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12.jpg

00.gif的試閱時間又到囉~

就讓《帶著智慧型手機闖蕩異世界。12》陪伴大家度過悠閒的午後時光吧th_091_-3

本來以為集齊9位新娘之後,故事就會往冬夜與他一窩妻小共享天倫之樂的路線發展(什麼芭樂劇

結果竟然開闢了裏世界新地圖啊XDDDDDD

雖然目前只是稍微描寫了裏世界的文化,

所以還不知道裏世界全貌是什麼,讓小編好期待呀

 

以下就是試閱內容


 

  
  第一章  裏世界


  「好熱啊……」
  就在我覺得桑德拉事件塵埃落定的時候,時節已進入夏天。
  布倫希爾德的夏天雖不像桑德拉王國那麼炎熱,卻也不怎麼好受。
  「【清風流轉,平穩的涼風,冷風】。」
  當我用魔法喚來涼爽的微風,與琥珀一同在城堡陽臺乘涼時,翎走了過來,而她腳邊理所當然地跟著波拉。一走進陽臺,她白色的雙馬尾便隨風搖曳。
  「真是散漫。你不振作一點,可是沒辦法做大家的榜樣喔。」
  「事到如今再掩飾也沒有意義,熱就是熱。」
  她仍舊穿著那套黑色哥德蘿莉服,讓我疑惑她不熱嗎?我才這麼一想,就感覺到她周遭冰冷的溫度,看來她是使用魔法在自己周圍繞滿冷氣。翎不也覺得熱嗎?等等也教教我那個魔法啦。
  「嗯,這樣的熱氣確實讓人有點難受,城裡好像還有人因此倒下了呢。」
  「有那麼熱嗎?得確實補充水分才行啊。」
  「硬要說的話,地下城島那邊還比較涼爽,過去那裡乘涼的人好像也很多喔。不過因為會出現魔獸,所以冒險者外的一般人都沒辦法過去。」
  對喔,那邊會有從海上吹來的風,也許真的比這邊還涼。只是那裡的日夜溫差大,晚上應該會很冷。
  「所以,我想跟你商量一下,要不要把其中一座島建成海水浴場?」
  「咦?」
  「想在海邊乘涼的人不是很多嗎?傳送門的通行費、販賣泳裝及飲食的收入等等,我覺得是可以賺大錢的好機會喔。」
  「哦哦,這真是個好主意。」
  一道聲音從坐在陽臺座席的我們頭頂傳來。不知何時高坂先生也來了。
  「由於來自桑德拉的移民,我國的國民人數也成長不少,錢當然是愈多愈好囉。那麼翎大人,您有什麼想法呢?」
  翎坐在桌邊,直接攤開手上的地圖給我們看。
  「嗯,你們先看看這個,這是那些島的地圖。可以用土魔法把沒有地下城的這座島,還有這道海岸線全都變成淺灘,並使用強大的結界防止魔獸入侵。然後在這座島上設置專用的傳送門。」
  「原來如此,意思是要區隔出由工會收取費用的地下城島傳送門吧。」
  「沒錯,而且當然要設定成無法從其他島嶼過來,這樣就能讓這座島獨立出來了。接下來只要在這裡設立簡單的餐飲店,並出借能在海邊遊玩的道具……」
  「嗯嗯,可以預期會有筆可觀收入。」
  喂──你們兩個別把我扔在一邊,一下子就決定好這些事啦。是誰要去把那道海岸線變成沙灘、張開強大結界啊?絕對是我吧?
  「放心吧,我也會幫忙的。畢竟提議的人是我嘛。」
  不,只憑翎跟巴比倫博士就能做到了吧?雖說我還是會幫忙啦……
  「……琥珀,我是個能人吧。」
  『是這樣沒錯,只是這跟主人的意志無關。請看作這是大家仰賴您的表現吧。』
  或許是這樣沒錯啦,可是我今天正處於悠閒的假日模式耶。真是短暫……好想要暑假啊。
  
  
  
