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愛3.jpg

今天要奉上《只要長得可愛,即使是變態你也喜歡嗎?3》的試閱,

本作紓壓又養眼,一直以來都是小編的職場療癒小物(?

不過這集不僅僅是看變態少女們各種變態而已!

主線劇情也大有進展啊啊啊h48

為了避免爆雷,小編就不多說惹,

不久後上市時千萬別忘了入手喔(●>H<●)ノ

啊!而且這次也有我們特別跟日方申請的特典小冊子,

絕對划算,買到賺到h48

以下是試閱內容!


 


 

  「──慧輝,起來吧?」
  「嗯唔……咦,紗雪學姊?」
  被人搖了搖肩膀而睜開眼,熟悉的黑髮少女就站在眼前。
  白色上衣配上紅色蝴蝶結與長裙,一身成熟洋裝打扮的紗雪正對著慧輝微笑。
  點亮了燈光的房間其實是自家客廳,時間已過凌晨零時。
  看樣子,慧輝坐在沙發上睡著了。
  「為什麼紗雪學姊會在我家啊?」
  「哎呀,你睡傻了嗎?怎麼還叫我學姊呢?」
  「啊……對喔,我們都已經結婚了。」
  跟紗雪到遊樂園約會的那天,慧輝調戲了紗雪,於是他負起責任與她交往,並且在高中畢業的那天登記結婚,紗雪的戶籍也遷入慧輝家。
  現在的她已經不姓朱鷺原,而是叫桐生紗雪。
  兩人的關係也從原本的學姊學弟升級為夫妻。
  「呵呵,看來你累了耶。畢竟慧輝平常工作那麼賣力。」
  紗雪說話時看著慧輝的眼眸裡,蘊含著某種期待。
  「不過既然明天放假……我們就難得地……好嗎?」
  「也好。過來吧,紗雪。」
  「嗯!」
  滿心喜悅地回完話,她正面跪了下來。
  一撥開黑色長髮,慧輝在她白皙的脖子戴上紅色項圈,紗雪隨即露出陶醉的笑容。
  「呵呵,能讓主人親手幫我戴上項圈,我真是太幸福了。」
  「才戴個項圈就興奮成這樣,紗雪真的是變態呢。」
  「呀嗯,不要說那種壞心眼的話啦。」
  「可是紗雪,妳不就喜歡我這樣欺負妳嗎?」
  「……嗯。耶嘿嘿,最喜歡了。」
  「那我們今晚也去散散步吧,希望妳像狗一樣趴在地上的模樣別被人看到。」
  「啊,太好了。我好期待啊,主人!」
  戴著項圈滿臉愉悅的太太,以及把太太當成狗的重度S丈夫。
  於是,變態夫妻一起展開了一場過激的夜間散步。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太過震撼的體驗,讓慧輝一躍而起。
  「哈啊哈啊……呃、咦?這、這裡是……」
  他環視周遭,發現自己正待在熟悉的房間裡。
  意識到自己只是在作夢,慧輝這才安心地吁了一聲。
  「嚇死人了……還好只是場夢……」
  太過逼真的場景,害慧輝以為自己就這樣直衝了紗雪主線的結局,幸好事情沒那麼嚴重。
  一看床邊的鬧鐘,時間還不到早上七點。看來他今天醒得比平常早了一些。
  「不過這夢真是糟透了……」
  成為重度M學姊的飼主,把她當狗一樣帶出去散步Play的未來生活。
  驚悚的夢境內容,讓慧輝難掩動搖。
  晚上跟紗雪一起玩人遛狗的散步Play,這樣的未來他可是敬謝不敏。
  「……不過,對喔,我昨天跟紗雪學姊約會了……」
  昨天是星期天。慧輝為了查出遺落小褲褲的灰姑娘真面目,約了可能性最高的朱鷺原紗雪到遊樂園玩。
  而意外就在回家的路上發生了。
  他們回程時繞路到夜晚公園裡,慧輝在那裡發現她竟然沒穿內褲。
  由於之前約會時,紗雪顯得非常在意自己的裙子,慧輝因此懷疑她穿著灰姑娘的小褲褲,以主人的權限要她掀起裙子給他看。
  但以結果而論,紗雪並沒有穿著灰姑娘的小褲褲。
  原來她單純藉由沒穿內褲帶來的刺激,享受著重度M的快感。黑髮灰姑娘候補,是個喜歡不穿內褲的變態。
  昨天約會的最後,紗雪問:「接下來要做什麼?」
  至於慧輝的回應,則是牽起她的手,護送她回家。
