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龍試閱.jpg

今天獻上《莫名成為邪龍的五千歲草食龍1~這個祭品都不聽人說話~》的試閱

一心想將自己的身體獻給邪龍的少女

有著比任何人都堅定的意志

卻意外地蠢萌呀

最善良的邪(?)龍的互動真心可愛

小編自己私心大推

以下雙手奉上試閱內容~~

 


 

突然出現的祭品少女

  「邪龍大人,請您吃掉我吧。」
  「雖然妳那麼要求,但老夫也無法照辦啊,老夫可是草食性的呀。」
  在長滿鐘乳石的深山洞窟中,出現單獨一根火把的光源,將火焰高舉在頭頂上的是一名年約十歲的少女,她穿著絹織的輕薄貫頭衣。
  「──莫非是我不合您的口味嗎?」
  「不是合不合口味的問題……老夫基本上無法吃肉,也幾乎不敢吃魚,老夫喜歡吃柔軟的草木嫩芽之類。」
  「請恕我僭越,但我有信心自己的肉較為柔軟,還請您務必嚐一口看看。」
  「不不不,妳腦子還清醒嗎?為什麼這麼堅持啊?被吃掉可是會死的啊。」
  「我已有所覺悟了。」
  「欸欸……有這覺悟幹嘛呢?被老夫吃掉又沒什麼好處。」
  少女跪在地上,深深叩首。
  「邪龍大人,即使您生性謙遜,也請千萬別那麼說。若是能被您這麼偉大的龍所吞噬,這也是我的夙願。但是──以我的性命作為代價,還希望請您出力協助討伐魔王。您目前身為魔王軍最高幹部,但據說您的真正實力甚至得以凌駕於魔王,故希望以我一條小命,借用您的力量協助人類。」
  「欸?老夫什麼時候變成魔王軍的幹部了啊?」
  這還是生平第一次聽到,老夫這輩子雖然活了五千年,但也只是一直在吃一些草草木木罷了。
  雖然老夫因身軀龐大,在遇到動物或人類時,能使對方嚇得魂飛魄散,但並沒有什麼厲害的力量。老夫之所以能平安無事地活到這把歲數,也都是多虧了純然的幸運與生性膽小,而並非是因為有多強。
  硬要說的話,老夫只多少磨練出一點因長年累積的經驗,而能判斷出對手強弱的眼光罷了。不過,老夫能拿來說嘴的也只有這一點了。
  「求求您了,我不論變成怎樣都無所謂,還請將您的力量借給我們。」
  「嗯……老夫覺得妳的決心很了不起。不過,老夫並不是那麼偉大的龍啊。與其說老夫是一隻龍,還不如說是一隻身材龐大又長壽的蜥蜴而已。老夫雖然只有稍微聽過傳聞,但魔王軍是很厲害的吧?和他們戰鬥的話,老夫鐵定馬上就會嗚呼哀哉了。妳也還年輕,別輕易捨棄生命,快點回家去吧,妳爸媽一定也很擔心妳的。」
  「我無親無故,所以不會有人替我傷心。即使回到村子,身為一個活祭品,未完成使命就逃回來,下場也是可想而知。無論如何,都只有死路一條,那還不如在這裡成為邪龍大人您的糧食。」
  「所以說老夫不是什麼邪龍,也不敢吃肉。如果要給老夫食物的話,還不如將甜甜的樹液裝在壺裡給老夫,這還比較令人開心呢。」
  「然後我浸在那個壺裡後,您便願意把我一口吞下──是這樣的吧?」
  「為什麼橫豎就是要把妳吃掉呢?即使那樣調味過,老夫還是不敢吃啊。」
  「請恕我僭越,但我認為沒嚐過就有偏見是不好的行為。」
  「妳講這句話的時候心裡到底在想什麼啊?話說回來,妳的手段和目的是不是顛倒過來了?」
  活人獻祭本應是要討老夫的歡心才對,但感覺對這孩子而言,被老夫吃掉似乎才是她的最終目標。
