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遁5試閱(左).jpg

今天超級熱呀

小編一出門就快被大太陽烤焦了

各位要多補充水分小心別中暑喔cat03

今天帶來的試閱文是 《最強魔法師的隱遁計畫5》

本集也附有份量十足的16P小冊子

這次的故事來到七國親善魔法大會

亞爾斯也將在此大展身手

快來看看試閱文章吧


 

  

 

第22章 「選拔賽」

  七國親善魔法大會。
  這是由各國魔法學院共同參與的年度盛事。肩負人類未來的次世代魔法師,將會代表自己的學院於此同場競技。由於各學院的營運費用都是來自納稅人的血汗錢,因此這場大會的部分目的,也是為了向國民展示優秀人才和國力。
  然而,其中最主要的目的,當然還是在於和其他國家一較長短,藉此樹立自己國家的威信。因此為了讓參賽的魔法師幼雛分出高下,這場大會採用了最簡單明快的比賽方式。
  換句話說,就是對人戰鬥的形式。當然,若是從魔法師的原始存在意義出發,比賽內容應該是要設想和魔物之間的戰鬥。事實上,大會規則也清楚載明:「參賽者在參賽之前,必須做好和魔物交戰的心理準備」。但是任何事情只要和政治扯上關係,問題就會變得複雜,這場大會同樣也無法成為例外。儘管表面上依舊保持著「以學生為主體」的名目,但不知從何時開始,整場大會已經走調為國家之間的競逐角力,這一點也是不爭的事實。
  此外,由於比賽結果不僅有助於宣揚國威,更能作為絕佳的宣傳材料,幫助自己國家的學院招攬有志成為魔法師的新血,因此與會各國無不傾盡舉國之力投入這場大會。這股熱度也反映在大會冠軍所獲得的榮耀和各種獎勵上,甚至還有逐年愈演愈烈的趨勢。
  同樣地,為了觀賞比賽而造訪舉辦地的觀眾人數也逐年增加,且各國都會進行持續數日的實況轉播。時至今日,這場大會已成為全體國民無法忽視的國際娛樂盛事。
  
  這場由七國共同舉辦的盛會,在事前的七國元首會談上正式通過。而一般的國民幾乎都不曉得,在會談結束後慣例發布的召開通知背後,其實隱藏著各國錯綜複雜的矛盾分歧。只是這次的召開通知格外盛大,讓人們不由得相信今年也會和往年一樣盛況空前。
  
  ◇ ◇ ◇
  
  儘管世間如此喧囂紛擾。
  自元首會談中歸來的亞爾斯,首先著手的當然是暫時中斷的研究工作。
  由於暑假已經臨近尾聲,因此亞爾斯必須有效運用新學期開始前的一些時間。白天主要是和忒絲菲婭、艾莉絲及露姬三人的實戰訓練;訓練結束之後,則是在書桌前埋首研究到深夜時分,就這樣日復一日。
  到了八月下旬,因為布鐸納屢次找亞爾斯商量新型AWR的事情,所以他也開始頻繁往返於學院和馮盧恩之間。
  每天只要能睡三小時就夠了──即使是抱持著這種想法的亞爾斯,也能明顯感受到自己的腦袋變得有些遲鈍。
  再加上還有選拔賽的事情。這場攸關親善魔法大會參賽資格的選拔賽,將在新學期伊始花上兩天的時間舉行,以確保足夠的公平性。扣除那些已經確定參賽的成績優秀者,其他學生將通過這場選拔賽,競逐另外保留的出場名額。因為學生的總數多達四百人,要從中完成汰選需要相當的時間,所以比賽形式也和大會的正式賽有所不同。
  具體來說,就是每場比賽是以十人為單位同場競技,亦即接近「大逃殺」的模式。能在場上站到最後的那一個人,便可以晉級到下一輪的賽事。因此,除了自身實力外,也需要根據同場的參賽者制定戰術之類的策略。
  雖然依亞爾斯的實力應該沒什麼好擔心,但他姑且還是把這件事情擱在腦海的某個角落,繼續過著忙碌的日子。最後,新學期就這樣悄悄到來,選拔賽也跟著揭開了序幕。
  
