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版型(左).jpg

今天要為大家送上熱騰騰的《帶著智慧型手機闖蕩異世界。9》試閱~

為了迎擊弗雷茲及傀儡,
本集又有全新改造的福雷姆基亞登場
招式跟戰鬥都很帥氣呢~
而且本集所附錄的小冊子竟然多達16Ph48
這麼豪華的內容只有首刷限定唷
路過書店千萬不要錯過啦!

 

以下來看看試閱內容吧


 

   第一章 羅德梅雅狂想曲

  「這是……!原來如此,滿月熊的肝可治貝蘇密多病……!什麼!乾燥的嘉拉拉根會比較好嗎!」
  「有幫上忙嗎?」
  「那當然!這下不知能拯救多少人的性命!謝謝您,公王陛下!」
  看到我拿出的書,貝爾法斯特的宮廷醫師‧拉烏爾先生興奮得眼神發亮。
  我拿給他的是我把從『圖書館』取得的醫學書,翻譯成現在世界共通語言的譯本。
  這本醫學書是在古代魔法文明時代所著,裡頭寫有這個時代的人已經失去的醫療技術知識、治療法及預防方法等等。讓我閱讀,我也只是一頭霧水,拉烏爾醫生應該能夠正確使用這些知識吧。
  「可是,您是從哪裡取得這麼貴重的書籍……」
  「哦,就是那個,我國不是解放了地下城嗎?書就是在裡面的財寶中找到的,而這是我用翻譯魔法翻譯的譯本。」
  這就是我找的藉口,畢竟又不能把『圖書館』的事情說出去。
  為了蒙混過關,我使用【儲藏】取出藥箱交給拉烏爾醫生,裡頭裝了好幾種『鍊金棟』芙蘿菈所製的藥。
  「啊,還有這個。這是我國藥師製作的藥,效能和使用方法都寫在這邊的紙上。」
  「哦哦,太感謝了。」
  「不會,畢竟要是亞瑪多王子出了什麼事,我也很困擾。」
  這個世界上雖然有回復魔法,幼兒死亡率卻不算低。因為回復魔法的功效是治療傷口,並不是治癒疾病。
  想治好疾病,果然還是需要醫生的力量。我給了拉烏爾醫生一支賦予【復甦】的手杖,可是【復甦】也不是萬能的。
  以前我曾想用這個魔法治好琳賽的感冒,卻毫無效果。它對生理痛和暈船也沒用,櫻的記憶也沒有回復,不過對酒醉倒是有效,實在搞不懂標準是什麼。
  「冬夜先生,讓你久等了。」
  由美娜開門走了進來。我一個禮拜會打開【傳送門】一次,送由美娜回娘家──貝爾法斯特城堡,讓她看看弟弟的成長,而現在是來接她回去的。
  雖然這麼說有點尷尬,但我只是順便把醫學書交給拉烏爾醫生而已。但這樣一來,我也算度過了一段有意義的時間。
  「冬夜先生真的不去看看亞瑪多嗎?」
  「啊……今天就算了,我改天再來。」
  我這麼回答由美娜,但說實話,我並不想被貝爾法斯特國王捉到。他一旦抓到人,就會開始不停炫耀亞瑪多王子有多可愛。
  老實說,看他很乾脆地答應由美娜出嫁,我根本沒想到他會是這樣的傻爸爸。是上了年紀後生了小孩,就會愈發覺得孩子可愛嗎?不,國王陛下的年紀也沒那麼大啊,大概也就四十上下吧?
  總之,由於被國王陛下捉到會很麻煩,我趕緊使用【傳送門】回去。
  一抵達城堡內的某個房間,就見紅玉啪沙啪沙地拍著翅膀從窗戶飛進來。
  「嗯?是紅玉啊,怎麼啦?」
  紅玉停在我的肩膀上。發生什麼事了?
  『是。其實是我收到報告,說有臺紅色的福雷姆基亞停在城堡西側的平原。』
  「紅色的福雷姆基亞?」
  呃、啊,是恩德的龍騎士吧?他為何會在那種地方?
  我用地圖確認地點後,打開【傳送門】過去,就看到龍騎士直挺挺地站在平原正中央,而恩德就躺在它的肩上。
  「恩德!」
  「啊,冬夜,好久不見──我心想在這裡等,你就會主動過來。」
  恩德自龍騎士的肩上跳落地面,白色圍巾隨風飄揚。身手還是一如往常地輕盈,這人是貓嗎?
  「你來這種地方到底有什麼事?」
  「呃,就是龍騎士啊,突然不會動了,我想冬夜應該能修好它。」
  不會動……哦,是乙太液用完了吧。撐得真久啊。一般來說,即使不駕駛,過一個月也會無法啟動的說。就像碳酸會逐漸流失般,乙太液的效果也會隨著時間愈來愈稀薄。
  難道是因為收進了恩德持有的那個不可思議的載玻片嗎?如果那東西跟我的【儲藏】有同樣的效果,或許也能夠停止收藏物品的時間。
  「嗯──既然你都來了,我就趁這機會把它改造成跟新型機一樣,不需要乙太液也能啟動吧。如果每次用完都要跑來,我也挺麻煩的……」
  「可以的話,就再好也不過了。」
  「只是要花三天左右,沒關係吧?」
  「無所謂,我可以趁這幾天遊覽這個國家。」
  你要是到處亂轉,我會很為難啊。不過他看起來姑且算有出手消滅弗雷茲,以合作對象來說很值得信賴。
  但要是他跑進地下城稱霸最深處,我會很困擾的。妨礙營業也該有個限度吧。
  「三天就能修好真是太感謝了。就算是我,要以肉身跟高階種戰鬥也是很麻煩的。」
  「………………什麼?」
  他剛剛說了什麼?高階種?會出現弗雷茲的高階種嗎?
  「喂……你說高階種……」
  「我偶然發現一處空間扭曲,按照那樣子看來,大概三個禮拜到一個月後會出現吧。但我認為數量應該會比之前那次少。」
  不不不!問題不在於多或少!重點是會出現高階種啊!那可是能毀掉一個城市的怪物耶!?
  「等、等一下!你說哪裡可以看到扭曲!?」
  「咦?呃──從這裡往東……啊,有地圖嗎?」
  我急忙將地圖投影到半空中,恩德指向其中一點。
  「就是這裡。位置可能有點偏移,但肯定會出現。要是有熟人在,最好趁早讓他們逃走。」
  幸好──應該說,恩德所指的地點本來就沒有我的熟人。
  「羅德梅雅聯邦嗎……」
  位於雷古路斯帝國東方,集結七州的聯合國家。恩德所指的位置,就在離中央州稍微有點距離的地方。
  這下糟了……儘管離首都有段距離,但要是出現的高階種是之前那種鱷魚型就完了。那一記類似荷電粒子炮的攻擊一轟過來,根本撐都撐不住……
  真的不妙,一定會有所損失。雖然我很想先設法引導附近的居民避難,再把弗雷茲打倒,以減少損傷,無奈那邊是他國的領地。
  就算發出警告,也不曉得對方能不能確實聽進去,不相信的可能性或許更高。因為有玉龍的例子,我是希望對方不要完全不相信啦……
  「……確定會出現吧?」
  「確定會出現喔。」
  他這麼斷言。可惡,這傢伙說的事情的確會一一命中。
  總之,只能先請羅德梅雅的國王聽我說明──不對,在那個國家是叫作全州總督吧?
  要是能請雷古路斯皇帝轉告……呃,說起來,羅德梅雅跟雷古路斯好像處得不太好?
  既然這樣……大概就只能拜託交際廣泛的瑞斯特亞前前任國王,或身為工會總長的蕾莉夏小姐了。
  要談的話,就先找蕾莉夏小姐吧。羅德梅雅也有冒險者工會,或許能在他們受到玉龍當時的毀滅性打擊前先讓他們避難。
  只要透過工會流出情報給冒險者,應該多少會有人去避難吧。
  這樣一來,動作最好要快。我打開【傳送門】將龍騎士送往【工房】,接著前往蕾莉夏小姐所在的工會。
  
