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4.jpg

本週五00.gif帶來的新書試閱是《身為魔王的我娶了奴隸精靈為妻,該如何表白我的愛?4》

這一集的涅菲擄獲了身為蘿莉控的小編的心

再加上法兒跟另一位變身為幼女的人(?)

蘿莉三人組真是太棒啦!!!

以上就是小編的心得(喂

蘿莉控們千萬別錯過這一集呀

 


以下是可愛試閱


 

第一章

 

  「涅菲,妳在嗎?」
  這一天,薩岡在自己的居城裡來回踱步。
  這個城堡以前隨處可見刑具與白骨屍,但在涅菲的悉心整理下,如今美得煥然一新,有著破洞的天花板也修補完畢,要住上幾十人是不成問題的。
  而在這樣的城內,許多魔術師們來來去去。
  約一個月前,〈魔王〉比夫龍所舉辦的一場夜宴,最後成了牽連許多魔術師的一場風波。
  參加夜宴的,都是些有機會成為魔王候補名單的魔術師,最後死了幾十人。風波後來由薩岡善後,三十多名魔術師則是在事情結束後,加入了薩岡的麾下。
  經過這件事,薩岡得知自己心愛的少女涅菲是名為『貴精靈』的種族,知道了她們懂得所謂的神靈語,以及神靈語還能夠再進一步昇華為神靈魔法。
  而為了進一步釐清那些,目前人手有再多也不夠用。
  一瞄向某個房間,頭上長著山羊般犄角的老嫗正煮著一鍋黏稠液體,並攪拌著鍋中物。
  「嘰嘻嘻、嘰嘻嘻嘻嘻,瓦雷法爾妳等著吧。只要吃下我特製的熔岩巧克力蛋糕,沒有人會不上癮的。嘰嘻嘻嘻嘻。」
  ──她在做甜點給法兒嗎……?
  這個怪裡怪氣的老嫗名叫戈梅利,別號《妖婦》,曾經是魔王候補名單裡的一員,目前則是薩岡底下實力數一數二的魔術師。
  ……不過現在嘛,就只像個熱愛幫孫女做點心的奶奶。
  神靈語、神靈魔法、聖劍、〈魔王印記〉與十三名〈魔王〉。
  薩岡知道,前方有太多他不得不排除的障礙。
  而為了支援薩岡的研究,新加入的魔術師們在前任〈魔王〉馬加錫亞的魔王殿與這座居城之間往返,尋找薩岡需要的情報與知識。
  而雖說是待在〈魔王〉旗下,但向來與「合作」兩個字扯不上關係的魔術師們能夠相安無事,絕大部分是仰賴某人的手腕。
  
  「好好幹活吧各位!找出那些該獻給吾王的文書!」
  
  在玄關大廳裡斥喝的,是宛如惡鬼羅剎的管家。
  這個初老男子單臂是甲冑般的義肢,腰上佩著一把劍。他名叫拉菲爾──曾是所謂魔術師天敵的教會聖騎士長,並擁有教會賜予的聖劍。
  但他現在已經向薩岡宣誓效忠,以管家身分向魔術師們發號施令。
  「今天的午餐是帶骨豬肉佐羔羊燉肉。要是希望能好好的吃頓飯,就盡速完成你們的工作!」
  忠心耿耿的管家手裡拿的不是聖劍,而是廚房裡的湯勺。看來他剛準備完午餐,就來喊話要魔術師們加把勁。
  「「「喔~!」」」
  訓練有素的魔術師們不為所動,只以吆喝聲回應。
  雖然長相跟頭銜頗為嚇人,但拉菲爾做的菜堪稱人間美味。只要在這城堡住上一個月,沒有人會不期待他的手藝。
  此外,身為前任聖騎士長的他,戰鬥實力也足以從正面殲滅這裡的魔術師。
  因此,薩岡才把帶領團隊的工作交給這位老管家,而看來他也幹得還算不錯。
  事情之所以進行得這麼順利,或許還有另一個原因。
  ──只要報酬合理,意外的是魔術師們似乎也不會隨便背叛薩岡。
  薩岡給魔術師們所想要的東西作為工作酬勞。而那些有的是金錢,有的是魔術書,有的是魔術能用得上的觸媒。只要他們不造反,薩岡就會定期支付這些報酬。
  因此,這裡雖然有多達三十名魔術師齊聚,但直到現在都還不曾鬧出糾紛。
  一發現薩岡在場,拉菲爾流暢自然地彎下腰。
  「這不是吾王嗎?有什麼吩咐嗎?」
  「沒事,我只是來找涅菲。她人在廚房?」
  「涅菲小姐出門採買回來後就不知去哪兒了,原來沒有在書齋嗎?」
  薩岡搖搖頭。
  「不,我沒碰見她。難道我們錯過了嗎?」
  「就快要吃午餐了,我想她應該沒出城才對。」
  「好吧,我再四處找找。」
  說完,薩岡告別了拉菲爾。
  由於中午將至,看得到零星魔術師在走廊上穿梭。
  不過說到底,魔術師這類人終究只是群壞蛋。
  這樣的他們當然沒有社交性可言,就算在走廊上擦身而過,頂多只是以眼神致意,不會有什麼交談,因此城內安靜得一如既往──
  
