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廳1.jpg

今天的試閱是《放學後,到異世界咖啡廳喝杯咖啡1》

在閱讀本書之前,

小編要鄭重警告讀者們不要空腹!!不要空腹!!不要空腹!!

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

裡頭描寫的食物因為很樸實、不是什麼豪華大餐,

所以看起來格外好吃

害小編審稿的時候滿腦子都是漢堡排(¯﹃¯)

特典小冊子的內容也非常溫馨,

千萬別錯過囉

 

以下是試閱內容


 

  人生需要能愜意度過的片刻。
  愜意,意即無須戰戰兢兢地顧慮他人的感受,也不會受任何人干擾阻撓,是一段令人感到身心無比充實的時光。
  舉例而言,對我來說,擦亮咖啡杯便是能讓心靈感到愜意的時光。
  剛洗好的咖啡杯上依然附著水滴,我用乾淨的毛巾拿起杯子,再拭去水滴。尤其是會接觸到顧客嘴唇的部分,我會特別仔細擦淨。最後,再由下往上整體擦拭一遍作為收尾,便能創造出一只毫無指紋與汙垢的潔淨藝術品。
  若將之拿到光源下欣賞,更是令人迷醉,這才是名符其實的舒心愜意。
  我將擦拭完的好幾個杯子擺放在身後的櫥櫃上,一一仔細排列好,而在確實擺好最後一只杯子時,我的注意力已移轉到下一個目標上。
  我拿起疊放在吧台上的黑色圍裙,圍在腰際,並緊緊繫上腰帶。此時,已完成開張的所有準備。
  走出吧台,我再度巡視店內環境,檢查地面上是否有垃圾、椅子是否排列整齊、桌面上是否有任何污漬。
  這裡原本是間酒館,所以店內空間頗為寬敞,吧台座位共有十個,四人座有四組,兩人座有三組,而即使已擺放這麼多桌椅,店內依然不致狹隘。這間店的員工只有我一人,若被問到這樣是否忙得過來?答案是肯定的,畢竟客人也不怎麼多。
  巡視完畢後,我順勢走出店外。
  天氣誇張地晴朗,空中只隨興漂浮著幾朵白雲。我的店位於一條垂直於大馬路的小巷弄內,即便如此,店門前依舊人來人往,並不時傳來大馬路上的喧囂聲。
  有著一張熊臉的人穿著黯淡銀色盔甲走過,身後跟著一名相貌令人讚嘆的長耳女性,另外還有身著及地漆黑長袍的小矮人──各種族的人們不勝枚舉,充斥大街小巷之間。
  雖說我早已習慣眼前的光景,但總是不禁會想,這真的不是夢境嗎?
  ──奇幻世界。
  如果說這裡是異世界,便能輕易解釋一切,可是若要問我是否已能接受這個說法,就是另一回事了。我很想大吼「這裡到底是哪裡?回家的路到底在哪邊?」,卻不會有人認真地把我的話當作一回事。畢竟,以我的角度而言,這裡是奇幻世界;但對生活在這個世界的人們來說,卻是再真實不過的現實世界。以他們的現實為判斷基準,要是有人四處嚷嚷「我是從異世界來的人」,那人才真的有問題。
  我雙手扠腰,重重嘆了一口氣。
  今天天氣十分宜人。但就是因為天氣這麼好,才讓人更加感到鬱悶。
  「唉。」
  「唉。」
  聞聲,我不解地歪著腦袋。
  我的確有嘆氣,卻好像聽到有另一聲嘆息和我的重疊在一起。那是別人的嘆氣聲。
  我瞥了一眼聲音傳來的方向,和一名坐在路邊長椅上的女孩四目相交。
  她和我的年紀相仿,身穿以黑色為基礎色調的服裝,繡著標誌的斗篷引人注目,一眼便可看出那是位於城市中心的亞利爾魔術學院制服。
  女孩凝視我的眼瞳宛如蔚藍晴空般耀眼,後腦勺較高處綁著一束馬尾,髮色則如夕陽般豔紅。