  老夫在洞窟中用力地活動了一下身體,將附近掉落下來的草木嫩芽堆在少女面前,說道:
  「妳看看,這才是老夫喜歡吃的東西,老夫沒興趣吃妳。」
  「您的意思是不會吃我的身體嗎……」
  少女實際見到物品後,似乎終於理解了。
  「嗯,就是這樣。如果妳這樣回去會被人罵的話,老夫也可以陪妳一起回去,總之老夫不喜歡鬥爭之類的──」
  「那麼,您的意思便是不要吃我的身體,而是要吃我的靈魂吧。」
  「妳的思維真的很跳躍欸,而且老夫根本想不到要怎麼吃靈魂啊。」
  此時,老夫才透過火把的光明,仔細端倪了一下少女的臉。
  因為被派來當祭品,她潔白的肌膚受過清洗,並散發著薰香的味道。不過,她的眼神卻透露出空虛的黑暗,或許是舉目無親的遭遇,導致她有這樣的眼神。
  這並非只是隨便選了一個孤兒,透過老夫長年培養的眼光,能知道她身上有著些許的魔力氣息。擁有魔導素質的人類並不多,應是村人選擇了適合作為祭品的孩子送來這裡吧。
  在老夫望著她時,少女從衣服之中取出一把鑲有寶石的短劍,緩緩地朝自己的咽喉刺去。
  「現在便奉上我的靈魂,還請您稍待片刻。」
  「哇,等等,妳給我等等。不用做這種事,不對,應該說是不要做。」
  「但是,不失去性命便無法奉上我的靈魂。」
  「老夫已經說了很多遍了,老夫不吃那種東西,妳要是死在這裡,老夫也覺得很麻煩啊。」
  「您無須擔心,那麼為了避免麻煩您事後還要處理我的屍骨,我就挖個墓穴死在裡面吧。」
  「為什麼妳老是以死為前提說話啊,老夫都活了五千年了,但還沒像現在這麼困惑過。」
  「我無論如何都必須完成祭品的使命,這是村人賦予我的任務,總之一定得請您吃掉我才行。」
  還真是來了個麻煩人物啊,老夫真心覺得很累。
  老夫當然並不想要吃她,但也不能讓她在這裡自殺。
  思索到最後,老夫想到了一個絕妙的點子。
  「……好了,老夫知道了,老夫剛剛已經吃了。像老夫這麼厲害的龍,即使對方活著,也能吞噬靈魂。老夫剛才已經吃了一小口妳的靈魂,所以已經滿足了。」
  少女驚訝地睜大眼睛說道:
  「真的嗎?您吃了我的靈魂了嗎?」
  「嗯,沒錯。啊,不過妳不必太擔心,因為老夫只吃了兩天壽命的量而已。妳的靈魂非常美味,所以光是這樣老夫便心滿意足了。」
  「您吃了我……那麼我便成為邪龍大人的眷屬了吧。」
  「嗯?」
  老夫不解地歪著頭,完全搞不懂這女孩的思考邏輯。
  「算了,就當是那麼一回事吧。總之,老夫送妳回村吧。妳光著腳會受傷的,坐到老夫背上來吧?」
  「怎麼可以勞煩邪龍大人呢……啊,原來如此,成為眷屬後,我與邪龍大人便是一心同體了。我的身體是邪龍大人的東西,所以不需要客氣的意思,對吧?」
  「雖不知道妳在講什麼,但就當是那樣吧。」
  老夫為了讓她好爬上來,便趴了下去,並將尾巴如樓梯般地伸出,少女三步併作兩步地輕快爬上老夫的背,並姿勢端正地跪坐著。
  「邪龍大人,那麼我們走吧。」
  「妳的村子是在哪個方向呢?老夫這一陣子都沒離開過這座山,不是很熟悉路呢。拜託妳指路了。」
  老夫發出轟隆轟隆的腳步聲離開了洞窟,選擇了較為好走的路線,悠哉地前往人類的村莊。路上草木有遭人割除的痕跡,或許是將少女送來這兒的村人做的。
  在山道上與我們擦身而過的野獸們一見到老夫便撒腿就跑,其中還有放下嘴邊獵物當作供品的肉食性野獸。
  但老夫根本不敢吃肉啊。
  
