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3試閱.jpg

又到了00.gif

但是隔天還要上班TT小編覺得痛扣

所以今天帶給大家職場奇幻物語《加入年輕人敬而遠之的黑魔法公司,沒想到工作待遇好,社長和使魔也超可愛,太棒了!3》 試閱!!

本次小冊子收錄了小編最喜歡的社長

讓社長的蓬鬆尾巴安撫大家想放假的心

以下就是試閱內容


 

  在老家過完暑假後,我們順利地回到位於王都郊外的員工宿舍。
  「啊~總覺得有種終於回來的感覺。」
  我差點就要點頭贊同瑟露莉亞的發言了。
  明明我在老家居住的時間壓倒性地比這裡長,真是奇怪啊。
  「本宮也這麼覺得。呼啊~啊,本宮坐馬車累了,先睡一下午覺。」
  梅雅麗打著呵欠,往寢室的方向離去。為何『無以名狀的惡夢之祖』會因為區區的旅途而感到疲累實在是個謎,是因為有沒有體力又另當別論嗎?
  「我也有點累了。瑟露莉亞,我想小睡片刻,妳可以在大約三十分鐘後叫我起來嗎?」
  「妾身知道了。那麼在主人起床前,妾身就先去打掃其他房間吧。」
  「瑟露莉亞也放鬆一下吧。我想從今天就要開始作飯也很麻煩,今天要不要找間王都的餐廳吃飯就好?」
  瑟露莉亞實在是太勤奮了,不偶爾創造出一些可以放下工作的情境,她很有可能會過勞。
  「嗯~妾身很感激您的心意,但就是這樣的日子,妾身才希望您享用的能是妾身親手做的料理。」
  瑟露莉亞合起雙手說道。這種不經意的動作果然很可愛。
  「嗚……這個嘛,我也很想吃瑟露莉亞親手做的料理……但該怎麼說呢,就是覺得這種太過依賴妳的關係不好……」
  「可是,妾身是主人的使魔,這種關係沒什麼好奇怪的啊。」
  不行,我快要被她很平常地說服了。
  只是,這時候是不是應該狠下心讓瑟露莉亞休息呢?不過「狠下心讓她休息」,這句話聽起來真怪……
  就在我像這個樣子陷入內心掙扎時──
  「嗚哇──!這是什麼呀!!!!」
  梅雅麗的聲音傳入我的耳中。
  既然會令偉大的魔族大叫,想必是相當不得了的事。
  我跟瑟露莉亞立刻趕到梅雅麗的房間。
  附帶一提,我、瑟露莉亞的房間及梅雅麗的房間是分開的。其一是因為有隱私的問題,另一個原因是倘若在一個房間裡塞好幾張床,那就太狹窄了。
  「搞不好是出現了蟑螂呢。」
  「這麼說來,梅雅麗那傢伙在看到海蟑螂時,曾經說過她唯獨不能接受海蟑螂跟蟑螂。」
  話雖如此,房內出現蟑螂對我也是一大打擊,希望會是其他原因。
  我一打開梅雅麗的房門,就在房間深處看到了另一扇門。
  真奇怪,梅雅麗的房內更深處應該沒有房間了啊。
  「咦?怎麼回事?是被施上幻覺系的紫魔法了嗎……?」
  「情況看來並非如此,似乎也有實體。也就是說,這不是魔法,而是在現實中真的造了一扇門。」
  梅雅麗露出驚訝及憤怒各半的神情。
  「究竟是誰,敢趁本宮不在的期間私自進行這種施工……?本宮會讓他連做一個月在求職時一直遭遇※壓迫面試的噩夢!」(譯註:指的是面試官刻意以惡劣態度刁難面試者。)
  還真是會意外削弱精神的噩夢啊……
  我也曾經遇到過幾次壓迫面試,還被說「你看起來沒什麼體力耶,有能做下去的自信嗎?」,這種事誰會知道啊?是說,企業方才應該創造出不需要太多體力,也能做下去的工作環境吧……畢竟這是魔法業界,而不是以體力勞動的工作啊!
  話題都歪到壓迫面試去了,讓我們拉回來吧。
  「梅雅麗小姐,話說您有試著開過門嗎?」
  瑟露莉亞大概是我們當中最冷靜的人。
  梅雅麗搖了搖頭。
  「不,還沒有。如果那是連接到異世界的門,不就糟了嗎?」
  雖然這番話聽起來可能很愚蠢,但無法令人一口否定。
  「這裡的房客是本宮,倘若對方明知這一點還前來挑釁,那也許會是相當棘手的敵人。」
  沒錯,對方竟然沒有在一般人的房間引發異樣,而是在『無以名狀的惡夢之祖』的房間動了手腳。
  「梅雅麗說得對……我們要謹慎調查……」
  「可是要謹慎調查果然還是太麻煩了,直接打開吧。」
  喀嚓。
  「結果妳還是要打開啊!」
  即便知道風險,妳也就這樣接受了嘛!
  這是只有梅雅麗才能做到的強硬風格!但我跟瑟露莉亞還在場,所以不是很希望她這麼做!
  只是──
  ──並沒有特別出什麼狀況。
  門的外頭就是一間非常普通、格局和梅雅麗房間幾乎相同的房間。
  但該說是缺乏情趣嗎?總之就是沒有生活感。
  裡面只有一張床和桌子,還有使用簡單魔法就能點亮的燈。給人一種旅館房間的印象。
  「是個隨處可見的房間呢。」
  「嗯,我也覺得它隨處可見。」
  因為瑟露莉亞提議:「要不要從外面確認看看?」我們便外出一瞧,結果發現只是增建了一個房間而已。
  話說回來,為什麼要增加房間呢……?我再怎麼少根筋,也沒有漫不經心到會認為「能多個房間真是幸運」的地步。
  「今天社長應該有上班,我去問問她。」
  這樣做最快。
  順帶一提,由於瑟露莉亞與梅雅麗都很閒,因此就跟著我一起去了。
  
