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格紋.jpg

小編遲到啦!!!

今天獻給大家的新書試閱是本日上市的《失格紋的最強賢者~世界最強的賢者為了變得更強而轉生了~1》!!!!

小編在看稿的時候真的好羨慕有外掛能力的主角啊。・゚・(つд`゚)・゚・

做什麼都可以隨心所欲的感覺真的很棒

可以的話希望可以有個第五紋

讓全世界的編輯們可以開外掛看稿d(`・∀・)b

 

以下就是試閱內容~


 

序章

  「二十七秒四十二──完全不行。」
  我,蓋亞斯,感到失望的同時這麼抱怨。
  毀滅了三個國家、號稱世界最強的龍──『滅神巨龍』的屍體倒在我面前。
  即使因燒焦、被碾碎而看不出原形,目前的高度至少也有二十公尺。所以要說「倒下」,或許有點太大了。
  至於二十七秒四十二,是打倒牠的時間。
  ──太慢了。
  根據傳言,在比天空還高、被學者稱之為『宇宙』的領域,還有不少遠超過這傢伙的魔物。
  而且不只強上二、三倍。光是體力和防禦力就多了數百倍,論及攻擊力的話,據說比牠還要強了不只幾千倍。相差太過懸殊了。連這種程度的魔物都要花二十七秒才能幹掉,其他就更不用說了。
  照我的實力,哪怕永遠持續鍛鍊,大概也贏不了宇宙的魔物。
  
  主要原因有二。其中之一是我持有的『紋章』。
  所謂『紋章』,是與生俱來決定持有者魔法性質的最重要因素。依照機能不同分成四類。
  
  其中的『第一紋』正是我持有的紋章,也是最弱的紋章。
  至於為什麼最弱──因為成長空間太小了。在八歲之前,『第一紋』確實是最強的紋章,但隨著年齡增長,差距會愈發顯著,成人時期將與其他紋章產生極大的差距。
  要說有多嚴重,名門學府自不必說,連中等魔法學校也會在申請入學時附帶『第一紋除外』的條件。第一紋總是被拒之門外。連考試資格都沒有。
  
  即使如此,現在的我也得到了世界最強魔法使的稱號。好像還被稱為『賢者』或『戰神』之類的。
  憑著最弱的紋章堅持走到了這一步,讓我還以為自己擁有無限的可能性。
  就算從某一天起魔力就不再增加了,我也認為還有方法。
  可惜,現實是殘酷的。
  要想獲得超越現在的我的戰鬥力,確實有很多方法。
  然而,那些方法只適用於第一紋『以外』的紋章。
  
  我的紋章已經沒有發展空間了。
  自從成長停止,我花了兩百年才理解這一點。
  
  之後,我開始研究如何『改變天生擁有的紋章』。
  這個研究比魔法戰鬥簡單許多。
  因為既不需要預測敵人,也不需要規劃戰術應付各種狀況。
  所以,這個研究是我歷來耗時最短的挑戰。
  
  『不可能改變天生擁有的紋章。』
  
  我只花了短短兩天又兩個小時就證明了這個事實。
  只花了這麼短的時間,就證明了自己已經沒有成長空間這件事。
  
  雖然抱著半放棄的心態,但是進行今天的討伐時,我內心仍有一絲期待。
  我故意將三百年前封印的魔物解放出來,嘗試與之交戰。
  什麼也沒發生。的確是打倒了牠,可是抓不到解決問題的線索,這樣根本沒有意義。
  
  ──不過,還不到放棄的時候。
  人的紋章在生下來的時候就已經決定了,不可能在出生後改變。
  這個事實已經證明過了。
  那麼,重新出生不就好了?
  
