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魔法試閱.jpg

今天要送給大家是《加入年輕人敬而遠之的黑魔法公司,沒想到工作待遇好,社長和使魔也超可愛,太棒了!2》

雖然因為是輕小說所以有很多輕鬆、歡樂還有大家都喜歡的清涼橋段

但是裡面闡述的理想工作環境讓小編深感贊同

而且薪水超優渥的啦!!!!!

小編好羨慕!!!!!

小編也想要可愛的犬耳社長h48!!!!!(真正目的

 

以上是小編暴露私心的吶喊(?
以下是大家真正期望的試閱h45


 

  六月底,我和梅雅麗一同來到社長室。
  這次的目的稍微重要一點,但我不是在指以往的事情無關緊要。
  「那麼,我在此錄取『無以名狀的惡夢之祖』──梅雅麗小姐──為正式員工。這樣就行了吧。」
  「嗯,我會好好毀滅各種事物的。妳儘管期待吧。」
  「本來想說我畢竟是社長,希望妳至少能用敬語跟我講話……算啦,反正我也知道妳是偉大的魔族,就睜隻眼閉隻眼囉!」
  就這樣,梅雅麗大概是成為死冥之諾黑魔法公司的第十一位員工了。
  「梅雅麗,我非常高興喔。」
  「是嗎?哥哥果然……法蘭茲果然也因此理解本宮想長住人類世界的覺悟,因而鬆口氣了?」
  梅雅麗開心地望著我。
  「啊、嗯,那也是原因之一,更重要的是這樣梅雅麗也有薪水,我想說這下生活也能寬裕一些了。」
  「咦~你高興的是那一點嗎?」
  梅雅麗不悅地嘟起嘴,可這是十分嚴重的問題。三人家族和雙人家族的開銷是截然不同的。
  還有,梅雅麗是個腦袋裡沒有節約想法的人,常常會有些奢侈的舉止。雖說我的薪水很優渥,但若銀幣持續減少,還是會造成心理上的恐慌。
  她是我召喚出來的魔族,照理來說應該是我要負起責任才對,凱璐凱璐社長卻體貼地幫我處理好了。
  在這方面,如果是凱璐凱璐社長以外的老闆,應該就會說「既然梅雅麗的職責已了,那就請她回去吧」。倒不如說,這樣才是正常。
  「可是社長,梅雅麗給予黑心企業打擊的事,與我們公司並沒有直接的利益關係,這樣您也不介意嗎?」
  前幾天,梅雅麗做出了給予王都內黑心企業制裁之舉。
  梅雅麗是被稱為『無以名狀的惡夢之祖』的偉大魔族,自然能做到那樣的事。
  「把『公司』兩個字倒過來唸,就會變成『社會』喔。」
  露出微笑的社長乍看之下感覺就像個女學生,實在不像是社長。魔族的年輕時期很長,真好啊。
  「是,的確是『社會』呢。」
  「公司這種存在,原本是因為能對社會做出貢獻,才有存在意義。若世上充斥著會給社會帶來危害的公司,那可是會令社會崩毀的。當然,公司要是沒有收益就無法經營,卻不能忘記為了社會、為了人存在的要素。」
