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5試閱.jpg

 

今天為各位帶來《身為魔王的我娶了奴隸精靈為妻,該如何表白我的愛?5》的試閱~

薩岡跟涅菲終於要迎來第一次的約會啦!!

但在那之前會遇到哪些意想不到的事件,

最後薩岡會如願度過他策劃已久的約會時光嗎?

大家一起為這小倆口集氣吧~

以下是試閱內容


 

  「──呼呼、呼呼、呼呼……」
  昏暗的森林中,涅芙特洛絲上氣不接下氣地跑著。
  在她身後有東西追著她。
  只聽見物體在地面拖行的聲音響起,追她的『那個東西』並不是人類。
  它身上披著破破爛爛的長袍,從長袍中伸出好幾隻手腳,有如蜘蛛般在地上爬行。那是藉由魔術製造出的合成生物,至於是用什麼結合而成,則不得而知。
  「煩死了──月之牙!」
  涅芙特洛絲口中唸出簡短的神靈語,轉身回頭的同時揮動右臂。
  只見地面裂開,彩虹水晶化作刀刃刺出。施放在『那個東西』腳下的水晶之刃數量多到無從躲逃,刺穿了形狀怪異的追兵。
  然而涅芙特洛絲的臉上卻沒有勝利者的從容之色。
  她尚未喘口氣,口中立刻接著默唸神靈語。
  『──其為掌管恐懼者,跟隨軍神,帶來破滅與混亂──』
  追兵身體被水晶貫穿,卻仍然朝著涅芙特洛絲爬來。身體明明發出斷裂崩壞的聲音,它卻似乎毫不在意。
  沒錯。如果對方是這樣就能打倒的對手,那麼身為貴精靈的涅芙特洛絲也不會陷入如此苦戰。
  涅芙特洛絲一邊默唸,同時用犬齒咬破自己的拇指,將鮮血灑向空中。以血液為媒介,涅芙特洛絲感到生命彷彿要被吸光的感覺,她不由得膝蓋一軟,快要站立不住。
  即使如此,涅芙特洛絲仍伸出雙手,像是要迎接神聖的器物一般,口中低聲吟出破壞的詞語。
  
  『此為撕裂靈魂的鐘聲──狂死音叉!』
  
  大氣宛如要包覆追兵身體似地壓縮扭曲。
  隨後,追兵遭到大氣擠壓,身體破碎四散,化成肉塊。
  確認追兵終於不再動了,涅芙特洛絲便坐倒在地。
  神靈魔法並非魔術,她口中唸的是『祈禱』而非『咒文』,必須連續默唸完好幾節的祝詞,力量才會顯現,本來就無法代替詠唱。
  然而那樣的祈禱實在太慢,無法殺死眼前的追兵。
  所以涅芙特洛絲獻上自己的血液,藉此代替詠唱。
  而此種違背道德的代價,只能以自己的生命償還。因為連續施放神靈魔法的關係,她的心臟劇烈跳動,好似快要破裂一般,而且眼前一黑,幾乎快要昏倒。
  ──好痛苦,口乾舌燥,快要無法呼吸了。
  這也難怪,因為這整整一個星期的時間裡,涅芙特洛絲一直被剛才那喀邁拉一般的追蹤者追殺,所以別說是睡眠,她甚至沒有喝過一口水。
  據說魔術師即使持續戰鬥一晝夜也不會疲累,但若是不吃不喝,不眠不休,並連續持續一個星期的話,那是任誰都辦不到的。
  ──不行,我一定得站起來……
  那個可怕的魔術師不可能這樣就放鬆追擊,必須趁現在盡可能逃得愈遠愈好。
  涅芙特洛絲使盡力氣,摸索腰間的行囊。
  她雖然抽出了用羊胃袋製成的水壺,但水壺內卻是滴水不剩。
  「啊……」
  涅芙特洛絲終於倒下,銀色的髮絲散落地面。喉嚨中傳出虛弱的呼氣聲,金色的眼眸逐漸被眼瞼遮蔽。
  就在她即將失去意識的那一刻──
  