  毫不相識的兩人同時嘆了口氣,又大眼瞪小眼般地四目相交……面對這樣的窘況,令我十分不自在。總之,還是先露出透過招呼客人培養出的自豪笑容吧。我朝她微微一笑。
  見狀,少女挑了一下眉毛,對我點了點頭。她心中一定認為我是個可疑人物。
  一大清早就搞砸了啊。我仰天搖了搖頭。
  唉,算了,這也沒有辦法,今天也精神十足地努力工作吧。
  我簡單地巡視門前是否有任何垃圾後,拿起掛在門旁的木製看板。上頭寫的雖是這世界的文字,不過我也認得。木板上一面寫著「本日休息」,一面寫著「本日營業」。
  當我將營業的那一面轉向正面,重新掛好時──
  「這裡是一家店嗎?」
  身旁傳來一道嗓音,使我的肩膀不禁抖動一下。
  坐在長椅上的女孩不知何時已走到我身邊,我笑著掩飾自己嚇了一跳的事實,轉向這名少女。
  「當然,但是這裡並非普通的店家。」
  見少女不明就裡地傻傻望著我,我便驕傲地說:
  「這裡是這世界唯一一家咖啡廳。」
  「咖啡廳?」
  沒錯,這世界沒有咖啡廳的概念。因此自然如我所說,這世界中的咖啡廳僅此一家。
  「咖啡廳就是一種提供輕食、飲料的店家。還有,我最推薦的就是咖啡。」
  「咖啡?」
  少女蹙起眉頭,露出聽都沒聽過這東西的表情。
  「您不知道什麼是咖啡嗎?這可不行,竟然不知道現在最流行的咖啡,還請務必品嚐看看。」
  「很流行?」
  「當然。」
  當然是騙人的。
  「那個好喝嗎?」
  「有一種大人的味道。」
  「這樣啊。」
  她看起來不甚感興趣。少女搖擺著鮮紅髮絲,抬頭望向我的店,她透過面向街道的大窗戶,偷偷窺視店內環境。
  「是說,這裡有桌子對吧?」
  她莫名親暱地這麼詢問,我點了點頭回應:
  「有是有。」
  「那這裡的椅子好坐嗎?」
  「這是當然,我可是很講究的。」
  咖啡廳的椅子可是非常重要的元素,坐起來必須不會太軟也不會太硬,要蓬鬆得恰到好處,讓人可在此放鬆。
  然而,正當我心想「這女孩的問題還真奇特」時,她的眉梢便和緩地垂了下來,露出一抹笑容。那雙蔚藍的眼眸在陽光照耀下,映出深邃的光采。
  「也可以在這裡自習嗎?」
  我點頭如搗蒜。我還是第一次見到色彩如此鮮豔的雙眼。
  「那我還會再來的。」
  她爽快地留下這一句話,便轉身離開,我則怔怔地望著她的背影。
  一大早便看到好東西,我不禁吁了一口氣,但這並非嘆息。總覺得今天也能好好加油了呢。
  我雙手扠腰,仰望天空。
  我不禁深感男人真是一種單純的生物,總是對可愛女孩沒轍。
  我呆站在路邊,結果差點撞到路過的行人。人潮漸漸增多,路上有人抱著裝滿如蘋果般紅色果實的人,也有人頭上包裹黑色布巾、在上面放著一隻類似小龍的生物,頭上長著一根巨角的女孩則與有著一張馬臉的人手牽手走著。
  多元化已不足以形容這種景象,不同種族的人們共同居住在這座城市。不過,儘管這裡屬於奇幻世界,是一座有著無盡迷宮的城市,而且日常生活充斥魔法與亞人,路上還熙來攘往地走著令人不明就裡的奇人異士,卻有一件事毫無改變──
  便是不勞者不得食。
  若要存活下去,就必須要工作。
  所以,我才會在這裡開了一家咖啡廳。我老家也經營一間從爺爺那代傳承至今的咖啡廳,因此這項工作對我而言最為熟悉,至少是我最清楚該如何著手的工作。
  我能做的只有這項工作,雖然也會發生一些令人沮喪的事,可是當然也有許多令人開心的事。
  也能和可愛的女孩說上話呢。
  我毫無意義地轉動手上的木牌,再將它重新掛好。
  