  「嗯,大概就這樣吧?」
  我赤腳踏在變成沙灘的海岸上,自言自語。
  發出啾啾聲的白色鳴沙踩起來好舒服。我直接走進海中,腳下的沙便隨著海浪流去。這種癢癢的感覺真棒。
  因為我想避免有人游到遠處後,被海中魔獸一口吞掉的情況發生,於是設置浮標做記號。
  結界也很完美,不會有危險的魔獸出現,孩子也能安心游泳。話雖這麼說,不過海總是伴隨意外,最好也要讓醫療組常駐於海邊。
  我姑且也在其他小島上製作了和這裡相同的海灘,那邊就當作我們的私人沙灘。
  我們也想去海邊玩啊。
  「這樣就算完成了吧,接下來就只剩下設置傳送門連接兩地。」
  『那件事要不要稍等一下再做~我們想享受久違的海邊。』
  『嗯,我贊成黑曜的意見。畢竟我等是水的守護獸。』
  黑曜及珊瑚在海裡悠哉地游泳。看起來很舒服耶。
  「我是能明白你們的心情啦,但是私人沙灘每天都可以去,今天就暫且先回去吧。」
  『真可惜。』
  黑曜與珊瑚輕飄飄地從海中飄起。
  除了連接傳送門,另外還需要什麼?
  泳裝的販售就交給薩那珂先生的『時尚大王薩那珂』,攤子就由『銀月』的美夏小姐和商店街的人們負責,從泳圈、沙灘球、沙灘拖鞋到陽傘、塑膠墊等物品,也都交由歐魯巴先生的史托蘭德商會去處理了。
  剩下的……就是監看人員了吧。
  我決定讓騎士團中擅長游泳的幾名成員擔任監看員,在夏天常駐於此,也算是救生員吧。
  當然,其他騎士團員要是沒有值班,也可以去海邊。
  總之,都準備好了,布倫希爾德海水浴場可以開張囉。
  接下來過了幾天──
  結果非常成功。翎及高坂先生猜得沒錯,海灘連日來都擠滿了體驗海水浴的遊客。或許是聽到傳聞,有些人甚至是從附近貝爾法斯特或雷古路斯的村子來的。
  嗯,那一帶沒有海,所以這裡對他們而言也許正是個適合的休閒地點。
  既然聚集了人潮,糾紛自然也多了起來,騎士團每天都要出動應付這些事情。嗯──這樣是增加了他們的工作吧?事後用私房錢給大家發個特別津貼好了。
  「好了──今天我一定要悠閒地休息。」
  「畢竟冬夜先生最近很忙嘛。」
  由美娜穿著綴有荷葉邊的白色連身泳裝,對躺在陽傘底下的沙灘椅上的我搭話。
  在這個布倫希爾德的私人沙灘上,只有我們自家人在海邊遊玩。
  艾爾賽、八重、希爾妲和諸刃姊姊正在玩打西瓜遊戲,琳賽及翎則在遮陽棚下聊天,露跟克蕾兒小姐在準備午餐,蘇、櫻與花戀姊姊在海裡丟擲海灘球玩耍。
  狩奈姊姊手持魚叉,直接潛入海裡捕魚;醉花就跟以往一樣,喝酒喝得爛醉;從某處傳來了充滿夏威夷風情的烏克麗麗音樂,大概是奏助哥哥彈的。附帶一提,耕助伯父沒有來。
  「精力充沛的年輕人處於這樣的後宮狀態,卻只是懶洋洋地在休息……吾主也真可悲。」
  「要妳管。」
  西絲卡端著熱帶飲料過來,我不理會她做出的難聽發言。什麼後宮狀態,雖然看不到奏助哥哥的身影,但他也在這裡啊,只是不知道在哪而已。
  我也有邀請巴比倫的所有成員,可是博士、洛賽塔及莫妮卡要開發跟維護,麗歐拉依舊無法丟下一直睡覺的諾爾自己過來,法姆根本不打算離開『圖書館』。芙蘿菈是我為了以防萬一,才讓她留在城堡的醫務室。而帕榭跟提卡嘛……迷糊鬼和蘿莉控是很危險的。