  「大姊姊,妳沒事吧?要不要喝水?」
  
  那是一道分不清是少年還是少女的稚氣聲音。
  不知不覺間,出現了一位小孩,他低頭看著涅芙特洛絲的臉詢問,手裡還拿著一個裝有水的透明玻璃杯。
  涅芙特洛絲抬起頭看到他的臉──瞬間全身僵硬。
  「比夫龍、大人……!」
  外表宛如天真無邪的孩童,他不是別人,正是十三位魔王的其中一位,同時也是身為涅芙特洛絲之主的魔術師。
  「哎呀哎呀,看妳害怕成那樣,是發生什麼事了嗎?哈哈哈。」
  涅芙特洛絲雖然想站起來,但是她全身無力,甚至無法掙扎。即使如此,她仍在地面翻滾,想與〈魔王〉拉開距離。
  而比夫龍則是一臉微笑,看著涅芙特洛絲,他的眼神中似乎充滿憐愛。
  「呵呵呵,妳是我心愛的可愛僕人呀。來,回去好好休息吧。」
  聽到他睜眼說瞎話,涅芙特洛絲甚至噁心到想吐。
  「……虧您說得出這種話。」
  「呵呵呵,我並不是在說笑哦?妳和先前的失敗作品不同,妳把我所教的神靈魔法發揚光大,甚至到達能夠無視詠唱的地步。姑且不論力量大小,只論神靈魔法的技術的話,妳確實是凌駕在涅芙莉亞之上。」
  比夫龍如此說道,臉上的笑容不含一絲惡意。
  「所以對於妳違逆我逃走之事,我也一概不打算追究不是嗎?」
  這就是涅芙特洛絲被追殺的理由。
  涅芙特洛絲在精靈村落得知某個事實之後,她便叛離比夫龍。
  她以顫抖的手撐起身子,回瞪比夫龍。
  「那您應該知道我的回答才是。」
  「因為妳很倔強嘛。不過,妳能不能快點接過這杯水呢?我的手都痠了。啊,妳可以放心,裡面沒有下藥,只是普通的水而已。」
  這對〈魔王〉而言是個遊戲,遊戲的樂趣只在於看涅芙特洛絲能逃多遠、什麼時候會屈服而已。〈魔王〉並不喜歡耍無聊的小手段,破壞遊戲的樂趣。
  現在就算是一滴雨水,對涅芙特洛絲而言都是上天的恩賜,她戰戰兢兢地伸出手……
  「──啊,抱歉,我手滑了。」
  比夫龍在涅芙特洛絲的面前打翻了水。
  真是幼稚的手法,但可恨的是對現在的涅芙特洛絲來說卻非常有效。
  「……!」
  涅芙特洛絲忍不住瞪大了雙眼,比夫龍見了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現在就再裝一杯水來,別露出那種表情嘛,哈哈哈哈。」
  ──該死的惡魔……
  涅芙特洛絲無力反抗,只能狠瞪比夫龍,比夫龍則是戲謔地繼續說道:
  「討厭啦,別露出那麼可怕的表情嘛。我是真的覺得妳很可愛,所以我不會直接對妳動手……但也不會救妳哦?」
  話一說完,他轉身向身後看去。
  只見原本應該化為肉塊的喀邁拉,再次蠢動起來。
  ──怎麼可能……?
  涅芙特洛絲愕然不已。
  因為涅芙特洛絲施放的神靈魔法,是她現在所能使出最強的魔法。雖說威力或許因省略詠唱而有所降低,但自己手上也沒有更強的手牌了。
  也就是說,現在的自己沒有可以殺死這個追兵的手段。
  「妳的對手是『這個孩子』,雖然它既無理性也不可愛,不過正如妳所見,它是不死之身又有力量。因為再怎麼說,它的體內嵌有我在上次事件撿到的『泥狀魔神』的碎片嘛!」
  聽到這個回答,涅芙特洛絲胸中一痛。
  因為比夫龍所說的『泥狀魔神』──就是附在涅芙特洛絲身上顯現的魔神。
  她被那可怕的『泥』吞沒,在泥中窒息,連身體的內側都遭受蹂躪,身體活生生地被融化,那種痛苦她想忘也忘不了。
  涅芙特洛絲轉身背對怪物,拚命爬行想要逃走。
  「啊哈哈哈哈,沒錯沒錯,這樣就對了。不管怎樣,妳要在死前回來哦。」
  涅芙特洛絲遮起耳朵,不去聽那醜惡的笑聲,並且拚了命逃跑。
  ──可是她要逃到哪裡去?
  不知不覺間太陽已經下山,前方一片漆黑,好似通往冥府的道路一般。


