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靈使19.jpg

今天的試閱第二彈就是《精靈使的劍舞19 聖都消滅》啦~

精靈使的劍舞也來到了倒數第二集......

時間過得好快呀

第19集將於1/19動漫節第一天上市~

會場限定版的附錄更是前所未有的精美

不僅有可愛的掛軸還有質感絕佳的提袋!

這幾天就會跟《不正經的魔術講師與禁忌教典12》一起PO出開箱文

敬請期待爆量的照片們1396504317-3238360442.gif

 

以下是試閱內容


 


  在各處的小規模〈星界轉移〉消散的一小時又一刻鐘後。
  原本由帝國騎士團駐留的〈艾雷西亞精靈學院〉的校舍,插上了象徵學院的〈聖女〉旗幟,宣示學生們奪回了學院的訊息。
  大部分的帝國騎士團都喪失戰意選擇投降,所以學生們幾乎沒有遇上多少抵抗。
  不僅最高指揮官──〈十二騎將〉亞蓮朵拉失蹤,空域也遭到多拉古尼亞的〈飛龍騎士團〉封鎖。此外,將學院都市捲入其中的〈星界轉移〉和大量召喚魔精靈的行為,已足以讓騎士們對〈聖國〉的做法抱持不信任感。
  至於讓騎士們的心境大為改變的契機,則是〈黃昏魔女〉的演說。
  忽然在禮堂現身的葛雷沃絲,揭發了占據奧地西亞王宮的〈聖國〉陰謀,以及軍方在帝國中樞進行的殘忍研究,呼籲他們轉投〈正統奧地西亞〉的麾下。
  對於葛雷沃絲以全盛期的外貌現身一事,並沒有任何人感到奇怪。畢竟她乃是傳說中的魔女,變換外貌肯定只是得心應手的小事。
  就和艾雷西亞精靈學院的大多數學生一樣,憧憬葛雷沃絲的英勇事蹟,因而當上精靈騎士之人也相當多。而這位英雄甚至還以英勇事蹟之中的模樣現身了。
  不久後,姬巫女們的校舍終於回到了學生們的手裡。
  「……話說回來,還真是毀得七零八落呀。」
  「真的淒慘無比呢。」
  在牆壁毀圮、被燒焦大半的烏鴉班宿舍的門口──
  克蕾兒和琳絲蕾半是傻眼地呆立在地。
  如此慘不忍睹的毀損狀況,既非受〈大門〉召喚的大量〈魔精靈〉所為,亦不是出自〈天使〉之手,更與帝國騎士團無關。
  而是神人藉由〈魔王之戒〉解放的〈魔王〉精靈,大鬧之下的產物。
  失控的精靈們在校地內大肆胡鬧了一番後,利用在〈星界轉移〉時產生的〈大門〉,回到了〈元素精靈界〉。
  「我們的房間肯定也是一團糟呢。」
  「要不是卡蘿事先幫本小姐我們帶東西出來,那現在可就糟了呢。」
  琳斯蕾嘆了口氣輕聲說道。
  卡蘿趁著帝國騎士團進駐烏鴉班宿舍之前,將主人一行的重要物品搬了出來。
  「又得撥出一筆修繕預算了啊。」
  艾莉絲按著太陽穴叫苦。
  「叫奧地西亞本國出這筆預算不就得了?」
  「也是啊,只要公主殿下能順利搶回王位的話就沒問題了。」
  「不曉得菲雅娜和姊姊她們是否平安……」
  「據說諸侯和多拉古尼亞組成的聯軍已經攻入帝都了。在收到奪回學院的資訊後,原本袖手旁觀的諸侯們也跟著紛紛倒戈的樣子。」
  艾莉絲能聽到風之精靈們的交談聲,這些資訊應該都相當可信。
  「……幸好趕上了呢。」
  克蕾兒安心地嘆了口氣。
  「〈聖國〉沒有出兵的打算嗎?」
  「好像是這樣呢。大概是覺得沒辦法明目張膽地介入吧。但也可能是另有所圖啊……」
  艾莉絲撤去瓦礫,踏入烏鴉班宿舍。
  一樓的共用廚房雖然亂成一團,但設備似乎沒受到破壞。
  「雖然外牆坍塌,但內部的損傷輕微──」
  她在筆記上寫下受損狀況,於宿舍內部四處走動。
  「太好了呢,看來精靈機關還勉強能用的樣子。」
  琳絲蕾以手指碰了一下爐灶的精靈礦石後,隨即升起了小小的火焰。
  「這下子就能開伙了呢。」
  「快看,我藏起來的桃子罐頭也沒事!」
  跑到地下室的克蕾兒則是抱著桃子罐頭登上階梯。
  「克蕾兒,獨吞罐頭可不好喔。」
  「我、我知道啦!這是要拿去給神人的啦!」
  
