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試閱.jpg

 

今天跟大家分享的試閱是《〈Infinite Dendrogram〉-無盡連鎖- 6.〈月世會〉》!!!!

相信有些消息比較靈通的讀者已經知道了……

本作即將動畫化~~~h48

小編身為一路相伴的鐵粉(?)

實在非常感動

這一集是第一部結束後一個全新的開始

之前故事中就頻繁提及的各路〈超級〉,

以及更多玲在現實、遊戲中相遇的新人物都將陸續登場

錯過真的很可惜啊!!

以下請欣賞熱騰騰的試閱啦~\(≧▽≦)/\(≧▽≦)/

 


 

 前 話   〈阿爾塔王國三巨頭〉


  □■某些〈主宰〉們的故事
  
  在〈Infinite Dendrogram〉時間的一年多前,曾有一隻怪物在王國裡大肆暴動。
  其名為【三極龍 古洛厲亞】。
  牠是擁有三顆頭的大魔龍,是史上第三隻確認存在的〈SUBM〉。
  【古洛厲亞】出現於王國的山岳地帶,如狂猛暴虐的天災朝著王都移動。
  若放任牠繼續肆虐,王都遲早會被【古洛厲亞】毀滅。
  所以無論如何都非得討伐【古洛厲亞】不可……然而王國的軍隊面對【古洛厲亞】時,卻無力抗衡。
  彼此間的力量有如天壤之別,許多將士甚至連立足於戰場都做不到。
  在王國的堤安之中能與之一戰的,只有任職於超級職業的【大賢者】與【天騎士】蘭利‧葛蘭多利亞,以及近衛騎士團副團長等少數精銳。
  但即使他們全數出陣對付強韌至極的【古洛厲亞】,勝率也絕對不高。
  不如說幾乎可以窺見慘遭全滅的下場。
  王國的末日不遠了……全世界的堤安都如此想著。
  不過還是有人挺身而出,迎戰如此強大的【古洛厲亞】。
  他們是隸屬於王國的〈主宰〉……也就是玩家們。
  每一個人都是最上級的強者──廢人玩家。
  從〈Infinite Dendrogram〉發售到【古洛厲亞】來襲的這段期間,他們不是已將自己的等級練到封頂,就是得到了超級職業。
  對於堤安而言,這是關係國家存亡的危機;但在他們眼中,這卻是一場大型活動。
  〈主宰〉們為了討伐【古洛厲亞】,爭先恐後地前去挑戰。
  
  至於結果則是……遭到全滅。
  他們所迎戰的【古洛厲亞】無比強大固然是理由之一,但大部分的原因則出在更根本的問題上。
  那就是〈主宰〉們無法同心協力。
  縱使能以隊伍或戰隊為單位攜手,卻沒辦法以更大的規模展現團隊合作了。
  以過去的MMORPG而言,【古洛厲亞】相當於超大型團戰多人戰鬥頭目,面對這樣的對手,少數人馬零零落落地前去挑戰是不可能獲勝的。
  但從〈主宰〉的角度來看,以大量人數聯手討伐【古洛厲亞】才是下策。
  箇中理由,在於【古洛厲亞】乃是〈UBM〉的頂點──〈SUBM〉。
  只要打倒牠並獲得MVP,就能夠確實得到超級武具這種最高級的裝備。
  因此,他們無法在大量人數的前提下團結一致。
  正因為他們已經是等級封頂的廢人玩家,對於這點自是無法妥協。
  就這樣,他們也同樣敗在【古洛厲亞】的手下。
  
  堤安已經沒有能夠戰鬥的力量,〈主宰〉無法合作而招致全滅。
  就在眾人認為王國終究要走上末路時,他們現身了。
  他們是王國裡的三位〈超級〉。
  
  【破壞王】修‧斯特林。
  【超鬥士】費加洛。
  【女教皇】扶桑月夜。
  
  扣掉當時尚未進化為〈超級創胎〉──「酒池肉林」之瑞瑞的三個人。
  這三位各自皆為排行榜榜首。儘管有許多人認為在王國〈主宰〉中擁有最強實力的他們說不定能夠取勝,同時卻也這麼想著:
  「既然他們也是〈主宰〉,會不會也因為無法聯手合作而敗陣呢?」
  事實上,這樣的預測是正確的。
  他們挑起戰鬥之際,其中一人說出的話如以下所示:
  「先由我一個人上。」
  費加洛這麼表示。莫說以隊伍為單位,他甚至只憑藉一己之力前去挑戰【古洛厲亞】。
  即使是身為〈超級〉的費加洛,敵我戰力的差距依舊大到令人絕望。
  不過費加洛毫不氣餒,他生存了下來,持續不斷地戰鬥。
  於是在費加洛即將消失的瞬間,他與三顆頭的其中一顆──放出光之吐息的頭同歸於盡。
  「那接下來就換咱們上陣啦──」
  扶桑月夜──率領信徒的〈月世會〉教祖這樣說完後……
  「咱的必殺技能對牠沒有效果,既然如此,那就以數量挑戰吧──」
  便向【古洛厲亞】發起團戰。
  〈月世會〉當時的頂尖〈主宰〉,三十四名高手攜手合作的集團戰鬥於焉展開。
  如此可觀的戰力依舊得到了全滅的結果,不過三顆頭的其中一顆──展開死之結界的頭與他們同時消滅。
  於是,最後剩下一個人與一顆頭。
  「……剩下一顆頭之後,居然還給我增加能力值。」
  【古洛厲亞】失去了兩顆頭──自身力量的出口──後,能力值本身反隨之提昇。
  即使憑藉〈超級創胎〉巴德爾的火力,也無法打倒牠。
  所以修沒有選擇這個方法。
  「那就以互毆來做個了斷吧。」
  雙方在沒有任何目擊者的山岳地帶互相瞪視。
  
