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5.jpg

各位讀者下午好(*´・ω・)ノ

連續數天被餵食月餅的小編歡欣鼓舞地送上試閱~

欣賞完試閱之後,就可以迎接三天連假

啊~多麼完美啊(*≧▽≦)bb

本週提供的試閱是《重生勇者面露冷笑,步上復仇之路5~浸淫虛榮的村民~》

除了精彩的主線故事,也別忘了打開小冊子看作者特別書寫的番外喔!!

一直以來真的很感謝讀者們的喜愛564654rt5

重生勇者5一上架也麻煩大家手刀奔去買了!!

這樣一來,搞不好、說不定、也許、可能──下集也有作者為台灣讀者寫的驚喜!?

└(・∀・)┐~懇請支持囉~┌(・∀・)┘

 

以下是試閱!


 

          序章  

  在地面積了一層薄雪的世界裡。
  陽光照得雪景熠熠生輝,美得如夢似幻。
  我一直興奮地來回奔跑。當時的我以為世界無比寬廣,但我很快就知道自己錯了。
  
  彷彿訓斥著我別再作白日夢一般,那道柵欄突然出現在眼前。
  
  我沒發現包圍世界的柵欄,身體猛力撞了上去。
  初次體驗的疼痛令我錯愕茫然,甚至認不出那柵欄為何物。
  我恍惚地回頭望去。
  
  ……那裡只有被踩得髒兮兮的泥濘地面。
  
  我還來不及把臉別開,混有泥土、砂石的雪球已經砸到了身上。
  某人躲在暗處,睥睨著渾身髒汙的我。
  看到那張竊笑的臉,我總算意識到了。
  
  我所在的地方並沒有那麼寬廣。
  
  我曾以為美麗的景色,並非總是純粹美麗。
  
  覆蓋薄雪的地面散布著恥笑的汙泥。
  眾人遠遠地扔擲石頭,想要趕跑渾身泥濘的對象。
  
  對兔子來說,那個地方。對兔子來說,那座村莊。
  
  那裡一定就是這樣的世界。

          第一章 孵化的蛋,勇者無奈嘆息
  
  達特拉斯鎮的旅館外,正傳來教會的晌午報時鐘聲。
  已經過了一晚、過了兩晚,主人卻還沒醒來。
  主人託我和席莉亞處理善後,所以我們輪流照顧主人。
  「…………主人。」
  看著臥床的主人,我伸手輕撫他的臉頰。
  他的臉頰上還留有傷口甫癒合的疤痕。
  「…………」
  跟不支倒下的那時候相比,主人的氣色已經好了不少。
  唯獨第一天晚上,主人看起來十分痛苦,如今他睡得十分安詳。
  雖然主人好像隨時都會張開眼睛,房裡卻只迴盪著平靜的呼吸聲。
  「沒事的,沒事的,沒事的……」
  我這麼說服自己,壓抑著忐忑不安的心跳。
  這感覺真討厭。討厭死了。
  母親過世時,我也有過這種感覺。
  儘管知道主人沒有性命之虞,我卻總是想起母親。
  想起日漸消瘦虛弱,最終笑著嚥下最後一口氣的母親。
  當時我什麼也辦不到,而現在也……
  我恨死了無能為力的自己。
  「…………嗯。」
  「主人!?」
  主人緩緩睜開雙眼。
  此時湧上我心頭的是幾欲落淚的安心感,以及必須讓自己更配得上主人的決心。
  不,不是必須,是期望。
  因為我想要以復仇者的身分陪伴主人。
  