  老夫的腳步聲宛如地鳴一般,在見到一個以木製柵欄防壁包圍著的村莊後,發現村子裡的男人們聚集在村莊唯一入口處的門邊。
  這與其說是歡迎的陣仗,不如說是一種備戰態勢,在提防身為(被認為是)邪龍的老夫,每一個人的腰際或背後都藏著弓箭。
  若被他們一起掃射,老夫大概會死,就算大難不死也會受重傷吧。但若顯得害怕也不妥,老夫便刻意擺出傲慢的架子,自信滿滿地踏入村莊。
  「你們就是將這祭品送來的村人嗎?」
  當老夫將臉靠近村人後,一名類似村長的白髮老人便恭敬地朝老夫行了個禮,他戰戰兢兢地望著我背上的少女表示:
  「是、是的,邪龍大人。見您尚未享用祭品,是否是我們有什麼不周之處呢?若是如此,便立刻為您準備別的祭品……」
  他一副非常害怕地說著,老夫立刻回答:
  「不必了,這人雖然還活著,但老夫已吞噬了她的靈魂。這還真是舉世無雙的美味啊,老夫想暫時沉浸於這份美味之中。因此,你們別再送其他下賤低俗的味道過來了。」
  「我、我知道了。那麼,請您協助討伐魔王一事,不知您思考得如何──」
  啊,一想起這件事背後的意圖,老夫的表情便變得僵硬。因臉部受到鱗片包覆,所以沒被村人們察覺到,但老夫內心卻是十分焦急。
  「嗯、嗯嗯,這件事老夫要再琢磨琢磨,至少老夫能和你約定不會加害於你們。」
  一不小心加害村人的話,可是會遭到報復的。
  村人們面面相覷並交頭接耳後,似乎至少理解到祭品多少有一些效果,紛紛露出安心的表情。
  而就在此時──
  一顆不知從哪兒飛來的石頭「碰」地一聲擊中了老夫的側頭部。這記攻擊還頗痛的,使老夫的眼眶有些泛淚,可是此時若露出破綻,便會遭人射成蜂窩,老夫便只好忍耐著痛,並望向石頭飛來的方向。
  「你這個怪物!竟然敢吃掉瑞湖!給我納命來!」
  一名少年手中握著類似木材的木棒當作劍,朝老夫衝了過來。少年衣著高貴,一頭金髮梳理整齊,應是村中上流人家的子弟。
  不過,比起研究這少年的出身背景等等,當下的問題是那根木材,若被打到的話,老夫一定會退卻,而一旦退卻便玩完了,等著老夫的便是一陣箭雨。
  該怎麼辦?對身為膽小鬼的老夫而言,並不存在著戰鬥這一選項;那麼,只剩下如何保持威嚴並逃走──
  然而,在老夫逃走之前,村中大人便陸陸續續地撲了過去,將少年壓倒在地上。
  「邪、邪龍大人,非常抱歉!我們馬上把這無禮的小鬼抓去砍頭,還請您大發慈悲……!」
  「沒事、沒事,真的沒關係。別那樣揮舞柴刀。老夫完全沒生氣。被那種小石頭砸到,根本不痛不癢。」
  雖說其實頗痛的。
  「話說回來,少年啊,你說的瑞湖是這祭品少女的名字嗎?」
  聽老夫這麼一問,少年維持被壓在地上的姿勢回答:
  「沒錯!我不會原諒你的!你吃掉瑞湖的靈魂,讓她變成一副空殼對吧!」
  「不不不,老夫只吃了一點點,只有大概兩天份的壽命啊。完全沒什麼大礙的,你不用擔心。喂,叫瑞湖的,妳爬下來給他看看妳充滿精神的模樣吧。」
  「是,還請恕我僭越了。」
  祭品少女順著我的尾巴爬到地面上。這下真如字面所述,卸下肩上重擔了。
  「那麼,老夫便先離開了。這女孩也盡到祭品的職責了,萬萬不可冷落怠慢她。討伐魔王的事情,等老夫思考完之後,再找一天和你們說。」
  嘴裡雖這麼說,但老夫心中卻打著搬家的如意算盤。在討伐魔王一事成形前,趕緊逃到其它地方隱居起來。雖然很難找到像目前這個洞窟這樣,足以容納老夫龐大身軀的合適巢穴,但為了暫時敷衍過去,也只能這樣了。
  在離開村莊時,老夫擔心會不會冷不防地射來幾箭,便稍微回頭一看──發現少年掙脫開大人,朝瑞湖跑去,真是美好的友情啊。
  「妳還好嗎?沒事吧?那怪物沒對妳怎樣吧?」
  「不行,萊奧德。」
  少女的動作實在過於出乎預料。她舉起老夫在洞窟中見過的那把短劍,朝向少年揮去。
  「邪龍大人並非怪物,你下次再那樣稱呼邪龍大人,我便要除掉你。」
  「瑞、瑞湖?」
  「我已成為邪龍大人的眷屬,若有誰敢嘲弄邪龍大人,我都不會輕易放過他。」
  見到這急轉直下的慌亂騷動,使得老夫不得不走了回來。
  聽到轟隆隆的地鳴聲回到村內,村人們不禁感到一陣戰慄。
  「稍等一下,欸,妳是叫瑞湖對吧?妳不用那麼在意老夫的感受。」
  「您在說什麼呢,我與您是一心同體,針對邪龍大人的侮辱便是針對我的侮辱,我無法不加以追究。」
  這女孩到底在說什麼呢?不對,她對成為活祭品躍躍欲試時,老夫便覺得她是一個奇怪的女孩,而現在更超乎老夫的想像。
  老夫試圖探詢她奇葩言論背後的根源,活用長壽所養成的最大程度眼力盯著瑞湖看。老夫能判定的並非僅有強度,在某種程度上也可推測出每個人的性格或特質,表情、嗓音、呼吸及眼神,老夫從這一切綜合地來判斷瑞湖的特質是──
  
