弒神者.jpg

這次向各位帶來丈月城老師的作品《神域的弒神者們1 特洛伊戰爭》的試閱~

本作含有大量的希臘神話元素,

結合耳目一新的內容成為新感覺輕小說

有看過丈月城老師的作品的讀者們千萬不能錯過

 

那就話不多說趕緊來看試閱文吧


 


  序章 一個段落

  

  『世間充滿神祇。』
  他在桌前面對著筆記型電腦,噠噠地敲打著鍵盤。
  他正在草擬研究報告。
  『光之神、天空之神、大地之神、火之神、豐饒之神、戰爭之神、死亡之神──』
  『眾神祇操掌自然,破壞抑或改造吾等之文明與世界本身,以絕對者之姿君臨。吾等人類並不擁有抵抗他們之力。』
  『此等「使神祇成為神祇」之力。』
  『稱之為「權能」。然而──』
  『若能令此等權能──為吾等人類所有;若能憑一人之意志與才智掌握其力,稱此人獲得同等於神之力亦不為過。』
  『吾等應稱此人為「魔王」吧。』
  『如同往昔,吾等一族之祖先切薩雷‧布蘭德里曾獲得此稱號,令眾人畏懼並期望隸屬其麾下的時代一般。』
  『然而,作為其貫徹己身之支配與傲慢之代價,他屢次為了弱小人類達成「弒神」之豐功偉業。甚至會於通往神話世界之門開啟時,闖入另一側改寫神話情節──』
  當他寫到這裡時……
  筆記型電腦的通訊APP彈出了語音通話請求的通知。
  朱利歐‧塞薩爾‧布蘭德里不認得對方的帳號,不過他堅信是自己所想之人,順應直覺按下通話許可。
  「朱利歐,我是六波羅蓮,方便定時聯絡嗎?」
  「……蓮,你又借用別人的物品了嗎?」
  如他所預期的,通話對象是他的日本人老朋友。
  過於一本正經且一絲不苟──朱利歐從前對日本人抱持著如此近乎偏見的印象。然而,這個男人卻摧毀了這份印象。
  「朱利歐,你也知道我手機前陣子被壓爛了吧?不過我跟旅舍的室友艾力克借了電腦。」
  「你似乎很享受睽違已久的返國生活啊。」
  「哈哈哈哈,我沒有回東京老家就是了~」
  在電腦喇叭及無線網路另一端,六波羅蓮開朗地笑了起來。
  他現在正位於距離朱利歐宅邸所在的西班牙一萬公里遠之處──
  「比起這個,關於這裡……神戶的事件,狀況不太妙。現場──港灣人工島遭到自衛隊封鎖,完全無法靠近。」
  「遲了一步嗎?好吧,蓮,我來替你準備通行證。」
  「朱利歐,這種事辦得到嗎!?」
  「可別小看我的家門及結社的力量啊。能利用門路及政治力量時,自然要盡量利用。」
  「但這裡甚至不是歐洲──而是日本的關西地區耶?」
  「辦得到。我與日本數個世家都有往來,我會跟他們接觸。」
  「我們公司還挺厲害的嘛。」
  「不是公司,是結社『Campioness』。你記著,這可是我們業界最具權威的組織之一,而你也已經是其中一員了。」
  Campiones。意指勝利者們、戰士們。
  據說結社之名的由來,是讚頌建立結社根基的布蘭德里家祖先的稱號之一。他既為魔王,亦為獨一無二的勝利者。
  甫加入此等榮耀之結社,成為最新同志的日本人輕聲笑起。
  「哈哈哈哈,抱歉,我對魔法師的世界一無所知。」
  「話說回來,史黛菈的心情如何?這點相較下重要多了。」
  「總算問出或許能在另一側『召喚』的神明了。這次的『異世界』是希臘神話,所以算是史黛菈的老巢嘛。她說了許多名字。」
  朱利歐的腦中浮現數個名字。
  天空之神宙斯、宙斯之妻希拉、太陽神阿波羅、鍛冶神赫菲斯托斯、戰神阿瑞斯、戴歐尼修斯、妖精哈耳摩尼亞、英雄埃涅阿斯等等。
  這些均為妝點壯麗希臘神話的登場人物──本應如此。
  「……呃,阿波羅這尊神明應該不會有問題;阿瑞斯如果只是召喚出來也沒問題;但赫菲斯托斯生性古怪,不要嘗試比較好;而高傲的女神希拉則是可以的話不想見到她。此外,也跟個性嚴謹古板的阿耳忒彌斯話不投機……」
  「如果我的印象正確……」
  朱利歐聽完後悄聲說道:
  「這話像是在說『除了阿波羅之外的神祇,還是別抱持期待比較好』。」
  「你也這麼覺得嗎,朱利歐?其實我也隱約覺得會不會是這樣。」
  「畢竟史黛菈也是個怪脾氣的女人啊,想必樹敵眾多吧。總之只能祈禱幸運了。既然我們無法期待神祇的庇佑,那麼幸運才是最強大的夥伴。」
  朱利歐停頓了一呼吸後,明確告知。
  「聽好了,蓮,務必要改寫神話情節。如果有必要──就連神都殺了。」
  這正是朱利歐給現在理應最接近「魔王」的男人的鼓勵。


