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得可愛4.jpg

美好的00.gif下午,美好的放假前夕,

當然要看最愛的東立輕小說試閱來物色下週的獵物啊!!

小編這不就來了嗎~今天要帶給各位《只要長得可愛,即使是變態你也喜歡嗎?4》(對,小編喜歡)

這一集的主角是妹妹喔!!!!!!

小編的(?)瑞葉的主場終於來啦!

而且明明是波濤洶湧的小說

小編卻看得有點感動是怎樣……

精彩正篇+可愛小冊子,下週請大家用新台幣讓它下架啦!

我們下週再見囉


 

  八月上旬,一個晴朗的夏日早晨。
  慧輝一睜開眼,發現自己的被窩裡潛入了一個女孩子。
  「瑞葉……」
  端整的臉龐,惹人憐愛的翹髮。
  穿著桃紅色睡衣、發出平穩鼻息的她叫做桐生瑞葉。由姓氏便可以看出,她是慧輝的妹妹。
  明明是妹妹──
  「……我為什麼看著自己妹妹的睡臉,會感到小鹿亂撞啊……」
  妹妹鑽到自己床上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但是在過去,他不曾對妹妹抱持這種情感。
  原因他心知肚明。
  慧輝腦海裡浮現的,是日前於室內游泳池發生的那件事。
  他在游泳池館內通往二樓的樓梯間,掀了瑞葉的裙子。
  他會這麼做當然不是性騷擾,而是為了確認在社辦留下情書、掉了件小褲褲的灰姑娘的真正身分。
  一如慧輝預期,她果真穿著那件能證明灰姑娘身分的純白小褲褲。
  桐生瑞葉,正是慧輝尋覓已久的灰姑娘。
  (雖然事情到這裡都還算順利……)
  但之後兩人經過一番對話,甚少展現情緒化一面的瑞葉,竟然出其不意地吻了慧輝。
  嘴唇柔軟的觸感。
  透過相依而傳來的體溫。
  陌生的洗髮精香味。
  初吻的記憶,到現在依舊清晰地銘刻心頭。
  「…………嗚啊啊……!」
  一想起跟瑞葉的吻,害他不禁在床上翻來覆去。
  「話說回來,為什麼瑞葉會在我床上?……咦咦!?難不成昨晚在這房間裡發生過什麼禁忌情事嗎!?不對,要是發生這麼重要的事件,我不可能毫無印象──」
  「嗯嗯……」
  就在這時,瑞葉扭了扭身子,微微睜開眼睛。
  「啊……」
  一跟慧輝對上眼,只見她幸福洋溢地笑了。
  「哥哥…………啾。」
  就像這樣,突然吻上哥哥的嘴唇。
  人生第二次接吻跟在游泳池那時一樣出乎意料,那是個有如真正的情侶般濃情蜜意的吻。
  「……耶嘿嘿,又親了一次。」
  瑞葉的臉稍微退開,雙頰微紅,彷彿有些靦腆地笑著。
  相較之下,慧輝的表情則一臉凝重。
  「…………緊。」
  「緊?」
  「緊急家庭會議~~~~~~!!」
  如此這般,一早就開了個家族會議。
  與會者為跪坐在床上的妹妹,以及同樣正面跪坐的哥哥。
  討論的議題不用說,當然是有關桐生家風紀敗壞的事情。
  「從今天開始,瑞葉不准親我!」
  「咦~」
  「還回嘴!而且不說別的,為什麼妳會跑到我的床上?」
  「……因為人家很寂寞嘛。最近哥哥都故意躲著我。」
  「突然被自己的妹妹親嘴,誰都會想逃避的好嗎……」
  在游泳池被妹妹表白,甚至還被出其不意地搶走初吻。要是面臨這一切還能不動聲色,這傢伙一定精神不正常。
  「可是我覺得會想親自己喜歡的人,本來就很正常。」
  「喜歡?我說妳……」
  「哥哥,你以後打算跟我以外的女生結婚嗎?」
  「啥……?」
  「由我說這種話可能有點自賣自誇,但我可是很顧家的類型喔?」
