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10.jpg   

沒有錯!今天的試閱就是《NO GAME NO LIFE 遊戲人生10 遊戲玩家兄妹似乎被迫為過去付出代價》

大家朝思暮想的大作終於來啦h48h48h48

不知道大家到底敲破了多少碗XD

知道大家想趕快看試閱

小編也不捏大家囉

去看吧!我把所有的試閱都放在下面了th_042_


 

  露西亞大陸西部──舊艾爾奇亞王國。

  過去它曾是人類種最後的國家,人類種甚至敗退到剩下最後一個都市,不過已成往事。

  艾爾奇亞如閃電般收復失土,吸收東部聯合、奧仙德、阿邦特‧赫伊姆,掌握三個國家六個種族,將多種族聯邦盟主收入囊中成為無可撼動的大國。但是日前卻傳出一個驚人的消息,那就是率領艾爾奇亞閃電進擊的『王』──『突然失蹤』。

  

  歷史上,一個國家失去偉大的賢王或領袖,下場就是國政停滯、權力鬥爭激烈化、情勢混亂至極點後發生內亂,造成國家分裂。

  然後國力遲早會『衰退』……終至『滅亡』一途……

  

  ……只不過,那是指失去的是『偉大的賢王』的情況。

  如果失去的是『既不偉大也不賢能的王』,則不在此限。

  具體而言,比如像是──

  將國政塞給別人去做的『外出王』。

  雖然有本國和別國的差別,卻同樣是『家裡蹲的王』。

  甚至輕易賭上『種族棋子』與上位種族為敵,採取幾近恐怖政治的策略。

  像那樣的暴君消失,結果反而會一如歷史的常規,『艾爾奇亞王國』──更正,『艾爾奇亞共和公國』現在風平浪靜。

  甚至反而比以前更為安定。

  ──除了一部分的人之外,比如說──

  

  「……你給我聽好了哦?你有三條路可以走。」

  沒錯,比如遠在首都西北方的某個驛站小鎮的大街上。

  「一是把我的巨乳還來,二是告訴我你的『藥』是從哪得來的!!三是給我死!!懂了嗎!?

  沒錯,除了淚眼汪汪恐嚇路邊小販的黑髮貧乳之外,因為貿易激增而來來往往的商人臉上都充滿笑容與活力……

  「克拉米?我說過那個『藥』只是普通的『巴隆草液』而已了唷!」

  森精種的巨乳──菲爾‧尼爾巴連語氣溫和地安撫那位貧乳──克拉米‧傑爾,然後和顏悅色地繼續說道:

  「巴隆草只是能暫時『以空氣讓胸部膨脹』的靈藥草而已唷~!」

  「所以我才在調查那個『假奶詐欺藥』呀!!菲明白我這個被害者的心情嗎!?

  克拉米怒不可遏。

  她哭泣發誓,絕對要抓到這個陰險狡猾的犯人。

  克拉米是貧乳,至今她都是頂著飛機場,塞滿胸墊過活。

  但是她自信對巨乳的嚮往絕不輸任何人。

  三週前──為了找尋突然失蹤的『王』,她和菲爾翻山越嶺,東奔西走,即使驅使森精種的魔法也掌握不到目標的蹤跡。

  昨晚落腳在這個驛站小鎮,克拉米一見到那種藥,立刻掏出錢包付帳。

  她一把抓起貼有『豐胸藥』標籤的瓶子,豎起小指,毫不猶豫地一飲而盡。

  ────…………

  

  她們向小販打聽出『藥品出處』,並且很快就找到了。

  那是一間在大街一隅營業的小店──原來如此,看起來確實生意興隆。

  遠遠看到那間大排長龍的店家所高掛的招牌,克拉米不禁苦笑。

  走進自稱『美夢藥局』旁的小巷,克拉米對店名感到諷刺。

  「哼……是啊,沒錯,那一晚確實就像是做了一場美夢……」

  ……其實克拉米本來也不相信那是真藥。

  她是在半信半疑──不,帶著九成被騙的覺悟,服下夢寐以求的『豐胸藥』,不過──

  「低頭往下看去,看不見自己的肚臍……那真是如夢一般的景色啊。」

  胸部真的變大了!變成有如夢幻一般的巨乳!

  克拉米對菲爾說的話也恍若無聞,立刻衝入旅店內,飽餐一頓,舉杯慶祝!

