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7試閱右.jpg

本週因為有端午連假,所以感覺過得特別飛快呢>///<

為了再幫大家加速(?)

今天帶來小編個人最愛的作品《〈Infinite Dendrogram〉-無盡連鎖- 7.奇蹟之盾》

剛好日本也在這幾天出了第10集了,真有默契ヽ( ̄(エ) ̄)ノ

嗯?你說我們出太慢?

小編們已經在急起直追啦。:゚(。ノω\。)゚・。

請各位再等等!馬上又會有好消息的!

還有個好消息,這次消失了一小段時間的特典小冊子重出江湖了!

大家千萬不要忘記手刀讓他下架~

讓我們一邊欣賞小說,一邊等動畫播映(*≧▽≦)bb

以下為試閱文章


 

  

 接續話    星辰的故事
  
  
  □■數百年前
  
  很久以前,在〈Infinite Dendrogram〉的夜空中浮著一顆『類似星星的物體』。
  那物是浮在宇宙與這顆星球之間的漆黑岩塊。
  它在白天沐浴著日光,夜晚則徐徐放出積蓄過多的光。
  那物的存在混雜於夜空的星光之中,由於它的運行與星座無關,也有天文學者稱呼其為『迷星』。
  不過那物並非星星,而是怪物的一種。
  連〈UBM〉也不是,就只是個元素型怪物。雖然那物從未見過自身的同類,但或許它們就浮在這片天空的某處也說不定。
  然而那物沒有深思同類之事,像植物般不思考任何事情,就只是浮在天空,沐浴著日光並照亮夜空而已。
  那物沒有喜悅與悲傷,也沒有同伴與敵人,存在的唯有自己。
  但在某時,轉機降臨於那物。
  轉機來自於一道光。
  並非將光賜予自身的天上,而是來自於地上的光進入了那物的眼裡。
  以從地面之物而言過於強烈的光,停留於那物的視覺裡。
  
  於是那物看到地上的光明源頭後……便成了不同於過去之物。
  
  那物看到了什麼而產生改變,除了那物以外誰也不知曉。
  然而那物,不再只是會發光的物體了。
  那物成了並非礦物,亦非植物,甚至連動物也不是的恐怖之物。
  
  人們開始將那物喚為黑天爺,且畏懼著它。
 第一話    黑色圓盾
  
  
  □【聖騎士】玲‧斯特林
  
  涅墨西斯所說的第三型態。
  那自然是指她自身的進化。自從與【加德婪韃】的戰鬥中進化為黑旗斧槍後經過一個月的時間,終於成功進化了。
  話說回來……一覺睡醒就進化完畢,這樣的發展令人很難發表評論。
  像第二形態那樣戲劇化地於過於緊迫的時機進化,的確值得商榷;但至少像路克的巴比那般戰鬥完畢後進化,那樣不是很好嗎?
  不過問過學姊後,於睡眠時進化好像也不稀奇。若〈創胎〉方的進化處理比較花時間,直到〈主宰〉就寢中才處理完畢,自然就會變成這樣的結果。
  進化成第二型態在一瞬間就完成了,但也有時並非如此。
  學姊表示這類進化「似乎多半發生在已經累積了足夠的經驗與成長能量,卻難以決定下一階段的進化形態之時」。
  原來如此,我遲了路克兩段形態,在這段期間,進化所需的經驗與能量想必已經積蓄充足了吧。
  而既然已經進化,就表示……所謂「難以決定的進化形態」已經塵埃落定了吧。
  那麼第二次的進化……不知會出現什麼牛鬼蛇神呢……大概是我多心了,好像聽到右手的【瘴焰手甲】在說「不要是鬼,會和我形象重疊的」。
  