         ☆
  
  「主人!?」
  「……真是的,妳那是什麼表情啊。」
  一睜開眼,米娜莉絲的臉頓時映入眼簾。
  她的表情令我感到似曾相識。
  我明明就沒死,卻一副憂心忡忡的模樣。
  『你還好吧?海人。要吃蘋果嗎?』
  『來,我幫你煮了粥。小心別燙到了。』
  『哥哥,我買了布丁喔。為了讓你不要吃得到處都是,就由小舞來餵你吧。』
  偶爾感冒的時候,父母和妹妹總是會輪流照顧我。
  米娜莉絲現在的表情跟他們一模一樣。
  我不由得苦笑著起身。
  「主人,太好了……有沒有哪裡覺得痛?吃得下東西嗎?」
  「……別擔心,不過我說了也沒用吧。從我昏倒之後經過幾天了?」
  「今天是第三天。教會的午鐘才剛響過。」
  「這樣啊……肚子好餓。我想吃肉和蔬菜都煮得軟爛的燉菜。」
  「遵命,我立刻準備!!」
  「我等著喔。」
  我朝急忙衝出房間的米娜莉絲背後呼喊,也不曉得她有沒有聽見。
  不過,因為米娜莉絲個性一板一眼,這下我就能稍微獨處一段時間了。
  「嗚、啊、咿……」
  我任身體緩緩倒回床上。
  全身重得彷彿變成了鉛塊,關節轉動時總是隱隱作痛,好像一具缺乏潤滑油而生鏽的人偶。
  別人的魔力在體內流竄的感覺還是一樣討厭。
  「沒想到這個詛咒還在啊。」
   這是聖女施加的詛咒。以那些傢伙的說法來講,聖約的發動條件是我使用了名為【大罪之劍】的心劍,並將之收回自己體內。
  一旦滿足條件,聖女便能掌握我的大略位置,同時把性質不同的魔力強行灌入我體內。我會昏過去就是因為對魔力產生排斥反應,因而造成損傷。
  在魔力自然排出體外之前,損傷都無法恢復。
  除了行蹤曝光外,盤據體內的魔力更是棘手至極。
  對上一次人生的我而言,排斥反應造成的損傷還不至於無法忍耐。不過大罪系列招招都要付出相當沉重的代價。
  此外,動用大罪系列也意味著戰況已十分吃緊。
  不僅身心俱疲,還承受了心劍的副作用及損傷,在這種情況下,又被敵人得知大略位置。
  在上一個世界的逃亡過程中,大罪系列實質上可說是完全被封印了。
  「……差不多該認真升級了嗎?」
  現在的我完全還沒升級,依然停留在等級1。
  這也難怪,畢竟我把經驗值都用於解放心劍了。但以我目前的狀態而言,光是單一詛咒的傷害就難以承受。
  所以儘管傷勢幾乎痊癒,意識也難以保持清醒。
  「不,這樣不行。至少在殺死那傢伙之前,我不能再白費力氣了。」
  這麼自語之後,我搖了搖頭。
  現狀還不至於造成致命影響。目前頂多只有王國正拚了命地搜捕我吧。
  況且,就算我因聖女的詛咒和大罪系列的代價受到弱化,如今的我也還有共犯。
  「……也好。假使用這點痛苦能換得那傢伙的絕望,那就太划算了。」
  沒錯,對身體的痛苦一笑置之吧。
  糾纏著我的疼痛,是換取那些傢伙萬劫不復的代價。
  未來想必總有必須升級的時候吧,但現在還不是時候。為了這點小事就放棄縝密復仇計畫的要素,簡直荒謬至極。
  我唯一放心不下的,是聖女得知了我的所在位置,不過此刻的聖女應該不認得我才對。
  再說教會又是一盤散沙。即便那傢伙起了疑心著手調查,她也不可能輕易離開法國。
  (罷了,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現在先以在鎮上收拾善後為優先。)
  若問此舉所為為何,或許只能說是自我滿足的行為,不過好歹也要做個了結。
  米娜莉絲和席莉亞應該都開始行動了。
  「第三天啊……雖然還很吃力,但總之吃完飯後就得工作了。」
  目前我的心劍和技能依然受到封印。
  雖然嘗試喚出心劍,體內蘊含的魔力碎片卻紋風不動。不然就是反應微弱,無法產生效果。我真是受夠了魔力的排斥反應。
  不過,我並不是什麼都辦不到。
  「總不能都讓她們幫我擦屁股啊。」
  

