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坪30試閱.jpg

 

《三坪房間的侵略者!?30》 試閱來啦~~h48

能寫到30集也太了不起了

重點是內容還是很好看XDDDD

有沒有從第一集開始一路追隨的讀者呀~

不要以為大戰結束後就沒什麼好看了喔!

下一集搞不好會有什麼驚喜……!?

會是什麼驚喜呢?

請讀者買來翻開後記就知道了

以下奉上試閱~


 

  四月六日星期三,今天是吉祥春風高校的開學典禮。春假在昨天結束,學生們也都升了一個年級,從今天開始迎接嶄新的季節。然而學生們今天的氣氛卻跟往年不太一樣。他們還是跟過去一樣在通學路上移動,卻頻頻跟走在身邊的朋友交頭接耳,氣氛顯然比平常熱絡許多。這是因為他們即將迎接前所未有的巨大改變。
  「大家果然還是無法保持平常心啊……」
  藍華真希,擅於操縱人心的藍色魔法使。透過經年累月的魔法鍛鍊,她不必特別做些什麼,也大概知道周遭其他人的情感。她所感受到的是強烈的興奮與好奇,而且幾乎都是針對吉祥春風高校以及開學典禮而來。感受到這點之後,她微微一笑,自己也抬起頭望著位於山上的吉祥春風高校。大半校舍隱沒在森林之中,四周圍繞著鐵管所組成的鷹架,目前學校正在進行整建工程。
  「就是說啊,畢竟是外星人來留學嘛……」
  靜香也跟藍華一起仰望學校。上學途中的學生之所以這麼興奮,是因為來自佛德賽的留學生即將出現在吉祥春風高校。今天不僅是開學日,同時也會舉行入學典禮,到時候應該會有一個外星人──也就是來自佛德賽的留學生來此。這跟偶像歌手或是知名的運動選手訪問學校的等級完全不一樣,畢竟這號人物不但身分特殊,同時也意味著世界將會出現重大的改變。從今天開始,地球人與來自宇宙的訪客和平共存的世界即將誕生,這可說是驚天動地的重大變革。
  「其實兩年前就已經有外星人前來留學了。」
  「呵呵,大家應該都會很驚訝吧?」
  提亞和露絲早在兩年前就進入吉祥春風高校就讀,所以世界其實在兩年前就已經出現變化,不過其他學生直到今天才知道這件事。所以班上的同學等於連續受到兩次震撼。一想到這裡,兩人不禁露出喜孜孜的模樣。
  「我倒是很不放心,不知道我能不能跟這個國家的人相處愉快……」
  可藍跟提亞和露絲不同,臉上的表情籠罩一層陰霾。可藍今年才進入高中就讀,由於生活形態出現重大的改變,她多少有些忐忑不安。
  「妳應該只是不擅長跟他人相處,跟是不是這個國家的人無關吧?」
  「是沒錯啦,不過……」
  聽到孝太郎這麼說之後,可藍稍微低下頭去,對了對雙手指尖。孝太郎的說法是正確的。雖然正確,卻也讓可藍感到有些落寞。
  「里見孝太郎,你說錯話了。現在該說的不是這個。」
  奇莉華對孝太郎微微一笑。她從可藍口中『不知道能不能跟這個國家的人相處愉快』的這句話察覺到另一種含意,因此她認為孝太郎應該重新思考再發言。
  「……嗯──」
  只見孝太郎瞥了可藍一眼,旋即陷入沉思。接著從想到的幾種說法中,挑出或許是正確的選項。
  「……沒什麼好擔心的。妳穿上制服的模樣很好看,一定很快就會成為班上受歡迎的人。」
  「我、我才不是在擔心這個!」
  只見可藍漲紅了臉,加快腳步往前走去。平常可藍走路總是慢吞吞的,如今內心的動搖自是顯而易見。
  「正確答案,里見孝太郎。」
  奇莉華愉快地瞇起雙眼,自己也加快腳步追了上去。孝太郎接住了她做的球,他打量著奇莉華和可藍的背影,不禁慶幸自己選擇的答案是正確的。
  ──如果是以前的我,在這種情況下應該會挖苦可藍才對……為什麼我會像這樣慎選字句,還因為沒說錯話而鬆了口氣呢……
  孝太郎對自己的行動感到有些疑惑。他發現自己跟以前不一樣,覺得很不可思議。然而孝太郎並未因此感到不悅,因為他認為這種改變是對的。
  「里見,最近你愈來愈願意表現出內心的體貼了呢?」
  晴海察覺到孝太郎的疑惑。只見她抬起頭來仰望孝太郎,臉上露出溫柔的笑容。看到晴海的笑容,孝太郎再次確定自己的選擇是正確的。
  「……該怎麼說呢?大概是因為最近比以前更明白大家在乎的是什麼,所以才盡量避免造成傷害吧……」
  試著在腦中整理思緒之後,孝太郎做出這樣的結論。最近的孝太郎比以前更能夠體會眾家少女的想法以及感受,他覺得真要挖苦對方,也應該選擇更恰當的話題。
  「原來如此……這種想法很棒呢。」
  「我好歹也三年級了,或許多少也有所自覺了吧。」
  「順便問一下,有什麼里見覺得不該跟我提起的話題嗎?」
  「這很簡單,就是只有學姊變成大學生了。」
  「沒錯,就是這樣。感覺有點寂寞呢。」
  晴海今年就上大學了,不過今天還不必上課,所以跟孝太郎等人一起前往吉祥春風高校。為了預防萬一,還是將能使用魔法、又可以自由行動的晴海安排在開學及入學典禮比較保險。
  「我覺得晴海因為生病一直很辛苦,今年一整年就過得輕鬆一點吧!」
  「就是說啊!一邊享受大學生活,一邊培養體力吧!明年我們就也上大學了!」
  早苗和由莉佳認為這是晴海理所當然的福利。晴海自幼體弱多病,確實錯過了許多十幾歲青春時代理應享有的特權。既然比大家高一個年級,把這段時間當成彌補也不為過──她們兩個就是這麼認為的。
  「其實家父和家母也這麼說。他們要我今年暫時把學業放一旁,做自己喜歡做的事並培養體力。」
  「晴海的父母很信任妳呢……不過這也是當然的。」
  「也多虧如此,幫了我們大忙。」
  「真是對不起,晴海。還要妳為了我們浪費這麼寶貴的時間……」
  「不會啦,我是心甘情願這麼做的。」
  「對了,由莉佳,我是絕對不會允許妳愛做什麼就做什麼的。」
  「我知道啦……真的讓我愛做什麼就做什麼的話,我一定考不上吉祥大學。」
  孝太郎等人從今天開始就是高中三年級的學生,不過日常生活倒是沒什麼重大的改變。晴海雖然畢業了,但可藍取而代之地入學了。而且因為還有佛德賽相關的問題,晴海仍會在學校附近出沒。就結果而言,目前的局面確實創造出晴海以及孝太郎等人最期待的狀況。
  