  
  

        1
  
  「您知道神武東征的傳說嗎?」
  鳥羽梨於奈一走到兵庫縣※知事對面,就這麼開口。(譯註:縣府首長。)
  「在日本初代天皇──神武天皇遠征東國時……天上派遣名為『八咫烏』的鳥擔任嚮導,帶領他穿越敵陣──有著這樣的逸事。而八咫烏亦是與日本史上最為著名的陰陽師『安倍晴明』關係密切的靈鳥──神聖之鳥。」
  她的談吐文雅,姿容也符合其氣質。
  沒錯。在兵庫縣知事面前微笑的鳥羽梨於奈,美若天仙且優雅;她一頭微捲的長髮顯得美麗高雅,身穿在關西地區數一數二的名門女子學校的西裝制服。
  然而,縣知事似乎難以理解。
  想必是因為他得知梨於奈的職業為「準國家公務員」的緣故吧。
  「鳥羽……顧問官,妳這番話令人深感興趣,但現在先讓我確認,由我兵庫縣知事提出的『災害派遣請求』吧。」
  「不,不行。」
  梨於奈直截了當地拒絕他的要求,嘻嘻地笑了。
  「您想讓本小姐噤口不語,以掌握對話的主導權嗎?即使是縣知事閣下您,也過於失禮了吧。」
  一個十七歲的小姑娘竟然對五十幾歲的成人如此直言不諱。然而,縣知事僅是蹙起眉頭而已。對於發生在神戶市內的大災害,他完全沒能採取任何有效的對策,這個現狀迫使他不得不忍耐。
  這裡是縣政府的知事辦公室。梨於奈正與房間的主人隔著厚重的木桌面對面。
  梨於奈在皮沙發上坐下,同時進入正題。
  「請您放心,我已經掌握情報了──前天凌晨,在兵庫縣神戶市內的人造島嶼──港灣人工島發生了『空間扭曲』,規模約為直徑一百公尺,至今仍無消滅跡象……閣下,您跳過我們的機構,直接向※防衛省提出災害派遣請求,是錯誤的判斷。」(譯註:日本國防事務最高主管機關,掌管自衛隊。)
  「這是什麼意思?」
  「港灣人工島會出現飛行型怪物的原因,恐怕是因為派遣無人機進入空間扭曲的內部偵察所導致。哈耳庇厄應該是追著從『那一側』回來的無人機,來到神戶的吧。」
  「哈、哈耳──什麼?還有,『那一側』是什麼意思?」
  「這是鳥型怪物『鳥身女妖』的希臘語。以閣下的年紀,想必曾在角色扮演遊戲(Role-Playing Game)中遇過吧?我經常用來作為惡魔合體的材料。此外,所謂的那一側……」
  梨於奈以「顧問官」身分單刀直入地告知。
  「就是穿越空間扭曲後的另一頭──也就是異世界。」
  「異世──!?」
  「就是經由動漫畫、小說為人所知的那個世界。既然出現了半人半鳥的怪物哈耳庇厄,看來這次的『那一側』,果然是以希臘神話為準的神話世界了。」
  「…………」
  「哎呀,如果用閣下的大名搜尋,還能找到『贊成限制漫畫表現法案』的採訪報導呢。然而神話怪物竟然出現在您這樣的人物跟前,竭盡狼藉之能事……命運還真是諷刺啊。」
  「妳!愚弄人也該有個限度!」
  或許是因為梨於奈用手機瀏覽起網路,縣知事終於怒吼出聲。
  然而她毫不在意,繼續以纖細的指尖在螢幕上躍動──
  「我並沒有在愚弄人。哈耳庇厄此刻仍在當地持續『狩獵人類』。倘若要消滅牠們,閣下必須下定決心並奉獻己身……啊,太好了,縣知事閣下──您的座右銘就是『竭盡全力』吧?您曾經說過,『無論面臨何種困難都不會氣餒、不會逃避,必將面對問題,開拓道路。竭盡全力,這正是我的信念』。」
  這番肉麻的漂亮話語,令梨於奈微笑。
