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試閱.jpg

今天要帶給大家《我那轉生成魔導少女的雙劍實在太優秀了1》的試閱~

如果小編到異世界之後

跟著小編一起轉生的大概是主機、螢幕、滑鼠、鍵盤吧

(OS:小編的生財工具呀

一次獲得四個美少女

比本作主角還厲害呢

以下是試閱內容~~

 


 

第一章 在異世界遇到的兩人真實身分實在太讓人意外了

  睜開雙眼的瞬間,我看見一位紅髮的女孩子。她的樣貌端正,正前傾身體且不安地看著我的臉。
  她的穿著像是遊戲中女勇者的服裝。胸前大敞著,再加上前傾的姿勢,讓她女性特有的渾圓散發出了壓倒性存在感。
  難不成這裡是天堂嗎?她其實是來迎接剛死去的我的天使嗎?
  我反射性地起身望向四周。
  我不知道為什麼躺在一張木桌上,周圍有大量的書櫃,可以聞到木頭、紙張和墨水的味道。這地方簡直像間圖書館,至少我沒看見忘川河或花田。
  「耶!主人醒來了!」
  先前擔心到蹙緊眉間的紅髮少女看見我坐起來,神情立刻豁然開朗,而且直接抱了上來。
  「──呃!?」
  緋紅長髮飛舞,豐滿的胸部伴隨著柔和氣味往我壓了過來。緊張與興奮讓我全身發出了劇烈的鼓動聲,彷彿整個身體都化成了心臟。
  她果然是天使。如果不是天使,絕不可能對初次見面、而且還是像我這般平凡的男人做出如此熱情的舉動。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要叫我「主人」,但因為生前沒有與異性擁抱的機會,我決定要盡全力享受這種觸感──
  「喂!妳在做什麼!」
  室內突然響起尖銳的怒吼。
  我不自覺地揮開天使的雙手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一位金髮美少女站在面前。她穿著純白洋裝,打扮得宛如公主,胸前還抱著厚重的書本。
  我們四目相接,金髮少女氣沖沖地往我走來,從背後一把抓住天使的紅色長髮,使力將她扯向了自己。
  「唔呃。」
  「竟敢趁我不在的時候搞鬼!還不快離開主人!」
  金髮少女的怒氣似乎是衝著紅髮天使去的,我還以為是自己遭到怒斥……
  「妳做什麼啦!既然是和主人的感動重逢,抱一下又有什麼關係嘛!」
  紅髮天使不滿地噘起嘴,接著又抱了上來。
  「不准偷跑!我也想和主人黏在一起啊!」
  「不然輪流吧!現在輪到我!」
  「誰允許妳搶先的!居然趁我去收集情報的時候和主人打得火熱,真是稍微疏忽一下都不行!」
  兩位美少女激動地吵了起來。究竟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演變成她們爭奪我這種人的事態?
  「唔……兩位?」
  「幹嘛?」「有什麼事嗎?」
  「很遺憾,妳們恐怕搞錯人了吧?我是第一次見到妳們,也不是需要讓妳們稱呼『主人』的關係……」
  我畏怯地提出這個問題,結果兩人只是相視而笑。
  「主人該不會不知道我們是誰吧?」
  紅髮天使如此問道,於是我仔細地端詳起她們的長相。
  一位是看起來很活潑,像是和誰都能相處融洽、笑容滿面的紅髮美少女。
  另一位則是看起來不太容易接近,相當適合深閨千金這個形容詞的氣質金髮美少女。
  「──對不起,完全不知道。」
  「太過分了!」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畢竟我們現在和在那個世界的樣貌不一樣。」
  「……那個世界?樣貌?」
  她口中的「那個世界」指的應該是現世,不過樣貌不同又是什麼意思,難不成我們在小時候見過面嗎?
  我試著找出小學的記憶,但馬上明白是白費力氣。如果見過髮色這麼鮮豔的美少女,我肯定不會忘記。
  當我正覺得苦惱時,紅髮少女放開我的身體和金髮少女站在一起。金髮少女則是恭敬地低下頭。
  「再次向主人道早安,我們現在成為人類了。」
  「可以和主人講話真是太開心了!」
  「我也很高興。我作夢也沒想到,居然能有與主人交談的一天。」
  兩人輪流開口,接連道出了內心的喜悅。可惜我仍舊聽不懂她們的意思。
  「唔,成為人類是什麼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我們連根斷裂,並和主人一起死去後,轉世變成了人類。」
  「我聽不懂妳們在說什麼,連根斷裂這種話聽起來像在說我的愛刀──」
  我一說到這裡,兩人不約而同地露出了笑容。
  「什麼!?難不成妳們是──」