  孝太郎等人的生活雖然沒有直接的改變,卻不代表沒有間接變化。走在通學路上的孝太郎等人看到吉祥春風高校的校門之際,間接的變化就降臨了。
  「喂,孝郎!」
  「原來是阿賢啊,早!」
  賢治的聲音從孝太郎等人的身後傳來。在上學途中遇到賢治已經是慣例了,時間早晚多少有點差異,不過今天還算是落在合理範圍之內。因此孝太郎也一如往常地回過頭來,輕輕揮了揮手。然而一如往常的部分只到這裡就結束了。
  「早安,孝哥哥!」
  推著自行車的賢治身邊跟著一個女孩子。賢治身邊跟著女孩子並不稀奇,稀奇的是這個女孩子並非賢治的女友。
  「琴琴!」
  「好久不見了,孝哥哥的氣色不錯呢!」
  「對哦,今年琴琴也升上高一了。」
  「嗯!請多多指教,學長!」
  被孝太郎稱為『琴琴』的這名少女正是松平琴理。她是賢治的妹妹,已經認識孝太郎好幾年了。她的個性內向又害怕寂寞,小時候總是跟著孝太郎和賢治跑來跑去。孝太郎和賢治上了高中之後,由於學校不同的關係,彼此有些疏遠,不過她現在還是將孝太郎當成自己的哥哥,這點就跟以前一樣。至於孝太郎口中的『琴琴』,是從本名而來的簡稱。只有孝太郎會這麼叫她,而她非但不排斥,反而滿喜歡的。
  「琴琴也很適合穿制服呢!」
  「真的嗎?總覺得好像太合身了一點。」
  「尺寸有變的話,再買新的就好了。」
  「阿賢哥哥對妹妹就是不一樣,超級大方的啦!」
  孝太郎和松平兄妹一如往常地閒話家常時,三坪房間的其他少女也紛紛圍了過來。賢治的妹妹正式入學,對她們來說也是頗感興趣的話題。
  「好久不見了,琴理。」
  提亞和琴理有過一面之緣。之前她們曾在新年參拜時見過,而且賢治這個妹控動不動就會拿出琴理的照片炫耀。看照片的次數比直接碰面的次數還多,感覺上就好像經常見面一樣。
  「啊、呃,哥哥平常承蒙各位照顧了。」
  「怎麼啦?妳的臉色看起來不太好耶?」
  相較之下,琴理被眾家少女團團圍住後,臉色顯然一沉,聲音也失去了精神。只見她看著孝太郎以及賢治,似乎正在向兩人求救。
  「啊、沒、沒什麼……」
  「嗯?」
  「給我退後一點,提亞。」
  察覺到琴理的異狀之後,孝太郎抓住提亞的腦袋,強制讓她往後退了一步。腦袋被抓住的提亞瞪了孝太郎一眼。
  「不要抓我的頭!居然對女孩子做出這種事!」
  「或許妳完全無法想像,不過琴琴很怕生。妳一直咄咄逼人的話,可是會被討厭的。」
  琴理不但內向,還很怕生。她的成長過程中,一直跟孝太郎和賢治這類自我意識強烈的人在一起,與他人溝通向來是由站在前面的那兩個人負責,琴理只要默默待在後面就好。結果她交流的對象就只限於孝太郎與賢治,面對兩人的她與面對其他人的她,存在著巨大的落差。
  「這是什麼意思?你擺明了是在說我很粗魯啊!」
  「妳本來就很粗魯。」
  「哦,看來你很希望我將這份粗魯完全發揮在你身上是吧?」
  「就讓我見識一下妳完全發揮的模樣吧!」
  幸好提亞的注意力完全轉移到孝太郎身上,琴理才得以稍微喘一口氣。不過現在不是放鬆的時候,還是有好幾名其他少女正在打量著琴理。緊張之餘,琴理的表情逐漸僵硬了起來。
  「抱歉,讓妳受到驚嚇。提亞和孝太郎並沒有惡意。」
  這時奇莉華對琴理報以微笑。穩重的眼神透露出堅定的意志,上揚的嘴角看起來格外溫柔。理性的口氣,沉著的聲音,她平時表現得和善,也在此刻發揮功效。奇莉華舉手投足間流露出女性特有的從容不迫,多少緩和了琴理的緊張。由於緊張的情緒有所緩和之故,琴理也注意到其實有自己可以談論的話題。
  「孝哥哥總是對我照顧有加,我知道他並沒有惡意……相信提亞也是……」
  「總是?妳跟孝太郎認識很久了?」
  「是的!上小學之後,我總是跟在哥哥和孝哥哥身後跑!」
  一談到孝太郎,琴理就打開了話匣子。由於能說的事情實在太多了,她完全沒有不知道平時的困擾──應該跟第一次見面的人說些什麼才好。琴理不再緊張,臉上也流露出些許笑意。發現這點之後,奇莉華決定繼續跟琴理聊聊孝太郎的事情。
  「不過孝太郎有時會亢奮過頭吧?這種時候沒問題嗎?」
  「這倒是剛好可以跟過度保護我的哥哥中和一下。而且當我真的很不舒服時,孝哥哥也會立刻發現,然後停下腳步等我跟上去。」
  「我可以體會,其實他倒是挺體貼的。」
  「就是說啊!我十歲生日的時候,孝哥哥特地跑了好多地方,買了我最喜歡的書當禮物……我一直到現在都很珍惜它呢!」
  在奇莉華高明的誘導之下,琴理興奮地說出美好的回憶。琴理雖然怕生,但其實並不排斥跟其他人說話。只要有共通的話題,她反而是喜歡聊天的類型。她跟賢治或是孝太郎說話的時候,就是現在這個樣子。
  「孝郎,我們家的琴理還是超級可愛的吧?」
  「是啊,當你的妹妹真是可惜。」
  「可別隨便出手喔。真要出手,就得卯足全力。」
  「到底是要我出手還是不出手啦!」
  「就是不可以隨便玩玩的意思。」
  「不要再說了,哥哥!好丟臉!」
  從結果來看,三坪房間的眾家少女跟琴理的初次見面十分順利。看在做哥哥的賢治以及從小一起長大的孝太郎眼裡,內向怕生的琴理可以笑著跟三坪房間的眾家少女閒話家常,這樣就已經算合格了。
  