  又是一番既深刻又有意義的話。真不愧是活過漫長歲月的凱璐凱璐社長,這番發言在某些地方聽起來就像是悟道的聖職者。
  「所以,妳的意思是對社會有所貢獻的本宮也很偉大囉?」
  「沒錯♪」
  看著社長的笑容,就會有種心靈受到淨化的感受。
  「當然,我們也不能讓妳一直持續做攻擊黑心企業的工作,應該會先從更不起眼的工作開始。」
  「嗯,像是毀滅既土又小的城鎮之類的工作吧。」
  「不是的。」
  請不要憑目標城鎮的大小來分類工作的輕重。即使是小城鎮,一旦遭到毀滅也是件大事。
  「但是,若是委託太過不重要的工作給梅雅麗小姐,那的確也太大材小用了。我是有想過要請妳使用迷你惡魔,去處理大規模的休耕地復興事業,可指揮迷你惡魔在許多方面都會穿幫……」
  我是覺得在紅月之日執行的黑心企業消滅作戰是件好事,但這也是起以整個王都為規模發動違法入侵的重大事件,犯人一旦被查出來就絕對會被逮捕,而且八成會遭到黑心企業報復。
  「像毀滅城鎮這種小事,本宮一個人也──」
  「不行。」
  梅雅麗是個破壞者,不拉著牽繩就危險了……倘若她引起關係到公司存亡的問題,那就完了……
  「嗯,想到自己居於人下,本宮就什麼都能做喔。即使要『陪睡』也行。」
  「就算是什麼都能做,那也絕對不行!」
  雖說社長不會讓她這麼做,可黑魔法的世界感覺好像就是會暗中做些近乎不合法的事情,讓我很害怕。
  「為什麼?本宮對關於枕頭的行業很有興趣耶。畢竟比本宮還熟悉枕頭的存在,這世上可不多呢。」
  梅雅麗天真無邪地露出一臉感到不可思議的神情。
  糟糕!原來只是我心思不純!因為梅雅麗是枕頭的專家嘛……
  「沒什麼……只是我心靈汙穢而已……進枕頭來賣或許也不錯,但那已經跟黑魔法完全無關了。」
  「可以先表示不買這顆枕頭就會做惡夢,再由本宮真的每天都送惡夢給那個人之類的。」
  「不行喔,梅雅麗小姐。」
  當梅雅麗一做出危險發言,社長便笑著制止。
  「那麼,能請妳另外召喚出小惡魔,並耕作休耕地嗎?這點小事,妳應該做得到吧?」
  「嗯,別說是小惡魔了,本宮還能召喚出像蠍獅或雞蛇等各種生物喔。」
  「嗯~如果做得太過火,就分不出魔界跟人界的差異了,能請妳適可而止嗎?」
  若是進來太多重量級新人,那也是個難題……
  「現在是六月底,就算成是從七月開始雇用吧。在那之前,妳就悠閒地度過吧。」
  「那本宮就去參觀法蘭茲的工作吧,反正今天瑟露莉亞也不在。」
  嗯,我就知道會這樣。
  附帶一提,瑟露莉亞今日說有事,所以請假了。
  一旦申請帶薪假就會確實批准,這代表著這間公司的良心。
  這下我、瑟露莉亞再加上梅雅麗這個新家人的生活基礎就打好了。
  今天就去慶祝吧。
  話說,搞不好瑟露莉亞就是為了準備驚喜派對才留在家裡的,況且她看起來也喜歡這類事情。
  