    ◇
  
  「啊~對哦對哦!我忘記說了,對不起。」
  凱璐凱璐社長一道歉,我也只能原諒她了。問題在於原因。
  「為什麼要增建房間?如果是福利的話,那也挺讓人高興的啦。」
  「喏,我不是說過有位叫艾莉諾的人,從九月開始就會以短期留學的形式過來嗎?」
  「哦,對對對。她要在這間公司學習一段時間嘛。」
  艾莉諾是家族代代都在一個叫做摩魯哥森林的地方以黑魔法使為業──也就是獨自經營的黑魔法使。
  雖然本人性格出奇地廢,卻也有可愛之處。
  況且,我還跟她一起進行了黑色安息日的儀式……
  「我思考過那位艾莉諾小姐的住處該如何安排,最後覺得『增建那棟員工宿舍,讓她住在那邊就好了吧~』,所以就變成那樣了。」
  「「咦咦咦咦咦!」」「哎呀哎呀。」
  我跟梅雅麗發出詫異的叫聲,瑟露莉亞則看起來有些喜悅。
  「一開始我是想說讓她使用這間總公司地下的空房間啦,像是我住的地方~或是住宿員工柯露妮婭小姐的隔壁房間之類的,反正有很多房間。」
  畢竟這間總公司原本是座城塞,包含地下室在內,房間數量繁多呢。
  「可是一旦起居及工作都在同一棟建築,就會頻繁發生一整天都不會外出的狀況。這樣不但有礙健康,更重要的是,既然她難得來短期留學,我希望她能體驗和平常不同的大街空氣、增廣見聞。」
  「有道理……」
  我曾聽說過,如果職場與住處都在同一個地方,心情上就無法放鬆,會使心靈容易生病。畢竟在這樣的環境下很難切換心情吧。
  「而且我認為既然都來了,工作以外的時間也跟同期的研修同伴有所接觸,會是很好的經驗。因為這樣,我決定要讓你們住在一起!」
  「有所接觸」的形容讓我又想起多餘的事情。因為我跟艾莉諾曾在物理上有過許多接觸……我對於要再次跟她見面感到有點害臊。
  「我知道了……雖說不是沒有不安,不過既然是暫時的,我會忍耐看看……」
  反正分配到的房間都是單人房,以艾莉諾的性格來看,她有可能完全不會踏出房門一步。
  「呵呵呵呵,大家一起享受同居的樂趣吧~」
  「唉……總覺得有怪人要來了……」
  儘管瑟露莉亞和梅雅麗的反應完全相反,總之艾莉諾的來訪就這麼定下了。
  