  這點慧輝當然知道。
  瑞葉廚藝好又善於察言觀色,而且愛好整潔,不容家裡有一點髒汙,總是主張垃圾不落地,維護兄妹倆居住的環境清潔。
  就算不小心發現哥哥房間裡的黃色書刊,她也總是笑著當作沒看見。而且除了溫柔體貼又顧家,最重要的一點在於──她不是變態。
  真要說起來,她就宛如男生心目中理想好太太的化身。
  「……坦白講,我也覺得瑞葉很可愛,而且魅力十足。」
  「是、是嗎……?」
  一被慧輝稱讚,瑞葉的臉頰便嬌羞地染上緋紅。
  這樣的她真的是可愛到讓人想抱緊的地步。
  「可是如果說到戀愛對象……妳終究是我妹妹啊。」
  「可是我們沒有血緣關係喔?」
  「嗚……」
  這就是問題所在。
  之前的游泳池事件結束後,慧輝打電話向父親確認,父親證實了慧輝跟瑞葉之間並沒有血緣關係。
  一直以為是親妹妹的女孩,竟然是自己的義妹。
  「既然沒有血緣關係,那就算做色色的事情也無所謂。」
  「色色的事情!?」
  「實際上,哥哥從來沒被我以外的女生表白過吧?連初吻對象也是我,其實選擇妹妹不也不錯嗎?」
  「不是,所以說……」
  「哥哥……你討厭我嗎?」
  「這怎麼……」
  怎麼可能討厭。
  慧輝不只喜歡瑞葉,甚至說他愛她也不為過。
  然而那是對家人的愛情,與她對自己的好感是完全不同的。
  「我呀,最喜歡的就是哥哥喔?」
  瑞葉筆直看著慧輝,對他說出了愛語。
  「哥哥也許只把我當成妹妹,可是我一直都將哥哥當作一般男生看待喔。」
  「瑞葉……」
  「而且,其實我的胸部滿大的唷?」
  「我、我不會把胸部大小當成挑女友的標準!」
  「可是哥哥買的黃色書刊都是巨乳吧?」
  「妳怎麼知道!?」
  「因為哥哥有時候會直接把書扔在床上嘛。得藏好它們才行喔?」
  「對不起!」
  不過,瑞葉的確深藏不露,脫了衣服其實身材十分傲人。
  之前慧輝在游泳池畔暗中觀察的結果,她的尺寸在四個灰姑娘候補裡排名第二。
  「……哥哥要是在意的話,要不要體驗看看?」
  看來不由得盯著胸部的視線被她發現了。
  只見瑞葉撐起膝蓋,伸手抱住哥哥。
  「瑞、瑞葉!?」
  「感覺如何?我覺得應該還不錯吧。」
  「這要我怎麼回答啊!?」
  若要慧輝老實說,貼在身上的胸部帶來的觸感確實美妙。
  隔著外衣,裡頭藏著光憑外觀無法想像的份量與質感。
  慧輝可還沒拋棄身為男人的本性,被這種胸器緊貼,他不可能冷靜得了。
  明知這樣不妥,他卻無法制止她,不由得心跳加劇,感覺自己真的變得不對勁了。
  「呵呵,哥哥……」
  瑞葉發出嬌滴滴的呼喚,用臉頰磨蹭慧輝的胸膛。
  她太過可愛的舉止,讓慧輝心中彷彿有道重要的防線瓦解了。
  (這下不妙!再這樣下去,我豈不是要被萌死了嗎!?)
  這已經完全超出感情好的兄妹的範疇了。
  雖說彼此沒有血緣關係,但是在慧輝心中,瑞葉依然是自己的妹妹。
  而被這樣的她又吻又抱,除了讓他產生強烈的悖德感與罪惡感,也不禁有種「妹妹好像也不錯?」的想法,實在是不得輕忽的緊急狀況。
  再這樣下去,他就真的得跟妹妹結為連理了。
  就算撇去這層因素,從剛剛開始就被傲人的雙峰頂著,他的理性已接近瓦解,下體也快要膨脹了。
  慧輝各方面的忍耐都已瀕臨極限,身為哥哥的他,不能繼續容忍妹妹亂來了。
  「瑞葉……」
  「哥哥?」
  慧輝把手放到妹妹肩上,將她推開。
  「既然妳決定這麼做,那我也有因應對策。」
  「因應對策?」
  面對愕然的妹妹,慧輝鄭重宣布:
  
