鑑定士試閱.jpg

這次的小說試閱是《誰是最強鑑定士?~吃飽喝足的異世界生活~1》

本作主人公與其他輕小說男主角相比非常地與眾不同

雖然身懷外掛但卻並非戰鬥系技能,

不僅燒得一手好菜,還擅長清掃、縫紉等等家事,簡直就是家庭主夫

小編也好想僱用他來家裡打掃煮飯啊cat03……(望向不知多久沒整理的房間)

而除了本篇故事之外呢!!

這次還特別附錄了小冊子

希望本作輕鬆的步調,

能為各位讀者忙碌的生活帶來一點療癒~564654rt5

 

讓我們趕緊來看試閱內容吧~


 

    序章 不知不覺就在地下城裡了

  

  釘宮悠利是所謂的「粉紅系男孩」。

  他非常喜歡可愛漂亮的東西,也很愛家政課,就連烹飪、縫紉、掃除、洗衣服這些事他都非常喜歡。但是請各位不要誤會了,他雖然是粉紅系男孩,但並不代表他想當女生。他只是個喜歡家政課、喜歡可愛漂亮東西的普通男生。

  孩提時代,他的人生在幼兒園以前都很風平浪靜。小男孩們沉迷於騎馬打仗,沒有人願意陪小女孩們玩扮家家酒,只有悠利完全不排斥,願意陪她們一起玩,所以他還算頗有女孩緣。女孩會笑著邀請他說「悠利是把拔喔!」,他每天都在玩扮家家酒,日子相當安穩而幸福。

  但是好景不常,從小學到高中的日子就沒有那麼好過了。

  不知道是誰規定「女生要有女生樣,男生要有男生樣」,但是刻板印象如此,小孩子也都堅信不疑。悠利明明是男的,卻坦言自己喜歡女生喜歡的東西,所以被視為異類,男生罵他「娘娘腔好噁心」,女生笑他「好奇怪」,他被說得一文不值。儘管如此,他還是無法改變自己的特質,他經歷了很長一段邊緣人時光。

  當邊緣人倒也無妨。

  只要能夠看到可愛漂亮的東西,他就很幸福了。幫媽媽做家事時真的是其樂無窮,家政課的時間他也樂在其中,只要認真努力,老師就會稱讚他。悠利應該算是內向、自我價值感低的人,不過學業成績和運動能力都有在標準以上,之所以說他內向,也是因為他的嗜好比較像女生、比較喜歡室內活動,所以他惹人嫌的地方,就只有粉紅系男孩的特質而已。

  然而,他雖然喜歡可愛漂亮的東西,自己本身卻不修邊幅。他也許是個可塑之才,只要打扮打扮外表也還算出眾,但他對這方面就是草率了事。他的頭髮比一般男生更長卻不加修飾,瀏海幾乎完全遮住了他的雙眼。就算沒有瀏海,他戴著的也是一副毫不帥氣的黑框圓眼鏡。

  他外表不修飾,內在則是粉紅系男孩,讓男男女女都瞧不起他。

  而這個粉紅系男孩釘宮悠利現在……

  「……這裡是哪裡…………?」

  在放學回家途中,他突然被一團光包圍,緊接著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感覺像是石磚造的地下城),呆愣愣地站在原地。

  

    第一章 我有監護人了

  

  少年左顧右盼,周遭卻全是陌生的景象。「奇怪,為什麼?怎麼會變成這樣?」的心聲完全寫在他臉上,他茫然地杵在原地不動。

  他現在身處的地方是遊戲和動畫中常見的石磚地下城。這麼說來,他國中時代的同學很沉迷一款地下城RPG,這個同學不但不會嘲笑他的粉紅特質,還為他出氣罵其他人「喜歡的就說喜歡,有什麼問題嗎!」,是他為數不多的一個朋友(女)。經過她的推坑,悠利也開始玩這款遊戲,因為她說:「角色設定很可愛,你一定也會喜歡!」

  而那款遊戲是《※突擊☆地下城學園》的系列作。(譯註:虛構遊戲,與本作作者其他著作同名。)

  這些都是題外話。

  「……嗯,現在不是逃避現實的時候了吧……?」

  他現在一身平常穿的學生服,手上拿著沒有任何裝飾的簡單學生包……雖然外觀沒有裝飾,不過包包裡有他很喜歡的吊飾,還有各式各樣設計可愛漂亮,但男生用起來也不會太突兀的小東西。總而言之,他應該是在回家路上被傳送到這個地方的。他好歹是個熟知輕小說、遊戲等次文化的高中在學男生(不過也是粉紅系男孩),他很快就察覺自己被捲入了不可思議的現象之中。

