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幻島.jpg

今天為各位帶來小編也很喜歡的《約定的夢幻島~來自諾曼的信~》的新書試閱

這是《約定的夢幻島》第一次推出外傳小說!

劇情大概涉及了漫畫1~5集的內容

內容記錄了本次外傳的中心人物——諾曼,

在寫下給艾瑪的計畫時的心境與追憶

老實說

小編審稿的時候看哭了好幾次

喜歡《約定的夢幻島》與諾曼的讀者們,

收下試閱內容吧


 

  就在諾曼振筆疾書地寫下計畫時,伊蓓特突然問他:
  「諾曼,今天這最後一次,有人會贏你嗎?」
  諾曼從紙面上抬起頭來,思考了一會兒,想起了自己在自由時間一開始時,有跟大家一起玩鬼抓人。
  伊蓓特之所以會說這是「最後一次」,是因為昨晚伊薩貝拉已經向所有人宣布,諾曼已經找到養父母了。
  「呵呵,誰曉得呢?」
  諾曼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伊蓓特探出身子問:
  「艾瑪的話,有辦法贏過你嗎?雷呢?」
  「直到最後,我都不會被艾瑪、也不會被雷抓到的。」
  「是哦,諾曼果然好厲害哦!」
  對諾曼的回答不加懷疑的伊蓓特,擊掌回答:
  「鬼抓人是吧……我們還玩了真多次呢。」
  眼前這片森林,是他們從小就很熟悉的遊樂場。大家在這裡玩了無數次的鬼抓人以及捉迷藏。
  (啊啊,還真令人懷念啊……)
  諾曼想起了一些兒時回憶,臉上浮現笑容。
  他與艾瑪及雷三個人,每天做了許許多多的事情。春天一起去野餐,冬天則是一起打雪仗。不管是特別的日子還是平凡的日子,都留下了數不完的回憶。
  從諾曼懂事時起,那兩個人就一直理所當然地待在他的身邊,直到現在也一樣。所以他的腦海裡,並沒有大家初次見面時之類的記憶。
  不過雷大概連更小的時候發生的事情,也全部都記得吧。
  (當時應該再多詢問他一點的……)
  諾曼能夠回想到的最久以前的記憶是3、4歲的時候。其中有件事情讓他印象非常深刻,可以說是記憶當中最古早、同時算是與那兩人最早的記憶吧。
  腦中浮現出當時的景象,諾曼不禁苦笑起來。
  伊蓓特一邊翻著素描本,一邊不解地抬頭看著坐在身旁的大哥哥。
  「伊蓓特,妳認為世界上有幽靈嗎?」
  「啊?」
  見到伊蓓特不解地側起頭來,諾曼不禁失笑。
  不曉得當初是誰先說的。是當時年長的奧莉薇亞?還是比自己大二歲的馬克斯呢?
  他們說孤兒院裡面有幽靈出沒。
  