  其實沒穿內褲的刺激實在太過強烈,慧輝恨不得立刻逃離現場,但又不能把一個沒穿內褲的女生扔在夜晚的公園裡。
  歸途中,兩人都不發一語,不過倒也沒再出什麼狀況。把紗雪護送回家後,慧輝也趕緊打道回府。
  「……結果搞到最後,還是不曉得紗雪學姊到底是不是灰姑娘啊。」
  遺落小褲褲的灰姑娘。
  留下匿名情書的那個女孩。
  雖然目前紗雪嫌疑最大,但慧輝到現在還沒找到能證明她是灰姑娘的關鍵證據。
  「今後我該用什麼表情面對紗雪學姊啊……」
  雖然當時並不知道她底下沒穿褲子,但慧輝終究命令了她掀起裙子,讓紗雪露出一絲不掛的下體。
  即使被路燈的陰影勉強遮住一部分,但那仍無疑是刺激的光景,讓慧輝光是想起,臉就燒起來似地發熱。
  「不管怎樣,也不能不穿內褲吧……」
  慧輝看到的不是雜誌或網路上的照片,而是與自己友好的女生的肉體。
  對單身資歷=實際年齡的處男來說,實在太刺激了點。
  「不過……那天的紗雪學姊真是可愛啊。」
  她羞紅著臉掀起裙子的模樣,讓人感到莫名地興奮。
  「……不對啦,這樣我豈不是也變成變態的一員了?」
  慧輝甩甩頭,告別重度S屬性逐漸萌芽的自己。
  飼主體驗日只是一日限定。今天的慧輝已經不是紗雪的飼主了。
  慧輝深呼一口氣,試著重拾平常心,拘謹的敲門聲就在這時響起。
  「哥哥,你起床了嗎?」
  門輕輕打開了,從門後露出臉的,是慧輝在這個世上最愛的女孩。
  她穿著制服加上圍裙的最強裝備,配上微微蜷曲的髮絲,以及可愛的惺忪睡眼。她是慧輝的妹妹瑞葉。
  「啊,起床了呀。哥哥早安。」
  「早安。瑞葉穿圍裙的樣子真是世界遺產級的可愛啊。」
  「謝謝。看來今天的哥哥也一樣是妹控呢。」
  「還是我現在再去睡個回籠覺,讓妳能夠叫醒最心愛的哥哥呢?」
  「這就不必了。我並沒有戀兄到那種程度。」
  「我想也是──」
  「去換衣服洗個臉吧。早餐已經準備好了。」
  「知道了……啊,瑞葉,先等一下。」
  「嗯?怎麼了?」
  正準備離去的瑞葉轉過身。
  「我只是問一下。就是……瑞葉妳會不會偶爾不穿內褲?」
  「什麼?」
  「沒有啦,我只是有點好奇,女生是不是會有不想穿內褲的時候。」
  「怎麼可能有嘛。」
  「我想也是──」
  「哥哥,你還好嗎?」
  「可能不太好……」
  一大清早就對妹妹說出「會不會偶爾不穿內褲」這種性騷擾發言,也難怪她會擔心自己的哥哥是不是怪怪的。
  「……這是從我朋友那裡聽來的。那傢伙……怎麼說呢,不小心看到女生的……反正就是讓人害羞的畫面。」
  雖然內容跟事實有些出入,但慧輝總不能說其實是自己要求女生露出小褲褲,卻發現她根本沒穿,所以有一部分只好含糊帶過。
  「意思是他看到對方的裸體了嗎?」
  「呃、嗯,差不多吧。像這種情況,男生應該怎麼做,才算是負起責任啊?」
  「嗯…………結婚之類的?」
  「結婚!?」
  妹妹說出的這個關鍵字,讓稍早的惡夢再次甦醒。
  跟重度M學姊結婚,共度過激的新婚生活。
  (剛剛的夢……該不會是什麼預知夢之類的吧?)
  如果真是這樣,慧輝的未來等於被綁死了,註定進入學姊線當個稱職的飼主。
  「好吧,結婚只是玩笑話。像那種時候,男生還是道個歉會比較好吧。」
  「說得也是……」
  從古至今不分東西,男女之間發展成這種害羞的意外,一定都是男生的錯。
  好比說不小心撞見更衣,或是突然有一陣風洩漏裙底風光,諸如此類的場面,全都會怪在男人頭上。男人真命苦啊。
  「算了……上學去吧。」
  就算想逃避現實,問題一樣沒有解決。
  桐生慧輝的目的,是揪出遺落小褲褲的灰姑娘。
  目前的首要事項,是徹底調查最有嫌疑的紗雪。在釐清她到底是不是灰姑娘之前,調查絕不能就此中斷。
  為了找出灰姑娘,得到人生的第一個戀人,歌頌青春、實現夢想,他不能因為看見女生沒穿小褲褲的場面便就此退縮。
  