  「沒錯,我就是主人的刀‧陽奈。」
  「我是月華。」
  「我和月華復活後得到了新的身體。」
  「所以,我們屬於主人!」
  「……太、太離譜了……」
  這番解釋簡直莫名其妙。因為實在太難以置信,我不知道除了笑還能做出什麼反應。
  「不不不,刀變成人類,這種事怎麼可能──」
  「這麼說的話,主人的復活不也是不可能的事嗎?」
  「我得先提醒您,這裡不是天堂。我們復活後來到了異世界。」
  「說得好聽點就是轉生囉。」
  紅髮少女不知道為什麼微微握拳叫好。
  「轉生?這種事情怎麼可能……」
  「誰說不可能轉生,我們不就像這樣復活了嗎?」
  「死人不會講話,所以就算死人轉生到異世界,主人你們也不會知道,就只是這樣而已。」
  「…………」
  我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的身體,有感覺到體溫,心臟也在身體中心跳動,看來這副身體不是靈體。
  ……雖然難以置信,但如果真的復活了,那也只能相信她們的解釋。
  我……和兩把愛刀一起轉生到了異世界。
  ──不對、不對,再怎麼說都很奇怪,尤其是兩把刀變成了女孩子,而且還是這麼漂亮的美少女。
  「你好像還在懷疑,但我們真的是主人的刀,要相信我們!」
  「您要怎樣才肯相信我們呢?我們和主人一起度過了一年以上的時間,主人的事情我們無所不知。比方說,因為爺爺教過劍道,因此您的家裡有設置道場。」
  「道場在爺爺退休後便無人使用,幾乎都由主人獨占。因為只有你一個人,打掃起來也很辛苦。」
  「您的興趣是鍛鍊身體,有時候甚至會突然翹課去上山修練,而且也會帶著我們。」
  「有一次在路上遇到警察,差點被盤查。因為主人把我們帶在身上,明顯違反了刀械管制條例,所以你拚了命地逃跑。」
  「大家都覺得您是怪胎,所以您沒有什麼朋友。」
  「還有,爺爺給了你很多關於劍道的書,不過你每本都只讀了前面幾頁,倒是一旁的黃色漫畫看了很多次──」
  「不要再說了!」
  錯不了!她們知道我所有私事!
  「我知道了!我相信妳們是我的刀!」
  「耶!那麼我就──」
  陽奈正打算抱住我第三次時,被月華揪住頭髮制止了。
  「陽奈,妳安靜點。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主人。」
  「主人可以讓我抱著聽!」
  「不行,陽奈剛才不是抱過很多次了嗎?」
  「我不要~!放開我~!」
  「……咳咳。在您正確地瞭解現況後,由我來簡單說明一下這個世界。」
  月華緊抓住紅色長髮面向我。陽奈在痛苦地掙扎,不過月華似乎打定主意無視她了。
  「我們轉生成人類後,醒來便在這間圖書館內,並且躺在主人身邊。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在圖書館醒來,但在主人清醒前的時間,我本來打算閱讀由不明文字寫成的書並收集情報,但是──」
  月華說到這裡便停了下來,接著把抱在胸口的書舉到胸前讓我看封面。封面上是我從沒見過的文字,但不曉得為什麼,我知道那寫的是「魔法入門」。
  「我在兒童讀物區看見了這本書,看來這個世界似乎有魔法使。」
  「……魔法使?妳是說穿著黑色長袍、手持魔杖的人嗎?」
  「不一定要穿黑色長袍,但好像一定會拿魔杖。」
  「……嗯……」
  「主人果真是絕頂聰明,理解力也高,省了我很多解釋的力氣。這本書裡的荒唐內容看得我莫名其妙,花了很多時間才理解內文。」
  「我可還沒有接受有魔法使存在的事,再說那本書是繪本吧,像是桃太郎或浦島太郎那類的。」
  「如果是這樣就好了,但這間圖書館的書幾乎都和魔法有關。我看了書的內容後,發現了和我們熟悉的場景類似的描述。」
  「熟悉的場景?」
  「是。依照這本書的解釋,魔法使可以利用魔杖將體內的魔力轉換為能量,引起超出我們常識的奇蹟,像是引發爆炸或在空中飄浮。」
  「爆炸……空中飄浮……」
  我不自覺地推敲起這幾個字,駭人的光景隨即浮現在我腦中。
  「對了!那個男人拿著手杖!而且他飄浮在空中!」
  所有謎團都解開了,原來那個男人是魔法使。
  這麼說來,那個男人是這個世界的人,這世界正在往我們的世界發動攻擊嗎?
  ……這種事也太不實際了吧。我們被魔法使殺害,然後轉生到異世界?
  遺憾的是,我現在置身的狀況極不尋常,無法全盤否定這樣的推測。姑且不論真假,我還是先聽聽她們的解釋。
  「沒有其他證據嗎?可以證實這個世界有魔法存在的明確證據。」
  「有喔。」
