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試閱.jpg

今天為各位獻上《封神演義 前往迷途之道》的試閱文

4月的一開始要推出重量級的炫小說啦!!

封神演義的粉絲們千萬不要錯過囉

最強道士申公豹將在大戰後的神界中遭遇到什麼人物

他們又各懷哪些不為人知的故事呢?

以下為試閱文


 

  「真是稀奇啊──教主閣下居然會直接找我來這兒。」
  申公豹啜飲了一口奉上的茶。
  清爽的茶香與清涼的空氣十分相稱。
  這裡正在進行茶會。
  地點是蓬萊島。
  蓬萊島,被整頓為新仙界且與人界位於不同次元的土地。
  「不要那樣叫我啦。」
  邀請申公豹參加宴會且被調侃的教主苦著臉回應。
  「那麼,該怎麼稱呼才好呢?」
  「像以前那樣──叫我楊戩吧。」
  他是名相貌俊朗,有一頭瀑布般藍色長髮的美男子。
  名為楊戩。
  他同時也是統率整個仙界的天才道士。
  儘管被來頭如此之大的人物邀請,申公豹的態度依然從容。
  這也是當然的。畢竟申公豹也是名震仙界的道士。
  擁有最強法寶〈雷公鞭〉且能夠驅使最強靈獸〈黑點虎〉的最強道士──雖然是相當老掉牙的形容詞,但實際上也沒有人能夠質疑他配不上這個稱號。
  因此,申公豹也總是用對等的態度面對所有人。不論對方是誰,他都會把自己當成客人,向對方要求應得的尊敬。當然,他也會付出恰當的敬意,絕對不會做出粗暴或失禮的行為。但要是對方敢冒犯自己,下場將是──從這個世界消失。
  最強道士申公豹正與教主楊戩一起品茶。
  而且,只有他們兩人。
  這是相當不尋常的情景。
  兩人所在的地點視野相當良好,能夠把蓬萊島壯麗的自然景色盡收眼底。
  可惜這並非是場能輕鬆喝茶的普通茶會。
  申公豹拿起筷子,夾起簡樸的全素料理。
  「原本還以為這是為了慶祝勝利,與崑崙的仙人一起參加的大香齋呢。沒想到來賓只有我一個?」
  所謂的大香齋指的就是仙人的宴會。
  「──那場戰爭沒有特定的勝利者。崑崙山沒有贏,金鰲島也沒有輸。」
  聽了申公豹的揶揄後,生性認真的楊戩表情變得更苦澀了。
  但這反而讓申公豹更覺得有趣。
  「的確。殷周革命也為仙界帶來極大的傷亡。」
  殷周革命──被後世史書如此稱呼的朝代更迭,是在為期十數年的戰爭中完成的。
  繁榮了數百年的王朝‧殷。原本是名君的紂王被絕世美女‧妲己魅惑,成為了殘虐無道的暴君,黑暗時代就此開啟。
  率先在暴政下舉起叛旗的是位於西岐的周。
  因此,周得到了接下封神計畫的密令,而降臨人界的道士‧太公望為主的崑崙山仙人們幫助。之後,以鎮國武成王‧黃飛虎為首,許多不堪苛政的商朝將官、士兵也紛紛加入周的行列。
  周文王過世後,繼承父親遺志的武王率領周國大軍,於牧野大破紂王率領的殷軍,決定了天下大勢。武王進入殷的都城‧朝歌,將紂王斬首示眾。殷商覆亡,結束了漫長的戰爭。
  ──新的王朝‧周朝,就此誕生。
  時為西元前十一世紀之春。
  但在如此巨大的歷史轉捩點背後,還有一場大規模戰爭。
  崑崙山與金鰲島,仙界的兩大勢力分別支持著周與殷。隨著人界的衝突升級,雙方的對立也不斷地升溫,最後爆發戰爭。
  也就是所謂的仙界大戰。
  那是一場極為慘烈的戰爭。雙方犧牲了許多仙人,甚至連仙人的居處──飄浮在空中的崑崙山與金鰲島也雙雙崩落、墜毀於地。
  影響程度足以讓整個仙界面臨滅亡的危機。
  如今的世界,是在分別發生了天上與人間的兩場大戰,仙界大戰與殷周革命全都結束後的世界。
  「許多道士與仙人殞命,仙界疲弊,勢力大減。為此不得不退出人界。」
  「──這全是為了封神計畫。」
  「假如他在這裡,我還真想問問──創造了歷史的本人有什麼感想?」
  封神計畫──由統率崑崙山的三大仙人之一‧元始天尊所策畫,以「讓仙人在人界絕跡」為名義進行的祕密計畫。
  在歷史的波濤中,這個計畫對世界的趨勢帶來了極大的影響。人界改朝換代,仙界差點滅亡。巨大的歷史轉捩點就此誕生。
  ──為了對抗更巨大的敵人。
  就某種意義而言,所謂的封神計畫,正是為了創造新的歷史而發動的計畫。
  「完成封神計畫的師叔和你不同,他並不希望引發戰爭。」
  師叔。
  以楊戩為首的崑崙山仙人們,全都心懷敬意地以此稱呼不在場的某人。
  名為太公望的道士。
  申公豹與太公望之間有著不可思議的緣分。
  封神計畫開始後沒多久,申公豹便以妨礙者之姿阻擋在太公望面前。事實上,申公豹確實也在封神計畫的排除對象中名列榜首。
  但是,單純以結果來看,申公豹曾經對太公望數次伸出援手。他之所以那麼做,究竟是一時興起?或是別有目的?真相如何,也只有申公豹本人知道了。
  「戰爭不是有人希望就會發生哦。你想想看,不是有所謂的『天命』一詞嗎?我們每個人都是根據上天所賦與的命運在行動,就像是星象那樣。」
