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正經.jpg

今天獻給大家的新書試閱是《不正經的魔術講師與禁忌教典11》

最近幾乎每天都有試閱文或是開箱文報到

小編覺得累cat02gif

但是為了讓讀者們搶先看到小說內容以及附錄們的尊容(?)

小編就算爆肝也在所不惜呀th_042_

 

聽說本集是伊芙大活躍的一集

所以伊芙派的讀者們有福啦~~~

看完試閱文記得看開箱文喔!

傳送門在此《不正經的魔術講師與禁忌教典11》開箱文

 

以下就是試閱內容~


 


  序章 風雨再來


  日後成了人們口中「菲傑德史上最黑暗的三天」的大災難塵埃落定後,轉眼一個禮拜過去了。
  贏回日常的阿爾扎諾帝國魔術學院,重獲和平的時光。
  不用說,那場災難在學生們心中留下了極大的創傷,絕不是短時間就可以撫平的。
  不過學生們也因為攜手共度難關,而有了巨幅成長。
  即使是那位曾願意犧牲自己的幸福,成就他人的異能者少女也不例外──
  「……啊啊,我當然知道這不代表所有事情之後都會順利……這個世界沒有那麼簡單……可是……」
  不著邊際地想著事情的葛倫,倏地睜開了眼睛。
  剎那,晴空萬里的藍天映入他的眼簾。
  燦爛而柔和地自天空灑下的和煦陽光恣意散射。
  吹得草木搖曳生姿的舒爽徐風,輕輕拂過了頭髮與身體。
  世界是如此平和,彷彿那場災難從來沒發生過一樣──
  「如果是那群傢伙的話……我相信他們一定沒問題……他們可以代替我成就未能實現的夢想……創造光輝的未來……我有這種預感……」
  彷彿整個世界都在為葛倫的預感祈禱祝福似的。
  天空、太陽、風只是溫柔地守護著葛倫──
  「……所以呢,我這局外人把一切重責大任都丟給那群傢伙,自己跑來這裡安安靜靜睡午覺,也是很合情合理的!」
  ──守護著光明正大躺在學院校舍中庭長椅上的葛倫。
  簡單地說,嗯……他在混水摸魚。
  「唉……什麼緊急全校集會啊?反正一定是學院長或者理事會的大人物,把全校學生抓去聽他們發表又臭又長的大道理而已吧,我才不想奉陪咧!」
  邊發牢騷邊伸懶腰的葛倫坐了起來,轉頭張望氣氛蕭瑟的四周。
  放眼望去盡是激戰後的痕跡。
  平常百花爭豔的花圃和擁有大片翠綠草坪的庭園,如今化為四處坑坑洞洞的焦土,慘不忍睹。
  東西南北的校舍雖然已經開始進行修復工程,千瘡百孔的破壞痕跡仍令人怵目驚心。
  那樣的景色固然令人心痛,卻不會讓人覺得寂寥與悲壯。
  受戰火餘波影響而毀了大半的花圃上有蝴蝶飛舞,被大火燒焦的草皮和樹木也很快就吐出了新芽,隨處都能感受到生命的呼吸。
  修理校舍的工具敲打聲,從早到晚不絕於耳。
  阿爾扎諾帝國魔術學院正強而有力地胎動著,準備浴火重生。
  「唉,為什麼不乾脆停課直到校舍修好為止啊……呼啊啊啊……反正今年的上學期課程就快結束,接著就要放長假了啊……幹嘛這麼認真……」
  葛倫漫不經心地回想自己前來這所學院擔任講師後──今年上學期課程所發生的諸多種種。
  回想起來……坦白說,盡是一些烏煙瘴氣的事情。
  每個月都會被捲進莫名其妙的事件,根本沒有喘息的空間。就連收留自己當食客的瑟莉卡家,也在前一場災難中化作一堆斷垣殘壁。如今的葛倫從豪宅住戶,變成了無家可歸的遊民。