  快雖快,但是……

  「……地下城裡是不是有魔物啊……?我可沒辦法戰鬥啊……」

  他沒有戰鬥能力。

  他遠遠就聽到「呀呀」這種不明所以的鳴叫聲,但是留在原地也無濟於事,於是緩緩邁開步伐。突然間,他受到吸引轉頭看向石牆,結果隨著嗡的一聲,眼前跳出一個奇怪的畫面,令他詫異得眼睛眨個不停。

  這個畫面很像是線上遊戲中常看到的基本資料選單,畫面呈現半透明,而且理直氣壯地出現在悠利眼前。他伸手觸碰,卻摸不到任何東西,但是他注視某個地方的時候彷彿是點選了什麼按鈕一樣,畫面上出現了更多的資訊。

 

──地下城名:異鄉人的空殼

  等級:D+ 材質:石頭 環境狀態:良好 地下城頭目:健在

 

  以下省略。眼前出現了各式各樣的資訊,但是悠利只是快速地瀏覽過去。他不知道這些內容代表什麼意義,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什麼東西,只是他雖然是粉紅系男孩,同時也是個熱愛遊戲與動畫的宅男,所以他認為這些資訊可能會派上用場。

  ……一般人突然被傳送到異世界、突然擁有了莫名其妙的能力,應該會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但悠利卻無動於衷。他其實有點粗線條,常常不在狀況內,可能因為他是粉紅系男孩,所以個性比較溫和,就算別人對他有敵意,他也不慍不火,讓他總被朋友調侃是「狀況外」、「沒反應」、「呆頭呆腦」,此時他的個性反而發揮了功效。

  在他快速下拉選單時,留意到一則資訊,他點選之後看到這個畫面。

 

  ──目前探險中:戰隊《深紅的山貓》

  

  「戰隊」指的應該是隊伍、組織這種團體吧,雖然悠利很少加入,不過線上遊戲常常會出現這個用語。而這則資訊代表地下城中還有其他的人,不對,也許不是人,畢竟這裡是異世界。但總之應該會遇到誰,也能獲得更多訊息。此時悠利已經決定把收集情報列為第一優先了。

  雖然不知道要走哪裡才能遇到他們,但他還是先邁開了步伐。一個身穿學生服的高中男生隻手拿著學生包漫步……瘦小的悠利有時候也會因為※學生服的關係被當作國中生,雖然他本人覺得「怎麼會搞錯呢?我前陣子都已經過十七歲生日了啊」,不過身邊的朋友也只會說「不奇怪,你很像國中生」,所以他決定不要把這點瑣事放在心上。(譯註:學生服多為黑色或深色,日本許多國中都會選擇學生服當作男生的制服。)

  他繼續朝傳出聲音的地方前進,過了一會兒,悠利偷偷從通道往石室中窺看,發現一個有五名成員的人類團體。其中一個光頭青年出聲下達指令,像是他們的隊長,另外還有聽命出招砍魔物的劍士青年、格鬥家少女、射箭掩護隊員的弓兵少女,最後還有一個少年腰間掛著大量包包,不知道是做什麼的。悠利心想「他們就是《深紅的山貓》嗎?」。

  無論如何,他決定了……

  「等戰鬥結束,我再去跟你們攀談。」

  悠利鞠了個躬,並緊貼在牆壁上以免被魔物發現。他們的實力相當堅強,或者應該說他們對戰鬥駕輕就熟。悠利悠哉地想著「這樣一來他們應該可以速速擊退魔物吧~」並觀察他們。

  話說回來,即便在「突如其來地被傳送到異世界,不知不覺就到了地下城中,而且還擁有自己也不太清楚的能力」這種狀態下,悠利仍然老神在在,甚至覺得自己運氣不錯。畢竟他至少在極其陌生的地方遇見了人類,如果這裡是異世界,說不定有些種族是與他語言不通的。一念及此,悠利就覺得能夠遇到與自己相同的人類,已經是好事一樁了。

