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職試閱.jpg

各位讀者!!

這次帶來大家十分期待的《平凡職業造就世界最強9》的試閱文

7月的時候就要播出動畫囉~

大家都看過預告了嗎?

還沒看的人記得趕快去欣賞一下會動的大家!h46

 

以下是試閱內容


 

 

  雲海之上有個在空中滑翔飛行的物體。
  在陽光的沐浴下發出閃閃光芒的,就是托達斯世界中獨一無二的空中交通工具──飛空艇『佛爾尼爾』。
  正下方的雲海如大海一般無邊無際,一直延伸到水平線的彼端。由於雲層不是本來如棉花糖般的純白色,而是如青銅般混濁,所以看起來更像是海面。
  或許是因為這個關係,搭配上船的形狀,現在的佛爾尼爾宛如遨遊天空之海的巨大鬼蝠魟。
  「哦哦~完全看不見地上呢~好像從上方俯瞰樹海一樣。」
  希雅擺動著兔耳,攀在艦橋的圓窗上,眺望著外面的景色讚嘆道。
  確實,雲海彷彿像是樹海濃霧製造出的霧之海。
  這幅光景似乎讓希雅想起,她與始在既是母親茉娜的墓地,同時也是『珍藏之處』的大樹上,兩個人談天說地的夜晚。那時兩人眺望著在月光下閃閃發亮,有如奇蹟一般的霧海,度過兩個人獨處的時光。
  希雅與那位最愛之人,如今進入新的關係。「嘿嘿~」她忍不住露出羞赧的笑容,兔耳與兔尾也愉快地搖擺。
  「……嗯,修尼雪原常年被烏雲籠罩,地上總是風雪交加,可說是極寒之地。」
  原本在旁邊窗戶眺望著外面的月,微笑看著沉浸在回憶中傻笑的希雅,對著眾人如此說明。
  【修尼雪原】──覆蓋大陸東南端一帶的大雪原。
  這個地方西臨【魔國加蘭特】,北接【哈爾崔那樹海】,終年不散的烏雲製造出宛如永夜的黑暗世界。猛烈吹拂的風雪,使得原本就惡劣的視野籠罩在一片白色之中。大地完全被冰雪覆蓋,氣溫始終在零下數十度以下。
  正符合極地之名,是宛如地獄的地方。
  「不過想必不是自然現象就是了。」
  癱坐在沙發上的始如此呢喃。在他的眼罩之下,魔眼石正發出藍白色光芒。他看似放鬆,其實正連結做為外部攝影機的神器,確實地警戒著外面的情況。
  「因為不管是烏雲還是雪原,都彷彿有個看不見的境界,將兩者限制在固定的範圍……十之八九是解放者做了什麼手腳吧。」
  緹奧用帶著敬佩與讚嘆的語氣說道。
  正如她所說,【修尼雪原】被完美地與外界區隔開來。無論是北邊的樹海,還是西方的魔人領土,過去都不曾有過冰雪災害的記錄。
  看不見的界線製造出了冰與雪的異界,即便是在奇幻世界,這是自然現象的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
  原本在始的周圍晃來晃去,似乎想要始關注的香織,這時好似想起什麼,目光在虛空中徘徊不定。
  「呃……我記得在雪原深處有一個大峽谷,最後的大迷宮就是在更深入的地方吧。」
  「對,那是冰與雪形成的大迷宮──冰雪洞窟。」
  「一般來言,那是被稱為可能是大迷宮的地方吧?因為氣候嚴酷,進入洞窟的人沒有一人回來過,所以據說可能是七大迷宮之一。」
  「是啊,不過香織妳不用擔心,那裡確實是大迷宮。因為我們是直接聽密雷迪提到這情報,她是創造大迷宮的那群人中的一人。」
  「啊,這麼說來確實如此!」香織恍然大悟,點頭說道。同時,她想起下面的酷寒大概也是試煉之一,他們卻抄捷徑直接飛過,這個事實令她露出難以言喻的表情。
  「主人,話說結果如何呢?羅盤有確實發揮功用嗎?」
  緹奧窺視始的手上,充滿強大壓迫感的雙乳就在始的眼前劇烈晃動。始似乎嫌她礙事,稍微轉動身子後點頭說道:
  「對,沒問題。不過我還真是重新認識這東西的厲害了。羅盤的指針不單只是指向想去的地方,甚至能隱隱感覺到目的地位置與所需距離。」
