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坪.jpg

今天帶來的新書試閱是《三坪房間的侵略者!?29》

上一集斷在讓人像是吞了根魚刺似的地方

小編自己也覺得阿雜阿雜

所以29集火速追上日本了!!

(但30集也出了,健速老師您會不會太快了一點(誤)

這一集可以說是發生了大轉折,

但身為一路以來的老粉(?)

大家應該會覺得水到渠成吧

嗯……實在不能說太多,

讀者們直接看文吧!!

對了~雖然老師在小冊子提醒過,

小編還是在此貼心防雷

這次小冊子會劇透

大家記得看完本文再看小冊子唷ヾ(*・ω・)ノ


以下是精采試閱


 

  孝太郎近距離目擊了可藍消失的瞬間。可藍的雙臂摟著孝太郎的頸子,想要親吻孝太郎,卻還是在無法如願的情況下消失了。無論是她努力的身影、掌心的溫度、如泣如訴的眼神,以及真情流露的言語,一切的一切全都消失無蹤。這種感覺,令他彷彿從夢中驚醒。
  「可藍!喂,可藍!不要開這種惡劣的玩笑!立刻給我出來!」
  率先浮現於孝太郎腦海的念頭,當然就是可藍該不會跟真希一樣消失了吧。然而孝太郎很難接受這個事實,心中自然萌生可藍利用自身的技術跟他開玩笑的想法。
  「妳在哪裡,可藍!」
  孝太郎連忙環視四周,殷切期待可藍會帶著促狹的笑容再度現身。然而卻沒有人應聲出現,唯獨他聲嘶力竭的吶喊空虛地迴盪於倉庫區之中。孝太郎的四周只有倉庫的建築物,以及它們沐於路燈與星光所孕生的黑暗。現場被令人窒息的沉默所支配。
  「對、對了!『搖籠』,可藍人在哪裡?」
  孝太郎連忙拍打自己的手環開啟通訊功能,與可藍的太空船『搖籠』取得聯繫。他認為『搖籠』的人工智慧應該可以找出可藍的下落。
  『主人的通訊裝置可能離開通訊範圍,也可能遭到破壞,或者是位於通訊波受到阻礙的地區,目前無法鎖定位置。』
  「該不會是可藍要你這麼說的吧?」
  『目前我繼承了主人,也就是可拉莉歐薩皇女的權限,無法欺瞞青騎士閣下。』
  「可藍……妳到底在哪裡……」
  結果『搖籠』的人工智慧並未說出孝太郎所期待的答案。甚至連『搖籠』的人工智慧也找不到主人──亦即可藍的下落。由於地球上沒有人具備妨礙重力波通訊的技術,這代表情況相當不妙。可藍果然跟真希一樣消失了,這個念頭在孝太郎心中不斷擴大。
  『孝太郎,你那邊發生了什麼事?』
  提亞的聲音自手環傳來。孝太郎一直跟提亞等人維持通訊狀態,因此她們也察覺到孝太郎驚慌失措的模樣。
  「可藍剛剛消失了!當著我的面前!」
  『你說什麼?』
  通話中的提亞當然大吃一驚,孝太郎也發覺通訊機另一端的其他少女起了一陣騷動。繼真希之後,又有另一個人發生同樣的狀況,這對任何人來說都是莫大的打擊。
  『可藍是在怎樣的情況下消失的?』
  奇莉華的聲音取代提亞自手環傳出。在這種情況下,有奇莉華在果然比較令人心安。
  「就是在我觀看露絲傳來的監視器畫面的時候!看到藍華被靛藍光籠罩之後,可藍也開始發光了!橘色的光芒!」
  『不是靛藍色的嗎!?』
  「不是!可藍是橙色的!我這就把影像傳送過去!」
  說話的同時,孝太郎開始操縱手環。他的手環來自可藍,同時具備通訊器以及電腦的功能。手環隨時記錄四周的影像以及情報,因此孝太郎將幾分鐘之前的各項資料彙整完畢之後,傳送給奇莉華和其他人。
  『……確實是橙色的沒錯。』
  『奇莉華,情況似乎不太對勁。』
  『怎麼說,由莉佳?哪裡不太對勁?』
  『真希消失的時候是靛藍色的光,可藍卻是橙色……如果是魔法造成的,這根本說不通啊!』
  『我沒記錯的話,魔力的顏色跟魔法的性質有關對吧?』
  『是的!這若是魔法所造成,可藍應該也會消失在靛藍光之中才對!所以這應該不是魔法!』
  靛色是心靈操縱的精神系,橙色是改變物體性質的變性系。起先由莉佳懷疑真希的消失是精神系魔法造成的結果。若記憶受到操控,確實可以解釋為什麼找不到蛛絲馬跡。然而可藍是橙色的光芒。橙色是變性系的魔力,用於改變物質的狀態或是性質,跟靛藍色魔力的用途截然不同。然而可藍還是跟真希一樣消失了,這就代表兩人的消失極有可能不是因為魔法。