  ……基本上,悠利是非常樂觀的人。

  他心血來潮盯著自己的手看。剛剛看了石牆就出現地下城資訊,所以他覺得看自己也許會出現自己的基本資料。他的猜測正中紅心,嗡的一聲後,出現了與剛剛相同的奇妙畫面。

 

《基本資料》

姓名:釘宮悠利

性別:男

種族:人類

年齡:17

職業:求道者

狀態:健康

等級:1

HP:20

力量:10

速度:10

技術:10

防禦:10

運氣:∞

技能:【神之瞳】等級∞

   【烹飪】等級50

   【縫紉】等級50

   【調香】等級50

   【鍛造】等級50

裝備:學生服(附加神的庇佑∞)

 

  「……嗯,太多奇怪的地方了。」

  就算是大而化之的悠利,看到這個基本資料也很想吐槽。他是普通高中男生,能力值偏低倒也無可厚非,他早就預料到自己在這世界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廢柴了,他只是很想吐槽自己的職業和技能。而且他的等級、能力值、技能等級不管怎麼想差距都太大了,運氣值也很異常。

  首先是職業。「求道者」是什麼?只要原封不動寫個「學生」不就好了嗎?難道這個世界沒有這種職業嗎?或者說他不隸屬於這個世界的學校,所以「學生」這個職業並不算數?話說回來,求道者到底是什麼職業,擁有什麼能力?他實在有看沒有懂。

  而且他也看不懂技能在寫什麼。首先第一個是【神之瞳】,他根本不知道這是什麼技能,而且等級還是∞。既不是數字也不是最大值的「MAX」,∞到底是什麼?

  他心中邊想,眼睛也直盯著【神之瞳】,他覺得順利的話應該可以看到更詳細的資料。而且他的預感是正確的,不愧是熟悉次文化的現代小孩。

 

──【神之瞳】

  最高階的鑑定技能。

  擁有這個技能可以認清一切事物的真相,洞悉一切事物表象,這是神賜予的技能,無法後天習得。擁有這項技能的人名為「求道者」,是鑑定類最高階的職業。

  

  「……嗯,簡單來說就是開了外掛。」

  悠利呢喃道。他不知道「鑑定」這種技能有什麼效果,鑑定的重要性在不同遊戲中應該也不同。不過他知道在探險遊戲中,鑑定技能會大幅影響遊戲的難易度,而且光從這個說明,他也能推測鑑定在這個世界應該是等級很高的技能。

  此外,他也發現自己的技能就是讓他擁有謎之職業的主因,他順便看了求道者這一欄。認識自己很重要,認識自己是認識世界的第一步,應該啦。

 

──求道者

  鑑定類最高階職業。

  擁有技能【神之瞳】,能夠鑑定所有現象,同時也可以洞察事物的本質,因此很擅長製作各式各樣的物品,許多人的副業是當調香師、鍊金術師。

  在求道者面前,一切假象都沒有意義,因此人們都尊他們為古神之代行人,然而鮮有人擁有【神之瞳】,目前也尚未發現擁有【神之瞳】的人。

 

  「……啊,這下不妙了。」

  悠利掌握現況了。

  在他知道自己的職業和技能是怎麼回事後,他就明白這些事絕對不能讓上位者知道。市面上的輕小說都有寫,上位者知道自己的職業後,可能會授予他麻煩的官位,但是他志不在此。

  悠利對於世界的要求不多,他只求能夠過得安穩和平,盡情沉浸在粉紅系男孩的嗜好中,這裡既然是異世界,他也想接觸一些可愛妖精、美麗精靈、療癒系的獸人……他正值青春期,但是他心中並沒有什麼邪念,比起開後宮,他更想如同女孩子般交交朋友、買買東西。不愧是粉紅系男孩。

  「嗯,如果有人問起,我就說我是鑑定士吧,而且還是新手。」

  他或許也可以老實回答自己來自異世界,現在被困住了,但是他有預感自己會被麻煩事牽連。召喚者或異世界迷路在這世界中的普遍度也會影響到悠利的未來,總之在向《深紅的山貓》攀談時,他決定要謊稱是鑑定士了。

  他轉換心情看向其他技能,那些都很有粉紅系男孩的風格,像是烹飪、縫紉等等,不過他相當在意這些等級高得很莫名奇妙的技能。個人等級明明是1,為什麼技能等級卻有50……處處是謎團呢。

  這是不是所謂的「異世界轉生開外掛」?但是悠利並不想要外掛。他既不想在異世界當英雄,不想開後宮讓美女環侍在側,也不想變強打倒魔王。嚴格來說,他只希望能沉浸在可愛漂亮的事物之中,別無他想。