  「妳如果有特地跑來觀戰的閒工夫,不如回去做自主訓練還比較有幫助。」
  選拔賽即將開始,在學院訓練場上,亞爾斯眉頭微蹙地向露姬說道。亞爾斯是被迫參加選拔賽,他的心情當然不怎麼愉快。
  「我作為您的搭檔,怎麼可以不來觀戰呢?而且觀賞亞……阿爾的比賽,也能夠達到充分的訓練效果。」
  意識到旁人目光的露姬,及時收回了「亞爾斯大人」的稱謂,而她似乎絲毫沒有打算退讓的意思。
  如果交戰對手是一流的魔法師也就罷了,在這種以普通學生為對手的比賽裡,亞爾斯實在不覺得露姬能從中得到什麼收穫或啟發。可是亞爾斯也沒辦法單獨把露姬趕回去。
  因為只要將視線移動到不遠處,就會發現在環繞訓練場的觀眾席上方,有兩道熟悉的人影,理所當然似地坐在那裡。
  儘管忒絲菲婭和艾莉絲都已經被選為代表選手,只是身為第二魔法學院代表,會想盡早知道誰會成為和她們一起出場的夥伴,或許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話雖如此,也沒必要從比賽還沒開始的現在,就目不轉睛地緊盯著訓練場不放吧。亞爾斯在放棄把露姬趕回去的同時,也對觀眾席上的兩名少女感到有些傻眼。
  就在他感到無言以對的時候,比賽終於即將開始。
  「阿爾,路上小心。」
  露姬說出這句話,有些含羞帶怯地舉起手,在身側輕輕揮舞。而她的滿面笑容,甚至讓亞爾斯不禁懷疑,她跑來這裡其實只是為了和自己說這句話。那種在端莊穩重之中帶有幾分自豪的神色,看起來就像是目送丈夫上班的新婚妻子。身形嬌小的露姬突然散發出的成熟氣息,讓亞爾斯有種和平常不一樣的感覺。
  與此同時,周圍見到露姬這副模樣的群眾──恐怕絕大多數都是男學生──也發出了一陣輕微的鼓譟聲。
  在訓練場內部的空間分隔裡,有五個區塊分配給一年級生使用。原本鬧哄哄的氛圍,也隨著比賽即將開始而徹底安靜下來,取而代之的是宛如遭到寒冰覆蓋般的寂靜。
  在這種氣氛下,亞爾斯泰然自若地和露姬交談了幾句,接著便懶洋洋地向她舉手作別,朝著其中一個區塊邁開腳步。其他的九名學生已經在那個區塊嚴陣以待。
  由於參賽人數實在太多,因此選拔賽的比賽形式就如前面所說的,採用「大逃殺」的模式。
  由訓練場暫時分隔開來的這些區塊,也可以算得上是某種擂台。亞爾斯走進所屬的區塊之後,參戰的十名選手便正好全數到齊,出入口悄無聲息地關閉。十名選手保持著一定距離,神色緊張地舉起各自的AWR。
  很快地,在確認五個區塊的全體參賽者都做好比賽準備後,宣告選拔賽開始的鈴聲一齊響起。
  亞爾斯像是在評估實力似的,大致掃視了同一區塊的其他參賽者。
  ──沒一個能打的啊。
  他只看了這麼一眼,就帶著嘆息做出了這樣的結論。不管是哪個參賽者,都帶著魔法師幼雛特有的步法,一看就知道是不習慣實戰的菜鳥。畢竟完全偏重魔法技術的鍛鍊方式,不可能學到實戰身法之類的應用技巧。現在可不是在打訓練裡不會動的靶子啊──亞爾斯在內心嘀咕道。
  眾人因為謹慎過度,停下腳步緩緩準備施展魔法的模樣,簡直像是在說「快來打我」。雖然場內已經展開小規模的魔法互轟,但是亞爾斯完全沒把這些砲火放在心上。
  這裡要補充一句的是,亞爾斯之所以沒有立刻將其他學生撂倒,反而特地觀察眾人的實力是有正經理由的。因為費莉涅菈事先叮囑過他:「不好意思,如果參賽者裡有資質優秀的學生,還請你在實戰之中把對方鑑別出來。」
  在這場選拔賽中,和亞爾斯分到同一組的學生必定會迎來敗北。有實力的學生如果因為這樣而慘遭淘汰,未免也太過可憐了。由於亞爾斯也能理解這一點,因此這樣的鑑別動作是有必要的。
  若是能找出像樣點的學生,亞魯法的整體戰力也能得到提升,從而更加接近大會冠軍的目標,因此這也可以說是最應該考慮的基本問題。
  亞爾斯一邊留意著隱藏實力,一邊很快地評估同場交戰的九名選手,旋即緩緩展開行動。他這次沒帶著AWR一起過來,因此沒打算使用什麼複雜的魔法。
  亞爾斯刻意朝魔法交火的中心點走了過去。因為面對只懂得用同一種魔法狂轟濫炸的對手,他斷定自己就算站在中心點也毫無風險可言。