  內心煩惱著哪裡有賣尺寸適合的內衣呢~

  「我『胸』中懷抱著幸福的煩惱入睡,那真是美好的一晚……」

  ……她的眼神充滿懷念之情,口中喃喃說道。

  克拉米繞至店的後方,毫不猶豫地翻越種植藥草的庭院圍籬。

  然後當她走向寫著『相關人員專用』的門,菲爾卻連忙阻止她。

  「克、克拉米?我覺得非法私闖不是值得鼓勵的行為哦~……?」

  「菲妳說這話就奇怪了,這是相關人員的專用入口──那就是給我走的入口哦!」

  克拉米心想──『美夢藥局』這個店名確實非常貼切。

  原來如此,確實是夢。只要醒來,一切都會消失──終究只是夢一場。

  因此經過一晚,夢醒後的現實令克拉米不忍直視。

  無神的雙眼流下大顆的淚珠,她悲憤地問道:

  「起床後就恢復原狀的空虛!!看到這片飛機場時的絕望!!妳敢說我不是相關人員──!?

  ──販賣邪惡藥品的藥商與善良的受害者。

  善與惡的雙方,這不叫相關人員,什麼才叫相關人員──!!

  克拉米嚎啕大哭,正準備破門而入的時候,菲爾忍不住緊緊抱住她。

  「克拉米,妳、妳冷靜一點!妳原本也有被欺騙的心理準備吧!?

  「是啊,金錢上是有,但如果是詐欺──乾脆從一開始胸部就不要變大呀──!!

  那是精神上的詐欺……也就是從『巨乳』變成『虛乳』。

  從美夢中醒來,她的心情頓時從天堂跌落地獄,這是滔天大罪,罪無可赦──!!

  克拉米不顧菲爾的制止,正要氣憤地踢破大門,但是……背後傳來的聲音,讓她的動作瞬間停住。

  

  「……咦?我確實在藥圃內灑了各種種子做為『藥』材之用……」

  克拉米與菲爾回過頭,驚訝地睜大雙眼。

  「不過裡面有包含『洗衣板的種子』與『雜草的種子』這兩種稀有品種嗎

  看到說話尖酸刻薄的最稀有品種,兩人臉部的肌肉不住抽搐。

  

  ──那是頭上頂著光圈,有著粉亮髮色的天使。

  『那個存在』無聲無息地出現,隨手打開相關人員專用的門。

  「主人~屬下吉普莉爾『送貨』回來了~

  「哦~辛苦了──啊,這不是克拉米和菲爾嗎?歡迎光臨。」

  「……歡迎?……妳們兩人……在這裡做什麼……?」

  啊啊──沒什麼好隱瞞的,門內輕鬆回應的『兩人』,就是克拉米與菲爾找了三週的『失蹤的王』。

  他們就是黑髮黑眼,穿著『I人類』的上衣,圍著圍裙,手裡拿著可疑容器的青年。

  以及站在墊腳台上,攪拌著可疑的大釜──擁有純白頭髮與紅色眼眸的少女。

  克拉米甜甜一笑,然後對著空與白這對可疑至極的兄妹大聲吼道:

  「那是我的台詞……你們兩個才是在這裡摸什麼魚啊──!?

  兩個拋下國政搞失蹤的懶散魔王看了看彼此,好像感到過意不去似地遞出一張紙……

  「抱歉……我們沒有賣魚……『藥』的話倒是不少,妳要不要參考看看?」

  那張『商品清單』中也有『豐胸藥』在列。

  得知這兩人也是要被自己處決的奸詐惡徒,而且還毫不避諱地交出證明己罪的證物,克拉米心裡有一股衝動想要揍人。她接過清單,手一揮,將清單丟入釜中。

  

      ■■■

  

  ──若問空與白在做什麼。

  空會這麼回答──說穿了就是閒閒沒事幹。

  「畢竟我們是被趕下王位的王……就連待在國內都要擔心身分敗露。」

  空毫不在乎克拉米與菲爾如利刃般的目光,坐在椅子上,把白放在大腿上,解說著他們的處境,但是空的表情中卻沒有絲毫悲壯感。

  空與白威風凜凜地露出自傲的笑容繼續說道:

  「我們失去全權代理的職位!沒有工作又身無分文!!而且絲毫沒有工作意願!!

  「……白和哥就是……家裡蹲……魯蛇玩家……」

  「可是我們連可以蹲的住處都沒有!妳竟問我們『在做什麼』──這是愚蠢的問題吧!?

  「……應該問我們……『能做什麼』……才對……!」

  「聽你們這麼一說,處境真的很危險呢。做為一個人,可以說是站在懸崖邊了吧?」

  克拉米被兩人的氣勢所震懾,不由得嚥下一口唾液說道。

  但是聽到她那樣說,空與白笑了。

  ──有什麼好意外的……!