  『對自己所認定的事深信不疑』。
  
  老夫心想「糟了」。雖然本來就知道她是一個相當特別的女孩,卻因隨便順著她的論點附和,導致事態更加惡化。
  瞧,那個金髮少年現在正用一種充滿憎恨的眼神望著老夫。
  老夫可無法操縱人類,那個女孩是自動自發變成那副荒謬模樣的,拜託饒了老夫吧。
  少年明顯露出敵意,再度遭大人們壓制住,他扯開嗓門大吼:
  「不只那個怪物!老爸和爺爺居然只讓瑞湖獨自背負這麼艱困的任務!明明讓我來當活祭品就好了!」
  「說什麼傻話!怎麼能讓你這個繼承人去當祭品呢!而且邪龍大人也說牠很喜歡瑞湖的靈魂不是嗎?那女孩可是我們高價買入,是最適合當作祭品的人呢,哪有不送去當祭品的道理。」
  「什麼叫『最適合當祭品的人』啊!她又不是家畜,這世界上才沒有那樣的人呢!」
  少年與大人們繼續吼來吼去。
  老夫雖對將事情變得複雜感到良心不安,但也莫可奈何,這時候只能夾著尾巴溜了。瑞湖在村子裡生活一陣子後,應該也會放下那詭異的妄想,剛剛那只是一時順著氣氛裝模作樣了一番而已吧。
  「再會了。」
  老夫這麼一說,村人們便紛紛伏倒在地跪拜。附帶一提,當老夫背向拿著弓箭的村民時,心臟跳得比這輩子任何時候都來得劇烈。
  因此,當村裡警鐘響起「鏗──!」的巨響時,老夫不禁差點嚇得跳了起來。
  「什麼事!」
  身為村長的老者大喊道,而位於懸掛著警鐘瞭望台上的年輕人發出一種類似慘叫的聲音回答:
  「大事不妙了!魔物……!一群暗明狼從山上下來了!過去從未看過那麼多的數量……三十……四十……不對,比這還要更多!」
  人群開始議論紛紛,幾個人慌慌張張地跑去關上村門。
  老夫多年來也並非平白無故就能東躲西藏地存活下來,老夫對魔物相當瞭解。
  暗明狼,總是複數成員一起行動,是一種會襲擊人類或家畜的魔族。不僅數量相當龐大,其特殊能力使牠們的危險性倍增,牠們所映在地上的影子也擁有自主意識,會四處爬竄,用尖牙利爪捕捉獵物,並將之拖進地上的黑暗之中。
  意即,若有四十隻暗明狼的話,便會追加四十隻影狼,使得對手數量為實際數量的兩倍,即八十隻。
  老夫當機立斷──快溜吧。
  然而,老夫背後殷切期盼的眼神阻止了老夫的決定。
  「邪龍大人……!」
  「請務必幫幫我們!」
  幫是要怎麼幫啊?
  老夫心中早已顫抖不已。
  「喂,你這渾蛋!都吃了瑞湖的靈魂還想逃嗎!?別開玩笑了!怕那種廢物狼還算什麼邪龍啊!小心我宰了你喔!」
