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幻.jpg

午後為大家帶來的新書試閱是《精靈幻想記10.輪迴的勿忘草》

這一集終於迎來晚會篇高潮!

知悉利歐前世身分的眾人將會有什麼樣的行動呢?

別忘了本集附錄還有沙月的美美書衣

特典小冊子唷~

 

以下是試閱內容h48


 

  這裡是卡爾亞克王國的謁見大廳。
  「我是春人‧天川,您日後可以這麼稱呼我……」
  國王佛蘭索將利歐任命為名譽騎士後,利歐毅然決然地說出家名。受邀參與晚會的各國王侯貴族也參與了這場謁見──
  「天川……」「這是哪一個國家的語言呢?」「我也不清楚……」「我也是。」「這究竟代表著什麼意思?」
  聽到這個陌生的家名,大家似乎一頭霧水,低聲議論紛紛。然而,有一群人反應較為明顯。
  是包括沙月在內,從日本召喚而來的四位勇者們。
  「春人‧天川……天川、春人?」
  被貝爾托姆王國所召喚的,擁有弓之神裝的勇者重倉瑠衣,低聲複誦著利歐的名字。她刻意將名字與姓氏交換順序唸,讓其聽起來像日本人的名字。
  「喂喂,這不是日本人的名字嗎?這傢伙明明自稱是在這個世界長大成人的,這是怎麼一回事?」
  擁有刀之神裝的雷斯托拉希翁勇者坂田弘明,錯愕地皺起眉頭。
  「他究竟……」
  被善托斯特拉王國召喚而來的勇者千堂貴久困惑地望著利歐。接著,他的視線馬上移到至今一直與利歐同居的美春身上。
  「…………」
  美春屏住氣,只是反覆凝望著利歐。卡爾亞克王國勇者皇沙月站在她的身旁。不過──
  「天川、春人。這是他曾是日本人時的名字嗎?好耳熟……」
  天川春人這個名字似乎讓沙月有些掛心,她用沒有人聽得見的音量低語,微微歪著頭,一副無法釋懷的模樣。
  她當然會覺得這個名字耳熟。畢竟她曾在高中開學典禮時與春人打過照面。
  對於天川春人、不,對利歐來說,那已經是十三年前的事了,他早已忘記沙月的名字,但對沙月而言,那不過是幾過月前才發生的事。
  開學典禮當天,沙月基本上只是以學生會幹部的身分看顧新生,她只跟少數學生攀談並詢問對方的姓名。所以這個名字應該仍殘存在她的記憶之中。接著──
  「天川這個名字確實很陌生,你會想使用這個家名,一定涵蓋著某種意義吧?可以告訴我們嗎?」
  卡爾亞克國王佛蘭索詢問利歐。
  「這是我過世雙親的故鄉使用的語言。是小時候母親教導我的,雖然不懂涵義,但對我來說就像是他們的遺物,所以我才想使用『天川』當作家名。」
  利歐流暢地說出對外的理由。
  現在身處於謁見大廳的賓客中,只有美春、沙月、以及為了參加晚會而事先向其說明過的莉賽蘿黛等三人,知道利歐的前世。
  聽到利歐突然報上『春人‧天川』這個家名,莉賽蘿黛微微瞪大眼睛,但她注視著利歐,靜觀其變。
  其他勇者聽到利歐的發言,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但他們似乎沒有起疑心。與會的王侯貴族似乎也無任何疑問。
  「原來如此,是紀念你的雙親啊……很好。那麼,朕就答應你。一旦決定了就無法更改家名,你對此沒有意見吧?」
  「這是當然,不勝感激。」
  佛蘭索進行最終確認後,利歐恭敬地低下頭。
  「那麼,從現在開始,你就是黑騎士──春人‧天川了。雖然昨晚有無法無天的人搗亂晚會,但多虧了春人與重倉閣下活躍的表現,出席者無人傷亡。我們會加強戒備第三天的晚會,並在今晚正式公開名譽騎士誕生一事。你可以好好期待。」
  佛蘭索笑著說道。
  「是……」
  利歐點頭答應後,大家拍手祝賀名譽騎士的誕生。但包括勇者們在內,部分的人各自流露出不同的表情──
  「那麼,謁見到此結束。各位可以退下了。」
  佛蘭索迅速地結束謁見,站起身。他立刻邁開步伐,彷彿急著處理下一個預定。另一方面,與會的王侯貴族們議論紛紛,陷入躊躇,不知道是否該接近利歐交談時──
  「春人。」
  沙月拉著美春的手,迅速走到利歐身旁。
  「妳來得正好,我希望我們三人可以好好談一談。」
  利歐用柔和卻帶有一抹陰鬱的表情回覆兩人。
  「嗯,當然沒有問題……」