  「可惡,該死的瑟莉卡……『我有要事得出門一趟,在房子修好前,看你是要住旅館還是怎樣都隨便你』是什麼意思啊!?我身上哪有住旅館過活的錢啊!來到這所學院後真的是鳥事一堆耶!?」
  葛倫只能氣得牙癢癢的……
  「不過呢,下半年我就可以開始過夢想的生活了……咯咯咯……」
  葛倫露出得意的竊笑,從懷裡掏出石盤形的魔導演算器。
  「其實……我從很久以前就開始佈局的『Project:G』終於發動了!如果這個計劃可以成功,我……我就……!」
  葛倫控制不住內心的激動,站起來仰天長嘯。
  「我就可以不用工作也能照領薪水了────────────!」
  可怕的計畫──『Project:G』。
  葛倫過去曾拿瑟莉卡的錢向某個魔術工房悄悄購入人稱『複製人形』的魔導人形。讓人形變身成葛倫的模樣,再把葛倫的行動模式安裝到它身上,要它代替葛倫去上課,自己則無所事事地混水摸魚──『Project:G』對葛倫而言,就是這種美得像在做夢的計畫。
  和克服艱難進而成長茁壯的學生相反,葛倫一點長進也沒有。
  「咯咯咯……我辛辛苦苦將自己的行動模式編寫成魔導程式,再一一安裝到那個『魔導人形』上,如今終於有回報了……!」
  話雖如此,葛倫也不放心馬上就把上課的工作交給『複製人形』。
  所以他指派正在進行測試的『複製人形』參加在學院競技場召開的緊急全校集會,確認運作是否正常。
  假如本次測試能順利通過,葛倫就能朝『不用工作也能領薪水』的夢想邁進一大步了。
  「在上一回的戰鬥中……學生們以身作則,告訴我何謂挑戰艱困未來的堅強。所以我也不能輕言放棄,要繼續追尋『夢想』……為了光輝的未來!」
  和克服艱難進而成長茁壯的學生相反,葛倫一點長進也沒有。
  「好,來看看現在會場的情況如何吧……?」
  葛倫熟稔地操作手上的魔導演算器。
  用手指在盤面上頭畫出幾個盧恩符文後,一串光之文字浮現在表面上。
  變身成葛倫的『複製人形』目前應該正在大講堂待機,葛倫剛才啟動的機能,用途是播放它身上的魔導感測器所捕捉到的影像與聲音。
  令咒啟動後,裝設在石盤上方的結晶部分淡淡地發出光芒,在結晶上面的空間投射出四邊形畫面。
  畫面裡呈現出的景象,是目前正召開緊急全校會議的學院競技場。
  寬敞的競技場裡擠滿學院的學生……從投射的畫面,可以看到有名男子站在深處的講台上。
  「噢?這就是我的替身葛倫人形現在所看到的景象嗎……嗯?」
  葛倫目不轉睛地盯著畫面中站在講台上的男子。
  「……咦?這傢伙是誰啊?……學院有這號人物嗎?」
  當葛倫對這名陌生男子產生疑惑的時候──
  男子突然當著全校師生的面,宣布了一件驚天動地的大消息。
  『事出突然──各位同學的學院長里克‧沃肯在昨天遭到撤職。』
  「……什麼?」
  『從今天起,本人瑪契席姆‧帝拉諾就是這所學院的學院長。請各位同學謹記在心。』
  有好一段時間。
  葛倫完全無法理解那句話的意思,只是茫然地杵在原地──
  「有沒有搞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腦袋反應過來的瞬間,一陣錯愕的喊叫聲衝向雲霄。
  畫面中的學生無不為這樁唐突的人事感到迷惘與困惑。