  「為什麼吾主會散發這種已經枯萎的感覺呢?難道您不該對那些泳裝女孩投以更多關注嗎?……啊,以吾主的眼力可以透視到泳裝底下的風光,所以才沒有必要吧?」
  「我怎麼可能做到這種事!」
  由美娜紅著臉想用手遮住身體。不,我是辦不到的喔!?
  ……使用神眼說不定就能看見,但我不打算用……姑且算是吧。
  我趕走西絲卡,設法解開由美娜的誤解。要是其他人也誤會我有這樣的能力,我會很困擾的。
  真是的。
  「若是能和之前一樣也叫父皇過來就好了。」
  「啊……因為要叫的話,不光是貝爾法斯特,其他國王可能也會想來嘛……」
  現在跟那時不同,有很多國王都跟我有來往。假使只叫貝爾法斯特的國王來海邊,之後其他人一定會抱怨。可以想見,最後還是得叫上其他國王。
  老實說在那種混亂的狀態下,我根本無法休息。過段時間是可以請他們來,但今天就饒了我吧。
  「明明在不久之前,各國國王齊聚一堂還是不可能的事情呢,感覺好奇怪。」
  「如果能相處融洽,當然再好不過。不過嘛,也是有我無論如何都沒辦法好好相處的人就是了。」
  比方說那個桑德拉王國。
  跟玉龍那時不同,這次桑德拉會滅亡是我主動介入,可是扣下這場戰爭扳機的是對方。
  雖說演變成如其他國王所說的結果,讓我有點不悅,但這也沒辦法。幸運的是,起碼我的名聲沒有敗壞到玉龍那次的程度,這或許是散落於世界各處的前奴隸們的功勞。
  『主人,您現在方便說話嗎?』
  『嗯?是紅玉嗎?怎麼啦?』
  我忽然收到城堡裡紅玉發來的心電感應。是有什麼事嗎?
  『是的,是關於先前那座島的事。四座結界都市之一的南方之都,目前似乎遭遇巨獸的襲擊。』
  『巨獸?但我記得那座島上的都市,不是都設置了投石機和大型弩砲嗎?應該不至於擊退不了巨獸吧?』
  『一般來說是這樣沒錯,可是一旦被好幾隻巨獸包圍就不一定了。』
  哎呀呀。數量這麼多,結界再怎麼樣都撐不下去吧?無論如何都還是會有極限的。
  阻擋入侵的物理防禦類結界,就近似於使用了魔力的盾牌。
  比方說,若是普通的盾牌及盔甲,只要一直在相同的地方施加力道,不管力量有多小,總有一天還是會損毀,就如同花上漫長時間穿透石頭的水滴。
  然而換成魔力屏障,如果是耐得住十分力道的屏障,不管再怎麼往同一個地方施加九分的力道,也不會有所變化,因為它不會有部分劣化的情形發生。
  問題只在於倘若屏障被超過十分的力道攻擊,就會輕易消滅這一點上吧。
  假設都市的結界能耐住十分力道,而巨獸的攻擊是九分,應該足夠抵擋。可是換成複數攻擊的話……萬一同時遭到攻擊,十分屏障被十八分力道擊中後,也許就會損壞。
  這場說到底只是我的預測,屏障可能耐得住一百分的力道,巨獸的攻擊也可能只會有二或三分力道。
  況且也不清楚巨獸有沒有能採取同時攻擊的智能。這也有可能只是偶然吧……
  『但是……他們為什麼又會被數隻巨獸襲擊呢?』
  『據說是一部分人在狩獵巨獸時失敗,在巨獸的追趕下逃回城裡。而且更糟糕的是,逃回城裡的人有三組。』
  在南方都市碰頭的巨獸們不知為何沒有互相爭奪獵物,還持續攻擊都市,看樣子是真的被激怒了。
  根據紅玉的描述,襲擊都市的巨獸有三隻。
  