  『當然也有可能是對方讓真希和可藍消失時分別用了不同的魔法,不過……』
  『刻意改變顏色,消失的方法卻還是一樣,這麼做似乎沒什麼意義。』
  『我也這麼認為,所以……』
  『魔法的可能性非常低……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無論是佛德賽的先進科技,或者是大地之民的靈子力技術,都很難完全讓一個人消失,因此奇莉華先前才會懷疑應該是使用了自由度極高的魔法。然而若由莉佳的說詞可信,這顯然違背了魔法的法則,超乎想像的某種原因造就出一連串詭異事件的可能性,自然就呼之欲出了。
  『如果不是魔法……找不到蛛絲馬跡這點著實令人在意。若是單純的綁架或是某種攻擊行動,也不會沒留下半點痕跡。然而若歸咎於自然現象,連續發生在兩個夥伴的身上同樣說不通。看來這次的事件應該另有成因。』
  就現實面而言,不太可能是綁架或是攻擊行動。然而若歸類於自然現象,發生在孝太郎等人身邊的頻率也未免過於集中。應該有其他理由造成這次的事件──而且其成因就存在於孝太郎等人的身邊,這是奇莉華現階段所能做出的推理極限。
  「就目前而言,只能說是無法解釋的神隱……」
  『神隱……印象中爸爸以前也說過同樣的話。』
  孝太郎以苦澀的表情說出神隱二字,引起了早苗的注意。早苗以前曾經從父親的口中聽過類似的故事。不過那畢竟是古老的傳說,很難跟這次的事件聯想在一起,於是早苗很快就忘了這件事,開始擔心起消失無蹤的可藍以及真希。
  『嗯……真希和眼鏡女到底跑到哪去……』
  「奇莉華,該不會是時間旅行所造成的吧?」
  『時間旅行?』
  「回到過去改變歷史之類的,科幻電影不是常出現嗎?」
  孝太郎就自身經驗判斷,認為應該是某人回到過去的世界,改變了歷史。他本身經歷過時間旅行,也在電影或是動畫看過改變歷史的故事。而且根據實際的經驗,孝太郎也曾在過去的世界輕易做出違背歷史的行為,因此他認為可能性應該不低。
  『時間旅行確實存在,不過歷史被改變的可能性應該非常低。』
  「為什麼?」
  『可藍不是說過嗎?歷史一旦被改變,就會出現不同的發展──也就是創造出平行宇宙。』
  「經妳這麼一提,她似乎這麼說過沒錯。」
  之前孝太郎和可藍回到過去的時候,兩人曾經為了是否阻止青騎士與阿萊亞相會而大吵一架。當時可藍提出這種說法,亦即歷史的洪流很容易就會出現分岔,進而創造出不同的世界。為了讓歷史回歸原本的發展,當時孝太郎和可藍可是陷入了一番苦戰。
  『也就是說,就算改變了歷史,也不會對原本的歷史造成影響。原本的世界與全新的世界將會各自發展,兩者之間毫無牽連。』
  根據佛德賽科學所解明的宇宙觀,時間旅行固然可以改變過去,卻不會改變原本的世界,而是會創造出新的平行宇宙。在這種情況下,時間旅行的結果消除了時間旅行的成因,這種矛盾自然不會產生了。
  舉例來說好了,假設孝太郎為了拯救母親而回到過去,如果成功的話,新世界的孝太郎就不會萌生回到過去的念頭。因為母親並未過世,這也是理所當然的結果。也就是說,若改變過去可以重置現在,就不會出現拯救母親的人了。不過若留下了跟原本世界並行的另一個世界,就不會出現這種矛盾。孝太郎就算回到過去,也只會創造出全新的平行宇宙罷了。改變過去可以創造新的世界,不過最原始的出發點──想要改變過去的原因所存在的世界,則會成為平行宇宙,一起被保留下來。這就是佛德賽發現的世界法則。
  「時間旅行的說法還是有漏洞嗎……」
  『而且若真是時間旅行,那影響範圍應該更廣才對。』
  「說得也是。」
  原本以為抓到重點了,到頭來孝太郎還是放棄了「真希和可藍的消失是時間旅行造成」這種想法。奇莉華的看法還是頗具說服力。
  「毫無頭緒嗎……沒辦法,我繼續尋找兩人的下落。」
  『我這邊也是。若有什麼發現,盡快跟我們聯絡。』
  「嗯。」
  結果眾人還是無法從可藍的消失得到任何線索。這麼一來,就只能靠自己的雙腳尋找了。於是孝太郎和僅存的幾名少女各自分頭行動。雖然得在沒有線索的情況下漫無目的地找尋,但大家沒有什麼都不做的選項。
  