  琴理剛跟大家見面的時候多少有些畏縮,不過來到吉祥春風高校的校門口之後,儘管然還是有些顧忌,但已經可以加入眾家少女的談話了。除了奇莉華和晴海這兩個精神年齡較為成熟的少女主動引導之外,主要還是因為彼此都有孝太郎以及賢治這兩個共通的話題。之後談話的內容也順利擴展至其他方面。靜香之所以在這個時候提起社團活動,也是從孝太郎加入編織研究會的話題延伸而來。
  「當初聽到孝哥哥加入編織研究會的時候,我真的嚇了一大跳。不過仔細一想,倒也覺得並不奇怪。」
  「琴理,妳果然很瞭解里見。啊,對了!妳已經決定參加哪個社團了嗎?要不要到我們這邊看看?料理研究會!」
  「料理研究會……」
  「妳不喜歡作菜嗎?」
  「雖然看過幾本食譜,不過我沒什麼實戰經驗。」
  「妳的興趣是看書嗎?」
  「嗯。不管是哪種書,我都會先看再說……」
  「我有個好消息告訴妳這種愛看書的人,我們料理研究會收藏了許多代代相傳的絕版食譜喔。」
  「這個我有興趣!」
  琴理和靜香就這樣聊開了,可是通過校門的時候,琴理的表情突然變得僵硬。原來是有個琴理不認識的人接近孝太郎等人。
  「大家早!」
  『老師早安!』
  來到大家面前的人是新任的體育老師,名叫松坂健一。只見他以爽朗的笑容跟大家打個招呼,並逕自走向孝太郎。
  「里見同學,借用一點時間好嗎?」
  「有什麼事嗎,老師?」
  「有件跟入學典禮有關的事需要你幫忙,可以跟我到資料室一趟嗎?」
  這位名叫松坂健一的老師其實就是SUN RANGER的紅色閃光,因此他對孝太郎提出的要求不能從字面上解讀。
  「知道了,我馬上過去。只要我去就好了嗎?」
  「提亞同學和奇莉華同學也能一起來當然最好。」
  這件事跟佛德賽有關。提亞是佛德賽方面的負責人,奇莉華則是參謀,健一當然希望兩人也能夠在場。察覺到健一的話中含意,孝太郎轉頭望向後方,提亞、露絲以及奇莉華三人已經來到身後了。
  「事情就是這樣。回頭見囉,阿賢!」
  「嗯。對了,要我幫你把書包拿到教室嗎?」
  「那就拜託你了。那琴琴……對哦,我們已經同校了,待會見囉!」
  「好的,待會見。」
  「接下來就交給大家了。」
  與賢治和其他少女道別之後,孝太郎、提亞、露絲以及奇莉華四人跟著健一快步跑向校舍。其他人還是維持同樣的行走速度,目送五人離去的背影。
  「……又把我一個人丟下來了。」
  眾人之中,唯獨可藍感到大為不滿。可藍自認是孝太郎的最佳拍檔,因此無法接受這種待遇。她不是不知道那幾個人選的意義,卻還是希望孝太郎帶她一起去。
  「又?可藍,妳以前就認識孝郎嗎?」
  「啊!呃、這個……透過提亞介紹,有見過幾次啦,哦呵呵呵呵!」
  賢治和琴理只知道可藍是提亞的親戚,今年才前來日本留學。結果可藍一不小心說溜了嘴,面對賢治的質疑,她只好一個勁地顧左右而言他。論怕生的程度,可藍完全不輸琴理,因此她在情急之下,頓時將對孝太郎的不滿拋到腦後。
  