  空與白這對兄妹本來就是社會最底層的存在……

  身為一個人,他們豈止是站在懸崖邊,甚至早已墜落谷底了!

  他們是從谷底往下挖洞,然後才跌入這個世界的吧。

  

  「不過當我們來到這個世界的時點──就只是回到起點而已。」

  「……簡而言之就是……開始新遊戲……『玩第二輪』……」

  「────!」

  兩人失去了王位,也失去了住處與權力,甚至也失去社會地位。

  但是那一切對他們而言只是『微不足道的事物』。

  兩人臉上的表情,足以令克拉米屏息,並且想起他們是怎樣的人物。

  失去一切的兩人,身邊只剩下智慧型手機、平板電腦、掌上型遊戲機等私人物品。

  兩人手裡把玩著來到這個世界的那一天所攜帶的物品。

  ──就只做了這件事。

  他們兩人把玩著那些物品,僅僅靠著笑容與手指,就將世界玩弄於股掌之中。

  他們是世界首屈一指的戰略家,兩人即一人的人類最強遊戲玩家『空白』。

  只要還有笑容和手指,剩下的一切就算全部失去也無所謂。

  在讓克拉米理解他們是玩弄世界的一方後,兩人這次則是表示──

  

  「而說到玩第二輪,那就是要解『主要任務以外』的支線吧──也就是說!?

  「以『生產職業起手』……如鍛造、農業,還有不可缺的就是……『商店經營』……!」

  「你們的主要任務都還沒解完呢!?得先把主線劇情過完呀!?

  兩人把稱霸十六種族與挑戰唯一神的事情晾在一邊,宣稱要玩經濟。

  雖然克拉米吐槽他們,卻被華麗地無視。

  取而代之回答她的則是空與白所經營的『藥局』的商品。

  森精種菲爾在看過擺滿藥材的調配室後,以冰冷的眼神和語氣說道:

  「巴隆草、戀根、卡瑪葉……每一樣都是這個大陸所沒有的靈藥草哦

  「────!!

  不愧是森林的種族,空與白露出苦笑,克拉米則是吃驚地睜大雙眼。

  菲爾的眼光獨到,一眼就看穿藥效甚至是產地。她的眼神清楚地表示『空與白所說的話不可信』,自稱身無分文又流落街頭的人──如何能夠開店?

  菲爾的目光探問他們的真意,但是吉普莉爾笑著說道:

  「啊,那些藥草是我轉移到世界各地採集,然後在後院藥圃進行魔法栽培而來的

  「你好意思說自己是開新遊戲!?這根本是作弊呀!!

  聽完天翼種的回答,克拉米激烈反駁,空則是悠然地揮手制止她,然後斷言道:

  「請妳不要做出不實指控好嗎?第二輪之後,資料繼承是必備功能啊。」

  沒錯──就算那是『破壞遊戲平衡的官方允許外掛』。

  既然是官方允許,那就沒有不用的理由!!

  「於是我們靠著第一輪所沒有的多輪遊戲要素的力量!!順利擺脫沒工作沒錢沒住處的困境!販賣藥材做為開店資金,接著自行研發和販賣商品──這樣妳明白了嗎!?

  空動作誇張地解說。

  「……吉普莉爾,妳值得嘉獎……」

  白豎起大拇指。

  「那些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啊啊……承蒙主人讚美,吉普莉爾感到無上光榮……」

  吉普莉爾收起羽翼,跪在地上回答道。

  

  「……原來如此,我瞭解你們『在做什麼』了。」

  克拉米看到三人的反應後說道。

  「簡單說你們和往常一樣──在幹『不正當』與『詐欺』的勾當吧!?

  原本打算聽他們辯解的克拉米不再忍氣吞聲,大聲地吼道。但空卻是──

  「……抱歉,我做了太多『不正當』與『詐欺』的勾當……妳在說哪一樁?」

  「你不要表現得過意不去,卻又說得理直氣壯好嗎!?我說的就是你們的『豐胸藥』──販售史上最惡質的假奶給客人的詐欺行為啦──把我的美夢還給我!!

  克拉米大聲哭喊。

  空這次就真的睜大雙眼,感到不明所以。他歪著頭,取出一小瓶『豐胸藥』。

  「再服用就好了,只要持續每天服用──恭喜妳,這樣妳也是巨乳了。」

  「是啊,不服用就會消風的偽巨乳是吧!?你黑心也要有個限度吧!?