  「火焰爆發!」「寒冰箭!」「疾風突刺!」
  砲火立刻朝著毫不設防的亞爾斯集中過來。面對特地走過來當活靶的對手,沒有人會手下留情。再加上亞爾斯甚至連AWR也沒帶在身上,眾人會選擇優先解決他,說起來也是合情合理。
  然而,事情並沒有按照眾人的想像發展。
  亞爾斯將魔力抑制到了極限,只在雙手賦予了最低限度的必要魔力。如果是初出茅廬的菜鳥,甚至不會察覺到他的手掌上纏裹著一層柔和的光之薄膜。
  火球、冰箭及風刃,朝著亞爾斯直撲而來。他既沒有選擇從正面格擋,也沒有選擇消除它們,只是從側面輕撫似地碰了一下,就這樣輕而易舉地閃避掉了複數的魔法攻擊。
  彷彿是被亞爾斯遠超施術者的魔力所引導,所有的魔法攻擊在命中的前一刻,便以他的身體為中心點,在空中畫出一道平緩的曲線偏離出去。而這樣的結果所引發的現象就是……
  「「「……!!」」」
  「咦!騙人的吧!」
  眨眼之間只剩下自己還站在賽場上,女學生忍不住如此失聲叫道。
  從旁人的角度來看……有八名學生同時打出了同歸於盡的慘烈結局,僅剩下那名女學生還留在場上。
  就算是在場內,也只有極少數人捕捉到了亞爾斯神乎其技的動作。由於場內僅有擔任選拔委員的學生,因此正確來說,就只有露姬和費莉涅菈察覺到了真相吧。
  那並不像艾莉絲的【反射】那樣是直接反射敵人的魔法,但是對亞爾斯來說,面對學生程度的癟腳魔法,別說是讓它產生偏離,就算是要修正軌道瞄準新的目標也只是舉手之勞。不過這也是因為包夾住亞爾斯的那些「靶子」,正好都站在對角線上,而且每個人都愣頭愣腦地站在原地不動。
  緊接著,亞爾斯一拳撂倒還在發愣的女學生,就此解決了所有對手。這名女學生剛才之所以能倖存下來,純粹只是因為沒有人站在她的對角位置上,自然也就沒有可以用來借刀殺人的魔法。
  儘管比賽結果相當掃興,但是比賽結束的鈴聲還是立刻響起。看著亞爾斯從容不迫地走出賽場的模樣,場邊觀眾語帶嘲諷地說著「這傢伙真是有夠走運」之類的評語。亞爾斯自然是把這些話當成耳邊風。
  其他區塊的賽事好像還沒結束。就連坐在觀眾席上方的忒絲菲婭和艾莉絲,也目瞪口呆、動也不動地看向亞爾斯這裡。儘管亞爾斯的存在本身,已經足以解釋方才明顯不自然的比賽結果,但即使是熟知這一點的兩名少女,似乎也需要一些時間才能反應過來。
  「辛苦了。我也只能勉強看清楚一開始的動作呢。」
  露姬如此說道,同時向亞爾斯送上一條毛巾。
  「謝謝。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東西,就只是個微不足道的花招。」
  對亞爾斯而言,這種程度的戰鬥不可能讓他流半滴汗,可是他也不忍心拒絕露姬的好意,因此姑且還是接過了毛巾。
  雖然露姬知道亞爾斯是讓魔法偏離,但老實說她並沒能看清楚細節部分。
  使用纏裹著魔力的手掌,以最低限度的力量引導魔法的流向,截至這部分可以算是第一階段。最一開始偏離出去的那顆火球,露姬也確實用眼睛捕捉到了。可是在那之後,亞爾斯同時處理七發魔法的神速動作,她的眼睛就完全跟不上了。
  「妳再過一陣子也能辦到。訣竅在於魔力操作。每個系統都有各自適合的魔力密度。只要能夠維持那樣的魔力密度,就能夠在不阻礙施展魔法的情況下,直接觸碰到魔力流向。不過,如果接下來要讓魔法重新瞄準目標,還得覆寫魔法的構成就是了。」
  「呃……我真的辦得到這種事情嗎?」
  聽完亞爾斯說明的露姬,臉上浮現詫異的苦笑說道。
  在那電光石火的一瞬間,亞爾斯居然能在手上賦予不同的魔力。在亞爾斯做出解釋之前,露姬根本沒能意識到這一點。說起來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因為若是直接用肉身觸碰魔法,實質上等同於正面承受魔法的衝擊。既然亞爾斯能夠毫髮無傷地讓魔法偏離,自然就意味著其中有魔法或魔力介入。
  然而,想要實現這種極度細膩的魔力操作,肯定需要嘔心瀝血的無數積累。露姬光是想到這裡,就忍不住在心中暗自嘆了口氣。
  