  除了指揮官六本木博士之外,太陽部隊SUN RANGER全體成員都出現在資料室,而且每個人的表情都十分緊張。這也難怪,畢竟今天要同時舉行開學以及入學典禮,也就是將佛德賽的留學生正式迎入吉祥春風高校。SUN RANGER是專門處理侵略者相關案件的部門,眼下相關法規還不夠完善,他們必須站在第一線保護佛德賽的留學生。這等於是在日本的宇宙外交方面扮演守護者的角色,教人怎能不緊張?
  「放輕鬆一點吧。否則碰到緊急狀況,反而會動彈不得呢。」
  「這點我們也知道,但實在很不容易啊。」
  直到兩年前,SUN RANGER還是被邊緣化的部門,如今卻成為頗具影響力的熱門單位,志願加入的新人更是絡繹不絕。他們的工作內容與立場產生劇變,要他們不緊張反而很困難,對SUN RANGER來說,身經百戰的孝太郎無疑是學習的楷模,因此健一才會向孝太郎尋求建言。
  「遇到這種情況,男爵都是怎麼做的?」
  「我嘛……我只是想著一定要從身心兩方面保護朋友,結果就變成保護了所有人,僅此而已。其實我也沒有什麼特別了不起的想法。」
  孝太郎在過去的世界直接保護的人是阿萊亞、夏露露及可藍,不過本質也可說是捍衛提亞的信念,結果因此成功守護了佛德賽。對孝太郎而言,自己其實並沒有什麼偉大的理想。
  「既然如此,我們也一心想著一定要保護從宇宙的另一端千里迢迢來到這裡的新學生,就這樣試著做做看吧。」
  「這樣很好啊,畢竟這也是老師的使命。」
  「哈哈哈,沒錯。事不宜遲,請你過目一下。這是今天早上得到的情報。」
  談話剛好告一段落,於是健一將印有留學生相關資料的文件遞給孝太郎等人。第一頁記載留學生的履歷。
  「哦,是女孩子啊……名字是納爾法‧拉烏連……」
  其實孝太郎等人現在才知道留學生的名字,連提亞這個負責人都不知道。基於維安需要,所有的情報都一律保密。畢竟沒有人知道的話,也就沒有情報外洩的疑慮了。直到今天早上情報公開,哪個人前往哪個學園都市的安排也隨之明朗化。
  「……納爾法‧拉烏連?」
  孝太郎覺得這個名字有些不對勁。納爾法是黎明前夕,拉烏連是彩虹。將姓氏和名字結合起來,就是黎明之前高掛天際的彩虹之意吧,這並不是什麼特別的名字。納爾法和拉烏連在佛德賽都是一般的名詞,當成名字並無不妥。
  ──我應該沒看過或聽過這個名字才對,可是……?
  孝太郎之所以覺得不對勁,是因為他好像在哪聽過這個留學生的名字。然而搜索記憶也一無所獲,留學生的名字不存在於孝太郎的記憶之中。
  而且看到留學生少女──納爾法的照片之後,又有同樣的感覺。
  ──還有這張照片……說也奇怪,我並沒有第一次見到她的感覺……怎麼會這樣呢?
  孝太郎總覺得自己好像在哪見過她,然而記憶中完全沒有印象。她的頭髮是彩虹的顏色,算是非常明顯的特徵,如果以前曾經見過面,應該不太可能忘記才對。佛德賽擁有先進的科技,頭髮顏色可以隨心所欲地改變,不過就算是這樣,在不同角度下呈現彩虹色彩的頭髮也看過一次就忘不了。因此孝太郎才確定自己以前從未見過她。
  「喂,孝太郎。」
  就在孝太郎陷入沉思的時候,提亞的臉擋到了孝太郎與文件之間。只見她伸出食指壓著孝太郎的鼻頭轉圈,仰望他的眼神流露強烈的不滿。
  「不准看她看到呆掉。」
  「我並沒有看到呆掉。」
  「要不然是怎麼回事?」
  「我只是覺得以前在哪見過她而已,不過應該是我想太多了。」
  孝太郎將文件擺到桌上,雙手分別從左右夾住提亞的臉龐。之後雙手同時動作,開始揉捏提亞的臉頰。
  「我也覺得她好像有點眼熟,卻完全想不起來到底在哪裡見過。」
  提亞的臉頰被捏來捏去,很難開口說話,不過她不滿的眼神已經消失無蹤。看來她似乎並未對眼前的狀況感到不滿。
  「我知道殿下為什麼有這種感覺。」
  「真的嗎!?」