  孝太郎和可藍第一次見面,是在一年級的校慶園遊會。為了打倒提亞,當時可藍設下了陷阱,意圖製造出提亞發生意外的假象,結果在回程的時候跟孝太郎擦肩而過。然而孝太郎根本不記得這件事。當時進進出出的人實在太多了,孝太郎以為可藍是舞台劇的演員之一,完全沒注意到她的存在。不過可藍倒是記得很清楚,因為她早就針對提亞身邊的人物做了詳細的調查。而且孝太郎扮演的是青騎士的角色,更是讓可藍印象深刻。事後提起當時的往事,可藍吞吞吐吐地說出那段相遇,孝太郎才知道兩人的第一次見面是在那個時候。
  「……那個傻瓜到底跑到哪兒去了?」
  位於體育館準備室的孝太郎,環視戲劇公演之際被當成後台的地方,回想起當時的往事。想要從可藍可能出現的地方下手,還是得從跟戲劇公演有關的地方找起。
  「等她回來之後,一定要好好教訓她一頓……」
  孝太郎藉由開玩笑的輕鬆語氣,振奮自己低迷的士氣。事實上當可藍繼真希之後消失無蹤,孝太郎便已經明確意識到這是某種事件,拿來當成玩笑話實在有失厚道。而且這也意味著兩人極有可能就這樣永遠消失。針對這次的事件,孝太郎的心中也逐漸浮現不安的漩渦,以及遲遲找不到兩人的焦慮。
  「接下來是屋頂,或者是森林一帶……」
  孝太郎跟可藍單獨交談時,曾經使用過高中學校的屋頂。另外太空船『搖籠』則是藏於郊外的森林。雖然還有其他可藍或許會去的地方,但目前就屬這兩個地點距離最近,因此孝太郎決定接下來先搜索這些場所。
  「到底是誰做出這種事?又是為了什麼……」
  孝太郎跑了起來。他不明白可藍和真希為什麼消失,也對兩人的下落毫無頭緒。一直待在原地不動,只會徒增焦躁與憂慮。因此為了消除這種心情,孝太郎不得不邁開腳步,發足狂奔。
  

  『雷歐斯‧法德拉‧貝德利歐。』
  『是!』
  『由於事態緊急,皇帝又臨時缺席,因此由皇女可拉莉歐薩代為傳達……聖旨到。身為佛德賽的騎士,務必克盡職責,盡忠職守。』
  『是,公主殿下。謹遵指示!』
  

  『對了,孝太郎。接下來我有個請求──不,應該說是提議才對。』
  『什麼提議?』
  『你要不要侍奉於我?』
  『什、什麼!?』
  

  『……居然這麼快就棄我於不顧,貝德利歐。』
  『妳幹嘛突然這麼說?』
  『當初還說什麼不能沒有我。』
  『這是不可抗力吧?』
  『這種不可抗力,往後應該會持續下去吧。』
  

  跑向下一個地點的途中,與可藍之間的回憶一點一滴地在孝太郎腦中浮現又消失。這些就跟與真希的回憶一樣,絕對稱不上少。也正因為如此,永遠失去可藍的可能性更對孝太郎造成莫大的壓力。孝太郎無法接受這個結果,因此他只能持續奔馳,試圖甩掉這種念頭。
  