  始稍微舉起手中像是老舊懷錶的東西。這是在成功攻略【哈爾崔那樹海】的大迷宮之際,創設者琉堤莉絲‧哈爾崔那送給他的神器『導越之羅盤』,它的功能是『指向想去的地方』。
  神器裡注入的既不是既存魔法,也不是神代魔法,而是能將概念顯現於世的極致魔法──概念魔法。
  根據琉堤莉絲的影像記錄所說,必須能夠行使所有神代魔法,並且擁有足以改寫現實法則的極限意志,然後才能發動概念魔法。
  過去即使集密雷迪等解放者全員之力,據說也只創造出三個概念,所以難度之高可謂令人驚嘆。
  聽見始感動讚嘆,香織也同樣語帶讚嘆表示同意。
  「隱約也能明白地球的位置呢,雖然真的很難說明那種感覺……」
  「相對地,消耗的魔力也非比尋常,沒想到使用一次就讓現在的我陷入魔力枯竭狀態,我差點就要留下翻白眼昏倒的黑歷史了。」
  儘管始帶著苦澀的表情這麼說道,但是他的眼中仍是藏不住喜悅之情。
  在生死存亡之際,在有如地獄的地方,始的心中迄今都點燃著唯一的希望燈火。
  ──無論割捨任何事物,也要回歸故鄉。
  憑藉著這個念頭持續到現在的旅行,如今終於掌握到一絲希望。
  那一日,在攻略樹海大迷宮的那個地方,始所展現出的表情──
  在場每個人都還記得,那是柔和與強悍並存,難以形容卻又令人深刻烙印在心中的微笑。宛如仰望天空映入眼中的陽光時,在眼瞼內留下的幻影一般。
  與船外寒冷的氣溫相反,室內充滿祥和溫暖的空氣。
  這時月踩著可愛的腳步聲,從窗邊走了回來。
  然後碰的一聲,坐在始的身旁。她瞇起眼睛看著始,眼中充滿慈愛。
  希雅也回來了,她的腳步輕盈得像是森林中的兔子,然而當她到達沙發前的時候,不知為何卻停下腳步。
  只見她忸忸怩怩,似乎在猶豫不決……不,看起來是在害羞的樣子。
  「我說妳啊……不要事到如今才因為位置或距離感而害臊啦,看得我都感到難為情了。」
  始的臉上浮現略帶困擾的笑容。
  看來這隻兔子因為成功晉身戀人的關係,反而對以前毫不客氣抱上去的動作感到非常羞恥。
  明明之前積極主動,當始接受她之後,這隻兔子卻開始膽小畏縮起來了。
  「……嗯,希雅好可愛。」
  月對她豎起大拇指,希雅則是兔耳豎立。
  「不、不要取笑我啦!嗚嗚。」
  希雅雙頰飛紅,雙手拉著兔耳,遮住自己的臉。
  看到希雅那個模樣,緹奧手扶著下顎,不知為何有如評論家一般評論道:「嗯,實在是很有心機地展現可愛呢。跟香織可說是不分軒輊!」
  香織頭上冒出「!?」的符號,對於緹奧認為她有心機,似乎大受打擊。
  始看著她們嬉鬧,臉上的表情就像被打敗似地,不過他很快地表情一變,露出和藹又愛憐的表情……向希雅伸出手。
  「好了,別杵在那裡,過來坐吧。」
  「好、好的。」
  被始握住自己的手,還邀她坐在身旁的位子,讓希雅既喜悅又害臊。不過她坦率地坐了下來,依偎在始的身上。
  香織不甘心地說「唔唔……確實很可愛……」,緹奧則是笑容滿面說道:
  「好了,希雅,差不多該妳報告了。妾身很識相,可是一直等待著哦?來吧來吧,快點鉅細靡遺地全部招來!」
  「妳突然說什麼呀?話說緹奧小姐,妳呼吸粗重,眼中布滿血絲,實在很噁──咳咳,很可怕。」
  「妳在裝什麼傻?說到報告,當然就是妳和主人的初夜吧!你們第一次的夜晚過得如何!」
  「什麼~!?我、我才不告訴妳!我怎麼可能會說!問這什麼問題啊,妳這隻廢龍!!」
  「不要若無其事地誇獎妾身!就算妳想岔開話題也沒用。如果妳可憐至今連同床都不可得的妾身和香織,就快點說出來吧!」
  廢龍喘著氣不停進逼,希雅狼狽不堪。
  「咦?喂,緹奧,妳剛才好像不經意地說我很可憐……總覺得妳的言語間從剛才就對我有點辛辣!我有做錯什麼嗎!?有嗎!?」
  香織似乎顯得有點焦慮,她一把拉住緹奧的腰帶。
  「冷靜一點,香織,妳什麼也沒做錯。只不過因為只有我們兩人被拋下,妾身擅自對妳產生親近感而已!」
  「我也很討厭那樣哦!?」