  「──《■■■■■》。」
  ──這場戰鬥決定了高下。
  
  這是一場甚至使周遭地形受到劇烈改變的死鬥。
  其結果為,一個人的勝利。
  三顆頭的最後一顆潰散後,【古洛厲亞】消滅了。
  憑三位〈超級〉之手,大魔龍的三顆頭被砍落於地。
  
  經歷死鬥,勝利之後,人們開始如此稱呼他們。
  斬斷【古洛厲亞】之三頭的勇士。
  超越三頭龍的人們。
  阿爾塔王國自豪的三位絕對強者。
  他們正是〈阿爾塔王國三巨頭〉。
  
        ◇◆
  
  自從討伐【古洛厲亞】後,在〈Infinite Dendrogram〉的時間中過了約半年。
  〈三巨頭〉因【古洛厲亞】之戰而遠播千里的名聲,在此時蒙上了一層陰影。
  其理由在於他們各自基於不同的因素,沒有參加對抗多錸夫的戰爭。
  因此有一部分人士語出揶揄,認為〈三巨頭〉還沒對上多錸夫的〈超級〉,就未戰先敗了。
  然而這樣的看法,到了最近也有了大大的改變。
  契機為〈Infinite Dendrogram〉時間裡的一個月前,在基甸發生的事件。
  首先,〈三巨頭〉中的【超鬥士】費加洛於基甸所舉行的〈超級激突〉裡,擊敗了黃河帝國同為〈超級〉的【屍解仙】迅羽,展示出他不遜於他國〈超級〉的力量。
  同樣身為〈三巨頭〉中的一人,人稱「身分不明」的【破壞王】修‧斯特林也顯露出其真面目,並殲滅了襲擊基甸的多錸夫之〈超級〉……【大教授】Mr.富蘭克林高達數萬隻的怪物軍團,強烈地誇示了他的力量與存在。
  是的,費加洛與修兩人讓阿爾塔王國國內,以及其他多數國家的人們,重新認知到『阿爾塔王國有〈三巨頭〉在』。

  以在基甸發生的事件為契機,〈阿爾塔王國三巨頭〉的威名再度復活了。
  周遭的矚目焦點自然也會放到〈三巨頭〉剩下的人身上。
  而說到〈三巨頭〉的最後一人──【女教皇】扶桑月夜……
  