  重生的魔術老早就完成了。
  能夠帶去來生的只有記憶,而且無法指定來生想要哪一種紋章,是這個魔術的美中不足之處,但只要有記憶就夠了。
  在來生重新鍛鍊力量就好。如果還是帶著第一紋出生的話,就再使用相同的魔術。
  我花了不到兩秒鐘就做出這個決定。
  
  用初級魔術向少數幾個熟人發出了大意為『轉生去了。請不要找我。』的信件後,我馬上啟動了轉生用的魔術。
  我毫不猶豫地投身於奪取自己性命的魔法。
  但願下次能得到第一紋以外的紋章。
  
  ……順帶一提,我無法變強的另一個原因,是因為沒有能共同戰鬥的夥伴,所以無法使用集團戰術。
  簡單來說,我沒有朋友。

第一章

  我在一張硬床上醒了過來。感覺記憶有點缺陷,不過意識很清晰。
  轉生大致上算是成功了吧。
  察覺到這點的我從床上跳下來,第一件事是看向自己的左腕。
  「──好!成功啦!」
  左腕上並不是我熟悉的第一紋,而是第四紋。
  是近距離作戰特化型的紋章。就我所知,是最適合單獨進行魔法戰鬥的紋章。
  
  明明老大不小了還忍不住大聲叫喊。因為現世記憶和前世記憶混合,所以感覺變年輕了嗎?
  不,正確來說是被前世影響了。我是回想起了記憶,並不是占據了別人的身體,所以年齡是六歲。
  還是別被前世牽著走、擺出一副老氣橫秋的態度了。我也不是那種性格。
  現在的我已不再是被稱為賢者時的自己了。請容我重新自我介紹。
  
  我叫馬丁亞斯‧希爾德海默。今年六歲。
  是希爾德斯海默騎士爵家的……
  
  說著說著,雞皮疙瘩都冒出來了。還是別勉強了。重來吧。
  
  在現世,我的名字是馬丁亞斯‧希爾德海默。
  如同我的姓氏所表示的──我是希爾德海默騎士爵家的三男。
  我沒有聽說過『※準男爵』一詞,根據我在現世得到的少數情報,似乎是某種類似世襲制公務員的職位,負責統治這個地區。另有『領主』、『地主』等稱呼。記得是叫作貴族制。(編註:即騎士爵,又稱從男爵,地位在男爵之下、騎士之上。)
  雖然準男爵是倒數第二的階級,但也算是這個領地的管理者。從國家全體來看,大約處於上級下位到上級中位之間。
  ──理應如此。
  
  「這個世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對擁有前世記憶的我來說,現世的光景令我難以置信。
  我沒看到任何在前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魔道具。
  既沒有飛行型農業人造妖精,也沒有料理用分子運動加速裝置或建築用魔導重機。
  我疑惑這些人到底是怎麼生存的,原來是靠領民的人力來耕種、培育農作物過活。其中還包含了管理這塊領地的希爾德海默家家主──也就是我父親。
  這在魔導曆12700年代是讓人完全無法相信的場景。
  在我轉生期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算了,抱怨現在的環境也於事無補。
  幸虧前世的記憶甦醒後,我仍保有現世的記憶,而前世也曾在連建築物都沒有的森林,體驗過以年為單位的野外求生。
  要適應這個環境應該不難。
  
  首先要收集情報。
  之前的我沒怎麼在用功學習。既沒有巡視過領地,也沒看過父親書房裡的書,就這麼悠悠哉哉地過日子。
  但前世的我也是比起學習更喜歡實戰,實在不好批評現世的自己。

  「嗨,馬丁。你來書房有什麼事?」
  
  長男雷克向前往書房的我搭話。
  雷克是兩個哥哥裡比較認真的那個。今年十五歲。
  他擁有第二紋。那是擅長放出中距離魔法,是集團戰不可或缺的紋章。
  目前沒有接受魔法訓練。一旦經過鍛鍊,魔法威力就能無止境地成長。好好栽培應該能成為不錯的魔法使。
  
  「我想看看書。」
  
  我用一如往常的語氣回答哥哥的問題。要是語氣突然改變,他應該會很吃驚吧。
  
  「書啊。對你來說可能還太難了……你想看什麼書?」
  「戰鬥的書,還有魔法的書。」
  
  一開始要調查的,除了這兩方面不作他想。
  儘管我對「轉生期間發生了什麼事」這方面的歷史書籍也很感興趣,不過那等之後再說。
  在我不知道的時候,說不定開發出了新戰術或新魔法呢?
  可是,一聽到魔法,雷克哥哥的表情就變得有點微妙。
  但他很快恢復了和顏悅色的表情,開口說道:
  
