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無敵試閱.jpg

今天為各位獻上百合朵朵開《看來我的身體天下無敵呢1》的試閱文,

前世因為體弱多病而早逝,

甚至連孝順父母都變成一種奢望的梅雅莉,

重生之後變成了身體狀態全能的千金大小姐!!

還附加一名女僕服侍自己564654rt5

開始新人生的梅雅莉將會遇到什麼樣的人,

迸出何種火花呢

以下是試閱文


 

  我從出生時心臟就不好,免疫力也很差,此生在從來不曾離開無菌室的情況下結束。
  父母親明明因為我任性地離開差點哭了出來,卻還是露出笑容送我最後一程……我過得很幸福,謝謝你們。啊,我的人生竟然這麼簡單就劃下句點了。結果我在這一生甚至不太能走路、跑步,不管做什麼都需要別人幫忙……最後連孝順父母都做不到。神啊……如果我還能有來生……到時候──
  我希望能以『不會輸給任何事物的健康身體』誕生。
  我輕輕閉上眼睛……迎接……結束……
  
  〔我聽到妳的願望了。〕

  「咦!?」
  在腦內迴響的巨大聲音讓我睜開閉上的眼睛,但耀眼的光芒使我什麼都看不見。
  (什麼?這是麼一回事?看不清楚、聽不見、身體也動彈不得!為什麼?怎麼會這樣!不要,我討厭這樣啊──!)
  「哇啊啊啊啊!哇啊啊啊啊!」
  「生出來了。是很有精神的女孩子喔,老爺。」
  我在這一天,以「梅雅莉‧雷葛利亞」的身分重獲新生。
  
  從那之後又過了幾天。
  經過一段時間後,我也冷靜下來,為了確認現狀模擬起各種情況。
  (呃~所以……這是怎樣?)
  (冷靜,我要冷靜,我在醫院看過的書裡頭,不就有主角遇到這種事情嗎?呃~所以那是怎樣?編成……不對,是轉……對了,轉生!)
  這個詞彙讓我的思考迅速冷靜了下來。我鎮靜地觀察起自己的身體。
  小小的手掌,這是嬰兒的手。沒錯,我保留原本的記憶展開新的人生了。
  (是這樣啊,希望這次會是稍微健康一點的身體。)
  我對新的人生感到興奮,同時也因沒來由的安心感沉沉睡去。

               
  
  (喔喔喔,動了!這個身體動了!)
  我總是在地板上緩緩地爬來爬去。
  大家好,我是梅雅莉‧雷葛利亞,一歲。
  我從充滿醫療器具的醫務室,來到安穩且奢華的宅邸房間,在雙親的守護下逐漸成長。由於目前身體似乎沒什麼問題,我不由自主地想四處亂跑,接著就被身穿女僕服的大姊姊們抱在懷裡。
  (嗚嗚嗚……我還想多動一下。)
  從房間的氛圍、雙親的服裝、照顧我的女僕以及執事來看,這個家庭感覺就是我在醫院接觸的電影、動畫、漫畫、書本、遊戲等出現的中世紀貴族家。
  (的確是貴族沒錯啦……)
  畢竟父親當時高興地說「這個女孩就是我公爵家的第一個孩子!」,並把剛出生的我高高抱了起來。
  (所以應該是公爵家的千金大小姐……但我原本在現代日本出生、成長,離這種生活太過遙遠,實在沒什麼真實感。)
  由於我得以保有前世的記憶展開新的人生,所以打算好好享受前世辦不到的事情。
  (謝謝神。真想快點長大,開始做各式各樣的事情。)
  我相信當時響起的聲音正是神之聲,並感謝起祂。
  