  
  來到學校換好室內鞋,前往教室的途中,慧輝遇上了現階段最不知如何面對的人物。
  「啊,紗雪學姊……」
  「慧輝同學……」
  朱鷺原紗雪。
  她大慧輝一個年級,是慧輝所屬的書法社社長,也是前幾天約會時被他發現沒穿內褲的變態女孩。
  「早、早安,慧輝同學。」
  「早安,紗雪學姊。」
  「…………」
  「…………」
  兩人交換了相當生硬的問候,尷尬的沉默隨即充滿了現場。
  紗雪面頰微紅,視線向上凝望著慧輝。
  「那個,慧輝同學……」
  「什、什麼事?」
  慧輝緊張兮兮地看著她回答,只見她面頰變得更紅,羞答答地說:
  「關於昨天的事……我不穿內褲就去約會,這樣其實很不知廉恥對吧?」
  「是啊,沒錯。」
  「昨天回到家冷靜想想,我才發現自己做了多丟臉的事。」
  「我是希望妳採取行動前就能發現這一點。」
  「這次的體驗非常美妙,儘管如此,我還是先暫停封印不穿內褲出門的行為好了。」
  「可以的話,拜託妳永遠封印。」
  慧輝實在不希望自己每次見到她,都要懷疑她該不會底下又沒穿內褲。
  NO PANTS NO LIFE。
  生活要過得安穩,內褲是不可或缺的存在。
  總之,跟紗雪這樣閒聊了一些傻話後,慧輝覺得自己終於能稍微重拾平常的步調。
  「然後呢,我思考了一整晚,終於瞭解了。」
  「嗯?」
  「我終於瞭解慧輝同學的心境,覺得豁然開朗了。身為服從的寵物,我當然要能嗅出主人的需要啊。」
  「咦?紗雪學姊,妳到底在說些什麼?」
  「所以,嗯……放、放學後見!」
  「呃、嗯,放學後見……?」
  慧輝呆滯地看著紗雪小跑步離去的背影。
  雖然不曉得她想通了什麼、經歷了什麼過程、得到了什麼結論,但紗雪也不是第一次說出奇怪的話了。若老是放在心上,煩惱可會沒完沒了。
  「算了,放學後的事,放學後再看著辦吧。」
  彆扭歸彆扭,至少兩個人說話了。
  只要像這樣慢慢尋回原本相處的感覺,之後再重啟有關灰姑娘的調查就行了。
  雖然慧輝想得很容易,現實卻更複雜了點。
  以結論來說,慧輝心中所想的未來並沒有實現。
  
