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想3試閱.jpg

 

令人心情鬱悶的補班補課日,讓小編為你帶來一絲雀躍的心情吧!!

今天帶給各位人氣作品 《不正經的魔術講師與追想日誌3》 的試閱文~~

這次滿滿收錄葛倫學院生活的點點滴滴之外

還有從軍時代不為人知的故事

彩頁內容都十分精采,大家一定要去看看喔th_091_-3

以下是試閱內容


 

魔導偵探羅莎莉的事件簿

  「不好意思啊,魯米亞。難得放假,還硬拉妳跟我出門……」
  「呵呵,沒關係啦,老師。反正我今天有的是時間……而且感覺好像跟老師約會一樣,還滿有趣的喔?」
  「笨蛋,不要藉機調侃我啦。」
  某個假日,接近正午時分。
  葛倫和魯米亞結伴走在菲傑德南區的商業大街上,道路兩旁開滿了各式各樣的商店和攤販。
  葛倫的手上拿著兩本書,那是他今天在舊書店尋獲的戰利品。
  「幸好有妳陪我來,我才能找到打算用在課堂上的書籍……謝啦。」
  「不客氣。」
  葛倫穿過洶湧的人潮往前走,魯米亞向他的背影投以微笑。
  「即使我覺得內容不錯,還是需要實際聽課的學生給我意見,不然很難判斷哪一本書實用……啊啊,有夠麻煩的。」
  葛倫或許是以為街上人聲鼎沸,沒人會聽到他碎碎唸的聲音,所以掉以輕心了。
  當葛倫獨自嘟囔著一點也不符合他個性的事情時,魯米亞一直笑咪咪地盯著他看,但葛倫完全沒有發現她的視線。
  (如果西絲蒂和梨潔兒也在的話就好了……)
  這是魯米亞今天唯一的遺憾,不過這也沒有辦法。
  梨潔兒感冒臥病在床,所以西絲蒂娜留在家照顧她。
  本來魯米亞也打算留下來幫忙,不過西絲蒂娜說「沒關係,這裡交給我就好,妳陪老師上街吧」,硬是把她趕了出去。
  (雖然西絲蒂一定不會承認……可是她應該很想跟老師出門吧。)
  見好友一如往常口是心非,魯米亞也只能苦笑,同時由衷感謝她幫忙促成自己和葛倫相處的快樂時光。
  「好了,差不多該吃午餐了。」
  葛倫看著懷錶說道。
  「直接就地解散好像也太不厚道了……要不要找個地方一起吃飯?當然由我請客,就當作今天妳陪我出門的謝禮吧。」
  「咦?可以嗎?呵呵,好的,既然老師你這麼說,我就不客氣了喔?謝謝老師。」
  沒想到葛倫會約自己共用午餐,魯米亞不禁露出花開般的燦笑。
  於是,葛倫和魯米亞前往飲食店和路邊攤集中的地區。
  「其實這裡有一間隱藏名店,它們的義大利麵超好吃的喔。」
  「真的嗎?呵呵,我開始期待了。」
  開心地談天說笑的兩人走進了冷清的巷道,這時──
  「老、老師!你看那個……!」
  「什麼……!?」
  只見有一名女性趴倒在道路的正中央。
  「喂、喂!妳還好嗎!?有沒有怎樣!?振作一點!」
  葛倫連忙衝上前,抱起了癱軟無力的女性。
  對方是個美少女,色澤清澈的紅茶色頭髮令人印象深刻。年紀大概介於葛倫和魯米亞之間。
  那頭乾爽滑順、搔得葛倫的手發癢的長髮保養得無微不至,後面的頭髮分成好幾簇,綁得十分整齊。
  不管是少女身上的白色長罩衫、格紋百褶裙、寶石波洛領帶、繫帶長靴還是披肩斗篷大衣……全部都是大手筆地使用了高級材料的奢侈品。
  從地上抱起少女的瞬間,葛倫的鼻子就隱隱約約地聞到了一股清爽的香氣,恐怕是來自少女塗抹在身上的香水吧。即便是對香水一竅不通的葛倫,也聞得出來那應該是高價位的產品。看來這名少女是身價不菲──出身自上流階級的大小姐。
  (既然如此,她不可能是因為飢寒交迫才倒在路上……乍看下也沒有受傷……莫非是生了重病!?)
  葛倫心急如焚。事態迫在眉睫。
  「嗚……魯米亞,快去叫醫生──」
  就在這個時候。
  「……嗚?……嗚嗚……」
  或許是發現有其他人,少女輕輕動了一下身子,微微睜開眼睛。
  顏色彷彿青金岩的眼眸,虛弱地注視著葛倫。
  「!」
  剛才因為情況緊急的關係,以至於葛倫沒有發現……不過他認得這個眼神和長相。
  「妳是……羅莎莉嗎……?」
  「……學、學長……?」
  儘管少女意識模糊,不過她似乎也認出了是誰把她摟在懷裡。她的臉上漸漸流露出又驚又喜的表情。
  「……學、學……長……好、好久不見……了……我、我一直……很想……見你……」
  「笨蛋!不要講話!也不要亂動!放心吧!我馬上幫妳叫醫生過來!」
  「不……不用找……醫生了……反正……看醫生……也沒有用……」
  少女──羅莎莉虛弱地喃喃說道。
  反正看醫生也沒用?她已經病入膏肓了嗎?
  「可惡……!」
  葛倫懊惱地咬牙切齒。
  「不、不管那個了……學長……我有事情……要拜託你……」
  「要拜託我什麼!?妳儘管說吧!」
  說不定這是羅莎莉……他親愛學妹的遺願。葛倫立刻答應。
  「學……長……拜託……你……」
  「……啊啊。」
  葛倫持正色聆聽。
  「……拜託、你……務必……請我……吃……飯……」
  「…………什麼?」
  羅莎莉以微弱的音量提出奇妙的要求後,葛倫不禁兩眼發直……
  咕嚕嚕嚕嚕嚕~~嚕~~
  這時,羅莎莉的肚子發出了響亮的空腹聲。
  