  猿人型巨獸,重型金剛。
  豬型巨獸,巨型豬。
  牛型巨獸,蠻力野牛。
  
  名字好像是這樣吧。
  都市的居民似乎明知不可能討伐,也打算先將其中一隻鎖定為目標,設法擊退巨獸。
  但是要做到這一點,就必須離開都市,做好犧牲的覺悟戰鬥。
  另一方面,好像也有些人認為繼續固守在城裡,巨獸們不久後就會撤退。但若結界被打破,等待他們的命運就只有全軍覆沒。
  是要『在被幹掉前先幹掉敵人』,還是『固守防禦,聽天由命』?
  好了,該怎麼做呢?我覺得要介入這座島就得趁現在。我並不是想賣他們人情,只是覺得這或許能成為對談的契機。
  即使只告訴他們島外有大陸,那些國家希望與島上進行貿易也就夠了吧。還有,也該說一聲解開島的結界,或許會讓巨獸誕生的可能性減低。
  光是能告知他們我方想法,應該就有介入的價值了。
  既然有三隻巨獸,那就帶艾爾賽、八重跟希爾妲……這三人就夠了吧。露的機體好像還需要一點調整,這次就先不參與。
  露的機體是游擊戰換裝型,裝備的數量眾多。因此需要以各種組合進行調整,要把實驗結果應用到機體上,需要花很多時間。
  「好,就來做準備吧。真是短暫的假期。」
  「隨時都能再來的。」
  我聽著由美娜的安慰,走向正在食用被打破的西瓜的艾爾賽等人。
  啊啊,對了,也得讓騎士團的成員都做好準備。若只駕駛三臺福雷姆基亞踏到島上,也許會被小看。
  我不是很喜歡炫耀武力,可是在桑德拉的時候,我已經確認這是個很有效的方法。
  這終究只是為了讓對方能與我們對談才採取的手段。不過嘛,要是他們不由分說就攻擊,我會讓他們無力抵抗。
  只能祈禱這次的對手並不愚蠢了。
  