  沙月點了點頭,瞄了站在身旁的美春一眼。美春緊盯著利歐的臉龐。
  「包括我至今隱瞞美春小姐的事情在內,我會把一切告訴兩位。」
  儘管說出天川春人這個名字,利歐依然沒有改變面對美春的態度。這可能是因為他顧慮到周遭耳目的緣故。
  「……是。」
  美春緩緩地點了點頭後,美春和沙月的友人貴久立刻衝了過來。善托斯特拉王國第一公主莉莉安娜緊追在後。
  「美春、沙月學姊。」
  「貴久同學,對不起。我們現在有話要跟春人聊一聊。」
  沙月歉疚地對貴久說。
  「那麼,我跟你們一起!」
  貴久慌忙地提議要一起交談。
  「對不起,貴久同學,我們要談的事情很重要。」
  美春清楚地告知,希望貴久能有自知之明。
  「……好、好的。」
  貴久沒料到美春會拒絕,失去氣勢後點頭答應。他總覺得美春彷彿在對自己說:「我現在沒有時間理你」。
  「真的很抱歉。我們會盡快結束,找時間跟你聊一聊。那麼,春人、美春,走吧。」
  沙月按著利歐和美春的肩膀,搶在他人過來攀談絆住三人前,催促兩人移動,就這麼離去。
  「唔……」
  貴久緊握拳頭,看著接收眾人視線,在美春與沙月包夾下離去的利歐背影。待在日本的時候,明明是自己待在那個位置……
  除了貴久外,還有其它勇者凝望著利歐。是隸屬於貝爾托姆王國本國的重倉瑠衣。第一公主克莉絲汀娜‧貝爾托姆就站在他身旁。
  「勇者大人,這樣好嗎?您似乎有話要對他說。」
  克莉絲汀娜詢問瑠衣。
  「我只想問他一件事。目前事情看起來很複雜,我下次有機會再問他。」
  瑠衣聳了聳肩,這麼回答。另一方面──
  「哼,真不知道晚會的主角是誰。」
  雷斯托拉希翁的勇者坂田弘明,望著利歐被沙月和美春包夾的背影,無趣地哼了一聲。貝爾托姆王國第二公主芙蘿菈和馮特奴公爵家的蘿艾娜站在他的左右。
  芙蘿菈焦急地注視著利歐的背影,而她的姊姊克莉絲汀娜悄悄地凝望著她。
  
   ◇ ◇ ◇
  
  利歐等人走出謁見大廳後,走向沙月房間。
  「春人,天川這個家名是你前世的姓氏嗎?」
  路途中,沙月窺視著利歐的臉色如此問道。
  「是的。我前世叫做天川春人,是一個大學生。美春小姐,妳還記得這個人物嗎?」
  利歐回答沙月後,接著詢問美春。
  「……嗯。」
  她並沒有肯定地回答「是的」,只是嗯了一聲回應。這讓利歐微微訝異地瞪大眼睛,沙月似乎也感到不太對勁,錯愕地一臉疑問。接著──
  「……這是怎麼一回事?春人,你認識美春嗎?」
  沙月困惑地歪著頭。
  「……等我們到了之後,我再告訴妳。要是隔牆有耳就麻煩了,我要說的事會讓兩位相當震驚,希望妳們在路途中做好心理準備。」
  儘管利歐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但他覺得先以移動為優先。
  「就算你要我們做好心理準備……」
  沙月望向美春,想與對方視線相交,美春卻一臉緊張,看著走在前方的利歐背影。沙月察覺到兩人之間洋溢著奇妙的氛圍,察言觀色後,她決定直到走回房間前先閉上嘴巴。
  三人抵達目的地,在起居室裡的椅子上坐下,利歐面對著兩人──
  「好,我們到了。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我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說吧。為什麼美春會知道春人的前世?我之前都沒聽說。」
  沙月率先開口,催促利歐。
  「妳當然不知情。我一直沒有把前世的身分告訴美春小姐。」
  利歐望著美春回答。
  「這樣啊?可是,美春看起來一點都不困惑,也不驚訝……反而感覺很緊張喔?」
  沙月望向美春。
  「啊,呃……我很訝異、喔。」
  美春吃驚地後退。
  「不過,該怎麼說呢,你們之前就認識彼此吧?發現舊識在不知不覺間死去,投胎轉世後與自己一起生活,當然會嚇一跳吧?看妳的反應,似乎早就知道這件事,或是已猜到了……」
  沙月銳利地推理著,緊盯著美春。
  「我、我剛剛說了吧,我很吃驚。雖然吃驚,但他的名字跟小春一樣,所以我曾經聯想過……」
  美春望著利歐,結結巴巴地回答。