  先不管猛烈抗議的香織,也無視緹奧快被扯掉的腰帶──
  「來吧來吧,快點告訴妾身吧!比如說主人的性癖、性癖和性癖!具體說給我聽吧!蛻變後的希雅小妹,快點告訴妾身,讓妾身好後續跟上啊!」
  「我才不說!」
  「什麼……主人的性癖特殊到令妳難以啟齒嗎──」
  「別把始先生和緹奧小姐混為一談!始先生才不是變態!他很正常……正常到……厲害得不得了。真的,我好幾次──」
  只見希雅的眼神開始失焦,她正在回憶什麼,從她羞紅的臉頰可以說一目瞭然。在費雅貝魯根的最後一晚,兩人似乎過得非常火熱。
  附帶一提,當時香織、緹奧以及其他許多人都企圖偷窺,但是因為被月的『雷龍』擊退,所以誰也沒有看到。特別是某森人族的公主,因為受到嚴厲的懲罰,所以現在還一臉恍惚的表情,待在家中療養。
  總之,始使用超級彈指神功,把不斷追問的廢龍彈飛,讓她做出藝術性的後空翻轉體四圈後,再幫助希雅回神。
  希雅猛然回神後,害羞得摺疊起兔耳,身體縮了起來。
  「……嗯,始的經驗值是我幫忙累積的,始是夜晚的狂戰士。」
  「月,妳稍微把嘴巴閉上好嗎?」
  始一隻手拍著希雅的頭安慰她,另一隻手摀住月的嘴讓她安靜。香織羨慕得坐立不安,緹奧則是躺在地上,臉上帶著恍惚神情,身體不住抽搐。
  「終、終於到了最後的大迷宮了!真想快點攻略完,早點去迎接小繆呢!」
  希雅從過度湧現的羞恥感中勉強恢復,為了改變現場微妙的氣氛,她轉換了話題。儘管看到她這麼拚命轉移話題,始忍不住想笑,卻仍是配合著說道:
  「是啊,不知她是否有精神……」
  繆是始在這個異世界,歷經曲折離奇的命運後遇見的海人族小女孩。
  她稱呼始為爸爸,而她的存在對始的心帶來很大的影響。
  始跟她約定,總有一天會帶她去始的故鄉──地球。
  沒錯,就是過去始和月做的相同約定。
  始的目光看著遠方,懷想位於大陸相反側的遙遠他方。希雅則是微笑著說道:
  「她一定很有精神啊,因為她是始先生的愛女哦?那個孩子非常堅強,甚至宣言如果不去見她,她不惜踏上旅程也會來找我們。」
  始笑著點頭肯定,然後將目光移回希雅身上。
  「也得找時間去見卡姆他們呢。」
  「始先生……嘻嘻,謝謝你。」
  其實在離開【費雅貝魯根】之前,始有提議問卡姆等郝里亞族要不要一起前往地球。
  他們的回答是『否定』的。
  理由始也很清楚,因為在與帝國決戰之際,始就已經見證他們的決心了。
  沒錯,他們下定決心,要親手獲得在這個世界生存的權利。
  他們決定在這個對亞人過於殘酷的世界繼續戰鬥。
  那正是浴火重生後的郝里亞族的矜持,也是他們自我的證明。
  想到將會與家人分開的希雅,始儘管接受他們的決定,卻也無法不嘆息。卡姆則是露出和藹又喜悅的笑容,對始說「只要您讓希雅幸福就足夠了,老大」。
  那時卡姆的表情,毫無疑問是為女兒著想的父親表情。
  只要始想做,他或許也可以做到既防止來自神的干涉,又能來去兩個世界。
  話雖如此,概念魔法的全貌原本就模糊不清,若是要進步到能製作並行使概念魔法,事情想必不會那麼順利吧。
  就始而言,雖然他篤定總有一天一定要實現,卻不知何時才會成功。所以他難以輕易許下諾言,保證他們能很快再次相會。
  正因為如此,在確立回歸地球的方法之後,始心想至少最後一天,應該讓希雅和家人一起度過。
  希雅十分明白始的心情,她就像在盡情吃著淋滿蜂蜜的鬆餅一般,臉上露出幸福洋溢的表情,並輕輕握住始的手。
  「可是始先生,我已經好好和父親他們道別了。我雖然很高興你為我們費心,但是請別太過在意,那樣父親他們應該也會很高興的。」
  「是嗎?」
  「對!呵呵,這讓我想起了小繆那個時候,始先生對自己人真是過度保護呢~」
  希雅用開玩笑的語氣說著,高興得輕聲一笑。
  而月也配合著她,緊緊抱住始的手臂,眼神充滿惡作劇的光芒。
  「……嗯,始很寵自己人,必須注意不要沉溺到無可自拔。」