  
  
  我一把恩德告知的情報告訴工會總長‧蕾莉夏小姐立刻展開行動了。
  她和負責羅德梅雅聯邦的工會總長取得聯繫,設法安排我和羅德梅雅的全州總督弗克‧拉吉爾會面。
  不曉得是不是因為雖然是小國,但好歹也是國王提出的照會,還是因為同盟國各國的名字奏效之故,全州總督願意立即見我,這真是幫了大忙。
  一接到工會的聯絡,我馬上和貝爾法斯特國王及雷古路斯皇帝,一起以『東西同盟』代表的身分,帶著護衛趕赴羅德梅雅……
  「不避難是怎麼回事!?可能會發生跟玉龍當時一樣的事態喔!?」
  「不,我不是不避難,只是想先正確判斷狀況,再來思考適合國家的應對措施。」
  我坐在接待室的椅子上,正對面有位和我一樣坐著的男性。
  對方有一頭栗色鬈髮、眼尾下垂的雙眸、細瘦卻結實的體格以及從鬢角延伸到下巴的鬍子。
  他身穿看起來昂貴且設計別具巧思的上衣,下半身的褲子及鞋子感覺也很高級。
  這個男人就是弗克‧拉吉爾,中央州的州總督,也是這個國家的領導──全州總督。
  這個自七州總督當中雀屏中選的男人,不曉得是不是很有自信,他聽到弗雷茲即將來襲的消息並不驚訝,反而一副平靜的模樣。
  「說起來,您是從哪裡得知那份情報的?」
  「我有個合作者,但沒辦法說明詳情。就是那個人將情報……」
  「合作者……嗎?那個人能夠信任嗎?雖然這麼說有些失禮,但您對那個人的說法就這麼照單全收,是否有些不妥?」
  恩德的確是個身分不明的傢伙,可是他確實和弗雷茲處於敵對關係。敵人的敵人就是同伴──雖然眼前的情況大概無法單純地套用這個公式,但他『目前』應該……不是敵人。
  「老實說,其他的州總督同樣意見分歧。有人表示必須立即避難,也有人認為沒這個必要,還有人主張應該由我們討伐敵人……總之各式各樣的意見都有,實在無法立刻做出決斷。」
  居然還這麼不慌不忙。在你們拖拖拉拉的期間,也可以趕快避難啊。這可攸關國民的性命啊。當我內心暗自惱火之際,雷古路斯皇帝插嘴說道:
  「全州總督剛才表明要『討伐』敵人的發言,是在知曉弗雷茲之力的前提下提起的嗎?」
  「那種名為弗雷茲的水晶魔物在我國亦有出沒,再加上各位在玉龍戰鬥的情報,我已經想出一定程度的對策,所以並不是沒有與其對抗的辦法。」
  這麼說來,我聽說過羅德梅雅也出現弗雷茲了。他從那個時候就開始思考對抗的方法了?可是,對抗弗雷茲的方法……?他們打算怎麼做?
  「這個嘛,就實際讓各位看看吧。這樣也比較快。」
  總督露出淺笑,帶著我們來到總督宮外。羅德梅雅的建築風格,跟融入巴洛克風的俄國聖彼得堡很相近。宛如彼得大帝吸收歐洲文化一般,羅德梅雅吸取其他文化後,又發展出自己的風格。
  我們在全州總督及羅德梅雅警備兵的帶領下,來到位於總督宮後方一片廣闊的廣場。
  有某樣東西就聳立在廣場上。我一看到那東西就瞬間說不出話來,因為那東西非常熟悉。
  「木頭傀儡……」
  位於此處的是感覺有福雷姆基亞一‧五倍大的樹木傀儡。以一般的傀儡來說,個頭也太大了。跟大樹海裡黎培族操縱的那個傢伙一樣,都是改良種。
  不同之處僅在於這個木頭傀儡的外表,全都包覆著很厚的裝甲板吧,簡直就像盔甲武士。
  「為什麼木頭傀儡會在這種地方!?這不是很危險嗎!」
  「請放心,我們已經完全支配了那隻傀儡。除了我們以外,牠不會服從其他人的命令,所以不會發生失控的情況。」
  皇帝陛下的護衛‧騎士團長加斯帕先生大聲叫道,但總督卻拍拍傀儡的腳,彷彿這沒什麼大不了的。
  貝爾法斯特國王也抬頭望著武裝傀儡,皺起眉頭。
  「可是這個大小……木頭傀儡原本應該都不會超過十公尺的,為什麼會變成這麼大……」
  「是巨獸化,也就是使用特殊的毒進行品種改良。這是大樹海的黎培族成功研發的技術。」
  「哦,真不愧是傳聞中著名的布倫希爾德公王陛下,您知道啊?」
  我回答國王陛下的疑問後,有人從身後向我說道。
  我一轉過頭,就看到身後站著一位大概快四十歲、有些肥胖的矮小男性。他穿著白衣,以感覺很神經質的動作調整臉上眼鏡的位置。
  他的頭髮有些稀疏,泛著油光的臉上勾起充滿自信、目中無人的笑容。
  「……總督,這位是?」
  「哦,這位是我羅德梅雅年輕的天才魔工學士埃德加‧博爾曼博士,也是這隻木頭傀儡的研發者。」
  年輕?不管怎麼看都是個頭髮幾乎快禿光的大叔……
  「不好意思,請問博爾曼博士您貴庚?」
  「我嗎?今年二十四歲,怎麼了嗎?」
  二十四!?他真的沒有謊報嗎!?外表比實際年紀老太多了吧!呃……
  我往旁邊一看,國王與皇帝雙雙瞪大眼睛,這兩位陛下應該也和我有同樣的感想。對吧!
  「這傢伙的基底的確是黎培族改良的木頭傀儡種子。以我擁有的知識,加上於地下通路取得的種子,進行改良後才終於完成的作品。裝甲板使用秘銀製成,具有火屬性的魔力耐性。並在成長過程融合『隸屬化項圈』,令牠能完全服從命令。而且在其弱點──內部核心外加了好幾層堅硬外殼,當然,也使它具備了再生能力。此外,由於量產成本低,我們已經完成幾十隻武裝傀儡了。即使是弗雷茲,想必也無法與我的傀儡軍團匹敵。各位有什麼問題嗎?」
  名為博爾曼的魔工博士,得意洋洋且滔滔不絕地介紹著傀儡。還真會說啊……為什麼這種人在說明自己瞭解的事情時,語速會變得這麼快又如此喋喋不休呢?
  不過,這果然是黎培族使用的那東西啊。雖然不清楚這東西是經由什麼管道流出的,但那些傢伙還真是留下了一個非常麻煩的禍害。
  一旦意外擁有力量,羅德梅雅的高層很有可能會採取愚蠢的行動。這東西曾經輸給我們,不管怎麼改良都難以和弗雷茲抗衡。
  倘若出現的是低階種,也許還有辦法與其對抗。可是中階種就很困難了吧。像魟魚型施放的那記類似雷射光的攻擊,這傢伙怎麼可能接得住。