  隔天,我來到了鎮郊的貧民窟。
  散播『汽水糖』的人渣們曾以那裡作為根據地,不過我的目的地是位於更深處的建築物。
  當然,我來不是為了喝茶,而是為了履行交易。
  「……嗯,這樣啊。情況大致如我想像。」
  眼前是掌控那片貧民窟的男人。
  外表平凡無奇的他聽完部下的報告,便轉頭面向我。
  「貨物都清點完了,價值跟事前談妥的差不多。五五分帳。喏,拿去吧。」
  男人把裝有大量銀幣的袋子重重擺到桌上。
  袋子裡的金額,大概是賣掉從格隆多手上搶來的物資後,我該得手的數目的一半吧。
  我和男人訂下契約,藉此獲得種種協助。拜此所賜,我才能輕而易舉地以護衛的身分潛到格隆多身邊。
  「…………」
  「喂喂喂,別擺出那種臉嘛,我可沒騙你喔。對方認識王都的朱菲因,我做出這種事也會惹上麻煩的。同為知道內幕的人,你總該明白吧?」
  男人聳了聳肩。
  「不然你自己算也可以。該給你的錢可是分毫不差喔。」
  「……無所謂。反正目的也達成了,有這些就夠了。」
  籌錢完全是附加價值。我原本只打算拿些錢當作慰問金,不過我當然不排斥拿更多。
  於是我收下了錢,然後一把揪住對方的領子,把他拉過來。
  「!!」
  「喂,你想幹嘛!!」
  我無視顯露敵意的男人的部下,在男人耳邊低語:
  「不管你私吞多少我的錢都無所謂。不過啊,你敢違約試試看。」
  有如下詛咒一般,我強而有力地吐出每一個字。
  「────到時候我一定會擊潰你。」
  「放心吧,我沒興趣跟怪物討價還價。」
  眼前的男人不卑不亢地說,臉色連變都沒變。
  (不愧是貧民窟的頭頭,不會因為這種程度而動搖嗎?)
  男人三兩下就打發了我的恐嚇。
  算了,交易也好,討價還價也罷,只要對方遵守約定就夠了。
  「別忘了你說過的話。」
  猛然放手後,我便離開了那個地方。
  