  「啊哈哈,如果太依賴始同學,確實會變成廢人呢。」
  因為連香織也一起開心地笑著附和,讓始只能板起一張撲克臉。感覺被說得好像是廢女製造機,始感到非常不自在。
  就在這個時候,宛如顧慮到始的心情一般,滑動式的門打開了。
  進入艦橋的是光輝、龍太郎、鈴,還有雫。
  即使看到始坐在沙發上左擁右抱月和希雅,但是因為已經司空見慣了,所以每個人都沒什麼反應……
  不,只有一個人眉頭抽動,嘴彎成了ㄟ字形。
  但是始似乎沒有發覺,而是趁著這個機會試圖轉移話題。
  「你們練習得真勤奮呢。如何?習慣神器的新功能了嗎?」
  正如始所說,為了熟悉經過始改良的神器,光輝等人先前一直在佛爾尼爾的甲板上進行訓練。
  不知是因為疲勞還是別的原因,雫吐了一口氣,正準備要說明訓練成果──
  「是啊,南雲同學。託你的福──欸!有個表情很噁心的人在這裡!?」
  話說到一半,她嚇得跳了起來。她似乎看到面露噁心笑容,在地上喘著氣的廢龍了。這也算是個事件,難怪她會吃驚。
  因為被香織拉扯腰帶的關係,緹奧的和服相當香豔地敞開,但是卻完全沒有下流的感覺,反而看起來更加悲慘窩囊,不愧是廢龍。
  「別在意那邊的廚餘了。來,坐下吧。」
  廢龍小姐又痙攣了幾下。
  光輝等人為了閃避廚餘,稍微繞了路才走到沙發坐下。
  「那麼試用得如何?有出現什麼問題嗎?」
  始對光輝等人這麼問道。看到始好像沒事一般,光輝在回答的同時,在心裡想著「明明已經看見很多次了,只有這件事還是不習慣啊」。附帶一提,因為無論如何都忍不住會在意,他的目光不停往廢龍瞥去,實在是很可愛。
  「不,沒有問題。或者應該說真令人吃驚,魔力的傳導效率完全不同,輸出本身大幅提升,新功能也相當有用。」
  儘管口中這麼說,光輝的神情卻顯得非常複雜。
  不知那是對於輕易變強這件事,還是變強的原因是始這件事……或許兩者皆是吧。
  龍太郎完全沒有察覺光輝複雜的心情,他露出爽朗的笑容接著說道:
  「哎呀,真的很厲害!空中踏步的感覺雖然令人困惑,不過習慣之後真的很好用,護手的威力也倍增了,真期待在實戰中使用呢!」
  除了改良武器之外,始也送給光輝等人幾件神器,其中之一就是附有『空力』,能在空中製造踏腳處的靴子。
  只見龍太郎互相撞擊改造過的護手,彷彿得到新玩具的小孩一般,顯得非常高興。而護手在撞擊下噴發出衝擊波,宛如表現出他的好心情。
  鈴坐在他的旁邊,兩條辮子被勁風激烈吹起,她雖然略感困擾,卻仍是點頭說道:
  「跟龍太郎同學他們不同,只有鈴完全是新製的神器,所以鈴原本還有點怕不會用,但是實際試用後真的覺得太棒了!這樣一來……鈴也可以戰鬥。不再只是守護,鈴可以戰鬥了!謝謝你,南雲同學!」
  鈴露出天真無邪,但卻感覺得到強烈意志的笑容。
  說起來,懇求一同加入這次旅程的本來就是鈴。
  就算要和同伴分開,鈴也要再一次見到那個女孩──中村里惠,和她當面談話。為此她需要力量,所以她下定決心,向始低頭,懇求給她最後一次機會。
  鈴那時的眼神判若兩人,意志十分堅定。
  她的天職是『結界師』──在守護方面擁有天賦之才。始之所以會給予她戰鬥的力量,或許也是因為感受到她的心情了吧。
  「我也沒問題。反倒是因為功能太多,讓我有點不安,擔心會不會在實戰中對選擇功能猶豫不決……不過這也只能靠經驗磨練了。」
  雫看著膝上的搭檔──黑刀,表情顯得有些痙攣,她似乎是想說:「我知道,我知道,那就叫『魔改』對吧?」
  「那就好,雖說我也是順便練習昇華魔法,不過看來我的精心改造是有價值了。話雖如此,關於天之河的聖劍我卻有點難以接受……」
  「咦?等、等一下,南雲!你的說法怎麼讓我有不祥的感覺!?」
  光輝臉色發白,心想剛才始詢問是否有問題,該不會是「咦?怎麼改裝完還多出了一根螺絲……算了,能用就好!」的意思吧!?
