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邊試閱(改).jpg

00.gif要帶給大家的試閱就是 《岸邊露伴完全不叫喊 短篇小說集》

本書收錄世界上最有名的漫畫家(?)的奇聞軼事

今天獻給大家短篇裡面小編最喜歡的一篇~th_091_-3

看了讓人很想吃河豚但是小編不想中毒

以下就是試閱內容


 


  「妳有見過吃了河豚後瀕臨死亡的人嗎?」
  岸邊露伴靠著木製櫃檯開口問道。
  用富含光澤的胡桃木製成的櫃檯,感覺會出現在氣氛柔和的酒吧中。櫃檯上面則放滿許多洋酒,而調酒師穿著整齊,正靜靜地擦拭玻璃杯──就像是這樣的酒吧。
  然而,露伴並不是待在酒吧,而是在S市的圖書館;他靠著的櫃檯並不是吧台,而是借還書的櫃檯;他講話的對象也不是調酒師,而是圖書館員。
  就算只有「穿著整齊」這一點符合也好,但很遺憾地,連這一點都沾不上邊。那位女性圖書館員的年齡雖然很輕,但頭髮留長後都沒整理,亂糟糟地往外散開,臉上則戴著歪斜的眼鏡,不知零件是否鬆掉了。領口露出來的襯衫,也像是咬了很久的魷魚乾般扁塌。
  「啊?」
  她懶散的態度不只表現在外表上,甚至連回答的口氣都很漫不經心。
  然而,露伴內心卻覺得「這樣才對」,顯得相當地佩服。如果外表這麼邋遢回應卻很正常,那就太令人掃興了。
  話雖如此──
  「感到興趣」跟「抱持好感」又是不同的事。
  露伴平常去的都是杜王町的圖書館。然而,他在那裡找不到想要的書,只好前往許久未去的S市圖書館。職員換新面孔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但偏偏雇用這麼散漫的人……不過露伴也找不到其他職員,只好去向她搭話。
  「我說的是吃了河豚差點中毒而死的人。河豚內臟不是有毒嗎?我問妳有沒有見過那樣的人。」
  「哦?漫畫家的興趣還真是奇怪啊。」
  「……?妳認識我嗎?我不記得有做過自我介紹。」
  「我也不記得你有跟我自我介紹,但我至少認得出你。很~久很久以前,新年特大號的少年JUMP封面有刊登你的照片。漫畫家岸邊露伴,血型B型。出身地就是這裡,S市。代表作是〈紅黑少年〉……」
  「……我知道了。已經夠了。我想問的並不是我的個人資訊,而是吃河豚中毒的人……」
  岸邊露伴是一流的漫畫家。館員提到的〈紅黑少年〉廣受世上漫畫迷喜愛。這部作品受歡迎的理由相當多,首先是個性豐富又強烈的角色,以及讓人不禁想要模仿的名台詞與狀聲詞。然而,最重要的是支撐那些特點的〈真實感〉。
  〈紅黑少年〉描繪的是露伴親自見過以及體驗過的事物,是一部極為優秀的娛樂作品。主角跟可怕的敵人對峙的魄力會讓讀者渾身起雞皮疙瘩。漫畫中有料理登場時,不僅能讓讀者聞到香味,甚至能感受得到味覺。作品中的角色不只是虛構的存在,而是讀者崇拜的對象,甚至能夠改變讀者的生活方式。這部作品蘊含的〈真實感〉就是這麼強大。
  河豚毒的〈真實感〉也是一樣。
  露伴想要吃河豚肝,用舌頭品嚐毒素的味道,體驗內臟麻痺的感覺。他站在水槽前看著悠游其中的河豚,煩惱了將近一小時。
  然而,河豚毒無藥可解,致死率非常高。
  露伴不得不放棄。雖然他願意為了〈真實感〉接觸任何危險,但萬一死掉就麻煩了。因為這樣就沒辦法畫漫畫了。
  「算了,吃河豚中毒的人本來就不多,我也沒有那麼期待。所以,我今天想用不同的方法來尋找。」
  「不同的方法……你想看中了蠍子或毒蛇等河豚以外的生物毒,而受苦的人嗎?露伴老師,你還真壞呢~~」
  館員在厚厚的鏡片後露出了諷刺的微笑。