  而另外一個和露姬擁有同等實力的人,也同樣目睹了剛才這一幕。坐在選拔委員座位中央的費莉涅菈嘆出一口長氣,托著自己的臉頰尋思道:
  ──也就是說,沒有半個中用的囉……
  費莉涅菈在內心嘀咕的這句話,是針對她委託亞爾斯的鑑別工作而發。結果在那個小組裡,沒有半個人進得了亞爾斯的法眼,足以擔當代表選手的重任。極度短暫的比賽時間就是最好的證據。亞爾斯在開始一分鐘後就收拾了所有對手。費莉涅菈在感到傻眼的同時,也因為一片黯淡的前途而頭痛了起來。
  
  就這樣,比賽開始之後已過了將近一小時。亞爾斯在沒有比賽的空檔時間裡,大致觀察了一下其他賽場的情形,專心評估能夠晉級至此的其他學生具有多少實力。
  ──他是真的想用這種程度的實力參加正式賽嗎……?
  在剛剛才結束的某個賽場上,一名男學生驕傲自滿地擺出勝利姿勢。在為對方的得意神情感到錯愕的同時,亞爾斯也在心中如此吐槽。忍不住感到頭痛的亞爾斯,自然不可能曉得費莉涅菈不久之前也有相同的感受。
  