  這是刊載在兵庫縣官方網站上的縣知事信念聲明文。
  「真是太棒了,這麼一來就不會有問題了。閣下,我指名您作為本小姐──『神祇院』顧問官鳥羽梨於奈的『主人』。請隨我一同前往最前線。若要完全解放我的力量,需要有人指揮。」
  「等、等一下,我是在自衛隊的建議下才聯絡你們的耶?」
  在幾個小時前,部隊應縣知事的請求,從海上自衛隊阪神基地出動了。當中的某人表示:在面對『異空間災害』時,單靠他們是有極限的,必須請求專家出動──
  「他們表示,要請求你們投入『神奇院』所擁有的什麼市神、市王子之類的裝備。我完全搞不清楚那是什麼就是了。」
  「以陰陽道而言為式神、式王子;以修驗道而言為護法童子;以哈利波特而言為魔法生物。簡而言之──就是方便的使魔。能用於驅魔、打掃家中、土木建築等許多方面。而且縣知事閣下,很幸運的是,您的災害派遣請求很順利地獲得了受理……」
  梨於奈刻意和顏悅色地對他微笑。
  「並送來凌駕於所有使魔的──式神女王。」
  「幸、幸運?還有女王究竟是……?」
  「就是本小姐──鳥羽梨於奈。別看我這樣,我可是神明派遣至地面的存在,換言之就是天使的同族。我倘若頓悟,要成為耶穌基督或許也不是夢。」
  「怎麼可能有這種蠢事……」
  「真是平庸的回答。您忘記我剛才所說的內容了嗎?引導神武天皇的八咫烏,其轉世正是我鳥羽梨於奈……請您今後記住這一點。」
  「不,可是,妳、妳應該……不是鳥吧?」
  「呵呵呵呵,您的古文造詣不足呢。八咫烏為『日之精』,換言之就是太陽精靈,『乃賀茂建角身命也』。這點也有記載於古文書※《延喜式》中喔。」(譯註:平安時代中期編纂的律令條文。)
  「賀、賀茂建……?」
  「就是奉天照大神之命,為守護神武天皇而化身為八咫烏的神明;亦為出了安倍晴明之師──賀茂忠行等賀茂氏的祖先。我的前世似乎是這位神祇。不過,我不被允許自由使用這份過於強大的力量……」
  梨於奈以堪稱惡魔的妖冶聲音輕喃:
  「所以我需要『主人』。如同從前引導神武天皇時一般,能命令我『為了將我送達,使用妳全部靈力吧』的主人。來,請快點對我下令『速速依照律令執行余之命令』,如此一來,我將會豁出性命執行。」
  急急如律令──此為陰陽道中尤其強大的咒語之一。
  梨於奈在說明其意義後,冷靜而透澈地告知:
  「只是八咫烏終究是嚮導……僅有在替主人領路時,才會擊退阻擋在前方的敵人、開拓道路,因此得請您與我同行。縣知事閣下,請豁出您的身體與性命,隨我前往最前線。」
  鳥羽梨於奈為靈鳥「八咫烏」的轉世,亦為日本最優秀的陰陽師。
  即使沒有使用任何咒術,她的眼眸及話語就已具有迷惑凡人的魔力。縣知事在不知不覺中已經神智不清,茫茫然地低喃:
  「我……命令妳,緊急執行我的指示……」
  「謹遵吩咐,主人。就由我引導您前往鮮血飛濺的狩獵場吧。」
  這一瞬間,梨於奈的雙眼散發青光。
  眼白及瞳孔的部分全散發著湛藍光芒。這正是解除了拘束黃金靈鳥之封印的證據。
  如果是現在的自己,想必即使與安倍晴明交鋒,也能勢均力敵,甚至在他之上。
  沒錯,即使是那位與花式滑冰日本冠軍齊名,無庸置疑是世界上最為知名的大陰陽師,遠近馳名的「傳說的大魔法師」亦同。
  終於獲得自由的梨於奈輕聲微笑。
  