  「那我唸戰鬥的書給你聽吧。」
  
  看來魔法被略過了。
  我很感謝他的好意,可是我自己也看得懂。
  
  「不用,我自己……」
  
  說著,我推開了書房的門。
  在裡面看了一圈,尋找和戰鬥、魔法有關的書──
  
  「……上面寫什麼?」
  
  書房的收藏不算多,但多少有些書。
  問題在於書脊的標題。
  我看不懂。
  在長達數百年踏遍世界各國並一路戰鬥過來的過程中,我不知不覺精通了二十七種語言,但這裡藏書書脊的語言,並不像其中任何一種。
  假如能使用翻譯魔法的話,我大概就看得懂了,但翻譯魔法需要比較大量的魔力與處理能力。現在的我還無法使用。
  空有知識卻沒有付諸實行的能量。
  
  「哈哈。我就知道會這樣。我唸這個給你聽吧。」
  
  語畢,雷克哥哥從父親的書架上拿出一本書。
  那本書是英雄故事,內容描寫很多能獨自毀滅一個國家的怪物陸續出現,而主人公將之逐一打倒。
  真教人羨慕。在前世也有那種魔物,但我只遇過一隻。
  能分我一半就好了。
  
  唉,現實根本不可能有這種好事。這本小說是虛構的,對瞭解這世界的狀況沒有絲毫幫助。
  不過,藉由將雷克哥哥所說的內容與書中文字作比對後,我多少能理解一些文字了。這點必須感謝他。
  但若想要看懂戰術書,似乎還得花上一段時間,我決定暫且將之擱置。
  將魔力鍛鍊到足以發動翻譯魔法,這樣或許比較快。
  順帶一提,對話時使用的語言和前世相同,所以大部分的語言都能馬上理解。
  雖然聽到幾個比如「失格紋」,這種無法理解的單字。
  
  ◇
  
  唸完故事給弟弟聽後,雷克哥哥就回去他的田地耕作了。
  在這個村子,只要過了十一歲就會分到一塊田地,得負起責任耕種。
  按照這個規矩,兩個哥哥都擁有了田地。
  然而,我的情況跟他們不太一樣。
  目前由於年齡的關係沒有田地,但年滿十一歲後,我也很有可能不會獲得田地。
  
  表面的原因是土地不夠。
  村子的田地確實有點短缺。如果是這個理由也不是不能接受。
  但是,從村民到雙親,還有雷克以外的另一個哥哥‧比夫格爾的態度來看,箇中原因並不單純。
  雙親看我的目光總是充滿憐憫,比夫格爾則是擺明一副瞧不起人的態度。
  看樣子,這些都和「失格紋」有關,但哥哥和雙親都不肯告訴我詳細情況,至於比夫格爾,我問都不想去問。就算真的問他,恐怕也得不到什麼正經回答吧。
  
  晚餐前還有不少時間。
  還是先來鍛鍊吧。
  體力與魔力方面,日積月累的努力可是很重要的。
  
  首先,我發動了名為【被動探測】的魔法,作為鍛鍊前的準備。
  這個魔法正如其名,能感知魔道具或生物發出的魔力來調查周遭情況。
  雖然對某些對象沒有效果,可是既不會被敵人察覺,也不必消耗魔力,因此是最常用的一種探測魔法。
  
  說實在的,若是想要提升準確度與範圍,這個魔法會變得非常困難。
  不過現在的我隨隨便便就會死。為了進入森林,這個魔法是必須的。
  因為完全不使用魔力,與其說是魔法,更應該算是一種技術。
  