  等小惡魔把耕地的工作做完後,我跟梅雅麗抱著有些興奮的心情回到家。
  「梅雅麗,妳是不是黏得有點太緊了?」
  「這點程度沒關係的,因為我們是家人啊。」
  「唉,雖然我原本就把梅雅麗當成家人啦。」
  「呵呵呵,這樣本宮就只能愈發把法蘭茲當成抱枕囉~」
  我們就這麼散發出新婚夫妻般的微妙氛圍,最後返抵家門。不行不行,以心情上來說,我的新娘應該要是瑟露莉亞才對啊……
  我也有買瑟露莉亞喜歡的點心回來,畢竟她一個人在家或許很無聊。
  「我們回來了,瑟露莉亞。」
  「啊,主人……歡、歡迎……回、來……嗚……」
  瑟露莉亞居然是在狠狠大哭。
  「等等!出了什麼事!?」
  事態不尋常啊。我先確認起房間是否有遭到翻動的痕跡。
  「其實妾身接到雙親的聯絡,要妾身暫且回魔界的老家一趟……」
  「哦,回鄉嗎?只是一小段時間的話,應該沒關係?妳就按照字面上的意思地伸展一下翅膀、自由自在地玩一趟吧。」
  儘管目前還沒到七月,但也可算是夏天了。
  「而今天妾身聽到詳情,才知道他們似乎是打算叫妾身去相親……」
  「相親!?」
  「是的,從姊姊那邊聽來的消息……父親好像是想讓妾身跟男魅魔結婚……」
  意思是要讓魅魔和男魅魔結為夫妻嗎?不,這種事不重要。
  既然瑟露莉亞哭了,那我絕對要阻止。
  我要保護瑟露莉亞!
  「那個啊,為防萬一我先問一句,瑟露莉亞討厭那樣的相親吧?」
  「這根本不用說……妾身成為主人的使魔都還沒經過半年……不,不是時間的問題,是妾身不想離開主人。」
  聽到這句話,我便不須有任何猶豫了。
  「可是瑟露莉亞,在本宮眼裡,這看起來並不是什麼嚴重的問題啊。」
  梅雅麗一臉詫異的神情。
  既然她比我與瑟露莉亞冷靜,那她的發言也許可以當作參考。
  「因為既然是相親,那當然就有拒絕的權利吧?只要妳去相親,然後再拒絕,不僅可以保住雙親的顏面,也能解決這個問題了不是嗎?」
  的確如此。他們也不是要把瑟露莉亞嫁給男魅魔,終究也只是讓她去相親而已。
  但是,瑟露莉亞仍然沒有破涕為笑。
  「雖然說是相親,但事情並沒有這麼簡單。」
  「妳的意思是,那位相親對象是掌權者,所以妳無法拒絕嗎?」
  梅雅麗更進一步詢問。
  「對方可是男魅魔,自然擁有各式各樣能讓女孩愛上自己的異常能力。有接受高等教育的男魅魔,在學校肯定也上過可以讓對象忘記過往愛人的課程,可不能大意。」
  「有那種課程啊!」
  我不禁叫出了聲。真不愧是魅魔及男魅魔……
  「反過來說,魅魔也能使男魅魔愛上自己。簡而言之,這是彰顯哪方更加優秀的比賽,是魅魔及男魅魔的戰鬥。」
  總覺得跟我所想的戰鬥不太一樣耶……
  「順帶一提,妾身的母親似乎是在相親的最後屈服於父親並愛上他,強逼他訂婚的樣子。當時強勢型的男性好像很受歡迎,聽說父親也是佯裝成那樣的性格參加相親的。」
  既然是強勢型,那一開始就別相親啊,但這應當是文化的差異吧。
  「在這種情形下,先表明情意的那一方的立場在後來也會居於劣勢。相親的結果將會決定未來關係會是大男人主義主導,還是老婆當家。當然,贏家讓婚約破局的例子也很多。」
  「原來如此,這即是說勝者擁有結婚的決定權啊。說起來還真有魅魔及男魅魔的風格。」
  對梅雅麗而言,這好像並非多不可思議的事情,她大致上都能理解。
  「附帶一提,根據姊姊所提供的情報,那一位男魅魔非常想跟妾身結婚。所以說,若是妾身屈服於他,那就到此為止了。」
  瑟露莉亞會這麼害怕,代表讓對方改變心意大概是不可能的。
  「這是魔界的情形,可能多少會有差異──以這個世界的單位來說,對方的年收入似乎有三千枚銀幣,在學校還是足球社的隊長。」
  不只收入優渥,還是運動型的男性啊。好像是我不擅長應付的角色呢……
  「事情我大概都理解了。瑟露莉亞是對那場相親感到不安吧?」
  聽到我的問話,瑟露莉亞維持哭泣的表情點點頭。
  「那是當然的,妾身愛著主人,並不想離開主人。可是過去也曾有幾位魅魔說過會立刻拒絕這樣的相親,結果卻結婚了……妾身實在無法樂觀以對……」
  瑟露莉亞的身體正在顫抖。
  所以,我想以主人的身分來做自己能做到的事。
  我把手伸向瑟露莉亞的臉,倏地擦去她的淚水。
  「主人……?」
  「妳不用再哭了。有我跟著妳。應該說,我會跟著妳去。」
  「咦?跟著去?」
  「瑟露莉亞,帶我去妳的故鄉吧。我就直接在那裡跟妳父親進行談判,阻止這場相親!」
  只在這裡祈求瑟露莉亞武運昌隆,這可並非主人該做的事。
  「要是相親很危險,那只要中止它本身,就不會有任何問題了吧?我要去魔界。」
  