  「你是魔工學博士,意思是你專門研究魔道具嗎?」
  「正是。我研究的是古代帕爾提諾的遺產,目前正在研究黛博拉‧愛爾克斯留下的魔學書,成果也活用在這回的傀儡製作上。」
  「黛博拉‧愛爾克斯是……」
  做出龍王騷動時的那個『支配響針』,古代文明時代的優秀魔法工藝師大師啊。只是好像被巴比倫博士說成垃圾吧。這位博爾曼青年,似乎是以那位愛爾克斯博士留下的魔學書為基礎做出這傢伙的。
  「我想公王陛下擁有的巨人兵,應該也是黛博拉‧愛爾克斯的作品。那樣的作品,也只有像她那樣的天才才做得出來……」
  「啊,不是喔。福雷姆基亞是雷吉娜‧巴比倫博士的作品。」
  「巴比倫博士……?我從未聽說過……請問她有被記載於哪本書中嗎?」
  「啊……嗯,那是秘密。」
  博爾曼用不滿的目光望著含糊帶過的我,看來他非常欽佩黛博拉‧愛爾克斯。
  「話說,總督,這個武裝傀儡真能抵禦弗雷茲的來襲嗎?我等曾在玉龍親眼目睹過和弗雷茲間的戰鬥,孤認為還是別過於相信才好。」
  聽到皇帝陛下的發言,全州總督不悅地揚起眉梢。但是對這番話產生強烈反應的並不是總督,而是博爾曼。
  「這番話可不能聽聽就算了。皇帝陛下的意思是,集結我技術精華的這個武裝傀儡之力不及弗雷茲?不好意思,我沒想到您竟然不明白這傢伙比布倫希爾德的巨人兵還要優秀的事實……」
  「你這傢伙……!」
  聽到對方隱約含有輕視的發言,皇帝的護衛加斯帕先生忍不住伸手握住劍柄。就在皇帝陛下平靜制止加斯帕先生的動作後,全州總督介入其中。
  「博爾曼,注意你的發言,太失禮了。非常抱歉,皇帝陛下。但我也明白他想表達的意思,您對這傀儡有何不安呢?」
  儘管言語謙恭,總督的目光卻隱隱可見挑戰之色。這麼說來,聽說雷古路斯和羅德梅雅不和的原因之一,就在於羅德梅雅脫離雷古路斯獨立的過往吧。可是這也是將近兩百年前的事情了,雙方之間的關係還是有些僵持不下嗎?
  「要說不安之處,也不盡然。孤只是疑惑,並未擁有生命的木偶,真的能為了守護人民而戰嗎?」
  「哎呀,您的意思是由人操控的布倫希爾德巨人兵,比這武裝傀儡更勝一籌囉?」
  咦?感覺皇帝陛下也是語帶挑撥呢。不過,也不是不能理解啦。
  看來這位名為博爾曼的博士對自己的武裝傀儡抱有絕對的自信,從剛剛開始就一直用焦躁的目光看著皇帝陛下。對一國君主擺出那種態度……這傢伙是笨蛋吧。
  加斯帕先生反過來瞪著那個笨蛋。身為臣子,當然無法容許那種態度。雷古路斯的護衛兵及羅德梅雅的警備兵正沉默地互瞪。感覺氣氛很不妙耶。就是因為這個傀儡笨蛋不會看氣氛,才會發生這種事。
  在這個國家被捧為天才,就得意忘形了嗎?
  老實說,這個傀儡說起來更像是黎培族的種子及『隸屬化項圈』等湊在一起而有的成果。一口咬定這種東西是自己的作品,實在讓人感覺很差。
  「冬夜大人,在此先展露一次福雷姆基亞的力量是否會比較好?」
  「……這樣情況會不會變得很麻煩啊?」
  旁邊的貝爾法斯特國王悄悄對我提議,我看著正前方安靜地互瞪著的雙方陣營──羅德梅雅及雷古路斯,這樣回答他。
  「現在的情況已經很棘手了,不趁現在矯正他們對弗雷茲的天真認知嗎?」
  這話聽起來好像有道理,又好像沒什麼道理。但他們以『我們有這些傀儡,不需要幫助』為由不好好避難,因此而有所損失的話,我也看不過去。
  那種傀儡是派不上用場的──就讓他們看清現實吧。
  「【傳送門】。」
  我彈指在空中打開傳送陣,灰色的福雷姆基亞‧重騎士隨即從中落下。
  重騎士在廣場著地,使大地發出沉沉聲響。
  看到突然出現的巨人兵,羅德梅雅的人全都詫異地瞪大雙眼。
  「這是量產型福雷姆基亞‧重騎士,性能在我國的福雷姆基亞當中是最低的機體,特徵只有容易操作。」
  「這就是……」
  羅德梅雅的所有人紛紛抬頭望著重騎士。要論大小,武裝傀儡比福雷姆基亞大上許多,讓重騎士給人一種像是會被傀儡一擊打飛的印象。博爾曼似乎也有同樣的感覺,我看到他彎起嘴角。你笑了吧?
  「就讓這臺重騎士和貴國的傀儡打場模擬戰吧,我等也很想瞭解那具傀儡對上弗雷茲有多少程度的威力。總督,您不介意吧?」
  「呵呵。不,我不介意。博爾曼,你認為如何?」
  「有趣,我也很在意那個叫福雷姆基亞的東西,到底擁有多少程度的力量。那我就先去準備了。」
  博爾曼推了推眼鏡,露出充滿自信的笑容。他向警備兵傳達了一些事情後,就往傀儡的方向走去。
  約定好在十分鐘後舉行模擬戰,總督便離開我們面前,跟博爾曼商討起來。
  「好,我們也該準備準備。尼可拉,你行嗎?」
  「是的,沒問題。」
  以護衛身分跟來的我國副團長尼可拉應該不會輸吧──就在我這麼想時,從意外的位置傳來一道嗓音。
  「公王陛下,這項任務能否交給我?」
  「加斯帕先生?」
  身穿黑色盔甲、外貌足以讓哭泣孩童安靜的獨眼帝國騎士團長上前,來到我面前。
  「我絕不會輸給那樣的木偶。賭上帝國的驕傲,我必會奪下勝利。」
  我一瞧,才發現其他帝國騎士也用認真的視線凝視著我,看來是無法接受博爾曼剛剛的態度吧。
  我瞥向皇帝陛下,他也重重地點點頭。嗯,以加斯帕先生的水準,應該能輕易獲勝。反正這場戰鬥並不屬於布倫希爾德;身為東西同盟成員,加斯帕先生出場也不會產生任何問題。
  「我知道了,那就拜託你了。裝備是要用槍嗎?」
  「是的,麻煩您準備了。」
  我打開【傳送門】,將置於『整備庫』的福雷姆基亞專用槍傳送過來。
  開打前,我姑且還是將傀儡的核心位置及特性告知了加斯帕先生。不過對方或許有對傀儡進行過改良,所以他只要能有所留意即可。
  好,開始吧。我看到博爾曼望著坐進重騎士的加斯帕先生,嘴角揚起淺笑。
  那麼,那道笑容究竟能持續到何時呢?
  