  雖然沒有不滿,但提亞對露絲說的話很感興趣。於是提亞從孝太郎的雙手中掙脫,注視露絲的手邊。
  「這位名叫納爾法的留學生,好像是新聞記者提恩索爾德‧拉烏連的妹妹。」
  「提恩索爾德……?原來如此,是瑪斯蒂爾經濟日報那個尖酸刻薄的記者嗎!!」
  露絲的說詞喚起了提亞腦中不愉快的回憶。當初跟邦達利翁交手的時候,正是提恩索爾德‧拉烏連這名記者,在提亞舉行的記者會上頻頻提出尖銳的問題,試圖揭發孝太郎真面目。他是隸屬專門報導佛德賽經濟的媒體機關──瑪斯蒂爾經濟日報的記者,他在記者會上以尖銳的質問誘使提亞不慎失言,進而迫近孝太郎的真面目,因此在今年的新聞大獎獲得提名。現在他是佛德賽最受矚目的新聞記者,外界都傳聞他挾著這項功績,讓妹妹的留學申請順利通過。
  「殿下知道提恩索爾德這個人,因此才從來自同一家族的納爾法身上看到熟悉的身影。」
  既然是同一個家族,對長相產生類似的印象也沒什麼好奇怪的。或者是他出現在攝影機前的時候,納爾法也曾一起入鏡。不管怎樣,他們來自同一個家族,提亞才會覺得對方有點面熟──露絲是這麼認為的。
  「……我開始討厭這個叫做納爾法的留學生了。」
  「妳討厭的不是她,而是她的哥哥吧?」
  「既然給我的感覺相同,那我一定會討厭她。」
  「應該沒差吧?反正比起妳,她應該會更注意日本本身。」
  提恩索爾德多次讓提亞吃盡苦頭,提亞對他實在沒什麼好感,而且這種感情也轉移到妹妹納爾法的身上。然而納爾法並不是新聞記者,而且她在意的應該是日本的異文化,不太可能為提亞帶來麻煩──孝太郎如此認為。
  「健一,她的居住地似乎是空白的?」
  相較於始終圍繞在私人話題打轉的提亞,奇莉華則是以超然的態度履行職責。她在文件上面發現不完整的項目,因此對健一提出詢問。
  「這單純是因為來不及輸入。由於哪個人到哪去,是由佛德賽方面在幾個小時前決定的,因此目前還未反映在我方的資料上。」
  「可以將她的居住地視為吉祥春風高校新建的宿舍嗎?」
  「理應如此。關於宿舍的興建事項,目前已經接獲她的房間趕在最後一刻完工的報告。」
  「何時入住?」
  「預定是在入學以及開學典禮結束之後。」
  「知道了,我會以這份情報因應狀況。」
  在健一的報告書加上批注之後,奇莉華繼續閱讀文件。每當發現不對勁的地方,就對健一以及其他的SUN RANGER提出問題。看著她精明幹練的工作態度,孝太郎和提亞根本沒有介入的空間。
  「我們完全派不上用場。」
  「嗯。這樣子我們等於白跑一趟,只能負責炒熱氣氛了。」
  孝太郎和提亞也檢視了文件資料,卻沒辦法像奇莉華暸解得那麼透徹。而露絲也利用電腦分析資料,從有別於奇莉華的另一個角度發揮作用。孝太郎和提亞只能把事情交給她們,閃到一邊喝茶。
  「不會啦,男爵大人!等一下就要討論維安的工作,到時候男爵大人和惡魔公主大人就可以大顯身手了!」
  送上熱茶的小惠對孝太郎和提亞兩人報以微笑。小惠最近開始跟大作交往,不過她依然是惡魔男爵的粉絲,從剛剛開始,就一直以熱情的眼神注視著孝太郎。
  「那就好。小惠,可以借用一下體育館的平面圖嗎?」
  「沒問題,這就立刻送上!」
  「露絲,抱歉打斷妳工作,不過先把無人戰鬥機能搭載的非殺傷性武器的資料傳給我。」
  「遵命。」
  在小惠的鼓勵之下,孝太郎和提亞也找到自己能做的工作。方前狀況外的模樣消失無蹤,兩人都以嚴肅的表情進行自己的工作。
  「啊~~~~!男爵大人~~~~!英姿煥發的側臉還是那麼迷人~~~啊嗚~~」
  「健一哥,小惠姊又壞掉了。」
  「大作,你來處理。」
  「嗯。小惠,過來這邊,坐在這裡看著男爵吧。」
  「好~~~!我會乖乖地坐在這裡~~~!」
  結果反而是小惠沒有工作。不,應該是完全無法工作才對。大概要等到孝太郎等人離開資料室之後,她才能重新回到工作崗位。
  