  「好──閒──哦──什──麼事都沒得做──」
  ……則是正在自己的戰隊〈月世會〉總部的和室內廳裡滾來滾去。
  
  月夜的外表雖然看起來約二十歲左右,卻像個年幼的孩子般在榻榻米上打滾……這樣的舉止卻又莫名地與她相符。
  另外由於打滾的緣故,她身上那襲看來十分昂貴──因為是神話級的獎賞武具,其價值無從估計──的十二單,夾在榻榻米與她的身體之間而起了折皺,但她毫不在意。
  「吶──吶──阿影──王都周遭還有沒有PK出沒啊──?有沒有那種能藉故率領千百個人把對方痛扁一頓的案子呀──?」
  在〈Infinite Dendrogram〉時間的上個月,戰隊〈月世會〉為了報復自己的隊員遭到死亡懲罰──以這樣的藉口──殲滅了PK戰隊〈K&R〉。
  月夜向無論在〈Infinite Dendrogram〉裡還是現實中,都擔任自己秘書的戰隊副經營人──【暗殺王】月影永仕郎詢問是否有類似的事件。
  月影的外貌與月夜同樣像是二十歲左右,他彷彿一名老練的管家,恭敬地低著頭回答她道:
  「王都近郊並未發生PK一類情事。若以事件的角度觀之,〈流行病〉目前仍舊蔓延於王都,但就如您所知,那並非會致人於死地的疾病。由於沒有產生惡性突變,便有人提出分析,指出這種疾病可能是症狀輕微,但發病期間較長的種類。」
  「哼──嗯,咱馬上就治好了說──在剛患上疾病時,可是最為關鍵的呢──」
  「有少數信徒亦新染疾病,之後還請您前去治療已付出對價者。此外,第一公主與來訪中的黃河第三皇子雖然已經自然痊癒,但似乎又有王國重臣罹患流行病的案例。」
  「這樣哦?但這次也完──全沒人請咱到城裡的說──」
  就如月夜所說的『這次也』一詞所示,縱使〈流行病〉大為流行,王族也染上疾病……但從未有人請她到王城去。
  即使她擅長恢復魔法技能,任職祭司系統的超級職業亦是如此。
  「恐怕是第一公主不想求助月夜大人吧。」
  「只要使用咱的【女教皇】的技能,不管是〈流行病〉還是其他疾病都能治好的說,為何就是不請咱治病呢──?」
  「那種疾病並非致死之病,與其欠下月夜大人人情,不如等待自然恢復……對方應該是這麼想的吧。」
  月夜聽了月影的話後,發出有如銀鈴般的婉轉笑聲。
  「討厭啦,咱才不會因為這點小事,做出什麼過分的要求呢──」
  月夜接著說「公主還真是愛操心」後,又笑了起來……
  「明明只要把王都周圍約一○間國教教會,都變更為〈月世會〉的宗教設施就可以了的說──」
  ……並述說出視思考角度而定,或許會顯得非常沉重的對價。
  『以治癒王族與重要人物的疾病為代價,增加〈月世會〉的相關宗教設施在王國內部的占比』,正是她從平時便向王國如此揭示的條件。
  這就是她的作法。
  如果這次的〈流行病〉具有致死性,國家縱使面對上述條件,也只能接受吧。
  月夜會隨時出示重大的對價,並靜待對方不得不吞下條件的情況來臨。
  再加上月夜已經得到祭司系統超級職業【女教皇】的地位,祭出這樣的手段,也是由於她看穿國內不會有人比她更善於使用恢復魔法技能。
  目前在王國的堤安之中,〈月世會〉的信徒有增加的傾向。
  這是因為〈月世會〉的設施就如同以往的國教教會設施,同樣為人治療疾病與創傷。
  而且視付出的對價而定,即使是國教教會無法應付的重大傷病,月夜也能在轉瞬間將之治好。
  但與國教教會不同,唯有信徒能夠受到這樣的待遇。
  因此〈月世會〉透過治療重病與重傷的活動,信徒與日俱增。
  〈月世會〉侵蝕著既有的宗教,在王國內的規模逐漸擴大。
  以地球過去的歷史而言,面對這樣的狀況,即使發生國家主導的宗教鎮壓行動也毫不奇怪。
  但這是不可能的。
  理由有好幾個,但最主要的理由,是以月夜為首,〈月世會〉的高層都是〈主宰〉。
  面對死了也會再次歸來的不死〈主宰〉,又有什麼方法能夠鎮壓呢?
  再加上〈月世會〉本來就擁有許多實力足以挑戰王國過去的最大威脅──【古洛厲亞】的廢人玩家,其人數與戰力甚至還在增加。
  他們身為廢人玩家,理所當然地在其他國家也登記了存檔點,即使受到王國通緝,也早已準備萬全,不會產生問題。
  基於這些理由,王國縱使對勢力逐漸增大的〈月世會〉感到棘手,也無法與之敵對。
  因為若王國真的這麼做了,之後將會與〈超級〉所率領的宗教組織──還擁有特別強化戰鬥力的〈主宰〉──之間,發生一場宗教戰爭。
  在最壞的情況下,王國還有被區區一個戰隊顛覆的可能。
  「沒有其他事了嗎──」
  「說到這個,倒是有一件趣事。」
  「說給咱聽──」
  「是關於先前在基甸發生的事件。」
  「啊──那太狡猾了──那兩個人大大活躍不是嗎──咱也好想大展身手哦──」
  「要是月夜大人大展身手,將會造成屍橫遍野的慘況,還請您盡可能避免這樣的事。」
  月影將視線移向月夜插在懷裡的短杖──過去討伐了【古洛厲亞】其中一個頭所得到的超級武具【古洛厲亞β】,同時出聲叮嚀她。
  其效果雖然比那頭大魔龍使出的死亡結界來得薄弱,但還是足以讓低等級的一般人立即死亡。
  若在都市防衛戰中使用了這種武具,結果將會如何,自然不用說。
  「噗──噗──因為咱很閒嘛──」
  「我明白,所以請您看看這個。」
  月影從道具箱裡取出一張照片交給月夜。
  那是將基甸事件中的一幕擷取下來的景象……照片上映現著一位遍體鱗傷,並高舉右手的金髮青年。
  那是於事件之中,玲打倒了富蘭克林的改造怪物【RSK】的瞬間,所拍到的照片。
  「啊,是這個小弟啊──咱也透過小富的實況轉播看過他呢──他是個好孩子呀──」
  「您知道他是處女型的〈主宰〉嗎?」
  「啊,是哦?」
  「而且聽說他在那場戰鬥失去了左臂,卻沒有透過死亡懲罰加以治療,而是繼續過活至今。」
  「…………嘿──」
  月夜聽聞此事,笑意加深了。
  視觀者而定,那是狀似愉悅的笑臉。
  視觀者而定──那像是相中獵物的肉食動物。
  「那還挺有趣的呢。」
  「您能找到解悶的管道,就再好不過了。」
  看到自己服侍的對象露出愉快的表情,月影打從心底如此認為。
  「阿影,你就把那位小弟叫到這裡來吧──」
  「遵命。」
  月影答完話,就立刻沉進了自己的影子裡。
  從腳尖到頭頂,他的全身都沒入影子之中,如字面所述般,無影無蹤地消失了。
  「好──啦,得來做挖角的準備囉──不知道那位小弟說起話來是什麼樣子呢──好令人期待啊──」
  月夜從躺在地上的姿勢站起身來,「嗯──」的一聲,伸了個懶腰。
  接著她將視線移向和室內廳的其中一處。
  「那位小弟的〈創胎〉好像是處女型的,有點令人期待對吧──輝夜。」
  「是的,奴家就和妳一樣期待哦,月夜。」
  那裡端坐著一位身著玄奇裝扮的女性。
  她身上披著令人聯想到天女的羽衣,搖曳著色澤與月光相襯的長髮。
  女性散發的氣氛引人遐思……卻又與月夜相異。
  就如其名「輝夜」,彷若有種與世隔絕的氛圍。
  「唔呵呵,很期待呢。是的,很期待。而且她似乎也用過了一次■■■,唔呵呵呵呵呵呵。」
  輝夜──TYPE:處女的〈超級創胎〉,笑了起來。
  她閉著上下眼瞼彷彿相繫的眼睛,笑了起來。
  她期待著與即將來訪的他們──一位〈主宰〉與一具〈創胎〉──邂逅。
  「快點來這裡吧,新人女神。奴家會好好疼愛妳的……唔呵呵呵呵呵呵呵。」
  輝夜,笑了起來。
  身為〈主宰〉的扶桑月夜,也做出了同樣的舉動。
  
