索迷宮。
  我認為擁有如此力量的『創始者』要不是能與秘神匹敵,就是實力更勝一籌。會說他消失無蹤,就表示他過去確實存在於這座迷宮國裡。
  「以上是我成為公會職員時學到的內容,所以講解起來也沒有什麼真實感……就像是在照本宣科地說明罷了。」
  「不,這樣已經很足夠了。『秘密之神』在迷宮國似乎是人們信奉的對象,這又是為什麼呢?」
  「那是因為祂們是能為探索者提供加護的存在。但與此同時,我也聽說有些秘神也會彼此對立……幸好獲得加護的探索者人數稀少,因此沒有在八號區內引發探索者之間的鬥爭。」
  「在八號區內……換句話說,上層區有時就會發生獲得秘神加護的隊伍互相戰鬥的事囉。」
  「很遺憾的是,確實如此。秘神不僅值得尊崇,同時也是不可觸怒的神聖存在。如果秘神之間不得不戰鬥時,公會有時也會提供場地,並且出手干預。這一切都是為了讓迷宮國得以維持現狀。」
  透過這段對話就能想像秘神彼此間的戰況有多麼激烈。這就等同於『打開寶箱』時引發的意外,對這個國家而言都是非常危險的吧。
  雖說只要別遇上和阿里阿德涅敵對的秘神就好,但要是真的狹路相逢,屆時應該如何避免紛爭──這也是必須事先思考的事。
  「我現在知道探索者的終極目標就是『尋神』了。雖然不敢說什麼了不起的大話,但我也會注意自己的一舉一動,不讓迷宮國陷入危機的。」
  「您能這麼說就幫了大忙了。我也會盡可能遵照後部大人的要求,將公會能提供的情報準備給您。要是與其他秘神訂下契約的人引發騷動,將會被通報至公會,屆時就能夠提醒各位留意了。」
  露易莎小姐表示願意全力協助我們。聽到這裡,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要是露易莎小姐升遷的話,她在公會內做的決策也會跟著擁有影響力吧。
  「如果我們的功績提升,對負責我們的露易莎小姐而言也會有加分效果嗎?」
  「是、是的……這就不用說了。只要自己負責的冒險者升格至上層區,責任官也會升遷一級……」
  「那我們今後也得好好加油才行呢。我絕不會讓您後悔成為我們的責任官。雖然給您添了不少麻煩,但我們也會相對地回報您的恩情。」
  「……您的這番話比什麼都還要令人開心呢。」
  露易莎小姐紅著臉露出微笑。帶著一抹淺紅的唇瓣在房間的照明下顯得格外嬌豔──但就怕盯得太久會讓業力值因此上升。
  「……我想業力值已經不會再上升了。」
  「咦……」
  「沒、沒有啦……請別在意。我也真是的,自我意識太強烈了……我今天會一個人煮飯,自我克制一下的。不這麼做的話,我就沒有臉見後部大人隊上的各位了。」
  「是、是嗎……那我之後會再邀請您的。另外,關於這裡的未評價欄……」
  「這個欄位會由我寫好報告書後直接接受審核。我想這次的貢獻度將會非常高,所以不須參加前往七號區的升格測驗就能通過,您意下如何呢?」
  如果能保送升級的話自然再好不過,但不曉得測驗會考些什麼呢。只要不是有危險的內容,我也很感興趣。
  「我很好奇測驗的內容。如果不參加的話,就沒辦法知道嗎?」
  「測驗的內容是探索八號區的某座迷宮、找到規定的物品並討伐魔物。由於每次測驗時都會變更指定的迷宮,因此恕我無法事先告訴您測驗的內容……」
  「沒關係,我明白了。我會和大家商量看看,但基本上會朝接受測驗的方向來考慮。」
  「好的。那麼,測驗將在兩天後舉行,請您明天前進行申請喔。」
  雖然很好奇未評價的四個項目能獲得多少貢獻度,但總之升格至七號區可說是近在眼前,我對此也相當關心。
  接著就剩下將獵物搬到肢解所了。我這就前往倉庫請求運送員的協助,然後過去平時的集合地點──公會前廣場和大家會合吧。
  