  可藍是在黎明前消失的。之後的十幾個小時間,孝太郎等人持續搜尋真希和可藍的下落,從朝陽昇起找到夕陽西下。他們走遍所有想得到的地方,用上了一切方法搜尋兩人,卻還是一無所獲。即使透過聯繫力最強的長劍契約呼喚兩人,所得到的回應也只有沉默。
  『各位,再這樣找下去的話,大家會撐不住的,還是先回來休息吧。如果全都倒了下來,原本找得到的東西也會找不到的。』
  應晴海的要求,孝太郎等人暫時回到一○六號房。眾人體力都已經瀕臨極限,沒有人反對晴海的呼籲。
  「大家的模樣可真是狼狽啊。」
  於是孝太郎回到一○六號房,映入眼簾的正是全身無力、癱倒在地的侵略者少女們。在外面走了一整天,任誰都會累得筋疲力竭。再加上每個人都非常擔心行蹤成謎的夥伴,因此現在她們的臉上完全看不到昔日健康的笑容。
  「……就算是事實,以這個字眼形容女孩子也一點都不值得嘉許喔,里見。」
  「呃……大家都很累了呢。」
  「嗯,這就對了。」
  霸氣十足的靜香還有談天說笑的閒情逸致,卻沒有人因為這個笑話而笑出聲,頂多只是稍微緩和現場緊繃的氣氛。
  「……直到現在……我們還弄不清楚到底出了什麼事,實在相當可怕。而且也沒有人知道真希和可藍到底怎麼了……」
  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就代表無法掌握行蹤不明的兩人目前的狀況。提亞雖然沒有說出口,但真希和可藍其實有可能迎來最糟的結局。當然並不限於提亞,這股不安也存在於孝太郎等人心中。
  「或許大家沒什麼食慾,不過還是先吃點東西吧……」
  如此表示之後,露絲就開始收拾小茶几的桌面。至於晚餐,則是由正在廚房的奇莉華負責準備。
  「吃點東西之後好好休息,否則身體和大腦都將無法運作,凡事都會往不好的方面想。就當作是為了她們兩個吧,請大家一定要填飽肚子,養足精神才行。」
  晴海也主動協助露絲。小小的茶几容不下這麼多人,於是她從壁櫥拿出折疊式的桌子,擺上餐具以及坐墊。
  ──八個坐墊……
  現在一○六號房全部只有八個人,所以晴海才拿出八張坐墊。不過原本需要十張才夠。嘴巴上雖然不說,對此孝太郎還是十分惆悵。以前總是嫌房間太擠,但真的少了兩個人之後,卻又感到失落。這也讓孝太郎重新體認到兩人的重要性。而且若一直找不出原因,消失的夥伴或許不會只有兩人。因此孝太郎在用餐的過程中,也一直在思考接下來該做些什麼。即使夕陽已經西下,孝太郎也沒有打算坐以待斃。
  