  於是……在某間專賣義大利麵的餐廳。
  「滋嚕嚕嚕!嚼嚼嚼!」
  「原來如此……遺跡調查隊在菲傑德東部的米雷勒遺跡進行調查時,遭盜賊團攻擊,挖掘出來的古代遺物都被搶走了……嗎?」
  葛倫享用著飯後的咖啡,認真地看報紙。
  「被奪走的主要物品是……梅嘉利斯古錢啊……呿,這個盜賊團也太專業了吧……」
  「啪咕!啊呣啊呣啊呣!咂咂咂!嘶!」
  「所幸無人死傷……唉……這個世界愈來愈亂了啊……」
  「嘶!滋嚕滋嚕!咂咂咂!喀滋喀滋!咕嘟,噗哈……!啊,那位服務生!麻煩再給我一份同樣的餐點!」
  「慢著──」
  太陽穴爆出青筋的葛倫整齊地摺好報紙,放在桌子的一角後──
  「碰!」他用力搥了桌子一拳,聲音響徹了整間餐廳。
  「咿!?」
  嘴巴旁邊沾滿了番茄醬汁、弄得髒兮兮的羅莎莉,瞬間窩囊地把身體縮成一團。
  「羅莎莉,妳到底要吃幾盤才滿足啊!?一直吃個不停,別人的錢就不是錢嗎!」
  葛倫憤慨地瞪著羅莎莉面前那座由空盤子堆疊而成的巨塔。
  「追根究柢,妳會昏倒在路上,單純也只是因為餓壞了的關係吧!?我還以為出了什麼事咧!」
  「可、可是……學長……我整整一星期除了鹽巴什麼也沒吃耶……?會餓成這樣也不能怪我呀……嗚嗚。」
  看到羅莎莉淚眼汪汪,說著喪氣話的模樣,葛倫也只能按著頭嘆氣。
  「唉,妳這傢伙實在是……」
  「老師,請問她是誰呢……?」
  和不顧形象、狼吞虎嚥的羅莎莉相反,優雅地用叉子品嚐義大利麵的魯米亞,突然停下動作,朝葛倫問道。
  「啊啊,都忘記要跟妳介紹了。這傢伙叫羅莎莉。怎麼說呢……她是我在魔術學院讀書時的學妹。」
  「我是羅莎莉‧狄德多,狄德多子爵家的次女。以後請多多指教。」
  羅莎莉一改原先粗魯的舉止,突然拿出貴族大小姐般的高雅態度向魯米亞行禮,面露端正的笑容。
  ……只不過她嘴巴旁邊沾滿了黏膩的醬汁,所以她的形象並沒有因此提升。
  「她叫魯米亞,目前就讀魔術學院,是我的學生。」
  「啊,我是魯米亞……魯米亞‧汀謝爾。羅莎莉小姐,以後請多多指教。」
  雖然魯米亞身上的便服──休閒風格的馬甲洋裝搭配圍巾──論質感遠不如羅莎莉的服裝,可是她那優雅大方的態度和舉止,以及完美無缺的餐桌禮儀,使她散發出比羅莎莉更為高雅的氣質。
  「咦?魔術學院?學生?這麼說來……學長你該不會跑去當魔術學院的講師了吧!?」
  「啊……這個嘛……算是順水推舟吧?」
  「好、好好喔,可以找到那種人生勝利組的工作……太教人羨慕了……」
  「我做什麼工作不重要啦。」
  葛倫甩甩手,繼續說道:
  「重點是為什麼妳會在那種地方昏倒?妳不是貴族……上流階級嗎?餓肚子跟倒在街頭,那種事情應該最不可能發生在妳這種人身上吧?」
  「這個問題問得好,學長!」
  羅莎莉像是終於等到葛倫提出這個問題般站了起來。
  「說來傷心,身上流著尊貴高等血統的本小姐,在淪落到今天這般不幸的下場以前,日子過得何等悲慘……假如由吟遊詩人來吟唱我的故事,肯定會是令所有聽眾潸然淚下,彷彿在詛咒殘酷之神的戲曲──啊啊,主啊、主啊,為什麼您要拋棄我──」
  「廢話少說,快點進入重點!」
  葛倫抓起擦手巾,一把砸在以誇大的肢體動作哭天搶地的羅莎莉臉上。
  