  「束縛著我們的〈歷史的路標〉已經不存在了。」
  「你說得沒錯。」
  但是,太公望在封神計畫結束後消失了。
  他的行為彷彿在向人們宣告「我的使命已經完成,不想再做更多事了」。
  「我現在的位子,原本應該由師叔來坐才對。」
  楊戩眺望令人神清氣爽的藍天說道:
  「所以,我必須為師叔完成他一定會做的事。」
  「你的意思是?」
  「把禍根清除乾淨的戰後處理工作。」
  楊戩答道。
  「也就是收拾殘局。」申公豹點點頭:「隨著殷周革命完成,仙界大戰也結束了。話是這麼說,但其實有許多人並不如此認為。」
  假如戰火真的完全消弭,那麼仙人之間也應該不會再有齟齬才對。
  事實上,教主楊戩身邊還有分別代表人類與妖怪的燃燈道人與張奎從旁協助。不這麼做就無法防止再次發生戰爭。所有仙界的代表人物都很清楚這一點。
  「然後呢?你具體上打算怎麼做?」
  戰爭就像是又大又重的球體,必須花費不少時間才能使其滾動。可是,一旦開始滾動,就會因為自身的重量難以停下,外力也無法使其停下。
  「──創造歷史。」
  楊戩毫不猶豫地說道。
  「成者為王,敗者為寇。這不是贏家一向會做的事嗎?」
  「這種事我很清楚。但是,只對某一方有利的歷史,早晚會成為新戰爭的導火線。」
  「既然如此?」
  「所以,我想寫出雙方都能接受的──共同的歷史。」
  「這又是個大工程呢。在歷史的路標消失後,編纂新的歷史嗎?」
  「為了決定仙界今後的方針,我們已經開始編寫不偏向崑崙以及金鰲任何一方的史書了。歷史應該具有客觀性,不該為了誰而寫。為了寫出真正的歷史,我想借助你的力量。」
  「──原來如此。只要用雷公鞭把反對你的仙人一掃而空就行了嗎?」
  雷公鞭。申公豹的法寶,也是仙界的至寶,全仙界只有七個的超級法寶之一。它具有無比威力,只要一揮鞭就能發出貫穿天地的雷擊,將一切燒成灰燼。
  申公豹正是能自由操縱如此強大力量的人物。
  「……真希望你別輕易說出這麼危險的話。」
  「當然只是玩笑話。我的雷公鞭沒那麼廉價,才不會特地為那種無聊小事出動呢。」
  申公豹咧嘴笑道。
  他一向化妝成小丑的模樣,而且基本上面無表情。
  儘管如此,楊戩還是感覺得出來,申公豹並沒有因為剛才的要求而感到不愉快。
  「──我想請你前往神界,與被封神的仙人以及道士談談。瞭解他們對仙界大戰有什麼想法,並把他們的想法記錄下來。可以請你協助完成這件事嗎?」
  「這我可要考慮一下。」
  申公豹也不會因此便欣然答應楊戩的請求。
  「就算戰爭再次爆發我也無所謂哦。沒有人想被命運束縛,既然如此,每個人應該都很期待未知的將來呢──」
  「這句話我可不能聽過就算了呢。」
  楊戩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寒氣。雖然他平常算是老實人,但在經歷了仙界大戰的洗禮後,也有了「必要時必須毫不猶豫地下判斷」的覺悟。
  「哦?所以你打算把我解決掉嗎?」
  申公豹也散發出「只要楊戩一點頭就會立刻揮動雷公鞭」的氣勢。
  儘管如此,申公豹的身上卻沒有任何殺氣或鬥氣,平靜到不起一絲漣漪。
  假如是一般人,面對這樣的申公豹肯定會寒毛直豎,覺得自己在面對蟄伏的猛虎,且害怕到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不了。」
  可惜楊戩不是尋常人物。他是卓絕群倫的道士。雖然因為不打算收弟子而無法升格為仙人,但光就法術與法寶的威力來說,沒有多少仙人的實力能與其並肩。
  「要是想和你這種級數的道士作對,那就真的得再次掀起戰爭了。」
  「真聰明。你果然很適合坐在這個位子。」
  「我確實是以此為目標而努力。雖然負擔很沉重,但這職位確實很適合由我來坐。」
  「你很清楚自己的立場嘛。」
  「我想好好守護師叔留給我們的世界。為了前往沒有歷史的路標之未來。」
  「這目標很難做到哦?因為所有人都會主張自己才是正確的。」
  「因此,我才希望能請你幫忙確定是否正確。」
  「哦?」
  「拜託你了。」
  楊戩把一卷卷軸交給申公豹。
  上面羅列著仙人的名字。
  彷彿當年元始天尊向太公望宣告封神計畫即將開始的場面。
  「哦哦,這可真是不得了啊。」
  申公豹瀏覽著那些名字,他泛起微笑。
  「你倒是盡把麻煩人物推給我呢。」
  「我已經事先和他們聯絡好了。所有人都很願意幫忙。」
  申公豹將目光從卷軸上移開,他凝視著楊戩。
  那雙眼珠子宛如作工精巧的人造品,完全沒有動搖。也因此像是擁有能一眼看出真偽的力量。
  「──好吧。感覺挺有趣的。我就有條件地接下這差事吧。」
  「你的條件是?」
  「支付我開出的酬勞。」
  接著申公豹起身。
  一旦決定就該立刻行動。
  