  所以他並不希望自己的能力值處處有外掛。

  應該說,把他送到異世界的神或誰,可能是出於善意才設定成這樣,既然如此,真希望他把技能設定得低調一點,因為他現在的職業顯然是絕無僅有,已經瀕臨滅絕的程度,他可笑不出來,就算有人對他有所期待,他也不打算要有什麼作為啊。

  總而言之,他覺得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找他們攀談,讓他們接納擺明非常可疑的自己。

  

      ◇◇◇

  

  悠利聽到身後傳來魔物死前震耳欲聾的吼叫,把沉思中的他拉回現實。他悠哉地想「啊,戰鬥好像結束了」,並從通道探出頭觀看石室內的戰況。剛才看到的《深紅的山貓》成員都在石室中收拾武器,輕輕擦拭汗水,他們果然順利打完了。

  他正想踏出一步攀談的時候卻注意到《某個東西》,他不假思索地用盡全力大喊:

  「所有人請都靠到牆邊!」

  《深紅的山貓》成員的反射神經都很好,儘管因聽到了悠利的吶喊而大吃一驚,還是立即靠到牆邊,緊接著轟隆一聲,天花板就從頭頂落到房間中央。那該說是天花板還是吊頂天花板?總之就是地下城中一定會有的陷阱,如果他們剛才還留在房間中央,肯定會變成肉串。

  接著地板震動傳出轟轟的聲音,鏈條也喀啦喀啦往上捲。仔細一看,吊頂天花板已經回到原位,變回普通的天花板了……地下城裡的陷阱基本上都很噬血,如果悠利沒有出聲提醒,他們現在已經變成吊頂天花板下的肉墊了。

  「……得救了……但小弟你是誰啊?」

  「……呃,我在這裡迷路了,你們好。」

  光頭青年帶頭詢問悠利,他不但是光頭,右眼還戴著眼罩,感覺非常有威嚴,講白一點就是凶神惡煞,不過仔細看他的神情和眼神,又能感覺他是個理性穩重的人。他的眼眸在光影之下彷彿會交替呈現出七彩的顏色,相當不可思議。

  光頭青年以狐疑的眼光打量著自稱迷路的悠利,其他四人滿口稱謝並走到悠利身邊,有的人輕輕拍他的頭,有的人緊緊握住他的手,他們都非常熱烈地歡迎悠利……這也難怪,畢竟他們剛剛死裡逃生,而悠利是他們的救命恩人。

  悠利之所以會發現吊頂天花板的陷阱,當然是有賴技能【神之瞳】。這似乎是那種打倒魔物後會發動的陰險陷阱,所以在魔物被消滅之後,吊頂天花板就閃爍紅光警示掉落危險,悠利意會到苗頭不對,才會當機立斷要他們靠到牆邊、離開陷阱。

  悠利雖然還不明白自己的技能屬於哪種外掛,但那很顯然真的就是外掛。一般的鑑定通常是用來調查眼前的東西並獲取情報,應該得由本人自行發動,並不具有迴避危險的功能,不會像剛才一樣,在悠利無意間自動警示危險訊息……照理說是如此,至少悠利所知的鑑定能力是如此。

  「我叫亞力,我是戰隊《深紅的山貓》的隊長,你剛剛真的救了我們一命。你叫什麼名字?為什麼會迷路?」

  「我叫悠利,其實我一不小心就來到裡面的石室了……」

  「……是被什麼傳送陷阱送來的嗎?」

  「……應該是。」

  其實他是從異世界來的,但是他決定秘而不宣。他不知道自己可以對他們吐露多少,雖然依照異世界轉移的套路,最先遇到的多半都是好人,但是還是小心為上……他長期在學校食物鏈底層的邊緣生活也不是白過的,多少還懂得要謹言慎行。