  由於天色已暗,漫無目的地尋找也不是辦法──如此心想的孝太郎跟某個人取得了聯繫。那個人正是闇紅。不必特別說明,大家都知道她是黑暗彩虹的幹部,她目前返回地球處理佛沙里亞以及佛德賽之間的問題。孝太郎認為如果詢問闇紅,或許可以取得真希的情報。
  『真希不見了!?真的假的!?』
  闇紅驚人的音量從手機的另一端傳來。這道聲音讓孝太郎領悟到闇紅內心的訝異。
  「嗯。我們已經全體動員,搜尋她的下落了。」
  『慢著慢著,現在是什麼狀況!?』
  「其實──」
  孝太郎依序向闇紅解釋真希是在何時何地、又是怎麼消失,以及大家做了些什麼。事實上孝太郎很不擅長向別人說明事態,不過現在可不是推託的時候。
  「──結果怎麼都找不到線索。原本想說妳可能知道些什麼……不過看樣子似乎沒什麼希望了。」
  之前孝太郎告知真希下落不明的時候,闇紅大吃一驚,這就代表她對真希的失蹤一無所知。非常可惜,孝太郎的期待等於落空了。
  『我這邊的情報網絡並未收到相關訊息。為求謹慎,之後我會跟闇綠進行確認。』
  「拜託妳了。」
  『還有,我這邊也會試著找人。畢竟我有幾個口袋名單,是真希可能會去的地方。』
  「感激不盡,不過這麼做妥當嗎?」
  『你應該知道我很閒吧?』
  闇紅這次的任務是保護負責交涉的闇紫以及闇綠,不過佛沙里亞那邊已經派出彩虹之心負責維安的工作,因此無事可做的闇紅多得是時間能搜尋真希。
  「原來如此……妳真的是藍華的朋友。」
  『沒錯,不行嗎?』
  「不會,我只是覺得朋友之中有個像妳這樣的好人,藍華真是幸福。」
  『哼!』
  闇紅感到有些難為情,便直接掛上電話。對於邪惡的魔法少女而言,被稱為『好人』或是『朋友』還是會感到全身不對勁。不過孝太郎對於闇紅這種心情一無所知,他現在非常擔心下落不明的真希以及可藍,無暇顧及闇紅的感受。
  ──深山老師和闇紅那邊都一無所獲……難道由莉佳說的沒錯,這件事跟魔法沒有關係嗎……?
  其實孝太郎在聯繫闇紅之前,已經先跟深山禮菜通過電話了。然而禮菜手邊也沒有相關的情報,真希的行蹤還是毫無線索。
  ──只是,若不是魔法,兩人到底是怎麼被帶走的?
  既然黑暗彩虹以及彩虹之心兩方面都沒有得到相關情報,那麼應該不是跟魔法有關的組織綁架兩人。雖然也有可能是第三方獨立勢力所犯下的魔法犯罪,不過只要這些人進入吉祥春風市,彩虹之心一定會有所行動。娜娜在過去的世界與孝太郎見面就是最好的例子,彩虹之心的警戒態勢可是頗具水準。再加上由莉佳的推論,以魔法介入這次事件的可能性應該非常低。不過這麼一來,又更加深了整件事的懸疑性。在不使用魔法的情況下,到底該怎麼帶走兩人?孝太郎實在無法想像。
  「可惡!搞不懂的地方實在太多了!」
  將手機收進口袋之後,孝太郎再度跑了起來。現在完全找不到線索,只能靠雙腳搜尋真希和可藍的下落。不過這麼做無法一口氣解決問題,進展緩慢的搜索行動令孝太郎難掩內心的焦慮。即使如此,孝太郎也絕對沒有停下腳步的念頭。不管是真希還是可藍,兩人都跟孝太郎交情匪淺,孝太郎不會就此放棄。
  