  過了一會兒之後,選拔賽終於迎來了最後的尾聲。包含亞爾斯在內,一年級生的人數已經縮減到二十一人。
  接下來將從晉級至此的學生裡頭,隨機抽出五人進入比賽區塊,並採用和首戰一樣的「大逃殺」模式進行戰鬥。
  規則上的差異就只有人數從十人減半為五人。最後總共分成四個小組,而從這場戰鬥脫穎而出的四名勝利者,就能直接獲得大會的參賽資格。
  順帶一提,因為人數無法整除,所以唯獨亞爾斯的那個小組有六名參賽選手。
  然而,說起同組的其他成員……在亞爾斯眼中看來,他們和首戰的那幾名學生幾乎沒什麼兩樣,讓他忍不住嘆出了不知是第幾次氣。縱使冷漠如亞爾斯,也不禁對被譽為「魔法大國」的亞魯法未來感到不安。
  根據先前快速觀察的結果,確實還是能找到幾個不會完全依賴魔法的選手,這點本來讓亞爾斯頗有好感;可是這些選手之所以沒有極度依賴魔法,似乎只是因為他們沒辦法使出正經的魔法,簡直不像話到了極點。在亞爾斯眼中看來,眾人的近身戰鬥水平和外行人沒兩樣,而且如果不特地停下所有的動作,甚至連魔法也無法施展出來的樣子。正因為他們和首戰的對手一樣,全都佇立在原地開始構築魔法,所以更加令人感到啼笑皆非。能靠著光明正大的魔法互轟晉級至此,或許該說他們的心臟實在夠大顆。
  在漫天飛舞的癟腳魔法之中,亞爾斯撥了一下朝自己直撲而來的【火炎箭】,彷彿在趕蒼蠅似地改變了【火炎箭】的方向。在他手掌撥動之下,畫出流麗曲線的火箭頓時增加一倍速度,直接命中了正在進行近身戰鬥的另一名學生背部。
  只聽那名學生發出一聲沒出息的哀嚎,旋即因為遭到對手追擊而不支倒地──首先解決一個。
  而在亞爾斯分析戰況的期間,整體局勢也持續發生變化。不愧是晉級至決賽的選手,似乎所有人都具備最基本的危險感知能力。場內眾人的警戒對象,很自然地轉向了毫無防備的亞爾斯。
  雖然每個人都希望「鷸蚌相爭,漁翁得利」,但是在這種大逃殺的賽制裡,必須優先解決威脅最大的對手,因此除了亞爾斯以外的其他人,很自然地就聯手了。
  其他選手就這樣逐漸包圍亞爾斯,屏息等待著他露出破綻的那一刻。
  ──看來我有點太招搖了。
  亞爾斯一臉嫌麻煩地伸手撫著脖子。在確認清楚同時朝自己發射過來的魔法後──他立刻展開了行動。
  對於迎面來襲的小火球,亞爾斯用單手引導著軌道,將這些小火球轉發給其他選手。可是,這次的選手水平多少還是強了那麼一些,亞爾斯在處理最後一顆小火球時,不得不用纏裹魔力的手背將它直接連同構成一起粉碎──這是因為……
  「【操土之手《mud hand》】!」
  就在粉碎小火球的下一瞬間,某位選手所施展的土系統魔法發動了新的攻勢。巨大的泥土手掌從地面上高高隆起,接著便像是要拍死蟲子似地猛揮而下,彷彿是要將亞爾斯整個人砸爛一樣,引起整個地面一陣激烈晃動。
  然而,在泥土手掌和地面之間,已經看不到亞爾斯的身影。此時的亞爾斯,早已逼近到施放出其他小火球的男學生面前。
  亞爾斯不慌不忙地發動攻勢,就像是在配合對手的身體能力一樣;那名男學生則是瞪大了眼睛,反射性地將劍型AWR高舉過頂。
  因為對方居然在這種極近距離下將武器高舉過頂,所以接下來的事情對亞爾斯來說,就只是無聊至極的單純作業而已。男學生竭盡全力揮舞而下的劍刃,只是徒然撕裂了空無一物的空間。在他的劍尖觸及地面前,亞爾斯便已經用掌底朝著他的腹部送上一擊──這樣子差不多就大勢底定了。
  「咦~居然躲過了啊。」亞爾斯拋下被自己一擊撂倒的男學生,瞬間停下動作,如此嘀咕一句。
  剛才那名男學生當然已經昏厥了,因此亞爾斯這句話針對的對象,是他利用偏離的小火球狙擊的女學生。那名施展出土系統魔法【操土之手】的女學生,就這樣緊緊摟著棒狀的AWR,茫然地在原地呆立不動。只見她以猶如死裡逃生般的驚愕視線,凝視著小火球在自己方才所在位置砸出的痕跡。
  照理說來,剛施展完魔法便遭到奇襲攻擊的女學生,應該來不及做出閃避動作。就連她本人也沒想到能夠躲開的樣子,過了好一會兒才理解到自己僥倖逃出虎口。