  「哥哥──決定離家出走!」


  
  在游泳池被妹妹親吻那天。
  慧輝一回家就把自己關進房間,第一時間打了通電話給父親。
  『──喂?』
  「喂,老爸嗎!?」
  『唔喔!?怎麼回事,為什麼這麼慌張?喔,爸爸現在為了工作正忙得焦頭爛額──』
  「你現在有多焦頭爛額都隨便啦!」
  『咦咦~你劈頭就這樣說,不覺得自己很過分嗎?』
  「因為我有更重要的事啦。我開門見山地問吧……我跟瑞葉不是親兄妹嗎?」
  『咦?呃,嗯,對啊。』
  「說得一派輕鬆!?」
  明明是驚人的事實,爸爸說話的口吻卻毫無緊張感。
  「為什麼瑞葉不是你們生的?」
  『不不,應該說,難道你忘記了嗎?』
  「咦?」
  『喔喔,不過也是啦,畢竟你跟瑞葉當時年紀都還小……瑞葉其實是媽媽的朋友的女兒。當時瑞葉的父母出了意外去世,我們看她無依無靠,就決定收養她──這已經是十多年前的事了。』
  瑞葉的親生父母因意外而身亡。
  聽聞妹妹真正的身世,慧輝的心頭一陣隱隱作痛。
  「……也就是說,瑞葉其實是我們家的養女?」
  『就是這麼一回事。』
  「這麼重要的事,為什麼你從來不說啊?」
  『因為沒必要說不是嗎?就算沒有血緣關係,那孩子一樣是我們的家人。在我跟媽媽心目中,她就是我們的親生女兒。』
  「爸爸……」
  『而且坦白說,我覺得女兒比兒子可愛多了。』
  「我一點都不想聽到這種真心話!」
  慧輝一氣之下掛了電話。他有點想打剛才有一瞬間覺得老爸很帥的自己一拳。
  不過,至少他問出了自己想知道的資訊。
  「我們真的沒有血緣關係啊……」
  連爸爸都這麼說,當然不會有錯。慧輝跟瑞葉沒有血緣關係。
  雖然令人難以置信,但這下有幾件事情就說得通了。
  他最先想到的,是兩人身為兄妹,卻一點都不相像的容貌。
  慧輝看起來平凡不起眼,瑞葉卻是個美人。
  哥哥明明是直髮,妹妹卻有可愛的翹髮。
  之前在公園遇見的臭屁棒球少年,也說過兩人看起來「一點都不像」。
  除此之外,以前慧輝在更衣間不小心撞見更衣中的瑞葉時,也曾因她的裸體內心悸動。如今仔細一想,也許自己的身心不知不覺間啟動了將她視為『異性』的本能,才導致這樣的結果。
  對沒有血緣關係的異性心動才是正常的反應。
  「唉……」
  慧輝長嘆一聲,向後倒在床鋪上。
  「……寫情書的人是自己妹妹,這種事我想都沒想過……」
  瑞葉其實是養女,跟自己沒有血緣關係。
  種種訊息一次湧現,讓他思緒一時之間紛亂如麻。
  不過既然瑞葉只是義妹,那封情書的意義也將徹底翻轉。
  就算瑞葉再可愛,她終究是妹妹──
  慧輝原本一直這麼這麼認為,並打算以哥哥的身分回應她的心意。
  沒想到她並不是自己的親妹妹,慧輝自然沒有在這種情況下回應的心理準備。
  「我接下來到底該怎麼做才好啊……?」
  既然沒有血緣關係,那就算交往也OK?
  只要長得可愛,即使是義妹也沒關係嗎?
  不對,他還是得顧慮社會觀感,追根究柢,兩人對彼此有沒有感覺才是最重要──
  「何況……就算如今說她不是我真正的妹妹,我還是……」
  瑞葉以家人的身分跟自己生活超過十年,慧輝當然不可能馬上把她當作普通異性看待。
  在社辦發現寄件人不明的情書,至今已過了三個月。
  總算找到的寄件人是妹妹,而且妹妹是父母領養的,讓從一封情書展開的灰姑娘童話,朝向意想不到的方向發展。
  