  ──又有一波新的風暴將為學院帶來滿城風雨了。

  第一章 錯綜的思緒


  把時間稍微往回推,在葛倫大吃一驚以前──
  「話說回來,在這個時間點召開集會……真的很唐突對吧?」
  悶得發慌的西絲蒂娜向站在右手邊的魯米亞竊竊私語。
  這裡是學院競技場。
  由於競技場設置在本館校舍東南方的遠處,僥倖逃過了戰火摧殘,所有魔術學院的學生目前全都來到這裡集合,並以學年和班級為單位排成隊伍。
  今早臨時宣布要召開緊急全校會議時,就是指定這裡做為會場。
  「對啊。明明現在正忙著準備上學期期末測驗呢……召集學生不知道要做什麼?」
  同樣不知道如何打發這段等待時間的魯米亞,也附和西絲蒂娜的說法。
  「欸,魯米亞、西絲蒂娜……我們還要呆站多久?」
  和平常一樣看似沒睡飽又面無表情的梨潔兒,也語帶不滿地發牢騷。
  「這裡好無聊……我想回去了。」
  「啊、啊哈哈……再努力撐一下,梨潔兒。等一下我買草莓塔請妳吃。」
  魯米亞設法安撫發著牢騷的梨潔兒,面露苦笑。
  不管是在哪個時代和世代,集會開始前的枯等時間都無聊得令人覺得詭異。
  西絲蒂娜突然轉頭東張西望,只見……
  「說真的,今天這場集會到底是有什麼目的啊!?」
  「嗯、嗯……只聽說有重大的事情要發表……真令人好奇……」
  「該不會是要取消上學期期末測驗吧!?畢竟才剛發生那麼嚴重的事件嘛!?」
  「哼,那怎麼可能。」
  「唉……卡修同學你們還真的很可悲耶。」
  班上的同學……卡修、琳恩、泰瑞莎、瑟西魯、溫蒂、基伯爾等人也針對這場謎之緊急全校集會做出諸多揣測,無視場合高談闊論。
  「差不多該提醒他們收斂一點了吧?」當西絲蒂娜打算這麼做的時候──
  魯米亞突然戳了戳西絲蒂娜的側腹。
  「怎麼了?魯米亞。有什麼奇怪的事情嗎?」
  「嗯,也有可能是我多心了……總之……妳看一下那裡。」
  滿臉困惑的魯米亞輕輕地指了遠方。
  只見葛倫和其他講師一起站在會場牆邊。
  「妳看葛倫老師……不覺得……他看起來好像怪怪的嗎?」
  「咦?」
  皺巴巴的襯衫和長褲,馬尾……完全就是葛倫的招牌模樣。
  不過有些奇怪的地方是,葛倫的臉上沒什麼表情,而且抬頭挺胸,雙手貼著大腿、腳跟併攏地立正站好……感覺就像人形一樣。
  「老師早上時還滿正常的,現在動作和表情卻僵硬得有點不太自然……?」
  「嗯~?有什麼關係嗎?偶爾像那樣安分一點也好,不然只會製造麻煩。」
  當魯米亞和西絲蒂娜交頭接耳地討論葛倫時──
  台上終於有了動靜,連帶地會場陷入一陣譁然。
  一名男子走上舞台,慢條斯理地往舞台中央移動。
  「啊,集會好像要開始了。」
  男子在眾人注目下,從容不迫地在位於舞台中央的講台前站定。
  他是個快步入老年的男子。經過仔細修整的滿口鬍子,和使用造型用品梳理過的頭髮令人留下深刻印象。脖子上繫著雅致的領巾,身穿高級套裝搭配時髦的大衣,說是上流階級的紳士也不為過。
  不過他那細長的眼睛有著冷漠銳利的眼神,而且眉心爬滿了皺紋,給人一種神經質且難以相處的印象。
  (咦?沒看過這個人耶。他到底是誰呢?……學院的相關人士?)
  西絲蒂娜目不轉睛地觀察著男子思忖。
  四周的學生似乎也對這名陌生男子的登場感到意外,騷亂彷彿漣漪似地在台下的學生之間蔓延開來,並且逐漸變得強烈。