  她應該已經意識到是我讓魔法發生偏離的吧──亞爾斯瞥了一眼滿臉驚恐地看著自己的女學生。
  那名女學生立刻重新架起棒型AWR。雖然她和另外一名死裡逃生的男學生並沒有互通聲息,但是兩人的注意力理所當然地集中到亞爾斯身上。
  儘管這種狀況對亞爾斯來說有些失算,不過也只是把分出勝負的時間往後推了一些而已。他先是朝著那名男學生邁開腳步,緩緩地跑了起來,逐漸加快移動速度。當然,亞爾斯將速度控制在普通學生辦得到的範圍內。那名男學生見狀,登時焦急地將雙刃的劍型AWR向前一送。
  「火、【火焰爆發】!」
  彷彿是被主人的動搖所影響,長劍的魔法式散發出一陣不穩的光芒,隨即產生一顆人頭大小的火球。猛烈燃燒的火球從正面鎖定亞爾斯,立刻朝他發射了出去。
  女學生也緊隨其後,將棒子的一端抵住地面,宣讀出魔法的名稱:
  「【土網《rock net》】!」
  硬質化的土石洪流頓時應聲而起,從左右兩側襲向亞爾斯以封鎖他的動作。亞爾斯用眼角瞥了一眼氣喘吁吁的女學生,在心裡尋思道:
  ──束縛系的魔法啊……應對得挺好的嘛。
  儘管構築魔法的資訊相當正確,可是也因此過於小心謹慎,在發動上慢了一些,速度不足以捕捉住亞爾斯。要從中脫身很容易,但是這樣的閃避動作有可能太過醒目。
  就在土石洪流即將吞噬亞爾斯的前一刻,剛才那名男學生所施放的火球,幾乎也在同一時間飛了過來。
  土石聚攏之後,爆炸隨之而起。幾道火焰從土牆的些許縫隙噴湧而出,兩名施術者不約而同地鬆了口氣。不僅是這兩名選手,在場目睹這一幕的所有人,恐怕都已經認定亞爾斯無法繼續戰鬥了。很快地,在火焰光芒消失的同時,土石的圓罩也跟著化為魔力殘渣,周圍一帶只剩下瀰漫的煙霧。
  「「──!?」」
  沒錯,那道土系魔法的效果時間應該早已完全結束,火焰也應該老早就已經消失。然而,在煙霧之中卻能隱約看見一絲餘焰……不對,要說那是餘焰,火勢未免也太過猛烈。那道火焰甚至愈發熾烈,彷彿是要驅散周遭瀰漫的煙霧似的。
  緊接著,轉眼之間化為熊熊大火的那道烈焰,宛如一條緋紅的巨蛇般,灼熱的大嘴朝著兩名學生咬去。下一瞬間,火焰的激流一口氣吞噬了兩名學生。
  「在沒有AWR的情況下,要改寫魔法果然有極限存在。處理速度會跟不上啊。」
  從火焰之中現身的亞爾斯如此說道。他改寫了【火焰爆發】的構成,將它作為自己的魔法重新進行編排。
  ──我本來以為對付學生用不到AWR,但是沒帶著AWR上場,或許還是有點失策吧?
  由於亞爾斯刻意在構成裡留下了破綻,因此改寫之後的炎之魔法頂多只有中階魔法的威力。不過遭到直接命中的兩名學生,男學生已經完全倒地不起;女學生則是……
  (噢?這不是挺厲害的嗎?)
  她似乎瞬間構築起了土之防壁,並且縮起整個身子挺過烈焰的轟擊。表面被燒得一片焦黑的土牆,很快就斑駁崩塌了,咳嗽不已的女學生從土牆後方現身。
  而在她的眼中還能看到鬥志的光芒。
  女學生或許沒有意識到剛才的現象是亞爾斯的魔法,而是將其理解為男學生的火球魔法死灰復燃,從而再次引發爆炸和餘波。
  雖然亞爾斯本人就是想要營造這種效果,但是從觀眾席的一片譁然也可以得知,剛才的那場演出可能還是有些牽強。
  亞爾斯姑且走到男學生身旁,撿起掉落在地的劍型AWR,瞥了一眼鐫刻在上頭的魔法式。
  ──只有火系統的基礎魔法式啊。
  如果這是從學院借來的AWR,當然就只會刻有基礎魔法式。像這種便宜的量產品,肯定承受不了亞爾斯的魔法威力。因此他只打算在上頭賦予魔力而已。
  亞爾斯緩步走向場上的最後一名女學生。雖然從那僵硬的表情完全看不出來,但是和亞爾斯對峙的女學生,似乎仍舊帶著不屈的鬥志。這一點也可以從她手中的AWR得到印證:只見注入其中的魔力,散發出一股堅決的氣勢。
  ──在魔法戰鬥方面算是比其他學生像樣不少。那麼在接近戰方面又是如何……?
  亞爾斯在衝向女學生的同時,順勢揮出手中的劍型AWR。為了配合普通學生的動作水平,他只能使出如此丟人現眼的劍招,魔力賦予的水平也降低到不會惹人疑心的程度,只是要刻意改變早已深入骨髓的本能動作,實在是相當費神的一件事。