  始面露苦笑搖頭否定。
  「別擔心,我不是那個意思。只不過聖劍果然是特製的神器,製作得非常精巧,且兼具絕妙的平衡,沒有多餘可改造的空間。」
  「呃~那是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聖劍沒有改造的餘地,已經是完成的作品。若是輕易對根本的部分出手,反而可能會弱化性能。所以我做的事就只是保養修復和追加外接物件,實在不能算是改造。」
  據說聖劍似乎是相當古老的神器,由於經過漫長歲月,功能有些失靈。始所做的可以說是類似除鏽的工作。
  聖劍竟能讓始說出沒有改造餘地這種話,令每個人都驚訝得雙眼圓睜。特別是光輝,他盯著聖劍仔細地端詳。
  「總之,只要你在使用上完全熟練了,就算去魔人領也不會一下子就被打倒吧。雖然在那之前要先闖過大迷宮就是了……反正你就好好加油吧。」
  雖然始的表情和話語很冷淡,但給予的力量卻貨真價實。對於光輝等人而言,要實現他們的目的,這是非常寶貴的恩惠,對鈴而言更是如此。
  (南雲同學果然好像有點改變了……)
  雫隱約這麼覺得。攻略樹海的大迷宮之後,始的言行雖然沒什麼改變,但是行動背後似乎都含有柔和的感情。
  請託得到接受的鈴似乎也有相同感覺,她內心有一瞬間冒出「南雲同學是傲嬌?」的念頭……當然,這麼可怕的話語,她不會說出口。
  就在此時,始的目光忽然落在羅盤上。接著他瞇起眼睛,將目光轉回前方,態度也從原先的輕鬆轉為嚴肅。
  「抵達冰之峽谷了,我要降到雲層下了哦。」
  僅僅一瞬之間,身體彷彿從重力解放,一個飄飄然的感覺襲來,隨後佛爾尼爾便衝入雲層。
  忍受著急速下降時特有的下腹部被撫摸般的感覺,全員注視著窗外,眼神嚴肅無比。只見窗外的陽光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灰濛濛的雲層。
  這時,一道像是閃電的閃光劈下。剎那間,佛爾尼爾受到一陣衝擊,似乎是雷電擊中佛爾尼爾了。鈴發出「呀~!?」的小聲悲鳴,縮起身子,光輝等人也繃起緊張的表情。
  「放輕鬆,佛爾尼爾與地球的飛機不同,天候因素奈何不了它。」
  暴風和雨滴如子彈般打在窗上,艦橋連續響起像是石頭被彈開的聲音。看來似乎是無數的冰雹打在船體上,落雷也變得更加激烈。
  如果是基於普通航空力學製造的飛機,處於這個環境大概就離墜機不遠了。
  然而,正如始充滿自信的話語一般,即使被數十道雷電擊中、被冰的子彈瘋狂亂打,仍然撼動不了佛爾尼爾。
  「控制重力什麼的,完全是科幻片了啊……」
  「……真的呢。」
  龍太郎放鬆肩膀力道,傻眼地說道。光輝則偷看始充滿自信的側臉,然後馬上移開視線,點頭同意。
  通過彷彿體現了大自然力量的雲層,其實僅僅花了數秒,很快地佛爾尼爾便衝破烏雲來到底下。
  「哇~始先生始先生!你看外面很驚人呢!」
  「妳冷靜一點,希雅。我知道第一次見到的光景令妳很興奮,但是妳的兔耳擺動得很厲害,從剛才就一直戳到我的眼睛。」
  窗外橫向吹著猛烈的暴風雪,除此之外,窗戶表面逐漸結冰,發出劈哩劈哩的聲音。
  第一次看到冰雪世界,希雅的情緒興奮不已。她抱著始的手臂,兔耳猛烈地拍打,宛如瞄準好了似地打中始的眼睛!