    ◇
  
  接著時間來到了九月。
  艾莉諾和她的使魔烏鴉『青鴉里姆利克』一同來到公司。
  我本來還怕那傢伙會不會又對前輩們口吐狂言,把氣氛搞得很尷尬,結果卻是杞人憂天。
  「我是艾莉諾‧卡萊爾,來自西茲歐葛郡的卡萊爾黑魔法商店……敝人不才,還請各位多多關照……」
  在社長及弗菲絲坦雅前輩面前,讓她超緊張的!跟之前不一樣,特別老實!
  這樣啊,艾莉諾是那種一旦面對地位明顯比自己高的人,就會謙遜到底的類型吧……在體育社團體系的環境中,這種傢伙挺多的……
  烏鴉里姆利克雖然補了句「艾莉諾,是個笨蛋,卻是個好人,原諒她吧──」,可總覺得讓人聽不懂牠在講什麼。
  「你別說這些多餘的事!」
  艾莉諾用力敲了下里姆利克。雙方在各方面看起來都是對好搭檔呢。
  「我是弗菲絲坦雅,請多指教。」
  「我是社長凱璐凱璐──出自凱魯貝洛斯一系。雖然只是段很短的時間,還是請妳多多指教唷。」
  公司這一方的成員似乎都已經習慣這種事了,真是從容啊。
  「是、是的……我會以粉身碎骨、一心為公的精神加油的……」
  這傢伙的態度跟我相遇時也差太多了吧……
  「妳要是一直這麼緊繃,到第三天就會覺得吃力了。放鬆一點吧。好了,艾莉諾小姐和法蘭茲是在相同地點進行研修的吧?」
  艾莉諾悄悄瞥了我一眼,臉蛋隨之變紅。
  她、剛剛、絕對想起了很多事情。我也是這樣,所以看得出來。
  「是,我、我受了他很多照顧……」
  「艾莉諾小姐就跟著法蘭茲一段時間,學習這間公司的工作吧。」
  面對凱璐凱璐社長的笑容,艾莉諾以稍微咬到舌頭的聲音回答:「素、素的!」
  因此,艾莉諾就變成由我來照顧了。
  雖然我很懷疑到底有沒有問題,但說到底只是在工作範圍內照顧她,這傢伙也會認真做事吧。
  
