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靈使.jpg

本日新書試閱第二彈出爐!

而第二彈當然就是《精靈使的劍舞18 奪回帝都》

一想到精靈使正在邁向完結,就覺得有點感傷呢

所以讀者們一定要把握最後機會,收藏此次在8/16漫博第一天上市的限定版呀!

至於好奇特典內容真面目的讀者們......

嘿嘿嘿tusky%20(74)

明天會跟平凡職業的開箱文一起PO出喔!

敬請期待h48

 

為您獻上試閱內容


  

序章

  劈哩──
  水晶迸出裂痕的乾澀聲響,響徹了〈魔王之墓〉的空間。
  飄浮在虛空中的巨大〈精靈礦石〉水晶,封印著魔王所羅門唯一一名契約精靈,同時也是這座〈魔王都市〉的女王──精靈伊莉絲。
  七彩聖光自裂痕迸射而出,將墓室照得通明。
  在不斷漫射出光芒的水晶之中,精靈伊莉絲絕望地嘆了口氣。
  (我這長達千年的守護者職務,似乎也將告一段落了……)
  以〈魔王之棺〉為目標的入侵者犧牲了自身的性命,啟動令人驚愕的武器,成功摧毀了這座〈魔王之墓〉的強大結界。
  只靠伊莉絲的一己之力,已然無法維持〈棺材〉封印的運作。這也意味著魔王所羅門用盡最後力量封印著的存在,即將再次顯現於這個世上。
  劈哩、劈哩劈哩、劈哩──
  無數細小裂痕爬滿了水晶的表面,將伊莉絲的身影徹底吞沒。
  然後──
  叮──────────!
  隨著一道清澈音色響起,水晶化成了無數碎片。
  滿溢而出的光之奔流,在一瞬間蓋過了墓室的黑暗。通透細碎的精靈礦石碎片,宛如雪花般四下吹拂。
  那光景之淒美,甚至讓人聯想到世界末日的降臨。
  接著──
  在強光之中,一名少女現出了身影。
  她有著藍冰般的眸子,和一頭璀璨生光的金色長髮。

 

 

 