      二 護衛犬
  
  向露易莎小姐報告完畢後,我雖然迫不及待地想知道有哪些追加的技能,但回到宿舍前還是忍著沒有確認。
  要是有人偷窺探索證,技能列表因此被看見的話,情報會如何外洩將不堪設想。
  我的肚子也已經餓到快受不了,於是決定盡快和大家會合吃飯,不過──才剛步出公會,就發現外頭似乎有人正在爭吵著。
  (那是……法魯瑪小姐家的孩子們,還有銀色獵犬……難道他們被捲進什麼麻煩事了嗎?)
  「這隻臭狗竟敢故意撞過來,你們打算怎麼賠我啊?」
  頂著一頭剃過的髮型、肩上有著刺青、感覺一副流氓樣的男人正向銀色獵犬出言挑釁。
  一身銀色體毛的巨犬則挺身擋在孩子們──艾克和普拉姆面前,和男人互相瞪視。來來往往的行人之所以都沒吭聲,恐怕是因為男人的怒氣實在高漲過頭,所以沒人敢冒著被捲進紛爭的風險加以勸解吧。
  「喂,先等一下,我認識這兩個孩子。」
  「啥?哼,那正好,我的寶貝皮鞋沾到這隻臭狗的毛了,就讓你來賠償吧……只要交出三枚金幣,我就放過你們。」
  (他是故意鎖定小孩子,打算恐嚇取財嗎?這傢伙真是沒救了。)
  雖說他應該是見到我之後才決定要求這個金額,但三枚金幣也不是多大的數字,可見這個男人的等級頂多也只有2或3左右吧。不過,我身為後衛這個負責支援夥伴的角色,個人的戰鬥能力並沒有那麼高。如果要和等級相近的對手一對一單挑,恐怕無法毫髮無傷地獲勝。此外還要考慮到業力值的問題,無法主動出手這一點也相當不利。
  「……能稍微讓我和孩子們講幾句話嗎?」
  「哈,你也打算從小鬼身上要錢嗎?你們要怎麼賠償都沒差啦,但我可是很忙的,所以動作快點。」
  恐嚇應該會造成業力值上升,但男人似乎透過巧妙的誘導,營造出銀色獵犬先撞上自己的情況。
  「啊……是之前來過我們家的人……」
  「席恩才沒有撞人呢。是那個人想要撞哥哥,所以席恩才會……」
  「吵死啦,臭小鬼!探索證上不是有顯示那隻臭狗攻擊我了嗎!」
  「呀啊……!」
  眼前的大人就像是碰瓷黨一般,對著小孩子找碴。目睹這種事情卻袖手旁觀,並不符合我的處世原則。
  (要是在街上吵起架來,業力值就會上升,然後被警備兵給抓走……既然如此,該怎麼做才好呢。)
  銀色大狗──席恩仍一臉戒備地盯著男人。牠不愧是孩子們的護衛,身軀足足將近兩公尺長,可以想像和等級低的探索者相較之下,確實擁有更加可靠的戰力。
  「……艾克、普拉姆,你們能將席恩的力量借我用一下嗎?」
  「咦……你、你說借用,但要怎麼做才能……」
  「唔、嗯……艾克哥哥,就是那個!把媽媽給我們的那個拿出來吧!」
  普拉姆從艾克的短褲口袋中拿出探索證,然後躲在我和席恩的影子後頭進行操作,將隊伍列表呼叫了出來。
  
  ◆目前狀況◆
  ‧將『席恩』變更為『有人』的隊伍成員
  
  (很好,順利成功了。這麼一來就萬事俱備。)
  「……啊?看你和小鬼們在那裡搞了半天,結果居然打算躲在狗屁股後面?你這傢伙真是遜斃了。」
  男人看起來也是轉生者,但被這樣惡言相向,讓我無法對他抱有一絲同胞情懷。
  這下我就必須挑釁對方,讓他主動出手才行──雖然我不怎麼擅長露骨地謾罵,但還是試著選了會激起對方怒氣的話說出口。
  「席恩並沒有做錯任何事。只要你向這些孩子道歉,我就放你一馬。」
  「你以為自己是什麼正義的化身嗎……我可是給過你機會了。就算我攻擊這隻狗,但在一次以內業力值就不會上升,你知道這代表著什麼意思嗎?」
  「你打算傷害狗?即使探索證上的業力值不會上升,但你認為周遭的人會原諒你的行為嗎?」
  「業力值的判定就是絕對,你們這些傢伙就只能在一旁眼睜睜地看著,什麼也做不了……!」
  男人抽出小刀,作勢要刺向席恩──明明只是撞到,但對方的攻擊卻打算致對方於死地,即使如此業力值還是會被抵銷嗎?利用受到業力值的制約而無法抵抗的席恩來威脅我們,這種思考迴路實在令人難以理解。
  我將怕得直發抖的艾克和普拉姆藏在身後。為了多少讓他們鼓起勇氣,我這麼說道:
  「沒事的,不用擔心。席恩絕對不會受傷的。」
  