  「小春?」
  沙月詢問。畢竟小春這個稱呼相當親暱。
  「啊、呃、這是我以前稱呼他的方式……」
  「這樣啊……」
  美春強烈地意識著利歐的存在,對沙月解釋。而沙月低語並望向利歐。當下利歐似乎有些尷尬,沒有與美春視線相交。
  「……我有一個最基本的問題。春人,你的前世天川春人跟美春是什麼關係?我總覺得你們的關係甚密。」
  沙月窺視著兩人的神色如此提問。
  「我和美春小姐曾是青梅竹馬。我和亞紀是兄妹。我們從小一起長大,直到前世的我和美春小姐七歲的那一年,我的雙親離婚,才因此分隔兩地。」
  利歐輕輕做了一個深呼吸,告訴沙月。
  「你是美春的青梅竹馬……還跟亞紀是兄妹!?欸?可是、欸?欸欸?為什麼?再說,若是你跟美春七歲那一年才分開,那你的年紀比我們大囉?」
  沙月混亂不已。
  「我剛剛說過了吧。我要說的話極具衝擊性,希望兩位在路途中做好心理準備。前世的我和美春小姐確實同年。」
  看到對方的反應如同預期,利歐面露苦笑。
  「美春,這是真的嗎?」
  沙月屏住氣息,跟美春確認。
  「是的。小春是跟我同年的青梅竹馬,也是亞紀的哥哥。」
  美春緩緩點了點頭,凝望著利歐。
  「許多事情都讓我混亂……可是,時間軸太奇怪了吧?」
  沙月忍不住抱頭苦惱。
  「很奇怪吧。不過,前世的我去世時,確實是個大學生。轉世到這個世界後,我在七歲那一年取得天川春人的記憶。也就是說,美春小姐和沙月小姐穿越到這個世界的四年後,天川春人才在日本過世。可是,我在這個世界的九年前卻拾回了他的記憶。」
  「……也就是說,春人比我們多活了十三年左右吧。對我們來說,穿越到這個世界不過是幾個月前發生的事。」
  沙月簡單地分析利歐的發言。
  「嚴格來說,其實我不一定比各位多活了十三年。我現在只是與天川春人共享記憶及人格罷了。我們兩人的意識沒有完整的連續性與相同性。」
  「什麼意思?」
  「現在構築出我這個人的是利歐,不是天川春人。畢竟我是以利歐的身分成長至七歲。」
  利歐如此主張。
  「利歐是……?」
  「我在這個世界的名字。出於某些苦衷,現在是以春人這個名字行動。但我其實叫做利歐。」
  利歐把真名告訴沙月。
  「這樣啊……」
  「是的。不過,我基本上沒有把真名告訴任何人,所以叫我春人吧。」
  「我知道了。但是,你說你和天川春人沒有完整的相同性……這是怎麼一回事?」
  沙月詢問,窺視著利歐的神色。
  「如同我剛剛的說明,現在這個身體說到底還是利歐的,與天川春人無關。天川春人的意識也沒有蓋過利歐的人格。只是天川春人的記憶和人格的殘留物,與利歐這個人融合在一起罷了。我和天川春人並不算是同一人。」
  「或許真是如此……但你能接受這個事實嗎?」
  「我已經不可能成為天川春人了。再說,沒有任何客觀證據能證明,我體內有關他的記憶和人格真的與天川春人本人有關。」
  利歐這麼開口,有些寂寥地自嘲。看到利歐的表情,美春悲傷地緊咬下唇。
  「你們之間確實沒有主觀的聯繫,曖昧不清……」
  沙月嘟著嘴,似乎有些無法同意。
  「由於這件事沒有根據,我們先就此打住吧。我只是想把隱瞞前世的原因告訴兩位罷了。簡單來說,妳們才剛穿越到這個世界,我不想讓妳們更加混亂。」
  利歐搶在離題前將話題拉回正軌。
  「……我們莫名被召喚到這個世界,心裡確實已經夠混亂了,你一開始若突然提起這件事,我們確實會更加心煩意亂。」
  沙月嘆了口氣同意,似乎深有同感。
  「另外還有一件事,我沒有告訴各位。」
  「……嗯?」
  看到利歐極其嚴肅的表情,沙月繃著身體詢問。
  「各位等人穿越到這個世界後,過了約四年半,也就是二十歲的天川春人死去的那個夏天,各位依然沒有回到日本。」
  「欸……?」
  沙月眨了眨眼睛,大驚失色。另一方面,因早已被艾西雅事先告知而知情的美春,懊惱地沉下臉。
  「前世的我,也就是天川春人,為了進兩位的高中就讀,離開居住到七歲的城市並開始一個人住。因此,我親眼看到兩位在開學典禮當天失蹤而引發的騷動。」
  利歐冷靜地補充說明。
  「可、可是,你怎麼知道我們沒有回日本?」
  沙月的表情透露出焦急。難道春人實際確認過了嗎?