第一章

  「……嘖,這精靈也太纏人了吧!」
  「牠大概是記住了我們〈神威〉的氣味,所以能夠進行追蹤吧──」
  如疾風般穿過了魔王都市巷弄的艾莉絲,以苦澀的口吻呢喃道。
  〈聖靈騎士團〉所放出的精靈正追在她們的身後。這是特務兵艾勒‧希妲的群體精靈〈影狼〉。牠屬於完全自主行動的精靈,正固執地鎖定著逃跑中的克蕾兒和艾莉絲的影子。
  在幾分鐘前,兩人在〈魔王都市〉的交易廣場上遇上了〈聖靈騎士團〉。露米娜絲是為了尋找走散的〈火之精靈王〉的化身而來,而克蕾兒等人則是在因緣際會之下,與那位〈火之精靈王〉一同行動。
  「看來〈聖國〉已經察覺我們身在此地的事了。」
  「是啊。還是快點和神人他們會合,盡快脫身吧──」
  艾莉絲朝著身後的敵人揮動〈風翼之槍〉。
  自長槍槍尖射出的風刃,將追趕而至的影子獵犬一刀兩斷。
  然而,被劈開的獵犬卻無聲無息地融入地面,於附近建築物的陰影處重生。
  「這樣子根本沒完沒了!」
  「專精於追蹤任務的群體精靈還真是棘手啊……」
  「我在〈浮游島〉的決賽也被那些獵犬追過呢。還真是和牠們有緣呀。」
  這回輪到克蕾兒揮舞〈炎之鞭〉,朝著凌空撲來的獵犬一抽。
  隨著撕裂大氣的聲響響起,獵犬在一瞬間被燃燒殆盡。
  (……我們正被趕向對方安排好的路線呢。這下可糟糕了。)
  克蕾兒沒多看化為焦炭的影子一眼,冷靜地在腦中思考著。露米娜絲麾下的騎士們想必早就繞到巷弄的出口,一旦她們竄出這條巷子,就會陷入甕中捉鱉的局勢。
  以克蕾兒等人如今的實力來說,就是對上露米娜絲或是軍方的精靈騎士,應該也不會落於下風才是。然而,一次對上那麼多人,終究還是寡不敵眾。
  (說是這樣說,但也不能用艾莉絲的風之魔術飛上天──)
  這麼做才是正中敵方下懷。〈聖靈騎士團〉裡有好幾名專業狙擊手。在我方起飛的瞬間,肯定就會被她們給打下來吧。
  「真是的,神人在這個節骨眼上到底跑去哪裡了啦!」
  「以他的本事來說,我想是不至於會被聖國抓到啦……」
  「往這裡跑了!繞到前面堵住她們!」
  露米娜絲的號令聲在巷子裡迴盪著。
  好幾道腳步聲從前方急速逼近。
  「看來要被前後夾擊了,該怎麼辦?」
  「似乎也只能……硬闖過去了!」
  就在兩人做好覺悟,重新握好〈精靈魔裝〉的瞬間──
  一陣巨響重重響起,地面隨之劇震。
  「……呃、怎、怎麼了!?」
  「地面……裂開了!?」
  石造建築物迸出裂痕,隨著轟隆隆的地鳴聲坍塌下來。
  這並非〈聖靈騎士團〉的攻擊所造成的。在前方現身的露米娜絲等人,似乎也和克蕾兒她們一樣,正陷入混亂之中。
  「──克蕾兒,要飛了!」
  「我知道了!」
  在迅速點頭後,克蕾兒抓住了艾莉絲的手臂。艾莉絲大概是認為,這一瞬間的破綻足以遮蔽狙擊手的視線吧。雖然有些大膽,但這是相當正確的判斷。
  艾莉絲的另一隻手臂高高舉起〈風翼之槍〉,隨即捲起了一道強勁的風之漩渦,讓兩人一口氣越過了建築物的屋頂,直直飛上半空。
  狙擊手所射出的聖光箭矢雖然如雨般灑下,但在混亂之中,狙擊手的判斷產生了些許遲疑,而這也成了致命的失誤。艾莉絲在空中靈巧地迴旋,漂亮地躲過了這場箭雨。
  「乖乖化為焦炭吧!」
  克蕾兒像是在回敬這一擊似地施放了〈火炎球〉,將躲在建築物陰影處的狙擊手炸飛。
  「總之,先逃往菲雅娜她們滯留的旅館吧──」
  「也好。話又說回來,剛剛的地震是怎麼回事……?」
  艾莉絲以袖口拭去額上汗水,俯瞰底下的〈魔王都市〉。
  只見地面冒出了一道巨大的裂縫,這道裂縫不僅吞噬了行道樹和建築物,甚至還在不斷擴大範圍。
  「看起來不是尋常的地震呢──」
  「是啊。說起來,地震是地精靈在發怒時才會引發的現象,這座〈赤死沙漠〉早已遭到精靈捨棄,是不可能引發──」
  「艾莉絲,快看!地上的裂縫裡面有東西!」
  「……什麼?」
  艾莉絲望向了克蕾兒所指的方向。
  只見在巨大裂縫的底下──那深沉的黑暗之中,有個巨大的影子正要從中爬出。
  「難道說,那是精靈……?」
  「……真是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啦!?」
  