  亞力緊盯著悠利,可能是想觀察他是怎麼樣的人,此時悠利有一陣靜電般麻麻的感覺,讓他不太舒服,他蹙起雙眉輕輕甩頭,試圖擺脫這種感覺。

  此時亞力大吃一驚,瞪大雙眼,扯住悠利的領口把他拉到空無一人的地方。

  他悠哉地想「哇~不愧是異世界的人~力量超大」,看著眼前的亞力一本正經的樣子相當不解,完全不明白光頭青年察覺到了什麼……不過悠利確實是來歷不明、可疑的迷路之人。

  「……你到底是什麼人?」

  「……我只是迷路的人啊。」

  「……你的職業是?」

  「……我是鑑定士。」

  「你說謊!」

  青年一掌拍打他的頭,讓他痛得蹲下呻吟。青年出手毫不留情,幸好他出的是掌,要是出的是拳頭可就慘了。悠利偷看了自己的基本資料,結果差點就哭了出來,剛剛青年一掌就拍掉他一半的HP,實在太誇張了。

  說穿了,悠利的能力值其低無比。畢竟他的等級只有1,倒也合情合理。而且學生服雖然有附帶什麼神的庇佑,等級又是∞,但顯然並沒有提高多少防禦力,因為他真心覺得很痛。

  悠利淚汪汪地看著亞力。亞力看到他像小動物一樣眼眶泛淚,仰頭望著自己,心中好像有點過意不去。亞力先行致歉,卻依然死追不放。

  「……小弟,你能看到我的基本資料嗎?」

  「……什麼?」

  悠利困惑地集中精神看著亞力,基本資料的畫面一如預期跳了出來,同樣也發出了嗡的一聲,悠利一邊悠哉地想著「只有這個音效特別像是線上遊戲呢」,一邊點頭表示自己看得到。

  ……悠利雖然已經提高了警覺,但他還是希望對方知道自己的本性很隨興樂天。

  在悠利點頭的瞬間,亞力仰起頭,臉上寫著「Oh my God」表示難以置信。悠利不解其意,頭上冒出了更多的問號,亞力看到悠利這個模樣更是無力。

  「……你既然能看到我的基本資料,就不可能是鑑定士。鑑定類技能位階較低的人看不到位階較高的人的基本資料,證據就是你剛剛拒絕了我的鑑定。」

  「……哇。」

  亞力不希望身後的夥伴聽見,所以輕聲細語附在他耳邊說,悠利聽了才知道自己功虧一簣了。儘管他提高了警覺,卻還是搬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從亞力說的話可以推測亞力具備鑑定類中特別稀有的技能,或者亞力的技能等級很高。而悠利輕而易舉就讀取了亞力的基本資料,相當於親口告訴亞力自己有多與眾不同,讓悠利頹喪地垂下了肩膀。

  他覺得自己聽到和平與安穩遠去的腳步聲。

  「……總之詳情我之後再問你,你先跟我們出地下城吧。」

  「……什麼?」

  「你不是迷路了嗎?你是我們的救命恩人,看你也不太熟悉戰鬥的樣子,把你留在這裡,我也過意不去……還有,如果不先問清楚就把你丟在這裡,好像會很麻煩。」

  「好的~麻煩你了~」

  看到悠利舉手敬禮像是鬧著玩一樣迅速答話,亞力深深地嘆了口氣。亞力又是光頭又戴眼罩,看起來好像很凶狠,實際上卻意外地很會照顧人又敏感。該說他是敏感,還是專職各種吐槽呢?總而言之,悠利之後應該可以得到一些情報,所以他也鬆了口氣。

  如果被當成怪物留在這裡的話,他還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畢竟他沒辦法打倒魔物,也沒有食物,結果不是被魔物殺死,要不就是餓死,頂多只是不會掉進陷阱裡而已。

  最後,悠利就和亞力的夥伴一起往地下城出口前進。悠利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迷路,不過亞力的夥伴表示有一些地下城陷阱會把人傳送到其他地下城,所以有可能是這個緣故。悠利知道原因並非如此,但他也只能含糊其辭。他們還問悠利是哪裡人,悠利回答了「日本」後,他們露出困惑的表情,因此他解釋日本是個邊境小國。反正這也不算是說謊。

  「是說悠利的裝扮有點奇怪呢。」

  這個笑吟吟的格鬥家少女是蕾萊。

  她有一頭紅色短髮和一雙金色眼睛,瞳孔有時候就像貓一樣會變得又細又長,悠利看了相當困惑,對方則解釋自己是人類與獸人的混血兒,母親是人類,父親則是貓獸人……儘管只要看基本資料就能瞭若指掌,但悠利不想侵犯個人隱私權,亞力也說擅自鑑定他人非常無禮,不可以隨便鑑定別人。悠利反問亞力那為什麼他剛剛要偷看自己的基本資料,亞力則回說是為了查明可疑人士,讓悠利無話可說。