  「啊,是薩岡大人。早安~!」
  
  尖得令人頭疼的高音,並不是發自魔術師。
  「……等等,為什麼妳會在這裡?」
  打算就這麼走過的少女,腦袋被薩岡一手罩住。
  藍髮之間露出鰭狀的耳朵,證明了她人魚族的身分。她也是之前那場風波的生還者,但並不是魔術師,而是樂隊的歌手。
  少女大而化之地吐出舌頭傻笑了下。
  「因為嘛~我們樂隊的成員不是在那場風波裡,跟著樂器也一起被吞掉了嗎?然後我在酒館發酒瘋,曼妮拉大姊就介紹我來這裡!」
  薩岡感到輕微頭痛。
  ──那女人是不是把我這裡當成托兒所之類的了?
  堂堂的〈魔王〉城竟然變成找工作的地方……幸好這是發生在薩岡身上,若換成其他〈魔王〉,她一定會被直接變成活祭品或實驗動物。
  「我可從來沒聽說過這件事……不過真虧妳有辦法進來這裡。」
  薩岡在城的周遭設了幾層結界,一般魔術師與聖騎士甚至看不出這裡有城,而要是膽敢闖入,接下來等著他們的則是生不如死的痛楚。
  他實在不認為,連魔術師都不是的一般人有辦法進到這裡。
  但人魚輕鬆開朗地笑了。
  「我跟著涅菲大人邊走邊聊,就進到這裡來了喔?」
  「……妳還真走運,這樣都沒事。」
  「嗯~?」
  除了前來城堡的路上,城內也設下無數用來對付敵人的陷阱。只要中了隨便一個,這少女應該就沒命了。
  一說完,只見人魚少女的臉色愈發蒼白。
  「您、您是逗我的吧?」
  「不然我這麼問妳,妳覺得〈魔王〉城會什麼陷阱都沒有嗎?」
  「因為我覺得,薩岡大人您連我這樣的下人都願意救,那麼這裡應該是個溫馨的世界吧……」
  「這才不叫溫馨世界,是叫毫無防備的蠢貨。要是有那種〈魔王〉,我一定馬上去摘下他的人頭。」
  魔術師的據點,等同知識的寶庫。
  對於直接把知識與力量劃上等號的魔術師來說,暴露那些知識,就等於力量遭人奪取。
  因此,魔術師最怕的,其實是被小偷闖空門。
  為了保護財產,魔術師當然會設下各種窮凶惡極的陷阱。
  薩岡對這方面算是漫不經心,但還是設了足以讓鼠輩們吃足苦頭的陷阱──具體來說就是讓前魔王候補巴爾巴洛士都半死不活的程度。當然這並不是為了守護知識,而是為了保護好涅菲、法兒跟拉菲爾這些家人。
  人魚族這下一臉慘白地扶上薩岡的腰桿。
  「不、不會吧!我跟薩岡大人您都這麼要好了,您就幫我一次嘛!」
  「哪裡要好了。我可是連妳叫什麼名字都不曉得。」
  「我叫瑟菲呀!好歹也記一下人家的名字嘛!」
  但在上次的事件薩岡根本沒機會問她名字,更別說什麼記不記得了。
  嘆完一聲氣,薩岡將手伸向人魚少女──給了瑟菲一顆寶石。
  「總之妳先把這個帶在身上吧。」
  「這是什麼呀?」
  「讓妳在城裡閒晃也不會死的道具。但妳要是敢偷走城裡的東西就會喪命,所以勸妳別輕舉妄動。」
  坦白講,薩岡實在懶得搭理這麻煩又聒噪的女人,但既然她是曼妮拉的友人,總不能就這麼坐視不管。
  之所以如此,不只是因為曼妮拉是涅菲的朋友,薩岡自己也經常靠她為涅菲與法兒挑選服裝。雖然有點令人傷腦筋的地方,在於她動不動就想幫人換上奇裝異服,但好歹也是難得能夠滿足薩岡要求的人物。
  瑟菲點頭如搗蒜。
  薩岡哭笑不得地看著人魚少女,忽然納悶了起來。
  「話說妳那腳是怎麼回事?人造出來的嗎?」
  人魚族的下半身照理說應該是像蛇一樣的尾巴,但瑟菲卻有著與正常人無異的兩條腿。
  「喔,這個嗎?這座城堡缺乏溼氣,沒多久就變成這樣了。」
  「……所以你們一族只要經過乾燥,就會變成兩條腿?」
  「是呀?」
  理所當然的回答,讓薩岡又是一陣頭疼。
  「而且我說,雖然是曼妮拉介紹妳來,但妳真的打算在這裡工作?」
  「是!因為我聽說這裡正缺人手!」
  「……確實是缺人手沒錯,可是妳懂魔術嗎?」
  「不懂!我其實除了唱歌什麼都不會!」
  少女如此說道,表情甚至有些洋洋得意……好吧,既然她是歌手,在魔術方面的確別想指望她能幫上什麼忙。
  不得已,薩岡只好指了指自己前來的那個方向──也就是玄關大廳。
  「玄關大廳裡有個叫做拉菲爾的管家,妳去問問他有沒有工作能指派給妳,沒有的話妳就死了這條心回家去吧。」
  若留下這名少女,城內應該會變得很吵鬧,然而一想到她也是比夫龍造成的受害者,薩岡就實在不忍就這麼趕走她。
  給她一次機會也沒什麼不好──薩岡如此心想。
  當他告訴瑟菲可以讓她留下,只見瑟菲高興得一躍而起。
  「耶~謝謝你,〈魔王〉大人!」
  隨後,薩岡想起某件事。
  「對了,妳說妳是跟涅菲一起進來的?那妳知道涅菲去哪裡了嗎?」
  「涅菲小姐剛剛好像去中庭了。」
  「是嗎?謝謝。」
  說完,薩岡往中庭方向而去。
  (哇啊啊……〈魔王〉先生竟然會說『謝謝』……)
  薩岡沒聽見,身後瑟菲那不可置信的嘀咕聲。
  