         ☆
  
  「呼,天氣真好。看樣子孩子們的衣服很快就能乾了呢。」
  我感受著燦爛溫暖的陽光,把一件件小衣服掛在曬衣桿上晾好。
  從洗衣籃取出最後一件衣服後,我低頭往空籃子內望去。
  「…………」
  我的丈夫過世至今剛好滿兩個月。
  以前我根本無法想像沒有丈夫的生活,如今日子卻也逐漸回歸正軌。
  「喔,穆老師今天也很認真工作呢。」
  「哎呀,是尤馮啊。」
  來者是從以前就持續提供養護院物資的商會女會長。
  尤馮不僅是我的兒時玩伴,當初我和丈夫一起成立這所養護院時,以及在那之後,她都幫了很多忙。
  「我偶爾也想吃妳煮的飯嘛。瞧,我帶了高級伴手禮過來,麻煩妳囉。」
  尤馮哈哈大笑,晃了晃手提袋裡的食材。
  「真是的,妳跑來這種地方摸魚好嗎?雖然我不瞭解詳情,但妳現在應該有不少事要忙吧?」
  聽說有許多商會的錢不翼而飛。
  接著我從最近的種種跡象,猜出尤馮商會同樣蒙受其害。
  我也知道尤馮正四處奔走、彌補損失。
  「啊啊,妳說那件事啊。雖然不知道是怎麼搞的,但已經解決囉。」
  沒想到尤馮卻難為情地搔著臉頰這麼說:
  「妳也聽到風聲了吧。最近那家商會撥出去的錢不是消失了嗎?」
  「……嗯。」
  聽到尤馮提起那家商會,我一時為之語塞。
  那家商會曾對我們百般刁難,只為得到丈夫從事冒險者一職時,在迷宮裡尋獲的『葉石之劍』。
  丈夫怎麼樣也不肯賣掉那把劍。然而丈夫後來過世,成為丈夫僅存遺物的劍,最終仍在對方半脅迫下不得已放手了。
  我失去丈夫的遺物,取而代之地得到了一些臭錢。
  為了守住這間養護院,我別無他法。不過每次聽到那把劍的名字,心中的空洞也彷彿變得愈來愈深。
  格隆多商會卸下招牌時,我甚至感受不到任何悲喜。
  「這事不能大聲張揚……其實啊,那些錢全在不知不覺間回來了喔。」
  「?」
  「哎呀,說來慚愧,情況跟錢消失時一模一樣。金庫裡突然冒出裝錢的袋子,裝了比損失金額稍多一些的錢呢。看來其他商會也遇到一樣的情況。」
  「這可真奇怪呢。」
  「……不不不,何止『真奇怪』啊。真是的,咱們家的金庫就這樣任人隨意進出,叫我面子該往哪兒擺嘛。」
  尤馮無奈地聳聳肩,嘆了口氣。
  「總之,事情就是這樣,所以多少還有時間來探望妳啦。剛好一時興起,我就順便出差一趟。妳可要請我吃精心烹調的愛心料理,撫慰我疲憊困頓的心靈喔?我先進去等啦。」
  尤馮自顧自地說完,便直接進了屋內。
  「唉,尤馮也真是的……我都說過我不要緊了。」
  嘆口氣之後,我扛起空籃子。
  我也明白商會會長的工作並不輕鬆,不可能一時興起就過來露臉。
  我真的有一個很好的兒時玩伴。
  「……孩子們也差不多要回來了,我就用心煮頓可口佳餚吧。」
  「「「老──師!!」」」
  說人人到,就在這時,從不遠的地方傳來呼喚聲。
  回頭望去,只見孩子們正奮力揮手。
  想必是因為午餐時間快到了,他們才收拾玩心回來吃飯吧。
  「穆老師──妳看妳看,我做了禮物要送妳呢。是亮晶晶的泥丸子喔──!」
  「不行啦,凱利。女生不喜歡這種東西啦──」
  「咦──是怎樣啦,璇花。明明就閃亮亮的。」