  
            ◇ ◇ ◇
  
  
  「怎麼可能!發生了什麼事!?」
  流著油汗的博爾曼大叫。重騎士在他眼前先是躲開武裝傀儡的攻擊,再用手中的槍將傀儡右手肘以下的部位全部斬斷後,以輕盈的動作四處奔走。
  傀儡右手肘以下被砍斷的部位已經開始再生,重騎士卻用比那更快的速度斬下牠左手肘以下的部分。
  傀儡完全不是重騎士的對手,不但動作遲緩,而且力量也比我預期的還小。大概是經過太多調整,我覺得牠已失去木頭傀儡原先的強大。
  武裝傀儡的喉嚨處散發出紅光,雙手的再生速度也隨著光芒的出現而提升,很快就回復原狀。應該是使盡魔力來再生手臂吧,不過這一招無法回復原本戴在手上的裝甲板就是了。
  傀儡舉起再生的手臂揮向重騎士,卻落空了。
  「嗚,只要能夠打中……!」
  「那可不好說,我覺得恐怕沒用……啊,你看。」
  「什麼……!?」
  就在我回應博爾曼的咕噥時,重騎士單手接下傀儡襲來的拳頭。看吧。
  重騎士就這樣狠狠地刺出另一隻手所拿的槍,貫穿彎著腰的傀儡喉嚨。大概是從剛才的再生得知核心的位置了,而以重騎士的力量必能貫穿目標。
  核心破碎的傀儡就這麼緩緩傾倒在地面上,發出激烈的地鳴聲,轉眼間就如同枯木般裂成碎片,殘骸散落在這一帶。
  博爾曼博士用不敢置信的眼神看著這一幕,跪倒在地。
  「怎麼可能……我最棒的傑作……」
  你說那個是最棒的傑作?事先確認果然是對的。那種傀儡一旦遇上弗雷茲的中階種,轉眼就會被殲滅。不光如此,要是低階種成群襲來,感覺也很危險。
  「總督,附帶一提,弗雷茲的中階種可是強到要好幾臺那種重騎士聯手,才能夠打倒;而即將出現在羅德梅雅的是數千隻這種怪物,還伴隨著實力比牠們更上一層樓的高階種喔。我認為還是讓居民避難會比較好。」
  「嗯、嗯,我會跟其他州總督討論的……等做出決定,便會聯絡貴國。」
  「那就麻煩您了。」
  我們留下一臉僵硬的全州總督,以及跪在地上動也不動的博爾曼,走向已經從重騎士身上下來的加斯帕先生。
  「是不是做得有些過火了?」
  「不會,即便是他國,這件事還是關乎人命,不使出全力總是不太好。如果他們能因此而考慮避難就好了。」
  我很清楚,說要避難,卻也不是那麼簡單就能辦到。首先,人民能不能相信情報就是個問題;就算真要避難,也等於要捨棄至今居住的城鎮及村莊。
  我們會盡量避免產生損害,可是一旦這裡淪為戰場,房子等建築大概也無法完整留下,甚至很有可能被中階種、高階種的雷射光摧毀。
  我覺得弗雷茲不會襲擊空無一人的城市,但萬一城鎮位於牠們行進的路線上,我也不認為牠們會避開,恐怕會踏毀街道,不斷進軍吧。
  不只是住家,還有店面和田地,人民會失去所有維持生活的事物。這不是以「幸好還有命在」為由,就能想開的事情。
  我將福雷姆基亞傳送回『整備庫』。不知不覺間,全州總督等人全都不見了。就在我們也打算離開之際,兩名不認識的女性出現在我們面前。
  一位是身穿白上衣、披著披肩的銀髮女性,看起來大概四十幾歲,渾身散發出沉靜的氛圍。而在她身後待命的則是位身材高䠷、年約二十歲的女性騎士,留著一頭及肩茶髮。
  「初次見面,布倫希爾德公王陛下、貝爾法斯特國王陛下、雷古路斯皇帝陛下。我是羅德梅雅聯邦丘陵州總督,奧黛麗‧雷利班。這位是丘陵州騎士團團長,莉米德‧里密提斯。」
  「……哦,您好……」
  由於事發突然,我不小心脫口而出一句很蠢的回應。丘陵州?呃,是羅德梅雅七州裡的其中一州啊。既然她是那邊的總督,那在這個國家的偉大程度,不就僅次於剛才的全州總督了?
  「今天我是因為有事想向您打聽,才會前來,能耽誤您一些時間嗎?」
  「嗯,這倒是無妨,請問您究竟有什麼事?」
  「希望您能告訴我會出現弗雷茲的確切位置,也請務必告知之後的行動預測。」
  我按照奧黛麗總督的要求,把地圖投影到半空中。雖然州總督及隨行的女騎士一臉驚訝,我卻滿不在乎地繼續操作,指出恩德告訴我的正確場所。
  「就是這裡。位置可能多少有些偏移,但這一帶大概一個禮拜到十天後就會出現弗雷茲。」
  「這個……果然是……」
  「總督……!」
  嗯?兩人看著地圖出神,像是在沉思。怎麼了嗎?
  「……失禮了。這個地方在位置上屬於中央州,而我們的丘陵州就緊鄰在側。要是弗雷茲出現於此,公王陛下認為牠們會如何行動?」
  「這個嘛,弗雷茲行動的目的是殘殺人類及亞人,倘若是出現在這裡,應該會往附近的村子或城鎮前進。從這邊的話……咦?」
  我縮小地圖,讓整個羅德梅雅出現在畫面上。弗雷茲出現的地點在中央州,從那裡算起來最近的城市卻是在隔壁的丘陵州。也就是說,這個位置很靠近兩州之間的交界線。
  「啊……我想牠們會筆直往……這個里姆路德城?……前進吧。」
  「果然是這樣啊。」
  奧黛麗總督深深地嘆了口氣。這也是當然的,畢竟弗雷茲即將攻進自己治理的領地。
  「若是讓所有居民離開里姆路德城避難,這條行軍路線會有所改變嗎?」
  「這樣的話……遭殃的就是第二近的這個丘陵州埃米納斯村,或者是距離差不多,位於中央州的雷賽普特城。我剛才也說過,地點多少會有點偏移,所以無法斷言牠們會前往哪一側。」
  「原來如此……那麼,倘若請東西同盟的各位擊退出現的弗雷茲,我們需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
  「什麼都不用,而且這已經不是那種層級的事情了。如果不做些什麼,其他國家必定也會走上和古代文明崩壞時相同的道路。玉龍那時候並未趕上救援,但這次事前就預測到牠們的出現,我想設法讓被害程度維持在最低限度。」
  我正面迎上奧黛麗總督的目光,並謹慎地選擇說詞。我們沒有侵略領土的意圖,現在也只能請她相信這一點了,我希望她能明白羅德梅雅沒剩下什麼選擇。
  假使我覺得放任弗雷茲到處破壞,導致這個國家滅亡也無所謂,那我從一開始就會放手不管,反正是他國的事情。可是,活在這裡的人們也有選擇的權利。
  要是羅德梅雅說什麼都不行動,我們就會把弗雷茲來襲的情報散布給羅德梅雅的國民知道。要逃走還是要留下,由他們自己決定。這麼做或許會引發恐慌,但我早已做好覺悟。
  因為高層的自私而失去活下去的機會,才會讓人死不瞑目。
  「……我明白了。我們丘陵州會自行展開避難,另外我也全面允許東西同盟進入。儘管尚未取得全州總督的允許,可是就算他反對,這也是丘陵州的決定,我不會讓他發出異議的。」
  「總督……這樣好嗎?依照全州總督的決斷,這可能算是違背命令……」
  奧黛麗總督身後的莉米德擔心地向她說道。畢竟她無視身為代表的全州總督想法而行動,僅憑一州的意思就允許他國入侵,就算被認定為反叛者也沒什麼奇怪的。
  「沒有一口氣讓所有城市及村落的居民避難的時間了,得立即採取行動,沒辦法等全州總督下決定,我會負起所有責任的。」
  「啊,說到這個,只要取得許可,我想我有辦法避難。用我的傳送魔法,像這樣……」
  說到這裡,我突然靈光一閃。一開始我只是想要打開【傳送門】,讓村人跟城內的居民在安全的地方待個一、兩天,但是……
  「等等……能不能傳送整個城市啊……」
  「「「咦!?」」」
  貝爾法斯特、雷古路斯及羅德梅雅丘陵州的領導各自發出怪異的聲音。
  我從未試過這麼大範圍的傳送。在建造布倫希爾德城堡的時候,傳送原本的里波城已經是最大的一次嘗試了吧。
  與其說是傳送城鎮,不如說是維持原本的高低差,連同地形一起轉移,因此得將傳送地點的地面弄成一片平坦才行。
  該怎麼說呢……感覺就像是……把許多裝了味噌湯的碗放在大盆子上,置於餐桌或榻榻米上都沒有問題,但若是放在像階梯這樣有高低差的地方,就會連同盆子整個翻倒。
  不對,把城市連同人一起傳送,要是出了什麼事情就糟了,果然還是讓他們用一般的方式避難吧。等到所有人都撤離後,如果可以,就把城市也一起傳送過去,可是希望大家別抱太大的期待。
  當然,等居民都前往避難,弗雷茲的行軍路線也會跟著改變,城市能毫髮無傷留下的可能性很高。
  總之,讓城市成為無人地帶是很重要的。哪怕有個頑固的人留在城裡,危及的就不光是那個人的性命,連那座城市都會遭到損毀。我希望能好好跟城市的居民說明這一點。
  「根據情況,也只能無奈地把人強制帶走了。戰鬥預計會有多大的規模?」
  「只能說……規模會比玉龍那時要小吧。不過那次是事前不曉得牠們會現身,再加上完全得不到玉龍的協助,才會造成那麼嚴重的慘劇。」
  找藉口也沒用吧。這次有可以事先準備戰鬥的時間,就得把自己能做到的做好。
  我暫且先請奧黛麗總督做好讓城市居民避難的準備。雖然說等到弗雷茲出現後再進行傳送也可以,但還是要考慮到出差錯的狀況。最後再用搜尋魔法確認有沒有人留下就好。
  接下來就是新型機的製作,但光是修改艾爾賽的新機體跟恩德的龍騎士,恐怕就已經分身乏術了吧。
  假設這次也出現了像魟魚型那種飛行弗雷茲,就只能再由我將其打落了。咦?意思是我這次也沒辦法駕駛福雷姆基亞作戰囉?
  嗚,可能也要構想一下飛行型的福雷姆基亞了。
  像是用追加裝備讓它可以飛行……或是變形成飛機。能夠應付各種狀況的機型……換裝型感覺也行。
  儘管這次可能趕不及,但還是找時間跟洛賽塔談談吧。
  