  (話說回來……里克學院長呢?這種集會一般而言都是由學院長第一個上台致詞……他今天請假嗎?)
  當西絲蒂娜想著這件事時……
  「各位安靜。」
  站在台上的男子開口宣布了令人震撼的消息:
  「事出突然──各位同學的學院長里克‧沃肯在昨天遭到撤職。」
  瞬間,連細微的騷動也完全滅絕了。
  「從今天起,本人瑪契席姆‧帝拉諾就是這所學院的學院長。請各位同學謹記在心。」
  靜寂、靜寂、靜寂……
  整個會場被沉重的靜寂籠罩……半晌後。
  「什麼────────!?怎麼回事!?也太突兀了吧!?」
  「騙、騙人的吧!?為什麼里克學院長會突然被撤職──!?」
  爆炸性的混亂與動搖在會場內急速擴散。
  新上任的學院長──瑪契席姆只是鬱悶地眺望著台下吵鬧得不可開交的學生。
  「通通住嘴──!」
  不久,他厲聲大喝讓學生安靜了下來。
  瑪契席姆環視再次鴉雀無聲的會場,以不由分說的口吻說道:
  「我告訴你們一件事吧。聽清楚了。當年阿莉希雅三世女王陛下創立了這所偉大的學院,而它之所以會在上一回的災難中受到如此嚴重的破壞……追根究柢,只能怪你們太過無能。是你們的怠惰和軟弱招致今天這種下場。」
  瑪契席姆這番毫無體恤之意的批評,讓學生心中的不滿逐漸升溫。
  「如果一開始就由本人擔任學院長的話,這所學院也不會任那些卑賤的恐怖分子隨心所欲地蹂躪了……也罷,反正事情都過去了,多說無益。」
  瑪契席姆不屑似地瞥了眼神中帶有不滿的學生們一眼後做出宣言:
  「再重申一次,本學院已改由本人擔任新的學院長。坦白說,這所學院食古不化,早已不符合當今時代的需求。本人成為學院長後,將針對這個化石般的學院體制,推動全面性的改革。」
  瑪契席姆無視開始騷動的學生,熱血沸騰又滔滔不絕地暢談自身的理想。
  那個表情彷彿在說,他相信自己才是絕對正確的。
  「像你們這種心智還不成熟的兔崽子,根本不需要什麼自主性和魔術師的智慧。你們需要的,是碰上狀況時可以為國奉獻的穩定『戰鬥能力』……也就是魔術師的本質。
  你們還只是學生,追求魔術師本質以外的東西只是浪費力氣,而且一點意義也沒有。
  所以,我在此向各位同學保證……我會把這裡改造成可以幫助學生更有效率、並且紮實地培養魔術師實力的理想學院。首先呢──」
  瑪契席姆針對魔術學院的改革侃侃而談──然而,那個內容只能說是荒謬。
  總而言之……他打算把學院的教育方針徹底轉換成武力至上主義,凡是對魔術師的武力沒有助益的魔術、課程、研究,通通都要廢止。
  理所當然的,自然理學、魔術史學、魔導地質學、占星術學、數秘術、魔術法學、魔導考古學……等諸如此類和魔術師的武力沒有直接關聯的課程和研究,現在都成了『清算』的頭號對象,專攻那些領域的講師、教授和學生無不傷透腦筋。
  相對的,和武力有直接關聯的魔導戰術論和魔術戰教練等教育課程,則獲得大幅強化。
  此外,瑪契席姆還打算招聘帝國軍派遣的戰術訓練教官擔任講師,為學院的教育課程新增『軍事訓練』這門科目,以備戰時所需。
  最過分的是,瑪契席姆要在每一個年級成立『模範班級』,讓自己私塾的學生進來就讀並獲得特權身分;至於原本學院的學生,則必須以『模範班級』做為自身的目標與規範,強制全面服從。
  完全是打著改革的大旗、從根本破壞魔術學院的暴行。