  原來如此,看來即使老夫逃走了,也會被宰掉啊。
  時至昨日老夫都還優哉游哉地大嚼著草,現在卻遭人如此對待,老夫好想回家。
  「啊──村長。」
  老夫終於死心,對村長說道:
  「由老夫去和他們談談看吧,說不定能讓牠們打道回府。」
  「您說的是真的嗎!?」
  老夫似乎有能被誤認為魔王軍幹部的威嚴,森林中的野獸平常一見到老夫也總是非常害怕。說不定牠們會畏於老夫的威嚴就這麼夾著尾巴逃了……若是這樣就好了……老夫抱持著這樣樂觀的希望。
  如果牠們不逃走的話,今天便是老夫五千年生涯的最後一日了。
  暗明狼似乎察覺到人群的氣息,聚集在入口附近,老夫伸長脖子便可以從關起的大門上窺伺牠們的狀況,黑白交錯的狼群密密麻麻地盤據在一起的畫面,還真像一種地獄般的光景。
  「……那麼邪龍大人,我們現在就把門打開,好嗎?」
  村長嚥了一口口水,露出嚴肅的表情詢問老夫。
  「欸,完全不好,那麼危險的事當然做不──」
  不過,村民沒等待老夫的回應,便擅自拿開門栓,打開大門。
  「喂喂喂!你們這些癟三!邪龍大人要出來了!還不退下!」
  村民一副趾高氣昂的模樣。剛才明明還那麼地害怕,真希望他們不要在老夫一成為夥伴後,便立刻耀武揚威了起來,會讓人懷疑人品的。
  感受到村民驀地充滿精神,狼群便稍微往後退下,拉開距離。
  ──啊,不過這似乎可行呢。
  老夫從油然而生的些許從容之中找到一絲希望的光芒。
  「啊──……你們,知道老夫是誰嗎?」
  老夫開口說話。狼群僅留著口水,用一種彷彿打量獵物般的眼神望老夫,似乎並不打算回答。
  「老夫可是魔王軍的幹部啊。」
  老夫接著虛張聲勢。但狼群似乎取回一開始的威風,眼露凶光,再度朝村莊逼近。
  村民們,對不起,老夫果然還是不行啊,畢竟這些傢伙似乎無法溝通啊。
  老夫呆站在原地,但村民朝老夫投射而來的視線依舊熱烈。
  誰來救救老夫啊,這樣下去的話,老夫可是會站在最前列,率先成為晚餐的啊。
  此時,忽然有道重量跳到老夫背上。
  「原來如此啊,邪龍大人,這些傢伙是察覺到我們要反叛魔王,所以攻來的對吧。」
  聽聲音便能知道,說話者是祭品少女‧瑞湖。明明沒有台階,她是怎麼上來的?
  「不,老夫想這應該只是偶然。話說回來,老夫已經不行了,投降、投降,這是老夫的極限了。」
  「的確是呢,身為眷屬的我也已到了極限了。」
  瑞湖從貫頭衣內拔出那把鑲有寶石的短劍。
  