  聽了璇花說的話,凱利不滿地噘起嘴唇。
  他手裡抓著宛如金屬球的泥丸子,被陽光照得閃閃發亮。
  「璇花說得沒錯。穆老師是淑女,泥丸子根本和她毫不相配。所以我才說男生最差勁了!」
  兩人才這麼說完,朵莉亞隨即從兩人背後出現。
  朵莉亞最近像個小大人,我想她可能不太喜歡小男生偏好的遊戲。
  儘管年紀還小,她畢竟也是女生嘛。
  「穆老師,蹲下來蹲下來!」
  「嗯?怎麼了嗎?」
  「別問那麼多,快點啦!」
  「真是的,好啦好啦。」
  朵莉亞迫不及待地單手拉著我,另一隻手似乎在背後藏了什麼東西。
  我依照指示彎下了腰,於是朵莉亞露出可愛的笑容,把某個物體戴到我頭上。
  「嘿嘿──這是我送給穆老師的禮物!」
  「哇──穆老師好像公主喔。」
  「好棒啊──老師好美喔。」
  「咦?……嗯,這是……」
  我把頭上的東西拿下來一看,原來是用可愛花草編成的草冠。
  草冠上點綴著黃白雙色的花朵,美麗得宛如故事書裡會出現的皇冠。
  「好漂亮喔,就像真的皇冠一樣。」
  「呵呵呵,是朵莉亞做的喔!!」
  「還有我,人家也有幫忙朵莉亞姊姊喔──!」
  「但老師要好好戴著才可以唷?我再幫老師戴一次,快蹲下來!!」
  「呵呵呵,那就麻煩妳囉。」
  我屈膝蹲下後,朵莉亞便將美麗的編織物放到我頭上。
  果然很漂亮呢──朵莉亞和璇花兩個小女孩興奮地相視而笑。
  「唔──不過亮晶晶的泥丸子也很厲害啊。瞧,看起來金光閃閃耶。女人不是都愛會發光的石頭嗎?」
  「才不是呢,凱利。女人想要的不是會發光的東西,而是『寶石』。所以不要送泥丸子,要首飾比較好喔。」
  「哪有這回事啊。妳說呢?璇花。」
  「櫃檯大姊姊說過『女人要打扮得漂漂亮亮』,所以應該選草冠啦!!對吧?璇花。」
  「咦?嗚,呃。」
  夾在朵莉亞和凱利兩人之間,璇花不知該如何是好。
  「好了,你們別胡鬧了。沒看到璇花很為難嗎?」
  我跪下來,從凱利手中接過亮晶晶的泥丸子。
  「無論草冠還是泥丸子,老師都很喜歡,謝謝你們。」
  這麼說完,孩子們看了看彼此,然後猛然轉頭面向我。
  「「「老師開心嗎?打起精神了嗎?」」」
  「咦?」
  聽到打起精神這幾個字,我頓時收聲。
  於是朵莉亞代表大家開口發言:
  「那個啊,我之前看到老師一個人在夜裡哭。所以我找大家討論,想想有沒有辦法能讓老師打起精神。最後我們決定送穆老師禮物,這樣老師應該會很開心……」
  所以老師打起精神了嗎?孩子們以滿懷期望的表情仰望著我。
  我緊緊抱住三個孩子,以免他們看到我快哭出來的模樣。
  「……嗯,我變得好有精神喔。」
  「「「……太棒了!!計畫成功!」」」
  懷裡樂不可支的小小溫暖,讓我重新意識到自己還擁有什麼。
  我得保護好丈夫留下來的溫暖才行。
  「話說回來,我沒看過這種類型的草編飾品和泥丸子呢。你們在哪裡學的呢?」
  「是黑髮哥哥教我們的!!」
  「還有兔子獸人姊姊和銀髮姊姊喔!」
  「他們肯定是複雜的三角關係!櫃檯大姊姊說過『一男兩女兜在一塊兒,肯定沒好下場』。」
  「哎呀呀。」
  ……雖然之前我都不怎麼過問,但這下得重新考慮要不要讓朵莉亞跟冒險者公會的櫃檯小姐見面了。