  吃完早餐後,我們決定在野外測試第三形態。
  天氣晴朗,令人舒暢的微風徐徐吹來,正是個絕佳的測試天候。
  附帶一提,場所是在希吉瑪家的寬闊用地上。我們一同吃早餐時便詢問法莉嘉小姐能不能借用場地,她爽快地答應了。不過她還說了「請別把草皮翻起來」,這點要注意一下。
  希吉瑪失蹤後,她為了能隨時迎接希吉瑪與其騎獸古靈蓋姆歸來,似乎一直持續整理草皮。
  「準備好了嗎?」
  『嗯。』
  現在的涅墨西斯是第一形態的大劍,現在即將要讓她變形為第三形態。
  另外,周圍有學姊以及似乎很有興趣而前來觀看的琉羿。法莉嘉小姐還有工作,看來是待在屋子裡。
  「涅墨西斯,第三形態。」
  『From Shift──【】。』
  「嗯?」
  理應告知形態名稱的聲音,不知為何像是傳出了雜音而沒能聽見。
  「涅墨西斯,剛才怎麼……唔哦!」
  就在我的注意力一瞬間被涅墨西斯所說的話吸引過去之後,她立刻變形完畢,讓我有點重心不穩。
  「這是……」
  涅墨西斯化為第三形態的身姿就在我的手上。
  這個姿態與之前的兩種形態──大劍與斧槍大異其趣。
  這是……足以覆蓋住我全身旳巨大圓型。
  
  ──大型的圓形盾牌。
  
  「……不但在睡覺時發生,還是這種形態,這次的進化真是在預料之外呢。」
  『我自己也有同感哪,這是黑色圓盾吧。』
  繼大劍、斧槍之後,是盾嗎?
  我握住盾背面的把手(背面呈現Θ的形狀),試著舉起來。
  嗯,果然和至今為止的武器大相逕庭,與大劍和斧槍這類有握柄的武器比較起來,使用的方法完全不同。
  據學姊剛才所說,就寢中的進化「多半發生於難以決定下一階段的進化形態之時」。
  說不定是我們昨天看了學姊的戰鬥,受到影響才變成盾的。
  也可能是從至今為止的戰鬥之中,判斷出「需要的並非是《反擊吸收》的次數式防禦,而是能夠持續不間斷的防禦力」。
  「……但就我來說,我對於遠距離無計可施,比較想要這方面的對策就是了。」
  『我也有同感哪。』
  我回想起不久前進行過的訓練。
  
        ◇
  
  某天早晨,正當我想找個有空的人打模擬戰時,瑪麗開口邀我「要不要試試看稍微有點變化的訓練?」。
  「是怎樣的?」
  「在模擬戰中無法學到的經驗,也就是與長射程的對手戰鬥的特訓。」
  我聽完之後,心裡想著「原來如此」。
  在至今為止的模擬戰裡累積下來的經驗中,以反應對手的攻擊做出的反擊──後來被狼櫻取名為衝擊立即反擊──技術為首,我學到了不少東西並化為己用。
  但理所當然地,這些全是與對手面對面戰鬥的經驗。要打模擬戰得先啟動結界才開始戰鬥,自然會變成這樣的結果。
  若是如此,戰鬥經驗會變得偏頗──瑪麗是這麼說的。
  所以瑪麗才對我施行這樣的訓練:「從我看不到瑪麗身影的距離,她單方面以不至於殺死我的力道攻擊我」。
  她還說「你當然也可以反擊哦」,於是我幹勁十足地挑戰這項訓練。
  結果,我什麼都做不到。
  雖然能夠迎擊與防禦,但完全無法反擊。
  瑪麗可以在我無法觸及的長距離之下攻擊,速度也比騎乘白銀的我還要快,我面對這樣的她,連一擊都無法奉還。
  由於我在鬥技場打模擬戰已經有了些還不差的戰績,才讓我更受打擊。
  以結果來說,我已經明白遠距離攻擊就是自己與涅墨西斯的致命弱點。
  若要更正確地說……就是我沒有手段足以打倒「持續立於我無法觸及之處的對手」。瑪麗大概就是知道這點,並為了讓我切身體會,才會進行那場訓練吧。
  所以我和涅墨西斯得知這點時,心中都想著同一件事。
  「下次的進化若是遠距離攻擊就好了」。
  
        ◇
  
  而實際進化後,卻是可說與遠距離攻擊完全相反的盾。
  我與涅墨西斯都多少感到遺憾。
  但這算是種奢侈的想法吧。光是不再有第一次進化的代價──進化延遲,久違地成功進化,就已經很僥倖了。
  「那麼涅墨西斯,這個形態的技能是怎樣的?」
  『可以使用《反擊吸收》。』
  嗯,以盾而言算是妥當,與我剛才的推測有些不同就是了。
  「這次的進化有使技能的存量增加嗎?」
  『這就沒有了。不過以感覺而言,有變得比之前更加堅固。差不多是一‧五倍吧。』
  原來如此,粗略計算就是能夠擋下三○萬的傷害值,增加得還滿多的。
  畢竟這樣就不會被哥哥的拳頭打破了。
  ……若是踢擊,可能還是會被踢破就是了。
  「那麼其他的技能呢?應該不只有《反擊吸收》吧?」
  『不知道。』
  …………不知道?
  「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就是不知道。並不是沒有,但不知道。』
  我不明白涅墨西斯在說什麼,於是叫出選單,檢視〈創胎〉項目。上面標示著:
  