  
            ◇ ◇ ◇
  
  
  我借用了一下派到島上的召喚獸視覺記下風景,打開【傳送門】。
  或許是『魔力擴散』的結界效果,用在【傳送門】上的魔力超出平日的五倍。有種不持續輸入魔力,效果就會斷掉的感覺。這樣的話,搭乘靠著魔力飛航的飛行艇前來,的確是會馬上因魔力用盡而墜落。
  「哦哦,在打了耶。」
  我站在丘陵上,從這裡眺望位於島嶼南方的都市──完全就是城塞都市的感覺。那是座被高聳城牆圍繞的城市,牆上及牆面都裝設了大型弩砲。
  那座都市目前正遭到三隻巨獸包圍。
  只顧持續毆打包覆著城市的巨蛋狀魔力屏障的,是擁有赤銅色毛髮的猿人型巨獸‧重型金剛。
  拉開距離,以猛衝重複突擊的是豬型巨獸‧巨型豬。
  用鑽頭般大角敲打屏障的是牛型巨獸‧蠻力野牛。
  三隻巨獸各自從不同的方向進攻,都市方則只對巨型豬使用大型弩砲,發射多如雨點的箭矢。
  「哦,只會阻擋入侵的魔力屏障啊。嗯,這也是當然的吧。」
  畢竟要是連內側的攻擊都擋下,他們就沒辦法攻擊了。順帶一提,設置於各國王城的結界也大多是這種類型。
  但是大型弩砲看來似乎沒什麼效果。有幾發的確射中了目標,卻幾乎都被厚實的毛皮彈開。那張毛皮大概有跟硬化魔法相同的能力吧。
  我只有稍稍看過一下,卻覺得結界的耐久度很奇怪。按照我的估計,要是結界能防住十分的力量,那重型金剛、巨型豬和蠻力野牛就各有三、五和四分的力道。
  兩隻巨獸同時攻擊倒還有可能撐住,三隻同時攻擊屏障就會碎掉了耶。
  重型金剛一直持續攻擊,萬一蠻力野牛及巨型豬的攻擊與其重疊,感覺就不妙了。最起碼可能性並不是零。
  「看來是沒有事前說明的餘裕了,就讓我自己行動囉。」
  我從懷中取出智慧型手機,打電話確認布倫希爾德的大家已做好準備,便在眼前的天空開啟【傳送門】。
  福雷姆基亞接二連三從打開的傳送門中降落。振動大地的咚咚聲接連響起,降落於地上的機體數量是一百臺。
  「好,那重型金剛交給艾爾賽,八重對付巨型豬,蠻力野牛就麻煩希爾妲。其他人在原地待命。這裡也許還有別的巨獸,所以記得不要太大意。」
  『瞭解。』
  紅、紫還有橙色的機體前進幾步。
  『好──那人家要上了!』
  『在下參見是也。』
  『要上囉!』
  艾爾賽等人的專用機各朝目標巨獸衝去。
  巨獸們似乎也注意到了她們,面對分別往自己而來的福雷姆基亞,開始採取攻擊姿勢。
  重型金剛率先襲向艾爾賽的潔希德。只是大紅色的福雷姆基亞,輕盈地躲開金剛猛烈的右直拳,以交叉迎擊的姿勢往對方胸口就是一擊。
  『粉碎。』
  衝擊錐砰的一聲擊出,貫穿了重型金剛的胸膛。血液大量飛濺,金剛重重倒在地上。
  另一方面,巨型豬正與八重對峙。牠猶如子彈般撞向八重駕馭的史維特萊德,卻被對手從正面一刀兩斷。真是太輕而易舉了。被砍成兩截的豬露出漂亮的切面,倒落地面。
  希爾妲所乘的齊格魯娜,也用盾擋住衝向自己的蠻力野牛,接著倏地往旁邊移動,如斷頭臺般用劍砍落牠的頭。
  戰鬥結束。三隻加起來花不到一分鐘,是不是有點太快了?三人都已經習慣操控福雷姆基亞了呢……
  打倒巨獸的三臺機體與城塞都市稍微拉開距離,排成一列站在正門前。而從整齊排列在後方的福雷姆基亞中,純白的團長機‧白騎士走上前。
  我跳到那臺機體肩上,在空中投影出用魔法構築的平面擴音器,好讓整座都市都能聽見我接下來要說的話,然後把智慧型手機的麥克風打開,對城塞都市說:
  『我們是來自南方大陸的布倫希爾德公國之人,沒有與你們敵對的意思。我希望能與都市的代表人談話,請在一個小時內給予回應。』
  會指定一個小時以內,是為了強迫他們推出一個人,不管是誰都好。