  
  當天放學後,三名社員來到書法社。
  慧輝跟唯花隔著一張桌子面對而坐。
  紗雪獨自在榻榻米區,正手握毛筆跟宣紙大眼瞪小眼。
  時節一進入七月,為了對抗逐漸升高的氣溫,社辦打開了窗戶,讓舒爽的涼風能夠靜靜地出入。
  正在寫書法的紗雪頭髮紮成馬尾,露出其下白皙的頸子。
  慧輝心不在焉地望著她美麗的頸部,兩人不經意地對上了眼,紗雪像個彈簧似地將臉轉回正面。
  微染紅暈的側臉,應該不全是大熱天的影響。
  慧輝也有些羞赧地把視線轉往窗戶那頭。
  現場的氣氛,完美演繹了何謂尷尬。
  兩人故意不去想對方,卻反倒更加在意彼此。
  唯花詫異地看著兩人的模樣,並開口:
  「慧輝學長,您跟魔女學姊之間怎麼了嗎?」
  「咦?」
  「因為今天的慧輝學長心不在焉,而平常一拿起筆就忘了周遭的魔女學姊也完全無法集中。一看就知道不對勁。」
  「啊~……」
  慧輝與紗雪雖然在早上說了一些話,但『彆扭』依然存在於兩人之間。
  而在兩人之間流轉的微妙氛圍,唯花不可能嗅不出來。
  但沒穿內褲事件當然不可能告訴唯花,這讓慧輝自然而然地選擇以裝傻打發她。
  「我們……沒發生什麼事啊?」
  「真的嗎?」
  「真、真的唷!」
  「為什麼學長語尾這麼奇怪……真是可疑。」
  唯花瞇起眼,看起來就像質疑嫌疑犯不在場證明的刑警。
  面對那雙藍寶石般的瞳仁射來的懷疑視線,慧輝只是沉默到底。
  「……唉,算了,我再問魔女學姊好了。」
  面對死也不肯招供的嫌疑犯,可愛的小刑警只好放棄,轉而瞄準了另一名關係人。
  唯花起身前往榻榻米區,向紗雪問道:
  「魔女學姊,能打擾一下嗎?」
  「咦?……呃、嗯,有什麼事嗎?」
  「您跟慧輝學長之間發生了什麼事?」
  「啊嗚……」
  唯花直截了當的提問,讓紗雪的臉上泛起紅潮。
  接著,只見她坐立不安地扭了扭身體,視線頻頻瞥往慧輝,接下來──
  「那、那種事情……我怎麼好意思說出來嘛!」
  她說出這句足以把懷疑化為肯定的台詞。
  學姊無異於不打自招的反應,令唯花漸漸更加感到不悅。
  「……看來你們不只可疑,而是有罪呢。」
  「有罪!?」
  學妹對學長姊的懷疑一發不可收拾。
  話雖如此,這件事絕對不能說出去。慧輝只能別過眼,躲避學妹的視線。
  「哼……算了。倒是慧輝學長,唯花有件事想拜託您。」
  唯花從書包裡拿出一本數學題庫。
  只見她移動到慧輝身邊,打開書本放到桌上,指向其中一題。
  「唯花對數學有點沒轍──學長知道這題怎麼算嗎?」
  「喔喔,這題只要用因式分解就行了。」
  慧輝拿起唯花的自動筆,在題庫上運筆寫下算式。
  「光是這樣看起來很亂,所以要先整理……妳看,這樣就能代入這邊的公式了對吧?」
  「啊,這樣啊。原來如此。」
  「要是求不出答案,就代表前提已經錯了,可能是解題順序不對,或者根本用錯公式。」
  「喔喔,慧輝學長看起來就好像學長一樣呢。」
  「因為我本來就是學長啊。」
  雖然可能有點靠不住,但他好歹高她一個年級。
  「慧輝學長,能請您幫唯花準備下星期的期末考嗎?」
  「想找人指導的話,應該拜託紗雪學姊吧?她功課比我好太多了。」
  「可是要拜託魔女學姊,不知道得付出什麼代價。」
  「紗雪學姊在妳心目中到底是個什麼樣的角色啊……」