          *    *    *
  
  「我在前幾天的晚上看到了哦……」
  熄燈前,在孤兒院的某個房間裡,孩子們全聚集到某人的床邊。
  圍著輕聲細語的姊姊奧莉薇亞,同寢的兄弟姊妹隨性地或坐或躺,專注地聆聽她說話。
  當時只有4歲的艾瑪也在其中。
  (是什麼呢?奧莉薇亞到底看到了什麼?)
  艾瑪混在這群兄弟姊妹之間,興奮期待地等著接下來的話語。奧莉薇亞抱著枕頭繼續說下去。平常綁著高馬尾的她現在披頭散髮,瀏海遮住臉孔的模樣,給人一種詭異的感覺。
  「就在我上完廁所回來時,看到有個白影從走廊上輕輕飄過。我覺得很可怕,所以就立刻逃回房間了,但我可以確定那一定是幽靈。」
  此時外面下著雨,並且不斷傳來「涮涮──」的低沉聲響。聽到奧莉薇亞的描述,坐在前面的少年用力地吞了一口口水。
  而從旁探出身子的,正是馬克斯。才剛滿6歲的他,一副神氣十足的表情。
  「我也是我也是!」
  馬克斯環顧四周後,便娓娓道來。
  「我在晚上睡覺時被一些聲音吵醒,結果就發現是鋼琴的聲音。那時候是半夜耶?於是我就跑去音樂室看看。」
  「哇塞!馬克斯你好勇敢哦!」
  聽到弟弟的稱讚,馬克斯露出得意的笑容。接著繼續以誇張的聲調描述下去。
  「但是打開門之後,裡面卻沒有人,只有鋼琴旁邊亮著一盞小燈……!」
  「嗚嗚!好可怕哦~」
  端坐在艾瑪旁邊的吉爾妲,害怕得哭了出來。「啊──抱歉抱歉!吼,都是馬克斯發出恐怖的聲音啦!」「是奧莉薇亞妳開啟這個話題的吧!」說出幽靈體驗的那兩個人開始爭執了起來。
  艾瑪用力握緊小她一歲的妹妹的手。
  「不會有事的,吉爾妲。」
  「艾瑪……」
  吉爾妲抽抽鼻涕,輕輕地點頭回應。
  「好了,已經到熄燈時間了。大家趕快睡吧!」
  聽到奧莉薇亞的命令,所有人都鑽回自己的被窩。熄燈後的房間裡,還可以聽到四處傳來竊竊私語的聲音。
  「吼──幹嘛說這種故事,害人家睡不著啦!」
  「就算有幽靈出沒,我也一點都不害怕呢!」
  在只看得見稀薄輪廓的黑暗中,吉爾妲從隔壁床爬了出來。
  「艾瑪……我可以跟妳一起睡嗎?」
  吉爾妲抱著大枕頭,以不安的眼神看著艾瑪。3歲的吉爾妲直到去年都還睡在媽媽的房間,最近好不容易才習慣在大房間睡覺,不過看來今天是沒辦法一個人就寢了。
  「嗯!可以啊。」
  吉爾妲並沒有去找其他年紀大的姊姊們,而是跑來投靠自己,這對艾瑪來說,感覺自己變成了『姊姊』一樣,讓她非常高興。
  與吉爾妲同床共枕的艾瑪,看著房間的天花板,回想著剛剛聽到的故事。
  (……幽靈……)
  出現在孤兒院裡的不可思議白影,以及神秘的鋼琴聲。吉爾妲雖然覺得很可怕,但在艾瑪的心裡,則是好奇心不斷地膨脹,讓她心癢難耐。她在毛毯裡面忍不住啪噠啪噠地擺動雙腳。
  (幽靈……好想想見見幽靈哦!)
  