  露伴的眼睛半睜半閉。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可疑的東西,同時他也默默陷入思考。看來,這個館員果然是他討厭的類型。就連能不能繼續聊下去,他都無法確定。露伴心想,或許直接轉身離開、告別那傢伙才是正確的作法。
  如果他沒有特殊目的、只是來圖書館逛逛,或許就會那樣做了吧。然而,他並不能這麼做。因為露伴無論如何都想要看某本書。
  「不是的。我想看的是因為河豚毒而痛苦的人。就算看再多因為其他毒素而差點死亡的人,也沒有意義。」
  露伴掏了掏褲子口袋,拿出一張裁下來的小紙條。
  他把紙條放在富含濕潤光澤的櫃檯上,推到館員的面前。
  館員用指尖推了推眼鏡,以幾乎是趴在櫃檯上的姿勢,看著那張紙條。
  「這是什麼?呃……〈吃河豚的誘惑〉……?」
  「河豚的歷史很古老,繩文時代的貝塚就有發現河豚的骨頭。不知道當時的河豚是因為還沒有毒性……還是好吃到就算有人因為吃河豚而死,大家還是無法停止?雖然不清楚答案為何……但至少中世紀的河豚似乎是有毒的。由於鄉下來的武士不知道河豚的恐怖而接連中毒,豐臣秀吉才會下令禁吃河豚。直到河豚的標準處理方法在明治時代普及之前,在這個國家吃河豚是一種禁忌。」
  「喔。」
  館員的回應明顯很不耐煩。她似乎對河豚的歷史完全沒有興趣,她開始把露伴的紙條當成摺紙來玩,現在剛折出青蛙的腳。
  「不過……愈是受到禁止,就愈有魅力。禁酒時期的酒精就是個好例子。」
  紙青蛙在完成後,開始朝著這邊鞠躬。但露伴沒有加以理會。
  「河豚也不例外。自從禁止吃河豚後,就出現了無論如何都想要吃的挑戰者。當然,其中也有很多人因此而死。然而,他們並沒有白死。那些挑戰者記錄了該怎麼做,才能正常地吃下河豚。能吃的河豚跟不能吃的河豚差在哪裡?用烤的可以嗎?用煮的可以嗎?毒素位於哪個部分?要怎麼做才能除去?──就是這樣。他們都是勇者。我身為放棄吃河豚者的一員,要對他們表達敬意。」
  青蛙屁股的部分被館員按下去後,開始在櫃檯上跳來跳去。露伴用指頭壓住了青蛙的頭。
  「然後,這份記錄正是〈吃河豚的誘惑〉。記錄中包含了中毒症狀,從初期到末期的症狀細節,都透過挑戰者的親身描述記載在上面。據說河豚毒發作後,會先從口腔及指尖開始麻痺,麻痺不久後會傳到全身,內臟也會麻痺,讓人陷入呼吸困難……我想知道的是,這段過程哪裡會疼痛,又會以什麼方式感到痛苦。」
  「吃河豚的誘惑……最近有出版這本書嗎?」
  「不,那是明治中期的書。在那之後從未再版。」
  「咦咦……那不就是珍本了嗎~~」
  「也可說是珍稀書籍。然後……妳知道吧?我之所以特地跑到圖書館,找那麼稀奇的書的意義是?」
  「嗚嘔嘔!」
  館員發出嘔吐的聲音。
  「你要我去打開閉架書庫嗎?」
  露伴點了兩次頭。
  ──圖書館的書,大致上可分為兩個種類。
  一種是讀者隨時可以取閱的書籍。另一種則是因為價格高昂或珍貴稀奇,才會小心管理的書籍。閉架書庫就是保管後者的地方。
  「真是的,有夠麻煩~~……」
  「喂喂,一般來說,就算腦袋這麼想,也不會直接說出來吧?讀者要找的書,妳就大大方方地拿出來吧。」
  她嘟起嘴巴,表情顯得不太服氣地從抽屜拿出了一串鑰匙。那串鑰匙黑漆漆的,還傳出一股鐵鏽味。她把那串鑰匙放在櫃檯上,發出了喀啦喀啦的聲音。
  「請。黑色的就是閉架書庫的鑰匙。」
  「喂喂喂喂,這些都是黑色的耶?不對──妳是要我自己去找嗎?」
  「因為……到上面很麻煩啊……唉……」
  館員嘆了口氣。
  她凝視露伴數秒,又移開眼神再次嘆了口氣。那口氣又重又長,像是在嫌棄露伴。
  如果她這麼做是為了讓露伴不爽,那麼可以說是相當成功。露伴心裡感到非常不爽。要不是這裡是圖書館,他恐怕就破口大罵了。