  【■■■■】
  『保有技能』
  ‧《反擊吸收》Lv3
  ‧《■■■■■■■■》:(現在解析中)
  
  「……這什麼東西啊?」
  形態名與固有技能名都是亂碼。
  再加上效果還在解析中。
  「吶,涅墨西斯,妳剛才說的壞消息是……」
  『成功進化並得到了力量,但我自己也未能夠理解是怎樣的力量。』
  「……還有這種情況哦。」
  為何會變成這樣呢……哎,其實我心裡有底啦。
  原因八成是出在進化成第二形態時執行的那個系統吧。
  在那樣的影響之下,不只使得進化遲緩,可能也對下一階進化的這面盾產生了某種影響吧。
  仔細一看,除了形狀以外,第三形態也與之前的形態有許多不同之處。
  首先,沒有那個黑色的氣場。完全沒有大劍形態下纏繞在我的手臂上,斧槍形態下有如旗子般放射而出的氣場。目前就只是一面盾而已。
  而且顏色不全然是黑色。盾的表面部分描繪著並非黑色的銀色花樣,是等間隔且形狀相同的五條曲線。在之前的形態中沒有這樣的東西。
  「上面寫著解析中,那大概多久會結束呢?」
  『希望能在今天一天的時間內解析完畢……我能說的就是這樣吧。這個解析以你的感覺而言,就像是有人給你一份以從未看過也從未聽過的語言書寫的文件,還交待『字典給你,翻譯過後再閱讀這份文件。不過字典本身也不是以日語寫成,而是用英語說明單字就是了』。」
  ……這是什麼作業啊。
  也罷,這就表示即使慢一些,應該這幾天便能夠得知了吧。
  那就不會有太大問題──正當我這麼想時……
  「即使尚未解析結束,若以正確的方法使用,說不定就能得知隱藏的資訊囉?」
  畢思理學姊就給了我這樣的建議。
  「妳的意思是?」
  「在我認識的人裡,也曾有人和你一樣,在進化後要等待技能解析完畢,不過在那個人嘗試各類方法的過程中,加快了解析速度。解析結束後,該技能似乎就與其中一次嘗試所採取的行動一致。」
  「也就是實行與技能的動作相近的行動,或許就能讓解析速度變快是嗎?」
  若以涅墨西斯的比喻來說,與技能一致的行動就像是『譯為日語的例句』嗎?
  無論如何,既然已經決定了……
  『喂,玲。你想要做什唷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於是,我將圓盾形態的涅墨西斯──使勁投擲出去。
  
  「大蠢材!大蠢材──!」
  「抱歉,我真的不應該那樣的……」
  被我投擲出去的涅墨西斯……剛好掉進了投擲方向上的田地裡。
  沾得滿身泥巴,恢復為人型的涅墨西斯對我祭出一記飛彈踢,同時把我罵得狗血淋頭。
  「為什麼把我丟出去!?為什麼突然想模仿起很有美國味的隊長!?」
  「既然是看了學姊的盾受到影響,我想說可能會與投擲有關係。」
  因為學姊也是把盾丟出去而擊倒了幾個〈K&R〉的成員嘛。而且防禦方面已經有《反擊吸收》,所以應該還會有別的主要功能。
  我也想要遠距離攻擊。
  既然如此,果然只能用丟的……
  「你想得太單純了啦!!不能先和我說一聲,再丟到安全的地方嗎!?」
  「抱歉,我真的在反省了……」
  我往沒人在的地方丟,結果就丟到了田地裡……
  「啊──總之,先幫妳磨一磨吧。」
  涅墨西斯現在是人型,一樣滿身泥濘。
  ……若在武器形態下把她磨好,應該會變乾淨吧?
  『你要細心地磨哦!』
  我以左臂的義手固定住立刻變為黑色圓盾形態的涅墨西斯,同時從道具儲存箱裡取出保養用品,開始為她磨礪。
  「你好熟練哦。」
  「因為和不死生物之類的怪物戰鬥過後,她總是會要我幫她磨礪。」
  所以我已經習慣了。
  「我有點羡慕呢。我的〈創胎〉分類是領域型,想碰也碰不到。」
  「啊,這麼說來,學姊的〈創胎〉的確像是領域型。」
  嗯,若是如此,〈CID〉的成員的〈創胎〉全都類似於領域型啊。
  『你的手停下來囉。』
  「好好好。」
  就這樣,我花了二○分鐘小心仔細地磨礪涅墨西斯。
  