  「這些愚蠢的野獸竟然敢向邪龍大人釋放出殺氣,我對牠們的容忍──已到了極限。」
  
  「妳說啥?」
  在老夫感到困惑的瞬間,瑞湖身上驀地迸射出龐大的魔力,一股連普通人類都可目視的漆黑魔力漩渦,宛如襲捲而過的狂嵐一般,伴隨著劇烈壓力往四周擴散而去。
  咦?發生了什麼事?
  這女孩身上的確擁有些許魔力,但也僅止於些許而已。不過老夫現在背上感受到的卻是過去五千年生涯之中從未見過、可被稱為大魔導士──不對,甚至是遠超越大魔導士的壓倒性魔力。
  沒擁有這般眼光的村民們,也因瑞湖身上這股非比尋常的魄力,一個接著一個地癱倒在地。
  「吾是將身體與靈魂都奉獻給邪龍大人之人,已非人身。你們這些下賤的野獸沒有讓邪龍大人親自出手的價值,身為眷屬的我瞬間便可抹滅你們。」
  啊,這女孩很不妙,她壓低年幼的嗓音恐嚇對方,毫無自覺地進入一種亢奮狀態。
  瑞湖從老夫背上躍起,華麗地在空中翻了一圈後,翩然降落在狼群面前,並露出詭異的微笑回頭望著老夫。
  她的眼睛剛才還只是普通的黑眸,現在卻變成與老夫一樣的青色了。
  老夫嚇了一跳,感到相當震驚。比起狼群,這性情大變的女孩已經更令老夫害怕了。
  「野獸們,來吧。我就讓你們死個痛快。」
  在瑞湖挑釁的同時,暗明狼消失了蹤影。不對,牠們並非消失了,而是老夫的眼睛無法清楚看到而已。
  勉強能瞥見的白色殘像是狼的本體,而在地面上蠢動的黑色殘像則是影狼吧。
  但當老夫能發現到這些時,戰鬥早已結束了。
  在老夫冷靜下來時,瑞湖用鑲有寶石的短劍一橫劈,釋放出龐大魔力,使狼群變成一片灰塵,屍骨無存。
  現場剩下的只有地面上那宛如巨大爪痕的斬擊痕跡罷了。
  
  「『龍王巨爪』──你們見識到邪龍大人力量的一小部分了吧。」
  
  老夫的爪子得花快一個小時才差不多能鋸斷樹木耶。
  正當老夫徹底陷入震驚之中時,瑞湖忽然跌坐在地。那名少年急忙趕上前關心,其他人(包含老夫在內)則都因這過於衝擊的狀況而無法動彈。
  方才還吵吵鬧鬧喧嚷著的男人們在親眼目睹邪龍(其實是瑞湖)的力量後,露出石像一般的表情。
  「喂,瑞湖!?妳沒事吧?」
  「好睏。」
  「喂,怪物!你這渾蛋對瑞湖做了什麼!?她原本不是能做出這種事的人啊!」
  但她現在卻辦得到了,真是太驚悚了。
  若老夫能夠說出真心話,老夫還真想找人好好聊聊人類的恐怖之處。
  「總、總之!」
  村長拍了拍手,緩和現場氣氛。
  「邪龍大人──不,龍神大人在這次戰鬥中與魔王干戈相向了吧?那麼我們便盛大地來慶祝龍神大人此番英勇的出征吧,來吧,大家,準備宴會了!」
  村長硬打起精神的號令聲響起,一掃恐怖氣氛的餘韻。村民們為準備宴會,手忙腳亂地四散開來,老夫覺得那速度快得像是在逃跑一般。
  老夫強烈感受到少年怨恨的眼神,心中只想著「老夫好想回洞窟去啊」。
 


《莫名成為邪龍的五千歲草食龍1~這個祭品都不聽人說話~》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