  在養護院長大的孩子能選擇的職業並不多,本想趁現在讓他們多熟悉一下冒險者公會,不過這也太……
  「有向人家說『謝謝』嗎?」
  「「「有──!!」」」
  我一邊思考,一邊詢問孩子們,結果他們給了我滿意的答案。
  「可是朵莉亞向黑髮哥哥說『謝謝──』時,那個哥哥哭了。」
  「明明是冒險者,怎麼那麼愛哭啊──」
  「哎呀,是這樣嗎?」
  凱利和璇花說完,朵莉亞也點了點頭。
  「可是啊,因為那個哥哥又哭又笑,我就說他很奇怪,他竟然也說自己很奇怪。他一定是看扁我們這些小孩啦。真沒禮貌,朵莉亞已經是大人了耶!!」
  朵莉亞氣呼呼的模樣十分可愛。
  冒險者多半各有苦衷。聽到孩子道謝會又哭又笑的人,其中想必有不為人知的隱情吧。
  「喂,穆!!妳快來啊!!」
  這時,養護院裡傳來尤馮的叫聲。
  見我遲遲沒回去,她肯定等得不耐煩了吧。
  「啊,是尤馮姊姊的聲音。」
  「太棒了,有美味大餐可以吃了──!!」
  聽到尤馮的聲音,孩子們開心地又叫又跳。
  孩子們也認識尤馮。每次尤馮來,大家都能吃到使用上好食材烹煮的豪華大餐,所以孩子們都很喜歡她。
  而且孩子們還會去尤馮商會旗下一處果樹園幫忙,也常把那裡當成遊樂場。
  今天他們三個一定也跟其他孩子去那兒玩了。
  「那你們把其他人也叫回來吧。再過一會兒就要開飯了。」
  「「「好!!」」」
  孩子們活力十足地應聲後,便飛快地跑掉了。
  我回到養護院的廚房準備做飯。
  「妳在幹嘛啊,很慢耶。」
  打開門時,尤馮不知為何站在廚房的角落。
  廚房中央的桌子上擺著尤馮帶來的食材。
  那些全是我們平常很難得吃到的高級品。
  「真是的,妳別急,我這就開始準備料理了。」
  「不是啦,妳看這個!!」
  「怎麼了?」
  「唉呦,妳還問我怎麼了!!」
  看到尤馮驚慌失措的樣子,我不禁感到疑惑。
  尤馮似乎被我的反應逼急了,硬是拉著我的手來到房間一角。
  「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所以我問妳怎麼了……」
  在尤馮的催促下,我的視線落向一個略大的木箱。
  裡面裝了大量的金錢。
  不過那時的我已經沒有餘力意識到那樣的事實了。
  「你們養護院有這麼多錢嗎?這數目對我來說是不稀奇啦,可是乍看之下,這些錢都夠開一間小店了。還有這把劍……喂,穆?」
  兒時玩伴一再追問,但她的聲音卻彷彿從很遠的地方傳來。
  「這、這把劍是……」
  除了錢以外,木箱裡還放著一把劍。
  劍鞘上點綴著深綠和明亮的黃土色裝飾。
  握柄的質感有如樹幹,劍鍔及劍身包覆著盤根錯節的細枝,外觀十分特別。
  是『葉石之劍』。丈夫從事冒險者時期,總是用它保護著我。
  那個人的遺物之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按捺不住湧現心頭的情感,回過神來,我已經抱著劍開始嚎啕大哭。
  明明早就決定這輩子都不再流淚了。
  儘管根本不可能,懷裡的劍卻好似溫熱無比。
  好像我正緊抱著那個人一樣。
  