  黑點虎正在外頭等他。
  牠是申公豹的靈獸。儘管外表看來像隻大貓,但牠擁有其他靈獸無法比擬的力量。
  「你好慢啊,申公豹。」
  「聊得比預期中還久呢。」
  「你已經和楊戩談完了嗎?」
  「基本上是吧。」
  「話是這麼說,但你倒是接了麻煩的差事哩。」
  黑點虎有千里眼與順風耳。牠能窺視所有事物,也能耳聞所有聲音。想在這種距離旁聽申公豹與楊戩的對話,對牠來說只是小菜一碟。
  聽著黑點虎抱怨的申公豹回道:
  「說不定能趁這個機會再次燃起仙界的戰火。不,應該說最好變成那樣,這才夠意思啊。」
  「申公豹,你啊……」
  「怎麼?」
  「個性真的超乖僻耶。」
  申公豹笑而不語。
  「那麼,我們走吧。」
  「好好好。」
  申公豹跨上黑點虎的背。話是這麼說,不過黑點虎的身體太巨大了,要用爬的才能坐上去。
  黑點虎等申公豹坐穩便立刻蹬地騰空。
  敏捷地飛躍。
  直升雲霄。
  在青空中翱翔。
  風馳電掣,轉眼之間便抵達了目的地。
  