      ◇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神人在一片陌生的黑暗空間中甦醒。
  腦袋裡傳來陣陣刺痛。
  也不曉得自己失去意識多久時間了──
  「……是說,這裡是哪裡啊?」
  他按著抽痛的太陽穴,環顧起周遭。
  只見一支陳舊的銀製燭台正點著小小的火光,朦朧地照亮了這個空間。
  石板地面佈滿青苔,還看得到倒塌的石柱。
  牆上的壁畫幾乎已經斑駁殆盡,將襤褸的外觀暴露無遺。
  這裡應該是朽毀的古代祭殿吧。神人不禁聯想起〈精靈劍舞祭〉的決賽舞台──廢都〈梅吉德亞〉的諸多遺跡。
  (等等,我怎麼會在這種地方……!?)
  神人變得更加混亂了。
  意識中斷前的記憶驀地消失無蹤。
  (──我應該是在〈魔王之墓〉的地底下,與琉璃葉打了一場才是。)
  琉璃葉‧李察爾蒂乃是〈聖國〉為了強取〈魔王之棺〉而派來的刺客。神人與這名十五年前的〈精靈劍舞祭〉冠軍,比試了一場激烈的劍舞,最後順利擊敗了她。
  然而,琉璃葉卻是有備而來。
  她引爆了嵌在心臟上頭的〈靈爆〉──利用精靈的力量製成的大規模毀滅兵器,試圖炸掉受到〈結界〉守護的〈魔王之墓〉。
  痛恨戰爭、向〈精靈王〉許願,希望能根絕戰爭的她──
  卻是極為諷刺地,使用了在藍巴爾戰爭期間開發出來的非人道武器。
  (……到這邊我都還有印象。消失無蹤的,是在這之後的記憶──)
  當時人在引爆地點旁邊的自己,究竟變成了什麼樣子──
  「不會吧……」
  這時,神人想到了某個可怕的可能性,冷汗隨之浮現。
  〈靈爆〉──這種大規模毀滅兵器若是造出了較大的尺寸,其威力甚至能讓一座城市灰飛煙滅。
  在極近距離挨了這一擊的自己,真的能平安無事地存活下來嗎……?
  至今神人一直仗著有愛思特的〈鋼之加護〉肆意大鬧,但這次似乎是有些鬧過頭了。
  (應該說,就一般狀況來看,我應該已經變成了一堆碎屑才對吧……)
  ──想到這裡,一切突然都有了答案。
  神人現在之所以能存在於這個地方,最合邏輯的說法便是──
  「……我難道已經死了,然後跑到〈英靈殿〉了嗎?」
  神人以莫名冷靜的心情導出了這個結論。
  〈英靈殿〉──指的是死者靈魂的終點站。
  據說那存在於〈元素精靈界〉的某個角落,是一處世外桃源。但說起來,這也只是〈神儀院〉的官方說法,沒有人知道英靈殿是否真的存在。
  如果真是世外桃源,那這裡也未免過於荒涼。
  (……不對不對,現在可不是冷靜思考的時候!)
  神人慌慌張張地打算起身──
  ……然後他驀然察覺──
  自己的右手正貼著黑色的石造地板。
  而手背上的〈精靈刻印〉正微微地發出光芒。
  要是神人已然喪命,如今身處黃泉之國的話──
  與愛思特的精靈契約應該就會隨之消失,〈精靈刻印〉也會消滅才對。
  神人驀然一驚,脫掉了左手的皮手套。
  只見月亮和長劍交錯的圖紋──蕾絲提亞的〈精靈刻印〉也依然健在。
  (對了,她們兩人呢!?)
  他將〈神威〉灌入雙手的〈精靈刻印〉,呼喚兩位劍精靈。
  ……然而,兩個人都沒有傳來回應。既然〈精靈刻印〉仍在,應該代表連結並沒有斷絕才是──
  「放心吧。這邊的時間已經從〈人界〉抽離開來了。」
  「……!?」
  隨著一道有些耳熟的說話聲傳來──
  一名男子忽地出現在神人的面前。
  「……唔,你是……?」
  神人沉吟了一聲。
  那是一名作沙漠商人打扮的年輕男子。
  他是神人在這座〈魔王都市〉結識的商人,名為薩菲安。