      ◇
  
  首先,我前往凱璐凱璐社長那裡,申請帶薪假。
  「──因為這樣,我必須前往魔界一趟。應該是不會花太多時間的。」
  「這倒是無所謂,不過法蘭茲已經會用前往魔界的魔法了嗎?事到如今,不管法蘭茲使出什麼高等魔法,我都不會驚訝了。」
  因為我在黑魔法方面的素質不知為何異常地高嘛。
  「關於這點,梅雅麗會帶我去的。我也想順便見識見識魔界,並活用在工作上。」
  「其實在休假的時候,只要考慮休假的事情就好了。但是為了替這樣的法蘭茲加油,我也送你一些餞別禮吧。」
  社長給我的,是個像是白色小護身符的物品。
  「這是什麼?難道是象牙製的?」
  「不,是某種動物的骨頭。」
  「那個『某種』讓人十分在意的說……」
  「要是遭到敵人攻擊、深陷危機時,就用用看吧。沒發生這樣的事情自然是再好不過,但魔界畢竟有許多血氣方剛的人存在。」
  「我知道了。我就心懷感激地收下了。」
  我走出社長室時,弗菲絲坦雅前輩及她的使魔貓頭鷹──莫托利‧歐魯庫恩汀五世就一同站在門外。
  「事情變得很棘手呢。」
  「我會盡快解決,回到這裡的。」
  「那,我也給你點什麼吧。」
  前輩拿出的是之前那種襪子。
  「這個是有恢復疲勞效果的那雙吧。」
  「跟那個不一樣。穿上去的話,可以提升防禦力。」
  不是魔術道具!而是物理上起碼能提升「1」點防禦力的物品啊。
  「原來如此……這個、即使是襪子,也是能提升防禦力的嘛……」
  不過,嗯,我就心懷感激地收下吧。
  在我回到家時,瑟露莉亞已經返回老家,只剩下梅雅麗還在。
  儘管我已經知道她的行程,可要說沒有感到寂寞,那是騙人的。
  「法蘭茲,你比平常還沒精神呢。這樣可不行喔,在這種時候最好還是要笑。露出不幸的表情,就會有惡質的惡魔靠近。」
  「也對,我絕對要把瑟露莉亞從男魅魔手中搶回來。」
  我用力握緊拳頭。
  「嗯,就是這個氣勢。我們絕對會贏。」
  那一天,我與梅雅麗緊緊相擁而眠,一起養精蓄銳。最近受到梅雅麗的影響,我也變得能夠安穩入睡了。
  為了能夠在與男魅魔的相親中勝利,瑟露莉亞現在應該正在做相親的特訓(?)吧。畢竟先讓對方愛上自己就是獲勝。
  
  於是到了隔天。
  我和梅雅麗拿著裝有好幾天份換洗衣物的包包,來到家門前。
  「那就出發吧。」
  梅雅麗製造出通往魔界的移動用魔法陣。
  她詠唱的是我幾乎未曾聽過的咒文。與其說是困難,不如說跟我至今為止獲得的知識中的咒文完全不同會比較正確。
  那個魔法陣浮現出可稱之為黑光的矛盾光輝。
  「這是本宮流的特殊魔法,所以法蘭茲可別模仿唷。要模仿也可以,但結果只會徒增疲累而已。」
  「我知道了。我也想盡可能地保留體力,不會做多餘的事的。」
  「那就進去吧。去搶回瑟露莉亞,三人來場甜蜜的親密互動。」
  「好!要搶回瑟露莉亞──等等,梅雅麗,妳是不是說了什麼奇怪的事?」
  「咦?本宮本來以為親密互動這種小事,我們二十四小時都在做的,難道法蘭茲想的是意義更奇怪的那種嗎?你是打算做什麼啊~?」
  梅雅麗用調皮的目光看著我。別在這種地方捉弄人啦!
  可是,我的緊張感有所緩解也是事實。
  「謝謝妳。我會放鬆,努力讓自己做出最棒的演出。」
  「嗯,法蘭茲只要把自己平常做的事一個個做出來就好。」
  我和梅雅麗讓身體進入魔法陣。
  那是種泡在浴盆中般,很不可思議的感覺。
  說不定,梅雅麗有體貼地替我減輕移動時的負擔。我明明聽說空間傳送會消耗大量體力,卻完全沒有那種感覺。
  