        ◇
  
  第三形態的測試就先暫時擱置。
  關於呈現亂碼的技能,涅墨西斯向我叮囑「由我自己來解析,你別再做多餘的事!」。沒辦法,就交給涅墨西斯吧。
  好啦,將一大早發生的涅墨西斯進化問題暫作保留後,接著就進行來到托爾涅村的主要目的。
  主要目的自然是向法莉嘉小姐詢問希吉瑪的事情,以及從他留下的物品中收集情報,好在現實中找人。
  所以我們正打算向法莉嘉小姐問話,但是……
  「不好意思……我得在中午之前將這件衣物縫好。」
  她有件今天到期的【裁縫師】工作尚未完成。
  好像本來在昨天就能做好了,但由於琉羿的事情而拖慢了進度。
  那就沒辦法了。
  「到中午左右,作業就能完成了……可以到那時候再來談嗎?」
  「啊,好的,我們無所謂。」
  在這一邊,離中午還有三、四個小時。
  考慮到是在現實中找人,這點時間尚在誤差範圍內,所以沒問題。
  「在這段期間,請你們務必去觀覽風星祭。這個活動的重頭戲是晚上的煙火,但小吃攤與舞台表演都已經開始了。」
  「哦。」
  啊,我家的大胃王(涅墨西斯)一聽到小吃攤,眼睛就閃出了精光。
  可能也是因為她昨天沒吃晚飯吧……這下子荷包又要因為餐費而大失血了。
  ……話說回來,涅墨西斯未免過於暴食了。
  「涅墨西斯呀,妳知道什麼是七大罪嗎?」
  「嗯,是與我無緣之物。」
  「Really?(真的嗎?)」
  「為何用英文再問一遍!?」
  我們就這樣邊聊著這些,邊走向村落裡有攤販並排的大路。
  