  校長在台上宣布要介紹佛德賽留學生的瞬間,偌大的體育館頓時陷入一片寂靜。所有人都注視著台上,滿心期待留學生登場。現場只有孝太郎等人和SUN RANGER的反應跟大家不一樣。
  ──感受不到敵意,應該沒問題才對……
  透過早苗借用的靈能力,孝太郎清楚感受到體育館裡面瀰漫著好奇、興奮,以及即將現身的異星留學生所引發的種種錯綜複雜的情感。不過其中沒有敵意或是殺氣之類的危險情感,看來不必擔心危險人物混入典禮之中。
  「這裡沒問題。可藍、露絲,妳們那邊呢?」
  『並未檢出空間扭曲反應、超空間通訊的重力波。』
  『將軍大人,電磁波的通訊量稍微增加,不過這應該是行動電話或是智慧型手機的訊息傳遞增加的關係,並未發現針對自動武器下達封裝指令的特殊波形。』
  『可以解讀為沒有佛德賽形式的攻擊徵兆。』
  孝太郎的感官無法捕捉的部分,由可藍和露絲負責補足。兩人利用科學的力量,搜尋敵對勢力的存在。幸好這邊也沒有發現危險的徵兆。
  『里見,我在體育館外面繞了一圈,並未感受到魔力。保險起見,等一下我會再繞一圈。』
  「拜託妳了,櫻庭學姊。」
  跟魔法有關的警戒工作,由晴海一手包辦。她以學生家長的身分,負責警戒體育館周邊。目前也沒有任何問題。
  『其實我最怕這種狀況。待命的原因不是「敵人即將出現」,而是「敵人可能會出現」,這種感覺實在令人坐立難安。』
  『我可以體會,因為必須一直保持警戒狀態嘛。』
  『畢竟攻擊只需要一瞬間,防禦真的很辛苦。』
  而利用學生身分的人,則是靜香、由莉佳和早苗。危險人物出現時直接衝上第一線,正是三人所肩負的職責。因此三人在待命之際必須隨時保持高度警戒,相當耗費精力。
  『在這種時間點攻擊留學生根本毫無意義。若要看準排斥異星人的主張,選在今天晚上的歡迎晚會更有效果。在這個時間點綁架留學生也既困難又毫無必要。不過還是請三位務必集中精神,千萬不能鬆懈。』
  『振作點,由莉佳。敵人看準的就是妳們鬆懈的時候。』
  奇莉華和真希的外貌比較成熟,因此坐在學生家長的座位。她們的工作跟靜香她們三人相同,負責對付混入學生家長中的危險人物。待在原班的奇莉華和真希,則是利用魔法製造出來的幻影。
  「很好!提亞,開始吧!」
  『知道了,現在納爾法要上台囉。』
  現在提亞就在納爾法的身邊。因為提亞是佛德賽方面的負責人,而且她還善於戰鬥。另外,SUN RANGER的五名成員也在提亞的附近待命,他們負責的工作一樣是保護納爾法。提亞接獲其他夥伴的回報,確定現場安全之後,決定依照原訂計畫讓納爾法走到體育館的舞台上。只見她打了個手勢,透過SUN RANGER向校長傳達訊息。
  『現在就讓我們熱烈歡迎來自神聖佛德賽銀河皇國的留學生!納爾法‧拉烏連!』
  校長技巧性地轉移話題,說出納爾法的名字。在SUN RANGER的健一和隼人帶領之下,納爾法走上體育館的舞台。
  