  『本日營業』。

    一 「生火腿起士熱壓三明治佐溫泉蛋」


  「我說小悠呀,我不想再工作了。」
  頂上無毛、留著長長白鬚的老翁坐在吧台這麼說道。他環抱手臂、眼光銳利,露出嚴肅的神情。老翁的視線望著窗外,從面對街道的窗戶能見到外面來來往往的行人,而天空已染上夕陽的顏色。
  「我不想再工作了……」
  他深有所感地重複著這句話。
  我默默嘆了一口氣,因為這個老爺爺每天都這樣,不論早午晚,晃過來之後便癱在椅子上,說些不明所以的話然後再回家。
  我都叫他戈爾爺爺。即便不知道他到底從事什麼工作,但他平時總穿著類似和服的衣物,而且剪裁精細又相當體面,我猜想他應是居於某種需要承擔責任的高階職務。
  「您又逃來這裡了嗎?」
  我放下正在擦拭的盤子詢問道,戈爾爺爺轉過頭來望著我說:
  「這不是逃走,我只是來放鬆一下而已。」
  「您已經來了快兩小時了。」
  「你在說什麼呢?到了這把年紀,記性就不太好了呢……」
  「請不要在關鍵時刻假裝自己癡呆好嗎?」
  「嘿嘿嘿。」
  戈爾爺爺發出奇妙的笑聲,用手抵住吧台撐著臉頰──完全是放鬆狀態的姿勢。
  咖啡廳是人們為了短暫放鬆而來,讓人能忘卻時間好好休息的場所,因此我當然也不會多加批評。客人願意把我的店當作放鬆身心之處,是一件令人開心的事,畢竟,這就表示這裡使人感到十分愜意。
  「這裡還是老樣子,都沒客人呢。」
  戈爾爺爺環顧店內說道。
  除了坐在吧台的戈爾爺爺之外,就只剩下坐在窗邊桌席看書的精靈姊姊。若能以現在是離峰時段來解釋也就算了,但我的店一直都是這種狀態。
  「小悠,賣這個叫咖啡的東西果然還是不太好啦。」
  端起眼前的咖啡杯輕啜一口,戈爾爺爺皺起了臉。
  「這味道依舊讓人刻骨銘心呢。」
  「請細細品嚐咖啡的醇味和酸味。」
  「香氣是挺好的,但就是太苦了,我喜歡吃甜的啊。」
  語畢,他拿起吧台上的白色小罐,將罐中的褐色粉末大量加入咖啡裡──粉末指的當然是砂糖。
  身為提供飲料給客人的商家,我當然希望他們能喝得順口,但見到他像是要掩埋咖啡似地丟入砂糖,我不禁流洩出嘆息之聲。
  來到這世界後,令人驚訝的事不勝枚舉,其中之一便是他們毫無飲用咖啡的文化。雖然有咖啡豆的存在,卻不把它當作飲品,而是分類在提神醒腦或讓昏厥者清醒的藥品這一類。
  剛開始經營這家店時,我本以為咖啡這種嶄新的飲品一定會引爆熱潮,卻沒想到這個想法比三歲小孩還要更加天真。又黑又苦、前所未見的咖啡得不到任何好評。這世界的居民原本就認為有苦味的東西對身體不好,大家似乎認為這是某種毒藥,幾乎沒有人懂得欣賞咖啡的優點。
  如此一來,咖啡廳自然會被評為:提供咖啡這種漆黑苦澀熱飲的莫名其妙店家。
  「唉,好無聊啊。」
  戈爾爺爺望著從天花板上垂下的燈飾,深有所感地道。
  「無聊的話就去工作吧。」
  「你在說什麼呢,我現在可是在享受無聊啊。」
  「您應該不是在想因為很無聊,所以希望發生點什麼有趣的事情吧?」
  聽我這麼說,戈爾爺爺對我笑了一笑。
  「這時候應該自己去找樂子。比起枯等,還不如自己去尋找比較快。」
  這倒也是,我點了點頭。但世上沒什麼人擁有徹底執行這件事的行動力。
  戈爾爺爺節奏輕快地重複說著「好無聊啊」時,門口傳來一陣清脆的響聲。那是為了讓我能清楚知道有客人上門,而裝的鈴鐺的聲音。