    ◇
  
  就在我和瑟露莉亞因工作而來到森林時,艾莉諾也跟著過來了。
  「哇哈哈哈哈!沒想到會再次見到你!這回我一定會讓你瞠目結舌的。」
  沒問題嗎……還有這個時代沒人會說瞠目結舌了啦。
  「我要在這次短期留學中查出你變強的原因,成為不輸給你的魔法使!」
  哦,她似乎是真的很有幹勁。
  我能順利從事黑魔法使這個職業的原因,跟我是實力優異的(妹控)黑魔法使之子孫有關,但還是別說出口吧……至少我不想說出祖先是妹控的事情。
  「我知道了。那麼,你就好好從我這邊偷走技術吧……」
  「不用你說,我也會這麼做!好了,最初會是如何不祥、恐怖的工作呢?你肯定是藉此取得力量的!」
  我們抵達森林前方的田地。
  「召喚出小惡魔來耕這塊田。」
  艾莉諾愣在原處好一陣子。
  「你說田?」
  「耕田,而且要確實耕耘。」
  艾莉諾再次出神,最終開始不斷地敲打我。
  「你是胡扯的吧!你根本就不打算把變強的秘訣告訴本艾莉諾大人!太狡猾了!」
  「沒有沒有沒有!工作真的就是這樣!話說回來,如果每天都要幹跟邪神定下契約之類的工作,身體會受不了的啦!」
  「真是令人會心一笑的畫面~」瑟露莉亞後退一步,從剛剛就一直露出很開心的模樣。
  雖然根本不痛,我還是希望她姑且能阻止主人被打。
  「你說的是也沒錯……但王都的黑魔法使不是該更加活躍的職業嗎……?在我的想像裡,他們都會穿著最新流行的長袍,嘴上時常掛著業界用語……」
  這傢伙是抱著奇怪憧憬而來王都的啊。
  里姆利克還在旁搧風點火,說著:「鄉巴佬──鄉巴佬──」
  這隻烏鴉有可能比主人還要聰明。
  「好了,快召喚小惡魔,要工作了。」
  我率先召喚出小惡魔。
  「跟往常一樣,田裡的工作就拜託你們了。」
  「是!」「瞭解!」小惡魔們很有精神地打完招呼後,就四散開來。
  因為雙方都已經習慣了這些,工作進展得很快。
  「哼,小惡魔這點程度的召喚獸,我艾莉諾肯定會順利召喚出來的!」
  艾莉諾看上去自信滿滿,小惡魔召喚也是基礎中的基礎,實際上她應該也能做到。
  只是──
  艾莉諾召喚出的小惡魔眼神凶惡,感覺完全沒有半點幹勁。
  「來,你們幾個,耕田吧!」
  「不用那麼大聲也聽得見啦。」「好好好,做就行了吧。」
  總覺得這些小惡魔的品行不是很好……
  而且工作也做得很馬虎。
  翻掘的土太淺……雜草也根本沒拔……
  這樣的成績會造成兩種後果,不是客人晚點會抱怨,不然就是什麼都不說、下次卻不會再委託我們了……
  「主人,那不是跟您同樣的『小惡魔召喚』,而是另一種魔法──『無能小惡魔召喚』。召喚時所花費的魔力雖少,小惡魔卻也因為無法獲得足夠的魔力,所以完全召喚不出有幹勁的小惡魔。」
  「連『小惡魔召喚』都做不到的傢伙根本不能用啊……」
  我好像很有天分,一開始就能完成這項課題,沒有遇上任何困難。
  「喂,你們要像法蘭茲的小惡魔一樣好好工作啊!不然召喚出你們的我──艾莉諾不是很丟臉嗎!」
  艾莉諾設法激起小惡魔的幹勁,卻遭到小惡魔嗤之以鼻。
  「我們獲得的魔力又不同。」「想要召喚出勤奮的小惡魔,就用更好的魔法啊。」
  還真是大放厥詞啊……
  「可惡……我還沒有辦法使用正式的『小惡魔召喚』……」
  這或許很嚴重啊。
  反正靠我召喚出的小惡魔就能順利進行工作,那就稍微幫艾莉諾一把吧。
  「欸,妳要不要練習正統的『小惡魔召喚』?」
  「你、你說練習……?我、我都已經讓你看到這麼羞愧的場面了,你還想讓我露出更難堪的一面嗎……」
  若是在周遭沒有黑魔法使的環境中,靠著剛剛的魔法恐怕就能混過去了。
  她一直以來也許都在使用小時候所學會的簡單魔法。
  這是有可能的。要是在孩提時代學會以自己的方式拿刀叉,長大成人後就很難矯正過來了。最起碼在無意識之下是沒辦法的。
  從艾莉諾臉上的紅潮可以看出,她正在跟自己的自尊心拔河。
  但是,假如在此時輸給自尊心而逃跑,那她就無法成長了。
  這世上幾乎沒有毫無自尊心的人,這是理所當然的。
  可要是自尊心的運作會妨礙到自己的發展,那自尊心就會扼殺了自己。這種自尊心還是整個毀掉會比較好。
  「我懂妳的心情。只是妳如果不想辦法下工夫用功,那就一輩子都不會用唷。」
  「……我知道了。你教我吧……」
  我盡可能地把詠唱的發音及魔法陣的描繪方法詳細地教給她。
  因為我不習慣教人,有些部分也是摸索來的。
  「這、這樣嗎……?」
  「妳這樣畫,圓的部分就太僵硬了。畫圓圈的動作要再更溫柔一點。」
  「嗯,下次我一定會成功給你看!」
  艾莉諾雖然記性不好,卻很認真。
  她專心地不斷動著手杖,九月的天氣還很熱,讓她畫得渾身大汗。
  該怎麼說呢……偶爾教教人也並不壞。
  由於我是唯一的新進員工,也就沒有教授魔法的經驗。
  可一旦轉為可以教人的那方,我才第一次察覺到許多事。
  雖然我在出聲進行魔法詠唱時不會去在意每一段的意義,可仔細看過之後才注意到其中有先人為講效率而改良的痕跡。
  凱璐凱璐社長或許是預料到我會有所成長,才把艾莉諾交給我照顧的。
  社長的話,的確很有可能考慮過這種事情。
  過了兩個小時,艾莉諾的「小惡魔召喚」也幾乎算是成功了。
  最起碼那已經跟「無能小惡魔召喚」是不同的魔法了。
  受到正統召喚的小惡魔向艾莉諾行了一禮。
  「哦,這不是成功了嗎!?做到了,我做到了!」
  「艾莉諾,妳做得很好喔。這樣就成功了!」
  「嗯,謝謝你!」
  艾莉諾忽然對我露出盈盈笑臉。
  老實說,她的笑容還留有些許稚氣……非常地可愛。
  要是在魔法學校有學妹向這樣對我露出微笑,我可能會以為對方是要告白吧……
  「哦、哦……不客氣……」
  艾莉諾看到我的臉,也注意到自己似乎有些失態了,隨即垂下頭。
  「糟糕,我居然直接向你道謝了……這根本就不像我……」
  艾莉諾對我的定位僅限於宿敵,卻在這時做出了加入上下關係的應對,她是在為此感到後悔吧。
  「這時候必須給出黑魔法式的回禮……抬、抬起臉來,法蘭茲!」
  我按照她說的話抬頭。如果有所抗拒,她可能又要抱怨了。
  艾莉諾在跟我四目相對以前,就閉上自己的雙眼。
  然後就在同一時間,她往我的方向跨了一步。
  就在我這麼想的時候,艾莉諾的臉已經近在咫尺──
  她奪去了我的吻。
  但她的雙唇很快就離開了。
  「這、這就是黑魔法使式的回禮……若彼此沒有正確地酬謝對方,天秤便會有所傾斜……身為黑魔法使,那是很不好的……」
  整個人都害羞起來的艾莉諾環著手,做出像是辯解的發言。
  「我、我知道了……」
  咦,艾莉諾有這麼可愛嗎……?
  