  隔天早上,聽到起床的鐘聲響起,艾瑪立刻充滿朝氣地一躍而起。她拋下睡眼惺忪的兄弟姊妹,比誰都還要快地衝出了房間。
  「諾曼!雷!」
  見到那兩人從各自的房間出來,艾瑪像是飛撲一般衝了上去。
  「欸,我聽奧莉薇亞說,孤兒院裡有幽靈耶!」
  聽到艾瑪連早安都沒說,就立刻冒出這句話,諾曼一頭霧水地眨著眼睛。
  「咦?幽靈?」
  站在旁邊的雷一副無言的表情,一點都不像個小孩子。
  「啊……?」
  艾瑪沒有把那兩人的反應放在心上,眼睛閃閃發光地繼續問道:
  「要怎麼樣才能見到幽靈啊?」
  「艾瑪,妳想見到幽靈喔?」
  聽到艾瑪再度冒出令人意想不到的話語,諾曼像要確認般詢問。
  「嗯!」
  艾瑪晃動著明亮的捲翹頭髮大力點頭,然後跳著下了階梯。
  「因為我沒有看過嘛!所以當然會想知道幽靈是什麼樣子囉!而且吉爾妲還害怕得哭著說『幽靈好可怕!』呢,所以我要去拜託幽靈,請他不要再嚇人了!」
  「嗯──妳的意思是,妳要去叫幽靈不要再出來啦?」
  「這世上怎麼可能會有幽靈啊。」
  身旁的雷小聲地呢喃。艾瑪雙眼圓睜地說:
  「咦──?可是奧莉薇亞說她有看到,而且馬克斯也說確實有幽靈啊!」
  「……那些話可能是騙人的啦。」
  「雷,你為什麼說話這麼毒啊!大家才不會說謊呢!」
  見到艾瑪一副憤慨的模樣與一臉厭煩的雷,諾曼跑到兩人之間打圓場。
  「那我們三人就一起去找幽靈吧。」
  聽到諾曼的提議,艾瑪露出滿臉笑容。
  「嗯!」
  來到餐廳時,大家已經在準備早餐了。空氣中飄散著熱湯的香味。艾瑪他們也趕緊擦拭桌子,幫忙擺放湯匙及叉子。
  「欸,雷。沒關係吧?而且這麼做,就可以確認是不是真的有幽靈啦。」
  即便聽到諾曼這麼說,雷依然不肯點頭答應。
  「……絕對沒有幽靈啦。就算去找也是白搭。」
  艾瑪從旁用手肘推了推雷,並且露出惡作劇的笑臉。
  「你說這種話,其實是因為害怕幽靈,所以才不想去找吧!」
  「什麼!?才不是這樣咧!」
  「那我們就一起去找吧!」
  「所以我不是說了嗎!根本就沒有那種東西啦。」
  「真的有啦!」
  諾曼還沒介入調停之前,這兩人的爭執便在雷的宣布下結束了。
  「我知道了啦,那我就去找,然後證明世界上根本沒有幽靈!」
  「好啊!不過什麼是『證明』啊!?」
  艾瑪撐開鼻孔問道,雷也絲毫不退讓地將身子向前傾。在一旁看著兩人鬥嘴的諾曼,此刻才察覺到,問題在不知不覺間已經解決了。
  「呃──那麼……也就是說,雷願意跟我們一起去尋找幽靈囉?」
  「……要我去是可以,不過這世上絕對沒有幽靈啦。」
  「你願意去啊?太好了──!謝謝你,雷!」
  單純的艾瑪得知雷最後也願意加入後,高興得手舞足蹈。就在此時,她手上的餐巾飛了出去。「艾瑪!妳在幹什麼啊!」「抱歉──!」
  在吵吵鬧鬧下完成早餐的準備工作後,大家各自就座。
  「所有人都到齊了嗎?」
  伊薩貝拉噹啷噹啷地搖著手上的搖鈴,環顧餐桌。艾瑪他們全都閉上嘴巴端正坐好。
  「我要開動了!」
  所有人雙手交握,祈禱完後便開始享用早餐。
  「欸,首先我們該做什麼好啊?」
  艾瑪一邊大口吃著麵包,一邊向坐在對面的諾曼問道。
  「嗯──比如說,去聽聽見過幽靈的人怎麼說之類的?」
  相對於浮躁的艾瑪,諾曼則是一副冷靜的模樣。他的頭腦清晰得完全不像是4歲的孩子。
  「說不定除了奧莉薇亞與馬克斯以外,還有人也見過。」
  「也是。調查之後,就能清楚知道他們只是看錯了吧。」
  對於始終抱持現實主義的雷,艾瑪雖然一時之間感到火大,但接下來諾曼的發言,讓她突然靈光乍現。
  「也是啦……還有就是關於幽靈,我想知道得更詳細一點。」
  「對了!欸,雷。到圖書室找資料是不是就能知道啦?」
  艾瑪想到一個方法,就是請喜歡看書的朋友協助。
  
  三人於是在午餐後的自由時間,來到了圖書室。
  今天下著雨,不管怎樣都無法到外頭玩耍,所以幾乎所有孩子都會在遊戲室度過才對。
  他們以肩膀推開巨大的門之後,眼前排列著滿滿的書本,一路堆到了天花板。往內踏進一步,立刻就被舊紙張及油墨的味道包圍。
  「可以在這裡查到什麼幽靈的資料嗎?」
  艾瑪奔向繪本的書架,立刻取出書名有「幽靈」兩字的書。
  「嗯──我也不曉得呢!」
  諾曼則是走到百科全書的書架前,踮起腳尖查看書本的書背。
  「雷,你有看過這方面的書嗎?」
  雷以熟悉的動作爬上階梯,取出好幾本書。聽到諾曼的詢問,他無趣地用鼻子哼了一聲。
  「是有看過,不過全都是奇幻故事。」
  雷把厚重的書本放到桌上,然後爬到椅子上翻起書來。
  「就算並非奇幻故事的詞典之類的,你看,上面也寫著『幻想』對吧?所謂的『幻想』,是人類所想出來的,事實上並不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意思。」
  艾瑪往雷手邊的書本看去,仔細讀了那些艱澀的文章後,滿不在乎地說:
  「可是說不定也有不是幻想出來的幽靈存在啊?」
  「……」
  不管雷說什麼,艾瑪都予以反駁……就在雷半瞇著眼時,耳邊傳來諾曼的聲音。
  「你們看,這邊也有這樣的書呢。」
  比起雷的那些書,諾曼拿的雖然是輕鬆的讀物,不過上面也有摻雜一些詳細記載鬼屋以及妖精傳說等等實際上發生過的不可思議的事件。
  翻開該書的艾瑪,視線停留在某篇文章上。與其說是文章,應該說是插畫才對。
  「欸,你們看!這上面寫說,只要把寫給幽靈的信放在枕頭下面,就會在晚上送到幽靈手中。」
  「這根本就是騙人的……」
  聽到這明顯是在騙小孩的內容,雷不由得皺起眉頭。艾瑪從書本上抬起頭說:
  「好耶!我這就來給幽靈寫信!」
  只要一想到什麼就立刻採取行動的艾瑪,拿著那本書從圖書室飛奔出去。「不是說要去詢問大家的嗎……」「好了啦,雷。」諾曼與雷說完這些話之後,也跟著追了上去。
  