      ◇
  
  
  宣布離家出走後的兩小時,目前的時間是剛過上午十點。
  在剛開始營業的喫茶店裡,包括慧輝在內的男女三人,正坐在最裡面的座位。
  隔著桌子和慧輝面對而坐的,是秋山翔馬與鳳小春這對情侶檔(暫定)。
  兩個男生都穿著夏季休閒裝扮,小春一身水色洋裝,今天她沒有穿連帽外套,而是披著一件針織衫。
  慧輝一傳郵件找他們出來,兩人便毫無怨言地集合至此。
  「所以桐生同學沒猜錯,灰姑娘其實是你的妹妹啊。」
  「而且真沒想到,瑞葉小妹竟然不是你的親妹妹。」
  點了三杯冰咖啡後,慧輝將最近發生的事告訴兩人。
  ──他終於發現謎團重重的灰姑娘真面目。
  ──那個人就是慧輝的妹妹。
  尤其瑞葉不是慧輝親妹妹這點格外出人意料,小春跟翔馬都難掩驚訝。
  「我們一直一起生活,我卻完全沒察覺這點,到底有多沒神經啊。」
  「嗯,這麼說起來,以兄妹而言,你們的確一點都不像啊。」
  「因為你們同年級,我還以為你們是雙胞胎呢。」
  「幸好有小春學姊的照片,我才能鎖定灰姑娘的身分,只是沒想到……」
  社辦出現情書那天,小春正好拍到理應已經回家的瑞葉身影,才讓慧輝循線找出了灰姑娘。
  「結果慧輝正打算拒絕她,卻發現瑞葉小妹並不是你的親妹妹。」
  「而且還被她奪走初吻,最後連回應也含糊帶過,兩人之間的關係陷入僵局──就是這麼回事吧。」
  「總的來說,差不多就是你們說的那樣。」
  「灰姑娘的真面目竟然是王子的妹妹……真像小說情節啊。」
  「我以前一直把她當家人,她卻突然說我們沒有血緣關係,要我怎麼辦才好嘛。而且她不但說她喜歡我,還突然吻了我……一切都太莫名其妙了啦。」
  唔啊~慧輝發出一聲殭屍般的嘶叫,隨即趴到桌子上。
  「可是在我看來,瑞葉小妹是個很棒的女孩喔?」
  「是啊,瑞葉又漂亮又可愛,溫柔體貼又善解人意,是賢慧得無可挑剔的女生,可是……」
  「可是?」
  「瑞葉是我妹啊!」
  「不過你們並沒有血緣關係吧?」
  「就算沒有,我也不可能突然把她視為普通異性啊。」
  「喔,也對。這件事實在棘手。」
  翔馬表示理解,他身旁的小春靜靜地開口:
  「對我來說,其實我有點嚮往兄妹的禁忌之戀。」
  「小春學姊意外地喜歡八卦傳聞呢。」
  「不只是我,每個女生都喜歡戀愛話題喔。」
  「原來如此。那小春學姊跟翔馬目前進展到一步了?」
  「哈嗚!?」