  後來,羅莎莉花了約莫一小時的時間,交代了她的際遇──
  「──簡單地說,吊車尾的妳奇蹟似地從魔術學院畢業後,因為能力太差,未能如願在目標的魔導偵探事務所找到工作,只得意志消沉地返回老家。之後,對妳深感失望的父母強迫妳答應政治結婚,而妳拒絕接受安排,以簡直可說是和家裡斷絕親子關係的形式,選擇離家出走。離家後,妳不知天高地厚自行創立了魔導偵探事務所。想當然,妳並沒有賺到錢,不久後花光了所有的生活費,然後就在剛才,妳終於體力不支倒在路邊──是這樣嗎?」
  「沒錯……面對難以對抗的時代潮流,我只能任其擺佈……命運就是這麼一回事吧?會冷不防讓人碰上殘酷的試煉……」
  羅莎莉拿出手帕擦拭眼眶。
  「等一下,既然妳過得那麼窮困潦倒,又怎麼會穿那麼豪華的衣服?」
  葛倫從頭到腳打量了羅莎莉身上那套看似高價的服裝。
  「妳的行頭看起來非常高級。想必砸了不少大錢吧?」
  「哼哼,那當然了。因為我是貴族啊!不管再怎麼痛苦,我都要讓自己保持清高、美麗而且尊貴的姿態!哪怕犧牲吃飯的費用也在所不惜!」
  「妳根本是自作自受嘛!」
  「咿!?」
  葛倫敲桌的巨大聲響,嚇得羅莎莉身體縮成一團。
  「再說,從魔術學院畢業卻找不到工作,像妳這樣的例子真的很少見耶!?我從學生時代就覺得,妳根本不適合走魔術這條路!別幹什麼魔導偵探了,回老家去吧!快點找個人嫁了!」
  「不、不是這樣的!單純是這個時代的水準還不夠高,沒辦法給予高貴、站在高點的我一個公正的評價而已!」
  羅麗莎用淚汪汪的眼睛拚命回瞪葛倫。
  「才華洋溢的本小姐,為了把自身的卓越能力用在回饋社會上,所以才辛苦創立了魔導偵探事務所,可是這個城裡的人卻鐵了心,完全對我視若無睹……這個世上盡是一些沒辦法拉下臉接納比自己高貴又優秀的人的笨蛋!」
  「笨的人是妳。」
  「就算好不容易有案子上門,也都是要我幫忙尋找走失寵物這種微不足道的工作……而且看到小孩子捧著小豬撲滿,向我苦苦哀求說『拜託幫我找波奇,大姊姊』……我怎麼有辦法狠得下心拒絕啊啊啊啊啊!而且也會不好意思收取費用不是嗎────!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唉,妳這傢伙真的是……」
  葛倫不知所措地望著嚎啕大哭的羅莎莉。
  「……不過。」
  痛哭了一會兒後,羅莎莉突然復活,向葛倫面露堅定的微笑。
  「你聽我說,學長!這次我終於接到報酬可觀的大案子了!那可是很有可能會左右菲傑德未來的大事件喔!」
  「噢?恭喜啊。」(冷淡)
  「是的!其實在剛才被學長救起來以前,我就是在執行這件案子!如果完成委託,我就能收到豐厚的報酬了!這張成績單將為我的卓越實力打響名聲,同時我將邁出身為魔導偵探的光輝榮耀的第一步!」
  「噢噢,好熱血沸騰喔!加油喔,羅莎莉。」(隨口敷衍)
  「是的!包在我身上吧!」
  羅莎莉露出自信滿滿的模樣拍胸脯保證後,話鋒一轉……
  「所以,我有件事想跟學長商量。」
  「嗯?」
  「請幫幫我。」
  羅莎莉面露春風般的微笑,葛倫整個人像石頭一樣硬住了。