  「直到我高中畢業為止,美春小姐都沒有復學。高中畢業滿二十歲後,我曾與離婚後就分隔兩地的母親見面。當時,她說仍未尋獲美春小姐。」
  「唔……啊……」
  沙月本想開口說些什麼,最後仍閉上嘴巴。然而,她馬上冷靜下來,開口詢問:
  「也就是說,我們接下來四年、甚至更久,都無法回到地球嗎?」
  「是的。可是,我記得向母親詢問亞紀的狀況後,她確實說過亞紀過得很好……我不知道母親是為了怕我擔心而說謊,或是亞紀出於某些原因而回到地球。我認為只有這兩種可能性,但現在仍無法得到答案。」
  利歐隱約回溯著記憶中與母親最後的對話。
  然而,如果亞紀真的回到地球,天川春人的母親應當知道亞紀曾穿越到異世界。既然如此,她當然清楚美春身在何處。利歐覺得她應該可以告訴轉世前的春人。
  但這件事聽起來太過荒唐無稽,就算聽到亞紀的解釋,母親也可能不相信,所以利歐仍無法進行推測。
  「…………」
  沙月和美春陷入思索,一語不發。
  「無論如何,基於這些理由,我並沒有把前世的身分告訴美春小姐三人。雖然還有其他理由,但各位當時與沙月小姐和貴久先生分隔兩地,我不願意再說些讓各位絕望的話。我打算等過了一段時間,或全員重聚後再開口……」
  這只是表面上的原因。或許是因為如此,利歐的表情有些愧疚。
  「倘若你把前世告訴美春,勢必需要提到我們無法回地球一事吧。雖然我隱約感覺到自己沒辦法在高中畢業前回到地球,實際聽到你這麼說,還是讓人有點承受不住……」
  沙月揚起脆弱的苦笑。
  「這是理所當然的反應……雖然美春小姐相較之下並未驚慌失措,但亞紀和雅人的反應不一定如此鎮定。」
  利歐這麼說道,望向至今一直屏氣凝神聽著自己說話的美春。
  「啊、那個、如果亞紀知道這件事,她的情緒可能更不穩。」
  美春慌亂地提及這件事可能會對亞紀的精神狀況帶來影響。
  「……不好意思,瞞著妳們。但我已經將隱瞞的事情全盤托出了。接下來,必須決定是否把這件事告訴亞紀、雅人和貴久先生了。兩位最清楚整個狀況,我希望妳們好好思考後,做出決定。」
  利歐將視線從美春身上移開,看向沙月。
  「雖然這麼說……我們怎麼可能不告訴他們。必須把找到貴久同學一事告知,也得好好告知貴久同學兩人平安無事……再來就是找一個好時機,或是安排一個適宜的場合說出剛才的情報。」
  沙月苦惱地低語。
  「依據貴久等人昨晚所述,莉莉安娜公主似乎總陪伴在貴久身旁。他們也下榻在同一個房間。要瞞著莉莉安娜公主將貴久同學帶到岩之屋並不容易。」
  美春沉下臉說。
  「昨晚的晚會才剛發生襲擊事件,城裡的警備也變得更為森嚴。」
  利歐提及城裡加強戒備一事。光是瞞著同房的莉莉安娜將貴久帶出房間,已經是件高難度的事。為了維安,城裡有些客房甚至沒有窗戶。這麼一來,出入口就只剩下房門,由於警備森嚴,光是偵查這一點就有著相當高的風險。
  「……這麼一來,我們趁貴久同學回善托斯特拉王國前,把亞紀和雅人帶到城裡比較妥當吧?就算我們最後必須跟國王大人和莉莉安娜公主解釋這件事,仍必須先確認貴久同學的想法。」
  沙月思索後,想出了最符合現實的選項。
  「是的。我們必須設法要求莉莉安娜公主離開,讓兩位跟貴久先生單獨交談。」
  「只有身為勇者的我有立場這麼做吧。」
  勇者的地位與國王相同甚至高過國王,只有他們有辦法拜託他國公主離開吧。就算是成為名譽騎士的利歐,也無法做出這種舉動。
  「是的。沙月小姐,但願能請妳幫忙。我們不知道晚會結束後貴久先生會在這個國家停留多久,希望妳能盡早行動。」
  「我知道了,交給我吧。」
  沙月乾脆地點頭答應。
  「那麼,等兩位把必要的事情告訴貴久先生時,我希望妳們能大概探聽一下莉莉安娜公主這號人物,以及她和貴久先生的關係。」
  利歐說。若能更瞭解莉莉安娜,說不定能窺探出善托斯特拉王國的國民性。