      ◇
  
  一回過神來,我已身處在天空一片漆黑的世界。
  那片天空中,還有同樣渾身漆黑且巨大的鳥正在展翅飛翔。
  這裡並不是整個全黑,而是將近日落的那種昏暗。
  「這就是魔界啊,比我想像中更像是個會有魔族居住的世界呢。」
  「因為魔界沒有太陽這種東西啊。是由紅月及藍月交互出現,來照亮這個世界的。偶爾是會出現不同週期的月亮,但是基本上都是月亮啦。」
  「有許多不同的地方呢。話說回來,這裡是哪裡?森林?」
  周遭沒有人,只長了樹幹看起來像是有臉的樹木,還有四處落在地上的石頭。
  「這裡是本宮家的庭園。」
  「咦,庭園?就算環顧周圍,也看不到任何建築啊……」
  「宅邸後方的山全都類似本宮家的庭園。這裡被設計成要是有個萬一,就可以張開結界進行籠城。這麼一說,以整體來看,法蘭茲的世界的房子的確是很狹小。」
  這樣啊,魔界的生活還挺豐饒的嘛……
  「那麼,接下來就是作戰了。為了跟合作者商量,本宮已邀請對方過來這個家。要防止情報洩漏,這麼做比在咖啡廳談話還要好。」
  關於會合場所,因為身為魔界新手的我不太清楚,就都交給梅雅麗去處理了。
  我提議要先跟合作者見面,與對方詳細確認狀況,再去見瑟露莉亞的父親。
  只要能中止相親本身,我們就大獲全勝了。
  也就是說,這跟在敵人進攻前就瓦解其戰力,並因此不戰而勝的方式很類似。
  話說回來──
  「這個家也太像豪宅了吧……?」
  在猶如森林的庭園中走了一陣子,我們抵達一棟像是大貴族豪宅的宅邸。
  「嗯,畢竟本宮在魔族當中也算是大人物嘛。」
  梅雅麗對我拋了個媚眼。
  「只要跟本宮結婚,這棟宅邸便也屬於法蘭茲的囉?」
  「雖然妳這麼勸我,但我現在想把精神都放在正事上。」
  「好好好,法蘭茲真的很認真呢。」
  過了一段時間,合作者也來了。對方是魔界之人,跟我也是初次見面,但是我確定她絕對會協助我們。
  「嗨──我是瑟露莉亞的姊姊,莉迪亞喔~♪」
  那是個把頭髮挽成髻,周身氛圍相當輕佻的魅魔。
  她穿著好像會跑去跳肚皮舞的魅魔特有服裝。我雖然疑惑這樣會不會冷,但這就類似種族的特性,所以應該沒問題吧。
  話說回來,她的角色設定跟妹妹很不一樣呢……
  「莉迪亞小姐,我是總受令妹照顧的法蘭茲。」
  「咦~你說照顧是在開黃腔嗎?不可以因為我是魅魔就開黃腔喔。」
  「呃,我不是那種意思,是指我受了她更加全面性的照顧……」
  她真的是瑟露莉亞的姊姊嗎……?她們的家庭環境該不會很複雜吧?例如她其實是前妻女兒之類的。
  「你是在想我跟那孩子完全不同吧?這個差異是不是超不妙的?」
  嗚,立刻就穿幫了。
  「也是啦……身為姊姊的我看來,那孩子的確是個很能幹的女孩,而且從以前就成績優異。我們家的家教很嚴格,她卻能夠忍住,也幾乎不會哭訴。」
  莉迪亞小姐突然露出有所領悟的神情,說起妹妹的事。看到她這副模樣,我才第一次認為這兩人肯定是姊妹。
  「可是啊,這種作風要是換句話來表現,就是順從。」
  看了那雙眼睛就會明白,這個人雖然感覺起來很輕浮,對事物的看法卻是一針見血。
  「那孩子沒有反抗父母的經驗。當然,要是她以自己的頭腦思考,判斷沒有反抗的必要,那也無妨。畢竟正值反抗期、為反抗而反抗的傢伙在這世上多得是。這樣只是隨著大多數人所選的那一方走,並沒有用自己的頭腦思考。」
  「您想說的事情,我也很能夠理解。」
  梅雅麗也很自然地一邊點頭一邊聽著。
  「但若是持續下去,就會搞不懂該如何反抗了~一直處於沒有經驗的狀態,突然叫對方反抗,對方也做不到。我想瑟露莉亞大概有這樣的特質,放著不管就糟了。」
  「所以,您是想說她在這次的相親中可能也反抗不了雙親的意思吧?」
  「對,就是這樣!」
  莉迪亞小姐拍了下手,並指著我。
  「我很怕那孩子會按照父母的意思,同意結婚~那個男魅魔,可是個誇口說自己引誘高達四位數的人類女子墮落的傢伙啊……」
  「愈聽就愈覺得不安啊……」
  梅雅麗用手肘輕戳我的側腹。
  「正因為如此,我們才會叫莉迪亞小姐過來想辦法。我們可不能退縮,特別是法蘭茲很溫柔,說不定會想產生『比起人類,魅魔更應該跟男魅魔在一起吧』的想法。」
  這個想法的確有在一瞬間閃過我的腦海啦。
  「我會小心的……因為我不想跟瑟露莉亞分開。」
  「嗯,這樣就對了。在這樣的情況下,可不需要什麼『這是在考慮對方幸福』的藉口。首先要變得自私,想著不願意讓心上人被搶走會比較好。」
  「對啊~說『這是考慮到妳的幸福所得出的結果』的男人,真的都只想到自己的面子。」
  我得小心這點,這感覺就像是身為草食男的我會有的思考……
  好了,來談談具體的對策吧。
  「莉迪亞小姐,在相親前,我想先見您那位身為男魅魔的父親一面。」
  要是把瑟露莉亞哭著說討厭相親的事情告訴對方,能使相親這個活動本身取消就好。
  「我知道了,到時候我也會同席的。你們突然過去,也只會被掃地出門而已。雖然我玩世不恭,但如果我向雙親表示有話要說,他們應該還是會來的。」
  我腦中想像出的是位會怒吼「我不會把女兒交給你這種人!」的頑固老爹。
  雖說很怕被吼,但在這時候我可不能逃跑。
  「表情還挺不錯的啊,真不愧是能令瑟露莉亞成為使魔的人。」
  莉迪亞小姐對我說了句說不定只是客套話的稱讚後,就回去了。
  