  「啊哈哈……不瞞你說,面對這件棘手的案子,即使本小姐這個超絕魔術師使出渾身解數,恐怕還是只能拱☆手☆投☆降……快要丟下這個懸而未決的爛攤子了……」
  「…………」
  「該怎麼說呢……總之,學長你就乾脆一點鼎力相助吧。對身分高貴的階級表示效忠,不就是一般庶民的義務嗎?呵,我就賜予學長做為本尊爵不凡的本小姐左右手,為我犧牲奉獻一切的權利與榮耀吧。」(充滿自信)
  羅莎莉的笑容不帶任何傲慢與偏見,充滿了百分之百的善意……
  葛倫面無表情,沉默不語好一陣子後……
  「好了,魯米亞。我們回家吧。」
  「嗚、嗚哇啊啊啊──!?先、先別急著走啊,學長──!」
  眼看葛倫準備帶魯米亞一起離開,羅莎莉抱緊了葛倫的大腿,被他一路拖行。
  「求、求求你了!請不要對我見死不救!學長──!」
  「少囉嗦!妳不是既高貴又無比優秀的大魔術師嗎!?自己想辦法解決!」
  「怎、怎麼這樣!像我這種一無是處又糊裡糊塗,不配當魔術師,在社會最底層蠕動的邊緣人怎麼可能辦得到!拜託學長把力量借給我吧!就像以前一樣──!」
  「唉~~」
  看到學妹顧不得羞恥、形象和自尊心,牢牢抱著自己大腿哇哇大哭的模樣,葛倫不禁嘆了口氣。
  「真是的,感覺還挺懷念的……」
  「老師是說學生時代的事情嗎?」
  葛倫點點頭,回答魯米亞的疑問。
  「這傢伙明明自視甚高,自尊心也很強,做為魔術師卻是個廢柴吊車尾。雖然她很努力啦……」
  「是……這樣子啊?」
  「學生時代,這個傢伙動不動就跑來跟我哭訴,而我還挺照顧她的。因為雖然她表面上是個態度傲慢又讓人看了不爽的傢伙,可是我知道她私底下其實很拚命……」
  葛倫搔搔臉頰,接著說:「我實在無法對她棄之不顧哪……」
  「那……老師你這次打算怎麼做呢?」
  「這個嘛……」
  魯米亞提出疑問後,葛倫用手扶著下顎沉思片刻。
  「羅莎莉……話說回來,妳為什麼會想當魔導偵探?」
  葛倫詢問賴在他腳邊的羅莎莉。
  「先不提魔導偵探,我從學生時代就覺得很好奇了……為什麼妳對魔術……對魔術師的身分那麼執著?」
  「這、這是因為……」
  「妳非常缺乏把瑪那轉換為魔力的敏感度……妳應該很清楚自己不適合往魔術這方面發展吧?」
  極端貧弱的魔力容量。這正是羅莎莉會如此不成氣候的最大原因。就算學會再強的咒文,沒有魔力的話,也無英雄用武之地,這是很單純的道理。
  缺乏魔力操作敏感度的葛倫,還可以在咒文和術式下功夫,藉此彌補一定程度的缺陷,相較之下,羅莎莉的問題更為根深蒂固。
  「如果不要執著當魔導偵探的話……妳應該還是能找到其他工作吧?而且妳還會那個特技。可是妳卻不惜離家出走也要當魔導偵探,為什麼那麼固執……?」
  「這、這是因為……」
  羅莎莉擦乾眼淚後,猶豫不決似地視線四處飄移,一會兒後終於開口:
  「學長……那個……你可以保證聽了不會笑出來嗎……?」
  「這就要看內容是什麼了。」
  「我……非常喜歡萊茲‧尼西所創作的『魔導偵探夏爾‧洛克的事件簿』系列……一直以來都很崇拜主角魔導偵探夏爾……」
  「!」
  葛倫微微睜大了眼睛。
  「我希望將來也能成為跟夏爾‧洛克一樣的魔導偵探……所以不顧父母反對,硬是要到魔術學院就讀……後來就……」
  「…………」