  她們展露的笑容,正是〈三巨頭〉的最後一人,也是人稱最為凶惡的〈超級〉,對玲與涅墨西斯張開虎口的瞬間。
  
  Open Episode 【第三種力量】

 第一話    落入狐口
  
  
  □【記者】瑪麗‧阿德勒
  
  「其實在現實裡,我從明天開始要去大學上課了。」
  事情是發生在富蘭克林擾人的事件之後,於這邊的時間過了一個月餘的某一天。
  當我們在附設於基甸第六鬥技場的餐廳裡慶祝達成任務時,玲開啟了這樣的話題。
  「咦,這樣啊。的確已經到這樣的時期了呢。」
  附帶一提,現實裡的明天以日本來說,是三月三十一日。
  四月一日是星期六,或許就是因為這樣,大學才會在明天開學吧。
  不過因為我沒上過大學,對這方面不太瞭解就是了。
  我畫的漫畫也是非人殺手們四處橫行的黑社會作品。
  ……比起大學生活,我覺得自己對於如何操作槍械與用毒還瞭解得更多。
  「話說回來,原來玲先生是大學生啊──……」
  聽到玲從明天開始就是大學生後,我想到了一件事。
  那就是「啊,原來他的年紀比我小」。
  我本來以為他一定和我差不多大,或是稍微比我年長的說,畢竟那隻熊好像都二十七歲了。
  不,如果他曾經留級或重考過,說不定還是比我大。
  雖然覺得過問太多現實的事情有失禮節,但我實在很在意。
  他現在幾歲,又要去就讀於哪裡的大學呢?
  稍微問問看吧。
  「這樣一來,你登入遊戲的頻率也會減少嗎?」
  哦,在我開口之前,路克弟弟就先發問了。
  沒錯,這的確也是個問題。
  最近為了讓獨臂的玲與轉職為【忘八】的路克弟弟練功昇級,我們連日不斷地承接討伐任務。
  我們還曾經一度回到王都,到〈墓碑迷宮〉裡探險。我們幾個與小霞她們組隊,打倒了至第一○層為止的頭目。
  順道一提,我在攻略過程中沒有特別出手,只有將主職業從【絕影】切換為【記者】使用《筆勝於劍》。
  畢竟抱大腿練功法對他們沒有任何好處。
  這一個月來,我們討伐了許多怪物,玲好像也差不多快把【聖騎士】的等級練到頂了。
  再加上職業與涅墨西斯妹妹的加成影響,他的HP已經到達了五位數。
  ……順便說一下,我的HP成長得很慢,只到四位數,所以他的HP已經比我還多了。
  此外,玲與以費加洛為首的入榜者以及我打過模擬戰後,戰鬥技術也提昇了許多。
  看來與比自己強的人交手還是有所助益,他最近用假動作對付我的次數也增加了。
  就像這樣,這陣子一整天都用來接任務與打模擬戰的情況屢見不鮮,但大學開學後,這樣的日子將會變少吧。
  「我在假日打算與往常花一樣多的時間登入遊戲,但平日就只能登入一天的時間吧。」
  現實的一天相當於這邊的三天,也就是在遊戲中,每三天只能登入一天吧。
  畢竟剛入學時,想必會很忙碌吧。說到大學生,就會有種盡情享受青春的印象,感覺在放學後也會參加社團活動或打工。
  ……即使如此,宣告自己「一天要登入遊戲八小時」的玲,依然是個十足的廢人玩家。
  在這一個月裡,玲已經深深地受到這個世界浸染了。
  說到浸染……由於裝備的緣故,玲的外表染上了黑暗面呢。
  他在一個月前被我PK時,身上的穿著還很正派的說。
  …………他現在的那副黑暗行頭,應該跟我沒關係吧?
  「玲先生被妳PK後,又歷經了各種曲折離奇的狀況,因此才有現在的他,所以不能說是毫無關係。他會被牽連進各種事件並待在基甸,也是受到初學者獵殺事件的影響,進入〈墓碑迷宮〉練功,進而與費加洛先生邂逅所產生的結果。」
  路克弟弟,請你不要自然地讀取我的心聲後還小聲地回答我。
  而且從這個說法來看,黑暗行頭最初的原因的確出在我身上了。
  不是的!委託我的人才是始作俑者,而不是我!
  雖然我不知道對方是誰,但八成是富蘭克林的錯,應該去怪他才對!
  ……為什麼我剛才好像聽到有人說『並不是哦!?』,是幻聽嗎?
  「不過玲先生,既然你明天就要上大學了,那今天不是也要做很多準備嗎?」
  「不,也不盡然,因為與入學相關的書面手續與健康檢查我都已經做好了。現在是現實時間的下午兩點左右……在這邊的時間中,明天一整天我都會登入遊戲,接著就寢。到了現實時間中的明天,我就要去大學參加說明會與定向輔導了。」
  哎呀,好像還挺忙的。
  「不是開學典禮耶。」
  「嗯,還有大概兩週才是開學典禮,好像會在※武道館舉辦。」(譯註:日本武道館,位於東京都千代田區的大型設施,許多藝術與競技活動都會在那裡舉辦,也包括如東京大學等知名大學的開學典禮。)
  「嘿,大學還會這樣辦活動呀──」
  我沒讀過大學,感覺還挺新鮮的。
  …………咦?
  「……武道館?」
  請稍等一下。
  現在的兩週後,在武道館,舉辦開學典禮的大學?
  「如果你不想說,不回答也無所謂,但我順便問一下……是哪間大學?」
  