          ◇
  
  一進到中庭,薩岡就看到一頭野獸蜷在那裡。
  野獸看起來應該是在曬太陽吧。舒適地伸展筋骨的模樣要說是貓似乎有點……不,似乎大過頭了。原來那是一頭身長比薩岡還要長,擁有碩大身軀的黑毛獅子。
  ──這傢伙光看這一面,還真像一隻貓啊……
  薩岡偶爾也會有把手伸進那鬃毛裡的衝動。但別看他這樣,他可是前魔王候補之一,別號《黑刃》的魔術師錫蒙力。
  隨後,一道稚氣的聲音呼喚了獅子的名字。
  「小蒙、小蒙。」
  啪噠啪噠跑來的,是個只有十來歲的稚嫩少女。
  她那翠綠髮絲紮成的辮子在身後飄甩,大大的眼眸呈現琥珀色,身穿以紅白色為主的異國民族服裝。但在她的頭髮底下,露出了屬於龍的犄角。
  她正是薩岡的養女法兒,身為魔術師的名字則是《亡靈》瓦雷法爾,同樣是其中一名前魔王候補。
  法兒的呼喚,讓錫蒙力的金眼轉了過去。
  「呵啊……不好意思。法兒大小姐,有什麼事嗎?」
  「花圃的花開了。跟我來~」
  「原來如此,我們走吧。」
  以一口流暢的人語回答完法兒,黑獅四條腿便開始邁步,法兒也理所當然地騎到他背上。
  就這樣,一人一獅前往中庭後方的花圃。
  薩岡一時猶豫著該不該跟他們打招呼,又想起自己正在找涅菲,於是就這麼跟在他們後頭。
  不久,獅子來到花圃停下腳步,而那裡開著桃紅色的美麗花朵。
  「的確是開得很漂亮呢,法兒大小姐。」
  「因為我每天早上都用新鮮的蛇血澆花。」
  「照顧得真好。那麼,要來採收了嗎?」
  「嗯,麻煩你了。」
  法兒點點頭,於是錫蒙力發出低吼。
  在旁人眼裡,那大概就像是稚氣未脫的少女被猛獸威嚇,但法兒並不以為意,穩穩抓著剛綻放的美麗花朵莖部。
  接著不知怎地,她使勁向上一拔。
  
  『嘎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緊接著,令人無法招架的尖叫聲響起。
  定睛一瞧,原來法兒拔起的植物根部呈現人體的形狀,尖叫聲就是從它嘴裡發出的。
  等尖叫聲停下,法兒滿意地吐了一口氣。
  「小蒙你看,它長得好大。」
  「發育得確實不錯。剛剛我還有點擔心會不會抵消不了。」
  人型塊根粗到差不多能讓法兒環抱,與一個人類小孩差不多大。
  植物的名稱叫做曼陀羅草,是魔術藥配方常用到的材料,一被拔出地面就會發出詛咒之聲。普通人只要聽到叫聲就必死無疑,凶惡程度甚至連魔術師都會被弄到發瘋。
  錫蒙力似乎擅長以聲音為媒介的魔術,法兒才請他幫忙抵擋曼陀羅草的叫聲。
  但,法兒不以為意地搖搖頭。
  「小蒙你太誇張了。曼陀羅草的尖叫根本打不破龍的魔力。」
  雖說是幼龍,但少女好歹也是龍族。龍對咒術與魔術擁有抵抗力,也能彈開曼陀羅草的尖叫聲。
  法兒說完,錫蒙力的獅子腦袋左右搖了搖。
  「這裡的魔術師並不是所有人都擁有像法兒大小姐或我的實力。既然大家都為薩岡先生做事,那麼我們便應該注意安全。」
  「嗯。所以我才帶小蒙過來。」
  「這麼說也是。還是法兒大小姐您懂事。」
  接著,兩人回過頭面向薩岡。
  「薩岡先生,有什麼事情嗎?」
  「喔喔,其實我正在找涅菲……」
  「涅菲小姐的話,我剛剛看她往寶座廳去了,她應該也正在找您。」
  「涅菲在找我……?好吧,我到那頭去找找。」
  看來另一頭也在找薩岡,兩人又再次擦身而過。
  薩岡說完點點頭,視線朝向女兒。
  心愛的寶貝養女,正小心翼翼地揣著碩大的曼陀羅草。
  「法兒,妳種這是打算做什麼用的?」
  「做點心。」
  毫不遲疑的回應,讓薩岡一時之間不知該怎麼回話。
  「……這樣啊。那東西好吃嗎?」
  「嗯,很好吃,裡面充滿甜甜的魔力。」
  薩岡這才想起曾聽說過有龍闖入魔術師的農園,吃光裡頭的曼陀羅草。雖然鮮少有人知道,但這植物對龍來說似乎是種美食。
  「妳喜歡就好……該不會妳其實平常都沒吃飽吧?」
  乍看只是個小女孩的她,原本的模樣可是巨大到能夠載人在天空飛行。雖然以龍來說她還算嬌小,但也許以人類為基準的飲食,份量並不足以滿足她也說不定。
  但法兒卻搖搖頭。
  「不是的。涅菲煮的飯很好吃而且量也夠,只是因為我很弱,不多補充一點魔力不行。」
  自稱弱的她,其實完全不是一般魔術師能打贏的對手。不過身為龍族,也許她希望自己能多提升一些實力。
  接著,法兒遞出懷裡的巨大曼陀羅根。
  「薩岡要吃一點嗎?」
  「……晚點吧。」
  薩岡說完並摸了摸女兒的腦袋瓜,接著往寶座廳邁步而去。
  