  

  「……原來如此,這就是所謂的絕境嗎?」 
  〈魔王〉薩岡坐在自己主城的寶座上,語帶苦澀地說道。
  他今天的臉色也凶惡到會嚇哭路上擦身而過的小孩。但是與他苦惱的語氣相反,那對銀色的眼眸中卻微妙透露出溫柔的神色。
  雖然乍看像是心情不佳,不過他的表情非常溫和,甚至城裡的人都私下討論「最近〈魔王〉臉上總是掛著笑容」。在短短數日之前,這是令人無法想像的事。
  變化還不只如此。
  雖然〈魔王〉的頭髮只是用剪刀隨便修剪,然後雜亂地綁在後方,卻看得出努力梳理過的痕跡。披風也多虧最近重新縫補過,看起來就像新的一樣,感覺得出〈魔王〉有在注意自己的儀容了。
  而且往城內一看,地上竟然沒有一粒灰塵,地毯和窗簾也經過刷洗,若說這裡是小國國王的城堡,似乎也不會有人反對。
  實在看不出來,這裡在幾個月前還是不像人能居住的荒廢之城。
  更可怕的是這些清掃工作全都是由薩岡親力而為,如果他的死黨巴爾巴洛士知道這件事,一定會大叫這是世界滅亡的前兆吧。
  行為如此異常的薩岡,口中發出的卻是憂鬱的嘆息。
  若說到其原因究竟為何……
  
  ──跟成為戀人的女孩子應該做什麼才好呢……?
  