  後來,瑟露莉亞在休息時間對我小聲說道:
  「主人,那位名為艾莉諾的小姐,只有在黑魔法誘惑術上擁有極高的造詣。」
  「這種偏差的能力是怎樣啊……」
  「黑魔法誘惑術困難的地方在於,如果偽裝成明顯在進行誘惑的性格,效果就會隨之減輕。從對方沒有察覺、毫無防備的狀況進行誘惑才是最好的。那位小姐在這方面則做得十分漂亮。」
  「這也不是不能理解……」
  遭到她用那種態度對待,就算要我不會因此有所意識也是不可能的。雖然她本人其實只是在逞強而已,這點倒是真的。
  「那個、這是妾身還算認真提出的建議,您跟艾莉諾小姐訂婚或許不錯唷?」
  瑟露莉亞非常直接地說出很勁爆的發言。
  「被瑟露莉亞這麼說,感覺心情很複雜耶……」
  我很肯定自己喜歡的是瑟露莉亞,而瑟露莉亞應當也明白這一點。當然,我也明白瑟露莉亞會這麼說的理由。
  「以魅魔的立場來說,感覺工作時所處的都是愛人的位置,所以妾身覺得這樣反而可能會激起鬥志。況且妾身也有自信,即使主人娶妻也會一直愛著主人。」
  也是啦……在某種層面上,該說魅魔的愛情觀念比人類的夫妻感更宏大嗎?總之就是很豁達。
  「我才剛進公司第一年,等稍微穩定一點後再來考慮吧……」
  再怎麼樣這都太性急了,所以這時候就要岔開話題!
  「是。老實說,聽到主人這麼說,妾身非常非常開心喔。」
  瑟露莉亞在這時露出天使般的笑容。她也十分可愛。
  反正我是黑魔法使,不曉得能不能乾脆跟五個人結婚呢……
  