  說到祭典的小吃攤,就讓我回想起在地神社的祭典與春天賞花時的攤販。
  事實上,托爾涅村的祭典也差不了多少。
  以房屋只有四○○間左右,人口也只有二○○○人的這座村落而言,攤販的數量莫名地多。
  我在買給涅墨西斯吃的可麗餅時順便向老闆詢問了這件事,他表示在祭典期間,也會有人從王都過來擺攤。
  這個時候的確可以大賺一筆,但還得經過會有怪物出沒的道路,這些商人也真敬業。
  不過聽老闆說,出來擺攤的商人們彼此合作,合資僱用幹練的護衛,在一大早就來到了這裡。
  村落周遭只有比初學者練功的地圖強一點的怪物,儘管在極為少見的情況下會產生大群怪物──就像琉羿遭遇的情形;但這樣的現象數年內還不見得會有一次。
  護衛任務只需護衛去程且花不到半天時間,即使是〈主宰〉也能勝任。縱使產生了大群怪物,對本領高強的〈主宰〉來說也不是問題。
  在這段時期,有很多保護特定對象到達托爾涅村的護衛工作,這些對象不僅限於攤販老闆,也包括觀光客。現在回想起來,我在公會的目錄裡也看過許多護衛委託。
  仔細一看,也有不少〈主宰〉正在觀光,可能是護衛完畢後順便來玩的吧。
  而這些歡樂地逛著祭典的人們,身上都一律有著某個東西。
  就是昨天擺飾於通往托爾涅村的道路上,叫做風星的五葉風車。
  走在路上的人們之中,有的把風星拿在手上,有的則插在衣服上。
  涅墨西斯也把昨天琉羿給她的風星插在胸口,她可能很喜歡吧。
  附帶一提,她的雙手拿的不是風星,而是各拿著一份可麗餅。
  「嗯──♪進化後的飲食真是格外美味哪。」
  「就是啊(語調平版)。」
  「接著要吃什麼哪?我現在只有一分飽,還能吃很多呢。」
  涅墨西斯進食的速度比平時還快,吃下去的量也變得更多,讓我稍微感到憂慮……該不會由於進化,使得食量也跟著增加了吧?
  「就乘著這股氣勢,吃遍所有的小吃攤好了。」
  「…………」
  「我開玩笑的哦?」
  聽起來一點都不像在開玩笑,那是說到做到的眼神啊……
  「呃,往常那裡會有賣冰淇淋的攤子,對面有賣鬆餅哦。另外那邊的小舞台會上演風星祭的習俗戲劇,一天之內會演好幾次。」
  「這樣啊,我有點想看呢。」
  「嗯,我帶你們過去。啊…………」
  琉羿帶領我們逛小吃攤,但他有時會像現在這樣,看了風景後沉默下來。我觀察他的表情,發現他的眼神有些落寞。大概是回想起直到去年為止都和繼父一同觀覽祭典的事情吧。
  「唔,有賣蕾姆果實。」
  涅墨西斯的話促使我看向她所說的攤販,那一攤賣的是以冰塊冰鎮的蕾姆果實。是類似冷凍橘子或水果雪酪的食物嗎?
  我買了所有人份的蕾姆果實,並分給大家。
  「謝謝玲哥哥。蕾姆果實……古靈蓋姆也很喜歡呢。」
  「唔?古靈蓋姆不是隻獅子型的怪物嗎?」
  「嗯,牠喜歡吃肉,但也會吃水果,尤其最愛吃蕾姆果實。不過不幫牠削皮切片的話,牠就不吃。」
  【牡羊獅】雖然是獅子,卻也是雜食性的怪物,而且看來還有些高雅。
  「啊,不過繼父也一樣哦,明明可以連皮一起吃,他卻總是要削皮。吃柑橘時也是將白白的東西全部剝掉,還要去籽。」
  看來是希吉瑪的教養影響到古靈蓋姆了。
  ……他是個很神經質的人嗎?
  「繼父經常說『我知道在這一邊沒問題,但還是會怕啊』。」
  「會怕?」
  吃水果有什麼好怕的?
  若是會過敏,那應該也無法吃果實的部分才對啊……
  「而且如果不餵朱諾吃的話,她也不吃。她說這是處女型的飲食習慣。」
  「真是令人搞不懂的的飲食習慣哪。」
  ……涅墨西斯的胃袋容量在令人搞不懂的程度方面,也不輸給人家就是了。
  「啊,那邊不是有座石造的舞台嗎?那裡每年都會上演黑天爺的童話劇哦。」
  就在我正摸索希吉瑪這個人時,琉羿就將手指指向道路前方。那裡的小舞台周圍聚滿了人潮,舞台中央則正上演著琉羿所說的戲劇。
  我與學姊是看得到,但身高矮的琉羿與涅墨西斯就看不到了吧。
  「好。玲啊,我要跨坐在你肩膀上。」
  「嗯,我是無所謂啦,琉羿也來吧。」
  「咦,可是要揹兩個人的話……」
  「沒事,很輕鬆的。」
  我同時抱起兩人,讓琉羿坐在我的右肩,涅墨西斯則坐在左肩。為了不讓他們摔下來,我以手壓住他們的大腿。
  現在的我有涅墨西斯與【瘴焰手甲】,以及轉蛋轉到、讓STR增加兩成的飾品,將這些加成全部加上去後,我的STR已經有一○○○以上了。
  名副其實的百人力,讓兩名小孩坐在肩膀上根本沒什麼大不了的。
  「話說回來,玲,我可不是小孩,是淑女哦。」
  「戲劇上演時要安靜一點。」
  「咕呶。」
  於是就這樣,我在兩個人跨坐(?)在自己肩膀上的狀態下觀賞舞台劇。
  幸好這次的公演似乎現在才正要開始。
  