      ◇
  
  月亮變成了兩個,紅色的天空像是被烈火灼燒過似地。
  在連綿無垠的森林上頭,無數精靈正在交織飛舞。
  (……這是怎麼搞的?)
  神人的視線投向空中。
  身體無法動彈,他只能被迫觀看眼前的光景。
  巨大的炎精靈焚燒森林,龍形的精靈則是將四周化為焦土。
  身穿深紅色盔甲的戰姬們,正勇敢地與龍精靈們交戰。
  神人認出了其中一名戰姬的身影。
  (……那是史卡雷特!?)
  那是〈灼銀戰姬〉奧汀伶蒂──克蕾兒契約精靈的真身。
  纏繞火焰的戰姬們舉起武器,同時對巨大的龍精靈發起突擊。
  龍精靈發出了足以撼動大地的咆哮聲,倒臥在火焰之中。
  緊接著,在擊敗獵物的戰姬們面前,出現了一名有著漆黑羽翼的闇精靈。
  (──蕾斯提亞!?)
  無庸置疑,那就是寄宿在神人左手的契約精靈。
  蕾斯提亞露出冷酷的微笑,釋放出幾乎要布滿天際的闇之雷擊。
  好幾名〈灼銀戰姬〉被雷擊擊中,自天空中墜落。
  「這到底是怎麼搞的……」
  ……這是一場夢。神人這麼做出判斷。
  (然而,這並非一般的夢境。這幅光景是──)
  『──〈精靈戰爭〉,於六千年前將〈元素精靈界〉一分為二的大戰。』
  突如其來地,某人的說話聲在腦海裡迴盪起來。
  「……唔!?」
  對神人來說,這道嗓聲相當耳熟。
  那是引誘他墮入黑暗的聲音。
  〈闇之精靈王〉──蓮‧阿休道爾的聲音。
  神人下意識地想抽出雙劍。
  但雙劍並未出現在手中。
  這也是理所當然,畢竟這場夢境是她讓神人看見的。
  『我的仇敵醒來了,因此,你也不得不跟著覺醒。』
  匍匐蔓延的闇之霧宛如溫柔的胳膊,輕柔地包覆了神人。
  「仇敵?妳是指〈聖女〉嗎?」
  『沒錯,〈聖女〉乃是與魔王成對的存在。』
  「我可不打算變成妳的東西──!」
  『這可不行,因為你是我心愛的孩子呀──』
  她那宛如嘲笑般的嗓聲,就這麼在神人腦海裡久久繚繞。
  