  
            ◇ ◇ ◇
  
  
  我們從羅德梅雅歸來後,立刻召集東西同盟的國主們開會。
  即使早已擬定好大致的行動方針,還是得再針對羅德梅雅的狀況等等,進行各方面的嚴密討論。
  「瑞斯特亞的聖騎士團已經習慣福雷姆裝置了嗎?」
  「是的,大家都已經有一定程度的熟練度了。可是沒實際駕駛過,我也實在不好說。」
  瑞斯特亞新國王輕笑著回應。但應該跟上次一樣,能熟練地使用福雷姆裝置的話,就算直接上場大概也不會有問題。
  總而言之,這會是一支集結布倫希爾德、貝爾法斯特、雷古路斯、利夫利斯、密蘇密多、拉米修、里聶及瑞斯特亞八國之力的同盟軍。
  遺憾的是,新型機只做得出艾爾賽的份。不過這次就算不像之前一樣將弗雷茲分散開來對付,應該也有辦法解決。
  「總之,就暫且和玉龍那時一樣,我會借給每國各兩臺指揮官用的黑騎士及十八臺重騎士──共計二十臺的福雷姆基亞,請各位挑選駕駛人。而布倫希爾德會派出六十臺,再加上各國合計一百四十臺,總共是兩百臺。」
  派出的機體比玉龍那時少了十臺。有這麼多臺機體,應當有辦法應付。問題在於,出現的高階種會是哪種類型的傢伙。最糟的情況就是飛行型……只能祈禱不要出現那種傢伙了。
  「不過……繼玉龍之後,連羅德梅雅也遇上了嗎?這下子愈來愈沒辦法維持事不關己的態度了。」
  密蘇密多的獸王環起手,靠在椅子上。擔心下一次就會是出現在自己國家,心裡隱隱感到不安了吧。這也是在這裡的大家都有的想法。
  「對了,冬夜閣下,有沒有跟這回一樣,能夠事先得知弗雷茲現身的道具?」
  利夫利斯皇王說得對。即便我把福雷姆基亞出借給各國,要是不曉得出現地點,肯定會應付不及。話雖如此,我也沒辦法借出足夠的數量讓他們配置於國內各處。
  「能否請這回告訴您消息的人今後也給予協助?」
  「嗯──我覺得很困難,畢竟他是個居無定所的人……而且也不完全是我們的同伴。」
  「這樣啊……」
  完全靠恩德也不好吧。啊,說不定『倉庫』裡有這方面的探知類魔道具,去找找看吧。
  「那麼,羅德梅雅有聯絡我們了嗎?」
  「還沒發下正式的許可,只有丘陵州的州總督給了暫時性的許可。最糟的狀況很可能是當我們踏入中央州的那一刻,就會被視為侵犯領土。」
  「或許這意外就是他們的目的。他們會不會等到一切結束後,就說他們能自己設法解決啊?」
  「我覺得他們還沒有厚顏無恥到那種地步。而且實際上要是放著不管,肯定會有相當嚴重的損失。不過他們很有可能會拖到弗雷茲出現時才回覆。」
  結果就是回到對方會不會相信的問題上了。事情已經發展到這樣的規模,到時候要是全部都是恩德信口開河,放心歸放心,卻會很麻煩。布倫希爾德會失去各國信賴,有了被人趁虛而入的好藉口。
  若是只有我被叫作騙子還無所謂,但事情不會這樣就結束吧。
  會議結束後,我叫出住在旅社『銀月』的恩德,想把修改好的龍騎士交給他。
  「哦哦!?連顏色都改了嗎?哇~紅色也不錯,但這樣的確更合我的喜好。」
  聳立在城堡西方平原的嶄新龍騎士,從渾身赤紅改為白色較多的黑白色調。
  不過老實說,是因為本來的顏色跟目前製作中的艾爾賽機重疊,我才想順便修改的。
  更何況我覺得這樣子更符合恩德的形象,只是黑白色總會讓我聯想到貓熊或警車……這麼說來,我記得有部動畫裡也出現過這種※警察機器人吧。(譯註:此指『PATLABOR機動警察』中出現的警察機器人英格蘭姆。)
  「這臺機體經過改良,已經不需要補給燃料了。就算不能動,放個幾天就會自行吸收魔力進行轉換。另外,若讓恩德之外的人駕駛就無法順暢動作,所以是沒辦法讓給別人的唷。」
  「我不會那麼做啦。別看我這樣,我也是很中意這傢伙的喔。」
  嗯,我其實也是這樣覺得啦。附帶一提,我也好好替這傢伙裝上了通訊裝置,只要距離不會太遠,就能進行聯絡。不過以這個人的情況來說,要是放在那個載玻片裡帶著走,也就沒辦法取得聯繫了。
  「是說,你之前給我的那個『王』之聲已經沒有了嗎?」
  「有是有啦,但是剩很少,應該沒辦法分給你。」
  「這樣啊……」
  因為上次有拿到,我原本還期待這次是不是也一樣,看來上次是他大放送吧。雖然很可惜,但這也沒辦法。
  「話說回來,恩德為什麼能預測會有弗雷茲出現?出現前會有什麼類似前兆的跡象嗎?」
  「這次只是偶然啦。首先空間會有微妙的扭曲,可以透過這一點知道這裡的空間大概過幾天會出現裂痕。還有就是『聲音』,弗雷茲會放出特殊的『共鳴聲』識別同伴,那種聲音可以超越空間,在這邊也聽得見,這樣就能得知一定程度的數量及種類。話雖這麼說,以人類的耳朵大概聽不見吧。」