  為了不讓他們認為『我們有結界,不管對方想做什麼都沒關係』,我才叫來這麼多的機體,所以他們不出來的話,我會很困擾。只要他們覺得『對方雖說不會與我們為敵,可是不出去的話不曉得他們會做些什麼』,那就成功了。
  最好的結果是由市長或領主這類的人出面,但人家或許也會認為『說不定會被殺』啊。既然這樣,就算要傳令也無所謂。總之先有對談的契機就好。
  『會出來嗎?』
  「誰知道呢。嗯,假使沒人出來,去其他都市也許會比較好。」
  我輕鬆回答駕駛白騎士的雷英提出的問題。只是如果前往其他都市,就無法像這次一樣藉著打倒巨獸,展現我們並非敵人的態度,搞不好還有突然被攻擊的可能性?
  可以的話,若能由這座都市起頭,讓他們把這些話轉達給其他都市就謝天謝地了。
  我叫出紅玉,讓牠告訴我都市裡的情況。
  『都市內亂成一團。他們似乎正一面用望遠鏡監視我們,一面準備大型弩砲及投石機。』
  「我想也是。」
  這是表示即便不清楚高層會做出什麼結論,還是先做好戰鬥準備的意思吧。從情報聽來,看來是還沒做出結論。
  由於怕我方一有奇怪動作,或許就會有大型弩砲發射箭矢飛過來,所以我們一直處在待命狀態。好無聊啊。我直接在白騎士肩上躺下,呆呆地望著天空。
  『陛下,門開了。』
  「哦,出來了嗎?」
  聽到在白騎士座艙內監視的雷英這麼說,我跳起來直接降落地面。
  騎著馬的騎士們從城門魚貫而出,往這裡而來。所有人都穿戴好全身盔甲的完整裝備,相當小題大作。
  盔甲設計也十分怪異,感覺有些老舊。是因為從帕爾提諾文明的時代就沒什麼發展的關係嗎?要是人類之間不太發生戰爭,這種事情或許真的有可能發生。
  我站在福雷姆基亞前,而騎士們在離我約十公尺以外的位置停下腳步,其中有位盔甲騎士走了出來,他在看起來格外堅硬的板金盔甲外面罩著一件外套。
  沒過多久,那位盔甲騎士就來到我面前,下馬緩緩往我這裡走來。他的頭盔近似古希臘的科林斯式頭盔,臉的前方有T字型鼻擋,頭頂部裝著像是雞冠的裝飾。
  那名騎士戴的不是電影或動畫裡,會出現的中頭盔或雙層護面頭盔──也就是把臉幾乎都遮起來的封閉式頭盔,因此我能清楚看見他的臉。
  對方是個神情嚴肅的魁梧男子,眼睛正筆直地望著我。我是沒看見憤怒或憎惡的情緒啦……
  「我是南都梅黎迪艾斯的代表,四名得意門生之一的夫萊恩特‧沙烏斯之後裔──狄恩特‧沙烏斯。感謝您這回鼎力相助。那麼,請問您是何人?」
  「我是布倫希爾德公王,望月冬夜。初次見面,狄恩特代表。」
  我一報上名字,對方便面露驚訝,好像沒有想到我是國王。可是他仍握住我伸出的手,暫且表現出友好的態度。這樣算是有進展了吧。
  「公王陛下說自己是從南方大陸來的……所以世界並未毀滅嗎?」
  「原來如此。這座島果然是在帕爾提諾毀滅前,就跟外界斷絕了聯繫。世界沒有毀滅,還存在著許多國家。」
  我用智慧型手機將世界地圖投影到半空中,而且是把這座島也加上去的完整版。
  「這就是現今的世界。」
  「哦哦……」
  狄恩特代表仰頭望著映照在空中的地圖。
  「這座島就在這裡,布倫希爾德公國則在這裡。雖是個非常小的國家,但擁有這種巨人兵……福雷姆基亞,也可說是帕爾提諾遺產之戰力的,就只有我國。因此,我國並未受過任何國家侵略。」
  「什麼……!」
  要是對方因布倫希爾德面積小而輕視我們,困擾的可是我,於是我說得誇張了一點。更何況,沒被侵略過也是事實。畢竟我們去年才建國嘛──儘管跟桑德拉有過戰爭,卻沒遭到侵略,因為才十五分鐘就結束了。
  「我們還以為外界肯定已遭水晶惡魔毀滅並被支配了……」
  「文明的確曾一度毀滅,但目前已復興到這種程度。總之,我們要不要談談彼此抱持的疑問呢?況且我也有想問的事情。」
  「……嗯,您說得對。」
  我從【儲藏】中取出大桌跟椅子,設置在原處。突然出現的桌子令狄恩特代表詫異地瞪大雙眼,戰戰兢兢地在椅子上坐下。
  