        ◇◇◇
  
  □民間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托爾涅村是個比現在還要小的祥和農村。
  村子裡總是吹拂著令人舒暢的清風,把農業用的風車吹得不斷轉動。
  然而,「漆黑」卻突如其來地降臨於和平而安詳的托爾涅村。
  那是隻會飛的怪物,來自於東方的天空。
  無論是太陽還是星星的光,怪物把一切明亮之物盡皆吞沒,將周遭化為一片「漆黑」。人們看到變得「漆黑」的天空後,紛紛叫嚷著「是黑天」、「是黑天爺」而恐慌戰慄。
  黑天爺吞噬著明亮之物,從高高的天上俯視著地面;牠哈哈大笑,且恣意妄為。
  只要被黑天爺發現了,無論是人類還是野獸都會被變成「火把」,再被牠吞進肚子裡。
  因此每一個人都心生膽怯,急著把門窗關起來,躲在黑漆漆的家裡。
  有時會有騎士與獵人自告奮勇,前去討伐黑天爺。
  但是騎士的劍無法觸及黑天爺,獵人的弓箭也完全射不到牠。
  偶爾還有人乘坐飛在空中的龍前去挑戰,但龍的翅膀也到達不了那個高度。
  於是,無論騎士還是獵人,甚至連龍都變成了「火把」遭到吞沒。
  是的,即使是龍,也敵不過黑天爺。
  每一個人都是手下敗將,每一個人都畏怯著牠而活,此處正是黑天爺的天下。
  縱使想要逃走,也會立刻被發現,而變成「火把」。
  人們成日挨餓,過著躲藏於房屋裡的生活。
  村子裡吹拂的清風風聲停歇了,天空也彷彿已然死去。
  能夠聽到的,唯有黑天爺從天上傳來的笑聲。
  啊,所有的一切,會就這樣在這裡終結嗎?
  當托爾涅村的每一個人都如此悲傷嘆息時……
  哀憐人們的蒼天,掉下了一滴淚水。
  於是淚水成了拖著尾巴的流星劃過天際……重重地擊中了黑天爺。
  被流星打中的黑天爺墜落於山中,直接沉入了地底。
  在冰冷岩山構成的地底,沒有任何黑天爺最喜歡的明亮之物。
  沒有食物的黑天爺失去了力量,無法從地底爬出來。
  就這樣,蒼天落下的淚水流星拯救了人們,讓黑天爺直到現在都被埋在又暗又冷的地底。
  彷彿是祝福似的,在流星落下之後,村子裡再度吹起了清風。
  天空也變得明亮,黑天爺的恐怖已然離去。
  從此之後,人們為了感謝拯救了自己的蒼天,便一年一度在黑天爺受到封印的日子,以風星這種模仿星星形狀的小風車,以及為天空增添光彩的煙火來舉辦祭典。
  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
  
  □【聖騎士】玲‧斯特林
  
  「原來如此。」
  拜這齣簡單易懂的舞台劇所賜,我已經很清楚祭典的由來了。
  話說回來,這個……
  「學姊,剛才的故事簡單來說……就是『以前有隻很強的怪物偶然被天上落下的隕石直接擊中而死』吧。」
  「應該就是這樣吧。八成是隻〈UBM〉……但沒想到還有這種運氣差到近乎不可能的個體。」
  學姊接著補充了一句:「不過也可以說,就是因為牠占據了這一帶才會被隕石擊中,算是自作自受」。
  「說不定牠其實沒死,而是如民間故事所說的,只是被埋在地底而已……不過從故事內容來看,牠似乎是隻生物,在不吃不喝的狀況下經過幾百年,也應該死了吧。」
  嗯,說得也是。
  附帶一提,舞台劇演完後,我看到幾個〈主宰〉零星地衝到附近的山裡去。
  據琉羿所說,每年好像都會有幾位〈主宰〉聽聞這個故事後,跑去山裡挖掘。
  簡單地說,那些〈主宰〉的想法大概就是「找出並打倒垂死的〈UBM〉,搞不好就可以獲得獎賞武具!」。
  而理所當然地,直到現在都尚未被找到過……果然還是在這幾百年裡消滅了吧。要是在不吃不喝的狀況下經過幾百年還能生存,那樣的傢伙肯定很棘手,這樣也比較好。
  