  「學長你知道嗎?夏爾可是很厲害的喔?雖然夏爾傲慢、目中無人,有時候甚至會搶走別人的功勞占為己有,個性一點都不討喜,可是他不僅劍術高超,本質上還是個忠於女王陛下與帝國的完美貴族兼魔術師。比起探究世界的真理,他更喜歡把卓越的魔術用在解決身邊所發生的不可思議事件之謎上,是個把解謎看得比三餐重要的怪人──又自由奔放──真的很帥呢。」
  後來──
  羅莎莉繼續就虛構的魔導偵探話題高談闊論。葛倫沒怎麼關心羅莎莉說了什麼,反而一直觀察她在談論夏爾時的表情。
  ……然後──
  「啊……」
  注意到葛倫的視線後,羅莎莉猛然回過神。
  「啊、哈哈哈……就為了這種幼稚、無聊的理由……是行不通的對吧……抱歉……」
  羅莎莉垂下肩膀,沮喪地蹲在地上。
  (……唉……崇拜故事裡的『魔導偵探』……嗎?)
  葛倫在心中默默咒罵。她跟某位因為崇拜故事裡的『正義魔法使』而當上魔導士的人,簡直如出一轍。
  「啊~不好意思,魯米亞……」
  葛倫一邊抓頭一邊向魯米亞道歉。
  「我本來想送妳回到家門口的,可是……」
  魯米亞聞言盈盈一笑。
  「沒關係啦,老師。我懂。你去幫忙羅莎莉小姐吧。」
  她開朗地如此回答道。
  「……咦!?」
  聽了兩人的對話,羅莎莉大吃一驚似地抬起臉。
  「學、學長……你的意思是……?」
  「醜話先說在前,下不為例喔?好了,快點告訴我妳到底接了什麼案子吧……啊啊,好煩喔。」
  葛倫不耐煩地丟下這句話後,瞬間……
  「謝、謝謝你,學長!」
  羅莎莉站起來握住葛倫的手,笑得非常開心。
  「有學長幫忙,就好比獲得一百個生力軍呢!就靠你了,學長!」
  「唉,不要拍我馬屁了。」
  「我說的是真的!學生時代也是如此,要不是學長幫我做很多特訓的話,我根本沒辦法畢業!多虧學長,才有今天的我!」
  「妳也不需要講得那麼誇張吧……」
  不過,能像這樣獲得別人的尊重和信賴,感覺倒也不差。
  真拿她這傢伙沒轍。當葛倫回憶起往事,面露苦笑時……
  「瞭解!那麼,從現在起,學長就是本魔導偵探羅莎莉‧迪特多的助手了!」
  羅莎莉臉不紅氣不喘地如此宣布。
  「…………」
  「所以呢……」
  羅莎莉往附近的椅子坐下,拿起桌上的茶壺斟滿一杯紅茶,優雅地喝了起來。
  「現在就先麻煩葛倫你上街去蒐集情報吧。我留在這裡一邊享受下午茶,一邊針對事件進行推理。」
  羅莎莉瀟灑地蹺起腳的坐姿,背部深深地靠在椅背上,不只貴族的架子顯露無遺,表情也相當自以為是。
  「呵呵……『解謎要在下午茶後』。」(閃亮☆)
  「……我還是回去好了。」
  「嗚、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對、對不起啦,學長──!我只是想模仿一下夏爾的台詞而已呀啊啊啊啊!請原諒我吧!請你大人有大量──!」
  葛倫試圖快步離去,羅莎莉緊抱住他的大腿,被他一路拖行。
  「不、不會有問題吧……?」
  魯米亞也只能苦笑著祝福這對匆促成軍的怪異搭檔了。


《不正經的魔術講師與追想日誌3》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