          1
  
  寸草不生的峭峻山嶺。
  半空中湧出的水傾洩而下,在湖中盈滿了湛然的清水。
  令人追憶起往昔仙界的景色。
  神界。
  這裡是被如此稱呼,並位於與人類居住的世界不同次元的桃花源。
  在封神計畫中,戰敗者將以魂魄之姿被封印於封神臺。
  封神臺在計畫結束後也隨之失去作用,之後被重新改造成仙人的新居處,也就是神界。
  神界的居民都是在先前的大戰中殞命的人物。
  這些人居住在一起,會經常出現爭執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不只是仙人與人類,就連由礦物、物品以及飛禽走獸變化而成的妖怪仙人也住在這裡,要是坐視小爭吵不管,很容易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所以你才主動擔任神界的調停工作嗎?」
  「因為呀,能以理性溝通解決事情,不是最好的嗎?」
  那是名語氣沉穩,外型也相當纖瘦的仙人。
  感覺就像是吹拂過草原的輕風。
  溫和又舒爽,沒有人會對他心生反感。
  所以他才能擔任神界的調停者。
  「聽說普賢真人是崑崙十二仙中最溫和穩重的仙人,如今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這些是聽誰說的呢?」
  「任君想像囉。」
  崑崙十二仙。代表著崑崙山的十二名偉大仙人。
  其中絕大多數都在先前的大戰中被封神了。
  普賢真人也是其中之一。
  他是崑崙十二仙中最年輕的一位,也是崑崙山的教主──元始天尊的直傳弟子。
  這代表的意思是:普賢真人不但天資超群,而且實力非凡。
  儘管如此,他仍然在先前的大戰中被封神了。
  那是場非常慘烈的戰鬥。普賢真人與其他十二仙一齊阻止金鰲島的司令官──聞仲進攻崑崙山,但還是失敗了。
  「──楊戩已經知會過我了。你是來做仙界大戰的記錄吧?」
  「是啊。」申公豹晃了晃手中的卷軸:「他叫我從候補名單中找人訪問,我就先找你了。」
  「為什麼想找我呢?」
  「因為,我對某件事很好奇。」
  申公豹豎起食指:
  「你那壯烈的犧牲方式,直到現在依然被仙界眾人談論不已哦。」
  「是嗎?」
  普賢真人笑容不變地回道。
  他的個性溫和穩重。
  但並非只有溫和穩重。他還擁有不論受到什麼樣的挑釁,都不會被激怒的柔軟。
  「仙界沒有比你更不喜歡鬥爭的人了。老實說,我對於你居然會在仙界大戰做出奮勇當先的行動感到非常意外。難道你是那種平常不慍不怒,一旦點燃就會變成燎原大火的類型嗎?」
  普賢真人用手指抵住下巴,思考起來。
  那是如春蔥般纖柔的手指。
  「──嗯,也許是這樣吧。」
  他喃喃地說道。
  「想完成什麼,就必須有所犧牲。想完成的事情愈大,就愈難避免犧牲。」
  普賢真人沒有迴避問題,他坦率地回答了。
  「所以討厭鬥爭的你才會主動加入仙界大戰嗎?」
  「要是能不出現任何犧牲當然是最好的,但既然封神計畫的目的是那樣,犧牲就難以避免了。如此一來,為了能稍微減少他的負擔,我想把自己的力量借給他,想代替被迫犧牲的他承擔痛苦。」
  「可是,你選擇了犧牲自己。這是為什麼呢?」
  申公豹想知道的就是這件事。
  「唔,那來聊聊我的法寶──〈太極符印〉好了。」
  普賢真人的雙手在不知不覺間亮了起來。
  一顆耀眼的天球出現在他手中。
  「──第一次見到小望,是我拜元始天尊為師後沒多久的事。」
  