  就這樣,時光飛逝,我順利地逐漸成長,如今不但可以行走,也能好好跟人對話了。
  大家好,我是梅雅莉‧雷葛利亞,三歲。
  我搖曳著繼承自母親的銀色長髮……應該說是白色,以及不輸給頭髮及肌膚的高級純白滾邊連身裙,快步在宅邸內散步。說實話,我在更早以前就可以走路(講清楚一點是在出生後幾天),不過那樣做實在太詭異了。這很可能是因為我擁有前世的記憶才能辦到,總之為了不被當成怪胎,我盡可能當個普通的嬰兒。
  (幸好我之前原本像是個嬰兒的狀態,有很多事情是真的做不到,我想……我應該沒有做出什麼會讓人覺得可疑的事……吧?)
  隨著年齡增長,我也瞭解了自己所在的世界。
  我理解到這裡不是自己熟知的現代社會,而是阿爾迪亞王國,是劍與魔法、有怪物與精靈居住的奇幻世界。
  (是RPG喔,RPG!只能在遊戲裡體驗的世界,如今就在我眼前!)
  然而不管是怎樣的世界,我只要能過普通的生活就覺得很幸福,所以完全不想去冒險或做些什麼。
  (因為很危險啊。今世我打算不給父母添麻煩,盡量活久一點好孝順他們,所以我才不會說出或做出太亂來的事情。)
  因此,即使雙親問我想要什麼,我也回答「什麼都不用」。
  話說回來,明明不是日文,我卻能很自然地理解這個世界的語言和文字,這應該也是託那位神明的福吧。
  「神啊,真的非常感謝您!我今天也很有精神地活著!」
  我對著天空向神獻上感謝的言詞。
  「啊……好和平喔。如果今後不發生任何事情就好了。喔,這可不行!愈這樣想可能就愈可能會發生。開玩笑啦,啊哈哈哈,不可能會有這種事啦,都是迷信!」
  
  然後,我犯了很蠢的錯誤。
  
  那是不小心引起的突發事故。
  成堆足以將我裝起來的巨大木箱,在我眼前如雪片般倒塌。
  要是正面被那種東西砸中,我會被壓扁。
  (危險!要擋下來!)
  能察知狀況雖然不錯,但我當下不是判斷「要逃走」,而是做出「要擋住箱子」這個錯誤的決定。接著我立刻朝木箱舉起單手,打算保護自己,另一隻手則擋到臉前方。
  我閉上眼睛,將要迎接撞擊的身體變得僵硬,接著──
  
  哐啷!
  
  沉重的木箱彷彿撞上堅硬的牆壁般,發出巨大的破碎聲響。
  當我為了確認情況睜開眼睛,明明什麼都沒做,卻看到倒落的木箱在眼前一個接一個壞掉。
  
  咦,這是怎樣?