  「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神人站起身子,目光銳利地瞪向眼前的男子。他自稱是船隻在沙漠中遇難,只得在這座〈魔王都市〉安身立命的可憐商人,但這話顯然不能盡信。
  ……這名男子究竟是何方神聖?
  「沒必要那麼提防我啦。我雖然沒打算賣你人情,但也算得上是你的救命恩人啊。」
  「你救了我的命?」
  神人狐疑地打量著薩菲安。
  「……這裡是哪裡?難道不是在〈魔王之墓〉裡頭嗎?」
  「這裡既非〈人界〉,亦非〈元素精靈界〉──而是次元夾縫。」
  「次元夾縫?」
  「在〈精靈戰爭〉結束後,原本完整的世界被分為了〈人界〉和〈元素精靈界〉。當時也偶然生出了許多次元夾縫,而這裡就是眾多夾縫之一。」
  「……所以和〈魔王之墓〉是不一樣的空間是吧。」
  「吸收得真快,不愧是魔王繼承人。還是說,伊莉絲有和你提過這件事?」
  「她是有和我提過,這座〈魔王都市〉本身就是透過〈魔王之墓〉的力量固定在次元夾縫之中,是〈魔王〉記憶的殘渣。老實說,我也不敢說自己完全聽懂了,不過,這也代表除了魔王都市所在的位置之外,還有其他的地方存在著次元夾縫吧?」
  「沒錯,而這個空間,就是屬於我能運用的──一個極為狹小的裂縫。」
  薩菲安像是在炫耀自己的房間似地,大大地攤開雙臂。
  「這實在很難說是一個有品味的空間啊。這處廢墟是怎麼回事?」
  「原本好像是妖精族的一處遺跡。不過絕大部分都在〈精靈戰爭〉的期間遭到破壞了。」
  ……也難怪會和〈浮游島〉的遺跡如此相像。
  「總之,姑且還是向你道謝。畢竟你看來確實是救了我的命。」
  「還好我有趕上。要是再晚個一步,你就要變成一堆粉塵了。」
  「我想也是──」
  神人輕輕地低聲自語。
  「愛思特和蕾斯提亞的狀況如何?她們也在這裡嗎?」
  「不,我只有將你傳送到這裡來,畢竟當下可說是間不容髮的狀況。不過,應該不需要去擔心那兩位精靈吧。她們一個是傳說中的〈聖劍〉,另一個則是魔王的〈魔劍〉啊。」
  「聽起來,你連愛思特和蕾斯提亞的情報都已經掌握了啊──」
  神人這麼回敬一句,但薩菲安只是聳聳肩露出苦笑。
  「薩菲安,你到底是什麼人?事已至此,你應該不會還打算堅稱自己只是一介小商人吧?」
  「哎呀,既然你都和伊莉絲碰過面了,還以為你早就察覺我的真面目了呢。」
  「哎,我是多少有猜到就是了──」
  神人從懷裡取出一枚金幣,以拇指輕輕一彈。
  「這是從你那裡換來的〈魔王都市〉金幣。我老覺得刻在硬幣上的臉孔有些眼熟……結果仔細一看,那和你長得非常相像啊。」
  「嗯,所以呢?」
  「會刻在價值最高的貨幣──金幣上頭的,一向都是都市支配者的臉孔。而〈魔王都市〉的支配者呢──」
  「原來如此啊。」
  「──你就是魔王所羅門對吧?」
  「……」
  薩菲安沒有直接回答,只是露出了壞壞的笑容。
  神人把他的反應當成是默認,繼續說了下去:
  「不過,我是到現在才確定是這麼回事的。我在〈墓室〉裡看到了一千年前所發生的種種,而當時〈魔王〉的身影雖然有些朦朧,但至少沒有像傳說那樣有著怪物般的姿態。」
  「──這樣啊。伊莉絲全都讓你看過了嗎?」
  「是啊。從你還被稱為英雄的時候,一直到墮落為〈魔王〉為止的事蹟,我全都看過了。」
  神人以瞪人般的目光望向眼前的男子。
  這名男子正是在古王國時期被稱為英雄的男子──
  同時也是為大陸帶來前所未見的恐懼與混亂的極惡魔王──所羅門。
  「你說對了一半。」
  「一半?」
  神人有些訝異地皺起眉頭。
  「我和留存在傳說中的〈魔王〉是不一樣的存在,而是所羅門‧耶魯西翁在人生末路悔恨之際所誕生的──類似殘存思念的東西。我已經完全失去了身為〈魔王〉時期的所有力量,只能在這小小的次元夾縫中徘徊,是個可悲的存在呢。」