  「嗯,確實是值得被稱為『酷寒』的景象啊……妾身並不擅於耐寒啊。」
  看到下方的銀色世界與遮蔽視線的暴風雪,緹奧露出厭惡的表情。
  始看著緹奧,好像感到很意外。因為他原本心想……如果是這個變態到極點的廢龍,即便是刺骨的寒冷,她也一定能轉換為快樂。要是她太過囂張,那就剝光她的衣服,把她丟到外面去。
  緹奧小姐似乎全都了然於心,她身子一顫,不住喘氣,覺得心愛的主人真是太瞭解她了。
  始決定當作什麼也沒看見,從自己的胸前取出項鍊墜。
  那是將透明度高的藍色水晶加工成八邊形柱狀體,再以鍊條串上而製成的項鍊墜,是用來調節外部空氣的神器『空氣特區』。
  「我不會再重蹈古盧恩大火山時的覆轍。你們別弄丟我交給你們的神器哦,只要有那個神器,就能保證有個舒適的大迷宮之旅。」
  月她們也取出收在胸前的項鍊墜。
  「……嗯,始親手做的,好棒。」
  「是啊~模仿雪結晶的這一點真是相當絕妙呢。」
  「始同學送的第三項禮物……嘻嘻。」
  雖說是必要的物品,但畢竟是心愛的男人送的禮物。更何況跟始用的粗糙造型不同,月她們的項鍊墜造型是模仿雪結晶,製作得精巧又美麗。
  項鍊墜吸收光芒,閃閃發亮的樣子,如夢一般美妙,月她們臉上也自然露出開心的笑容。
  這時一個語氣微妙的話聲響起。
  「主人啊,為什麼只有妾身的是雪人?不,雪人也是很可愛啦……但是如果可以的話,妾身也想要雕工精細的首飾……」
  緹奧露出難以言喻的微妙表情,捏著項鍊墜,將它舉高至臉的高度。
  那是造型活潑的雪人型項鍊墜。彷彿現在也能聽見「HA~HAHAHA!!」如美國人一樣的笑聲。
  緹奧目光不住偷窺,交互比對月她們的美麗項鍊墜以及自己的雪人,表情看起來似乎非常羨慕。
  始則是說道:
  「我知道。」
  「知、知道什麼?」
  始出乎意料地認真,緹奧則是有些狼狽地問道。
  始露出瞪視般強而有力的眼神說道:
  「在妳體內沉睡著一位超級緹奧。」
  「!?」
  轟隆!艦橋上的眾人感覺到宛如落雷的衝擊。
  ──超級緹奧。
  在樹海大迷宮中了精神反轉魔法之際,緹奧所產生的異常。
  沒錯,她出現了。
  『太有姊姊風範令人感到可怕的緹奧』。
  『帥氣得令人噁心的緹奧』。
  也就是說,正常的緹奧‧庫拉魯斯出現了!!
  「我本來以為是都市怪談之類的,但是希雅和香織在攻略大迷宮後仍驚恐地言之鑿鑿。那麼……正常的緹奧就確實存在吧。」
  「主人啊,抱歉在你一本正經的時候打斷你的話,可是你剛才說的話非常失禮喔?妾身可是很生氣喔?」
  緹奧少見地面露怒容,並回頭看向身為元凶的希雅與香織。兩人儘管內心動搖,仍是試圖反駁:
  「有、有什麼辦法嘛!因為真的很可怕呀!妳變得好像女王一樣,說會保護我……害人家差點就湧現出奇怪的感情!」
  「妾身又沒有哪裡奇怪!為什麼妳會害怕呀!?」
  「很可怕呀!因為那可是緹奧小姐喔!竟然有那麼泰然自若,堅定不移的帥氣緹奧小姐!我現在光是回想起來就──嘔。」
  「妳給我等一下!!為什麼妳會想吐!?妾身要哭囉!你們再這樣,妾身會不顧羞恥嚎啕大哭喔!」
  儘管嘴上這麼說,緹奧的臉頰卻微微泛紅,她果然已經是末期症狀了吧。
  話雖如此,要放棄應該還太早!始指著雪人項鍊墜說道:
  「超級緹奧一定還在妳的心中,我很想見一見她。在攻略冰雪洞窟的過程中,請妳務必證明她確實存在。如此一來,不管妳想要什麼造型的飾品,我都會送給妳做為獎賞。」
  「好、好過分……意思就是說,主人一生都不會送給妾身適合女性的禮物嗎!?太過分了,主人!妾身雖然很喜歡懲罰,但是討厭被排擠呀!!」
  「喂,廢龍,妳幹嘛露出『那時候的我已經不在了!』的表情,別把醫不好性癖當成既定事實。」
  看到緹奧哭著苦苦哀求,始不禁感到頭痛,原以為這是治療她性癖的絕佳機會啊。
  看到緹奧與始那樣爭論,鈴與雫面面相覷。
  「……小雫雫,我們的項鍊墜甚至感覺沒有雕工對吧?不管怎麼看都只是普通的石頭。比起我們的,雪人還比較好吧?」