  「──以上就是改革的內容。我確信這場學院改革,將使我們成為幫助帝國更進一步飛躍發展的根基。雖然改革在下一學期才會正式施行,可是期盼各位同學,務必全心支持這場改革──」
  然而──台下學生的反應固然來得唐突,卻也理所當然。
  「那是怎樣!?不要鬧了────────!」
  「少自作主張了,你這混蛋啊啊啊啊啊啊啊──!」
  會場內爆發了彷彿快天翻地覆的大騷動。
  也難怪學生和教師在回過神的當下就立刻發出憤怒的咆哮了。
  而就在全場無比混亂的情況下,集會進入了針對這場重大發表的問答時間──
  「我不能接受。」
  學生會長莉婕‧費爾瑪起身發言。平常文靜又聰明伶俐的她,臉上流露出隱藏不住的怒火。
  「……瑪契席姆學院長。你有什麼權限可以做出這種形同從根本破壞這所學院的事情?這種暴行真的可以被允許嗎?」
  「妳就是傳聞的學生會長莉婕‧費爾瑪對吧?哼,醜話先說在前,現在的理事會全力支持我的政策。就算自以為運籌帷幄的妳提出彈劾,我也不痛不癢。」
  「……!」
  「你們就趁早做好覺悟吧。為了幫助學生發展自主性而成立的學生會執行部……只要有我當學院長的一天,就不需要這種組織。我大可現在就命令你們解散。」
  莉婕眼鏡底下的銳利眼神射向瑪契席姆,可是瑪契席姆似乎篤定自己占有壓倒性優勢,絲毫沒把她放在眼底。
  「等、等一下!瑪契席姆學院長!」
  學院的法醫師瑟希莉亞也接著一臉悲壯地舉手發言。
  「剛才學院長所點名的清算對象裡,也囊括了許多跟『法醫術』相關的研究……請您下決定前務必再三考慮!為了在將來創設一般市民也能接受到法醫治療的法醫院制度,法醫術與相關的法律研究非常重要……」
  「那可不行。在支援效率性的軍事活動層面上,現代的法醫術有哪些技術是不可或缺的,已經都確立了。既然如此,繼續投資預算下去,豈不是浪費金錢又沒有意義?」
  瑪契席姆毫不留情地拒絕了瑟希莉亞的懇求。
  「怎、怎麼這樣……」
  瑟希莉亞的精神受到嚴重打擊,當場癱坐在地。
  雖然學生和講師們也分別提出各種反對意見,可是瑪契席姆完全充耳不聞。看來瑪契席姆似乎鐵了心,無論如何一定要推動他所構思的革命。
  追根究柢,反彈的學生和講師一心只顧保護自己的立場與權利,沒有團結起來對抗新學院長的意識,只是一群形同散沙的烏合之眾。
  「迦里歐斯老師!?你怎麼只想保護自己的研究室而已!?」
  「妳是什麼意思啊!?妳專攻的領域已經確定能享受到優渥待遇了,不是嗎!?少多管閒事!」
  「哪有,我只是──」
  不僅如此,他們甚至還互扯後腿。
  看在瑪契席姆這等弄權之人眼中,這種情況正中他下懷。
  (唔,要操控這所學院果然不費吹灰之力……根本不是我的對手……)
  面對毫無秩序可言的集會場,瑪契席姆得意地露出了竊笑。
  同時,在這失序的會場一角──
  「……西、西絲蒂……妳還好嗎……?」
  魯米亞出言關心身旁鐵青著臉一語不發的西絲蒂娜。
  「……怎麼會有這種事……」
  五官端正的西絲蒂娜整張臉扭曲成一團,眼看就快哭出來了。
  西絲蒂娜將來有志投入的魔導考古學,不意外地也被瑪契席姆列為清算目標之一……被認定是沒有用處和意義的東西。
  換句話說,她的夢想就在剛才被徹底粉碎了。
  「今後……我們到底會變成怎樣啊……?」
  西絲蒂娜緊緊閉上雙眼,用力握住顫抖的拳頭……就在這時──