  薩岡買回可愛少女奴隸──涅菲,並與她在同一個屋簷下生活已有四個月。他們收了法兒當養女,也去見過涅菲的母親,如今終於確認彼此相愛。
  而涅菲似乎也因此出現變化,有時兩人目光一交會,她馬上就不由自主地移開視線。
  反而自從告白之後,兩人似乎更加有距離感了。
  ──這樣不行啊!
  所以薩岡才想做些事,讓自己跟涅菲變得更親密。然而這時他才發現到,他完全不知道該做什麼才好。
  「何況……」
  薩岡意識著懷中的口袋,忍不住脫口而出。
  他的懷裡裝著一條魔法銀製成的項鍊墜。
  這是遺留在精靈村落裡的東西,是涅菲所剩下唯一能知道血親關係的證明,同時也是她在孩提時期被奪走的物品。
  ──我想把這項鍊墜交給涅菲。
  事到如今,證明身分的物品並沒什麼意義,但薩岡才不管那種事。
  因為薩岡認為,即使如此還是只有涅菲才有資格持有這個東西,而且留下此物的人是愛著涅菲的。
  所以薩岡想把這個項鍊墜還給涅菲。可是這麼重要的東西,應該要在最適當的時刻歸還。
  而薩岡歸納出的結論就是……
  ──如此意義重大的物品,我想在做完戀人該做的事之後,再把這個親手交給她。
  他心想可以的話,希望能在涅菲見到自己母親〈魔王〉歐利昂之前交給她。
  那樣歐利昂會比較高興,對涅菲來說,她也會意識到對方是『母親』,能夠提前做好心理準備。
  但是薩岡已經請求歐利昂前來自己的城堡,而且還表示自己沒有打算等太久,催促她早點過來。
  也就是說──時間所剩不多。
  ──啊啊真是的,早知道就不要叫歐利昂快點來了。
  然而,這也是薩岡自己決定的事,他必須有所覺悟。雖然他已經接受歐利昂要來之事,但到底什麼才是『戀人們會做的事』呢……?
  ──牽手……這很平常吧。
  先前上街時,他們也曾自然地牽起手。
  有時是薩岡主動牽起涅菲的手,有時是涅菲握住薩岡的小指──大概是因為害羞的關係吧?涅菲向薩岡撒嬌的舉動,到現在都還顯得畏畏縮縮、猶豫不決。所以每一次都令薩岡感到心癢難耐。
  然而,他們之前也都有牽手。
  既然成為戀人了,那麼再向前跨出一步也沒關係吧?
  ──例如……擁抱之類的!
  不,這行為未免太過大膽了吧!
  雖然薩岡先前也曾擁抱過涅菲,但是一次是為了消除她的不安,另一次則是為了營救被擄走的涅菲。
  沒事的時候要求涅菲「讓我擁抱妳」,畢竟會嚇到她吧。
  ──不行,想不出來。
  當然,姑且不論是否健全,薩岡終究是個男人。
  他的心裡也有很多慾望,比如說想觸摸涅菲可愛的雙唇,想撫弄她那看起來非常柔軟的胸部,或是想玩弄那對尖耳朵──仔細一想,這件事他先前就做過了。
  而且若是自己提出要求,她應該也會答應。
  ──但是那種事是需要適當的氣氛才能做的吧?
  不,應該說突然提出那種要求的話,薩岡可能反而會受到罪惡感的苛責而一蹶不振。
  話雖如此,薩岡並不瞭解什麼才是『適當的氣氛』。
  ──或許我該找人商量……
  目前這座城內包含僕人在內,將近有三十人在此生活。
  可是這些人大半是魔術師。
  他們都過著與魔術為伍的生活,而且魔術師大多都對研究以外的事情漠不關心。要找人諮詢什麼是『正常的戀愛』,大概沒有比他們更不合適的人選了。
  女兒法兒年紀還小,不太可能有戀愛的經驗──不,應該說如果有的話,薩岡可能會殺死對方。擁有前聖騎士長經歷的管家拉菲爾,那個男人可說是誤解與偏見的代名詞。其他還有最近才在城裡住下的人魚族僕人瑟菲 ,不過她是個大嘴巴,絕對會把薩岡找她商量的事說出去。
  那麼城外的人呢?
  榭絲緹有聖劍少女之名,同時也是聖騎士長中的一點紅,如果是她的話,或許能給予正常的解答。
  ──不過找她商量未免太過殘酷了吧……
  雖然她本人自以為掩飾得很好,不過那位少女似乎對薩岡有好感。
  但是對方似乎並沒有打算要求薩岡接受她的感情,所以薩岡心想無須理會她。然而明明已經發覺她的感情,卻找她商量自己的戀愛煩惱,不管怎麼說都對她太殘忍了。
  但除此之外,薩岡也想不出有誰能商量了。
  所以薩岡才會愁眉苦臉地嘆氣。
  薩岡或許沒有必要做一些特別的舉動,只不過現在他希望能讓涅菲的心情稍微愉快一點。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
  