          ◇
  
  一回到寶座廳,拉菲爾跟瑟菲已經在那裡了。
  ……而瑟菲不知搞砸了什麼,被拉菲爾像貓一樣拎著脖子,正慘白著一張臉渾身顫抖。
  「吾王,我逮到不速之客了。該除掉她嗎?還是交給下屬當消遣?」
  仔細想來,這拉菲爾可是因正當防衛這理由而斬了將近五百名魔術師,就像是集誤解與偏見於一身的男人。而瑟菲這頭也是半斤八兩,不是什麼會把別人的話好好聽進去的人。
  這樣的兩人一旦相遇,當然是別想指望互相能正常溝通。
  ──看來剛剛應該先料到會有這樣的結果……
  但由於急著找涅菲,一時顧此失彼。
  「呃嗯……她是涅菲撿回來的。你有什麼工作能交辦給她嗎?」
  「哼嗯,所以您打算留她下來幹活嗎?」
  「有困難嗎?」
  「困難倒不至於,但無法保證她能在這裡安然活下來。」
  「咿~~~~!」
  瑟菲抖得更厲害了,但薩岡不以為意地點點頭。
  「只要向下傳達,告訴他們瑟菲不是食物或玩物,他們就不會對她動手了吧。」
  「這樣的話就沒問題。那麼吾人接下來會讓她刻骨銘心地瞭解,待在這地方是怎麼一回事。」
  「我還是回去好了!我還是當個沒工作的窩囊廢就好!」
  「蠢貨,妳已經是吾王雇用的僕人了,奉獻生命好好幹活吧!」
  「不要啊啊啊啊!」
  ──這句話的意思大概是說,他會從頭開始好好教會她這裡的各種工作內容吧……
  雖然有體察出這層意思,薩岡卻只是默默地坐上寶座。
  其實薩岡大可為他們化解誤會,但既然要在這裡工作,她也該適應他的說話方式。因此薩岡故意什麼都不說。
  結果,正當薩岡為了他們的事情而煩惱時──
  