  艾瑪高舉著從圖書室拿出來的書,下了樓梯來到遊戲室。
  寬敞的房間已散亂著玩具,孩子們正在那裡到處玩耍。有人用積木堆城堡、有人在玩拼圖、有人在下西洋棋、有人在著色,所有人都自由地享受著室內的遊戲。
  「啊,艾瑪來了。」
  「真是難得耶,居然拿著書。妳今天是怎麼啦?」
  正在玩撲克牌的哥哥姊姊們,以稀奇的眼神看著艾瑪。艾瑪回答「我要寫信給幽靈!」之後,便跑去拿出素描本與蠟筆。
  晚一步來到遊戲室的諾曼與雷,也坐到了艾瑪旁邊。
  「呃──要寫什麼好呢?幽靈,您好嗎?」
  「艾瑪,應該不是這樣吧……?」
  看到艾瑪不知為何要這樣詢問幽靈的近況,諾曼一臉傷腦筋的模樣,趕緊糾正她。
  「咦,艾瑪你們在做什麼啊?」
  語畢,伊薩貝拉朝三人的手邊看過來。她穿著黑色連身長裙配上白色圍裙,一頭黑髮在後腦勺綁成包包頭。艾瑪抬頭看著坐到身旁的伊薩貝拉。
  「我在寫信給幽靈。」
  「寫信給幽靈?好有趣哦。」
  「這封信啊,只要睡覺時放在枕頭下,幽靈就會收到哦。」
  艾瑪把那本書拿給伊薩貝拉看,然後以笨拙的文筆,在圖畫紙上寫下字母。在一旁觀看的諾曼,向伊薩貝拉問道:
  「媽媽相信世界上有幽靈嗎?」
  聽到諾曼的詢問,伊薩貝拉微微垂下眼簾,露出微笑。
  「這個嘛,我相信哦。」
  「你看吧!」
  艾瑪的眼睛為之一亮,往雷看去。雷把其他書本擱在腿上,撇過頭。
  「媽媽有看過幽靈嗎?幽靈很可怕嗎?」
  艾瑪接二連三地提出問題。伊薩貝拉輕撫艾瑪的頭髮,笑著回答:
  「沒有。這裡的幽靈很喜歡GF之家的孩子們,所以在守護著大家哦?」
  「這樣啊!那就是好幽靈囉。」
  「呵呵,不過對於那些不聽話的孩子,幽靈可能會出來嚇他們哦~」
  伊薩貝拉以恐嚇的動作搔弄艾瑪的腋下,讓艾瑪忍不住放聲大笑。看到這一幕的諾曼也跟著露出笑容。
  「好了,寫好了!」
  伊薩貝拉離去後,艾瑪也把信寫好了。那封信以彩色的大型文字寫著『請不要嚇吉爾妲哦。』,以及『我想要見你!』等字樣。艾瑪將這封信摺好,拿到自己的床邊,將其塞到枕頭下。
  艾瑪滿足地點點頭,同時她也沒有忘記原先預定的計畫。
  「好了,接下來就去訪問曾經見過幽靈的人吧!」
  接著,她跑去早已置身事外、讀著與幽靈無關的讀物的雷那裡,硬拉著他說:
  「好了,雷你快點啦!」
  「……」
  不知為何,雷那厭煩的視線並不是朝著艾瑪,而是往諾曼看去。諾曼只是傻笑地瞞混過去。
  