  「魔女學姊是個要唯花穿兔女郎裝才准許加入社團的變態。」
  「啊,好像有這麼一回事。」
  唯花入社時,在這房間裡展現的兔女郎模樣,真是太正點了。
  那張迷人的兔女郎照片,現在依然珍藏在慧輝的手機裡。
  有四分之一混血血統的唯花,是個金髮碧眼的美少女。
  她身材嬌小又軟綿綿,散發著讓人想抱到懷裡的可愛氣息。
  其實慧輝希望紗雪也能穿上兔女郎裝。也許不管男生或女生,都有想幫可愛女生換上各種衣服的欲求也說不定。
  「別管那件事了,學長快教我吧。」
  「好啦好啦。」
  「沒錯,奴隸只要乖乖聽飼主的命令就行了。」
  「能請妳別笑得一臉燦爛地說那種恐怖的話嗎?」
  外表看似天使,內在卻是個小惡魔的重度S。這就是唯花的本性。
  唯花微調了椅子的位置,端坐在慧輝身旁。
  「那麼,快點開始我們的讀書會吧。」
  「……呃,小唯?妳會不會靠得太近了點?」
  「咦~?應該還好吧~?」
  怎麼可能還好。兩人坐的椅子間隔近到不自然,只要稍微動一下身子,就會碰到彼此的肩膀。
  但唯花絲毫不以為意,開始專心讀書。
  慧輝見狀,也只好放棄抵抗,一邊準備進行考前預習,一邊指導唯花。
  「呣……」
  看著學弟妹親密地靠在一起研究題庫,紗雪眼神滿是哀戚,儼然是失去飼主的寂寞狗狗。
  但她只是看著兩人,倒也沒有採取什麼行動。
  (咦?真是怪了。一般來說,紗雪學姊一定會來攪局啊。)
  若是平常的她,一定會開始妨礙兩人,例如諷刺唯花沒什麼料的胸部之類的。
  但今天的紗雪除了一臉哀怨地看過來,並沒有展開其他行動的跡象,甚至回頭面對矮桌,繼續投入書寫之中。
  學姊這樣的舉止,也讓唯花察覺有異。
  「……魔女學姊今天果然怪怪的。雖然一直偷看這裡,卻只是不停地在宣紙上寫著密密麻麻的『忍耐』,每個字還都只有米粒大小。」
  「咦?這會不會太恐怖了……」
  不過她說得沒錯,紗雪的確不太對勁。
  看來這果然跟昨天沒穿內褲的事件有關?
  「魔女學姊的模樣實在讓人節奏跟著大亂呢。慧輝學長,您不關心一下魔女學姊嗎?」
  「呃,這實在有點尷尬啦。我跟紗雪學姊出了些……不知道算不算意外的事。」
  「所以果然發生了什麼事嘛……」
  唯花露出悻悻然的表情,但下一秒就轉變為鬼靈精的微笑。
  「既然這樣,我們就來測試一下吧?」
  「測試什麼?」
  「測試魔女學姊的耐力。」
  唯花剛說完,就撒嬌似地貼上慧輝的胳膊,接著又把頭放到慧輝的肩膀上。
  「小唯!?」
  「啊哈,學長的反應真棒。」
  「我說,妳突然這樣是想做什麼啊?」
  「這是一種實驗,調查善妒的魔女學姊能忍耐到什麼地步。雖然唯花不覺得那條母狗忍得了自己的主人被搶走就是了。」
  「真不愧是重度S,對紗雪學姊討厭的事瞭若指掌……」
  以前慧輝跟學生會副會長狀似親暱時,紗雪就曾經有過看似吃醋的反應。那時的她看起來的確就像主人被搶走的寵物。
  如此善妒的大型犬朱鷺原紗雪,究竟能不能忍受眼前的場景呢?
  「唔……魔女學姊還是不動聲色耶。都已經貼得這麼緊了。」
  「不過,眼睛倒是不斷往這裡瞄……」
  雖然偷瞄卻沒有採取突襲手段。她顯然很在意慧輝他們,卻不發一語,依然在原地動也不動。
  「喔~想不到學姊還挺能撐的……那麼接著進入下個階段吧。慧輝學長,不好意思喔。」