  納爾法‧拉烏連是個引人注目的少女。她的身材纖細,肌膚白皙透明,全身上下流露出弱不禁風的氛圍,彷彿一碰就壞的人偶。然而比起身材,更引人注目的是她的一頭長髮。乍看之下像是銀色或是白金色,仔細一看卻又綻放出彩虹的色澤。佛德賽的科技進步,頭髮的顏色可以任意改變,不過在這個時代的日本,她的頭髮顯然是不可能存在的配色。這樣的她穿著大家所熟悉的制服,更是營造出獨一無二的獨特氛圍──理應如此。
  喀!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乒乒乓乓。
  上台之後才走了沒幾步,她就在沒有任何障礙物的地方摔倒了。接著還滾了好幾圈,最後呈現大字形躺在台上。笨拙度不輸由莉佳──日後孝太郎是這麼形容的。
  「痛痛痛……」
  「納爾法同學,妳不要緊吧?」
  「謝謝你,健一老師。」
  「怎麼會在沒有任何障礙物的地方跌倒啊?」
  「噓!隼人,小聲一點!」
  在SUN RANGER的兩名成員協助之下,納爾法站了起來。幸好看起來沒受傷,她也彷彿沒事似地走向校長。真是個我行我素的少女,吉祥春風高校的學生都倒抽了一口氣。不過這樣也好。發生這個小插曲之後,學生們注視著納爾法的視線起了變化。之前的眼神就像是面對某種不知名的怪物,然而納爾法跌倒之後,大家的眼神開始混雜著親切感以及認同感。這種變化實在是太戲劇化了,透過靈視觀察四周的孝太郎和早苗,頓時有種覆蓋在場上的手牌瞬間被翻開的感覺。
  『納爾法同學,妳沒事吧?』
  『是的。對不起,讓大家看笑話了。』
  『那麼就正式向大家介紹,這位是留學生納爾法‧拉烏連同學!』
  『初次見面,大家好。我是來自佛德賽的留學生納爾法‧拉烏連,往後還請多多指教。』
  或許也就是因為如此吧。納爾法的聲音在擴音器的增幅之下傳遍體育館的每個角落,她向大家深深一鞠躬的瞬間,體育館爆出巨大的歡聲。納爾法現身時瞬間結凍的空氣,早已不復存在。
  