  探測魔法很快就發動了。因為不必使用魔力,憑現在的身體也可以輕易發動。
  只不過,由於魔法控制力退步不少,出現了很多雜訊,探測範圍亦相當有限。
  
  前世的感知半徑可達數百公里,目前只能暫時忍受一公里左右的範圍了。
  不過,看這一帶的氣息,這種程度足夠避開危險了。
  豈止是魔物,連強一點的動物都幾乎探測不到。
  
  「馬丁亞斯!你這傢伙為什麼跑到外面來了!」
  
  就在我離開家門短短幾百公尺時,有個聲音叫住了興沖沖走向森林的我。
  光聽聲音就知道是誰了。次男‧比夫格爾。
  他好像對我走出家門很有意見。
  
  「不能出去嗎?」
  
  我沒有停下腳步,反而加快了走路速度,並這麼回答。
  現世的記憶全都告訴我──理會這個傢伙只是浪費時間。
  
  「當然不行!」
  
  聽到我的回答,比夫格爾氣得滿臉通紅、大聲斥責我。他的臉紅到連我都開始擔心會不會把血管撐爆。要是爆了就好了。
  
  「為什麼不行?」
  
  我加快步伐反問。
  順便發動了身體強化的魔法。
  雖然是輕度強化,但要快步走路也綽綽有餘了。
  
  「因為你是家族之恥!等我繼承家業,立刻就把你這種失格紋趕出去!」
  
  又是『失格紋』。
  就算用無法理解的字眼貶低我,也不曉得該如何回應。
  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我不曾被比夫格爾以外的人視為家族恥辱──也沒有人警告過我不能出門。
  倒是在家裡的時候,聽過好幾次比夫格爾矯正計畫……看那副德性,結果好像不甚理想啊。
  
  「那個『失格紋』是什麼?」
  「連這種事情都不知道。真受不了失格紋!」
  
  你對六歲的孩子這麼說又能怎樣……
  順帶一提,比夫格爾十四歲。光看十四歲的他對六歲小孩這麼惡言相向,就能理解比夫格爾有多不正常了吧。
  這笨蛋當真以為自己會繼承家業?就算排除了超級大白痴這個條件,你可是次男欸?
  
  「那麼,就讓我這個榮光紋教教你吧。看看你的左手!」
  
  唉,既然你要告訴我,我就姑且聽聽。
  想到這裡,我把視線移到左手。嗯,有第四紋。
  
  「這個怎麼了?」
  「那就是失格紋,證明你是不能好好使用魔法的廢物!而我這個就是被魔法之神選上的證明──榮光紋!」
  
  說著,比夫格爾高舉自己的左手向我展示。
  ……嗚啊。真令人看不下去。拜託你快住手。如果我是家族之恥,這傢伙就是人類之恥,不對,是有機物之恥。
  慘了,光是和這傢伙生為同種族,就讓我有點想死了。乾脆再轉生一次吧?
  
  我忍著頭痛,觀察起比夫格爾的左手。
  他把手背那側轉向我,看來他想炫耀的是紋章。
  我一眼就認出那個紋章是什麼了。
  ──第一紋。唯獨這個我不會搞錯。畢竟那可是在長達好幾百年的時光中看膩了的紋章。
  
  我用充滿憐憫的目光看著比夫格爾。他惱羞成怒地漲紅了臉。
  
  「你那是什麼眼神!瞧不起我嗎!」
  
  不對,是可憐你。
  知道了『失格紋』的意思,也證實與比夫格爾交談完全是浪費時間,姑且也算是收穫吧。
  至於後者,好像在交談前就已經明白了。
  
  「喂!你倒是說話啊!」
  
  這次他又對我默不作聲的樣子感到不爽了。
  他居然舉起手上的木棍開始追趕我。
  藉由正當防衛的名義把他處理掉,才是為了人類的進步著想,可是在還不清楚這個世界對犯罪的定義前,我最好不要輕舉妄動。
  那就逃跑吧。
  我加強了身體強化的魔法,一口氣提升速度。
  儘管只是快步走,但已經超過比夫格爾全力衝刺的速度了。
  