  我轉頭一望,發現一名少女於門縫間只探出一張臉,怯生生地左顧右盼。她的紅髮從肩上流洩而下,環顧店內的眼眸為蔚藍色。是今早開店前和我交談過的女孩。她說還會再來似乎並非客套話,但我真沒想到她竟然會當天傍晚就來光顧。
  「歡迎光臨。」
  我露出笑臉招呼她。
  「啊,嗯,現在有營業嗎?」
  她客氣地詢問。我點了點頭,招手示意她入內。
  「當然有營業,如妳所見,今天店內很空。」
  「昨天和前天也都空蕩蕩的呢。」
  我瞪了一眼多嘴的戈爾爺爺,他卻一臉沒事地吹著口哨。
  少女彷彿在確認店內是否安全似地緩緩入內。她身上穿著與早上相同的學院制服,後腦勺綁著一束豔紅色長馬尾,手上拿著一個大大的學生書包。
  她並未走向座位席,而是來到吧台前。
  「因為客人很少,我還以為已經關門了。」
  「妳還真會挑痛處說呢。」
  店裡的客人確實只有小貓兩三隻,初次造訪的客人或許會有些卻步。
  「這裡不是酒館,而是『咖啡廳』對吧?」
  「沒錯,小妹妹,這裡是咖啡廳,所以最推薦的是咖啡唷。」
  戈爾爺爺拿起咖啡杯,朝少女眨了眨眼。少女對這裝熟的態度感到困惑,卻還是輕輕點頭示意。
  「我第一次知道有咖啡廳和咖啡這種東西。」
  「對吧、對吧,我也是到了這間店才第一次知道呢。來,總之先坐下吧。」
  「不用了,我……」
  「來來來,就坐一下嘛,坐一下而已。」
  「好……」
  少女被戈爾爺爺牽著鼻子走,被迫在他身旁的椅子上坐了下來。我煩惱著是否該出聲幫她,但決定還是先看看狀況。
  我在少女面前放下濕紙巾和冰水後,戈爾爺爺立刻對我說:
  「小悠,給這女孩一杯咖啡。」
  「啊,不用了,我……」
  「當然是由我付錢,妳不必擔心。作為謝禮,是否可以告訴我妳的名字呢?大家都叫我戈爾爺爺。」
  「呃……我是莉娜里亞。」
  「妳叫※莉娜里亞啊!那是在岡庇兀斯雪原深處盛開、司掌春天降臨與希望的花呢,真是個好名字。妳出生在那一帶嗎?」(編註:Linaria,中文稱柳穿魚或小金魚草。)
  戈爾爺爺以令人詫異的流暢度,和名叫莉娜里亞的少女搭上話,這口才與行動力還真是令人敬佩。
  我在吧台後方蹲下,從櫥櫃中取出一個小白罐,裡面裝有咖啡豆。我打開磨豆機的蓋子,從罐中取出一杯量的豆子放入磨豆機中,接著裝上磨豆機的把手,緩緩轉動。
  沙沙沙、喀喀喀。
  店內迴盪著咖啡豆漸漸變成粉末的聲響。
  磨豆機真是個好東西,磨碎咖啡豆的時光幸福得不得了,能讓人忘記一切。
  體會完一杯份的幸福時光,我開始準備虹吸式咖啡壺。
  透明玻璃製的球狀燒瓶裝在專用支架上,下方放了一座加熱用的燈具,而上方則是形狀類似燒杯的上壺,底部裝延伸出一根細管插入球狀燒瓶,這也是玻璃製的。
  這個器具原本是這世界的藥劑師或研究者使用的東西,我請人特別訂做,將它改造成咖啡壺。因此用它來煮咖啡時,總有種氣勢十足的感覺。
  我用白銀製茶壺往球狀燒瓶注入熱水。這個茶壺是運用了魔法技術的製品,只要裝置其上的魔石依然含有魔力,裡面的水便能一直保持在沸騰狀態,是一項非常出色的道具。
  加入熱水後,我仔細地用乾布擦拭燒瓶周圍,若燒瓶上殘留水滴,可能會在加熱時裂開。玻璃製品相當昂貴,所以得慎重使用。