  「薩岡先生,您在忙嗎?」
  
  傳來了銀鈴般的聲音。
  寶座廳門口的,是他一直在尋找的少女的身影──涅菲。
  今天的涅菲,一樣穿著群青色的連身裙與帶有蕾絲的圍裙。侍女打扮的她,脖子上戴著一只粗糙的項圈。
  她有著長可及腰的純白髮絲,以及湖水般蔚藍的瞳仁。那雙尖耳雖然是精靈族的特色,但她嚴格來說卻不是精靈,而是人稱貴精靈的古代種族。而這樣的她,是薩岡最心愛的妻子。
  尖耳如今微微顫動,看得出涅菲此刻正心神不寧。
  ──這麼說來,涅菲剛剛好像也在找我。
  那麼或許她有正事要談。
  於是,薩岡像是什麼事也沒有地搖搖頭。
  「沒事,已經告一段落了,不必放在心上。」
  「這樣啊……」
  薩岡含糊地歪著腦袋,瞥了眼涕淚縱橫的人魚族少女。
  「涅菲小姐救救我~~~~~~」
  「喔,對了,我從今天開始雇用她,讓她待在拉菲爾底下幫忙。」
  一說明完,面無表情的涅菲耳尖開心地顫動著,隨後拍了下手。
  「這真是太好了,瑟菲小姐。」
  「您有聽到我剛剛說的嗎!?」
  知道沒有人站在自己這邊,瑟菲的表情蒙上一層絕望。
  接著,拉菲爾說道:
  「餐點都已經準備好了,要稍後再享用嗎?」
  「嗯,你們就先吃吧。」
  會找涅菲當然是因為有事,但要說的內容有些複雜,要是耽擱了其他魔術師引頸期盼的用餐時間,總讓人有點過意不去。
  「遵命。」
  拉菲爾手貼著胸並低頭致意。
  接著,薩岡對涅菲招了招手。
  「聽說妳找我找很久了?」
  薩岡也有事要跟涅菲談,但決定先聽涅菲說。
  一問之下,涅菲也搖晃著白髮點點頭。
  「是。有點事情想跟您談談。」
  「……嗯,妳先坐下吧。」
  「是。」
  薩岡一催促完,涅菲便來到寶座前。
  
  接著,就這樣端莊地坐到了薩岡的腿上。

  也沒注意到一旁傻眼的瑟菲,涅菲微偏過頭問道:
  「像這樣嗎?」
  「嗯,可以。」
  (可以!?)
  瑟菲似乎嚷著什麼,但一轉過視線,她已經被拉菲爾摀住嘴了。
  寶座廳姑且是有其他椅子的,但涅菲的行動毫不猶豫,而且為了不給薩岡的腿帶來過度重量,還偷偷地撐著腰,實在是惹人憐愛。
  看似從容的薩岡,也因為大腿傳來接觸臀部後的柔軟觸感而嘴角微揚。
  ──最近不知怎地,涅菲好像比以前更習慣像這樣撒嬌了!
  自從經歷過比夫龍那件事,薩岡在只有兩人共處時,也會自然而然地讓涅菲坐上自己的大腿,而涅菲也不再像以前那樣抗拒。或者說,不再抱持疑問。