         ☆
  
  沒有月亮的黑夜。
  我們在森林裡,圍著散落火星的篝火用餐。
  「……席莉亞,別耍小花招,乖乖把蔬菜吃掉。」
  「咿,什麼!?」「『咪嘻嘻!?』」
  我出聲訓斥席莉亞。因為席莉亞從她親手做的炒青菜裡挑出類似茄子的蔬菜,偷偷餵給『貓咪玩偶』。
  雖然席莉亞巧妙避開了米娜莉絲的目光,但從我的位置卻看得一清二楚。
  「……席莉亞?妳又來了?」
  「咿,可、可是它軟呼呼的嘛。這才不是蔬菜,是惡魔果實。」
  面對皮笑肉不笑的米娜莉絲,席莉亞儘管心虛,卻仍頑固地搖頭。
  看來在認識我們之前,席莉亞似乎沒機會吃到這種類似茄子的蔬菜。她好像無法接受它奇特的口感。
  我也不是不能體會她的心情,不過這是兩碼子事。
  「真是的,之前才告誡過妳『不准浪費食物』。席莉亞,不要挑食……」
  「那海人大人敢吃蟲嗎?」
  「米娜莉絲,每個人都有不敢吃的東西。沒關係啦,不吃一、兩樣食物也不會死。」
  「主人……請別說傻話,不可以放任席莉亞。」
  我見風轉舵的發言,換來米娜莉絲零度以下的眼神及糾正。
  嗯,感覺連飯都變涼了。
  「我不允許你們浪費食物。來,席莉亞,配著喜歡的肉吃就可以了吧?」
  「嗚……啊呣。」
  「很好很好,席莉亞真乖。」
  「我不要了啦,難以下嚥!」
  米娜莉絲用肉包著茄類蔬菜遞到席莉亞眼前,儘管她面有難色,還是一口吃掉了。
  她就這樣被米娜莉絲摸著頭,邊吃邊碎碎唸,感覺也不是真的不情願。
  (這麼說起來,以前我也曾經像這樣餵小孩子吃飯呢。)
  看著兩人的互動,我暗自心想。
  因為妹妹也很挑食,我曾把那些經驗運用在其他小孩身上。
  (希望這次他們能好好地活下去。)
  離開達特拉斯鎮已經兩個禮拜了。
  把搶來的錢貼上補償金還給所有受害商會後,我們把保管的物品連同剩下的錢,一起送去養護院。
  我還私下警告貧民窟那些傢伙不准對養護院出手。
  我做得到的僅僅這些,再來就只能祈禱了。
  為了滿足自己的欲望,我無法一直留在這裡保護他們,所以這終究只是不負責任的自我滿足吧。
  (不為善者不如偽善者嗎?這話正好可供寬慰呢。)
  我絕不會忘了他們。
  不過我必須繼續向前邁進。不,是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我還有必須擊潰碾碎之人呢。
  想著想著,眼前的食物已經被我吃得盤底朝天了。
  「嗚──嘴巴裡面黏呼呼的,這果然是惡魔果實。」
  冷風吹得樹葉颯颯作響。
  「咿!!好冷。」
  席莉亞把施加了『維持體溫』的特製抗寒斗篷緊緊裹在身上。
  米娜莉絲似乎原本就在寒冷的地方生活,而我則是習慣了大多數的惡劣環境,所以這點風對我們而言不算什麼,不過適應溫暖氣候的席莉亞似乎有些吃不消。
  除了斗篷以外,米娜莉絲和席莉亞的衣服也都施加了『維持體溫』,可是那還不足以抵禦快降雪時的低溫。
  「最近幾天突然一口氣變冷了。畢竟我們也往西走了很遠,明天傍晚就會抵達魔法之都卡邦海姆。那裡有個大結界籠罩整座城市,氣候四季宜人。到達那裡之前先忍耐一下吧。」
  沒錯,我們原本預計北上前往吉利加爾帝國,但在越過國境進入帝國領地後,我們沒有前往帝都,而是轉往西邊的『魔法國家‧卡邦海姆』。
  如其名稱所示,卡邦海姆定同名的都市為國都,國家主要以魔法學園為中心,建國者為被迫參戰的王國及獸國魔術師。
  雖然是領土只有其他大國二十分之一的小國家,魔法技術卻相當優秀,在全大陸獨占鰲頭。
  該國的興起幾乎與帝國成立幾乎同一時期,相較於帝國野心勃勃地試圖拓展疆域,卡邦海姆獲得一定程度的領土後,便傾注全力保衛國家。
  結果造就了圍繞各都市的都市結界,以及籠罩整個國家的大結界。
  都市結界具有優異的物理及魔術耐性,大結界又能妨礙魔法資質不足的人施法,使得卡邦海姆成了易守難攻的國家。
  這就是卡邦海姆與帝國、王國及獸國相鄰,卻沒被任何一國攻下的原因。
  卡邦海姆宣言保持中立後,在魔法學園『創造新魔法』的理念下,全大陸優秀的魔術師,如今都聚集此地修練魔法。
  而我們更改目的地,也是為了國內某座迷宮及學園。
  「我準備了小利可露果當作點心,烤來吃吧。烤利可露果有助於預防疾病。」
  「!席莉亞要吃兩個!」
  「好好好,要是妳吃太多鬧肚子了,我可不管喔。」
  米娜莉絲輕輕嘆口氣,取出四顆柑橘大小的利可露果。她也真夠寵席莉亞的。
  我拿吃飯用的竹籤插著利可露果放到篝火旁烘烤,享受著靜謐空間裡火燒得劈哩啪啦的聲音。
  「好,那就再來確認一次抵達卡邦海姆後的方針。」
  這麼說完,我稍作停頓。