  
  事情的開端要從現在回溯到半天前。
  「哎呀哎呀!我可愛的天使竟然在這裡啊!」
  當我走在宅邸的走廊時,一名身穿豪華貴族服裝、留著帥氣鬍子的時髦中年男子從遠方奔來。
  「哎呀,父親大人,您好。」
  我露出最甜美的笑容稍微提起裙襬,向往這邊跑來的男子微微屈膝,開口打招呼。我從很久以前,就跟家庭老師學習作為公爵千金的舉止與遣詞用字,但依然不算精通。不過畢竟我的精神年齡合計超過十五歲,所以理解得算快。
  「喔呼!」
  父親發出奇怪的呼氣聲,一度望向天空。
  他的名字是「菲爾迪德‧雷葛利亞」。
  正是雷葛利亞家的當家,我梅雅莉的父親,也擔任阿爾迪亞王國的元帥。
  「父親大人?」
  我在頭上冒出問號,同時輕輕歪過頭去。
  「啊啊嗚!」
  父親這次發出了難以理解的怪聲,用手壓住自己的胸口。
  (雖然父親每次都這樣,不過這個互動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咳……老爺,這樣事情會無法進展。」
  站在後方的執事低聲搭話後,父親才表示「知道了」,收起嘻笑說道:
  「梅雅莉,跟我過來。我想讓妳見個人。」
  「跟我見面嗎……?」
  跟先前說的一樣,我幾乎沒有跟雙親要求過什麼,所以雙親也不會硬塞什麼給我,只是今天似乎不太一樣。
  (應該說,父親,你明明說要我跟你一起過去,為什麼要抱起我移動啊?我想用自己的雙腿走路啊!)
  我穩穩地坐在父親鍛鍊過的手臂上被帶往庭院。抵達之後就看到已經有人待在那裡了。
  在那個能夠一覽宅邸美麗庭園的地方,設置了華麗的桌子與幾張椅子。
  有一名女子坐在其中一角喝著紅茶。父親走到她面前後,將我從手臂上放下。
  「母親大人!」
  「哎呀哎呀,梅雅莉還真是愛撒嬌呢。」
  我著地後一溜煙地跑到母親身邊,抱住了她的膝蓋。
  女子沒有對我的行為生氣或感到慌張,而是露出溫柔笑容望著我,她的名字是「艾瑞絲‧雷葛利亞」,是我梅雅莉的母親。
  母親的銀髮隨著一陣微風飄起,這景象美到讓我看得入迷。
  我用水汪汪的金色大眼望著母親後,她溫柔地撫摸我白色的頭髮。
  順帶一提,我的外表特徵是遺傳自母親的銀髮(比母親更白)、遺傳自父親的金瞳以及完全不會曬黑的白皙肌膚,第一眼看上去有種弱不禁風的感覺。不過這是我個人的觀點啦。
  這是母女間非常自然的交流。可是對過去的我來說,想接觸母親只能隔著無菌室的帷幕,加上母親溫暖的氛圍感覺非常舒服,就算她一直抱下去我也不會厭倦吧。
  「咳咳……啊~話說啊,艾瑞絲,我今天是想讓梅雅莉跟那孩子見個面。」
  「那麼,就把那孩子找過來吧。」
  父親輕咳後說出來的話語,讓我的幸福時光宣告結束。
  (那麼,想讓我見的究竟是誰呢?)
  我離開母親,抬頭望向父親後,母親對隨侍在旁的女僕長交代一句話,女僕長便暫時離開。我站在父親旁邊,茫然地想著對方是誰,沒等多久,就看到身穿小號女僕服的少女跟女僕長一起從對面走過來。
  (嗚哇,是小女僕耶!有著黑髮跟黑瞳孔讓我好有親近感喔!)
  少女身穿以黑白為基調的荷葉邊女僕服,在女僕長的催促下,有些緊張地走到我的面前。她雙手放在身前,身體彎出漂亮的角度向我鞠躬。
  「初、初次見面,梅雅莉大小姐,我、我我、我是提提。」
  (她變得語無倫次的模樣也好可愛喔♪)
  「這孩子從今天起是妳的專屬女僕,負責隨時服侍妳。」
  由於她的自我介紹資訊不足,所以父親為我做了補充。
  「我的專屬女僕?」
  (這是什麼,超有千金大小姐的感覺耶!不,呃,我的確是千金大小姐。)
  我重新望向那位小女僕。她看起來年齡比我大,但是沒有相差很多。呃,精神年齡是我比較大啦……
  我用充滿好奇心的金色眼睛緊盯著對方,向她走去,她端正了姿勢回望著我。
  「我是梅雅莉,今後請多多指教,提提♪」
  我沒有使用大小姐的用詞,而是刻意以朋友的感覺向她搭話。
  我的內心非常雀躍。畢竟這可能是我第一次跟同年代的小孩說話。
  「好、好的!大小姐!」
  等提提緊張地低頭致意後,我立刻帶她去庭院散步。
  「父親大人、母親大人,我要跟提提去庭院玩囉!」
  我完全把提提當成朋友了。
  即使如此,父親、母親和女僕們也都沒說什麼,所以我直接拉著提提離開。
  「大、大小姐!用跑的會很危險喔!」
  (不不,妳也很危險地在跑步吧。)
  跑在提提前面的我放慢腳步,只轉過頭向後看去。
  「提提妳幾歲了?」
  「咦,啊,是!我今年八歲。」
  大概是突然被問話讓提提很慌張吧,她隔了一拍後才回答。
  (八歲的話就是跟我差五歲啊,不過以歲數來說,臉好稚嫩喔。)
  被我用充滿好奇心的眼神盯著,她可愛的黑瞳孔四處飄移,有些曬黑的臉龐也染上紅暈。
  (真有趣♪)
  我至今只跟沉著的大人接觸過,這種有點慌張的反應讓我覺得很有趣。
  而且不管我去哪裡她都會跟過來。一想到這樣能撫慰我在前世飽嚐的孤獨感,我更加高興。
  「呵呵,要好好跟上來喔,提提♪」
  「大小姐~請等一下~」
  我重新跑了起來。提提雖然從後方發出哀求的聲音,卻還是追在我後面的樣子,真好玩。
  我不斷向前跑,找到一間倉庫後就躲進裡面。
  這就是所謂的捉迷藏。
  如今的我能做到前世完全辦不到的行動,也被允許這麼做。正因為太過高興,才助長了我這種脫序的幼稚行為。
  「大小姐,您在哪裡~?這裡很危險喔~」
  提提上氣不接下氣地往倉庫走了過來。我則是虎視眈眈等著她接近,準備嚇她一跳。
  
  當時我實在高興過頭了。
  所以沒有注意到我用來隱藏自己的許多木箱,其實是勉強被堆疊起來且處於微妙的平衡。
  接著,因為提提靠近,我大叫一聲準備衝出去,卻撞到了木箱的一角。
  
  哐啷!
  