  「T大。」
  
  ……那不就是國內的最高學府嗎──
  那不就是人生勝利組嗎──討厭──
  我只是高中畢業的漫畫家,現在還是個無業遊民呢──
  「好可恨……」
  「若沒有應屆考上那間大學,爸媽就不允許我在東京獨居呢。我在大考的一年半前,從高二的夏天開始就完全封印一切娛樂,一個勁地努力讀書哦。」
  「啊──這樣呀,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用一年半的時間用功讀書就考上T大,是很了不起啦。
  但那個時期不就剛好和〈Infinite Dendrogram〉的開服期間重疊了嗎?
  這樣一想,就覺得很可憐。
  另外,玲應屆考上大學,也就是說他的年紀果然比我小。
  「咦,那玲先生你現在是一個人住嗎?」
  「是啊,我出身於※北國,不過上個月就在東京的大廈一個人住了。」(譯註:指日本的東北地區或北海道。)
  「……嗯嗯?」
  ……身分還是學生,住的卻不是宿舍或公寓,而是在都內的大廈裡一個人住?
  「腦筋好……又有錢……太可恨啦──!」
  「嗚哦!?妳不要說著奇怪的話還抓著我猛搖啦!?」
  我抓著玲的衣領,晃動他的身軀。
  誰理你的抗議啊──
  這是魯蛇的憤懣啦──
  「……如果瑪麗小姐算魯蛇,那我想有很多人會生氣的。」
  路克弟弟,我說過,請你別讀取我的心聲後再小聲地發表意見了。
  另外,我沒有把這句話說出口,所以沒關係。
  「話說回來,玲先生不住在學生宿舍或公寓,而是大廈啊。玲先生的老家很有錢嗎?」
  依然被我抓著衣領的玲搖搖頭,回答路克弟弟的問題:
  「不,爸媽給我的生活費裡不包含房租。能住在大廈,是因為我跟哥哥借了大廈的房間住。」
  「啊,原來是這樣呀。」
  原來玲是和那個毛皮混帳,不對,是不用腦袋思考的【破壞王】,也不對,是和他哥哥同居啊……咦?
  「欸?可是你剛才說你一個人住……」
  「是呀……啊,我剛才的說法會讓人搞混啊。」
  玲說完,重新訂正他的說法。