  好啦,看完舞台劇後,我們再度開始逛攤位。
  附帶一提,琉羿現在沒有與我們同行。
  因為我們偶然遇到琉羿在村子裡的朋友也來觀賞舞台劇,那些朋友便找琉羿去玩。
  琉羿看起來仍顧慮著我們,我就說了「沒關係,你去吧。我們記得怎麼回去」並目送他離開。
  琉羿在祭典中想起希吉瑪的事,看起來有些消沉,既然如此,就讓他去和朋友玩耍,使心情開朗一點比較好吧。
  於是,現在是我、涅墨西斯和學姊三人一起行動……
  「玲學弟,你會渴嗎?」
  「啊,這麼說來,是有點渴呢。」
  因為我在觀賞舞台劇時就想喝飲料了,但沒有看到一半時跑去買。
  「那麼,我就去買飲料吧。我記得在對面那邊就有賣了。」
  「那我也去買點什麼吧。學姊有什麼想吃的嗎?」
  「麻煩你買爆米花。」
  「瞭解。」
  學姊走回我們過來的道路,我們則在附近的爆米花攤排隊。
  說到爆米花,我在登入之前,有看到哥哥的爆米花成了MMO日記盆栽的新聞呢。
  我也吃過試作品,真的很好吃。好吃是好吃……但他不告訴我除了玉米之外用了什麼原料,感覺有點可怕。
  而他與瑞瑞小姐合作推出的廣告歌也很神秘,「把你的味覺也破壞」是什麼鬼啦。好到無謂的旋律都被歌詞糟塌了。
  「……嗯?」
  正當我邊想著哥哥的謎樣歌曲邊買爆米花時,街道的一處變得喧囂起來。
  我心想著發生了什麼事,而將視線移過去……
  「啊啊!?你們是想幹架嗎!?」
  「撞過來的可是你們耶!啊啊!?想找碴的話,〈莫希干聯盟〉隨時奉陪啦混帳!」
  就看到了十分典型的不良份子間的衝突。
  一邊是每個人的衣服上一律有著紅黑圓圈交疊記號的集團,而另一邊則是不知為何,所有人全是莫希干頭的集團。
  雙方人馬都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看起來像小混混間的爭執。所有人的左手背都有紋章,應該全都是〈主宰〉吧。
  我關注著這場吵架的過程,心想要是發生了什麼事會很令人困擾,就在這時……
  『哦哦,你們是怎麼啦?』
  在一觸即發的小混混們的後方,出現了一個人。
  是位身披巨大鎧甲,身高超過三公尺的人物。
  由於該人物穿著全身板金鎧與全罩式頭盔,無法窺視其表情,但若沒有相當魁梧的體格,想必無法穿上這樣的鎧甲吧。
  我觀察至此,發現了一件事。
  穿著這身鎧甲的人物,就是我在等待與學姊會合時所看到的人。
  「副經營人!」
  「你、你這傢伙是什麼人!」
  這位人物受到圓圈記號集團的歡迎,莫希干頭集團的氣勢被壓了下去。
  鎧甲男對於氣勢受到壓迫的那方所問的話,如此回應:
  『你們看到這副鎧甲,還不曉得本大爺是誰嗎?』
  ……誰知道啊。
  「你、你難道是……傳聞中的!」
  「鑑定過後,是本人……」
  不過莫希干頭集團似乎明白鎧甲男的身分。
  ……我也去學《識破》與《鑑定眼》好了?
  『看來你們已經察覺了,那應該也明白該向咱們〈索爾危機〉做什麼了吧?』
  「喂!不想被PK的話,每一個人都給我留下一枚金幣!」
  勒索?
  「可、可惡……!」
  「咕,要是因為受到死懲而無法享受祭典可就虧大了!祭典過後也還要清掃,現在就先閃人吧!」
  莫希干頭集團被穿著鎧甲的人物威脅後,就說著些奇怪的話並丟下金錢,落荒而逃了。
  「副經營人!你看到那些傢伙的樣子了嗎?」
  『咕哈哈,真是難看。我們走!……嗯?』
  鎧甲男與圓圈記號集團──〈索爾危機〉正準備意氣風發地離開現場。
  不過在他們離開之際,那個鎧甲男往我的方向瞄了一眼。
  雖然看不見他的眼睛,但他的確透過頭盔的縫隙注視著我的方向。
  然而鎧甲男什麼也沒說,就這樣離開了……怎麼回事啊?
  「在噴水池那時也是,他為何要看我啊?」
  「……你那副模樣他就算不想看,也還是會注意到吧。」