  『扭曲』和『共鳴』啊。如果有能夠探知這兩者的道具,也許就能像這次一樣進行預測了。話說,他竟然能聽見人類聽不到的聲音,這傢伙到底是何方神聖啊……
  就在我思考著這種事情的時候,恩德迅速坐進龍騎士中。
  「那麼,我還有事情要辦,就先走了。等幾天後弗雷茲出現,我會再趕來。」
  「知道了,那就拜託你啦。」
  等胸部艙門一關,龍騎士就轉成高機動模式,捲起沙塵,轉眼間就消失在平原另一端。
  「好啦……接下來就是對付高階種的對策了。有沒有辦法應付那個類似荷電粒子炮的攻擊啊……」
  老實說,即使有可以抵擋住那一招的魔法,我也絕對不想站到那個擬似荷電粒子炮的正前方。
  【盾牌】或【吸收】的範圍太小,更何況也不清楚那個擬似荷電粒子炮是不是吃魔力的攻擊。
  我暫且先去『圖書館』,尋找感覺派得上用場的無屬性魔法書籍。雖然找到了幾本,不過書頁一如往常地厚。因為沒辦法花太多時間,我飛快地瀏覽書籍,不斷地翻過書頁。
  無屬性魔法從五千年前就有了啊。要是網羅從古至今的所有魔法,數量必定十分驚人。因為大多是只能用來惡作劇的魔法,像是讓某些小地方發癢,或是讓飲料變得很苦的魔法。
  但我認為無論是什麼,都要看使用方式而定。像【滑動】也算得上是惡作劇魔法,我卻當作至寶。
  我窩在『圖書館』大約半天的時間,找到了幾項魔法,但願能靠這些魔法設法應付弗雷茲。在這段期間,『圖書館』的管理人法姆也維持著自己的習慣,一直在看書。妳也稍微幫個忙吧。
  這次我前往『工房』,視察洛賽塔及莫妮卡的作業情形。在工房當中,迷你機器人密集又匆忙地到處來回。
  我瞥向作業中的停機庫,裡頭有臺只有骨架的機體用起重機吊著。它的右手已經被拆下,洛賽塔及莫妮卡似乎正在煩惱些什麼。
  「妳們兩個,怎麼啦?」
  「是關於艾爾賽小姐的機體,要改為近距離格鬥戰用的話,主要武器就是拳頭的說……」
  「我們覺得只靠堅硬拳頭的攻擊太過乏味,這種的果然還是需要一擊必殺的威力吧?」
  嗯,有道理。艾爾賽的機體就是要在接近戰才能充分發揮威力。一擊打倒對手,再立刻對上下一個對手,這種風格確實很適合她。
  「第一擊打碎弗雷茲的身體,第二擊打碎核心……若換作拳頭,無論如何都需要兩道程序的說。」
  「如果是劍或槍,就有可能把身體連同核心一起破壞。」
  我明白她們想說什麼。要是換作戰槌這種大範圍的打擊武器,在另外一種意義上也是一擊就能解決,因為只要把核心連同身體一併敲碎就好。
  「小生是認為……當拳頭像這樣擊中目標後,對著核心發射某樣武器,就有可能一擊結束的說。」
  洛賽塔擺出揮出拳頭的姿勢示意。
  「像手上裝個像是短箭之類的武器不就好了?」
  「也是可以,可是這樣最多也只能裝個幾支而已唷,老子是覺得沒什麼效果啦。」
  嗯──既然這樣,就換成平常收在手上,攻擊時才會射出的短槍?咦,這麼說來……
  我操作智慧型手機,試著在網路上搜尋。記得好像有這種武器……啊,是這個吧。我把圖片投影到半空中。
  「就是這個,衝擊錐。」
  「還真是巨大,這是什麼樣的武器的說?」
  洛賽塔和莫妮卡自然看不懂日語,於是我大概歸納出要點向她們說明。跟她們解釋那個世界的動畫跟遊戲,她們也聽不懂吧。
  「靠著高速射出槍或樁打碎敵方裝甲的武器……的說?」
  「放在艾爾賽機上的話,就是打碎裝甲後貫穿本體的武器。能不能把這個縮小化,裝到手上?」
  「也不是不行。不靠火藥,而是透過魔力射出,樁子……話說手甲也是,用晶材製作的話,破壞力一定是無可挑剔,只是可能會變得有點粗糙。」
  嗯,如果能解決就沒問題了。跟發射後不能回收的射擊子彈類武器不同,不會浪費晶材這點也很不錯。
  「可是,還真是奇怪的武器……吾主是從哪裡獲知這項情報的說?」
  「嗯……嗯,別在意。」
  「是……」
  這麼說來,我還沒跟任何人坦白我是從異世界來的吧。雖然教皇猊下跟菲莉絲小姐知道神明的事,我卻沒有告訴她們更深入的事情。
  說了也不曉得對方會不會相信,這是其中一個原因。不過果然還是應該告訴由美娜、艾爾賽她們,還有巴比倫的大家吧……
  嗯……反正不管怎樣,未婚妻跟巴比倫都各剩一個空位,等到齊時再說也可以吧。乾脆就一起說明吧。
  「好,那就來做那個叫作衝擊錐的東西吧!喂,大家集合!」
  莫妮卡一發號施令,迷你機器人們就快步集合起來。它們一邊微微點頭,一邊規矩地聽著她的說明。
  「感覺會變成相當凶惡的武器的說。」
  「那很好啊,畢竟衝擊錐似乎是男人的浪漫。」
  「艾爾賽小姐是女性的說……?」
  等等!剛剛那句話不能跟她告狀!我會被殺的!
  就這樣,製作完成的艾爾賽新機體被染上鮮紅色,我選了一位女武神的名字──為其取名為『潔希德』。
  