  雖然克拉米發出悲痛的叫聲指責空,不過卻還是老實地收下小瓶子。

  「……偽巨乳……?啊~原來如此,妳的意思是……因為是假奶,所以我是在詐欺嗎?」

  空似乎終於想通克拉米在生什麼氣,他點了點頭──然後告訴她。

  

  「那麼克拉米……『不是假奶的豐胸』是什麼?」

  聽到空的語氣沉重,克拉米抽了一口氣,感到事情不尋常。

  「克拉米……妳有我的記憶,所以其實妳應該也懂。在我們原本的世界也有許多豐胸──提升胸圍的方法……可是──」

  是的,過去因為玩『存在黑白棋』,克拉米曾經得到空分享的記憶。所以她知道在他們原本的世界,存在著各式各樣夢幻般的豐胸技術。

  然而那些技術終究和這瓶『豐胸藥』相同────!

  「所有的豐胸──本質上都只是塞胸墊啊!!

  「──────────……啊啊!」

  ──不管乳房內塞的是脂肪還是矽膠,總歸都是『填充物』,就只是胸墊。

  差別只在於是塞在乳房之下,還是塞在胸罩之下而已。

  用空氣讓乳房膨脹是詐欺?那麼隆乳技術就全都是詐欺了。

  原因很簡單。

  「即使妳變成巨乳,但是妳自己也承認那是假奶!!

  「不──別說了!!我不想聽!我、我才不承認那種事!」

  「當妳有想成為巨乳的念頭,那就代表妳不是巨乳──那就是妳是貧乳的證據。不管妳墊了多少胸墊,妳是貧乳的本質與認知都不會改變!!

  「────不……不要……別說了……別說了!」

  雖然很殘酷……但這是必須接受的事實。

  白、菲爾,甚至吉普莉爾也低頭沉默。克拉米摀著耳朵,不住顫抖。

  空狠下心,殘酷地繼續說道:

  「妳就是貧乳!乳量貧乏之人!無論妳如何努力,妳也不會變成真正的巨乳──所以如果妳不以比真物更逼真的假奶為傲──!」

  沒錯……相信自己可以成為真正的巨乳。

  或者掛著一對偽乳,卻得意地欺騙自己,認為自己成為真正的巨乳了。

  若是真那樣自欺欺人的話──

  「到了那個地步,那可是──比假貨還不如啊。」

  

  克拉米跪倒在地,一句話也說不出口。

  寂靜之中,菲爾溫柔地擁抱克拉米,對著她說道:

  「克拉米……妳仔細聽我說……」

  最擅長魔法編纂的種族──森精種的菲爾繼續說道:

  「確實有魔法能讓胸部變大……可是~」

  比如變性魔法、偽裝魔法,或是其他魔法等等……

  然而正如克拉米自己也承認,而且空也說了,她舉出的那些手段終究──

  「那種魔法製造的巨乳畢竟只是偽乳……夢終究只是夢而已。」

  「……嗚嗚……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菲爾的意思就是──即使是魔法也不能把假貨變真貨──那是在做夢。

  現實的同義詞──『絕望』令克拉米嚎啕大哭,空與白的眼中也泛起淚光。

  

  「是啊──終究是夢,只要醒來就會消失的夢──不過啊──」

  空與白拭去眼角的淚水,無禮地重新坐回椅子上,眼神一斂說道:

  「……正因為如此才有『需求』……」

  「而所謂的買賣──無論何時都是針對需求給予『供給』。」

  沒錯──不管是哪個時代、哪個世界,美夢總是供不應求的商品。

  非但如此,甚至是常常枯竭的無形商品。

  「所以只要販賣『美夢』就好了,販賣可以讓人短暫夢想成真的『藥品』!!

  正因為如此,他們才會打著『美夢藥局』的招牌。空繼續說道:

  「所謂的夢,正是因為現實中沒有,所以才是夢啊──!!

  對,終究是夢──只是幻想,只是虛構的幻覺。

  藥品的標籤上甚至還明確標示『請遵守用法與用量,正確地用藥』!

  而那樣的『藥品』所帶來的『夢』──

  

  「比起巨乳克拉米那種巨大矛盾!!世界和平還比較現實!!雖然是荒唐無稽,違反宇宙根源原理,虛無縹緲的夢!不過做夢是個人的自由!」

  「………………喂。」

  「那麼這就是在沒有夢想的現實中,添加夢想的『添加藥』──對,並非特效藥,因為畢竟是假象。不過做為『娛樂』來說,那種『藥』的需求無窮無盡──正可說是商機無限啊!!

  「白,妳有沒有賣能讓我痛揍空的『藥』!?不管多少錢我都買!!