  我在加入熱水的燒瓶下,擺放加熱用的魔法燈並點火。這個魔法燈不知道是裡面用了火魔法,還是內藏能發出熱能的魔石,總之轉開點火器後,魔法燈的中央便會變紅發光,並從中產生熱能。
  這是一個魔法文化十分發達的奇幻世界,但追求方便性所產生的製品卻與我原本的世界沒什麼兩樣,真教人覺得不可思議,同時十分有趣。不論是用什麼物質作為燃料,或到底是用怎樣的技術製造而成,總而言之,目的都一樣是「燒水」和「點火」。
  我在上壺塞入濾布,將用磨豆機磨成粉末的咖啡粉放入上壺,等待熱水燒開後,再把上壺插入燒瓶上方的開口。
  「哇……」
  莉娜里亞發出小小的驚嘆聲。
  這時燒瓶中的熱水開始自動往上升起。它在經過連接管後繼續上升,來到了上壺內。
  「這是什麼?魔術嗎?」
  莉娜里亞露出驚訝的神情問我,我則不禁莞爾。
  「不要笑啦,這不是魔術嗎?」
  「不是喔。」
  上升到上壺的熱水量已多到能讓咖啡粉浮起,我在咖啡粉溢出之前,為了使熱水與咖啡粉攪拌均勻,用一根小木勺在裡頭畫了幾圈。
  上壺中分成了三層,泡沫、浮起的咖啡粉以及萃取出的咖啡,還有和熱氣一起滿溢而出的濃郁咖啡香,這是一段只能在萃取瞬間享受的愜意安寧時光。
  確認熱水都已經上升到上壺後,我將火轉小。殘留在燒瓶底部的少許熱水正不斷冒著泡泡。
  當我回過神來時,發現戈爾爺爺與莉娜里亞已停止對話,正目不轉睛地盯著虹吸式咖啡壺。兩人都露出認真的表情,使我不禁笑了出聲。
  莉娜里亞狠狠瞪了我一眼。
  「抱歉、抱歉,因為妳看得很認真,實在很有趣。」
  聽我這麼一說,莉娜里亞噘起小嘴道:
  「這也沒辦法吧,畢竟我是第一次看到這個。如果這不是魔術的話,熱水是怎麼跑上來的?」
  「呃,因加熱後的熱水導致壓力有所變化,大概是這樣吧。」
  「壓力?那是什麼?」
  我雙手環胸,望著天花板沉思道:
  「水加熱後,燒瓶中的水蒸氣就會膨脹,而水會因為燒瓶中沒有地方可去,所以受到擠壓因此往上升起。」
  我望著上壺的狀況,將火完全熄掉,再度用木勺攪拌上壺。
  「所以像這樣熄掉魔法燈後,原本膨脹的水蒸氣便會回復原樣,然後就會……」
  過了一會兒,在上壺中萃取出的咖啡通過連接管,緩緩地流到燒瓶中。
  「哇、哇!」
  原本只是熱水的液體變成了深邃琥珀色,再度回到燒瓶之中。戈爾爺爺臉上浮現溫柔笑容望著莉娜里亞,彷彿是在看自己的孫女。
  最後,上壺內只剩下因吸滿熱水與空氣而膨脹的咖啡粉,這便是已經完美萃取出咖啡的證明。
  我拆下上壺,端起支架上的把手,將咖啡從燒瓶倒入杯中。店內充滿杯中散發出來的熱氣,以及從鼻腔衝至頭頂的芳醇咖啡香。這香味也是一種至高無上的幸福,煮咖啡的過程中洋溢著各種幸福。
  「真好聞。」
  莉娜里亞發出如痴如醉的聲音,我不禁笑了一下,並將咖啡杯放在杯碟上,送到莉娜里亞面前。
  「請用,這就是咖啡,是我獨創的混合配方。」
  莉娜里亞用雙手端起咖啡,凝視著咖啡的水面,宛如眼前出現一顆漆黑寶石時人人都會有的反應。
  「我要喝了。」
  淺嚐一口後,莉娜里亞便挑起眉毛,睜大眼睛,轉頭看我。她的雙唇離開杯緣,臉上愕然的表情宛如年幼的孩子。
  「……好難喝。」
  戈爾爺爺大笑出聲,我則沮喪地垂下肩膀。

 


 

《放學後,到異世界咖啡廳喝杯咖啡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