  說著,有著青年外貌的魔王,像是在自嘲似地笑了笑。
  ……原來如此,這名男子和伊莉絲所說的一樣,是記憶的殘渣。
  他也和魔王都市的居民一樣,是宛如浮沫一般的存在嗎?
  在被稱為〈魔王〉之前,還是一名人類英雄的時期的他──
  (……但話又說回來,他給人的印象和傳說中的魔王也差太多了吧?)
  神人暗自嘟嚷道。
  像這樣仔細一瞧,對方就只是個爽朗的青年。
  明明同樣是男性精靈使,自己卻老是被安上夜晚的魔王一類的不名譽標籤,真是太不公平了。
  「所以說,你在這裡負責什麼事?」
  「什麼負責?」
  對於神人的問題,他像是在裝蒜似地歪起脖子。
  「既然精靈伊莉絲是守護〈魔王之棺〉的守護者,那你應該也被分配到了某種職務吧?」
  「……也是呢。如果把她說成是這裡的守護者,那我就是〈魔王都市〉的管理者了。我得修復次元的破洞,或是把偶爾不請自來的流浪旅人送回〈人界〉。要說負責的職務嘛,差不多就是這些部分了。」
  「真意外,其實你也沒什麼事要做嘛。」
  「我不是說了嗎?如今的我,已經完全失去〈魔王〉應有的那股力量啦。」
  薩菲安──魔王所羅門輕輕苦笑。
  「不過,我所負責的職務,也要在今天劃下句點了。」
  「……這是什麼意思?」
  「這座〈魔王都市〉馬上就要毀滅了。」
  「你說什麼!?」
  神人不禁愕然。
  琉璃葉所用上的〈靈爆〉的破壞範圍,難道真的如此嚴重……?
  (不對,那顆〈精靈王之血〉的大小,頂多只能嵌在心臟上頭而已──)
  再怎麼說,應該也不至於具備能將整座都市轟飛的威力。
  「這座都市之所以能固定在次元夾縫之中,憑藉的都是〈魔王之墓〉這座魔術裝置的力量。要是它有了損傷,這座都市當然也會跟著毀掉吧?說起來,這座都市原本就是搭建在不穩定的空間裡頭,是一幢築於沙上、搖搖欲墜的危樓啊。」
  「這麼說來,她會──」
  身為〈魔王之墓〉守護者的精靈伊莉絲,會有什麼樣的下場呢──
  也許是察覺到神人想問的問題了吧,只見所羅門搖了搖頭。
  「她和〈魔王之墓〉是無法分割的存在。一旦這裡坍塌了,她自然也會消滅──而我也是如此。」
  教人意外的是,他的話聲聽來並不帶有悲嘆的情緒存在。
  他也許早就做好了迎來這天的心理準備了吧──
  「一旦伊莉絲喪失了力量,〈魔王之棺〉的封印也會隨之解開。和你交手的那個女人就是看準了這一點,才會在那裡啟動〈靈爆〉的吧。」
  「……〈魔王之棺〉裡究竟封印了什麼東西?」
  神人問道。
  根據蕾斯提亞從〈魔王教團〉聽來的口述傳承,棺材裡沉眠著魔王的屍骸,若是得手那具骸骨,就能獲得強大無比的力量。
  然而──
  『你什麼都不知道呢──』
  琉璃葉‧李察爾蒂曾這麼說過。
  沉眠於棺木之中的,並不是魔王的力量──
  而是被〈聖國〉視為聖遺物的東西。
  所羅門靜靜地搖了搖頭。
  「──說起來,原本就不存在〈魔王之棺〉這種東西。」
  「……咦?」
  神人不禁睜大了眼睛。
  「那不過是〈魔王教團〉的成員們,逕自散播的流言罷了。」
  「那麼……精靈伊莉絲在這裡守護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神人一臉錯愕地問道。
  「你已經看過那玩意兒了喔。」
  「你說什麼?」
  「把精靈伊莉絲──封印著她的那顆〈精靈礦石〉水晶,就是她橫亙千年持續守護的東西。」
  「……你說是那顆水晶嗎!?」
  綻放著七彩光輝的巨大水晶。
  那就是精靈伊莉絲持續守護的東西──
  這時,燭台的火光驀地熄滅了。
  