  「喂喂喂喂喂喂喂。妳感覺像是在期待我因此生氣而回去啊。我先說清楚,在妳讓我看到資料之前,我是不打算回去的。」
  「沒有啊~~我只是覺得很麻煩而已。而且,你看──」
  館員張開雙手,示意露伴看看周圍。
  「就像你看到的,其他員工全都在休假。現在只有我一個員工,就這樣離開櫃檯也不太好吧?」
  「沒關係吧?又沒有人在排隊等著借書。這裡根本沒多少人……吧……?」
  露伴左顧右盼,口氣變得有點猶豫。圖書館確實相當冷清,讓他不好意思把話說出口。
  雖然還有趴在桌上睡覺的老人,以及打開筆記本寫功課的學生,卻沒有看到任何認真看書的人。
  「……真的沒多少人啊。才一陣子沒來就變成這樣,是有什麼奇怪的傳聞嗎?像是有幽靈之類的。」
  「哦,你還滿清楚的嘛。」
  聽到館員以輕佻的口氣如此回答,原本左顧右盼的露伴突然停住了動作。
  露伴的身體不動,只有眼神移到館員身上。
  「……真的有幽靈出現?」
  「不,我指的不是鬼怪,而是奇怪的傳聞。不知道是誰先開始傳的……」
  館員用手指捏起櫃檯上的書籤。
  那似乎是借書時會免費發送的書籤,上面印著S市的標誌。
  「最近有傳聞說這裡的書會夾著奇怪的書籤。然後……如果看到那張書籤,就會變得不幸。」
  「不幸……?像是猜拳會輸或是家裡失火之類的嗎?」
  「我也不知道。具體內容不知道是什麼,只知道會陷入不幸……不過,來這裡的人似乎相信了這個傳聞。所以……現在就變成了這個樣子。」
  館員舉起書籤指著館內,像是在揮舞指揮棒般轉著圈。
  「員工也覺得不舒服,大家都說想要休假。只有我一個人顧櫃檯什麼的,真希望他們能饒了我。好麻煩啊……」
  「哦……以前不是有流行過不幸的某些東西嗎?像是不幸的信和不幸的E-mail之類的。」
  如果收到那些東西後,沒有在指定的時間內轉寄給指定的人數,就會陷入不幸──很常見的都市傳說。傳說從信變成了電子郵件,接著又變成社群網站的訊息。雖然內容與形式不斷改變,但依然靜靜地在人們之間傳播。
  「我認為這跟不幸的信不一樣。那些不是有詳細的指示嗎?但傳聞中的書籤似乎什麼都沒寫。不過──」
  館員從胸前的口袋拿出一支紅色的麥克筆,並將筆尖抵在書籤上。
  「據說那張書籤是〈鮮紅色〉的。上面沒有文字也沒有圖片,完全是〈鮮紅色〉……」
  她用紅色麥克筆把S市的標誌整個塗掉。
  「…………唔……」
  露伴用手蓋著嘴,仔細凝視館員手上的書籤。
  「不幸的書籤……不,是〈鮮紅色書籤〉嗎?無論如何……聽起來滿有趣的啊。」
  「……呵呵。」
  館員露出了微笑。
  「不愧是漫畫家,好奇心很旺盛呢。」
  「還好啦。我開始想找那張書籤了。」
  「那麼──」
  「嗯。在妳找〈吃河豚的誘惑〉時,我去找那張書籤。」
  「啊,什麼嘛。結果我還是非去不可嗎……」
  館員原本像是在期待著什麼的笑容瞬間轉變成失望的表情。
  「唉唉唉唉……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找給你就行了吧?」
  館員粗魯地抓起鑰匙和摺成青蛙的紙條走出櫃檯。
  她看起來相當不滿,還邊讓鑰匙發出喀啦喀啦的聲響,邊走上歷史悠久的螺旋階梯。露伴則是用傻眼的表情目送她離開。
  S市圖書館一樓放的是文學作品,二樓則是專業用書。閉架書庫位於三樓──也就是最高的一層樓。因為這裡是由古老的木造建築物改造而成,所以沒有裝置電梯那種大型設備。
  在抵達三樓之前,螺旋階梯周圍都是挑高空間,所以從一樓也能看見館員走上階梯的模樣。她一邊用食指轉著鑰匙,一邊無精打采地往上走。