  薩岡有感而發地點點頭,拉菲爾等人則是早就從寶座廳離去。
  (太驚人了!〈魔王〉先生的寬容心真是太驚人了!)
  (吾王的深思熟慮,不是我們能夠推量的。)
  (我不太懂那樣哪裡算是深思熟慮耶?)
  瑟菲直到最後好像都在嚷著些什麼,不過應該不必放在心上。
  直到看不見兩人離去的背影,薩岡才將目光投回涅菲身上。
  涅菲指頭纏著自己的髮絲,像是在心中糾葛些什麼。她的尖耳漸漸軟了下去,接著又豎得筆直,並不斷地循環上述情形。
  看來她雖然打定了主意,但一到要開口的時候卻又緊張了起來。
  嗯……要為她舒緩緊張的話,該怎麼做比較好?
  他無意催促,但還是希望能推她一把,給心愛的少女一點鼓勵。
  煩惱了一會兒,薩岡掬起涅菲的一撮頭髮,接著也把髮梢纏上涅菲指頭勾纏著的那撮頭髮。
  「……?」
  「…………」
  這樣的動作似乎不在涅菲預期之內,她嚇一跳似地耳朵一陣強顫,抬頭望著薩岡。
  話雖如此,但薩岡也無法解釋自己幹嘛這麼做,兩人只好默然凝視著彼此。
  ──仔細一看這撮白髮,原來是透明的……嗯,真漂亮。
  缺乏色素的透明髮絲集聚成束,才讓它看起來呈現白色。
  涅菲若有所思地垂下頭,接著像想起什麼似地點點頭。隨後身子往後倒,依偎到薩岡的胸前,用纏在指頭上的髮梢輕撫薩岡的脖子。
  ──嗯嗯?這是什麼情況?總之還挺可愛的?
  模樣一本正經又努力想把薩岡弄癢的少女,可愛到讓人恨不得緊抱著她好好疼愛一番。
  大搖大擺地坐在寶座上頭玩弄妻子頭髮的〈魔王〉,以及坐在〈魔王〉膝上搔著他脖子的精靈少女。
  難以言表的沉默蔓延開來。
  最後,是薩岡先開的口。
  「妳這樣把我弄得很癢。」
  「……您不喜歡嗎?」
  「不,無妨。」
  他自己也不懂在『無妨』些什麼,只覺得這樣其實感覺還不賴。或者說,有點療癒。
  兩人持續了好一陣子,涅菲才終於下定決心地開了口:
  「薩岡先生,其實有件事情想請您成全。」
  涅菲主動開口,而且還這麼慎重其事,可說是前所未見。
  這讓薩岡也緊張地點點頭。
  「喔?說來聽聽吧。」
  涅菲依舊依偎在薩岡身上,輕輕做了個深呼吸。
  醉人的吁息與胸部隆起的觸感直接傳來,讓薩岡也情不自禁地將手繞到少女的背後。
  那讓涅菲身子一顫,但隨後她鐵下心似地開了口。
  