  「首先以學生身分混進學園。反正我們不會待太久,基礎課程只須繳交入學費。況且平常也有不少冒險者前來學習魔法。」
  然後我接著說:
  「我希望妳們能通過考試,去上傳授魔法基礎理論的『高級課程』。」
  高級課程專為魔術師設計,只有魔法天賦超過一定程度的人才能上。簡單來說,基礎課程教的是『使用方法』,高級課程則是『原理』。
  「這段期間就讓我一個人挑戰迷宮吧。我要重新賺取經驗值,把原本的裝備湊齊。雖然我還有其他想做的事,但大概得花三個禮拜的時間吧。這段期間妳們正常上課就好。」
  「咦!?主人要拋下我們嗎?太過分了。」
  「討厭啦,不要拋棄我們!!」
  「……我不是早就說過了嗎?而且妳們也哭得太假了吧。」
  看到兩人串通好似地嚶嚶啼泣,我板著臉孔,不知該作何反應。
  「我是默默表達抗議。」
  「默默抗議喔。」
  「不不不,這是哪門子的默默表達啊。」
  我嘆了口氣後,兩人開口:
  「……可是,我們竟然得在蔑視主人的國家求學……」
  「就算理智上明白,我還是覺得討厭啦。」
  米娜莉絲和席莉亞兩人誇張地大口嘆氣,同時撇開了頭。
  考慮到國家成立的緣由,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那個國家十分重視魔法。
  而我卻不具備任何魔法天賦。
  雖然擁有自成一格的魔力操作技術,我卻無法施展任何強化身體的魔法。
  多虧有心劍,我一點都不覺得困擾,可是我連最簡單的魔法都不會用,那個國家自然不可能給我好臉色看。
  當然,表面上我仍享有勇者最低限度的待遇,但反過來說也就僅止於此了。
  「……可是我不會使用魔法,沒辦法教妳們。在不懂基礎的情況下,靠我的方式遲早會陷入瓶頸。事實上米娜莉絲就無法將『術魔法』提升到『魔導』的水準,席莉亞也是一味依賴『傀儡憑代』吧?妳們給我從頭認真學一遍。」
  沒錯,這才是問題。
  雖然我能利用既有知識發想出新的魔法,卻無法編排術式、付諸實行。
  畢竟我本來就不會將魔力轉換成魔法,自然不可能理解魔法的使用方式。
  米娜莉絲也無法有條理地瞭解魔法的體系,往往是仗著其天賦異稟,強行發動魔法。
  席莉亞則是還有很多系統外的潛力,就算不可能習得教會私藏的神聖魔法,但她說不定學得會詛咒魔法。
  「所以到了城裡之後,妳們暫時禁止使用固有技能。」
  「「咦……」」
  「咦什麼咦。因為妳們動不動就浪費魔力,平常才容易耗損過度,造成魔力昏眩。所以妳們要學會魔法的基礎,藉此提升魔力的轉換效率。」
  我諄諄告戒著面露微妙表情的兩人。
  「妳們也知道陷入昏眩會變成怎樣吧?」
  魔力昏眩會抑制理性,同時強化本能。
  雖然症狀就跟喝醉酒一樣,但每個人喝醉的狀態都不盡相同。
  我是整晚精神亢奮,不然就是渾身發懶,忍不住胡言亂語。
  至於這兩人的狀況更是讓人難以直視。
  真希望她們能多為每次辛苦收拾善後的我著想。
  「這個嘛……」
  「也是啦……」
  兩人悄悄別開視線。
  「可、可是主人也有不對的地方啊。還不是因為主人想要嘗試各種不同的殺人方法,事情才會愈來愈複雜,導致魔力耗損增加……」
  「而且是海人大人不是說『平常多用才會熟悉』嗎──席莉亞一點錯也沒有──」
  「嗚,嗯、是沒錯啦……」
  這回換我移開視線了。
  她們說的內容我都記憶猶新,實在無法反駁……
  「總之,今後會遇上更多難應付的對手!那些復仇對象不僅善於戰鬥,魔物也蠢蠢欲動。只靠固有技能一意孤行太危險了,所以必須強化戰力!好,就這麼決定了!」
  這時,正好傳來一陣滋滋滋的聲音。
  原來是利可露果受熱溢出的果汁滴進火裡了。
  「哎呀,好像烤好了喔?」
  「哼,雖然您硬是扯開話題,但繼續加熱確實有損風味。」
  「那席莉亞要拿最大的這顆♪」
  席莉亞迅速出手,搶到了烤利可露果。
  「太沒規矩了,席莉亞。妳燙著了我可不管喔。」
  「不會啦……咿,好、好燙,果、果汁流出來了。」
  「啊啊,真是的。我都警告過妳了。」
  米娜莉絲傻眼地嘆了口氣,隨即遞出用冰術魔法冷卻過的水。
  「嗚嗚──舌頭刺刺的。不過這也太……」
   席莉亞垂頭喪氣地伸手扶著臉頰。
  一如往常,無關復仇的時候,席莉亞實在令人遺憾。
  明明單看外表就像個思慕著心上人的少女,身為知道她本性的人,還真搞不懂她為什麼會吃成這副德性。
  算了,反正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毛病,還是別多追究原因了。嗯。

 


 

《重生勇者面露冷笑,步上復仇之路5~浸淫虛榮的村民~》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