  「我是從大哥擁有的大廈裡借了房間住,所以不用付房租。」
  …………那個半裸毛皮男居然在都內擁有非勞動所得。
  
  「你哥哥的嗎?」
  「是啊,他說『我手上的大廈還有空房間,你可以住那裡。房租就等你之後就職再還我囉』。所以我就從他的三棟大廈裡找了離學院最近的……」
  「三棟!?」
  在都內擁有三棟大廈!?
  這是怎麼回事!?
  「那些錢到底是從哪來的……」
  我詢問後,玲的目光稍微看向了遠方。
  「……大哥還在讀大學時,似乎為了陪伴研究室的教授發表論文,而去過國外幾次。他每次去的時候,好像都會抱著好玩的心態買彩券。」
  ……難不成。
  「你是說,他中了彩券?」
  玲聽完我的問題,點了點頭。
  「他在電話裡說『買好玩的美國彩券讓我賺了一大筆錢』。就算扣掉跨國稅金與手續費,金額似乎還是十分可觀。」
  「感覺很可怕,所以我不敢問他實際的金額」──玲說完這句話,又開始遙望遠方了。
  不過這種現實運氣也太開掛了吧。
  那個毛皮縱火犯……無論是在這個世界還是現實世界都很離譜耶。
  「於是大哥就用那筆錢買了土地與大廈。『非勞動所得萬歲!這樣就不用去找工作啦!』當他這麼說時,老爸氣炸了……」
  養到讀大學的兒子宣告『我中了彩券,所以要成天玩樂度日』,也難怪爸爸會生氣了。我可以體會這位爸爸有多心酸。
  「你哥哥以年齡來看明明是社會人士,卻整天都在遊戲裡──這道不解之謎,這下就解開了。」
  「是哪……嗯?等一下。」
  「怎麼啦,涅墨西斯?」
  「玲,我記得你說過熊熊小哥在小時候是很受歡迎的童星,學生時代則是格鬥技的世界冠軍吧?」
  「對啊。」
  咦?那是怎樣?好恐怖哦。
  不過我好像有在哪聽過這樣的經歷。
  「也就是說,熊熊小哥縱使擁有天生的才能與亮麗的履歷,現在卻是個靠著中彩券的錢,過著尼特生活的遊戲廢人,不是嗎?」
  「……是啊。」
  ……暫停漫畫家的工作,一直窩在〈Infinite Dendrogram〉的我雖然沒資格說別人,但他也太浪費才能了吧。
  「……話題扯遠了。」
  「說得也是。」
  剛剛聽到的內容過於衝擊,差點就變成主題了。
  「哎,反正就是這樣,在現實中,我從明天起就是大學生了。」
  「現實是很重要的,請好好努力哦。」
  話說回來,從明天開始,需要跨日的任務大概就只能在假日時承接了。
  不過在現實中,目前還不到※吃點心的時間。(譯註:指下午三點。)
  就如玲所說,即使將就寢時間算得早一些,要在dendro裡待一整天還是綽綽有餘。
  「既然如此,以這邊的時間計算,明天就盡情地承接任務吧!即使出遠門也有奧黛麗,沒問題的!」
  玲和我都贊同路克弟弟的提議。
  擁有飛行能力的怪物在這種時候真是方便啊。
  玲也有白銀。
  ……我也去找隻飛行用的怪物好了。
  近來我雖然沒有接PK的委託,但過去的案子已經讓我存到了不少錢,都可以蓋游泳池了。這陣子透過基甸伯爵委託的工作,也賺了不少。
  啊,說到游泳池……就這麼辦吧。
  我想到了個好主意。
  「既然如此,明天要不要去海邊看看?」
  我記得他們兩人應該還沒去過這個世界的海邊。
  「海邊啊,感覺可以釣魚呢。」
  「海邊……不知能不能馴化水棲怪物?」
  兩人的反應都不錯。
  我也很期待描繪他們換上泳裝的素描。
  是資料,這也是為了資料。
  「海邊啊,把新鮮的海產做成釜飯……再來一碗。」
  「海邊……不知能不能在生魚片上加哈瓦那辣椒呢──」
  涅墨西斯妹妹和巴比妹妹依然跟平常沒兩樣。
  還有,若是在生魚片上加哈瓦那辣椒,我想那應該就變成別種料理了。
  「那麼,明天早上八點左右,我們就在西門會合吧。」
  「明白了。」
  「我知道了。」
  就這樣,我們約好明天見面後,今天就各自解散了。
  
        ◇
  
  隔天早上,即使已到了集合時間,玲不知為何還是沒有來。
  玲似乎在線上,於是我們便前往他住宿的旅店接人。
  但到達旅店後,老闆娘卻表示「由於那位客人到了吃早飯的時間也沒有下樓,我便上樓叫他,結果看到門上的隙縫夾了這個」,並交給我們一張紙。
  紙上是這麼寫的:
  
  『由於諸多事情,故邀請玲‧斯特林先生至敝會總部。
  突然安插此項行程,在此致上誠摯歉意。
  如需陳情,請移駕至附近的〈月世會〉分部。
  〈月世會〉教主秘書 【暗殺王】月影永仕郎』
  
  「…………」
  「…………」
  「欸──欸──這叫做綁票嗎?」
  嗯,是的。
  雖然我有很多話想說……但他似乎又被牽連進麻煩事裡了。
  從富蘭克林引發事件後,在這邊的時間已經過了一個多月。
  看來他在入海之前,就先被新事件的渦流吞沒了。
  「……泳裝得之後再說了。」
  總之先去聯絡那個毛皮男吧。
  