  小春發出怪聲,身子開始忸怩地擺動,手裡還拿著吸管不斷攪動飲料,一看就相當可疑。
  「……咦?這反應是怎樣?難、難不成,你們已經……?」
  雖然小春乍看之下跟小學生沒兩樣,但實際上她可是個高三的少女。
  就算看起來如此稚嫩,但從年齡設想,他們就算做過那種事也很正常。
  年輕男女交往,總會有把持不住的時候,現在又是夏天,兩人一起到海邊玩,從中感受到解放感並進一步發生成人關係,也沒什麼好訝異的。
  「……咕嚕。」
  高漲的緊張感,讓慧輝吞了口唾液。
  在這緊繃的氣氛裡,雙頰漲紅的小春終於張開嘴唇。
  「其實前陣子,翔馬終於親了我的臉!」
  「小學生嗎你們!」
  但是看學姊雙手捧著臉發出「呀~」的開心尖叫,模樣真的無比可愛。
  「嚇死我了……還以為翔馬看到小春學姊穿泳裝的模樣,終於把持不住而對她……」
  「慧輝,你到底把我當成什麼了?」
  「蘿莉控啊?」
  「嗯,好吧,也不算錯。」
  雖然被貼上蘿莉控這種不名譽的標籤,這位帥哥卻坦然地承認了。
  三人就這麼聊著不著邊際的話題,咖啡的冰塊發出無奈的喀啷聲。
  「回歸正題。你說你目前離家出走中?」
  「因為我要整理一下想法,需要一點思考時間。」
  「原來是這樣啊。」
  「所以我今天得找地方住,翔馬,你家能讓我住一晚嗎?」 
  「我是很想幫你,只不過……其實我表哥剛好來我家玩。」
  「啊……那就不可能了啊。」
  翔馬的表哥似乎是大學生,跟他們一樣正在放暑假。
  慧輝的臉皮不夠厚,不好意思到有親戚投宿的朋友家叨擾。
  「既然如此,來我家住怎麼樣?」
  「咦,可以嗎?」
  「是的。我家有很多空房。」
  「有好多空房的家究竟是……」
  不愧是社長千金,連家裡房間數量都跟庶民不一樣。
  「好吧,既然學姊這麼說,我就承蒙好意了。」
  「你說你……想到小春家過夜?」
  「……!?有殺氣!?」
  慧輝感應到冰冷殺意而轉頭看去,只見死黨看著自己的眼裡充滿血絲。
  「……不過因為嫉妒的視線太恐怖,我看這次還是算了。」
  「……?這樣啊?」
  「小春學姊被愛著呢。」
  「???」
  看來這對情侶(暫定)的關係十分良好。
  當初慧輝還擔心翔馬這個蘿莉控和年紀稍長的小春能不能處得好,不過照目前發展,兩人應該很快就能成為真正的情侶了吧。
  身為他們的朋友,慧輝真心替兩人感到高興。
  