  看到自己的話語讓跪在地上的克拉米重新站起,空深深點頭肯定。

  ──沒錯,這就證明了,在夢想之前,連絕望也要屈服!

  那麼不管是『愛情靈藥』還是『豐胸藥』,只要提供人們微小的夢想,結果就是──

  「於是我們的商店經營不費吹灰之力便進入軌道──造成店門口大排長龍的人潮!!

  「……太順利……生意興隆到致命的地步……到了對人恐懼症患者無法外出的等級……」

  「不過我們是家裡蹲,本來就沒打算出門!出貨都是交給吉普莉爾瞬間運送!所以我們就閒閒沒事幹了!哈哈哈!世界真是好混啊!!

  「以兩位主人的睿智與經營手腕,這是當然的結果

  兄妹高聲大笑,吉普莉爾則是下跪讚嘆。克拉米與菲爾半睜著眼,點了點頭。

  ──難怪不管怎麼找都找不到他們……

  然後克拉米眼神一斂,這次決心不讓空無視自己,大聲地咆哮。

  

  「──比起經營『店舖』,你們更應該經營『國家』啊──!!

  她的聲量足以震撼整間小店。然後──

  「若是有那樣的經營手腕──你們一開始就不會被趕下王位吧!?

  她道出空與白被趕下王位的理由──不,是被逼下王位的經過。

  『空白』是人類種最強的遊戲玩家,不敗的王。

  打敗他們,奪取全權代理者寶座是不可能的事。

  如今克拉米則是揭露將不可能化為可能的方法──

  「都是因為你們藉由【盟約】,強迫《工商聯合會》聽話,不斷『壓迫』他們,才會給予他們串連『政變』的藉口吧!!

  空與白面露苦笑。

  ……沒錯,那個方法簡單說就是『政變』。

  

      ■■■

  

  ──三週前……有一群人來到掛著『暫停營業』牌子的艾爾奇亞城。

  這一群人是以工商會、各公會與暴發戶貴族所組成──自稱《工商聯合會》。

  他們以『罷工』為由,逼迫空與白接受一個簡單的遊戲。

  也就是以民生基礎設施為籌碼,威脅空與白接受簡單卻『不可能勝利的必敗遊戲』……

  僅僅只是這一招,最強的遊戲玩家便放棄勝負,交出國王寶座。

  ──因為不敗的訣竅就在於,不參加沒有勝算的賽局。

  於是『政變』輕鬆成功,艾爾奇亞從國王制轉變為君主立憲制。

  也就是演變成財閥與諸侯挾著銀彈和人脈,介入政治的議會公國。

  

  「不過反正政變本來就遲早會發生,妳就別在意啦。」

  「你們才是該在意的人!!喂,你們有在聽我說話嗎!?

  空輕鬆地從回憶返回現實,結束今日營業,登上店舖二樓的生活空間。

  克拉米對他大喊,卻被空兩旁的吉普莉爾與白反駁。

  「比如說,東部聯合不能缺少大陸資源,本來大陸資源能以『不合理的價格』販賣──」

  「……可是因為多種族聯邦政策……商人只能以『合理的價格』販售……所以政變是遲早的事……」

  「那種事……我也知道啊……!」

  ──沒錯……空等人的最終目的,是挑戰唯一神的計劃。

  『多種族聯邦』的構想,就是不以支配的方式整合所有種族。

  若說那樣的政體沒人會有『損失』,是說得很好聽。

  不過,原本能以高價售出的貨物,如今卻只能以合理的價格被迫出售,對於從事買賣的人而言,情況就不同了。

  具體來說就是對『商人』而言,『販售收益的減少』是明確的『損失』。

  克拉米也很清楚,商人的不滿遲早會爆發,可是即便如此──

  

  抵達二樓的寢室後,三人各自坐在三張床上。

  「設法壓制他們才是治國吧!!為什麼你們還火上加油!?

  克拉米提出反駁──可以別用『壓迫』手段,而是與他們『交涉』。

  空、白以及吉普莉爾,三人一同露出苦笑。

  「喂喂,克拉米……妳竟然問遊戲玩家『為什麼要火上加油』?」

  「……政治……不是白和哥所擅長……至於火上加油的理由……那還用說嗎……?」

  政治是政治專才的工作,沒錯,如果是某紅髮少女那也就罷了。

  空與白露出邪惡的笑容,告知他們專才的想法。

  「既然是遲早會發生的事件,那麼就──」

  「……讓發生條件成立……促成事件提早發生……

  