  「我現在沒有拿立牌耶?」
  「…………」
  不知為何,涅墨西斯以疲憊的眼神咀嚼著爆米花。
  「怎麼了嗎?」
  就在這時,學姊回來了。她以盾代替托盤,放著三杯飲料。
  「沒啦,剛才有戰隊在那裡起了爭執。我記得是叫做〈索爾危機〉與〈莫希干聯盟〉……」
  「哦,〈索爾危機〉是新興的PK戰隊。我是沒有直接遇過他們,但有聽聞過名號。而〈莫希干聯盟〉則是義工戰隊。」
  「……不好意思,妳剛剛說莫希干是什麼?」
  我聽到與莫希干這個單字相去甚遠的詞彙組在一起耶……
  「〈莫希干聯盟〉是發祥於網路的義工戰隊。『如果外表看起來窮凶惡極的莫希干頭混混辛勤地從事義工活動,那不是挺有意思的嗎?』,這個戰隊是從這樣的發想而來的,在各國都有支部。雖然他們長得那副德行,但只要不和他們吵架,那些人是人畜無害的。」
  「莫希干……」
  「……不過並非留莫希干頭的人就一定是隸屬於〈莫希干聯盟〉,所以應該避免只以莫希干頭來判斷。像我的PK戰隊裡也有人留莫希干頭。」
  ……畢竟莫希干頭只是一種髮型,留著莫希干頭的有各式各樣的人,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這麼說來,在剛才的騷動裡,有件事令我有些在意。」
  「什麼事呢?」
  「在〈索爾危機〉裡有個身穿巨大鎧甲的成員耶。」
  「鎧甲?」
  「是的,超過三公尺呢。那種鎧甲穿在身上能夠合身嗎?」
  「可以唷。」
  學姊將飲料交給我們,同時開始說明有關鎧甲的事項。
  「第一個最簡單的方法,就是以巨人造型開始遊戲。」
  啊,這麼說來,也有普通人類以外的選擇嘛,像狼櫻就是狼獸人。
  「不過即使是巨人造型,能力值也不會改變,用處就是憑外表嚇人吧。而且被擊中的判定會比較大,裝備也得挑選特大尺寸的,會花比較多錢。」
  ……相對於好處,壞處大得多了。
  「再說,只要就任上級職業【鎧巨人】,視STR而定,即使是不合尺寸的鎧甲也能穿。」
  「就像學姊的【盾巨人】的鎧甲版本呢,還有這種職業啊。咦?可是就算STR再高,若穿上不合尺寸的鎧甲,鎧甲與身體間會有很多空洞,應該很難行動才對呀?」
  「【鎧巨人】有個叫做《鎧甲調適》的技能,它產生的力場類似黏度高的空氣,能夠填補鎧甲的空洞,這樣便可不用在意鎧甲的尺寸自由活動。以科幻電影來比喻的話,就像是動力服吧。」
  「是喔。」
  這技能還真是方便。而且學姊好像對【鎧巨人】瞭若指掌,她現在是【盾巨人】,但以前會不會當過【鎧巨人】呢?
  不過學姊感覺精通各種資訊,或許是對其他的職業也知之甚詳吧。
  「巨大的鎧甲很棒唷,除了可以收到很好的壓迫效果之外,萬一鎧甲被刺穿,也因為內部容積大半都是空洞,有時就能藉此躲過對手的攻擊。」
  啊,這心得充滿真實感,說不定她以前真的當過【鎧巨人】。
  「……不過要是從頭頂被切成兩半,還是束手無策就是了。」
  學姊嘆了一口氣,眼神稍微飄向遠方。
  她想起了什麼討厭的回憶嗎?
  
        ◆◆◆
  
  ■???
  
  「何時動手?」
  『等到祭典結束後好了,現在可能會受到阻撓。』
  「若〈K&R〉那些傢伙沒有在去程出現,當時就可以搞定了說。」
  「不過這也不盡然是壞事,因為我們已經得知不僅是〈超級〉,就連〈K&R〉也辦不到。」
  『咕哈哈,也就是獵物的價值提昇了是吧。』
  「沒錯,若要動手,就如剛才說的,最佳的時機便是在祭典結束後,目標離開村子踏上歸程的時候。不過……」
  
  『嗯,若是目標停留於此的期間又有好機會的話,就另當別論了。』

 


《〈Infinite Dendrogram〉-無盡連鎖- 7.奇蹟之盾》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