  ……而且一般人不可能發現亞力的鑑定,也就是說亞力的位階相當高。悠利想起自己剛剛偷瞄到的資料,感覺確實很厲害。亞力的職業是「真贗士」,從字面上來看應該就是「看清真偽」的意思吧。

  「很奇怪嗎?我家鄉的學生差不多都是穿這樣喔。」

  「學生?悠利是有錢人嗎?」

  「不是啊,我家鄉的小孩基本上都是學生,畢業之後才會出來工作。」

  劍士青年布魯克詫異地問。

  綠髮黑眼的布魯克是個冷酷帥哥,外表看起來像是西洋風的武士,但又與騎士有所不同。他個人散發著武士的氣質,外表和裝備走的卻是西洋路線,或者應該說他的騎士外表受到武士精神所感染,產生了不同的風格吧。

  「哇~我以為只有有錢人才能去上學耶。」

  「嗯,所謂南橘北枳嘛。」

  「……那是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同樣的東西在不同環境會有不同樣貌。」

  「悠利真聰明耶,不愧是有在上學的人。」

  盜匪克雷修不斷稱讚說「好厲害」。他的暱稱是克雷。

  克雷修在他們之中年紀最小,一問之下與悠利相去不遠,所以克雷修覺得悠利很好親近,也對他充滿好奇。他瞪大他的橘色眼睛不斷拋出問題,悠利也笑咪咪地回答他。

  ……不管怎麼說,克雷修的溝通能力真的很強。

  「不過你真的運氣很差,竟然跑到離祖國這麼遙遠的地方。」

  「……是啊……但能夠遇到你們這些好人,我實在是很幸運呢。」

  「哈哈哈,我們也是啊,多虧有你,我們都保住一條小命啦。」

  「能幫上你們的忙就好。」

  使弓的女生芙拉舞淺笑著撫摸悠利的頭。

  她的模樣完全只能用正氣凜然來形容。說實在的,讓人很想叫她「大姊頭」。她一頭深藍色頭髮緊緊綁成一條馬尾,一雙褐色眼睛綻放著女生少有的凌厲光芒,卻又完全不是那種凶狠倒吊眼的感覺,總之就是凜然正氣……悠利心想「要是換上和服,活脫脫就是武俠電影中的俠女了」,但他知道就算說出口也沒人懂,因此保持沉默。

  總而言之,悠利在走出地下城的路上已經對他們產生了好感。途中如果冒出了魔物,《深紅的山貓》便會擊退牠們,悠利在一旁則是時不時插嘴提醒他們沒注意到的陷阱。

  總歸一句,悠利在異世界中算是結交到同行夥伴了。

  

      ◇◇◇

  

  「你就說說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吧。」

  悠利點點頭,小口啜飲眼前的水。

  他現在位於戰隊《深紅的山貓》的住處。王都特拉海倫的近郊住了許多冒險者,其中一角就是《深紅的山貓》的基地。這棟宅邸是收山隱居的前人買下的,悠利覺得這裡簡單來說就是一幢豪宅,不過「豪」的不是裝潢而是大小。

  應該說,他覺得這裡更像合宿的地方,因為這棟宅邸比附近建築物都還要巨大。他也問了原因。一般來說,戰隊隊員並不會同住一個屋簷下,只要在必要時有地方能集合就足夠了,平時都是各自租屋或寄人籬下,但《深紅的山貓》的全體隊員都住在一起,這算是很罕見的事。

  不過這是有原因的,悠利聽了之後也明白了。

  《深紅的山貓》是寶物獵人的培訓所。

  這個世界沒有學校。不對,雖然有學校,但都是讓貴族和富家子弟學習禮儀的機構。在這種狀態下,不難想像新手冒險者可能會遭遇什麼困境。沒有接受必要教育的新手,若憑著初生之犢不畏虎的氣勢橫衝直撞,肯定三兩下就命送黃泉。而且寶物獵人是照三餐闖地下城的一群人,新手肯定會一個個死於非命,能活下來才是奇蹟。

  對此,備感憂慮的前人創立了《深紅的山貓》,讓矢志成為寶物獵人的新手在這裡接受訓練。亞力、布魯克和芙拉舞三人是新手的指導員,另外還有兩個指導員,目前《深紅的山貓》總共有二十人,與其他戰隊相比算是規模較小的。