  ──

  克拉米與菲爾絕不會笨得小看『空白』。

  聽到空與白的回答,兩人臉上的表情就像在說──『果然如此』。

  果然──『他們是故意引發政變』……

  兩人就是為了確認這一點,所以才會尋找空與白。

  接下來她們探問的是──『為什麼要這麼做』……

  「克拉米,《工商聯合會》把我們趕下台的結果,這裡變得如何了?」

  「…………?你是說原本被你們壓抑的貿易得到舒緩,這裡的貿易量急速增加之事?」

  克拉米雖然訝異,卻也慎重地回答。空重重地點頭同意,然後繼續說道:

  「正確地說──這個驛站小鎮是貿易路線的中繼地……物流都集中至這個貿易據點。」

  ──《工商聯合會》的主要資本,就是空他們所嚴格管制的『貿易業』。

  政變的目的是為了利益,也就是經貿的緩和與自由化。

  空與白很清楚政變會發生什麼事──那麼當然要拿來利用。

  也就是說──!

  「妳不覺得『異世界經營店舖作品』的主角們,他們做事很拖拖拉拉嗎?」

  「………………啥?你是在說誰啊?」

  「利用異世界知識製造美乃滋或味噌,靠食物的美味一決勝負?哈!!他們的野心都太小了!動作也很慢!甚至對做生意有所誤解,以為『只要品質好就能大賣』,根本目光狹隘!」

  「咦?喂,你是在說哪件事啊!?誤解!?

  話題突然轉變,克拉米被空激動的言詞所震懾。空則是不理會她,臉上露出笑容。

  因應需求販售優秀的商品確實很正常,而且非常地合理。

  ──不過,正因為如此,空才要嘲笑。他篤定地斷言!

  

  「無論商品多麼優秀,沒有顧客就沒有價值!!

  

  沒錯……根本上就顛倒了,重要的不是供給,需求才是一切!

  ──去無人島賣寶石是想賣給誰呢──!?

  ──如果是在沙漠,『水』能賣得比寶石更貴──!!

  只要能事先預測哪裡有顧客,有什麼需求,那麼商品的優劣就無關緊要了──因此!!

  「我敢斷言!!只要掌握『買賣的基本』,別說是優秀的商品,甚至連劣質商品都不需要!!就算只是普通的空瓶只要貼上『含負離子空氣』的標籤那個空瓶就能大賣再怎麼落魄的小店三天就能成為富翁故事完美結束──!!

  空如此熱烈地演說之後,重新端坐在床上,眼神一斂,然後道出買賣的基本,同時也是奧義與真理。

  那就是──

  「……要販售『供給』的話,先要創造『需求』。」

  

  沒錯──只要促成《工商聯合會》發動政變,根本不用預測需求,而是能夠創造需求!!

  「只要能比任何人都提早掌握『人流與物流』──也就是『地段』和『流行』!!具體來說就是受惠於《工商聯合會》的經貿緩和而繁榮的地點!!兌換好為了促進貿易而發行的紙幣!!那麼不管賣什麼都可以熱賣!!這樣妳明白了嗎~~!?

  ──嗎~~!

  …………嗎~~……

  ………………嗎~~……空的聲音在迴盪。

  「你該不會那麼小看我,認為我會相信你們真是為了開『藥局』而引發政變吧……?」

  「你知道艾爾奇亞現在變得如何了嗎……我可不准你說不知情哦?」

  菲爾與克拉米回以冰點下的眼神,空等人卻是內心苦笑。

  他並沒有小看菲爾與克拉米。

  ────因為實情真的就如她所說。

  更別提,問他艾爾奇亞現況如何?

  他根本沒有頭緒……因此──

  「妳那樣說我也……現在的我們只是一般人,只是尋常的『藥商』哦。」

  空在內心暗笑,真要說的話──他知道會如何演變。

  「我就是賣『藥』玩遊戲,除此之外,有什麼是現在的我能做的事嗎?」

  空諷刺地說完,躺在床上,回應他的是──

  

  「【提示】列舉主人可能的選擇,入浴、用餐……或是『本機』。」

  空勉強忍住悲鳴,從床上跳了下來。

  只聽見伴隨著──『要洗澡?吃飯?還是我呢?』的新婚妻子式台詞。

  有個外表看似擁有紅紫色頭髮的機械少女,從床上──更正,從毯子下起身出現。

  她『赤裸』的身體裹著毯子,毯子的縫隙間能窺見夾雜著機械的滑嫩肌膚。

  「【建議】本機建議,連續執行所有選項,具體程序『在浴室享用本機』。」

  不斷向空進逼的是──另一個『多輪遊戲的要素』。

  「──依、依蜜爾愛因!?原來妳在嗎!?