    ◇
  
  艾莉諾的短期留學還有一個嚴重的問題。
  當然,艾莉諾是要住在我家的……
  我跟瑟露莉亞,還有在從公司回家之際會合的梅雅麗,一起帶她回到員工宿舍。
  「那麼,妳很擅長野味料理囉?」
  「沒錯。艾莉諾住的地方棲息著很多鹿唷!」
  艾莉諾及梅雅麗似乎很意氣相投,這樣很好。
  在這個話題還沒有結束前,我們回到了員工宿舍。
  「哦哦,就是這裡啊……」
  艾莉諾在家門前目不轉睛地望著。
  「比我想像中還要寬敞嘛。我是聽說王都的黑魔法使都被強迫住在狹小的地下室,過著非人道的生活。」
  「那是地方居民的偏見吧……」
  我們的生活沒有這麼嚴苛。
  「那麼,我們帶妳看一下內部空間。」
  我們為她介紹新蓋在梅雅麗房間深處的艾莉諾的房間。
  「看起來很乾淨,而且也挺講究的嘛。不……黑魔法使不能要求整潔吧……可是如果弄髒借來的房間,或許會被要求損害賠償……」
  雖然不能對本人說出口,不過她擔心的事情還真小家子氣。
  「這裡只能透過梅雅麗的房間進入,我這個男性也不會擅自打開,妳可以安心休息。」
  「這、這樣啊……可是,法蘭茲,你真的跟兩個女人住在一起呢。雖說其中一人是使魔啦……」
  艾莉諾像是有些難以啟齒般說道。
  「咦、嗯,梅雅麗也是我召喚出來的,會這麼做也有負起責任的意思在。」
  「多麼糜爛的生活……要是在鄉下,這馬上就會傳出去,無法在那片土地再度立足了。都會人果然都不關心、也不會干涉彼此呢。即使鄰居孤獨死去,也都不會注意到吧。」
  總覺得她的說法好像在談都會的毛病啊!
  「等等。作為黑魔法使,每日盡自己所能行敗德之舉才是正確的舉止吧……?既然如此,那表示法蘭茲比我更加出色……嗚嗚……這種把女性當作食物吃遍的傢伙才出色嗎……?」
  雖然覺得她說的話很失禮,可或許是因為職業性質,我曾幾度跟公司的人有過親密關係,所以很難出言否定。
  「那個啊,艾莉諾,本宮可沒有做瑟露莉亞和法蘭茲做的那種事喔……?即使有……也只有在特別的時候才會發生……希望妳不要誤會了……本宮大部分都只是靠著跟法蘭茲黏在一起睡來忍耐而已。」
  梅雅麗隨後補充道,可不管怎麼想,這都更進一步地加深了艾莉諾的誤會。
  「居然強迫召喚出來的女性魔物同床共枕,法蘭茲,你這男人也太卑鄙了!你這黑魔法使的典範!」
  「我真搞不懂妳是在罵我還是稱讚我啊!」
  雖說我也是黑魔法使,可即便是這樣,也還保有正常人的價值觀,因此在這種時候都會很困擾。
  是說,我也不太想跟只會做黑魔法使典範之類的事的人當朋友。
  這時,瑟露莉亞不知為何詢問艾莉諾:「要不要告訴您主人的房間位置呢?」這有必要嗎?
  「我、我知道了……的確是該瞭解一下宿敵的房間……」
  說完,艾莉諾也往我的房間去了。
  而我被留下的梅雅麗捉住了手。
  「法蘭茲,你跟瑟露莉亞有親密互動是不可抗力,所以本宮可以容忍,但你可不能選那孩子唷。」
  「我大概能理解妳的意思,不過我現在真的還沒有結婚的打算。作為一個社會人士,目前的我還太不成熟了,實在說不出要讓誰幸福一生這樣的話。」
  這暫且可以當作我對梅雅麗的回答吧。
  「嗯,以回答來說,本宮可以容許。」
  梅雅麗對我這麼說。
  只是,她接著又抬起頭看著我的臉,這樣說道:
  「只是,要是你藉由本宮的房間跑到那孩子的房間夜襲,本宮在這兩方面都會生氣的唷?本宮是絕對不會容許的唷?這一點你要好好記住了!這是真的喔!」
  「嗯,我絕對不會!絕對不會!……話說妳說兩方面,但我不太懂第二個是什麼耶。」
  「真是的──!本宮也是女孩子!你忽略這一點也太失禮了吧!」
  梅雅麗使出微弱的拳頭不斷搥我。若不是她放輕力道,我就會被『無以名狀的惡夢之祖』的攻擊殺掉了……
  「啊,對喔……抱歉抱歉!」
  針對艾莉諾的房間說明暫且平安告終。
  