  能夠獨當一面的新手會一個個離開,想成為寶物獵人的新冒險者則會一個個進來,舊的去新的來,《深紅的山貓》就是這種如培訓班一般特異的戰隊。

  回到正題。

  「……我的職業是求道者。」

  「…………嗄?」

  「……抱歉,我確實有騙人的意圖,但我只是……不想太高調。」

  看到意志消沉的悠利,亞力簡直無言以對,應該是說啞口無言。這怎麼可能?他只能難以置信地看著眼前弱不禁風的少年。

  求道者是傳說中的職業,對於擁有鑑定類職業的人來說根本是夢幻傳說,而且不只限於同業者,求道者的眼睛是神賜予的,能夠洞察真相,因此世人也稱為「神之代行人」。

  眼前這個弱不禁風的少年竟然是求道者?亞力實在難以置信。

  但是悠利不像是在說謊,更重要的是,他能夠拒絕真贗士亞力的鑑定,代表他絕非常人……真贗士是目前鑑定類職業中位階最高的,在無人知曉求道者是否存在的情況下,僅次於求道者的真贗士,理所當然是鑑定類公認最強的職業。

  但是他眼前出現求道者了。求道者靠的是天賦,儘管眾人夢寐以求,卻無法透過後天努力而成,是天生的鑑定之王。

  「……如果你是求道者,應該就看得到我的職業和技能吧?說來聽聽。」

  「啊,好,職業是真贗士。技能是【魔眼】等級MAX……但是上面還寫著『減半』。」

  「……竟然能看得這麼準確,就算是真贗士,也很少人能看出我是減半,畢竟技能等級MAX可不是白練的。」

  亞力傷腦筋地抱頭悶哼。悠利所言不假,亞力擁有【魔眼】這種鑑定類高階技能,簡單來說,等級高的【魔眼】與等級低的【神之瞳】相去並不遠,已經比普通的鑑定技能更高階了,只是他依然沒有辦法看透一切。

  亞力過去在地下城中負傷成了獨眼龍,結果【魔眼】技能也減半了。儘管如此,他的技能等級還是MAX,所以能力仍比擁有【魔眼】的普通真贗士更出眾。而且因為技能等級是MAX,自然沒有人能看出他的【魔眼】減半。

  其實根本沒有人知道他們的技能仰賴真正的眼睛,亞力也是在少了一隻眼睛後才知道……擁有【魔眼】的人可以看出彼此的瞳孔在光影之下產生的七彩變化,不過一般人只會看到普通的眼睛,事到如今,亞力也覺得當初應該更看重這個現象才對。

  「……你對家鄉的人也都保密沒說自己是求道者嗎?」

  「……我沒有說,我烹飪和縫紉的技能等級也很高,這才是我的興趣,或者說我主要是做這些……」

  「我知道了,千萬不要說你是求道者。不過你都已經提醒過我們有陷阱了,大家都知道你擁有鑑定類的技能。雖然他們不是會到處嚷嚷他人技能的大嘴巴,但是紙包不住火,情非得已,你就說你是鑑定士吧。」

  「……好。」

  悠利點頭。其實亞力比較希望他謊稱真贗士,但是悠利的眼睛很普通。真贗士能夠看出彼此的瞳色,瞳色無變化的悠利謊稱是真贗士也沒有說服力……反正也沒有哪個天兵會不由分說胡亂鑑定他人,眼下只能先這樣矇混過去了。

  亞力再次傷腦筋地抱頭悶哼,他甚至心想「事情怎麼會這樣」。能平安地從地下城回來當然是謝天謝地,而且是他掉以輕心,才會遲遲沒注意到吊頂天花板的陷阱,所以他也很感謝悠利。話雖如此,他怎麼會惹上這種天大的麻煩呢?亞力真想問問眾神。

  「在你有辦法能回祖國前,就先待在這吧。」

  「……?」

  「每個國家的國情不同,一個不小心,你搞不好會受騙上當而被賣掉。」

  「我可不要,拜託你了。」

  悠利乖乖地彎腰鞠躬。在這短時間內,悠利已經看出亞力是個值得信賴的人了,他不知道這是不是技能的效果,但亞力只是講話比較不客氣,他始終在為悠利著想,感覺是個很照顧人的大哥哥。