          2
  
  ──他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呢?
  對他的第一個感覺,是迷惑。
  他的名字是太公望。
  他和普賢真人一樣都是來仙界修行的道士。
  他們在仙界修行所謂的道術,也就是瞭解天地萬象發生的真理,再以自己的方式重現那些現象。
  引發閃電、將水變成酒、在空中飛翔。
  這些全是存在於現實的現象。但人類無法隨心所欲地讓它們發生。
  仙人則能藉著道術辦到這些事。換句話說就是在模仿宇宙萬象。
  就某方面而言,這些道術就相當於後世被稱為科學的學問。
  所謂在仙界修行,就是修這一門學問。仙人學習道術,再把這些知識傳授給門下的道士。
  當然,不是所有人都能學習道術。
  有修仙資質的人極少。據說百萬人中只有一人擁有名為仙人骨的特殊骨格。
  只要被發現有學習道術的資質就會被接到仙界,以道士的身分在仙人座下修行。
  絕大多數的道士都會進入名為崑崙十二仙的優秀仙人門下學習。
  但同時有例外,也有拜崑崙山教祖‧元始天尊為師的道士。
  元始天尊是三大仙人之一,與通天教祖、太上老君齊名。
  被三大仙人之一的元始天尊親自接到仙界的,就是名為太公望的道士。
  這可說是空前的破格待遇。
  崑崙山眾仙當然會對這位名叫太公望的孩子感到好奇。
  仙人是遠離世俗、保持心靈平靜、鑽研道術之人。但他們畢竟不是神佛,並未拋棄人類的本性,自然還留有好奇心,對於新奇事物感到有興趣。
  不過,那些期待與羨慕的眼神,很快便從崑崙山眾仙身上消失了。
  仙人只要在聊天時提到太公望這個名字,接著一定會出現的就是偷懶、不認真等等形容詞。
  一叫他修行,就會摸魚打混;一叫他冥想,就會坐著打盹。愛吃桃子,還喜歡喝得醉醺醺的。但他最喜歡的還是成天無所事事地發懶。可說是怠惰的具體化身。
  儘管如此,他卻很能掌握要領,也很會耍小聰明。他可以面不改色地騙人,但是很少穿幫。以這方面來說,也許算是很有天賦吧。
  雖然他成天游手好閒,身為道士的能力卻不差。
  明明不用功卻很有才能。也不會因此便吹噓自己是天才。是個讓人搞不清楚究竟是傲慢還是謙虛的人物。
  對於這樣的太公望,有些人懷疑他是否恃才而驕。
  實際上,由於具有仙人資質的人極少,有時也會出現耽溺於自己的才能,因而自負不凡的傢伙。
  有些有著修仙資質,能力卻不怎麼樣的傢伙會聚在一起,一股勁兒地談論自己在人界時的豐功偉業,並且為了確認自己才是最特別的人,而在暗中較勁。
  但太公望和那些人不同。他從來不提來到仙界前的事。
  雖然他會和元始天尊身邊的白鶴童子打交道,除此之外,他與其他仙人、道士僅會在表面上維持友好關係,卻從來不和任何人深交。
  甚至讓人覺得,太公望是特意不與他人來往。
  回過神時,太公望總是孤獨一人。
  普賢真人也喜歡獨自修行。
  他喜歡學習道術理論以及瞭解各種現象發生的原因。喜歡打開卷軸,默默地看書。每當有新的發現,就會覺得對自己生活的世界有了更進一步的瞭解。
  愈是學習,就會覺得自己不知道的事愈多。儘管如此,學習還是會讓他覺得自己離遙不可及的天空更近了。若想明白萬事萬物存在的道理,就只能靠學習。
  為什麼會發生這種現象呢?
  為什麼會有這種物體呢?
  為什麼這個世界會存在呢?為什麼自己會存在呢?
  不管是誰,一生中都曾經有過這樣的疑問。
  仙界的修行說不定能讓自己得到這些問題的答案。
  不論是多麼不合理的現象,只要好好面對就能與世界對話。只要側耳傾聽對自己說話的無聲之語──天與地的真理,就會覺得自己與世界的距離愈來愈近。
  眾人很快就對如此勤勉好學的普賢真人青眼有加。
  真不愧是元始天尊的直傳弟子──
  經常能聽到這樣的讚美。
  雖然普賢真人也會為這些稱讚而感到開心,但是,不是這樣的吧?他同時也有這種想法。
  原因就是──太公望。
  所謂的修行就是在測試世界願意對自己敞開多少祕密。
  為什麼這個世界以及大自然會是這個樣子呢?
  以單純的疑問為出發點,仔細地解開謎題。