  「【肯定】一直都在。」

  機凱種少女回答得毫不猶豫,身體朝著空靠過來,但是空卻搖頭大叫。

  「不對,妳不可以一直都在吧!?妳的工作呢!?妳不是要『看店』嗎!?

  「【報告】伴隨商品售完,本機自一五○七時起嘗試進行全裸待命,全……裸?」

  她平淡地回答空的問題,然後或許是突然發覺自己的狀況了吧──

  「【錯誤】偵測到大幅高出預測值的羞恥……本機準備完畢……快一點?」

  她的意思是……雖然嘗試行動,但是因為比想像中還羞恥,所以催促空快點動作。

  依蜜爾愛因睜著水汪汪的玻璃眼眸向空示意──但是意外地有反應的人卻是……

  

  「啊啊,說得也對……你們不可能『招呼客人』吧……」

  察覺一直感到疑問的答案,克拉米這才恍然大悟。

  那個疑問就是──既然生意那麼好,那麼到底是誰在販賣?

  然後,克拉米與菲爾一同瞇起雙眼,心想──原來這就是機凱種……

  菲爾的眼神中透露『警戒』之情,克拉米的眼神則是充滿『慈愛』,說出令人眼眶一熱的台詞──

  「哼……什麼嘛,你們也有朋友不是嗎?真是太好──咿~!?

  「……她不是朋友……而是敵人──!!『其他的工作』……做完了嗎……!?

  「咦?難道是因為解除連結的關係,不只性能,連記憶力也低落了嗎

  ──可是白的敵意與吉普莉爾的殺意突然爆發,令克拉米忍不住發出悲鳴。

  然後空心想──啊啊……又來了。

  如今已成例行公事的憂鬱,讓他不禁仰天嘆息。

  依蜜爾愛因對兩人的敵意無動於衷,從床上爬了下來。

  下一個瞬間,她身上已換上女僕裝,恭敬地向白與吉普莉爾行了一個禮。

  「【報告】一四○九時結束關店作業,一五○三時已用光學迷彩將紙幣移動至兌換所。」

  另外,店內清掃、訂貨──就連本來是白應該要做的市場分析,她也已全部完成。

  報告完畢後,依蜜爾愛因面無表情,側著頭──

  「【問題】在那段期間,有個無能的傢伙坐在主人身邊無所事事,那個人是誰呢?提示,鳥頭。」

  ──嘲笑正確來說是飄浮在空身邊的人物。

  「是誰呢……?會比典開受到限制的機凱種還無能……那可是令人驚異的未知存在呢

  「【同意】工作效率甚至比功能受限的本機單機還差。因為解除連結,演算分析能力已降至三十二%的本機已無法理解,天翼種的無能令人驚異,嚇一跳。」

  兩名超常存在唇槍舌戰,而白雖然始終無言,卻反而令人感到不安。

  ──轟隆隆隆……空能明確聽見大地震動的聲音。

  依蜜爾愛因彷彿火上加油──或者是宣告終結一般說道:

  「【結論】將工作塞給本機,想要限制與妨害本機行動的計劃,認定為失敗。」

  她露出銳利的眼神,面無表情地做出勝利宣言,然後以冷淡的語氣簡短地說了一句。

  「【活該】本機勝利~」

  ──留下令兩人臉頰抽動的宣言後,依蜜爾愛因轉身回頭,捏起兩邊裙角行了一禮,然後翩然在空的身旁坐下。

  結果即便以白和吉普莉爾的智謀,似乎仍是無法迴避。

  今天又要開始例行公事了……沒錯──

  「…………【注視】……盯~~」

  

  ──依蜜爾愛因注視著空,除此之外沒有別的了。

  這就是這三週以來每天的例行公事──同時也是空的憂鬱。

  沒錯……像剛才那樣的誘惑示愛倒也還好。

  不,雖然沒什麼好的地方,但是有一個更重要的問題。

  依蜜爾愛因只是坐在空的身旁,臉上面無表情,但是──

  「…………【恍惚】…………嗯

  這段時間她只是臉頰微微泛紅,似乎很幸福地凝視著空。

  為了迴避這個情況,空盡可能不讓依蜜爾愛因閒下來。

  ──你問為什麼?

  ────

  「…………喂,空,問你一下哦……這氣氛是怎麼回事!?

  「我哪知道啊~~!我才想問呢!!為什麼我會覺得如坐針氈啊!?