  「能拜託您,讓我放一陣子的假嗎?」
  
  在這種情況下提出的,竟然是停職的要求。
  而雖然提出的要求是離開薩岡,薩岡這頭的回答卻不為所動。
  「我懂了,妳想回精靈村落調查嗎?」
  「……啊,咦?」
  像是被猜透心思,涅菲的嘴宛如魚一般開闔著。
  一時無語的她支吾了一陣子,接著依然以一副無法置信的表情開了口:
  「您、您怎麼會知道我的想法呢?」
  「這種事一看就曉得了吧?」
  「是這樣的嗎……?」
  她依然是一臉困惑的樣子,不過耳朵倒是已經安心地軟了下來。
  ──其實我就是想問她要不要一起去,剛剛才會到處找她啊……
  算算已經是一個月前的事了。由於遇見〈魔王〉比夫龍,涅菲知道了自己原來是屬於一個名叫貴精靈的種族,而只有她懂的那些神靈語,也同樣是貴精靈的語言。
  她應該當時就恨不得立刻離城前往一探究竟,但還是忍了下來,直到城裡突然多出許多下屬,家事都有了著落,她才在今天終於提了出來。
  ──畢竟看她這陣子的耳朵,都可以感覺到她似乎煩惱重重嘛。
  薩岡其實也很想早點為她製造機會,但他對信賴他人這件事畢竟還不太適應,花了好長一段時間才終於確定時候到了。
  因此,薩岡滿不在乎地說了:
  「反正,其實我也覺得差不多該帶妳回去看看了。」
  「『帶我』的意思是,薩岡先生您也會去嗎?」
  「世上可是有比夫龍那樣的傢伙在。不能讓妳一個人去。」
  說完,薩岡視線望向拉菲爾離開的那扇門。
  「幸好加入的魔術師們都很聽話。城內的事交給拉菲爾應該不成問題。」
  薩岡要是前往村落,就管不了城內的事,只能把一切都交給拉菲爾處理。
  為了評估只有他一人時會不會出亂子,才讓涅菲等了這麼久。
  「薩岡先生您真厲害,什麼都逃不過您的眼睛呢。」
  「嗯,還算是勉勉強強吧。」
  連他自己都覺得這樣的回應有些冷淡,但涅菲的尖耳卻一路紅到了耳梢,而她也微微垂下頭。
  「……我願意陪伴您到天涯海角。不管接下來去哪兒,請您帶我一起去吧,薩岡先生。」
  「呃、嗯。」
  大大地點了點頭,薩岡不經意地想著──涅菲誕生的故鄉嗎……
  對涅菲來說,那也許是個充滿悲苦的傷心地。
  但要是能知道她生自何處、看看她故鄉的景象,還是令他感到些許高興。
  如此這般,薩岡一家人決定跟著涅菲一同回娘家。

 


《身為魔王的我娶了奴隸精靈為妻,該如何表白我的愛?4》今日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