  「可惡,等等!呼、呼……為什麼追不上!」
  
  不就是因為被魔法之神選上的傢伙,無法運用連魔法都不太會用的廢物也會用的身體強化嗎?
  雖然內心這麼想,但我不想白費唇舌,決定直接把比夫格爾甩掉,最後抵達了森林。
  同時,我注意到身體與魔力的負擔比預期來得輕。
  第四紋原本就是適合身體強化的紋章,看來它的效果比我想的還要優秀。
  
  「總之,先來狩獵動物吧。」
  
  從【被動探測】的感應情形可以得知,現代的動物擁有的魔力量雖然不多,但還是有魔力的。
  此外,動物與魔物的魔力有著特殊性質,所以可以打倒牠們並吸收魔力,藉此強化自身。
  若是獵取強大的魔物,成長的速度也會比較快,但風險很大,而且能夠狩獵的數量也變少了,所以這種做法不是很妥當。
  ──順帶一提,其實還可以利用人類魔力來增強自己的魔力,不過這需要施展相當複雜的魔法,效率也很差,使用上有諸多限制。
  雖然是我在前世開發出來的魔法,可是幾乎沒怎麼使用過。
  
  第一個找到的動物是鳥。我不曉得牠的名字,但牠的體型稍微比雞大一點。
  那隻鳥停留的樹枝大約有五公尺高。
  馬上用魔法擊落……雖然很想這麼做,但第四紋的魔法射程很短。
  現在的我,大概連把魔法發射到那個位置都辦不到吧。
  於是,我隱藏自己的氣息,從地上撿起了一塊石頭。
  
  我將身體強化的效果集中在腳部,往前踏出一步。積蓄足夠的勁道後,將強化效果轉移到肩部與手臂,使勁扔了出去。
  這是為了把有限的身體強化力量,以最大限度傳遞到石頭上。
  結果就是以六歲小孩的魔力與體力投出的石頭,其速度飆升到了時速一百幾十公里。
  這麼大的動靜無法徹底隱藏氣息,所以鳥也注意到我投出去的石頭了,只可惜為時已晚。
  臉被石頭直接命中的鳥,咚的一聲墜落在地。
  同時,我感覺自己的體力與魔力都稍微變強了。
  這樣的變化本來靠自己是無法察覺的,可能因為是初次戰鬥,所以成長幅度很大吧。
  
  我撿起掉落的鳥,用魔法切開脖子放血。
  這是貴重的營養來源。遺憾的是,家裡的飯菜份量不足以支撐我身體的成長。
  而且尤其缺乏蛋白質。
  按照我的計畫,每天睡前要用魔法增加肌肉負荷,再以超量恢復的原理增強肌肉力量,要是沒有攝取促進恢復的營養,這麼做只會造成反效果。那樣就傷腦筋了。
  大概是因為食物短缺。把這個帶回家,就能吃得稍微豐盛一點了吧。
  
  我就這樣獵殺了五隻鳥,然後離開了森林。雖然獲得魔力很重要,但也不能濫捕濫殺。
  
  「今天的晚餐真豐盛!有什麼值得慶祝的事嗎?」
  
  晚餐時間。
  面對擺著大量肉類料理的餐桌,父親‧卡斯特不禁發出感嘆。
  晚飯只用了二隻鳥加菜,但對我們五人家族來說,已經算是非常豐盛了。
  
  回想現世的記憶,上次擺出這麼多肉類料理,還是慶祝雷克十五歲生日(這個國家將十五歲視為成年)的時候。
  
  「我記得,今天是馬丁的生日……但也不是為了幫他慶祝才做的吧?」
  
  雷克這麼說道。
  我轉生的時刻是正好滿六歲的今天,所以自然是生日。
  不過,如同我剛才提到的,就算是為了慶祝生日,也只有在雷克成年那時才吃過這麼豐盛的大餐。
  至於其他人的生日,印象中連慶祝都不曾有過。
  