  那不是被風吹熄的──這裡沒有風在吹拂。
  所羅門忽然露出了嚴肅的神情,仰望起被黑暗籠罩的虛無空間。
  「……看來她醒了啊。」
  「她?」
  「──是啊,她……就是遭到封印的〈聖女〉呀。」
  
      ◇
  
  「發生什麼事了呢?」
  「我也不知道──呀啊!」
  地面劇烈地搖晃著。看到眼前猛然迸出的大地裂縫,格奧基烏斯立刻抱住菲雅娜,一躍而過。
  隨著「鏗鏘」的沉重金屬音響起,騎士精靈平安無事地著地。
  「公主殿下,您沒事吧?」
  走在前頭的琳絲蕾,坐在芬里爾的背上回過頭來。
  「我沒事,只是稍微咬到舌頭了。」
  菲雅娜皺起臉龐,吐出了變紅的舌頭。
  「總之,我們先朝都市外頭前進吧。這裡的建築物蓋得密集,很危險呢。」
  「克蕾兒她們怎麼辦?而且,我們也還沒找到神人呢。」
  「以他們三個的實力來說,一定不會有問題的。首先要確保公主殿下的人身安全呢。」
  聽到琳絲蕾的話語,菲雅娜忍不住稍稍咬緊了雙唇。
  她現在的身分,已經是奧地西亞帝國反皇帝派的龍頭了。
  就算機率再低,也不能讓她冒上在此喪命的風險。
  「……我知道了。格奧基烏斯,一口氣跑到城門外頭!」
  〈遵命,吾主!〉
  在以空洞的聲音回應後,騎士精靈便以踩裂石板步道之勢向前疾奔。
  「要走囉,芬里爾!」
  「汪!」
  沒有任何人注意著穿過街道的兩人身影。在都市開始崩塌的同時,〈魔王都市〉的居民們也接連化為光粒消失了。
  「……〈金字塔〉逐漸消失了呢。」
  在騎士精靈的臂膀中,菲雅娜愕然地注視著這幅光景。
  不管站在這座都市的哪個角落,都能瞧見矗立在〈魔王〉宮殿遺址處的那座巨大建築物。
  如今,那座建築物像是要融入虛空之中似地,開始化為光粒消逝。
  那座〈金字塔〉的消滅,和這場突然發生的地震是否有某種關聯?
  在劇烈搖晃的地震之中──
  格奧基烏斯和芬里爾強行跳過了隆起的地面。
  這時,芬里爾忽然煞住了腳步。
  「公主殿下,請停步!」
  琳絲蕾喊道。
  「怎麼了嗎?」
  「有東西要衝出來了!」
  「……唔!?」
  咕嚕嚕──芬里爾發出了警戒的低吼聲。
  下一瞬間──
  隨著一陣轟然巨響,眼前的地面被撕裂開來。
  大片沙塵揚起,一道巨大的身影自地底現出身形。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怎、怎麼回事呢!?」
  讓人毛骨悚然的駭人咆哮聲,震盪了大氣。
  自地面裂縫中現身的,是一頭野獸。
  那是一頭大得驚人的野獸──牠有著燃燒著火焰的利爪與尖牙,是一頭雙頭獅子。
  「這難道是……精靈……?」
  菲雅娜瞪大了那對淺灰色眸子。
  不僅如此,這還是相當高階的精靈。這應該是棲息在〈精靈之森〉深處──不對,就連〈元素精靈界〉也不多見的〈魔神級〉精靈──
  「為什麼會有精靈出現在這種地方!?」
  「本、本小姐也不知道呀……呃,又有東西要出來了!?」
  琳絲蕾抽搐著臉頰。
  在獅子精靈之後現身的,是全身布滿冰之刀刃的巨人型精靈。
  巨人的高度遠超過周遭的建築物,而那對長滿了冰之刃的手臂,看起來隨手就能摧毀石造平房。
  「真是難以置信呢……」
  「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啦……!」
  面對兩隻忽然自地底現身的大型精靈,兩人不禁愕然無語。
  爬出地面的兩隻精靈,以緩慢的動作相互對瞪,展開對峙。