  「美春,你在昨晚晚會上跟對方相處的時間最長,她是什麼樣的人?」
  沙月將話題拋給美春。
  「呃,如同貴久同學所述,她大概是個好人。個性溫柔、身段柔軟。貴久同學似乎相當信任她。」
  「嗯~原來如此。不知道是不是我太多疑,這說不定是為了拉攏勇者而裝出來的假象。」
  美春說明後,沙月陷入沉吟。
  「還是謹慎為上吧。」
  利歐微微一笑,對沙月說道。
  「嗯。真希望能有多一點時間思考。狀況太過突然,我還沒有辦法接受這個現實……話說回來,春人,沒想到你前世竟是我的學弟。」
  沙月大概想要轉換心情,她突然換了話題,朝利歐開口。
  「我們說不定曾在開學典禮上擦肩而過。」
  利歐勾起嘴角。
  「嗯。說不定喔。我當初負責導引那些在貼有班級名單的佈告欄前陷入困惑的學生們。我們……說不定真的見過面喔?春人、天川春人……」
  沙月在與利歐交談時,似乎回想起自己失蹤、同時也是開學典禮那一天發生的事,她突然臉色一變,腦袋彷彿快要挖起記憶般地絞盡腦汁。
  「真的嗎?」
  利歐目瞪口呆,就連至今鮮少開口的美春都杏眼圓睜。
  「嗯,你是不是一直站在佈告欄的前面?有一個男孩子讓我很好奇,忍不住上前搭話,我記得……他的名字跟你前世的名字一模一樣,你有印象嗎?」
  沙月沒自信地開口,端詳著利歐的臉龐。
  「………我凝望著班級名單時,似乎有一位學姊過來攀談。不過,妳記得還真清楚。」
  利歐的記憶似乎有些曖昧不清。
  「那可是我待在地球最後一天時發生的事,就算不想記得也還有印象。看來你倒是已經忘光光了。」
  沙月惡狠狠地瞪著利歐。
  「請別為難我了。那是我死前的記憶中所發生的事。」
  另一方面,對於沙月來說,那只不過是幾個月前的回憶。
  「說得也是。雖然你在地球時是我的學弟,但現在的精神年齡應該比我年長。我應該要把你當作成熟的男人吧?是不是該稱你為春人先生呢?」
  沙月本來以為對方與自己年紀相仿,她小心翼翼地詢問。
  「照原樣叫我就可以了。我剛剛也說過吧,若沒有刻意去意識到春人的存在,我更認為自己是利歐。因此,我覺得自己的年齡跟肉體一致。雖然只是感覺,但我認為精神意識受到了肉體的影響。」
  聽到沙月稱自己為春人先生,利歐難為情地搖了搖頭。
  「……我知道了。春人,以後也多多指教了。」
  「是。」
  「那麼,從剛剛開始,一直都是我在東問西問……」
  沙月這麼開口後,瞄了坐在身旁的美春一眼。美春一直緊盯著利歐。
  「美春,妳有話要跟春人說嗎?」
  沙月詢問美春。儘管眼前的少年擁有青梅竹馬的記憶,美春卻鮮少開口,這讓沙月有些介懷。
  「啊、呃……有是有,但我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美春似乎相當緊張,支支吾吾。
  「我想和美春小姐單獨聊一聊。沙月小姐,我之後也想跟妳談談,但請讓我們先獨處。聽了我剛剛說的話後,可以請妳先整理想法嗎?」
  利歐提議。
  「……嗯,我知道了。那麼我先回寢室了。」
  沙月端詳著利歐和美春的神色,靜靜站起身。儘管她很好奇兩人的談話內容,但她知道兩人有許多話想說,便直接走回自己的房間。當沙月關上房門後,利歐開口:
  「美春小姐。」
  「是、是的。」
  美春驚慌地回覆。
  「妳從很久以前開始就認為我是天川春人了嗎?」
  利歐直視著美春,開口詢問。
  「我只是有些懷疑,也曾想過可能是認錯人。但畢竟你們的名字相同,氛圍也十分相似,住在一起後,總讓我不時回想起小春……」
  「只有……這樣嗎?」
  美春拋出這句話後,利歐瞠目直望。
  「當我搬到精靈之民居住的聚落時,莎拉等人說起小春你……以及萊娣法闖入村落的事。你在牢裡失去意識時,曾低聲呼喚過『小美』這個名字……」
  美春彷彿做出某種決心,呼喚利歐為「小春」。
  「……我嗎?」