  
            ◇ ◇ ◇
  
  
  首先,我得知了這座島的名字──巴雷利烏斯島,是取自被稱為時之賢者的帕爾提諾魔導師──阿列里亞斯‧巴雷利烏斯。
  五千年前,巴雷利烏斯獨自進入這座被叫做魔島的島嶼,發現了亦被稱為自然結界之構造。於是他決定把這裡作為自己魔法的實驗場。由於他的魔法太過強大,不曉得會引發什麼災害,這座島就是最適合實驗的場所。
  不久,巴雷利烏斯在帕爾提諾過世,之後弗雷茲展開侵略。而巴雷利烏斯的弟子們察覺到危險,早一步讓家人及故鄉的同伴到這座島上避難。
  為防止弗雷茲入侵,他們還使用巴雷利烏斯留下的祕寶,進一步強化結界。結果,這座島便與外界隔絕,不會遭到弗雷茲襲擊,人們卻也無法離開這座島。
  四名弟子和他們的同伴們深信,人類世界因可怕的侵襲而毀滅,外界已成為弗雷茲支配的世界,於是決意在這座島上活下去,直到現在。
  「您們果然是被隔離起來了啊。」
  「不,我們只是以為外面的世界被水晶惡魔……是叫弗雷茲嗎?被牠們支配了……並不覺得自己被隔離。過去也曾有幾十人出船想前往外面的世界,卻全被送回原本的地方。」
  是『方位誘導』的結界造成的吧。這種結界是利用瀰漫在這座島近海的魔力之霧運作。
  我已大概把握這座島的情況,該進入正題──就是他們有沒有意除去這道結界,與其他國家交流的事;還有只要除掉結界,巨獸誕生的可能性就會降低一事。
  「問題在於要是除去了結界,弗雷茲也有可能會出現這一點吧……」
  「不……那恐怕與結界無關,因為那個叫弗雷茲的怪物也在這裡出現了。」
  「咦!?」
  據他表示,弗雷茲在這一年裡出現了兩次,因為都是單隻的低階種,他們才能設法打倒牠們。由於從五千年前相傳下來的魔物現身,人們都產生了恐懼。
  即便可以靠著結界阻擋弗雷茲的入侵,卻防不了弗雷茲的出現。
  也就是說,已經現身的弗雷茲進不了這座島,可是結界防不住直接出現在島上的弗雷茲。
  那麼,這道結界就愈來愈沒有存在意義了啊。既防不了弗雷茲出現,又去不了外面的世界,還會產生巨獸,根本沒半點好處。
  「的確如您所言……只是,希望您別介意,我們還沒有完全相信公王陛下的話。因為我們沒有方法能夠確認您的話有多少為真。」
  嗯,他說得對。不能完全相信突然跑來、不知底細的人所說的話吧……好可悲啊,我也有自己很可疑的自覺啦。
  「更何況,這也不是我一個人能決定的事。還得告知北、東與西的代表,並請示中央神殿的聖特拉爾大人……」
  「聖特拉爾大人?」
  「是指聖特拉爾‧巴雷利烏斯大人。她是時之賢者──阿列里亞斯‧巴雷利烏斯大人的後裔,也負責守護和這座島的結界,同為巴雷利烏斯大人之遺產的『門』。」
  「『門』?」
  「那是巴雷利烏斯大人花費一生想要完成的魔道具。據說只要完成它,我們就能前往新天地。四名得意門生在之後繼承了研究,卻仍然沒有完成。」
  是某種傳送門嗎?想用那個再逃出這座島?可是,既然是巴雷利烏斯想做的,就是弟子們跟他們的夥伴、家人來到這座島之前……也就是弗雷茲出現前。這是怎麼回事?
  是弟子們想將巴雷利烏斯打算製作的某種『門』,改做成傳送門,好回到結界外的世界……之類的嗎?
  「總而言之,能不能把那位聖特拉爾大人及其他代表們集結起來一同談談呢?若各位想拒絕這個提議也無妨。到時候外界人──最起碼我們不會再踏上這塊土地。只要結界不被打破,其他的國家想必也無法對這裡出手吧。」
  「……我知道了。以個人的感情來說,我也希望能自結界中獲得解放,畢竟我已經受夠害怕巨獸的生活了。」
  「當然,屆時擊退巨獸的事就請交給我吧,報酬只要巨獸的素材就夠了。」
  我們與南都梅黎迪艾斯的代表‧狄恩特約好兩週後再來拜訪,便離開了島嶼。
  總之,感覺還不壞。沒有像桑德拉那時產生糾紛,真是太好了。
  話說回來,在五千年前修復包覆整個世界的『世界的結界』裂縫的到底是誰?我本以為巴雷利烏斯就是那個人,但他好像在『世界的結界』修復前就過世了。
  四名弟子看來光是憋在這座島上就已經費盡全力,果然是其他人嗎?
  恩德也說他沒有頭緒。嗯嗯……
  假使我有能力修復世界的裂縫,一切就能圓滿落幕了。只是,想做到這件事就需要能細微地控制神氣。根據神明的解釋,是得細微到能空手修復蜘蛛網的水準吧……唉……
  總覺得打爆所有弗雷茲還比較簡單。但若『世界的結界』都是破洞,這麼做完全解決不了根本上的問題。能橫渡世界的也不是只有弗雷茲,我想避免有第二、第三的弗雷茲出現。
  賢者‧巴雷利烏斯的子孫,是叫聖特拉爾吧……也許能跟那個人請教到某些有關結界的事。
  就對這部分抱有一點期待吧,反正我對巴雷利烏斯的遺產也有點興趣。