  
  跟翔馬他們道別後,不知何去何從的逃家少年來到附近的公園。
  「……一時衝動就離家出走了,但接下來該怎麼辦呢……」
  他坐在長凳上,思考最實際的問題。
  桐生慧輝的逃家計畫等於毫無規劃,身上只帶著手機跟薄薄的錢包。
  他只是個學生,當然沒有住得起旅館的雄厚資金。
  「……好熱……我開始懷念冷氣了……」
  現在已經八月了,會熱也理所當然。夏日烈陽正火力全開地曝曬著慧輝毫無防護的肌膚。
  最近紫外線時常超標,也有很多年輕人中暑。
  若是為身體著想,現在應該立刻回去有冷氣的家裡,但慧輝才剛飛奔出家門沒多久,實在不太想就這麼打道回府。
  (更何況事情根本沒解決啊……)
  知道瑞葉不是親生妹妹後,他該如何看待她。
  面對她的表白,又該如何回應。
  關於這些問題,慧輝直到現在都覺得很茫然。
  「……話說回來,我之前就是坐在這張長凳上跟瑞葉一起吃冰的吧?」
  記得當時唯花跟真緒剛加入書法社。
  慧輝在放學途中遇見買完東西準備回家的瑞葉,於是兩人到剛開幕的店買了冰,坐在這裡一起吃。
  那時候的慧輝,根本沒想到瑞葉會對自己的哥哥心懷情愫。
  「雖然跟瑞葉一起生活了這麼久,不過也許我從來都不曾瞭解她。」
  不明白她投向自己的笑容所含的真意。
  也不知道她一直以來,懷抱著怎樣的情感跟自己一同生活。
  慧輝眼中的桐生瑞葉,搞不好只是這個少女的一小部分。
  「──喔唷,這不是桐生嗎?」
  「咦?南条?」
  出聲搭話的人,是同班同學南条真緒。
  戴著眼鏡的真緒,穿著一身俗氣的運動服,紅褐色頭髮毛毛躁躁的,彷彿最後衝刺的重考生。
  她提著超商提袋湊近慧輝,並理所當然似地坐到他旁邊。
  「你在這裡做什麼?」
  「妳才是吧,為什麼打扮得那麼邋遢?」
  「不、不要盯著我看啦。沒辦法,因為我熬夜了嘛。」
  「熬夜?」
  「我畫少女漫畫陷入瓶頸,想轉換一下心情,於是改畫活動用的BL本,結果一畫就停不下來,畫了一整晚。」
  「啊,原來是這樣啊……」
  「然後我實在太餓了,所以出來買點吃的。」
  「這麼說來,也差不多該吃午飯了。」
  大概因為提到午飯這個詞,慧輝空空如也的肚子彷彿因此想起飢餓,發出微小的抗議聲。
  「你肚子也餓啦?」
  「其實我從早上到現在,什麼都還沒吃。」
  「真的?那你要吃嗎?雖然我只有紅豆麵包就是了。」
  「……妳現在看起來就像女神一樣。」
  「少誇張了,不過就是麵包而已。世上哪有女神穿運動服的啦。」
  之後,兩人便沉默地啃著麵包。
  大概是因為肚子餓壞了,明明只是超商的甜麵包,吃起來卻格外可口。
  「所以呢?桐生,發生什麼事了?」
  「咦?妳為什麼這麼問?」
  「你待在這種地方,還明顯一副沮喪的模樣,誰都看得出你有事好嗎?」
  「啊~……其實,我跟瑞葉最近有點尷尬。」
  「怎麼?你們吵架了嗎?反正一定是你又對瑞葉毛手毛腳對吧?好比偷看她洗澡或者偷她內褲之類的。」
  「妳到底把我當成什麼人?」
  「重度妹控。不是嗎?」
  「說得也是呢。」
  被她這樣說,慧輝毫無反駁餘地。
  「嗯,無論感情再好也難免會吵架嘛。像我跟我媽也是有事沒事就吵。」
  「是這樣嗎?」
  「像是不喜歡對方摺衣服的方式,或是覺得飯煮得不好吃之類,任何芝麻小事都可以吵。家人不就該像這樣嗎?」
  「可是我跟瑞葉不太會吵架。」
  「那只是對方包容你吧?不然你想想,瑞葉是不是從來不會說任性的話?」
  「……也許真的是這樣。」
  溫柔又善解人意的瑞葉,不曾對自己發牢騷或生氣。
  真緒說得沒錯,瑞葉從來不曾耍過任性。
  而這樣的她,這次卻對慧輝展現如此強硬的態度。這正意味著在她心中,慧輝的存在就是佔著那麼大的比重──
  「瑞葉她啊,很受男生歡迎喔?」
  「真的嗎?」