   利歐當時失去意識,當然對此事一無所知。他似乎想到了什麼,一臉陰鬱。
  「接著,我開始覺得你應該就是小春了。」
  美春這麼開口,右手抵著胸口,緊握成拳。
  「不過,妳不認為這樣的想法太脫離現實了嗎?我曾經告訴過妳吧?我前世死去時是個大學生。當然如果妳懷疑我說謊,那就另當別論了……」
  「我不曾懷疑過你!我確實覺得不合邏輯……儘管如此,當你回到鎮上後,我更強烈地覺得你可能是小春……」
  「……所以,我回到鎮上和妳見面時,妳的態度才會有些古怪。我首次帶妳到莉賽蘿黛小姐位在阿曼多的宅邸時也是一樣。」
  儘管利歐面有難色,他依然意會過來。他雖感到不太對勁,卻能理解美春起疑的契機,但他覺得美春太順遂地找到真相,彷彿有人給了她暗示。
  再說,利歐揭曉前世身分後,美春沒有流露出太訝異的模樣。也就是說,她之前一定將近百分之百確定利歐就是天川春人。
  (既然她已近乎確定我的身分,為什麼不在我坦白事實之前先詢問我?難道跟我隱瞞她一樣,是出於什麼理由嗎?)
  利歐懷抱著這股疑問,回想起與美春在晚會前發生的事。
  (現在仔細想想,從我為了參加晚會,帶美春小姐前往莉賽蘿黛小姐的宅邸隔天起,美春小姐的氛圍又有了轉變……)
  利歐暗自分析,緊盯著美春。
  「小、小春,怎麼了嗎?」
  美春覺得利歐彷彿看穿了自己的心思,怯怯地詢問。
  「……美春小姐。」
  利歐嘆了口氣,用敬稱呼喚美春。
  「……怎麼了?」
  美春惶惶不安地端詳著利歐的神色。
  「可以不要叫我小春嗎?」
  利歐一臉困擾地對美春說。
  「…………為什麼?」
  美春哀戚地沉下臉。
  「我剛剛解釋過,天川春人已經死了。我現在不是妳的青梅竹馬,只是擁有他記憶的另一個人罷了。所以妳不用勉強自己把我當作天川春人看待。」
  利歐似乎相當難以啟齒,卻仍然佯裝平靜。
  「我怎麼能把你當作其他人!」
  美春立刻控訴,難得提高音量。
  「…………」
  利歐不發一語,陷入沉默。
  「假使現在我眼前的人不是小春,那我認識的小春又在哪裡?」
  「他不在了。至少不存在於地球上。站在妳面前的,只是與他剩下的零星記憶和人格融合在一起的男人罷了。可是,我的肉體屬於利歐,而非天川春人。」
  兩人的記憶與人格曖昧又主觀地聯繫在一起,但卻沒有任何客觀性的連結。
  「……那麼,我認為小春依然存在於你的體內。」
  美春緊盯著利歐的臉龐,毅然決然地開口。
  「我想要確認一件事。美春小姐,妳把現在的我看作青梅竹馬天川春人了吧?可是,一直以來用春人的名字與妳相處的利歐呢?也在妳眼前嗎?」
  「這……」
  美春無法馬上給出答案。現在的她確實把利歐視作天川春人。她希望眼前的人是自己的青梅竹馬。但是──
  「我無意蔑視春人先生。不過,跟你一起生活時,我曾多次回想起過去與小春相處的情景。我只是無法認為你的體內沒有小春罷了。」
  美春接著傾訴。
  「美春小姐,這只是因為妳不知道我身為利歐的另一面。」
  要是知道的話,她一定會心生畏懼,或許因此不再把利歐與天川春人混為一談。所以,利歐才一直瞞著對方,無法下定決心。他悄悄地回想起這些事,面露消極的笑容。
  「既然如此……既然如此,春人先生、不對、利歐先生,請你把自己的事情告訴我。請不要擅自下定論。我不是說過了嗎?接下來也想跟你待在一起。我的心意仍未改變。」
  「……妳為什麼想跟我待在一起?」
  「直到七歲之前,我都跟小春一起長大。來到這個世界後,我開始把你跟小春的身影重疊,這讓我體會到,我現在依然很重視小春。這樣的心情愈來愈強烈。如此重要的人竟然在死去後轉世成他人,出現在我的面前,還與我一起生活。終於能重逢,我當然想待在你身邊。」
  「……聽到妳這麼說,我很開心。但如果妳從我身上沒有感受到天川春人的存在,還會跟我待在一起嗎?」