  接著,兩小時後──
  從陸上自衛隊借來對戰車用直升機的梨於奈等人終於「現身」。
  「縣知事閣下,那看似M78星雲的漩渦,正是空間扭曲。」
  無數光芒聚集,形成「漩渦」。
  直徑約一百公尺,外型看似星雲。然而,出現漩渦之處並非外太空,而是神戶港灣人工島的北端──北公園。
  這裡是具備草地及散步道的休憩場所,面對大阪灣──
  「鳥、鳥羽顧問官。」
  「什麼事,閣下?我只接受兩次提問。」
  「這種時候就別開玩笑了。這、這架直升機是怎麼飛行的!?」
  乘客座位僅有兩席,而且是縱向排列的構造。
  梨於奈坐在前列的駕駛座,而縣知事坐在後列。然而梨於奈並未緊握操縱桿,而是將一張「符咒」貼在操縱桿上。
  符咒上繪製看似花紋的圖案,並寫有「鬼」和「月」的文字。
  「如您所見,這是我所貼的靈符之庇佑。操縱式神的陰陽道之術亦能如此應用。哎,恕我孤陋寡聞,就我所知,除了本小姐之外,其他能辦到此事的陰陽師……在日本並不存在。」
  貼有靈符的操縱桿兀自緩緩搖擺著。
  這並非梨於奈的意志,而是自動操縱。對戰車直升機(及靈符)擅自決定飛行方向,將兩名乘客載往空間扭曲的所在。
  「這、這點我明白了。雖然我不想明白,但是我懂了。」
  「哎,縣知事閣下,您這話說得過頭了一些。」
  「比起這個,鳥羽顧問官,妳應該也很清楚吧!?自衛隊的裝備──對那些傢伙完全不管用啊!」
  嘰嘰嘰嘰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陣彷彿要震破耳膜的叫聲傳來。那聲音尖銳駭人,既像女人的慘叫,也像怪鳥的叫聲。巨大的鳥型生物正自幾百公尺遠處朝這裡接近。多達九隻的怪物接連不斷地叫著,同時啪沙啪沙地拍打羽翼。
  「哈耳庇厄。」梨於奈輕聲說道。
  臉部及上半身為人類女性;雙肩之下並非手臂,而是鳥的羽翼;下半身則為鳥類──有著如此異形之姿;其羽毛如烏鴉般漆黑。
  「鳥羽,在妳抵達之前,我看見那些傢伙……受到陸自的砲擊,然而卻連一隻也打不下來──!」
  「就像這樣對吧?」
  在梨於奈低語的瞬間,砲彈飛向九隻哈耳庇厄。
  轟隆──!轟隆──!轟隆──!轟隆──!
  應該是陸上自衛隊做的吧。他們將搭載自走榴彈砲的機動車,及重迫擊砲等排列在神戶港岸邊,進行砲擊準備。
  眾多砲擊命中了群集的哈耳庇厄,儘管如此……
  在命中的下一秒,所有砲彈全如變魔術一般「颼」地消滅。鳥身女妖僅是全身散發淡而妖冶的光芒,毫髮無傷!
  「那樣做是不行的。面對不存在於此世之物,如果不按照適切的咒術步驟攻擊,就會『回歸於無』。」
  梨於奈在顫抖的縣知事面前開始示範。
  「大哉乾乎。乾:元亨利貞──」
  此為護國戰勝之咒句。「轟轟轟轟轟轟!」對戰車直升機開火,裝設在機首的大口徑機砲開始連續擊發。
  「哦哦!」縣知事眼睛閃閃發亮。
  這是因為暴露在槍林彈雨之下的哈耳庇厄因此受了傷。二○毫米的砲彈刨挖、粉碎鳥身女妖的血肉,鮮血四散。隨著連續擊發,肉片、羽毛、鮮血及骨頭在空中飛散,迫使不會說人話的妖魔發出怪鳥般的哀號。
  咕啊啊啊啊!咕啊啊啊啊!咕啊啊啊啊!
  七隻哈耳庇厄化為渾身浴血的肉塊,啪噠啪噠地相繼墜落。