  首先是奧莉薇亞。
  「咦?昨天我說的關於看到幽靈的事情啊?嗯,可以啊。那我就詳細地告訴你們好了。」
  在圖書室與好友蜜雪兒一起念書的奧莉薇亞,放下手中的書本,轉過來面向艾瑪他們。諾曼的手上拿著筆記本及鉛筆,艾瑪則是拿著放大鏡。
  「艾瑪,妳拿這個幹嘛?」
  「偵探都是拿著放大鏡在解開謎團的啊!」
  「那根本沒用好嗎?」
  就在雷與艾瑪對話時,諾曼將奧莉薇亞所說的話記錄起來。
  「我看到的是呃──4天前的晚上吧。時間是幾點呢……大概是半夜吧?」
  「我聽到妳說的之後也回想起來了,我曾經在半夜聽到什麼聲音呢。嘶嚕……嘶嚕……的,好像在拖什麼東西。」
  蜜雪兒也害怕地如此說道。
  「既然兩個人都感覺到了,那就不是自己想太多或是看錯了。」
  諾曼將手抵在下巴。
  奧莉薇亞看到的是半夜從走廊上經過的白影。她還補充說,她看到的是沒有臉也沒有腳,輕飄飄地浮在空中的白影。
  「她還說……幽靈下到一樓後,消失在浴室那邊。」
  「我知道了!」
  艾瑪大叫一聲,把放大鏡高高舉起。
  「幽靈是跑去浴室洗澡啦!」
  「我們去問下一個人吧。」
  雷大步流星地離開了現場。艾瑪因遭到忽視而火冒三丈,諾曼於是一邊平息她的怒火一邊將她帶走。
  
  接著,他們去詢問馬克斯。
  他說,他在半夜聽到某個聲音而醒來後,發現是悲傷的鋼琴聲。孤兒院裡只有音樂室有一台鋼琴。他跑去那裡看是誰在彈琴,結果音樂室裡沒有半個人,只有鋼琴旁邊的燈亮著。
  「只有那台鋼琴特別顯眼,真的很嚇人耶。」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在嚇這些弟妹,馬克斯說話時故意改變聲調,不過並沒有從這三人身上得到期待中的反應。諾曼與艾瑪冷靜從容地回答:
  「有亮燈就表示,果然是有其他孩子到過那裡嗎?」
  「說不定,那個人當時還在音樂室裡呢?」
  雷以懷疑的眼神看著馬克斯。
  「當時真的沒有半個人嗎?你有仔細找過嗎?」
  「我有找啊!真的沒有人啦!」
  面對弟弟妹妹這麼不可愛的反應,馬克斯悲情地大喊。
  「欸,馬克斯,你知道還有誰看過幽靈嗎?」
  被艾瑪這麼一問,馬克斯側起頭思考。
  「嗯──是誰有說過呢?啊!說到這個,海蓮娜也說過這樣的事呢。」
  馬克斯說他聽過海蓮娜談論關於鬼的事情。聽到這個關於幽靈的新情報,三個人隨即前往海蓮娜那裡。
  
  此時,海蓮娜正在和吉爾妲及安娜這些年幼的女孩們一起著色。她們在海蓮娜所畫的公主及城堡的細緻線畫上,以蠟筆塗上生動的色彩。
  「哦哦,艾瑪你們在調查幽靈的事啊?好有趣哦!」
  得知事情的來龍去脈後,海蓮娜露出開朗的笑容。
  「與其說是幽靈,牆壁上不是有貼著我的畫嗎?聽說那幅畫有時會變成鬼哦。」
  艾瑪的眼睛睜得大大的。
  「妳說畫會改變啊?」
  海蓮娜對三人招手,將他們帶到走廊上。通往媽媽寢室的走廊上,展示著所有人在自由時間時繪製的圖畫。
  「就是這一幅。」
  海蓮娜所指的,是一隻大鳥在夜空中飛翔的圖畫。「畫得好棒喔!」那隻鳥畫得唯妙唯肖,讓艾瑪忍不住看得入神。那是偶爾會在森林裡看到的大型鳥類,牠的翅膀為咖啡色,腹部的羽毛是白底加上黑色斑點,就連羽毛細部的陰影及紋路都畫得非常美麗。在這間孤兒院裡,海蓮娜的繪畫功力可說無人能比。
  「這只是一張畫不是嗎?可是之前亞比說這隻鳥的圖,會變成鬼的圖畫喔。亞比還哭著說是長得很可怕的幽靈。」
  「咦──有這麼可怕哦?」
  「我沒有看過所以不曉得。」面對艾瑪的反應,海蓮娜聳聳肩回答。
  「結果聽到這件事的恰奇就說,這是受到詛咒的畫。」
  「祖宙的畫?而不是鳥的畫?」
  「……」
  對於不懂「詛咒」之意的艾瑪,雷欲言又止地側眼看著她。
  「詛咒是吧……嗯──」
  諾曼將臉靠近畫作,仔細地觀察那幅畫。艾瑪也像是終於派上用場般,拿出放大鏡盯著畫作看。
  「看起來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啊。」
  除了畫得非常好之外,艾瑪實在看不出有什麼異常之處。諾曼抬頭看著海蓮娜問道:
  「亞比是在晚上看到的嗎?」
  「不是。她說是傍晚的時候,所以大概是5點左右吧。」
  聽到海蓮娜的回答,艾瑪用力地擊掌。
  「原來如此,就算不是晚上,幽靈也會跑出來呢。」
  「這幅畫跟幽靈應該無關吧?現實中不可能發生『用詛咒可以讓畫作改變』這種事啦。」
  被雷潑了冷水,艾瑪再次發火。這段時間,諾曼一直盯著那幅畫。
  「嗯──……不過這幅畫……」
  「怎麼了嗎?」
  聽到雷的詢問,諾曼這才將視線從畫作上移開。
  「沒有啦,沒什麼。大概是我想太多了。」
  諾曼再次露出笑容,搖頭回應。
  接下來,三人又跑去詢問看過海蓮娜畫作的亞比。亞比顫抖地說,自從那次之後,她害怕到每次經過那幅畫前面時都會閉上眼睛。之後,艾瑪他們又跑去向正在玩耍的幾名兄弟姊妹打聽消息。
  