  我順利地向前跳了出去,而木箱卻發出粉碎的聲響。
  「大小姐!危險!」
  「咦?」
  如同慢速播放般看到提提的臉色發青,我直接順著她的視線,轉身面對後方。
  成堆足以將我裝起來的巨大木箱,在我眼前如雪片般倒塌。
  要是正面被那種東西砸中,我會被壓扁。
  能察知狀況雖然不錯,但我當下不是判斷「要逃走」,而是做出「要擋住箱子」這個錯誤的決定。接著我立刻朝木箱舉起單手,打算保護自己,另一隻手則擋到臉前方。
  我閉上眼睛,將要迎接撞擊的身體變得僵硬,接著──
  
  哐啷!
  
  沉重的木箱彷彿撞上堅硬的牆壁般,發出巨大的破碎聲響。
  當我為了確認情況睜開眼睛,明明什麼都沒做,卻看到倒落的木箱在眼前一個接一個壞掉。
  (咦,這是怎樣?)
  我吃了一驚,為了理解現況仔細觀察起周圍,發現倒落的木箱在接觸到我伸出的手時,就像撞到牆壁一般碎裂開來。
  而且,裝在木箱裡的物品也掉出來砸向我,不過物品只要一撞上我,較柔軟的會粉碎,金屬製的硬物則會彈開。
  (什麼?發生什麼事了?)
  對於這幅景象,我只是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因為我真的完全不痛……
  明明有許多東西在撞到我後粉碎,我卻感覺不到任何疼痛。
  那觸感就像被絨毛撫摸一樣。
  等我回神後,眼前只有粉碎的木箱和掉了滿地的物品,沒有任何東西掉在我身後,我就這樣形成了只能用「自己化為牆壁」來形容的狀況。
  接著,最後一個木箱失去速度,單靠慣性緩緩掉落,漂亮地停在我伸出去的手掌中,我下意識直接將其穩穩舉了起來,而且是靠單手……
   


  
  那幅景象無論怎麼看都很異常。
  將倒落的木箱及物品彈開,加上一名站著不動的少女,只靠單手輕鬆舉起足以裝起自己的巨大木箱。
  (這是什麼狀況?誰能跟我說明一下?)
  「大、大小姐……」
  由於大腦無法理解究竟發生什麼事,我就這樣舉著木箱停止了思考,直到聽到提提的聲音後才回過神來。
  「啊,這是……那個!」
  我連忙將舉在手上的木箱丟了出去,焦急地轉身面向提提,接著倒抽一口氣。
  提提在我轉身的瞬間倒退了一步,臉上露出恐懼的表情……
  
  恐懼。
  那代表他人的拒絕。
  我在前世曾數度看過有人因為同情我的境遇,露出哀憐或悲傷的表情。但是與我有接觸的人都不曾拒絕過我,真要講起來那種人也不會刻意過來我的病房吧。今生也一樣,至今為止我接觸過的,全都是珍惜我的家族和傭人。
  因此,當提提的表情對我露出那未曾看過的反感時,我的心就像是被揪住一樣難過。
  「那個,呃……」
  (必須對她說些什麼,得好好解釋才行。可是,就連我也沒想過自己能舉起那麼重的東西。)
  我的腦中亂七八糟的,無法好好整理思緒。
  過沒多久,聽見聲響的傭人就衝進來倉庫,他們大概是迅速理解了狀況,確認我沒有受傷後,打算帶我回房間。
  在大人們的包圍下,我完全放棄思考,毫無抵抗地被帶回房裡。
  