  「你的問題太狡猾了。的確,大部分的原因是由於我把你當作青梅竹馬小春,所以才想跟你在一起。但是……」
  美春一臉陰鬱。
  「對不起。天川春人也很重視美春小姐……很重視小美。長大成人後,這一點依然沒有改變。妳可能覺得很愚蠢,但他會選擇去那個城鎮的高中就讀,就是因為想見你一面。雖然他不知道妳會不會去同一所高中……」
  利歐坦率地說出存在於心中的天川春人的想法。
  「…………」
  聽到對方稱呼自己小美,美春懷念到泫然欲泣的地步。然而,利歐接著說出口的話卻讓她的表情因悲傷而扭曲。
  「但是,天川春人已經死了。假如妳是因為想待在他身邊,而選擇陪伴我的左右,我建議妳不要這麼做。」
  「……為什麼?」
  「我沒辦法以天川春人的身分對待妳。就算我身上殘留著他的痕跡,依然是不同的兩個人。直到七歲為止,與妳一起長大、每天一同遊玩、離別時與妳訂下約定的天川春人已不復存在。若妳繼續和我待在一起,一定會察覺到這件事,並後悔莫及。」
  為了在這個無情的世界存活下來,並受到復仇的鏈鎖所束縛,利歐體內存在的天川春人的價值觀已經大幅銳減。
  不該是這樣的。天川春人已經判若兩人。不對,天川春人早過世了,美春總有一天將感到幻滅。
  既然如此,利歐認為美春從一開始就不該與他待在一起。
  「……我的心情依然沒有改變。」
  美春緊咬下唇,毅然決然地宣告。
  「美春小姐,妳對我的印象與實際的我,可能大相徑庭喔?」
  利歐自嘲。
  「我從眼前的你身上看得到小春的殘影。」
  美春毫不畏懼。
  「我在取回記憶前,曾和無惡不作的犯罪者們待在一起。我是那種只要為了充飢,什麼都願意做的男人。就算如此,妳仍想跟我待在一起嗎?難道妳認識的天川春人是這種人嗎?」
  利歐闡述時,眼神冷若冰霜。
  「那、那是因為,你當時尚未取回記憶……」
  「不管有沒有取回記憶,那都是我做過的事情。就算成為他人,也不可能抹滅犯下的罪行。」
  「唔……」
  美春閉上嘴。
  「就是這麼一回事。就算取回記憶,我的生活方式也不值得驕傲。我曾經大動肝火,將人毆打至失去意識,也曾為了擊退襲擊者而殺人滅口。我現在正企圖殺害某個男人,以報復殺母之仇。」
  利歐平靜地列舉出超乎一般日本人價值觀的行為。
  「啊……唔。」
  美春本想說些什麼,最後仍未開口。
  「做決定的是妳。若妳日後仍想住在岩之屋,我不會強行阻止。可是,我希望妳多想一想。我企圖殺害的人知道我的身分。若妳待在身旁,說不定會受到波及。我不願意見到這種狀況發生。亞紀和雅人……只要一看就知道,亞紀特別仰慕妳。貴久先生也在,美春小姐與其待在我的身旁,不如跟曾和妳一同在地球上生活的人待在一起,妳也比較幸福吧。」
  利歐搬出亞紀等人告誡美春。
  「我的幸福跟這種事……但是,這確實與亞紀等人有關。」
  美春懊惱地沉下臉。
  「美春小姐,先不提妳必須跟誰待在一起。妳不必急著給出答案,我想先詢問跟亞紀有關的事……我就開門見山地說了,亞紀是不是討厭天川春人?從我最初自我介紹時,以及後來提及天川春人時,她的反應讓我有這樣的感受。」
  利歐將話題轉到亞紀身上。
  「…………是的,她討厭天川春人。」
  美春沉默半晌後,似乎轉換了心情,緩緩給出肯定的答覆。
  「我認為必須親口把前世的身分告訴亞紀。只是,亞紀聽到後可能會有什麼反應,以及亞紀為什麼會如此討厭天川春人?關於這些,我想聽聽妳的意見。」
  利歐坦承想要討論的內容。
  「春……利歐先生。」
  原本想喊出小春抑或是春人先生的美春,改口叫出利歐。
  「妳照樣可以稱我為春人。要是被其他人聽到利歐這個名字就麻煩了。」
  利歐有些尷尬地移開視線,要美春用春人呼喚自己。
  「春人先生,你對父母離婚後的亞紀瞭解多少?」
  「完全不瞭解。直到我二十歲為止,父親徹底阻斷了與母親有關的情報。我滿二十歲後,曾與母親見過一面。我詢問亞紀的近況時,只聽說她過得很好。我沒想到她竟跟妳一起穿越到這個世界。」