  納爾法結束簡單的自我介紹後,校長就開始說明她來到吉祥春風高校留學的原委。留學生是採用志願制,由佛德賽政府以及日本政府進行審查。被判斷為適合的所有人選分成四人一組,各自前往日本各地的特區──亦即示範都市留學。示範都市共有七個,所以留學生一共二十八人。這二十八人在日本過著怎樣的生活,將會影響日本與佛德賽往後的留學與外交政策。也就是說,納爾法扮演的角色非常重要,對吉祥春風高校的學生而言當然也是同理。因此校長才會千叮萬囑,提醒學生千萬不能失禮。
  校長說到這裡的時候,台下的學生開始感到疑惑──問題出在留學生的人數。根據校長的說法,吉祥春風高校應該有四個留學生才對,然而台上卻只有納爾法一人,也就是少了三個留學生。當然這是有原因的,因為有三個不在這次留學名單上的佛德賽人,早已定居吉祥春風市。
  『我也感到很驚訝,不過站在這裡的提亞蜜思林以及露絲卡妮亞實際上來自佛德賽。也就是說,本校已經有兩名留學生了。』
  『承蒙大家兩年來的照顧,在畢業之前,還得再麻煩大家一年的時間。希望未來還是可以跟以前一樣與各位相處愉快。』
  『之前一直隱瞞我的出身地,實在是非常抱歉。雖然這麼做是為了避免引發不必要的混亂,我還是必須向大家至上最深的歉意。』
  『至於這位,則是提亞蜜思林的親戚可拉莉歐薩。她之前已經在吉祥春風市定居了一段時間,藉這個機會進入本校就讀。』
  『各位日安,未來要承蒙大家照顧了。就跟對提亞蜜思林她們一樣,往後請不吝批評與指教。』
  提亞等人趁著這個機會宣布自己也來自佛德賽,遞補了剩下的三個名額。她們並未提起自己的皇族身分,不過也沒有刻意隱瞞。不在現在說出這件事,是因為今天的場面已經夠混亂了,讓場面更加混亂的事情還是不說也罷。其實已經有一小部分的學生從名字以及戲劇公演的劇情察覺提亞的真實身分,因此接下來的幾天之內,這件事應該會慢慢地在學校裡面傳開。
  『這四名留學生即將成為大家的夥伴,我們吉祥春風高校將朝著未知的世界踏出第一步。我真的做夢也沒想到本校居然會成為宇宙時代的先驅,相信台下的同學應該也是如此吧?不過人生本來就充滿了驚喜,永遠一如計畫的情況反而是少數。所以就讓我們盡最大的努力,迎向發生在眼前的奇蹟吧!』
  就結果而言,吉祥春風高校的運氣真的很不錯。在異星人的身分被其他人知道之前,提亞已經是學校的風雲人物,大家都已深知她的能力以及為人,因此『如果是提亞的話,就算是異星人也沒什麼關係』──這樣的意見佔了絕大多數。雖然有點程度上的差異,不過露絲的情況也一樣。而且正因為如此,其他人對可藍以及納爾法也沒什麼牴觸。有提亞和露絲先在學校和大家相處過,異星人只是普通人類的認知才會廣為流傳。
  而且這件事在未來將會促使吉祥春風市以及吉祥春風高校成為宇宙外交的重要據點。不過此時此刻,學校裡預知這點的人並不多,反而是企圖竊取佛德賽技術,或是對異星人抱持排斥態度的人有所察覺也說不定。事實上,現在就有一個這樣的人正在偷偷觀察入學以及開學典禮。那個人拍了幾張照片之後,就離開體育館了。由於那個人只是負責偵查,孝太郎等人並未發現他的存在,畢竟靈波無法區分那個人跟抱持批判態度的媒體記者有何不同。希望與危險同時並存於現在的吉祥春風高校。最後哪一方將會佔上風,目前還不得而知。


《三坪房間的侵略者!?30》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