  「嗯,收到不少情報呢。」
  回到遊戲室後,諾曼看著剛剛做的筆記。上面幾乎只寫著單字,其他的描述光是用聽的,諾曼就全記在腦子裡了。
  除了馬克斯以外,其他也有好幾個孩子說有聽過鋼琴的聲音。而馬克斯以外的人都說,在還沒有跑去察看之前,琴聲就停止了。雖然沒有看到是誰在彈,不過所有人聽到的都是晦暗又悲傷的音色,怎麼聽都像是幽靈會彈的曲子。
  「那麼接下來,就剩下晚上去尋找了。」
  聽到諾曼這麼說,艾瑪像是想到什麼一般,得意地挺起胸膛。
  「我打算製作一個東西!」
  艾瑪把圖書室的書夾在腋下,這次她不是拿放大鏡,而是帶著製作用的工具箱。接著又拿出厚紙板,開始捲了起來。
  「艾瑪,如果妳打算晚上要熬夜,那還是先睡個午覺比較好吧?」
  「沒問題啦!」
  「妳一定會睡著。」
  「才不會呢!」
  艾瑪沒有把兩名好友的忠告聽進耳裡,非常專注地將紙張捲成細細的棒子。但笨手笨腳的她,每當要塗上膠水時,紙張又會變回原狀,一直無法順利完成。「唉唉~」在一旁看不下去的諾曼,忍不住出手救援。
  「喂──艾瑪你們三個,自由時間要結束了,要收拾乾淨哦~」
  回過神來,時間已經到了傍晚。開始準備晚餐的奧莉薇亞及蜜雪兒,從門口對著房間裡喊道。
  「好──!現在就收拾!」
  聽到姊姊們的催促,艾瑪趕緊把剪刀及膠水收到工具箱裡,然後粗魯地塞回架子上,結果撞翻了旁邊的顏料箱。
  「哇啊!」
  「吼,妳到底在做什麼啊!艾瑪!」
  雷一邊碎碎唸,一邊拾起散落在腳邊的顏料。諾曼也一起幫忙。
  自由時間結束後,一切還是按照正常的作息,吃完晚餐洗完澡,大家就各自回到自己的床上。
  「那麼熄燈後,在樓梯前集合。」
  回到各自的寢室之前,艾瑪在兩人耳邊說了悄悄話後,隨即進入自己的房間。
  