  「咦?……喂!?」
  不知道她在想什麼,只見唯花起身,隨後小巧的臀部便坐上慧輝的大腿。
  「啊哈。像這種事,身材高䠷的魔女學姊應該就學不來了吧。」
  「是啦,小唯跟學姊比起來的確小隻不少……」
  坐在慧輝腿上的嬌小學妹,看起來心花怒放。
  女孩特有的醉人甜香配上臀部柔軟的觸感雖然令人意亂情迷,但慧輝還是死命地保持平常心。
  畢竟胯下要是在這時起了生理反應,可是會被人蓋上變態烙印的。
  「那麼,魔女學姊反應如何呢?」
  魔女學姊朱鷺原紗雪,這下一臉悲傷地看著他們。
  「……紗雪學姊是不是快哭出來了?」
  「快哭了呢。」
  她看起來就像食物被沒收的狗,讓人愈看愈不忍心。
  「沒想到做到這種地步竟然也不生氣。看來今天似乎是還以顏色的大好機會呢。」
  「我覺得這樣就差不多了吧?」
  紗雪在這方面算是很記仇的人。慧輝很怕接下來又會發生什麼報復事件。
  「……慧輝學長,您對魔女學姊真的很心軟呢。」
  「咦?」
  「竟然對唯花以外的女生這麼好──看來慧輝學長需要接受一點懲罰才行!」
  說完,唯花轉過身,往慧輝的臉頰一吻。
  強烈而出其不意的襲擊,讓慧輝的臉霎時燙了起來。
  「唔哇、唔哇哇哇哇哇!」
  「啊,學長!您這樣亂動──呀啊!?」
  處男被嚇得身子一陣激烈掙扎,結果椅子順勢倒了下去。
  坐在椅子上的慧輝,以及坐在慧輝腿上的唯花,當然也跟著跌到地板上──
  「啊……」
  「學、長……」
  仰倒在地的唯花之上,是撲在她身上的慧輝。
  慧輝的雙手沒撐著地面,體重完全壓到她身上。
  這突然的意外,讓紗雪一時僵住了。
  慧輝知道自己得趕緊起身,但凝視著他的藍色眼眸卻不容許他這麼做。
  慧輝跟唯花彼此相視,兩人同時紅了臉,就在這時──
  「──我來囉。」
  隨著慵懶問候聲進屋的,是綁著紅褐色側馬尾的女學生。
  她是南条真緒,六月加入書法社的成員,也是個BL作家,因其重口味的風格,在部分女性之間頗有人氣。
  而這樣的她,正冷眼望著社辦正中央交纏在一起的男女。
  「……你們倆是在幹嘛?」
  「在……準備考試?」
  「健康教育?」
  「並不是。」
  「為什麼準備考試會準備成這樣?」
  「這我自己也很好奇啊。」
  「哼嗯……如果唯花是美少年的話,這就是極品的一幕了啊。」
  「這種腐敗的發言,拜託妳還是留著寫在同人誌後記就好。」
  書法社的成員還是老樣子,全都是變態。
  慧輝跟唯花都沒有因跌倒而受傷,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
  唯花一起身,立刻忸忸怩怩地以手摀著臀部。
  「就算是慧輝學長──也、也不可以對人家的屁股出手!」
  「妳在說什麼!?」
  「呼呼呼,看來唯花也漸漸被腐世界滲透了。真是不枉我送她自己的全套作品。」
  「幹嘛做這種多餘的事情啦!?」
  唯花本身就已經有S屬性這邪惡的個性了,拜託可千萬別再加上腐女這個新要素。
  又是重度M又是重度S又是腐女。書法社社辦還真是各種人才一應俱全。
  慧輝移動目光看去,紗雪不知何時已經回頭開始做自己的事。
  熱鬧的房間裡,只有黑髮學姊安分到不自然的地步。
  而惦記著紗雪的慧輝,他的模樣則全被唯花仔細地看在眼裡。
  