        ◇◇◇
  
  □【聖騎士】玲‧斯特林
  
  一醒來,就看到與睡著前完全不同的天花板。
  「……我應該是躺在旅店的床上啊。」
  不知為何,我在木造和室裡的被褥上醒了過來。
  我瞬間回想起現實中的老家,但房間看起來又有所不同。
  這間房間有種和式的※侘寂感,同時也感覺應該花了不少錢建成。(編註:以不完美為核心的傳統日式美學。特徵包括不對稱,粗糙或不規則,展現自然的完整性。)
  「這裡是現實嗎……?不對。」
  我額頭上的瀏海是屬於玲的金髮,也能打開視窗。
  這裡不是現實,我還在〈Infinite Dendrogram〉裡頭。
  「你醒來啦,玲。」
  涅墨西斯從我左手上的紋章跳了出來,乖巧地端坐於我的被褥旁。
  她的姿勢意外地端正。
  「涅墨西斯……這裡是哪?」
  「我也不知道。我在你體內睡覺時,就已經在這裡了。」
  「…………」
  從涅墨西斯這句發言來看,有一項事實浮上了水面。
  把我從旅店的床上抬到這間房間的人,似乎極為安靜地進行行動,不要說我,連涅墨西斯也沒有醒來。就算職業是【絕影】時的瑪麗,都不曉得能否做到這件事。
  我開始感到不安,檢查了道具儲存箱裡的內容……幸好看起來沒有任何物品被偷走。
  「不過玲啊,你只要確認地圖,不就可以知道這裡是哪了嗎?」
  「說得也……是?」
  我邊回答邊開啟地圖,卻再度感到疑惑。
  因為上面是這麼寫的:
  
  【王都阿爾特亞‧〈月世會〉總部】
  
  「……冷靜下來。」
  玩家在一開始遊戲時就會得到隸屬國家的首都地圖,所以視窗上顯示出了詳細的地點。
  以位置來看,我們現在位於靠近王都圍牆的外圍區域。
  這點沒什麼問題,但目前所在地的地名卻是個大問題。
  「〈月世會〉總部……」
  也就是王國的最大戰隊,同時存在於現實裡的宗教團體──〈月世會〉的總部。
  本來在旅店裡睡覺的我,被人抬到這種地方,這不就意味著……
  「我被人綁架了啊!!」
  為何要綁架我呀!?
  為何我會被綁架啦!!
  「……在一般的情境下,不都是為了前去拯救有過一面之緣的美少女,才會到這樣的設施來嗎?」
  「就是說啊……現在是講這種話的時候嗎!」
  「你冷靜點。和那個白衣男設下的陷阱比起來,這還算不上凶險。」
  「事件的性質根本不同,被邪教團體綁架還是挺可怕的。」
  「唔……」
  怎麼辦,該怎麼辦……對啦!
  「涅墨西斯,仔細一想,我其實根本不用驚慌。」
  「哦?」
  「只要先登出一次,再回到基甸的存檔點就好了。」
  「真是個好主意哪!」
  於是我立刻從選單中選擇登出……
  
  【在與他者有所接觸的狀態下,無法登出】
  ……………………什麼?
  
  「無法……登出。」
  我膝蓋跪地,大受打擊。
  「……好像死亡遊戲類的VRMMO作品裡的主角會說的台詞哪。」
  「不,是真的無法登出耶。說什麼被他人碰觸……」
  在登出時,需要於三○秒內不被任何人碰觸。
  但這裡除了我們以外沒有任何人在,分明不可能會被別人觸碰啊。
  「啊,原來如此,這就是我從剛才就感覺到的氣息呀。」
  氣息?
  「從我醒來之後,就一直感覺到〈創胎〉的氣息。這裡恐怕在領域或城堡型〈創胎〉的效果範圍內吧。若是如此,當然就無法登出了,因為你被對方觸碰著。」
  「……!」
  也就是說,對方一開始就已準備好對策,阻止我登出是吧?
  可是這樣的話……
  「看來把你帶到這裡來的人並不打算讓你逃走哪。」
  「似乎就是如此呢……」
  就在這時,房間的紙門被推開了。
  「!?」
  『玲!』
  我與涅墨西斯提高警覺,我架起變形為黑色大劍的涅墨西斯。
  推開紙門,進來房間裡的人是……
  「玲少爺、涅墨西斯小姐,兩位早安。」
  ………一位女服務員。
  ……嗯,是位看起來像在高級日式旅館工作的女服務員。她的左手沒有紋章,所以是堤安。
  如果硬要說起來,就是她那身清楚描繪在和服上的「眉月與閉目」記號,帶給我某種異樣感。
  「早餐已經準備好了,兩位若換好衣服的話,就由我帶領兩位過去。」
  女服務員向我們交待完後,就恭敬地行過一禮,並關上紙門。
  「…………」
  『…………』
  警戒的氣氛完全煙消雲散了。
  『怎麼辦?』
  「……總之先換衣服吧。」
  我現在還穿著睡衣呢。雖然前途吉凶莫測,但畢竟身處於這種地方,還是得做好臨戰準備。
  『嗯,接著就去吃早餐哪。』
  呃,吃飯不太好吧,不曉得對方會不會在菜裡下藥。
  『那樣也無所謂吧?』
  「什麼?」
  『就算對方在裡面下了毒藥或麻藥,也只要使用《逆轉》就好了。』
  ……原來如此。這樣的確就沒問題了。
  『既然已經決定好了,就快點去吃早飯吧。沒什麼啦,我們可是肉票呢,就儘管用對方的錢飽餐一頓吧。』
  「涅墨西斯……」
  最近,我覺得我的搭檔的食欲增加了。
  她是打算吃一大堆東西後再冬眠嗎……
  