  空吼叫回應克拉米的問題──因為每次這種時候就會演變成『這氣氛』。

  「……喂……妳叫依蜜爾愛因對吧?妳該不會──喜歡空吧?」

  人類的祖先第一次吃海參時,大概就是這樣的表情吧。

  克拉米感到難以置信,不過依蜜爾愛因卻是以不到一秒的時間回答她。

  「【肯定】喜歡,本機喜歡主人,不管說幾次都可以。喜歡,本機最喜歡主人了。」

  對──正如她日前的宣言,她不會掩飾『喜歡』的心情。

  ……名符其實的人偶般美少女毫不掩飾地表達愛意。

  身為男人,對她好色心起,怦然心動,反而應該是正常的反應。

  但是空可以發誓,他既沒有好色心起,也沒有怦然心動。

  他沒有,因為辦不到,不可能做得到。因為──

  「妳瘋了嗎!?這傢伙有什麼讓人喜歡的要素──咿~!菲~救命~」

  「不要緊的哦~克拉米──我犧牲生命也會守護妳!!

  沒錯──白與吉普莉爾、依蜜爾愛因只是瞥了一眼,克拉米立刻嚇得嚎啕大哭,就連菲爾也做好犧牲性命的心理準備──就是這樣的氣氛!!

  在充滿殺意與敵意的沉默氣氛裡,他怎麼可能會怦然心動,心臟反而會停吧──

  「啊~!抱歉,依蜜爾愛因!我忘記拜託妳去採收藥圃,不好意思,可以請妳──」

  空找藉口想要逃離這個困境,依蜜爾愛因卻露出淡淡的微笑說道:

  「【先手】預料之內,一五○一時已執行完畢,本機要在主人身邊待命,幸福──啊!」

  依蜜爾愛因早已有所準備,她告知空絕望的事實,不過──

  「……【謝罪】其實尚未完成,有一株無法判斷是否該採收,因此暫時保留──」

  「好!現在就去採收那株植物吧!不,我去採收!白也來吧!那麼是怎樣的植物呢!?

  空橫抱著白打算逃跑,但是聽到依蜜爾愛因的回答──

  「【回答】那是一株只有頭部露出地表的小型作物,品種名──地精種。」

  ──────啥?

  空皺起了眉頭。

  

      ■■■

  

  ──【十六種族】位階序列第八位的『地精種』……

  魔法適性在第七位的森精種之後的上位種族。

  他們以國土與國力皆為世界第二的大國──哈登費爾為領土,而且在魔法道具──使用精靈『製造機械』上,別說是森精種,甚至十六種族也無人能出其右。

  空與白曾數度聽過他們的名字,甚至在東部聯合的螢幕上也看過他們的身影,是一個有名的種族──不過……

  「……我先確認一下,地精種是可以在田裡採收到的種族嗎?」

  「……忠實於傳統的……設定……誕生於土中……?」

  在田裡的角落,順勢種植的高麗菜旁,那個東西確實長在那裡。

  覆蓋的斗篷縫隙下,看得見些許的褐色肌膚與銀髮──那是『頭』。

  面對初次遭遇的生態,空與白一同側著頭感到疑惑,吉普莉爾則是隨手一拔──

  「奇怪,我不記得我有灑下『地精種的種子』這種稀有品種──哎呀?」

  只見從推測是地精種的物體上,掉下一張紙片。

  而空與白隨手拾起一看──

  ────

  「……哦~?地精種在這個時機點,特地從哈登費爾遠道而來,拜訪自稱普通人的『藥商』?來意令人好奇呢。」

  克拉米語帶諷刺探問兩人的真意,空則是勉強露出笑容答道:

  「來找『藥商』,除了『藥』還能有何來意,他是我們『等待已久』的顧客。不過……」

  重新往紙片看去,空臉上的笑容消失,白則是低下頭。

  ──上面既沒有收信人,也沒有寄信人的名字──不。

  只有一個像是頭腦很差的人留下的署名,文字是粗魯的人類語,字跡就像小孩子一樣。

  雖然只是簡單的一行字,但是語氣卻十分蠻橫。

  

  ──「外地人 是本大爺啦 把藥拿來 帳先記著。」

  

  「……只不過這個顧客似乎比想像中還要棘手啊……」

  「………………」

  兩名異世界人──空與白的腦海閃過無數記憶。

  那是他們不願面對,拋下一切逃避至今的記憶。

  ──過去所欠下償還不清的債,如今終於被逼迫要清算。

  沒錯……過去的記憶伴隨著心痛的感覺竄過心頭…………


 《NO GAME NO LIFE 遊戲人生10 遊戲玩家兄妹似乎被迫為過去付出代價》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