  
            ◇ ◇ ◇
  
  
  「如何?」
  『平衡方面有點異樣感,不過不妨礙動作。反應比黑騎士快,很容易控制。』
  艾爾賽一邊駕駛剛完成的新型福雷姆基亞‧『潔希德』,一邊回答。
  潔希德的裝甲覆蓋著一層晶材。因為要是整個裝甲都用晶材製作,就會變成完全透明的裝甲,同伴很難看得清楚。我試著在晶材中混進塗料,卻無法使用【創造形體】混合,只是把塗料封進晶材當中而已。畢竟【創造形體】終究只是『變形』魔法,不是『融合』魔法。如果是同樣的素材,感覺倒還有辦法辦到。
  於是我在特殊裝甲上裝上厚厚的晶材,做成多層裝甲。潔希德的紅色就是隔著透明晶材可以看到的底部裝甲之色。
  『呼!』
  潔希德往位於荒野上的巨大岩壁揮拳,將其擊得粉碎。在那一瞬間,裝備在腕部的衝擊錐擊出如槍一般的樁子,發出轟隆隆的聲響。
  樁子一擊粉碎了在空中飛舞的其中一顆巨岩,又立刻收回手中。
  『嗯,衝擊錐也沒有問題,能打中瞄準的地方。這樣的話,就算是中階種,感覺也能一擊打倒。』
  ※如蝶般飛舞,如蜂般螫刺──我腦中閃過這句話。只是專注地用一擊解決敵人。潔希德的動作正好能夠以這句話概括。當然,這臺機體不論力量或速度都勝過黑騎士。(譯註:這句話來自於世界拳王阿里,描述的是他自己的打鬥方式。)
  『【增強體力】!』
  潔希德的多層裝甲各處都溢出魔力的殘渣,看起來就像機體隱隱散發出紅色的燐光。
  發動身體強化魔法的潔希德速度更上層樓,揮出的拳頭與衝擊錐的一擊,將剩下的岩壁擊得七零八落。
  「怎麼樣?身體有沒有不對勁的地方?」
  『吸收魔力及體力的速度很劇烈,會不會是因為這不是放出類的魔法啊?如果要連續使用可能會撐不住。』
  機體方面看來是沒問題。艾爾賽一解除【增強體力】,潔希德的燐光也消失了。
  『吾主,資料收集完成的說。』
  在上空的巴比倫中進行監控的洛賽塔發來聯絡。特意來到遠離城堡的荒野嘗試運轉,就是為了這個。
  接著就是以這份資料為基礎進行調整,並活用在下次的機體製作上了。
  「好──到此為止。辛苦了,艾爾賽。」
  艾爾賽打開停止活動的潔希德艙門,從中跳了下來。
  「這樣艾爾賽的機體姑且算是完成了。」
  「接下來預定要做誰的機體?」
  「因為我想先集齊以戰鬥為主的機體,所以就是八重跟希爾妲的吧。她們兩人都是以劍為主要武器,戰鬥風格也比較相似。」
  她們給我的感覺是八重較為擅長攻擊,希爾妲較為擅長防禦。艾爾賽的潔希德比較微妙,但這兩人的機體應該會是正統派的武士型與騎士型吧。
  當我思索著這些事情時,城堡內的紅玉以心電感應傳來訊息。
  『主人,有來自羅德梅雅丘陵州總督的聯絡。』
  『哦,是紅玉啊。他們允許福雷姆基亞踏入羅德梅雅的中央州了嗎?』
  『不,他是來求助的。因為武裝的木頭傀儡失控,中央州的首都受災嚴重……』
  『妳說什麼!?』
  武裝傀儡,就是那個少年禿的博爾曼博士做的傢伙吧!?為什麼又……!還偏偏在弗雷茲或許明天、後天就要來的這個時候!
  我立刻把潔希德送回『整備庫』,和艾爾賽一起回到城堡。
  幸好我為了以防萬一,將一面傳送鏡交給丘陵州的總督奧黛麗小姐。雖然只是書信往來,卻能即時聯繫。
  我讀了送到城堡中的那封信,儘管還不清楚原因,但在中央州有幾隻武裝傀儡失控之事看來是真的。
  「總之,先到現場看看。艾爾賽,這或許會是潔希德的首次出擊,妳沒問題嗎?」
  「沒問題,對手是『整枝儀式』時出現的那些傢伙吧?人家的潔希德絕對能輕鬆取勝。」
  聽到如此篤定的回答後,我與艾爾賽決定先去看看情況,便急忙傳送到中央州的首都。
  