  ◆目前狀況◆
  ‧『有人』發動『支援防禦1』 →對象:『席恩』
  ‧『傑克』的攻擊命中『席恩』 未造成傷害
  
  「嗚喔......!?」
  隨著男人發出驚愕的聲音,他抽出的刀還沒碰到擋在我前方的席恩,就這麼被彈開了。
  「剛、剛才一定是有什麼搞錯了……這傢伙又沒有能夠使用支援魔法的伙伴,不過就是一隻狗而已……」
  「那傢伙是怎樣,我看他只是虛有其表吧?」
  「那隻狗超強的耶?」
  「可惡……你、你們竟敢隨便胡說……一切都是你這傢伙害的……!」
  男人將目標從席恩身上轉向了我,然而──
  雖然他打算繞到背後攻擊,席恩卻敏捷地做出反應,將身體擋在我和男人之間,藉此保護我。
  
  ◆目前狀況◆
  ‧『有人』發動『支援防禦1』 →對象:『席恩』
  ‧『席恩』發動『援護』 →對象:『有人』
  ‧『傑克』的攻擊命中『席恩』 →未造成傷害
  ‧『傑克』的業力值上升
  ‧『席恩』的業力值減少
  
  「唔……我、我才沒有錯呢!都是這傢伙突然……!」
  席恩應該沒有受到傷害,但不知牠是否為了保護我而衝了出來,讓男人誤以為自己發動了攻擊,因此慌了手腳。
  即使沒有受傷,男人的業力值在嘗試攻擊的當下就已經上升了──既然如此,照理說只要在『一次以內』就能進行反擊。
  席恩緩緩將視線瞪向男人,而他似乎是會錯了意,認為自己被恐嚇了,因此用力握緊了手上的小刀,但就在此時──
  「──上吧,席恩!」
  