      ◇
  
  「咕、嗚……啊……!」
  在發出像是從喉嚨深處擠出的嘶啞聲後,神人彈起了身子。
  彈簧床重重地凹陷下來。
  「呼、呼、呼、呼──」
  他看著冒出了一層汗的手掌,這才緩緩地環顧四周。
  四下是白色的牆壁,以及井然有序地收納著藥品和〈精靈礦石〉的置物架。
  ……是他相當熟悉的地方。
  在〈風王騎士團〉幫忙時,他經常將在訓練過程中昏倒的學生們送至此地。
  這裡是學院校舍裡頭的醫療設施。
  (……這樣啊,我與那個〈天使〉交手,然後失去意識──)
  他迅速把握現狀,安心地輕聲嘆氣。
  應該是葛雷沃絲把自己帶來這裡的吧。
  神人坐起身,輕觸自己隱隱作痛的肋骨。
  被〈天使〉打碎的骨頭如今已經癒合。雖然還留有痛楚,但這樣的治癒能力──不對,應該是再生能力──確實是教人吃驚。身體之所以如此強韌,大概是受了鋼之精靈愛思特的庇護所致,但肉體的恢復速度還是太過快速了。
  「咕……!」
  神人按著左眼,低吟了一聲。
  眼球深處傳來了陣陣劇痛。
  「沒事了,神人──」
  這時──
  優美的嗓聲輕震神人的耳膜。
  雪白纖細的手指,輕柔地搭上了神人的手掌。
  「蕾斯提亞……」
  轉頭望去,只見黃昏色的眸子淺淺地露出笑意。
  那是身穿夜色禮服的美麗闇精靈。
  先前出現在夢境裡的她,有著宛如無情女王的冰冷眸子,但她現在對神人展露的眼神,卻宛如嬌俏的少女般惹人愛憐。
  「──你在夢中見到了〈她〉呢。」
  「……是啊。」
  聽到蕾斯提亞靜靜地如此開口,神人輕輕點頭回應。
  以契約建立羈畔的精靈使和契約精靈,偶爾會有共享夢境的情形。
  而像剛剛那場臨場感極為強烈的夢境,就更容易產生連帶影響了。
  那究竟是神人所作的夢,還是蕾斯提亞的夢境──?
  (……不對,不管是哪一方都一樣啊。)
  他在內心搖了搖頭。畢竟不管哪邊,都無法改變闇之精靈王〈蓮‧阿休道爾〉企圖支配神人靈魂的意圖。
  「那場夢……我所看到的光景,是曾經發生過的事嗎?」
  「那是六千年前〈精靈戰爭〉的景象喔。」
  蕾斯提亞頷首說道。
  「在〈元素精靈界〉的中樞地帶,〈五大精靈王〉和蓮‧阿休道爾展開了最終決戰。〈五大精靈王〉的聯軍雖然損失慘重,但仍是擊潰了〈闇之精靈王〉,將她封印在〈人界〉和〈元素精靈界〉之間的夾縫──」
  「不過,那道封印似乎是有瑕疵的……?」
  「是呀。她成功地躲過了〈五大精靈王〉的監視,並將自己的力量,轉生為能力最弱的人族──」
  蕾斯提亞的眼眸深處,浮現出綻放著紅光的圖紋。
  那是劍與月亮的圖紋──與蕾斯提亞‧阿休道爾的〈精靈刻印〉相同。
  (……唔,不對,她的眼球映照出來的,是我的眼睛所散發的光啊。)
  神人左眼球的深處依然在隱隱作痛。
  「……唔,為什麼我的眼睛,會浮現出蕾斯提亞的〈精靈刻印〉圖紋?」
  「不,神人,那不是我的〈精靈刻印〉喔。」
  「……?」
  「那是〈闇之精靈王〉蓮‧阿休道爾的〈精靈刻印〉。已經覺醒的她,正打算與你締結〈精靈契約〉呢。」
  「妳說什麼?」
  坐在床上的蕾斯提亞湊近身子,輕輕遮住神人的雙眼。
  「隨著仇敵〈聖女〉的覺醒,她似乎也跟著清醒過來了呢。」
  「喂、喂,蕾斯提亞!?」
  宛如羽毛般輕盈的身軀,壓上了視野被遮蔽的神人身子。
  纖細的手臂環住後腦勺,就這麼抱緊了他。
  滑落而下的秀髮搔弄著他的臉頰,闇之羽翼溫柔地環抱著他的背。
  在〈教導院〉時期,她總是會這麼做。每當執行任務時,一同行動的夥伴們死去的時候,蕾斯提亞總是會這樣安慰自己。
  「沒事的,神人。我是你的劍,絕不會把你交給她的。」
  「蕾斯提亞……」
  她的左手帶著微熱,而作用在眼球深處的痛楚,也漸漸平復了下來。
  她大概是透過契約的〈精靈刻印〉,壓制住了〈闇之精靈王〉的力量吧。
  遮住視野的手掌抽離開來。
  烏黑亮麗的雙翼,正散發著闇之燐光。
  帶著淘氣微笑低頭望過來的蕾斯提亞,讓神人不禁為之驚艷。
  這時──
  「呵呵,妳可以進來了喔,火貓小姐。」
  「呀嗚!?」
  ──房門外傳來了近似尖叫的聲音。