  
  
  「這是怎麼回事……」
  美麗的巴洛克風建築變得粉碎,人民皆不斷奔逃。
  到處都燃起火光,黑煙升往高空。有幾隻巨大的武裝傀儡在街上到處揮舞拳頭,破壞建築物。這一幕宛如很久以前的怪獸電影。
  「吶,能不能把那些東西傳送到別處!?」
  「要傳到哪裡啊!不管傳到哪個地方,都會給那個國家帶來困擾的!」
  我駁回艾爾賽的提議。當然,我也不會把牠們送到布倫希爾德。我想過送到海裡,可是我不覺得那東西會因為這樣就死亡。如果牠們就這樣在某處登陸,我也會很為難。我之前怎麼都沒去過火山口呢?
  總之,再這樣下去就糟了。先把牠們傳送到幾公里外的平原吧。在這裡打倒牠們,街上的損失就太大了。
  我用智慧型手機搜尋,傀儡總共有十二隻。一打啊。我一口氣把牠們傳送到平原,破壞街道的傀儡們瞬間咻一聲落入地面,消失無蹤。
  這樣便能爭取一段時間了。接下來我們只要前往平原,擊潰牠們就好。
  「公王陛下!」
  突然聽到有道聲音叫住我,我轉過頭,看到奧黛麗州總督以及帶著護衛騎士的騎士團長莉米德小姐,走下延續至總督宮大門的長長階梯。
  「州總督,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武裝傀儡會破壞城市!?」
  「牠們失控了。輸給陛下的福雷姆基亞後,博爾曼博士似乎感到非常悔恨,於是便對武裝傀儡施以相當亂來的改造。結果改造失敗,傀儡就再也不受控制了。」
  什麼!?那個少年禿是笨蛋嗎!看他幹出什麼好事!
  「那麼,那位博爾曼現在何處?」
  「行蹤不明。全州總督也拚命在找他,可是說不定已經死了……」
  我用智慧型手機叫出地圖,搜尋博爾曼,不問生死。接著,紅色大頭針咚一聲落在一個地方,這是哪裡?
  「他就在這裡,人應該還活著。」
  「這裡……是沒有在使用的倉庫,為什麼他會在這種地方……?總、總之,你們先把他捉過來!」
  「是!」
  聽到莉米德小姐的命令,有幾名騎士急忙衝過街道。
  因為傀儡消失,街上也取回了幾分穩定的狀態,可是火災還持續延燒,先來滅火吧。
  「【雨來也,潔淨的恩惠,神聖之雨】。」
  我讓魔力朝著天空擴散,沒過多久,沒有烏雲的天空就嘩啦嘩啦地開始降雨。這是水屬性的古代降雨魔法之一。我在我們頭上張開【盾牌】代替雨傘,以防大家淋溼。這樣火就會熄滅了吧。
  可是空中突然啪沙一聲,降下宛如驟雨般的大量雨水。糟糕,做得太過頭了!
  因為是第一次使用這個魔法,我拿捏不住魔力的多寡。等到雨停,這一帶已經全都泡在水裡了。啊啊啊──幸虧我立刻讓它停止了,才沒有釀成慘劇。
  「這、這樣火就熄滅了。接下來請各位去救助傷者,我們會去解決傳送走的傀儡。」
  「啊,是、是的,我知道了。兩位請當心。」
  在奧黛麗州總督的目送之下,我們轉移至首都郊外的平原。眼前是想再次往首都前進的一群武裝傀儡,牠們發出沉重的腳步聲,朝這裡不斷進軍。
  仔細一瞧,牠們背後好像都背著什麼奇怪的東西。從正面看不太出來,似乎同樣是植物……看起來也像融合在一起。那就是博爾曼的改造?
  我打開【傳送門】,把潔希德從『整備庫』叫來。鮮紅的機體降落在羅德梅雅的大地上,造成沉沉的地鳴。
  「妳一個人沒問題嗎?」
  「包在人家身上。這正好可以當作前哨戰,人家稍微去教訓牠們一下。」
  說完,艾爾賽就以輕盈的動作衝上機體,打開胸部艙門,坐進座艙。
  嗯,反正我有替座艙施加脫離魔法,應該沒問題。
  平穩的啟動聲響起,潔希德隨即發動。
  『要上囉,潔希德!』
  鮮紅的福雷姆基亞轟一聲開啟後方的噴射器,一口氣往武裝傀儡群衝去。噴射器的反作用力掀起滾滾煙塵。喂!妳是不是忘了我也在這裡啊!?呸呸呸,沙子跑進嘴裡了!
  『一隻!』
  潔希德跳起來使勁揮出一拳,狠狠打在武裝傀儡的喉嚨上,並一口氣用衝擊錐粉碎位於那裡的核心。
  『兩隻!』
  潔希德沒去管逐漸倒下的傀儡,反而朝旁邊另一隻傀儡使出迴旋踢,使敵人的身體直接斷成上半身及下半身兩截,並確實踏毀不再動彈的上半身裡的核心。
  目擊這一幕的第三隻傀儡從雙手伸出像是藤蔓的植物,各自綁住潔希德的雙手。在雙方的右手及左手間,都各有兩條緊繃的藤蔓。
  『呃……喝!』
  潔希德不顧雙手的束縛舉起手腕,將明顯比自己更大的傀儡扯過來,就這麼順勢靠著離心力把牠往其他傀儡的方向拋飛出去。這力量也太強了吧,喂!
  『【增強體力】!』
  全身覆蓋著紅色燐光,能力進一步獲得提升的潔希德,將傀儡們一隻接一隻擊碎。射出的衝擊錐確實地粉碎傀儡們的核心,使本體紛紛枯萎,散落一地。
  衝擊錐好厲害啊……我好像懂了說這是浪漫武器的人的心情。以壓倒性的力量與破壞力,從正面打碎各種事物。不需要任何小技倆,只存在著迎面而來的純粹力量。
  『碎掉碎掉碎掉碎掉全都碎掉吧!要站在人家面前,就做好會變得支離破碎的覺悟!』
  嗚啊,她好激動啊。
  從雙手射出的水晶之樁,沒有任何粉碎不了的東西。那是將擋在自己眼前的事物全都擊碎的赤紅破壞神。武裝的木頭傀儡接二連三遭到粉碎,化為枯萎的殘骸倒下。
  『粉……碎!』
  將最後剩下的武裝傀儡打得七零八落後,潔希德像要炫耀勝利般高舉右手朝向天際。完全是她的個人秀嘛。
  博爾曼似乎做了什麼改造,卻根本不值得一提。算啦,畢竟人家也說改造失敗了。
  話說回來,成果比我預想的還好……而且潔希德還沒使出全部的力量呢。
  在應付高階種的戰鬥方面,我們有了可靠的夥伴。
  我抱著這樣的想法,眺望閃耀著紅光的機體。


 《帶著智慧型手機闖蕩異世界。9》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