  「別說了,鈴。這麼明顯的差別待遇,只會讓人感到悲哀而已……」
  雫說完看著自己手上的物體,那就像是從附近河邊撿來的普通石頭而已。真的就只是對礦石附加了防寒效果,沒有經過任何加工。
  她們並不是希望始送的是高價精美的裝飾品……
  但還是不禁有點沮喪。
  「會嗎?只要有效果的話,就算只是普通的石頭也沒關係吧?」
  「……龍太郎,我認為不是那個問題哦。」
  「沒錯!不是那種問題!」
  被鈴狠狠一瞪,龍太郎立刻慌張地移開視線。對龍太郎而言,女孩子的纖細內心是他的死穴,還是不碰為妙。
  這段時間裡,佛爾尼爾的高度下降,在風雪的縫隙間,開始看見龜裂大地。
  地上散開好幾條深深的裂痕,那幅光景就像是巨大的蜘蛛網。
  【冰雪洞窟】之後是【冰雪峽谷】。
  【冰雪峽谷】有如迷宮般錯綜複雜,大迷宮的入口大概就在峽谷深處。
  始操控佛爾尼爾,使它按照羅盤指示的方向,在峽谷上方前進。
  原本他們得在深深谷底一邊探索一邊前進。在冰天雪地裡,酷寒與惡劣的能見度會毫不留情地奪走人的生命,也難怪這裡會被認為是大迷宮了。
  前進一段時間後,一行人便看見峽谷的盡頭,但卻沒看見【冰雪洞窟】的入口。始側著頭感到疑問。
  「咦?峽谷走到這就是盡頭了嗎?羅盤指的地方還在更前面呢……」
  「……始,你看。」
  月注視著設置於艦橋中央,能夠映出外界景象的水晶螢幕,並且用手指著螢幕。
  仔細一看,峽谷的寬度在不知不覺間變得十分狹窄。
  將水晶螢幕擴大一看,只見峽谷的谷底有一條如隧道般的路徑。看似已到盡頭的峽谷,似乎通往隧道的深處。看來峽谷前方的道路因為積雪的關係,上方被雪覆蓋了。
  「沒辦法,從這裡開始我們在地上走吧。距離洞窟大約一公里左右,應該沒問題吧。」
  「終於要出去外面了吧!我是第一次體驗雪!摸起來是什麼感觸呢?聞起來味道怎樣呢?即使觸摸到也不會馬上凍傷對吧?是這樣沒錯吧?」
  兔耳躍動!兔尾不住甩動!
  希雅非常興奮期待,她再度奔到窗邊,宛如在電車座位上盯著窗外景色的小孩,眼中閃爍著興奮的光芒,開始眺望一望無際的銀色世界。
  看到希雅那個模樣,始似乎要掩飾什麼似地抓了抓頭,把臉別了過去。只不過,從他伸到一半的手臂,和充滿慈愛的眼神,誰都看得出他是因為希雅的舉動太惹人憐愛,所以忍不住想給她一個擁抱。
  以【梅爾基涅海底遺跡】為目標而前往西海時,希雅雖然也表現得相當興奮雀躍,但是現在始看待希雅的心境,已經與那時不同了。
  自從接受希雅的感情,並與她建立起新關係時起,希雅天真無邪的言行舉止,輕易就能削弱始的理性。
  「……呵呵。」
  月見到始的反應,意有所指地笑了。始則是故意咳嗽兩聲,假裝在專心控制飛空艇降落。
  「在谷底降落……辦不到吧。峽谷太窄了,我要降落在崖上了喔。」
  始自顧自地說著,然後有如對齊了峽谷邊緣,將佛爾尼爾降落在那裡。由於佛爾尼爾的運轉原理並不會發生下降氣流,所以沒有像直升機那樣捲起千堆雪,實在是降落得非常安靜。
  一打開下方艙門,冰寒刺骨的冷空氣立刻吹入船內。
  「呼呀!?好冷!」
  「這可真叫人受不了啊……哈啾!」
  鈴縮著脖子跳了起來,雫也抱著自己的身子,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因為想體驗一下氣溫有多低,所以她們並沒有起動空氣特區。始等人也是一樣,全員瞬間抖了一下,然後急忙起動空氣特區。
  來到室外後,馬上便遭遇大量風雪。雪花附著在臉上,在始等人臉上留下白色妝容。
  空氣特區只是將身體周遭一定範圍內的空間保持適當溫度,並不會產生障壁,所以為了保險起見,他們將身上大衣的帽子往下拉。
  「哇,這就是雪嗎!啊哈哈,好蓬鬆!輕飄飄!」
  在一群人之中,有一隻兔子不只是沒戴帽子,甚至連大衣前方的釦子也不扣,非常興奮喜悅的樣子。她彷彿在說「要吹就儘管吹吧」,用全身承受風雪吹襲。接著她立刻露出開心的笑容,並且踩在雪上踏出聲響,或是用手掬起雪,盡情享受人生第一次看到的白雪。