  當天為了款待艾莉諾,瑟露莉亞做了許多料理。
  見餐桌上擺著鰻魚,艾莉諾非常吃驚。
  「哦哦!想不到在王都也能吃到鰻魚!」
  「艾莉諾小姐在家鄉很常吃這個吧?前幾天妾身在河中捉到牠,就養在家後面的水桶裡了。」
  為了款待艾莉諾,瑟露莉亞居然做到這種地步啊。
  「還有,妾身也做了小肉派。這也是艾莉諾小姐在故鄉常吃的東西吧?」
  「嗯,這是魯餃,在西茲歐葛郡也只有在一部分地區才出名。嗯,味道雖然有些不同,這樣也很好吃。」
  看來艾莉諾已經開始順利融入這個家了。
  儘管只是一段很短的時間,還是希望她能愉快過下去。
  「那麼做為回禮,明天就由我艾莉諾來做美味的西茲歐葛郡料理吧!」
  
  隔天,艾莉諾做了道把肉餡等材料燒成球形的料理──
  「這超好吃的!」
  「在半熟的狀態下放在鐵板上烤來吃的話,熟的程度就剛剛好了!完全就是職業的手藝!」
  「艾莉諾,妳好厲害!這是什麼料理?」
  我們三人一齊連聲稱讚。
  「這道料理在我的故鄉被叫做『爽快肉餡燒』,在其他地區好像是叫做漢堡排吧。」
  不光是爽快,充滿肉的印象也很深刻,不過卻好吃得無可挑剔。
  「妳別當黑魔法使,去做廚師是不是比較好啊?」
  「法蘭茲!你這句話對宿敵太失禮了吧!」
  我忍不住說出真心話,惹怒了艾莉諾。
  但這道料理就是好吃到那種地步啊。


《加入年輕人敬而遠之的黑魔法公司,沒想到工作待遇好,社長和使魔也超可愛,太棒了!3》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