  「那個、薩岡大人。」
  
  薩岡聽到宛如黃鶯出谷的聲音,抬頭一看,一位侍女裝扮的美貌少女,不知不覺間佇立在寶座廳的入口處。
  長及腰部的頭髮,白得像皎潔無暇的雪。一對尖耳朵害羞地顫動,深邃的眼眸如湖水般蔚藍。即使在精靈之中,少女也足以被稱為貴精靈的上位種,她的頸上今天也套著醜惡的項圈。
  薩岡剛遇見她的時候,她幾乎面無表情。如今她的神情變得柔和許多,讓人容易瞭解她,也更加深一層魅力了。
  而少女一與薩岡四目交會,便轉眼間從臉頰紅到耳根子。然後她很快就忍耐不住,移開了視線。
  薩岡也目光游移著,心想自己恐怕也是差不多的臉色吧。
  之後,薩岡一副坐不住的樣子,他問道:
  「怎麼了,涅菲?有什麼事嗎?」
  這種說法好像在向對方表示「沒事別來找我說話」,似乎不太好吧。儘管薩岡心裡這麼想,還是觀察涅菲的反應。
  涅菲則好似要咬手指地,把纖細的手指放在嘴前,然後畏畏縮縮地開口說道:
  「不,也不是說有什麼事,只是剛好閒了下來,我就忍不住想……」
  ──難道是忍不住想來見我嗎!?
  薩岡有種像遭到雷擊的感覺。該怎麼說呢……涅菲是文靜的少女,是那種會在不知不覺間才發現她陪伴在身旁的女孩,卻沒想到她會如此大膽地表達出自己的感情。
  涅菲害羞地繼續說道:
  「那個、而且……」
  「而且?」
  她會不會是要說,想要跟薩岡更親近,或者想要聊聊天之類呢?
  薩岡的心中充滿緊張和期待,涅菲則是閉上眼睛,鼓起勇氣似地說道:
  「我突然想要喊薩岡大人的名字……」
  這渺小的願望實在遠遠出乎意料,薩岡手按著胸口,感動不已。
  ──所以說妳怎麼會這麼可愛啊!
  或許這也是薩岡無法採取強勢行動的理由之一。
  雖然他也想見識作風大膽的涅菲,卻也希望她能維持現在這樣。
  然而,薩岡也看出全力鼓起勇氣的涅菲,神色中透露著一絲不安。她的不安應該不是來自薩岡的反應吧。
  思考了數秒後,薩岡向涅菲招招手。
  「涅菲,別站在那裡,過來這邊吧。」
  「是。」
  聽到薩岡這麼說,涅菲似乎鬆了口氣,快步走了過來。說不定對方也在等待薩岡的反應。
  涅菲是個缺乏自我主張的少女,薩岡感覺這時應該由自己來引導她才對。
  看到涅菲雖然奔了過來,卻好像手足無措,不知該站在哪裡才好,所以薩岡咳嗽一聲後說道:
  「涅菲。」
  「是,薩岡大人。」
  
  「跪下來吧。」
  
  話一出口,薩岡立刻懊悔起來。自己到底在說些什麼啊。
  ──什麼跪下啊?這不是讓她覺得我居心可疑嗎!?
  涅菲雖然也驚訝得睜大雙眼,卻似乎沒有要拒絕的意思。非但如此,她還真的當場雙膝跪地。
  「是、是這樣嗎……?」
  雖然薩岡的奇怪要求已是司空見慣,但這種套路還是頭一次,所以涅菲的聲音也顯得有些顫抖。
  儘管受到強烈的罪惡感苛責,薩岡仍是動作誇張地點了點頭。
  「嗯,那麼伸出手來吧。」
  「……?這樣嗎──啊!」
  薩岡握住涅菲伸出的雙手,彷彿要抱住她似地,一把將她拉了過來。
  涅菲失去平衡,伸長了雙手,撲倒在薩岡的膝上。
  「……?」
  涅菲一臉困惑,她的動作就像抱住薩岡的膝蓋一般。
  不過少女的胸部也因此靠在薩岡的膝上,薩岡能直接感覺到,夾在膝蓋與涅菲之間的胸部傳來飛快的心跳。


《身為魔王的我娶了奴隸精靈為妻,該如何表白我的愛?5》今日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