  接著響起了有東西落地的「鏘啷」聲。
  「克蕾兒?妳、妳在做什麼啊?」
  神人在床上坐起上身,一臉訝異地問道。
  只見克蕾兒抖動著雙馬尾,慌慌張張地撿起掉在地上的罐頭。
  「……嗚,沒、沒什麼啦!我只是聽說神人昏倒了,所以才過來看看狀況啦!」
  雙手抱著罐頭小山的克蕾兒踏入房內。
  她的臉頰微微泛紅。
  (被她看到蕾斯提亞緊抱著我的那一幕了嗎……)
  雖然不是在做什麼壞事,但總有一股害臊的感覺。
  「那個,你的傷,沒事了嗎?」
  克蕾兒清了清嗓子問道。
  「嗯,好像已經差不多痊癒了。」
  「這樣呀,那就好。」
  克蕾兒安心地嘆了口氣。
  即使看到了神人的眼睛,克蕾兒也沒有出聲詢問。
  這代表浮現在左眼上頭的圖紋已經消失了吧。
  神人對蕾斯提亞使了個眼色,示意她先別提左眼的事。
  ……不想讓克蕾兒一直擔心我啊。
  蕾斯提亞則是微微頷首,代表自己不會說出去。
  「你肚子餓了吧?我姑且先去烏鴉班宿舍挖了點東西出來。」
  說著,克蕾兒將捧在雙手上頭的罐頭,嘩啦嘩啦地倒到床鋪上。
  罐頭的口味包括了燉鹿肉、醬燒魚、糖漬水果等等。由於罐頭算是高級食品,也會拿來作為獻給精靈的貢品,所以標籤上還印刷了精靈語的版本。
  「哦,不好意思啊,我正想吃點東西墊胃呢。」
  神人挑了幾個水果罐頭,疊在床鋪旁邊的架子上。
  「呃,闇精靈……」
  「怎麼啦?」
  克蕾兒將臉撇向一旁,對著蕾斯提亞遞出罐頭。
  「那、那個,多虧妳給我的護符,我才能平安脫身。」
  「……咦?」
  「所以……這姑且是給妳的回禮。應該沒有精靈討厭罐頭的吧?」
  「哎呀,不需要謝禮啦──」
  蕾斯提亞搖搖頭,微笑著開口:
  「我才是因為有妳的協助,才得以趕到神人的身旁呢。」
  「好、好啦,妳就收下啦!」
  「呵呵,好吧,謝謝妳。」
  蕾斯提亞看起來略感開心地接過了罐頭。
  兩人雖然過去有些過節,但在神人所不曉得的這段期間,她們的關係似乎慢慢有改善的跡象了。
  「話說回來,這是什麼口味的罐頭?」
  「那是青花魚罐頭,是學院精靈最喜歡的口味喔!」
  「青花魚……」
  「什麼呀,妳討厭吃魚嗎?」
  「不,我收下了。我是很少吃魚啦……」
  克蕾兒將臉轉向神人。
  「老、老實說,我原本想做點東西給你吃的。」
  「沒關係啦,妳有這份心意,我就很開心了。」
  「……唔!嗯、嗯……」
  克蕾兒的馬尾驀地一跳。
  「喏,快把湯匙拿來。我、我來餵你吃。」
  「不、不用,我沒事啦!我可以自己動手……」
  「什麼嘛,你有意見嗎?」
  就在克蕾兒噘起嘴唇的這個當下──
  「欸──欸──風早神人在這裡嗎~?」
  「……?」
  隨著這道嗓聲──
  一名看起來年約十歲、身穿黑白相間禮服的可愛女孩,忽然現身了。
  她有著鋼劍般銀色的頭髮,以及宛若鮮血的紅色眸子。
  女孩的肌膚慘白如蠟,手腳極為纖細。
  「……搞、搞什麼呀,妳是誰!?」
  克蕾兒以警戒的語氣一喊,將〈炎之鞭〉召喚至手邊。
  她的反應可說是相當正確。少女雖然有著惹人憐愛的外貌──
  (……唔,我可是完全沒察覺到她的氣息啊。)
  神人的雙眼緊盯著少女。她絕非泛泛之輩。
  然而,少女似乎完全沒把神人凌厲的視線放在心上。
  「老太婆叮嚀過人家,說是風早神人一醒,就要把他叫過去呢。」
  「……老、老太婆?」
  「神人,這孩子是精靈喔──」
  蕾斯提亞在神人的耳畔輕喃。
  「精靈?」
  能完全化為人形的精靈,在〈精靈元素界〉之中,算是最高階級的存在。
  而神人見過的人形精靈,少到一隻手就能數完。
  如此高階的精靈,為什麼會現身此地──?
  「嘻嘻嘻嘻,對呀,闇精靈。人家不就在龍之國和你們交手過嗎?」
  「龍之國……喂,該不會──」
  神人這才有了點頭緒。
  說到在多拉古尼亞龍公國曾與蕾斯提亞交劍過的精靈──
  「妳難不成是葛雷沃絲的契約精靈?」
  「答對了──!」
  少女露出了犬齒嘻嘻笑著。
  「人家是魔精靈──〈弗拉德龍爵〉喲!多多指教!」
  