  月華意外地回答得十分乾脆。
  「如果您想見識,我可以現場使用魔法。」
  「什麼?月華會用魔法嗎?」
  「對,恕我僭越,稍微試過之後,我發現自己會使用魔法。」
  魔法是那麼輕易就可以使用的技巧嗎?
  「可是,要用什麼魔法好呢?──對了,主人,您肚子餓了嗎?」
  「肚子?不,我還不餓,倒是有點渴了。」
  「那就用剛才在『初級魔法』學到的魔法變出飲料──《具現化》。」
  在月華吟誦後,她的掌心出現一個透明的杯子。居然真的變出了一杯倒滿水的水杯。
  那絕不是催眠也不是以超快速度拿來的,而是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技巧。
  「主人,請用水。」
  「好……謝謝。」
  疑神疑鬼的我戰戰兢兢地接下水杯。那是個真實的杯子,感受得到實物硬度,冰涼的觸感也有傳到掌心,看來不是投影。
  我苦惱了一會兒,下定決心喝了口水。水沁涼入骨,非常好喝。
  「嗯……這真的是水……的確是魔法。」
  這樣看來,我只能承認自己被魔法使殺害,接著轉生到了異世界。
  「您接受現實了嗎?」
  「接受了,原來我們轉生到了魔法世界。」
  我半是自暴自棄地回答她,接著再次觀察起自己的身體。我穿著遭到殺害時穿的白色和服,但不只肚子的傷口消失了,連衣服上的血跡也沒了。難道是在轉生時變得煥然一新了嗎?
  ……慢著。那個男人是魔法使,我們轉生到可以使用魔法的世界,意思是──
  「想必主人也察覺到了,那個男人恐怕是這個世界的人。只要生活在這個世界,說不定就會遇到那個男人。」
  「是啊,真是太幸運了。」
  「幸運……嗎?一般會認為是個壞消息吧。」
  「這哪是壞消息,這是天大的好消息啊。畢竟剛轉生就有明確的目標了。」
  「目標……嗎?」
  「沒錯,我要和那個男人再戰一次,而這次一定會贏。我要先揍他幾拳,等他不能動彈後再綁起來送進監獄。」
  我不自覺地握緊雙拳。能親手抓到殺死自己的兇手,我真是太幸運了。
  「可是,主人,那個男人看起來相當厲害。這麼做太危險了,您最好別輕舉妄──」
  「妳在胡說什麼。正因為危險,我們更應該盡快逮到他。要是放任那個男人胡作非為,恐怕會繼續出現像我這樣的犧牲者。我也很擔心媽媽他們,所以要趕快回到原來的世界,抓住那個男人。」
  「不愧是主人,想法真是積極!」
  與不安的月華相反,陽奈笑著露出虎牙。
  「我也來幫忙抓那個男人!畢竟那個男人也殺了我!」
  「太好了。我們得找出回到原來世界的方法,我還得重新找刀。戰鬥需要武器,妳們已經不能再當刀來使──」
  這句話說出口後,兩人的視線瞬間變得凶狠。
  「……咦?怎麼了?」
  「主人!不能外遇喔!」
  「沒錯!您絕不能使用我們以外的刀!」
  「……什麼意思?」
  這種嫉妒是怎麼回事?不會太獨特了嗎?
  「話說回來,刀根本打不過魔法使嘛!」
  「陽奈說得沒錯!您又會被輕易地殺死喔!」
  「……嗯,這話也有道理。」
  那個男人的攻擊超乎我的想像,要想對抗他,還是得先學習魔法。
  「──等一下,有個最基本的問題,我會用魔法嗎?」
  「我們都會魔法!主人會不會就不知道了!」
  陽奈回答得很快,雖然和沒回答一樣。
  另一方面,月華陷入了沉思。
  「話雖然這麼說,但我和陽奈使用的不太像魔法。」
  「不太像魔法?這是什麼意思?」
  「剛才我用《具現化》變出水了吧?」
  「對,那確實是魔法。」
  「但不能說是魔法,因為我沒有魔法使不可或缺的東西。」
  「不可或缺的東西?……啊,對了,月華沒有魔杖。」
  聽見我指出這一點後,月華滿意地點點頭。
  「沒錯。理由還不清楚,但我和陽奈不需要魔杖也能使用魔法。魔法使『沒有魔杖無法使用魔法』,所以『沒有魔杖也能使用魔法』的我們,和魔法使有些不同。」
  「……我聽不太懂,有什麼問題嗎?」
  「目前還沒辦法說得很明確,但假設這世界有『增進魔法使健康的藥』,我們吃下去可能會危害健康──或許有這樣的壞處。」
  「我、我懂了。」
  「因為容易搞混,請不要用『魔法』這個詞,暫時先用『魔導』來稱呼我們使用的技巧吧。」
  「雖然聽不懂,但我明白了。換句話說,陽奈和月華不是魔法使,而是魔導師吧。」
  「就是這樣。」
  「唔,『魔導師』聽起來好像老爺爺,可以叫我們『魔導少女』嗎?」
  因為陽奈的抱怨,她們就這樣成了「魔導少女」。


《我那轉生成魔導少女的雙劍實在太優秀了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