  儘管比不上艾莉絲的乾淨俐落,但是女學生確實地擋下了這一擊。伴隨著一陣金鐵交擊之聲,雙方來回對打了好幾回合。女學生的眼睛好像逐漸能跟上動作,開始預判亞爾斯的劍招走勢,將棒狀的AWR預先移動過去格擋。
  女學生的手臂一開始很有力氣,AWR上也注入了一定程度的魔力,可是男女體能的先天差距,很快就讓她的魔力紊亂。在陷入被動防守的劣勢後,女學生選擇以長劍架開的方式應對攻勢。面對亞爾斯的劍技,她似乎很早就斷定自己討不了什麼便宜,於是決定全神貫注在迴避上。
  而在閃躲攻擊的期間,女學生也不忘將魔力緩緩注入棒型AWR,上頭的魔法式開始綻放光芒。她抓住迴避動作的空檔,逐一突破了魔法的各個構成階段。那飽經鍛鍊的魔力量,也令人眼睛為之一亮。最後,就在魔法來到即將發動的那一瞬間──
  女學生向後退了一步,千鈞一髮地躲過了亞爾斯的攻擊,劍鋒幾乎是貼著她的臉頰掠過。緊接著,女學生像是要繪製箭頭一樣,在地面上畫出一條直線,同時又跟著退了一步。
  順著對方的後退動作繼續上前發動攻勢,對亞爾斯來說當然是小菜一碟。然而,因為他的眼角餘光注意到了地面的那條直線,所以刻意選擇了等待對手出招的做法。
  也就是亞爾斯特地在一瞬間停下了動作。女學生看到這個破綻,立刻英勇無畏地以AWR的棒柄戳擊地面。
  「【穿刺岩棘《thorn pierce》】!」
  畫在地面上的那條直線,是用來明確規定魔法發動座標的印記。只見一根岩錐從亞爾斯眼前的地面冒了出來,並且逐漸形成足以在他的胸口開出一個大洞的銳利尖端。
  若是在猝不及防的情況下,這根岩錐肯定能夠命中對手吧。女學生應該也相當確信自己能夠一擊得手。然而──現實並沒有按照她的想像發展。
  這項魔法的發動時機堪稱完美無缺,但是就在【穿刺岩棘】完成那根岩錐的瞬間,亞爾斯反握手中的長劍,將AWR一把刺進了地面。整個動作一氣呵成,遠遠凌駕於常人的反應速度。
  結果【穿刺岩棘】的岩錐直接從尖端部位被劈開,宛如刻意避開亞爾斯似的,分別從他身體的左右兩側擦了過去。
  由魔法構築的現象在剛實體化的那一刻,整體的構成非常容易斷裂。被劈成兩半的岩錐延伸到極限之後,眨眼之間就回歸為魔力殘渣。
  「……不會吧?」
  驚訝到合不攏嘴的女學生,只能一臉錯愕地看著眼前的光景。她已經沒有心力去想接下來該採取什麼戰術了。因為剛才的那項魔法,已是她目前所能使出的最強絕技,若是連這招也不管用,她也沒有其他招式可用了。
  而當女學生回過神時,她和亞爾斯之間的距離,已經進入彼此武器的攻擊範圍之內。
  「──!?」
  她立刻反射性地將手中的棒型AWR向前一刺,做出微不足道的垂死掙扎。
  那是鋒芒盡失的遲緩刺擊。儘管棍棒的前端伸到了亞爾斯的腹部,但是亞爾斯只是稍微用點力氣,就用劍柄的尾端敲落了女學生的AWR。
  金屬相擊的尖銳聲音猛然響起。女學生馬上彎下腰想要撿起掉落的AWR,可是亞爾斯不可能給她撿起武器的機會。
  「我投降了。」被劍尖抵住白皙脖頸的女學生,只能心服口服地承認自己的慘敗。
  伴隨著驚訝的歡呼聲,現場觀眾為兩人送上如雷的掌聲。第一個帶頭拍手的,也不曉得是費莉涅菈還是露姬。不管怎麼樣,兩名少女的拍手不僅是在表示讚嘆,同時更是在表露她們對亞爾斯的由衷崇拜之情。無論如何,這都是在向勝者送上毫不吝惜的掌聲。
  亞爾斯沒有理會歡聲雷動的觀眾席,自顧自地將視線轉向觀戰區的費莉涅菈。而費莉涅菈當然是興高采烈地朝他點了點頭。亞爾斯是在暗中向費莉涅菈傳達,能夠和他纏鬥到這種地步的女學生,是個值得考慮的人選。
  總而言之,亞爾斯就這樣順利取得了大會的出場資格。而在走出訓練場之後,他注意到周圍人的視線依舊集中在自己身上。
  儘管亞爾斯本人並沒有意識到,但是在不知不覺之中,學院裡其實已有不少人關注他的存在。

 


《最強魔法師的隱遁計畫5》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