  他也在想這搞不好是運氣值∞的影響,不過一想就會覺得很煩,因此最後放棄思考了。能力值不是他自己玩遊戲點出來的,他根本束手無策,而且悠利本來就不算是運氣特別好的人,他也搞不懂為什麼到了異世界,運氣值就變∞了。

  另一方面,亞力對這個突然加入的新人嘆了口氣。悠利的技能太出格,但是其他能力又太像新手。亞力在地下城中聽說他等級只有1,能力值也不是特別高,隨便把他帶去地下城練功也不是上策,為了他的安全,還是讓他先透過戰鬥之外的方式提升等級吧。

  

  於是悠利便暫時寄宿在《深紅的山貓》了。

  亞力表示詳細說明和工作分配明天會再解釋,隨後便離開了,留下悠利在基地中晃來晃去。他被分到的房間跟學生宿舍房很像,裡面只有床、桌子和衣櫃,但是是單人房,讓他還能保有隱私。亞力叫他明天再去買生活必需品,他也乖乖地點頭。

  之後他開始探查基地的格局,或者應該說他像孩子一般好奇地走來走去。他也有點餓了,因此想找找看有沒有類似廚房的地方。他的好奇心已經勝過被丟到異世界的震驚。

  ……悠利果然很隨心所欲。

  悠利是新隊員的消息已經傳了開來,每個見到他的人都很親切地打招呼,教他很多事。《深紅的山貓》的隊員流動率很高,因此他們都對新血很友善。因為大家都很和藹可親,長久身為學校邊緣人的悠利來到這裡,反而覺得意外地愜意。

  他不清楚這個世界的文明程度如何,但是這裡的供水、排水系統都十分完備。他們帶悠利去看了浴室,水龍頭也有流出熱水,浴室使用的設備好像會用到火屬性魔石──但悠利也不是很懂箇中原理。

  ……其實只要經過鑑定,許多問題都可以迎刃而解,不過悠利因為嫌麻煩而作罷。只要能夠泡個暖呼呼的澡,他就心滿意足了。

  這世界也有洗衣機,但是與悠利所熟知的那種大相逕庭,也要自己手動脫水,不過不需要手洗就夠謝天謝地了。講到洗脫分離的洗衣機,他便想到以前在祖母家看到的舊式洗衣機,雖然外觀完全不同,但也許相去不遠吧。

  ……洗衣機也是,只要經過鑑定就能得到許多資訊,但悠利並不是很在意,只要能夠輕鬆洗衣服,他就心滿意足了。

  儘管掃除房間和洗衣服是自行處理,但是整體掃除、浴室清潔和做菜好像是新人的工作,沒有專門負責這些工作的人。其他隊員也都會輪流幫忙,不過那些基本上是新人的工作。要先打理好日常起居,才能學習寶物獵人所需要的技術……悠利覺得很像是在寺廟中修行。

  「……那裡有人嗎?」

  悠利靠近廚房時聽到有人發出怪聲,讓他相當困惑。與其說是怪聲,應該說是煩惱的低吟,就像是有人在為了什麼事情傷透腦筋,而發出了「唔唔」的聲音,他好奇地探頭看。

  廚房中有一個外貌比悠利更年幼的少年,是個褐髮褐眼的普通人類,臉上有些雀斑,長得相當可愛,但是他用力低吟到臉上都要爆汗了。悠利很好奇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於是走進了廚房開口詢問對方……悠利的心中,也有一個無法見死不救的天使存在。

  「請問你在煩惱什麼嗎?」

  「哇!?你、你是誰!?

  「啊,你好,我是悠利,今天開始寄宿在《深紅的山貓》。」

  「新人啊?原來如此,我是雅克,是這裡最小的見習生。」

  悠利自我介紹完,雅克就笑容滿面伸出手來。悠利看到對方想跟他握手,也握住了他的手,然而雅克力道很大,痛得他眼淚都快流出來了……看來自己的能力值真的比這世界的人都來得低,不過他也不想冒犯其他人,所以沒有鑑定他們的基本資料。

  「你在煩惱什麼?」

  「……就是啊,我要負責做菜啊……」

  看到雅克意志消沉的樣子,悠利相當不解。他本來想說「負責做菜的話,不是只要準備好餐點就好了嗎?」,但是看到雅克失落的樣子,他實在說不出口。

  此時的悠利沒有想到,今天在廚房的邂逅,竟然決定了他在戰隊中的定位。


 《誰是最強鑑定士?~吃飽喝足的異世界生活~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