  「這是妳的能力嗎!?」
  「我是『飛行者』的女王,能在天空飛行之物全能成為我的式神。因此,只要將直升機的裝備也置入『式』即可。喜歡斬鬼妖刀的懷舊控雖然或許無法諒解,但除魔機槍倒也不壞。」
  「妳說得沒錯!」
  然而──機砲的連發突然中斷。
  不僅如此,倖存的兩隻哈耳庇厄還朝對戰車直升機直撲了過來。牠們抓住機身,並以翅膀「鏗!鏗!」地敲擊。
  哈耳庇厄身軀龐大,身長為人類的三倍以上。牠們張開大嘴──與人類同樣形狀、構造的嘴,咬住了對戰車直升機的機身!
  喀嘰!喀嘰!喀嘰!
  牠們的下頜力道驚人,利齒強韌,咬得直升機軋軋作響。
  對戰車直升機的高度直降,開始墜落。兩隻哈耳庇厄似乎以此為樂,甚至展翅拍打,加快墜落的速度。
  牠們就像要帶直升機一同上路般,感情融洽地朝地面降落。牠們打算將直升機摔到地上!
  「鳥、鳥羽,直升機為什麼不動了!?」
  「因為時間到了。閣下方才下達『指令』的持續時限已到。如果需要繼續使用我的能力,就必須照剛才的要領讓戰鬥持續──」
  「總、總之去做就是了!我允許!」
  「遵命。謹遵吩咐,主人。」
  轟──────────!
  對戰車直升機終於撞上地面。不過,梨於奈在前一刻吟詠了咒語。
  「善星皆來,惡星退散。」
  此為守護式神之言靈。多虧於此,即使猛烈撞上地面──水泥地,對戰車直升機也僅是因為衝擊而搖晃。
  並未發生引擎爆炸、點燃瓦斯一類的慘劇。
  哎,雖說坐在後座的縣知事倒是發出「嗚哇啊啊啊!?」的慘叫聲,但由於他有繫上安全帶,也戴了安全帽,因此受害程度僅止於「輕微的交通意外」罷了。另一方面,梨於奈則趁撞擊時踢了駕駛座的艙門。
  化為式神的機體體察到主人的意思,艙門主動「砰!」地彈了出去。
  梨於奈跳到機外。由於沒繫安全帶,她的速度很快。以她的情況而言,用物品束縛身體反而危險。接著,在身體拋向地面的同時,她扣下手槍的扳機。
  那是藏在她裙子底下、腿掛槍套上的手槍。
  「來──飛吧!急急如律令!」
  她雖然吟詠了咒語,但並沒有瞄準,因為沒有必要。
  這些子彈同樣也是鳥羽梨於奈的僕人、式神。它們會朝著獵物兀自飛去,甚至還會吸收發射時的後座力。
  梨於奈就像在擊發空氣槍一般,滾倒在地用單手射出十發子彈。
  九毫米魯格彈每五顆為單位化為式神,分別扎進倖存的兩隻哈耳庇厄身上,展現降魔破邪的威力。
  並非這世間之物的鳥身女妖一瞬間爆炸。
  鮮血與肉片散落,乾脆地斷了性命。
  「鳥、鳥羽,幹得漂亮!也、也把我救出來啊──!」
  「沒有時間了,我要趁閣下的命令還有效用的期間前往偵察。」
  「妳說什麼!?」
  「照理來說,『空間扭曲』會在四十八小時後開始縮小,然而這神戶的扭曲點卻完全不見縮小的徵兆,因此,當務之急是強行前往偵察。」
  即使「主人」在扁塌的直升機裡懇求,梨於奈也全然不聽。
  相反地,她簡短地吟詠「變化」咒語,變身成一隻藍色燕子。從身高一百六十公分的少女,眨眼間變成了翼長三十公分左右的候鳥。她輕輕振翅,颼地飛身而去,前往出現在這港灣人工島北端的「光之漩渦」。
  朝著相關人士習慣稱作「空間扭曲」的地方──異世界入口前進。
  