  從她那樣子看來,應該會花上不少時間吧。露伴把視線從她身上移向書架,準備開始找書籤。
  該從哪裡開始著手呢?
  隨便亂找也不是個方法,他打算按照順序繞館內一圈。
  一樓的內部裝潢統一為木製地板,玄關大廳放了給讀者使用的機器以及搜尋資料用的電腦,顯得相當突兀。圖書館似乎也注意到了這一點,想說至少要把電線用膠帶藏起來,可以看出他們對配線下了苦心。
  露伴來到了寫真集與美術書籍的書架,而目光掃過的多半是畫集。他找到了〈馬克•羅斯科〉的書,不禁專心看了起來,幾乎忘記了書籤的事。
  他並沒有在那裡找到書籤,於是移動到隔壁書架。那是以年輕讀者為客群的書架。
  S市圖書館在公立圖書館中還滿特別的,其中收藏了不少漫畫。就算不去漫畫咖啡廳或租書店也能免費閱讀漫畫,對讀者來說應該是件很讓人高興的事吧。
  然而,也有漫畫家對於圖書館收藏這麼多漫畫而感到不滿。
  圖書館是充滿人類好奇心的地方。為了回應人們〈求知〉的欲望,圖書館會購買書籍並借出。露伴也是受過圖書館恩惠的讀者之一。然而,如果讀者都不買漫畫而是去圖書館看,那就會讓漫畫家沒有收入。因此,露伴也聽過有漫畫家因為擔心這點而去請願,希望圖書館不要外借漫畫。
  到底是誰提出這件事的呢?
  雖然是同業的事情,但露伴沒有什麼興趣,很快就放棄思考這件事。他繼續粗略地掃過附近的漫畫尋找書籤。這時……
  「喂,快點翻頁啦。」
  「我、我還在看啦,你等一下嘛。」
  傳來了小孩子的聲音。
  露伴原本以為書架附近沒人,這時才發現有兩個年幼的兄弟在閱讀區看漫畫。
  「看快一點啦。要是有其他人來怎麼辦?如果後面的集數被借走,就沒辦法看到接下來的劇情啦。」
  「沒問題啦。有很多本叫做〈紅黑少年〉的漫畫啊。」
  露伴對這個詞產生了反應,他往那兩人望去。
  「笨蛋。就算有很多本,但是每一本的內容都不一樣啊。雖然都是分開的故事,劇情卻是連在一起的。」
  「雖然是分開的……卻連在一起?」
  「啊啊啊!真是的……有夠麻煩。別說了,快點翻頁啦。還是你要借回家看?」
  「咦~在這裡多看一下再回去啦。一個人最多只能借五本阿。」
  「兩個人十本嗎……如果有零用錢就可以去書店買……但〈紅黑少年〉有很多集,靠我們的零用錢買不起啊。」
  「是啊,不知道媽媽能不能多給一點零用錢。」
  他們說完後就繼續看漫畫。他們不清楚〈鮮紅色書籤〉的傳聞嗎?還是他們不在意?兩人只是開心地讓思緒馳騁於〈紅黑少年〉的世界。
  「…………」
  露伴靠在書架上悄悄看著他們。
  那對兄弟沒有付出任何代價就想要看完整套〈紅黑少年〉。他開始有點理解那個害怕漫畫免費出借的漫畫家心情了。如果這種狀況繼續發展,漫畫家的收入就會中斷,之後只能等著餓死了。
  露伴再次環顧圖書館。
  由於書籤的傳聞讓館內顯得相當冷清。
  只要來圖書館就會陷入不幸。這樣真的很棒。真是個美妙的傳聞。想不付錢看漫畫的人都陷入不幸吧。圖書館這種東西就毀滅吧──應該會有人憤恨不平地這麼想吧。
  不過,岸邊露伴並不這麼想。
  對露伴來說,餓死會很困擾,因為這樣就不能畫漫畫了。
  然而,就算畫了漫畫,沒人看就跟死了沒兩樣。
  說起來,漫畫就是畫給人看的。無論他找到了多麼不可思議的題材,加入了多少〈真實感〉,如果沒辦法讓讀者看到就沒意義了。
  為了不要妨礙他們看書,露伴悄悄地離開。
  等到他判斷自己已經離開閱讀區一段距離,才加快腳步。
  在他心中想要找到〈鮮紅色書籤〉的念頭又稍微變強了一點。


《岸邊露伴完全不叫喊 短篇小說集》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