  
  
            ◇ ◇ ◇
  
  
  自與狄恩特代表會談過後,明天就到約好的兩週了。
  說老實話,我已經派紅玉的眷屬們,緊緊盯住狄恩特周遭以及派往其他都市的使者,大致掌握住了事情的進展。
  北方代表似乎是主張慎重,他們定下的確實是位於神殿的聖特拉爾所說的『先等見了面再說』方針。他們與其說是相信了我的話,更像是想直接聽我說明。
  沒有開頭就反對,真是幫了我大忙啊。反正一切都可等談完再說嘛。
  我已將和巴雷利烏斯島接觸的事,告知東西同盟的各國代表。島上主要的貿易對象應該是帕盧夫、艾爾夫拉及漢諾克一帶,真要說的話,也算是跟同盟國無關。萬一他們給巴雷利烏斯島添了麻煩,為難的可是我,所以我事前做好了準備。
  我可不想讓奇怪的黑心貿易商失控啊。
  「話說回來,巴雷利烏斯老爺子的遺產啊。我有點……不,是非常有興趣呢。」
  「博士有見過他嗎?」
  「算有吧,是個很怪的怪人。我發現你觀測未來的魔道具,也是以巴雷利烏斯老爺子的理論為基礎做成的。」
  居然被博士當作怪人,看來是個相當反常的老爺爺。據說那位老爺爺也很頑固,不願意侍奉國家,才與弟子們過著隱世的生活。
  「冬夜,能不能也帶我去那座巴雷利烏斯島?只要能看到那個什麼遺產,我或許能知道些什麼。」
  「嗯──我是無所謂啦……但妳可別做多餘的事喔,絕對不行喔,畢竟目前正處於一個微妙的時期。」
  「我懂我懂,這部分我還判斷得出來。就相信你的愛人吧。」
  「誰是我愛人啊。」
  就在我們於『整備庫』的停機庫談論這些時,莫妮卡自起重機上方出聲對我們叫道:
  「喂──!不幫忙就滾出去啦!根本沒辦法集中精神!」
  「哎呀,抱歉。那就來做驅動類的確認吧。」
  「那都已經做完了。歌唱魔法的發動式還沒全部輸完,剩下的部分就麻煩妳啦。」
  「瞭解。」
  博士搭上跟莫妮卡不同的起重機,坐進聳立於停機庫內的福雷姆基亞座艙。這是櫻專用的集團戰支援型福雷姆基亞『羅絲薇瑟』,機體的顏色是近似白色的櫻色。
  機體從後背往左右肩膀伸出號角──類似於留聲機中喇叭之構造。乍看之下有點像是大砲。但那個從肩膀伸出的當然不是加農砲,而是能增幅櫻歌唱魔法的裝備,似乎還另外加裝了能以大音量進行攻擊的機能。為了不造成妨礙,它自然被設計成在不用時會從肩膀繞到後背、能收納變形的模式。
  我離開羅絲薇瑟的停機庫,進入對面的停機庫。裡面站了一臺如同綠寶石般散發綠色光芒的機體。
  座艙中可看見洛賽塔的身影。迷你機器人則在機體腳下匆忙奔走,協助洛賽塔。
  這是露專用的游擊戰換裝型福雷姆基亞,『瓦爾特洛緹』。
  它是臺能根據狀況,切換白刃戰裝備、高機動裝備、遠距離砲擊裝備及防衛戰裝備的機體。換句話說,也可說是只取用其他專用機優點的機體。
  取用多樣性的結果,就是性能會比其他人的專用機稍微低一些,因此沒有特化過的強度。不過,由於能應付任何情況,它也擁有強項──沒有不擅長之戰局。
  如果交涉不成功,去測試這兩臺機體兼消滅巨獸也不錯。好了,總之就等明天跟他們談過再說了。

 


《帶著智慧型手機闖蕩異世界。12》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