  從那之後過了好幾個小時,時間來到大家都熟睡的深夜。
  我獨自待在房間裡,坐在床鋪上發呆。從那之後我沒有踏出門口一步,一直將自己關在房裡。
  現在我不想見任何人,特別是提提……
  害怕可能會再看到提提先前那種表情,讓我變得非常膽小。
  (她把我當成是怪物了吧?絕對會被她討厭……我從來都不知道被拒絕是這麼恐怖的事。)
  我望著天花板,露出自暴自棄的笑容。
  就在這時,門口傳來敲門聲。
  「那個……大小姐……」
  從房門另一側傳來提提的聲音,我的心臟彷彿被緊握住般難受。
  「不、不要進來!我想一個人獨處!」
  我連忙離開床鋪把房門鎖上。
  我知道自己在做些什麼,卻沒辦法停手。現在的我就是幼稚到除此之外沒有其他想法。
  「……大小姐……您會生氣也是應該的……」
  (咦?生氣?)
  我在門邊豎起了耳朵,聽著提提那出乎意料的話語。
  「我在那個情況下應該挺身保護大小姐才對……但是我卻因為害怕而動彈不得。」
  (她在說什麼?如果提提那時候上前保護我,會受重傷吧?)
  我沒有擺脫普通人的思考,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是貴族,而提提是受雇之身的平民,兩人之間存在這種絕對的差異。
  「我!」
  提提一度提高了音量。
  「……大小姐出生後,老爺對我說『照顧這個孩子就是妳的任務』,當時,我才第一次找到自己活著的意義。在那之後的三年裡……我為了能幫助大小姐,努力學習了各種事情……」
  她的聲音慢慢變小。
  「結果……我卻在關鍵時刻嚇到腿軟……不對,是因為只想保護自己,連一步都踏不出去……」
  我們兩人陷入一時的寂靜。
  「大小姐……我說出這種話可能真的是不知分寸,但還請您務必再給我一次機會。請讓我……隨侍在大小姐身邊……拜託您……了……」
  提提說到最後時,聲音已經含糊不清,可能是一直在忍著眼淚吧。
  (我是笨蛋,竟然只考慮自己的事情。前世也是這樣,光是只想著自己要怎麼活下去,根本沒有思考別人的事。)
  她也很不安吧。
  提提當時的表情是來自對自己的悔恨,以及害怕我會因為對她失望,奪走她的使命吧。
  「大小姐……請讓我……隨侍在您身邊……」
  也許是至今為止的恐懼和思緒混雜在一起終於決堤,提提說的話語中帶著哭腔。
  三年。
  整整三年之間,她「只為了我」磨練自己。
  (現在仔細想想,她真的有害怕我嗎?若真的是這樣,那她為什麼會來我房間?如今在拒絕別人的不是我自己嗎!?是害怕被拒絕的我,在拒絕提提吧!)
  我邊想邊為自己至今的行為感到後悔。我的心胸為什麼這麼狹小?眼淚在不知不覺間湧現而出。
  「對不起,提提……對不起……讓妳這麼害怕,對不起……」
  回過神時,我已經打開房門,哭著跟站在眼前的少女道歉。
  提提低著頭拚命忍耐眼淚,在看到我丟臉到不行的模樣後,感到相當困惑。
  
  那天晚上,我痛哭著站在自己房間門口,不停重複說著「對不起」,聲音傳遍了宅邸,使得大人們深感困惑。
  
  順帶一提,關於我犯蠢做出粉碎、高舉木箱一事……
  「啊,您是說那個啊?我聽說老爺在五歲時,就舉起了比自己還大的石頭,所以覺得大小姐真不愧是老爺的女兒……怎麼了嗎?」
  提提露出笑容如此表示。看來提提也沒有把整件事從頭看到尾,只對我在最後舉起木箱有印象而已。至於東西碎了一地的慘況,她以為是箱子掉在我面前才壞掉。好啦,確實箱子是在我面前碎得一蹋糊塗。不過話說回來,五歲就……我老爸還真是厲害。
  (嗯,所以這是遺傳嗎?不,到底是怎樣?……我可是完全沒有鍛鍊過喔?)
  等到我搞清楚這股力量究竟是什麼,則是過了一段時間之後的事了。
 


  
  在經歷那件事情後,我和提提的羈絆變深了。
  大家好,我是梅雅莉‧雷葛利亞,六歲。
  時光飛逝,從那事件之後過了三年,我順利地成長。目標是長生!NO EVENT!GOOD LIFE!然而隨著年齡增長,我開始為了某件事煩惱起來。
  
  啪啦!
  