  「她雖然不是搶眼的類型,但是很可愛嘛。為人又隨和,對誰都很溫柔,不論男女同學都對她很有好感。從她入學開始,好像已經被告白好幾次囉。」
  「真的假的……」
  「不過聽說她從來沒答應過就是了。」
  「是、是喔……」
  「幹嘛一副鬆了口氣的模樣。真受不了你這個妹控。」
  「真不好意思,我就是妹控。」
  ──不過,為什麼會這樣呢?
  一開始想像某個人對瑞葉告白的場面,就令他渾身不舒坦。
  這迄今未曾有過的情緒,再次令他感到無所適從。
  「話說回來,其實我也有件事情想跟桐生商量,你現在方便嗎?」
  「商量?」
  「嗯~其實不是什麼大事,但還是希望你能挪點時間給我。」
  「好啊,這倒是無所謂。」
  「真的嗎?太好了。」
  真緒像孩子一樣天真無邪地笑了。
  而她的手不知何時已經拿起了素描簿跟鉛筆……
  「那麼接下來,桐生,請你支付紅豆麵包的費用吧──用你的身體。」
  「咦……?」
  「來吧,乖乖把內褲脫下來!」
  「等等,妳在胡說些什麼?」
  「真是的。我說要你露出陽具讓我臨摹啦,反應真慢耶。」
  「妳到底在胡說些什麼!?」
  「呼呼呼……畢竟這機會可是千載難逢嘛。只要畫出桐生的香蕉,新刊的參考資料就有著落了!」
  「免談!我拒絕!」
  「你在害羞什麼勁啊?可愛到不像平常的你……呼嘿嘿,這下更讓人覺得非脫不可了!」
  「糟了,這人完全因為熬夜而超亢奮!……等等,住手!把伸到我褲子上的手拿開!」
  兩人說到這裡,慧輝才想起來真緒說她昨天徹夜未眠。
  睡眠不足會令人精神失常。
  平常就已經不太正常了,不過真緒老師今天又比平常更誇張。
  「有什麼關係呢~有什麼關係呢~」
  「非禮啊~~~~~~~~~~~!?」
  慧輝差點被同班同學在大庭廣眾下脫褲子,最後他拚了命才逃離現場。
  「…………呼、呼、呼……哎,害我白費了這麼多體力……」
  慧輝跑了大約五分鐘。
  他手撐著路旁電線桿,努力調勻急促的呼吸。
  謝天謝地,腐女並沒有追上來。
  她似乎想觀摩真正的男性性器並畫下來,但聽起來只會讓人覺得她腦袋有毛病。
  「……說到底,我當初是為了什麼事離家出走啊?」
  為什麼會想從家中──正確來說是從瑞葉身邊──逃走?
  這一切的起因,是因為他發現灰姑娘其實是瑞葉。
  他不斷尋找的情書寄件人竟然是妹妹,她還說自己喜歡哥哥,並表示兩人沒有血緣關係。
  既然瑞葉表明了自己的情意,那他們不管怎樣,都不可能再回到過去的關係了。
  接納也好,拒絕也罷。
  慧輝已經不可能用跟以前一樣的態度面對她了。
  兩人已經不可能回到以前單純的兄妹關係了。
  對慧輝而言,這項事實帶來的失落感,遠比自己所想的還要巨大。
  「啊,原來如此──我其實只是害怕說出答案罷了。」
  跟瑞葉在一起的時光太過幸福,他一直以為這樣的幸福今後還會繼續下去。
  她就是灰姑娘的事實,代表了平靜的日常將就此結束。
  慧輝一旦回應了她,也許兩人目前勉強維持原狀的關係,將會完全被破壞。
  在游泳池揭露她的真面目時,慧輝以為自己有面對一切的覺悟。
  然而事情發生後,慧輝才發現自己根本沒有足夠的覺悟。
  他察覺這點時,冰冷的水滴從天而降。
  「下雨了……」
  先前還那麼晴朗的天空,已經在不知不覺間染為灰色,世界也跟著昏暗起來。
  雨滴沒多久就轉為傾盆大雨,即使用手遮擋也無濟於事。
  慧輝當然沒帶雨具。而且周邊又是住宅街,沒什麼能躲雨的地方,既然人在這座公園,還不如回家比較快。
  「…………回家吧。」
  如此這般,桐生家長男的離家出走,不到半天就宣告結束。
  雨依舊不斷傾瀉而下。等回到家時,慧輝已經淋成了落湯雞。

 


《只要長得可愛,即使是變態你也喜歡嗎?4》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