  牆上的時鐘發出滴答滴答的聲音。雨似乎停了,不知不覺間外頭已變得靜悄悄。
  假裝睡著的艾瑪,確認周圍的人都熟睡後,從床上爬了出來,並且看著睡在隔壁床的吉爾妲。
  「吉爾妲,妳再等一下哦。我這就去拜託幽靈。」
  艾瑪悄悄地打開房門,來到走廊上。
  此時諾曼及雷已經在走廊上等待。雷舉起提燈。那個提燈上面用一塊布遮蓋,以便隨時調整光源。昏暗的燈光下,三人的影子往四面八方散去。從窗戶可以看到低空中的新月。
  「艾瑪,房裡都沒有人醒來嗎?」
  「嗯,沒問題。」
  聽到諾曼壓低音量詢問,艾瑪也同樣以說悄悄話的音量回答。但是對於非日常狀況興奮不已的她,就連現在也快要在走廊上手舞足蹈了。
  「嗚哇!晚上的孤兒院果然還是有點可怕耶!」
  見到艾瑪的表情與說出來的話不一致,早已感到厭煩的雷回答她說:
  「那妳就趕快回到妳的床上吧。」
  「我死──都不回去!」
  果不其然,艾瑪充滿精神地如此回答。
  「噓──!」
  諾曼以手指抵著嘴唇。艾瑪見狀,趕緊摀住自己的嘴巴。要是這時候有人被吵醒,那麼在還沒前去尋找幽靈前,他們就會被帶回床上了。
  「要從哪裡開始找起?」
  艾瑪靠到兩人的臉旁小聲詢問。諾曼往樓梯下方指去。
  「艾瑪,雷。我們可以先去看那幅畫嗎?」
  「嗯!不知道有沒有變成鬼的圖畫呢?」
  三人往樓下走去。每當踏在階梯上,就會發出嘰嘰的聲音,平常白天聽到不覺得怎樣,現在聽起來感覺特別詭異。
  搖曳的燈光,將三人拉得長長的影子散落到走廊上。
  那幅畫就位於遊戲室旁的走廊。艾瑪三人來到貼著那幅畫的牆壁前。在雷手中的提燈照明下,朦朧的牆壁浮現在眼前。
  「啊啊!」
  艾瑪看到那面牆後,驚訝地指著牆壁說道:
  「真的變成鬼了!」
  原本畫著大鳥的圖畫,此時已變成長得可怕的幽靈。看起來像是一個白色亡靈,在黑暗中從側面飛越過去。
  「真的假的!」
  雷親眼目睹這個變化,驚訝得雙眼圓睜。他原本以為反正一定跟白天沒兩樣,最後一定是以艾瑪沮喪的神情來收場。
  「是、是幽靈做的嗎?」
  艾瑪東張西望地看向四周,諾曼以一如往常的語調回答:
  「不是啦,艾瑪。這幅畫跟白天時相比沒有任何改變喔。」
  聽到諾曼冷靜沉著地回應,雷再次感到驚訝。
  「什麼……?」
  「為什麼?真的有變得不一樣啊。」
  諾曼看了一臉不解的兩人之後,從雷手上借過照明,將其靠到貼著那幅畫的牆上。
  「這其實是一幅錯覺畫。」
  把光源靠近後,原本因融入黑暗中而看不清楚的翅膀,便浮現了出來。
  「啊!真的耶!這是海蓮娜所畫的鳥。」
  看起來像幽靈的是鳥的白色肚子,而黑色斑點正好就像幽靈的眼睛及鼻子。
  「原來如此,原來是這麼回事啊。」
  雷像是回想起什麼般,對諾曼說:
  「也就是所謂的擬仿物現象?」
  「擬、擬仿……?」
  「也就是眼睛產生錯覺,將單純的點當成是人臉的現象。」
  初次聽到的詞彙讓艾瑪一臉茫然,諾曼於是為她說明。
  「在明亮的地方,聽到這幅畫是『鳥』而觀看後,怎麼看都會覺得這是鳥。」
  諾曼先是描起鳥的輪廓,然後再描出幽靈的輪廓。
  「可是像這樣子在暗處觀看時,就會看不清楚深色的部分。如此一來,就只有白色的部分特別突顯,因此便會讓人產生錯覺,以為這幅圖畫畫的是鬼。亞比當時是在太陽下山的昏暗時刻在走廊上看到這幅畫的,所以才會看成是鬼而不是鳥吧。」
  「然後在那之後,她又因為害怕而不敢直視畫作,所以才會一直沒有發現真相。」
  一旦眼睛習慣之後,即便來到亮處,還是會看成是鬼。艾瑪不禁感嘆。
  「真是太厲害了!能夠畫出這種圖畫的海蓮娜,真是太厲害了!」
  「我想海蓮娜應該是在不知情下畫出來的。明天告訴她真相後,她可能會嚇一跳呢。」
  「這件事也得告訴亞比才行。」
  這下她就可以安心地在走廊上往返了。艾瑪想到姊姊開心的模樣,臉上不禁浮現笑容。
  「諾曼,你一開始看到這幅畫時就察覺到了嗎?」
  聽到雷這麼問,諾曼笑著側起頭來。
  「嗯──我只是在想,所謂的圖畫會改變,會不會是人眼的錯覺。」
  聽到諾曼若無其事地如此回答,雷雖然沒有顯露於表,但在心裡卻感到佩服不已。自己當時完全沒有察覺到這個可能性呢──雷如此心想。

 