  「這樣啊。只要一提到父親和小春,亞紀就會變得十分激動。她曾經對我發過一次脾氣,害她落淚……後來我就不曾在她面前提起小春。所以,雖然只是我的推測……」
  「可以告訴我嗎?」
  利歐詢問後,緊盯著美春。
  「亞紀很喜歡小春和父親……但他們卻默默地搬了出去,這讓亞紀難過又寂寞。亞紀當時才四歲,不能理解父親和小春消失不見的原因,遲遲不見兩人回來,一定讓她很難受……」
  美春推敲著亞紀當時的心情,沉著臉娓娓道來。
  「原來如此……」
  利歐一臉苦澀,恍然大悟。然而,若純粹只是感到悲傷,亞紀為什麼會不分青紅皂白地把怒氣指向天川春人呢?此時──
  「還有,當時柚希太太……令堂因離婚一事痛苦不堪,工作也遇到困難,因而搞壞身體。儘管如此,父親和小春依然不見蹤影。這讓亞紀感到不滿,進而心生憤怒……」
  美春補充說明了亞紀發怒的理由。名為柚希的女性是亞紀和天川春人的母親。
  「……亞紀現在知道雙親離婚的理由了嗎?」
  「對不起,這我不知情。關於離婚的話題對亞紀是個禁忌。」
  利歐遲疑半晌後開口詢問。美春歉疚地搖了搖頭。
  「這樣啊……她可能沒有聽說吧。」
  利歐答。
  「你怎麼會知道?」
  美春驚訝地詢問。
  「……在成長過程中,父親曾告訴過我。因為母親外遇,兩人才會離婚。亞紀好像不是我父親的孩子。」
  利歐尷尬地開口。他有點遲疑,不知是否該把真相告訴美春,但事情走到如此地步,他認為說出來比較妥當。
  「欸……?」
  美春目瞪口呆,瞬間說不出話來。
  「天川春人和亞紀是同母異父的兄妹。這讓父親憤而離婚。若母親親口把這件事告訴亞紀,未免太殘酷了。」
  明明是出軌的人不對,亞紀卻因此而誕生。一旦知道這件事,她說不定會感到自責,認為是自己害雙親走上離婚一途。再加上她正值多愁善感的年紀,不讓她知道此事比較妥當。
  「…………亞、亞紀自己也清楚,她對你們的憤怒其實並不合理。她只是無法好好控制情緒罷了,對不起。」
  美春沮喪地低頭道歉,似乎覺得自己必須負責。
  「美春小姐為什麼要道歉?話說回來,亞紀也不需要為這件事道歉。」
  利歐面露苦笑說道。
  「我明明就像亞紀的姊姊一樣,卻對此束手無策,只能袖手旁觀……」
  她不希望因為這件事破壞與亞紀的關係,也怕讓亞紀發脾氣,所以刻意避開與春人有關的話題。這讓美春感到自責。
  「在天川春人的記憶中,我沒有做出太多像個兄長的舉動,所以可能沒有資格這麼說,但若換作是我,大概也只能靜觀其變。謝謝妳代替消失的天川春人陪伴亞紀。」
  利歐展現出充滿天川春人風格的一面,向美春道謝。
  「…………」
  美春望著這樣的利歐臉龐,表情因憂傷而扭曲。她瞬間將出現在夢中、成長後的天川春人,重疊在利歐的容貌上。
  就是這種時候,他會流露出天川春人的面貌,使美春忍不住將兩人的身影相疊在一起。
  雖然當事人堅持自己不是天川春人,美春卻無法徹底死心。但她也無法斷定對方說的話有錯,狀況很不利。
  「怎麼了嗎?」
  利歐端詳著美春的表情,不可思議似地歪著頭。
  「不……沒事。」
  美春按捺著尚未整理好的情緒,擺出笑臉並搖了搖頭。
  「當我把前世的身分告訴亞紀時,我希望妳也能在場。要是亞紀明顯擺出抗拒的態度,我們勢必需要算準時機……」
  「好的。我當然願意在場。請讓我好好思考一下,該如何告訴她比較妥當。」
  「沒問題。關於我們討論的話題是否可以告訴外人、能透露多少,妳可以找沙月小姐商量。請兩位好好整理思緒。」
  利歐開口,他的表情變得有些寂寥。美春接著走向沙月的寢室,兩人交談了半晌。

 


 

《精靈幻想記10.輪迴的勿忘草》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