  吼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而就在牠們同聲咆哮後──
  竟然激烈地開始互毆。
  「……呃、慢、慢著,這可不是開玩笑的呀!?」
  格奧基烏斯揮舞巨劍,劈落直飛而來的瓦礫殘骸。
  拳與爪對轟時所炸出的衝擊,扭曲了地面的石板,使之迸出裂痕。
  「這條路不能走了呢,我們繞道吧。」
  「也、也是呢──」
  兩人打算趁著爆發衝突的精靈們察覺之前,躡手躡腳地遠離此地。
  就在這時──
  「……來、救救……我!」
  聽到這隱約可聞的悲鳴聲,兩人登時面面相覷。
  「妳聽到了嗎?」
  「是呀,好像是……慘叫聲呢。」
  琳絲蕾點了點頭。
  這座都市的居民們應當都已經消失殆盡了才是。
  既然如此,這陣慘叫聲是怎麼回事──?
  汪汪──芬里爾發出了叫聲。
  「怎麼了?」
  「牠說,那邊好像傳來了人類的氣味呢!」
  琳絲蕾連忙向芬里爾下達奔跑的指令。
  周遭不斷傳來地鳴聲,芬里爾在一座坍塌的瓦礫堆前停下腳步。
  「有人在這裡嗎?」
  在隆隆聲響之中,琳絲蕾大聲呼喚道。
  然而,卻沒有傳來回應。
  「格奧基烏斯,把這邊挖開!」
  在菲雅娜下令後,騎士精靈便輕輕鬆鬆地舉起了大塊瓦礫。
  就在搬開那塊特別巨大的石頭後──
  「等等,裡面有人!」
  菲雅娜喊道。
  「……嗚……嗚嗚……嗚……」
  一名身穿灰色外套的少女被瓦礫夾住了腳,正發出痛苦的呻吟。
  「妳、妳沒事吧!?」
  「別動,我這就幫妳療傷。」
  菲雅娜湊上前來,讓格奧基烏斯搬開周遭的瓦礫,並立刻詠唱起〈治癒〉的精靈魔術。少女的腳傷迅速消褪無蹤。
  「……感、感謝您……的幫助。」
  少女的臉孔雖然因疼痛而扭曲,但仍是出言道謝。
  就算以精靈魔術治好了傷,痛楚也不會在一時半刻間完全消褪。
  「妳的腳應該還沒辦法走路吧?我讓格奧基烏斯把妳抱起來吧。」
  「請問,妳們兩位是……?」
  「本小姐是勞倫弗洛斯特家的琳絲蕾呢!」
  「勞倫……?」
  少女一臉訝異地側起腦袋。
  此時──
  滋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近處傳來了一道格外大聲的地鳴,鄰近的建築物隨之崩塌。
  揚起的沙塵讓菲雅娜等人劇烈地咳了起來。
  「晚點再來解釋,現在先離開這裡吧。」
  「好、好的──」
  格奧基烏斯抱起了點頭回應的少女。
  這時,菲雅娜忽然察覺了少女小心翼翼抱在懷裡的物品。
  那是以〈古代精靈語〉題名的一本書。
  「那本書──」
  有著過人姬巫女才能的菲雅娜,很快就發現那並非尋常的書本。
  散發著詭譎氣息的那本書,是有著書本外型的〈精靈魔裝〉。
  換句話說,這名少女是一名精靈使──
  「……難道說,您是薩拉蒂雅公主!?」
  「咦!?」
  聽到菲雅娜提及的這個名字,琳絲蕾忍不住驚呼出聲。
  驀然一驚的少女睜大雙眼,抿緊雙唇。
  仔細一看──
  她的長相確實與姊姊雪拉‧卡恩有幾分神似。
  「不、不是的、我……」
  少女慌慌張張地以兜帽遮著臉龐,試圖否認。
  不過,菲雅娜直接握住了她的手,並報上了名號。
  「我是〈奧地西亞〉的第二公主,名為菲雅娜‧雷‧奧地西亞──」
  「第二……公主……?」
  「我們是前來迎接您的,薩拉蒂雅公主殿下。」
  少女的深紅色眸子大大地睜了開來。

 


 

《精靈使的劍舞18 奪回帝都》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