  當天我睡在梅雅麗家,隔日就前往瑟露莉亞家族所住的宅邸。
  梅雅麗家前停著一輛馬車,駕駛座上還坐了位無頭馬夫。
  「還真是幅充滿恐怖氛圍的景象,不過這在魔界很普遍吧?」
  「這是很常見的交通方式。能自己飛行的魔族雖然很多,但長途飛行是會累的。所以會坐這個一路晃過去。」
  我及梅雅麗一上了馬車,馬就以驚人的勢頭開始奔跑。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路況差的關係,馬車在行駛間還上上下下劇烈顛簸。
  「這是怎麼回事!駕駛太亂來了吧!?」
  「這裡的路況不是很好,但很快就會進入專用大道了,再稍微忍耐一下吧。」
  「專用大道?」
  梅雅麗說的是真的。
  等車夫在類似關口的地方付了銅幣並通過以後,道路就突然變得既筆直又平坦,轉為不會搖晃的舒適旅程。
  馬車就在此使用原本雙倍的速度奔馳。
  「在魔族的土地上到處都有設置這種專用大道,供馬車高速行駛。」
  「果然魔族在各種地方都很進步呢……」
  「在人類的土地上原本就沒有可以用這種速度長時間奔跑的馬,無論如何都無法實現這種條件的。」
  「的確是用連龍都追不上的速度在行駛呢……」
  聳立在大道附近的房屋瞬間就過去了。
  若是沒有這種交通工具,莉迪亞小姐在昨天過來後也沒辦法立刻回家吧。
  「另外還必須注意安全。按照這種速度,倘若撞上其他馬車,雖然本宮不會有大礙,但法蘭茲會當場死亡吧。」
  「還真是聽到了個不好的消息啊……」
  「到時候,本宮會抱緊你,替你吸收衝擊的。」
  梅雅麗輕聲笑了起來。她現在變得會露出彷彿我們真的就是戀人的表情了。
  「雖然妳應該是開玩笑的,但如果真的遇到事故,到時就拜託了。」
  然後我們坐了約兩個小時的馬車,抵達魅魔及男魅魔的村子。
  每一間宅邸的規模,都宏偉到像是在嘲笑王都居民所住的房子有多狹窄。
  不管怎麼說,這樣的規模若不雇用傭人,大概連打掃都做不到。
  「魔族的生活水準好高啊……」
  「因為魅魔和男魅魔是上級魔族,才會形成這樣的街景。」
  緊接著,我看見了一棟明顯比其他房子宏偉數倍、宛如城堡的宅邸。
  「那就是瑟露莉亞的老家,奧爾班恩家吧。」
  「像我這樣的平民真的可以進去嗎………它在我人生中所進入的房屋中,的確是最雄偉的……」
  「那家的女兒可是你的使魔,沒關係啦。不如說,明知女兒正在擔任使魔還想讓她去相親這一點才是問題。儘管按理論上來說,已婚者是也能召喚使魔啦,何況魅魔又會跟主人做香豔的事情。」
  弄不好的話,梅雅麗或許會比我還有戰鬥的幹勁。不不不,可不能連我都退縮了。畢竟是做好一定程度的覺悟,才來到這裡的。我只能戰鬥。
  等我們抵達宅邸前時,發現有兩具沒有肉體的盔甲在此擔任警衛。
  「不好意思,我是瑟露莉亞小姐的主人,名叫法蘭茲。我想莉迪亞小姐已經跟兩位知會過了。」
  盔甲們點了點頭,放我們進入宅邸。
  在進入建築物前的道路兩側,是一片設有池塘的庭園,規模大到讓人噁心。
  一進入宅邸內,就有身穿女僕裝的魅魔小姐替我們引路。這表示她是傭人吧。
  走在過於漫長的長廊上時,莉迪亞小姐就在深處揮手。
  「啊,來了來了~這邊~!沒有迷路吧?」
  「大到這種程度的建築,根本不知要從何迷路起啊。」
  「我告訴老爸說有話要跟他說,所以我會帶你到那邊的房間。你就按自己的想法,直接把話告訴他吧。我會在外面待命,你可別輸了喔。」
  「是,我會盡自己所能。」
  啊啊,開始緊張了。男魅魔會是怎麼樣的人呢?希望不要出現個頑固到極點的老爹……
  