  會變成鬼的那幅畫,謎團就此解開。
  雷發出嘿咻一聲,將提燈舉起。
  「謎團已經解開了,我們去睡覺吧。」
  「還沒有啦!還有白色幽靈跟鋼琴的幽靈還沒找到啊!」
  她居然沒有上當……雷小聲地咂舌。艾瑪看起來還是興致盎然地,想要繼續尋找夜晚的幽靈。她像是要取出弓箭一般,把揹在身上的東西拿給諾曼及雷看。
  「你們看──!」
  艾瑪高舉在頭上的,是一個用紙棒組合而成的十字架。她趕在自由時間結束前製作完成的,就是這個東西。
  「艾瑪……妳就是在製作這個棒子啊。」
  「這才不是棒子咧,這是護身符!書上寫說,幽靈很怕這種十字架形狀的東西,所以如果遇到不好的幽靈,我就用這個對付他。」
  艾瑪用力地揮動這個用紙做成的十字架。不知道是不是黏得很牢,風切的聲音非常銳利,讓人覺得那根本不像紙製品。
  「是哦──那妳加油吧。」
  雷淡淡地回應。此時,諾曼像要勸和般做出提議。
  「音樂室現在很安靜,所以要不要先從白色幽靈找起?奧莉薇亞說,那個幽靈後來跑到一樓對吧?」
  「嗯!那就這麼辦吧!」
  得出結論後,三人便出發前去巡視一樓的走廊。就在此時──
  樓梯再度發出嘰嘰的聲音。
  「咦?」
  不只是艾瑪,諾曼與雷也有聽到。三人停下腳步,互相看著彼此。全神貫注地傾聽後,發現有腳步聲「嘰嘰……嘰……」地朝這裡緩緩接近。看來有什麼東西正從二樓往一樓走去。
  「幽靈來了……!!」
  「現在還不能確定。」
  「躲在這裡的話,就可以觀察樓梯又不會被發現了。」
  壓低音量說完,三人便躲到了牆壁的暗處。雷快速地用布蓋住提燈。周遭瞬間暗了下來。
  等到眼睛適應後,便能透過微薄的月光看到樓梯及走廊的形狀。三人蹲在牆壁暗處仔細盯著樓梯看。
  沒過多久,樓梯上就出現了白影,的確沒有臉也沒有腳,而且就如奧莉薇亞所描述的,看起來像是飄浮在空中。
  「……可是,如果沒有腳,就不會有腳步聲才對。」
  諾曼小聲地說。
  白影下到一樓後,並沒有注意到躲在一旁的艾瑪他們,接著便快速地進到了浴室。
  「好了,就是現在!」
  艾瑪突然站了起來,朝浴室奔去。「艾、艾瑪!?」「喂!」諾曼與雷急忙追上這名魯莽的朋友。
  艾瑪對著跑到密閉空間的幽靈大喊:
  「幽靈先生!晚上好!」
  聽到背後傳來喊叫聲,幽靈小聲地「哇」了一下。
  「啊!」
  幽靈東跑西竄後,撞開了諾曼與雷,打算跑到走廊去。艾瑪見到被撞倒的諾曼以及跌坐在地的雷後,氣得拱起肩膀。
  「喂──!你不要欺負他們兩個啦──!」
  艾瑪跳起來,雙手拿著十字架用力地朝白影劈下。 
  「惡靈多散──!」
  結果發出啪一聲沉悶的聲響,聽起來不像是打到沒有實體的東西。
  「好痛!」
  這次聽到了清楚的哀嚎聲。
  「艾瑪,我想那應該是唸成『惡靈退散』啦。」
  諾曼從地上爬起來,苦笑著訂正了艾瑪的絕招台詞。雷嘆了口氣後,拍拍褲子上的灰塵。他把罩在提燈上的布拿下,浴室瞬間被照亮。
  「嗚嗚……」
  「十字架發揮效果了嗎?……咦?」
  原以為是幽靈的那個白影,原來是他們平常所使用的床單。艾瑪將那張床單扯下。
  「嗚嗚……艾瑪,好痛哦。」
  出現在床單底下的,是摸著頭、淚眼汪汪的恰奇。見到眼前這個身影,艾瑪不由得驚叫。
  「咦咦?為什麼恰奇會在這裡?啊!這個是!」
  那張床單上已經完成了一大片世界地圖。看到自己尿床的痕跡被發現,恰奇趕緊將床單揉成一團。
  「這、這不是我幹的哦!是同寢室的吉米啦!」
  見到恰奇想把罪責推到弟弟身上,艾瑪三人直直地盯著他看。
  「……」
  「對不起……我說謊了。」
  恰奇羞恥地垂下頭,並且把想將自己尿床的床單藏起來的事情招了出來。

 


《約定的夢幻島~來自諾曼的信~》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