  時間又過了一天,太陽再度昇起,孝太郎還是持續搜尋真希和可藍的下落。這段期間他幾乎不曾休息,一直四處奔走。無論如何,孝太郎都不能停下腳步。
  孝太郎想要找人的時候,最有效率的方法就是利用早苗所賦予的靈能力。孝太郎對真希及可藍的氣息都十分熟悉,在數十公尺之內的範圍都可以確實感應,因此只要在街上移動即可。大型建築物是唯一的例外,不過遇到這種情況的時候,只要爬上最高層再走下來,倒也不是什麼大問題。
  這兩天孝太郎差不多調查完吉祥春風市的幾個行政區了。吉祥春風市的行政位階雖然不高,佔地卻相當遼闊,孝太郎行走的距離已經將近兩百公里。若不是身體素質受到靈能力強化,就算累到不支倒地,也絲毫不足為奇。然而孝太郎還是沒發現真希和可藍。一路上雖然遇見了許多熟人,卻完全沒感受到兩人的氣息。
  ──嗯?
  這時孝太郎感受到的氣息,也是來自熟人。
  「殿下,是將軍大人!」
  「孝太郎,原來你在這裡。」
  出現在孝太郎眼前的人,正是提亞和露絲。發現孝太郎之後,鬆了口氣的兩人立刻飛奔而至。
  「……將軍大人,您的氣色不太好。」
  「你該不會從那個時候就一直找到現在吧?」
  來到孝太郎跟前的提亞和露絲發現他似乎一直在尋找真希和可藍的下落,頓時露出擔憂的神情。在靈能力的加持下,雖然沒寫在臉上,兩人還是從孝太郎的模樣以及表情察覺到疲憊的氣息。也只有跟孝太郎交情匪淺的兩人,才能發現這種微妙的變化。
  「嗯。」
  就是因為如此,孝太郎才老實承認。即使顧左右而言他,這種事情也瞞不了現在的提亞和露絲。彼此的交情匪淺,這點孝太郎也很清楚。
  「還是稍微休息一下吧,否則您的身體會受不了的。」
  「一旦倒下,搜尋行動也就跟著結束了喔。」
  兩人都很擔心孝太郎的身體。自從真希和可藍消失之後,孝太郎就幾乎是不眠不休地持續搜尋她們的下落。再這樣下去,恐怕在找到兩人之前,孝太郎就會先病倒了。這麼一來,還是找不到真希和可藍。提亞和露絲可以體會孝太郎的心情,對孝太郎的做法也感同身受,但仍不得不勸他暫時停下腳步。
  「我根本休息不了。靜下來就覺得全身不對勁,想要小睡片刻,又滿腦子都是她們兩個的事情,根本就睡不著。既然休息不了,還不如繼續找人。」
  孝太郎無力地搖了搖頭。他知道提亞和露絲想說什麼,然而什麼都不做的話,內心實在無法忍受,所以也只能繼續搜尋。
  「真是拿你沒辦法。要是真希或是可藍聽見剛剛那段話,她們一定會既高興又生氣。」
  「真的很想讓她們聽見。」
  「嗯,沒錯。」
  於是提亞和露絲不再試著說服孝太郎。兩人知道孝太郎是個做出決定之後就會貫徹到底的人,而且她們也可以體會他的心情。言語上的遊說有些難度,兩人決定改變方針。
  「事情就是這樣,繼續找人吧。」
  「嗯。」
  於是孝太郎再度邁開腳步。只見他依照先前的要領,利用靈力搜尋方圓數十公尺之內的氣息,同時沿著街道一路前進。
  「露絲,我們就負責孝太郎感應範圍之外的區域。」
  「是,這就出動無人機。」
  提亞和露絲跟在孝太郎身後,她們也開始蒐集周遭的情報。提亞和露絲打算藉由無人機以及行星軌道上的太空船傳來的各種情報,協助孝太郎搜尋兩人的下落。
  「喂,妳們跟著我做什麼?」
  「不行嗎?」
  「分頭進行比較有效率吧?」
  「沒錯,我們也這麼覺得。」
  三人一起行動實在沒什麼好處。各自的搜尋範圍無論如何都會互相重疊,效率大打折扣。提亞和露絲當然很清楚,不過知道歸知道,她們卻有不得不這麼做的理由。
  「那又為什麼要跟上來?」
  「我們的體力比不上將軍大人,若以同樣的步調行動,不用多久就會倒下的。」
  「你不會為自己而休息,卻會為了我們停下腳步──這是奇莉華說的。」
  「可惡的傢伙……」
  奇莉華在拚命持續搜索的孝太郎脖子上掛了個鈴鐺。以牙還牙、以眼還眼,拿重要的人對付重要的人。孝太郎不眠不休地搜尋真希和可藍的下落,然而只要跟提亞和露絲一起行動,就不得不停下來休息。重要的人不是只有真希和可藍,就是這種陷阱。
  「好好好,妳們贏了。等一下我會好好休息的。」
  孝太郎選擇投降。反抗提亞和露絲固然很容易,不過難保其他少女不會聚集在孝太郎的身邊。這也是一種威脅。
  「奇莉華果然厲害,殿下。」
  「呵呵……我們已經團結一心了,再怎麼抵抗也沒有意義。」
  提亞和露絲看著彼此點了點頭,臉上露出安心的微笑。真希和可藍的下落固然令人擔心,如果孝太郎等人拚著身體不顧找到了她們,兩人也不會高興的。提亞和露絲之所以這麼確定,主要是因為過去發生的種種事情,在在強化了大家跟真希、可藍之間的關係。對於提亞和露絲而言,兩人也是不容取代的好友。
  