  我走進接待室,裡頭有位頭髮花白的時髦男子正在飲酒。
  這是怎樣?跟想像中不一樣耶。硬要說的話,就是那個、與其說是頑固老爹,感覺更像是性感的中年男子……
  「你就是瑟露莉亞的主人,法蘭茲吧。莉迪亞說有事想說,看來她的意思是你有話要對我說囉。」
  看來莉迪亞小姐有巧妙地替我安排。
  在我回答「是」之前,梅雅麗就說:「還有,本宮正是『無以名狀的惡夢之祖』。」這是想以自己頭銜震懾對方的作戰吧。
  「瑟露莉亞收到相親通知時哭了。我或許不是瑟露莉亞的血親,但我無法放著哭泣的她不管。能否請您重新考慮相親這件事?」
  這位中年性感老爹轉動玻璃杯中的冰塊,表情沒有任何變化。
  「你跟瑟露莉亞似乎進展得很順利吧。」
  「是的,雖然由自己來講這種話很奇怪,但我認為我們的關係不錯。」
  「在這方面,我是非常感謝你的。你們身體的契合度一定也很好吧,畢竟她有好好從媽媽那邊學到這些事情。啊,媽媽說的是我的妻子。」
  這些對話實在讓人無法想像這是個人類的家庭,畢竟是魅魔及男魅魔組成的家庭嘛。
  「只是,若是真的要成家,果然還是魔族與魔族結合會比較好。我覺得要誘惑人類,等到她跟男魅魔有了家庭再說也行。這應當才是瑟露莉亞的幸福不是嗎?」
  「恕我直言,瑟露莉亞哭了喔。我不認為您這麼做她會幸福!」
  「那麼,你有僅憑人類之身,讓瑟露莉亞一生幸福的覺悟嗎?」
  中年性感老爹的目光很銳利。
  「人類跟魔族的壽命完全不同,即使瑟露莉亞能暫且為你盡心盡力,卻無法擁有家庭吧?說起來,即使瑟露莉亞與你相愛,也是生不出孩子的。而且,你要那孩子看著只有你逐漸年華老去的過程,這會不會太自私了?」
  儘管他的聲音帶著頑強,且口吻充滿行家氣息,卻也讓人感覺有說到重點上。
  嘖。梅雅麗露骨地咂了下嘴。這些話感覺的確是會讓聽者不耐煩。
  「其實,我也沒有叫她永遠離開你的意思,畢竟使魔的契約是絕對的。只是使魔會成為別人的妻子而已。總之,這部分就請你多多體諒吧。」
  「體諒您個鬼。」
  因為發火也是徒勞無功,我便用明顯帶有憤怒情感的敬語向對方這麼說。
  「你這是何意呢?」
  這傢伙會把「什麼意思」說成「何意」啊。
  「因為您似乎並未理解,我在此重複一次──瑟露莉亞哭著說,她不想去相親。硬是讓這樣的瑟露莉亞去相親,我實在無法認為這是件好事。」
  中年性感老爹把玻璃杯放到桌上。
  不曉得是不是錯覺,我感覺到一股類似殺意的氣息,畢竟男魅魔是不會想對男性做什麼事情的嘛。一個弄不好,他或許會認為我只是隻小蟲子。
  「我說啊,該說年輕人總會把活在那一瞬間的行為當作是美德嗎?總之他們就是不喜歡採取預見未來的生活方式。你不認為,拯救他們脫離這種狀況,就是大人的存在價值嗎?還是該說是雙親的責任呢?」
  那只是一般的觀點吧。要是我會敗給這種一般觀點程度的言論,我就不會來這裡了。
  「為了大人的價值而讓瑟露莉亞哭泣,這絕對並非正道。我會以我的方式讓瑟露莉亞幸福!現在能讓瑟露莉亞幸福的人只有我!所以請您中止這場相親!」
  「──說得真好!你真的太帥了!」
  就在這時,莉迪亞小姐打開門衝了進來。
  「老爸,你聽到他剛剛的話了嗎?你應該找不到其他這麼愛瑟露莉亞的人了吧?在兩人滿足前,就都隨他們去嘛!就算會因此後悔,那也是一種人生經驗不是嗎?」
  這下就是三對一了。就這樣壓過他!
  「莉迪亞,妳給我閉嘴。」
  性感老爹突然露出宛如認真父親的表情。
  口氣也從放蕩不羈的風格變成嚴格的父親了!?
  「就因為妳在某些地方都認為只要反抗父母就是對的,所以才會變成如此輕浮的魅魔。在聽到有風聲說,某個魅魔竟跪地嗑頭求他人讓自己脫處時,我簡直是大吃一驚啊。」
  莉迪亞小姐,妳居然做過這種事啊!
  「又沒關係,那樣的行為以魅魔的工作來說是正確的啊。」
  「魅魔及男魅魔都應該更加重視情調才對。正因為能給別人難忘的一晚,我們才能受到尊重。我們絕不能成為他人純粹發洩欲望的出口!在人類的世界中,目前這個時代也有無數的娛樂存在。若是失了身分,可是會被其他娛樂取代的!」
  梅雅麗表示「總覺得,已經變成魅魔‧男魅魔的爭論了」。
  我也覺得好像變得比想像中更具深意的談話了……
  「總而言之!相親絕對會如期舉行!想阻撓的話,那就儘管試試吧!」
  厲聲說完後,老爹就離開了房間。那種性感的風格是裝出來的嗎……
  「啊啊,說服失敗了啊~」
  梅雅麗沮喪地垂下肩。
  另一方面,我卻燃起了熊熊鬥志。
  「他不是有說想阻撓的話就儘管試試看嗎?那我就做給他看。」
  「嗯,你一定能夠做到的。」
  莉迪亞小姐也為我打氣。
  