  「……好吃。」
  「真了不得哪。」
  該說感到意外呢,還是餐點的美味程度一如視覺印象呢?
  對方準備給我們的早餐亂好吃一把的。
  「將素材的味道提昇,至超乎本身的水準……唔嗯。」
  「雖然清淡,調味卻能確實地帶給人滿足感哪。」
  原來〈Infinite Dendrogram〉裡也有懷石料理啊。
  在只有右手能用的情況下沒辦法拿碗,所以我吃得有些辛苦就是了。
  「自從遊戲第一天以來,我們就沒有嚐過如此的滿足感了哪。」
  「的確是呢。」
  「能讓你們中意,真是太好了──」
  我們在哥哥舉辦的歡迎會中吃的【天上廚師】料理,算是我於〈Infinite Dendrogram〉吃過的料理中最為高檔的。
  不過現在吃的早餐也能與當時的餐點匹敵。
  「這調味實在是非常纖細哪。」
  「畢竟是王國最大的戰隊,大概也人才濟濟吧?說不定還有人任職廚師系統的上級職業或超級職業。」
  「這個啊──是咱的秘書阿影親手做的唷──阿影的料理即使在現實之中也像料理漫畫一樣,很有看頭呢。」
  「啊──這麼說來,《料理》也是感官技能的一種──!!」
  一瞬間,我全身的細胞都起了反應。
  各種不同的反應,同時發生了。
  
  對於不知何時自然地加入會話的聲音,出現的反應。
  對於不知何時從身後緊緊抱住我的女性,產生的驚愕。
  對於女性身披的十二單所薰染的檀香與女性自身的芬芳,所生的陶醉。
  以及──生物最原始的恐懼感。
  我如今有種彷彿脖子被老虎納於口中的錯覺。
  老虎只要再戲謔地加強幾分力道──脖子便即將斷裂的感觸。
  
  「…………咿!?」
  我能夠實際感受到,緊抱著我的女性可輕易地做到這樣的事。
  我曾經有過類似的感覺。
  那就是在〈墓碑迷宮〉裡,首次遇到費加洛先生的時候。
  那就是在〈超級激突〉前夕,與迅羽起了衝突的時候。
  然而,目前的情況是對方直接碰觸自己身體,遠比那兩次還要……可怕得多。
  「嗯──?怎麼啦──?你在發抖耶──?啊──那位處女型妹妹不要瞪著咱嘛──不過是小小的肌膚之親罷了──」
  女性在我的耳邊以彷若細語的口吻說話,又細又白的手指撫摸我的喉嚨,同時將身體自我的背上移開。
  「……唔!!」
  在獲得解放的瞬間,我飛撲至涅墨西斯身邊,以右手握住變化為大劍的涅墨西斯。
  《反擊吸收》的存量是全滿的,可以用三次。
  但是,這樣的情況為何會如此地令我不安呢?
  和過去與強敵戰鬥而用完存量的時候不同。
  和初次與迅羽交鋒,來不及施展技能的時候不同。
  和與瑪麗打復仇戰時,被她找到破綻的時候不同。
  和在模擬戰中被粉身碎骨的時候不同。
  
  唯一有的,是與這些情況完全相異,卻知曉一切將落得徒勞的預感。
  「哎呀──抱歉哦──玩笑有點開得太過頭了──」
  女性發出開朗的笑聲,並雙手合十道歉的姿態十分惹人憐愛。
  世界上的一○○位男性裡,大概會有九十九位覺得這樣的舉手投足很有魅力吧。
  我也一樣,若是什麼也感覺不到,說不定會看得入迷。
  然而,比起這份魅力……現在的我更深深相信自己前一刻所感受到的恐懼感。
  「玲‧斯特林弟弟,以及處女型的涅墨西斯妹妹。」
  女性──化為女性形態的妖怪呼喚我們的名字。
  「好認真呢。嗯,很好哦──這樣很好哦──」
  妖怪就像過去我透過水晶看到的那般,婉約地笑了起來。
  接著──
  「咱是【女教皇】扶桑月夜,是〈月世會〉的經營人喲──請多指教。」
  繼哥哥、瑞瑞小姐、費加洛先生之後的第四個人。阿爾塔王國最後的〈超級〉如此向我們問候。


《〈Infinite Dendrogram〉-無盡連鎖- 6.〈月世會〉》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