  「沒錯!怎麼可能慶祝這傢伙的生日!這天應該感到悲傷、詛咒命運才對!」
  
  接著雷克的發言,比夫格爾開口嘲諷我。
  
  「比夫格爾,給我住口。」
  
  然後被罵了。
  叫他住口的是父親──卡斯特‧希爾德海默。雖然不知道他正確的年齡,但外表看上去應該是四十五歲左右。
  比夫格爾終究沒膽子反抗家長,乖乖閉上了嘴。
  可是卻因為憤怒變得滿臉通紅……總覺得怒意比白天更強烈。這個自稱被魔法之神選中的傢伙(十四歲),似乎對跑輸連魔法都不太會用的廢物(六歲)感到很不甘心。
  
  「這些肉可是馬丁拿回來的。有意見就別吃。」
  
  母親‧卡蜜拉趁著談話的空檔揭曉答案。
  聽到這話,父親向我問:
  
  「馬丁拿回來的?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很好,該怎麼回答呢?
  坦白承認,可能會造成很多麻煩。
  就算排除這個領地的魔法水準尚未成熟的條件,我的魔法能力也超越了六歲兒童該有的程度。
  最壞的情況是被這個領地綁住。
  
  我遲早會離開希爾德海默領,還打算成為魔法戰鬥師進行活動。
  魔法戰鬥師在這個世界好像改成了「冒險者」之類的稱呼,不過做的事情還是一樣。
  萬一被視為替人跑腿打雜的魔法師,或許會阻礙我實現目標。
  
  「碰巧有鳥撞到樹,就掉下來了。」
  
  仔細思考過後,我決定隱瞞魔法的部分。
  雖說有五隻鳥撞到樹有點不自然,但也不是說不──
  
  「還俐落地割掉脖子、放過血才掉下來嗎?」
  
  結果行不通。當場被母親吐槽了。
  不過,這時候就是要裝傻到底!
  
  「我找到尖尖的石頭,自己放血的。」
  「有五隻?」
  「嗯,五隻。」
  「……的確,如果是被攻擊致死,也沒看到類似的外傷。這種事情雖然罕見,也不是不可能。」
  
  很好,唬弄過去了。
  下次還是事先想好說辭,還有減少攻擊的數量吧。
  但我可沒打算放棄肉食。畢竟攝取營養可是很重要的啊。
  
  「希望不是什麼怪事的預兆就好了……話說回來,馬丁也六歲了啊。」
  「嗯,馬丁今天就六歲了。」
  
  雷克回答了卡斯特的提問。
  
  「那麼,明天開始也教導馬丁劍術吧。何況他將來會離開領地,劍術就更重要了。」
  
  這麼說來,雷克他們接受過父親的劍術訓練。
  訓練是從六歲開始的嗎?還挺「先進」的嘛。
  ──但是,父親的發言有更令我在意的地方。
  關於離開領地這點。
  
  「我要離開領地嗎?」
  
  回過神來,我已經向父親發問了。
  我剛才的掩飾到底是為了什麼啊?
  
  「……這對馬丁來說可能還有點早,不過你畢竟是三男。想留在領地種田也可以,但是學會魔法──不,會劍術的話,就多了一個離開領地的選擇。出去見見世面一定會比較開心的。」
  
  想不到,只要學會劍術就我可以自行離開領地了。
  三男簡直太棒了!三男萬歲!
  
  父親好像提到了魔法……魔法不行嗎?
  順便問問吧。
  
  「魔法不行嗎?」
  「當……當然可以,但我還是覺得劍術比較好!」
  
  嗯──態度很不乾脆啊。我的魔法有什麼問題嗎?
  難道在這個領地,第四紋被當成吊車尾──
  不可能。再怎麼說都不可能。第四紋確實比較難控制,但如果領地的平均年齡只有十歲的話還可以理解,然而希爾德海默領的成人還是比小孩多的。
  
  如果有會被當成吊車尾的紋章,除了第一紋以外不做他想。
  不過,即便是第一紋,依然擁有戰鬥以外的優勢,沒道理被如此輕視……雖然我完全沒把它放在眼裡就是了。
 


 

《失格紋的最強賢者~世界最強的賢者為了變得更強而轉生了~1》本日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ongliNV 的頭像
TongliNV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