  解謎時必須深入探究事物的本質,這不是能簡單做到的事,非常需要專注力。而且必須不斷地重複嘗試與錯誤。以為自己進步了,沒想到又回到原點──如此一而再、再而三地重複。
  可是,太公望理解這些事的速度遠快過自己。
  而且感覺他做得十分輕快。
  就像一陣風似的。
  自己必須努力才能到達的終點,他卻只要像輕輕坐上雲朵般,不知不覺就能達到目的地。
  老實說,普賢真人很羨慕他。
  回過神時,太公望在自己心中的份量已經大到無法忽視了。
  ──他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呢?
  曾幾何時,迷惑變成了好奇。
  所以,他乾脆直接去找太公望說話。
  當時他們的年紀都還很輕。
  如今回想起來,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當時,太公望正在做冥想修行。
  飄浮在空中的崑崙山脈有著各式各樣、大小不同的島。
  太公望就在其中一個小島上。
  他背對自己坐在島的邊緣。
  手上拿著一根釣竿。
  青空如碧海般無邊無際,離地表卻很遙遠。
  普賢真人降落在島上。太公望回過頭。
  「你好。你在釣什麼呢?」
  普賢真人笑咪咪地問道。
  「……沒什麼。今天收穫特別差。」
  太公望將頭轉回去,不再看普賢真人。
  從他手中釣竿垂下的魚鉤在隨風搖曳。
  「那我就是你今天釣到的第一個東西呢。」
  「是嗎?我本來就沒有在釣任何東西,只是在發呆罷了。」
  那是比想像中更安靜的聲音。
  完全沒有浮躁飛揚的感覺。
  自己面對的與其說是年輕道士,更像是修練多年的仙人。
  「你是普賢真人吧?」
  「而你是太公望。」
  「嗯。」
  仔細想想,雖然兩人互不相識,但都是元始天尊的直傳弟子。
  雖然是這樣,但是他知道自己是誰。
  普賢真人沒來由地感到開心。
  「普賢真人啊,如果你想在這裡冥想,那我就去其他地方好了。」
  「不用了,我不是來打擾你修行的。」
  「那你是來幹嘛的?」
  「沒有特別想幹嘛。」
  「啥?」
  太公望轉頭露出訝異的表情。
  總算有符合實際年齡的感覺了。
  兩人都還很年輕。
  雖然兩人都修行了大約二十年,但是仙人的老化速度與地面上的人類相比非常緩慢,因此兩人的外表都還殘留著幾分稚氣。
  「該怎麼說呢,因為年紀差不多,所以我有點在意你。」
  「哦。」
  看來,他並沒有拒絕自己的意思。
  所以,普賢真人就直接問了:
  「我可以和你一起待在這裡嗎?」
  ──這傢伙莫名其妙地在講什麼啊?
  他驚訝的表情彷彿在這麼說似的。
  「啊,對不起,我造成你的困擾了嗎……?」
  突然提出這種要求,果然太厚臉皮了吧?普賢真人感到不安。
  「……是沒差啦。」
  太公望說道,他收起釣竿放在身邊。
  接著躺了下來。
  「我要睡了。你可別吵我哦。」
  「咦?」
  他閉上雙眼,很快便發出呼呼的鼾聲。明明是睡在堅硬的岩石上,他的表情卻像是睡在柔軟的床鋪上。
  ──睡著就沒辦法冥想了吧?
  雖然差點脫口而出,但因為太公望的睡臉實在是太安詳了,普賢真人不忍心吵醒他,最後只是默默地在他身邊坐下。
  接著,普賢真人開始冥想。
  幾個時辰後,普賢真人將意識從深層浮起。
  太公望依然在呼呼大睡。
  他能睡得這麼香甜還真是不簡單。普賢真人心生佩服時──
  突然發現他的眼皮紅腫,眼角還有淚水流過的痕跡。
  普賢真人的心臟撲通一跳。
  表情明明貪睡又安詳。
  卻彷彿做了什麼惡夢──
  沒事了。普賢真人很想這麼說。
  他伸出了手。
  就在這時,太公望翻過身。
  普賢真人伸出的手停下來。
  收了回去。
  「你為什麼──」
  他心中忽然浮現疑問。
  但是,無法問出口。
  為什麼要哭?這時候的普賢真人還不知道原因。
  他只知道,眼下的青空是一整片的湛藍。


《封神演義 前往迷途之道》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