      ◇
  
  帝都奧斯德基亞,是一座受到三層城牆包覆的六角形要塞都市。
  打從奧地西亞帝國建國以來,這座固若金湯的都市就未曾淪陷過。
  而在能夠俯瞰這座帝都的卡爾達蒙山脈上空──
  擁立第二皇女菲雅娜‧雷‧奧地西亞為主君的〈正統奧地西亞〉和其同盟國〈多拉古尼亞龍公國〉展開了陣形。
  以軍艦〈亡靈〉作為旗艦的這支聯軍,其響應起義的叛軍軍船和多拉古尼亞的主力──飛龍騎士團填滿了天際。
  另一方面,在帝都防衛線──沙德卡平原布陣的,則是以大量軍用精靈為主力的帝都防衛隊,以及法蘭格爾托公爵家的飛艇騎士團。
  隨著黎明晨光逐漸升起,兩軍發起攻勢的時刻也即將到來。
  「〈艾雷西亞精靈學院〉似乎順利被學生們收復了呢。」
  站在亡靈甲板上的菲雅娜說道。
  一隻魔風精靈停在她的肩上,捎來這項剛出爐的好消息。
  那是艾莉絲作為傳令派遣而來的斯摩夫。雖然以傳令來說有些大材小用,不過,艾莉絲是基於速度最為優先的判斷,才會從自己所能使役的風之精靈之中,派出了斯摩夫。
  「──這樣啊。」
  露比亞的視線依舊投向布好陣型的奧地西亞軍,僅短短回應了一句。
  「如此一來,那些選擇中立的諸侯們應該也會倒戈過來吧。」
  「神人他們似乎平安無事呢。當然,克蕾兒也沒事喔。」
  「這樣啊。」
  她回應的語氣與方才幾乎相同,不過,菲雅娜敏銳地捕捉到了,她在這句話中所蘊含的少許安心之情。
  「奧地西亞軍似乎有動作了,要開戰了。」
  「……好的。」
  菲雅娜有些緊張地點點頭──
  接著唰地抽出了繫在腰上的閃亮銀劍。
  纖細利刃反射著日出之光,閃爍著耀眼光芒。
  此乃侍奉歷任奧地西亞王室的騎士精靈──〈格奧基烏斯〉所形成的精靈魔裝。
  菲雅娜將銀劍直指蒼穹,詠唱起禱詞。
  侍奉人類之王的劍聖騎士啊──
  爾乃吾劍,爾乃吾盾,爾乃綻放無窮之光、驅逐黑暗者──
  「精靈魔裝〈第二形態〉──其名為〈偉大女王之榮耀〉!」
  在喊出解放禱詞的瞬間,白銀聖光登時炸裂迸散。
  刺眼的聖光籠罩了己方的軍隊,並在破曉的天空中,浮現出象徵奧地西亞王室的巨大聖騎士〈精靈刻印〉。
  此乃授與精靈祝福與庇護的最高層級〈結界〉,也是菲雅娜在歷經〈龍之山脈〉的修行後,所獲得的全新力量。
  她那在天空閃爍的〈精靈刻印〉,已然勝過了千言萬語。
  〈失落的精靈姬〉──菲雅娜‧雷‧奧地西亞。
  此人正是正統奧地西亞帝國的女王。
  菲雅娜朝天舉起閃耀銀劍,高聲喊道:
  「──各位,請借給我力量,讓我們一同取回被〈聖國〉操控的祖國吧!」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震撼大地的吆喝聲隨之響起。

 


《精靈使的劍舞19 聖都消滅》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