      ◇
  
  我、梅雅麗及莉迪亞小姐,三人針對破壞相親作戰想了很多。
  地點在梅雅麗的宅邸。要做的事情告終後還一直待在瑟露莉亞的老家──奧爾班恩家畢竟很不自然,最糟的是,我們的企圖很有可能被人聽見。
  「我說啊,回到原點想想,帶走瑟露莉亞,讓相親本身舉辦不了這個點子如何?」
  「那樣不行啦。躲掉相親等於是臨陣脫逃的行為,要是法蘭茲真的這麼做,是會被她父親大卸八塊的。」
  梅雅麗的發言令我膽顫心驚。無論如何,被大卸八塊會讓我很困擾的。
  「我也有調查那位男魅魔的事情。這是對方被刊在這邊報紙上的過去報導,也有刊出肖像畫喔。」
  上頭畫著一位非常帥氣的男性。
  「據說他從年輕的時候開始,就以人類貴族的貴婦為目標,且相當地活躍。現在在魔界賺了不少。還被稱為貴婦殺手。」
  「很遺憾,看來長相與年收是贏不了的……瑟露莉亞沒問題吧……」
  「不過,有傳聞說這個人有著奇怪興趣。其實這篇報導中是否定這項傳言的,但也許有試試看的價值。」
  「傳聞?我有點看不懂魔族本土的語言耶……這跟書寫黑魔法的語言好像又不一樣……」
  「一言以蔽之,就是這個男魅魔的好球帶很窄。只要針對那一點,或許起碼能切斷他誘惑瑟露莉亞的集中力。」
  我聽了莉迪亞小姐的說明。這也許會是很有趣的一招。
  「很不妙的作戰吧!只是也有很不妙的點。」
  我想這兩個「不妙」在文義上是不同的意思。
  「也就是說,要是相親破局,這個人絕對會抓狂吧?抓狂的話,法蘭茲就會被針對了嘛?那不是很不妙嗎?」
  因為對於男魅魔而言,人類男性是很無趣的存在嘛。萬一得罪了他們,小命就會不保了。
  但我不在乎這點。倒不如說,要是說起這些,那根本什麼都做不到。
  「總之,保護瑟露莉亞才是第一要務。」
  「本宮知道了!那我們就按這個作戰盡可能地做好能做的事吧!」

 


《加入年輕人敬而遠之的黑魔法公司,沒想到工作待遇好,社長和使魔也超可愛,太棒了!2》今日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