  跟提亞以及露絲會合之後又過了三個小時,孝太郎信守承諾停下來休息,然而他的心還是靜不下來。
  在咖啡廳就座之後,孝太郎的視線還是望向窗外,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樣。
  「……孝太郎啊,我能體會你的心情,不過你好歹也替我想一想吧。」
  「見到將軍大人這副模樣,我們三個人都擔心得不得了呢。」
  「這點我明白,不過……」
  孝太郎也知道不能再這樣下去。不管原因是什麼,都不應該讓眾家少女替自己擔心。然而盡快找到真希以及可藍的念頭還是十分強烈。真希和可藍的缺席,在孝太郎的內心形成了巨大的陰影。
  「……她們消失之後,我才意識到那兩個人已經成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了。少了她們兩個,就無法展開一如往常的生活。」
  「我們也一樣。那兩個人的缺席,以及跟平常截然不同的你。讓大家從兩天前開始,就已經沒辦法過平凡的日子了。」
  「我們大家齊聚一堂,其實是有其意義的。經過昨天和今天,我終於明白了這個道理。」
  提亞也好,露絲也罷,她們的心情都跟孝太郎一樣。唯一的不同,大概就是還得擔心孝太郎吧。因此兩人還是比孝太郎稍微冷靜一些。
  「所以……來。」
  提亞拿起湯匙舀了一口巧克力聖代的鮮奶油,送到孝太郎的鼻尖。孝太郎不明白提亞的用意,因此回看了她一眼。
  「心情煩躁沉不住氣的時候,吃點甜的最好了。吃下這口鮮奶油,稍微冷靜下來吧。這樣才能想到好點子。」
  「提亞……」
  剎那之間,孝太郎差點脫口說出『現在沒時間玩這種遊戲』。不過他還是做了一次深呼吸,吃了提亞伸到眼前的鮮奶油。孝太郎確實覺得自己不夠冷靜。明明是休息時間,卻差點說出「現在沒時間遊玩」,這就是最好的證據。孝太郎確實需要休息以及進食。
  「好吃。」
  「好吃吧?這是我的最愛呢。」
  見到孝太郎吃下聖代,提亞樂得笑逐顏開,自己也將聖代一匙一匙地放進口中。或許是稍微鬆了口氣的關係,提亞總覺得今天的聖代似乎特別美味。
  「啊哈,將軍大人的嘴角沾到鮮奶油了。」
  孝太郎的嘴邊殘留少許鮮奶油。當初是提亞餵孝太郎吃的,目測距離的時候多少有些誤差。發現這點之後,露絲便笑著把手伸進背包,拿出她平常使用的手帕。她打算拿手帕擦拭孝太郎的嘴角。
  「沒關係,不用了啦。這條手帕看起來很貴……」
  在提亞的協助之下,孝太郎總算重拾平常心,因此注意到露絲的手帕是高級品。於是孝太郎擋下露絲,朝放在桌上的面紙伸出手。
  「我身上沒有比將軍大人更重要的東西。」
  然而露絲爽快的發言與話中含意卻令孝太郎停止了動作。孝太郎的右手停在面紙前方,嘴角的鮮奶油被露絲以她的手帕溫柔地擦拭乾淨。
  ──對我而言,現在也沒有比露絲她們更重要的人……沒錯,所以我才非得做些什麼才行……
  露絲的這句話讓孝太郎再次有了實感。不是只有眼前的兩人而已,包括消失的兩人,以及其他五名少女。對於現在的孝太郎而言,這九名少女比什麼都更重要。
  「……我就不重要嗎?」
  提亞生起了悶氣,這點跟孝太郎大不相同。她一直把露絲當成自己最重要的家臣,聽到露絲的這句話之後,臉上頓時顯露出這樣的感情。之後又斜眼瞪著露絲喜孜孜地替孝太郎擦拭嘴角的模樣,表情看起來十分不滿。
  「這只是言語表達的誤會,殿下。再說殿下不是物品,我也不能拿殿下擦拭將軍大人的嘴角吧?」
  「哼,那就好。對了,露絲……妳還是沒有勇氣以親親的方式擦去鮮奶油嗎?」
  「殿、殿下!?」
  「看妳這樣子,似乎也這麼想過哪。」
  「才沒有呢!真的沒有,將軍大人!」
  感覺到孝太郎稍微恢復平常心之後,提亞和露絲臉上的笑容也逐漸開朗起來。孝太郎見狀,頓時察覺奇莉華派兩人來到自己身邊,似乎還有另一個理由。
  「露絲的想法也愈來愈大膽了呢。」
  「並沒有!真的沒有!一定要相信我啊,將軍大人!」
  看來不管遇上了什麼事,若選擇獨自承擔一切,想法就會愈來愈傾向負面。孝太郎之前就是這樣。為了避免這種情況發生,即使效率不太好,還是有必要跟足以信賴的夥伴一起行動。察覺這點之後,孝太郎終於笑了出來。
  「……你總算笑了,孝太郎。」
  「不過看起來似乎有點苦笑的成分。」
  「這個梗很有效,就繼續用下去吧。」
  「殿、殿下!請您饒了我吧!」
  孝太郎雖然笑了,卻是在嘲笑自己實在太沒用,每次都要讓眾家少女替自己擔心。即使如此,還是比苦著一張臉要強多了。這麼做不但是為了行蹤不明的兩人,同時也是為了其他的夥伴。

 


《三坪房間的侵略者!?29》今日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