  『給我慢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會場充斥著混亂與喧囂,然而一道彷彿暴風般的大喊忽然響起,一瞬之間就吹散了場內的烏雲。
  而且那道聲音的主人英勇地跳上了舞台(雖然那個動作有些僵硬奇妙),一口氣成為場上最受矚目的焦點。
  那名人物的身分──完全不出其他人所料。
  哪怕情況再怎麼絕望,那名人物還是讓所有人悄悄懷抱著『我相信那傢伙一定會挺身而出』的一絲期待。
  在先前的大戰中,勇闖天空的《炎之船》,擊敗了最強最可怕的魔人──這所學院的頭號英雄人物,他就是──
  「「「「葛、葛倫老師──!?」」」」
  『哼!我是不知道你是什麼人物啦!別以為你能在我們的學院為所欲為,聽見了嗎?你這禿驢────────────!』
  沒錯,他就是葛倫‧雷達斯──

  另一方面──在中庭。
  「──呃,喂────!?那個白痴人形到底在搞什麼鬼啊!?」
  葛倫驚慌失措地瞪大眼睛死盯著投射影像不放。
  「我承認那傢伙確實超級令人火大,讓我超想像那樣當著所有人的面公然給他難看!想歸想,可是不能實際採取行動吧!?那傢伙可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而,不管遠在另一頭的葛倫再怎麼大呼小叫也無濟於事。
  只見葛倫(複製人形)以僵硬的動作走到瑪契席姆面前,「咚!」的一聲抬起一隻腳踩在講台上,並把臉貼近瑪契席姆,面無表情地朝他恐嚇:
  『有沒有搞錯啊?改革是為了更有效率地培養人才?在那之前必須清算?噗,我聽你在放屁!不用想也知道你的智障改革只會大量製造出一堆垃圾蠢材啦──!你會因為犯下害帝國蒙受重大損失的叛國罪而被判處死刑,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搭配面無表情的模樣而使嘲諷度提升了三倍的笑聲,響徹了鴉雀無聲的會場。
  「什……你、你這傢伙……!?」
  『還有,什麼模範班級啊?你腦筋燒壞了不成?接受過本葛倫‧雷達斯超級老師大神指導的傢伙們,比被你這個搞錯教育方式的笨蛋教過的可憐蟲,更有才能好幾億萬倍!Do you understand?』
  瑪契席姆似乎完全沒想到會有人像這樣跳出來指著他的鼻子破口大罵,還徹底否定他的改革,整個人呆若木雞一動也不動。
  『總而言之,我才不承認你這老頭是學院長!不,我敢斷言,這裡沒有人會承認你是學院長!快點滾回家吸媽媽的奶吧,死禿驢!』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學生們支持不畏強權勇敢叫囂的葛倫(人形),用猛烈的歡呼表示力挺。
  「幹得好啊,葛倫老師──!再多罵一點啦────────────────!」
  「不愧是老師!可以滿不在乎地幹出我們不敢做的事情──!」
  「老師就是這個地方教人陶醉和崇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改先前沉悶而凝重的氣氛,無論是支持葛倫的人還是否定葛倫的人,面對瑪契席姆這個共同的敵人,此時全都團結一心,士氣大振。
  不是為了貪圖權益,也不是為了明哲保身。
  葛倫(人形)那義無反顧、全力衝撞威權的批判,打動了所有人的靈魂。
  『吶,我說學院長(笑)先生啊!要不要像個魔術師一樣和我決鬥,再依照結果來決定要不要對學院進行改革啊!?』
  「「「「老師超帥氣的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喂,不要想逃避喔!學院長!?」
  「沒錯!以魔術師的身分,和葛倫老師堂堂正正對決吧──!」
  「「「「嗚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住、住口,不要再搧風點火了────────!?這樣我在這所學院會失去立足之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另一方面,葛倫則是緊盯著投射畫面含淚大叫。
  「可惡────!都怪我貿然把自己的人格資料輸入進去,現在自食惡果了────!依我的個性是一定會提出決鬥的,而且早有前科了嘛!?好吧!緊急停止的令咒是什麼來著!?我記得好、好好好、好像是這樣──!?」
  葛倫在魔導演算器的表面寫下潦草的文字──

  「嗚……決鬥……!?你、你知道嗎!?就算你一個人反抗也沒有用的喔……!?」
  即便是瑪契席姆,也因被葛倫(人形)所挑起的這股強大反抗氣氛所震懾,滿頭大汗地拚命反駁。不管是再怎麼有膽的人,面對數量如此龐大又團結一心的敵人,不可能不會害怕。
  「告訴你,我的靠山完全把持住這所學院的理事會了!這所學院的權力早已落入我的手中!就算你……嗯?」
  瑪契席姆發現葛倫(人形)冷不防停止了動作。
  因為他面無表情又突然僵硬不動,感覺格外可怕。
  「什、什麼事……?你到底怎麼了……?」
  就這樣暫停了數秒鐘後。
  突然,葛倫(人形)又面無表情不自然地動了起來。
  只見葛倫(人形)以極為生硬的動作伸長了手……一把抓住瑪契席姆的腦袋……然後整隻手垂直往上抬。
  啵。
  瞬間,有個東西從瑪契席姆的頭頂上被拔掉了。
  「「「「…………啊。」」」」
  在場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張大了嘴巴。
  「……咦?」
  瑪契席姆戰戰兢兢地摸了自己的腦袋。
  光滑的觸感傳到手掌心。
  只見面無表情舉高了手臂的葛倫(人形),毫不留情地……將瑪契席姆所戴的假髮牢牢抓在手中──

 


 

《不正經的魔術講師與禁忌教典11》明天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ongliNV 的頭像
TongliNV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我這個人很簡單,有比西絲蒂娜更不坦率的伊芙就給讚
  • 讚好讚滿!

    TongliNV 於 2018/08/20 14:0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