      ◇
  
  隔天,以及再隔天,紗雪的模樣依然很奇怪。
  大家照舊到社辦露臉,明明也沒有吵架,但她就是沒有跟其他人交談。
  來到社辦的紗雪就只是默默練書法,不曾加入其他社員的對話。
  慧輝雖然邊幫唯花準備考試,邊留意著紗雪那頭,但因為有沒穿內褲事件帶來的尷尬感,因此他也沒能主動找她搭話。
  情況就這麼毫無進展地隨著時間流逝,到了星期四的放學後。
  這一天,慧輝在空無一人的教室裡,趴在桌上喃喃自語:
  「紗雪學姊果然不太對勁啊……」
  之前有一次,他也像現在一樣尷尬,不知該怎麼面對她。
  當時他剛發現紗雪重度M的變態本性,然而當時她的行為舉止跟平常沒兩樣,因此慧輝沒掛心太久,兩人之間也沒有什麼疙瘩存在。
  但這次可不一樣。
  兩人現在就像是躲著彼此般,看不到任何修復關係的契機。
  「去找小春學姊商量看看好了……」
  不斷一個人煩惱也不是辦法。
  思考到最後,慧輝於是來到位於社辦棟三樓的天文社。
  「打擾了…………咦?」
  進房的瞬間,眼前的震撼景象讓他啞口無言。
  貼滿牆壁的無數翔馬照片雖然也很震撼,但慧輝並不是為此震驚。
  天文社的社辦裡,秋山翔馬正把一個嬌小的女孩壓倒在地。
  「…………」
  「…………」
  「…………」
  慧輝、翔馬和女孩。三人份的沉默。
  在尷尬的氣氛裡最先起反應的局外人,拿出手機。
  「呃……報警要打幾號?」
  「拜託你別報警好嗎!?」
  翔馬連忙制止打算報警的慧輝。
  「不是啦,因為我還以為你終於犯案了。」
  「沒禮貌。我才不會做出那種會鬧上警局的事。別看我這樣,我好歹是以一身清白的蘿莉控為目標的人。」
  「清白的蘿莉控究竟是……」
  在喜歡幼女的當下,心不是早就汙濁到底了嗎──他心想。
  「總而言之,你誤會了。我不是在襲擊小春。」
  「沒、沒錯。翔馬只是因為我被絆倒,想幫忙扶我起來而已。」
  