  ◆目前狀況◆
  ‧『席恩』發動『甩尾回擊』 →命中『傑克』 擊退效果中等 支援傷害11
  ‧『傑克』昏倒
  
  「嗯喔……!?」
  這一招的速度快到眼睛都追不上──席恩那被豐厚毛髮覆蓋的尾巴以電光石火的速度甩出,看起來就像是打在男人的側臉上似地,讓他就這麼被這股力量打飛到空中,接著一頭栽進路邊的垃圾箱裡,就這麼一動也不動。這時全副武裝的士兵們才趕到現場──我想業力值應該已經被抵銷,但男子還是被毫不留情地被連人帶垃圾箱押走了。
  「……嗚哇啊啊啊……!」
  「太好了……席恩跟哥哥都沒受傷……」
  普拉姆撲向我大聲哭泣,艾克也拚命忍住淚水,同時為我和席恩平安無事而感到開心。
  「艾克很堅強喔,不愧是大哥……真了不起呢。」
  「嗚……噫……哇啊啊啊啊……!」
  艾克似乎已經到了緊張的極限,我一摸摸他的頭,就緊抓著我的膝蓋不放。因為受到了驚嚇,所以這也是沒辦法的事──畢竟兩人的年紀都還小。
  「……後部真是的。幸虧那隻狗很強,但你還真是亂來啊。」
  我們的集合地點就在附近,所以五十嵐小姐似乎也過來關心這場騷動,而我和席恩並肩作戰的一幕也被她看在眼裡。
  「這隻狗的實力相當強,而且勇氣十足。我也是被牠的勇氣所激勵的喔。」
  席恩直到現在仍像是要保護我們一般巡視著周遭──而鎮上那些只在一旁看好戲,完全不打算伸出援手的居民雖然令人不敢苟同,但也正因為他們並未插手干預,事情才得以在災情沒有擴大的情況下落幕。當時那位名叫傑克的男人最後已經變得自暴自棄,所以無法預料他會做出什麼事來──作為一個碰瓷黨,他還不夠冷靜。
  「嗚噫……大哥哥太帥了……」
  艾克也是普拉姆的『哥哥』,所以稱謂重複了,但沒被稱作『叔叔』讓我稍微安心了下來。
  兩人好像也隱約明白我支援了席恩的事,但他們並不知道這是後衛的技能之一,而將其理解為『總之是我保護了他們』。
  「大哥哥,謝謝你。我會跟媽媽說是大哥哥保護了我們喔。」
  「你們就說是席恩保護的吧,之後的事就不用擔心了。」
  我希望能讓他們沒有後顧之憂,不必擔心那個男人會前來報復。不過席恩的一記『甩尾回擊』似乎把他打得失去了意識,要是他能連同遇到我們的事也一起忘掉,就謝天謝地了。
  等到艾克和普拉姆停止哭泣後,席恩就來到我面前,並在我還沒開口指示時就自動坐下,然後──
  「……嗷嗚。」
  「……怎、怎麼啦?體型明明那麼大隻,聲音卻像小狗一樣呢。」
  「牠好像很親近後部你呢。狗不都會對自己認可的人相當服從嗎?」
  「席恩說希望你摸摸牠喔。只要是喜歡的人,牠就會像這樣撒嬌。」
  「大姊姊也想摸摸看嗎?席恩很乖巧的,所以摸牠也沒問題喔。」
  五十嵐小姐看著席恩的眼神閃閃發光,連艾克都馬上察覺到了。看到她那像是在問「真的可以嗎」的表情,我笑著點了點頭。
  「……好蓬鬆喔,讓我想起了以前在老家養的狗……不知道牠現在過得如何呢。」
  五十嵐小姐以熟練的手勢梳理著席恩的毛;席恩則露出舒服的表情,同時注視著我,感覺就像是在問「你不一起摸摸我嗎?」。
  (雖然身長將近兩公尺,但這樣看起來卻有對水汪汪的渾圓大眼呢……難道牠只是體型大的犬種,卻還正值愛撒嬌的年紀嗎?)
  「啊……鏡、鏡花,妳在做什麼啊,居然在跟狗玩。妳不是要去迎接有人嗎?」
  「艾莉小姐,有人先生也在旁邊。」
  「哈囉~大哥哥……喔,好大一隻汪汪……!不過大過頭了,感覺有點恐怖!可是又好想摸摸牠蓬鬆的毛啊~!」
  美咲和珠洲菜好像也很喜歡狗,兩人在得到艾克和普拉姆的許可後便開始撫摸席恩;特蕾吉亞原本畏畏縮縮地躲在我身後──但因為席恩相當溫馴,於是她也鼓起勇氣,慢慢伸出手撫摸牠的頭。
  「…………」
  「原來妳也不是說什麼都無法親近狗啊,那真是太好了。」
  但特蕾吉亞並非克服了自己的恐懼,她稍微撫摸過席恩後又再次躲到我的身後。艾克和普拉姆看到特蕾吉亞這副模樣,都開心地笑了──剛才的嚎啕大哭似乎已經如同往事一般,被兩人拋在腦後。
  「那麼……來送這兩個孩子回家吧。」
  「咦,可以嗎?」
  「太棒啦!可以跟大姊姊們一起回家!」
  「你、你們這麼突然是怎麼了?我有做什麼會讓孩子們親近的舉動嗎?」
  被普拉姆緊緊抱著不放的五十嵐小姐一臉困惑。看見兩人的模樣,讓我想起了法魯瑪小姐曾經說過的話。
  「法魯瑪小姐曾說過自己很嚮往女武神的打扮……普拉姆說不定也有同樣的憧憬呢。」
  「大姊姊好酷喔!我也想變成女強人!」
  「……難道劍士就不行嗎?還是因為我的成熟風采不夠呢。」
  「艾莉小姐,請別感到沮喪,妳是個很棒的劍士喔。」
  艾莉緹亞正用有些羨慕的眼神看著五十嵐小姐。等級9的她絕對是我們隊上的王牌,但真正的她其實和年紀相符,還是個多愁善感的少女嗎?
  (不過……還真沒想到席恩竟然擁有那種技能。護衛犬啊……)
  席恩目前還待在我的隊伍中。雖然決定帶回法魯瑪小姐家歸還,但看牠忠實地跟在我身邊走著,老實說也讓我動了想要擁有一隻這種狗的念頭。

 


《世界最強後衛~迷宮國的新人探索者~2》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