  「喂,希雅,我們要走囉,別太興奮……」
  「這下子唯有跳下去了吧!」
  「……聽我說話啦。」
  希雅絲毫不理會始的勸諫,一副「兔」耳東風的樣子。
  希雅精神十足地叫了一聲,然後勇敢地跳下船去。
  她著陸的地點是眼前潔淨純白的雪。
  「從今天起我就是雪兔了啊啊啊啊~~」
  悽慘的悲鳴聲響起,然後希雅消失了蹤影。
  之後只留下了有著希雅形狀的洞穴。看來她跳雪的地點是在冰隙正上方,只是積起了雪而已。
  隔了一拍後──
  「在那之後,沒有人再見過愚蠢的兔子……」
  冷冷看著希雅掉落的洞穴,始口中唸起有如RPG遊戲結束時的旁白。
  「不不不,你怎麼還那麼鎮定啊,南雲同學!?希雅會死掉哦!」
  「咿~~小希希~~!!」
  因為事出突然,雫與鈴吃驚得愣住了,她們臉色蒼白,陷入恐慌狀態。光輝和龍太郎也因為突來的意外而茫然自失。
  「只不過是從高處落下,希雅不會怎麼樣啦。別說了,我們也下去吧。」
  始揮了揮手,表示沒什麼大不了,同時將佛爾尼爾收進寶物庫。
  然後,他輕鬆得彷彿在散步似地,從離谷底大約六百公尺的斷崖上,毫不猶豫地一躍而下。
  光輝等人「欸!?」的驚叫一聲,瞪大了雙眼。在他們的注視之下,月也爽快地縱身而下。兩人消失後的懸崖邊,咻咻地吹起了空虛的風……
  「啊,你們兩個~等我一下呀。」
  接著香織輕輕一跳,往下墜落。
  她輕鬆得彷彿像是在說:「咦?跳崖自殺?輕輕一跳就好了吧。看,很簡單吧?」,但如果在地球上,這一定會演變成一起事件。
  基本上,他們全員都有配發到『空力靴』,而且也可以採取以魔法捲起風的方法,減緩下墜時的速度,所以只要冷靜一想,其實光輝他們也能辦到。
  話雖如此,道理歸道理,情感上則另當別論。以常人的感性來說,從懸崖峭壁上自由落體往下跳,果然還是需要勇氣的吧。
  鈴朝谷底偷看一眼,然後靜悄悄地從懸崖邊退下。被逼到懸崖邊的人──如同字面上的意思,她嚇得都快哭了。
  「這點小事就躊躇,那怎麼成呢?你們所要做的事,遠比從懸崖跳下去還要困難吧?應該沒時間發抖吧?好啦,鼓起勇氣跳下去。」
  緹奧看不下去,伸手推著鈴的背。
  不管是在精神上還是物理上,鈴都不斷被推向斷崖邊緣,讓她下意識地踩住腳步。她的心情就像是被逼著玩高空彈跳的藝人,只不過……身上沒有綁繩索。
  「等、等一下!我跳,我會跳的!鈴是只要有心就做得到的孩子!所以至少讓我自己跳啦!」
  「讓妳自己跳,大概會等到太陽下山吧。」
  鈴拚死抵抗無果,她嬌小的身軀被緹奧輕易提起來。
  「沒問題啦,就算變成谷底的一灘肉泥也只是剛死而已,應該救得回來啦。所以,來吧~妳就安心地去吧~!」
  「『應該』是什麼意思!?這時候妳應該說得肯定一點──等、等一下,我自己來,我會自己跳啦,所以別把我丟下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谷口鈴,十七歲,在異世界被丟下谷底。
  盛大回響的悲鳴宛如逐漸熄滅的生命燈火,聲音漸漸變小……最終完全消失了。
  光輝等人臉色蒼白,緹奧回過頭來,對他們露出笑容。她的笑容勝過任何雄辯,就好像在說:「下一位準備好了嗎?」
  「八、八重樫雫!我、我要跳了!!」
  因為不想被丟,雫自己朝谷底跳下,動作優美得像是游泳出發時的跳水。
  「我、我也上了!拚了啊啊啊啊!」
  「可惡!我豁出去了!」
  龍太郎與光輝見狀也跳了下去,怎麼看都已經自暴自棄了。
  「嗯,有精神是好事。」
  緹奧點了點頭,然後自己也縱身往崖下一跳。
  緹奧比平常還要強硬。
  至於原因是不是因為超級緹奧而被取笑,那就只有她本人才知道了。


《平凡職業造就世界最強9》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