  
  女孩──鳳小春撐起身體,挺身來到他面前。
  她穿著不符時節的連帽外套,身高只有一四五公分,以高中生來說很迷你,但令人驚訝的是,她其實是三年級的學姊。
  「沒錯沒錯,就如小春說的,我根本沒動一丁點兒歪腦筋。」
  「喔?也就是說翔馬你對小春學姊無動於衷嗎?明明貼得那麼近,卻完全沒有想要把臉埋進學姊身上又吸又聞是嗎?」
  「對小春又吸又聞?哈,少說這種蠢話好嗎?這種慾望──我怎麼可能沒有呢!其實我還真的常常想對小春哈吸哈吸個夠!」
  「你根本滿腦子歪腦筋嘛。」
  真不愧是訓練有素的蘿莉控。
  「哈吸哈吸是什麼意思呀?」
  「哈吸哈吸就是說──」
  納悶的小春一聽完慧輝解釋,頓時燒紅了臉頰,模樣真是可愛。
  「也罷,其實小春學姊比我們大,要哈吸哈吸還是舔舔都無所謂……只是該怎麼說呢,剛剛的畫面看起來完全是翔馬非禮小學生啊。」
  「小學生……」
  合法蘿莉學姊一副大受打擊的模樣,把手貼到自己的胸前。
  翔馬對這樣的小春投以溫柔的微笑。
  「別放在心上。小春現在的樣子就是最可愛的。」
  「翔馬……我好開心!」
  「呃,那個……拜託你們等兩個人獨處時再打情罵俏,好嗎?」
  對單身資歷=實際年齡的慧輝來說,這甜蜜氛圍實在令他太煎熬了。
  小春跟翔馬目前雖然還算是戀人未滿的關係,但已經會大方地出門約會,差不多已經跟情侶沒兩樣了。
  看著甜蜜蜜的兩人,慧輝以慣用的「現充爆炸吧」在心底詛咒他們。
  「所以桐生同學,你說有事是指?跟灰姑娘的事有關嗎?」
  「跟那也有一點關係……其實是這樣的,我最近跟紗雪學姊關係有點僵,所以才來找小春學姊商量。」
  「你跟朱鷺原同學怎麼了?」
  慧輝於是說出了之前跟她約會的事。
  他詳細地交代清楚在遊樂園發生的事,以及回程發生的『沒穿內褲事件』。
  「──原來是這樣。沒穿內褲就去約會嗎?朱鷺原同學真豪放呢。如果是我的話,一定會難為情到出不了門。」
  「大部分的人都不會不穿內褲就出門約會啦。」
  順帶一提,其實紗雪跟小春一年級時同班,兩人算是舊識。
  擁有豐滿好身材的紗雪,以及兒童體型的小春。
  這樣的兩人竟然同年級啊──慧輝直到現在還是對此感到不可思議。
  「然後自從約會之後,紗雪學姊就變得不太對勁。該怎麼說呢,就是異常地安分,或者說是溫馴過頭了,就連面對小唯的挑釁都不生氣。」
  最近慧輝經常幫唯花準備考試,唯花會趁機挑釁紗雪,但她也毫不反擊。
  「然後,其實我也有點尷尬。本來想說會不會是因為硬逼她掀裙子,害她生氣了,不過看來也不是這樣。她不再像平常那樣逗我,我總覺得有點……」
  「覺得有點──空虛,是嗎?因為朱鷺原同學不理你了。」
  「咦?」
  「呵呵,看來桐生你很喜歡朱鷺原同學呢。」
  「啥!?」
  「是啊,畢竟那個社團有超過一年的時間只有他們兩個人啊。」
  「連翔馬都這麼說!?」
  慧輝看學姊說話時一臉笑咪咪,而他的朋友也嘻笑不停。
  他覺得自己像是被看透了心思,感到一陣難為情。
  看來被目前這情況打亂步調的,似乎不只唯花一個。
  紗雪平常陽光開朗、逗弄自己並開懷而笑的模樣,是慧輝最珍愛的事物。
  「想不到,桐生你其實意外愛對學姊撒嬌呢。」
  「拜託妳饒了我吧……」
  「不過朱鷺原同學無精打采的原因,的確挺讓人好奇的。」
  「就是說啊……」
  「會不會慧輝你幹了什麼好事?比方說偷看她更衣或是偷走內褲之類的。」
  「你到底把我當成什麼了?再說要是我真的這麼做,那個人應該只會更愉悅吧。」
  受辱而感到興奮,是重度M的天性。
  對一個重度M的變態來說,就連性騷擾也是一種獎勵。
  「你雖然找我們商量,但看起來,其實答案已經很明顯了吧。」
  「嗯,我也這麼覺得。」
  翔馬說完,小春也笑著同意。
  「這個問題,其實端看桐生同學你希望怎麼做。」
  「我……」
  桐生慧輝究竟希望怎麼做?
  慧輝喜歡的並不是溫順服從的紗雪,而是那個開朗又愛逗人,淘氣笑容充滿魅力的學姊。
  因此她如今隱去笑容的模樣,慧輝實在無法接受。
  雖然慧輝這陣子左思右想,思緒一團混亂,不過答案其實再簡單不過了。
  一掌握了大方向,慧輝倏地起身。
  「我──去找紗雪學姊談談!」

 


 

《只要長得可愛,即使是變態你也喜歡嗎?3》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