  平靜的午後,我坐在庭院一角喝著紅茶,拿在手中的茶杯手把發出清脆的聲響破掉了。
  「大小姐,您沒事吧?」
  隨侍在旁的提提立刻過來確認我有沒有受傷。
  「我沒事,提提。只是放茶杯時過度用力而已,是我太大意了。」
  我為了讓提提安心,甩了甩拿茶杯的那隻手給她看。確認我修長白皙的手指毫無傷痕美麗依舊,提提才撫著胸口鬆了口氣。
  「呼~我好擔心喔。話說回來,大小姐,又是那股神奇的力量嗎?只是手指稍微用力,杯子就會破掉,實在太厲害了。這也是因為大小姐有前世的記憶,才能有這種技巧嗎?」
  「才沒有這種技巧呢!」
  提提邊說話邊收拾壞掉的茶杯,接著換上新的杯子。俐落的動作可以說是習慣成自然。其實,我對今後經常會一同行動的提提毫無保留,將我的現況都跟她說了。
  力量的事情,還有前世的記憶也是……
  雖然不確定提提是否會相信,但我不想對她有所隱瞞,便對她全盤拖出,結果提提她──
  「咦~前世的記憶啊,好厲害喔!真不愧是大小姐!」
  (嗯,雖然完全不知道她的「不愧」是指什麼,但她完全沒有懷疑,所以就這樣吧。)
  把話題拉回來──從那次意外後,我注意到自己的力量意外地強大,同時也發現在意識到這點後,事情就變得很麻煩,因為只要我太過用力,就會破壞各種東西。
  我至今為止都會理所當然地下意識控制力道,不過在察覺有這種能力的瞬間就再也做不到了,這究竟是為什麼啊?
  「我要用多少力道握住這扇門呢?」由於必須一一去注意這種瑣事,造成我的動作比旁人慢一拍,變得相當遲緩。
  如果主動鍛鍊身體慢慢增強力量,或許就能有所自覺,也能夠控制好力道,無奈的是,我在注意到時就擁有了不得了的力量,所以無法有自覺,更沒有真實感。
  這是何等危險的凶器啊,感覺就跟拿著不知何時會擦槍走火的手槍持續指著別人一樣。
  我覺得若不好好運用自己的身體實際體驗自己的力量,會演變成攸關生死的問題,因此我過去曾請求父親讓我學習能夠保護自己的護身術,結果──
  「可愛的梅雅莉不適合學武術喔。而且,如果有人打算傷害妳,為了梅雅莉,我會在事前找出那些傢伙,將他們抄家滅族喔♪」
  看著露出爽朗笑容如此表示的危險老爸,我什麼話都說不出口。
  那麼,我自己暗地裡盡全力運動看看總行了──我原本這麼想,但這想法實在太天真。
  該說不愧是公爵千金,我隨時都處於眾人的關注下,也必須面對各式各樣的人──家族、傭人以及來宅邸拜訪的客人等等。
  「大小姐的存在能夠徹底吸引他人的目光。您就是如此地神聖、夢幻喔。還請您有所自覺。」以上是提提的說法。
  至於她當時不知為何心醉神迷地紅著臉,我就先不吐嘈了。
  總之,在毫無對策的情況下,為了怕可能會弄壞東西,我每天提心吊膽地生活,成為幾乎所有事都要假提提之手的嬌弱存在。
  更糟糕的是,因為在前世也是病人,我對於讓別人照顧自己的生活起居毫無抵抗感,更是助長了這個狀況。
  儘管父親身為武人,然而別說責備我太過軟弱、打算好好鍛鍊我,他反而像是對待脆弱纖細的玻璃工藝品般對我盡心疼愛,甚至變得過度保護,等注意到時,已經來到能平靜說出上述那種危險發言的地步了。
  「唉……真傷腦筋。控制力道竟然是如此困難的事。」
  「畢竟沒辦法把所有的東西都以大小姐為基準來製造啊。比起這個,明年就是神諭儀式了。要是與其他小孩見面時發展成大慘案可麻煩了。若是大小姐出手,光是彈個額頭,就足以粉碎普通的小孩吧。」
  「不要把人說得跟怪物一樣。我才沒有那麼厲害呢……應該吧……」
  神諭儀式──
  讓年滿七歲的孩子前往神殿,接受神的神諭,進而得知自身可能性,是一大盛典。神會在這時啟發武力、智力、魔力等等各種的可能性,讓孩子們決定自己未來要往哪個方向去學習。
  (這樣的話,我應該是武力吧?這是個找到藉口讓父親教我武術的機會。)
  我樂觀地期待明年的重要行事。
  然而,這時候我還不知道,自己的這般期待,最後的結果卻因為出乎意料的神諭而大吃一驚。


《看來我的身體天下無敵呢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