        2
  
  梨於奈化作燕子闖入「光之漩渦」。
  眾多耀眼光芒在她的視野裡舞竄。光芒、光芒、光芒、光芒、光芒。簡直像是進入萬花筒內部一般。然而,只要加以忍耐繼續筆直前進──
  她唐突地通過了光芒亂舞的領域。
  「是海!」
  汪洋大海映入眼簾。海上僅有數座小島,放眼望去,東西南北各方均遍尋不著大塊陸地的蹤影;海水湛藍,是過於鮮明清晰的海藍色。這裡的景色明顯地並非兵庫縣神戶市。
  「那是船隻……?」
  梨於奈俯瞰海上,有幾艘「帆船」正在前進。
  木造船隻全長約十公尺,船體為流線型。與人類發明槳帆船之前,使用古代技術製作的船隻相同。
  「如果這個世界以希臘神話為準,那麼可以認為技術、文化水準也與邁錫尼文明相當囉……」
  與船團前進方向相反的天空──一片漆黑。
  厚重的雨雲籠罩天際。梨於奈盡量展開燕子的羽翼,撲往雨雲籠罩方向的強風,乘風飛行,猛然前進。
  「在那種地方竟然有人!?」
  在雨雲下方有座顯眼的岩石孤島,中央為高高隆起的險峻山峰。
  山頂上──有個壯年男子昂然而立。
  男子身穿類似托加長袍的白衣,有著捲翹的茂盛頭髮與鬍鬚。
  最重要的是,男子渾身籠罩著神聖氣息。他身上散發堪稱莊嚴的白色光輝,洋溢令人不禁想跪倒在地的威嚴──
  「那絕非人類!難不成他是……!?」
  鬍鬚男子身上釋放的白色光輝倏地膨脹,直接形成「光之柱」,連接起孤島山頂與雨雲。
  他突然以梨於奈聽不懂的語言朗聲大喊起來。
  「××××××,×××××××××!××××××,×××××××!」
  連聲音都十分神聖,具備威嚴莊重的厚度。
  梨於奈隨即聚精凝神。為了使用「翻譯術」,她讓自己的語感與未知的語言「同步」,在短時間學會那種語言──
  「這是印歐語系的……原始希臘語?果然!」
  幸好這與她所知道的古代語言之一十分相似,因此很快就理解了這種語言。鬍鬚男子正在這麼說著:
  「天空啊,理解孤……斯之焦躁吧!孤正是令雷鳴轟響的克洛諾斯之子、喚雲者、狂暴之君。來吧,北風啊,自極北之地趕來;運送暴風雨之南風啊,疾馳前來參見;西風與東風也別落後!」
  暴雨驟然滂沱而降。
  落雷隆隆,風勢亦增強了威力。外型不過是隻嬌小燕子的梨於奈輕易地被颳飛。
  暴風雨正要開始。這一切無疑是鬍鬚男子所引發的。
  「眾神之王要求暴風嬉戲,以作為片刻的解悶!」
  鬍鬚男子──不,不會錯的。梨於奈敢肯定。
  他正是希臘神話中最高階的存在──「風暴之神」。其神名之語源為意謂天空的原始印歐語「DYEUS」。
  「眾神之王宙斯……!」
  梨於奈單憑燕子的翅膀無法對抗暴風。她無計可施地被吹往另一端。
  即使如此,梨於奈仍拚命提昇咒力,試圖取回自由。即使憑嬌小的燕子身軀辦不到,自己手中仍握有殺手鐧──
  『地上之人啊,到此為止。』
  一個宛如雷鳴的聲音從天而降。那雖是少女的聲音,卻極為凜然。
  下個瞬間,梨於奈的意識就瞬間轉暗……
  
  滴答,滴答。感覺到雨滴拍打著臉頰,梨於奈醒了過來。
  化身成燕子的變化已經解除,她以人類姿態趴倒在水泥地上。她立刻起身,大海映入眼簾,這裡是港口。
  「這裡是神戶港──」
  有座「島嶼」位於前方不遠處的海上,是神戶市的人造島嶼「港灣人工島」。
  上方仍有著看似星雲的光之漩渦,正是自己剛才闖入的空間扭曲。梨於奈確認左手腕上的手錶,自從她闖進異世界,至今過不到三十分鐘。
  「竟然偏偏遇上了那尊神祇……」
  梨於奈低喃。剎那間,她渾身打顫,感受到一股強大的氣息。
  種植在海邊的椰子樹──樹梢停了一隻貓頭鷹。
  雖說天空由於烏雲密佈而昏暗,但現在還不到下午三點,以夜行性猛禽活動的時間而言為之過早。

 


《神域的弒神者們1 特洛伊戰爭》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