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9.jpg   

今天的試閱是《如果有妹妹就好了。9》

 

本作劇情終於在此集進入高潮!!

伊月等人玩的TRPG──庫洛尼卡編年史也迎來最終章h48

這一集又有眾多出版社被點名啦d(`・∀・)b

小編在看的時候都不禁點頭如搗蒜

就不說是對哪個部分了

 

以下就來看看這次的試閱內容吧~


 

雖然這個人漸漸被定位成缺憾系大嬸,可是別忘了她其實是稅理士

 

  

  二月底。

  稅理士大野艾希莉來到了羽島伊月的房間。

  稅理士會在這個時期登門拜訪自僱者,目的當然是為了報稅。

  伊月去年第一次委託艾希莉處理報稅的事宜,結果退稅的金額比他自行報稅時還要高出好幾倍。

  一想到又要被迫一五一十地交代色情遊戲和A片的內容,那種恥辱感讓伊月不免有些猶豫,可是艾希莉的能力是真材實料,所以伊月決定今年也委託她處理報稅。

  「今、今天就麻煩妳了。那個……還請手下留情。」

  「呵呵,放心交給我吧。」

  艾希莉向伊月嫣然一笑後走進了房間。這時──

  

  「啊。喜歡按摩的艾希莉小姐。午安。」

  

  那個聽似笑嘻嘻的聲音夾帶著只有艾希莉才聽得出來的酸意,艾希莉瞬間繃緊了面孔。

  聲音的主人是千尋,她坐在暖爐桌裡面,前面放著裡頭夾有收據和出版社的付款明細表的文件夾。

  「呵、呵呵呵,千尋你好。」

  艾希莉掩飾內心的動搖回以招呼後,千尋又接著開口了:

  「昨晚艾希莉小姐也按摩了嗎?」

  「嗯、嗯嗯……還好啦……」

  發現千尋只是皮笑肉不笑,艾希莉眼神游移不定。

  上禮拜千尋在艾希莉的事務所打掃時,在電視櫃下面發現了粉紅跳蛋,結果艾希莉騙好奇那是什麼東西的千尋說是「按摩機」。因為艾希莉已經另外買了新的跳蛋,所以舊的那個就讓千尋帶回家了。

  「……該不會你已經知道真相了吧?」

  「……」

  被千尋用冰冷的眼神注視,艾希莉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你有拿來試用嗎?」

  「怎、怎麼可能啊!」

  艾希莉吞吞吐吐地問道後,千尋又氣又羞地漲紅了臉,隨後又恢復面無表情說道:

  「……按摩要適可而止喔。」

  「啊,好的……」

  見千尋露骨地表現出鄙視之意,艾希莉冷汗直流。

  「千尋,你一直強調按摩,那是什麼意思啊?」

  伊月百思不解地問道。

  「單純只是我最近迷上了按摩而已啦!伊月,我們來處理報稅作業吧!」

  「喔……」

  伊月露出耿耿於懷的表情向紅著臉強行轉移焦點的艾希莉點點頭。

  

 

  

  由於千尋事先就將收據和付款明細表完成分類,艾希莉這次也沒有為了滿足自己的樂趣而針對色情遊戲的內容刨根問底,所以報稅的作業很快就結束了。

  休息時,艾希莉享用著千尋準備的綠茶和大福表示:

  「今年的報稅應該是沒問題了……明年不曉得該怎麼處理才好呢。」

  「這話怎麼說?」

  伊月疑惑地問。

  「由你的小說改編的動畫七月就要播出了吧?如果收入因此一口氣三級跳的話,或許就會超出目前這種靠收集收據的方式所能應付的範圍了。」

  「呃。不然該怎麼辦……」

  「一般而言會使用平均課稅的方式。」

  「平均課稅……我好像有聽說過。」

  「一般認為這種制度只適合用在收入變動很極端的職業,例如運動選手、漁民、作家、音樂創作者等等。以當年和前兩年的平均所得數字做為課稅基準,藉此壓低所得稅。」

  「唔唔……」

  艾希莉向一臉似懂非懂表情的伊月露出苦笑。

  「總之,如果有某一年收入一口氣暴漲,還是有制度可以應付那個情況。」

  「所以明年我們會改用那個方式報稅嗎?」

  「目前我是有那個打算……不過還有另一種常見的稅金對策可以用。」

  「噢?」

  「那就是法人化……也就是開設公司。」

  「開設公司……?」

  艾希莉輕描淡寫地向目瞪口呆的伊月說明:

  「開設公司,並且把版稅和稿費報成公司的獲利。以個人身分報稅,因為累進課稅的關係,所得愈多稅率愈高。可是法人稅的稅率是一致的,所以一旦收入超過一定程度,以公司獲利的名義報稅就可以壓低稅率。」

  「原來如此……」

  「相對的,要是收入沒有超過一定的程度,所需負擔的稅率比法人稅還低的話,用這個方式報稅反而會讓稅金提高。一來,開設公司程序十分繁複,二來,也不能只在賺得多的時候才法人化,在收入變少的那年就收掉公司。所以除了收入增加的那一年以外,往後幾年也要有很大的機會賺取高額的收益,法人化這個方法才能真正發揮效益。至於要賺多少錢才划算嘛……差不多一千萬日幣左右吧。如果每年都能穩定賺個一千萬,比起只有所得暴增的那年才能使用的平均課稅,法人化更能有效節稅。」

  「每年穩定賺一千萬以上……」

  伊月語塞了。

  動畫即將播出,今年應該可以賺到一千萬日幣吧。問題是明年以後能不能繼續賺這麼多,他自己也說不準。

  當然,如果連每年輕鬆賺到千萬的目標都辦不到,那就更不用提想成為和可兒那由多平起平坐的作家了。真希望自己可以自信地斷言:「我一定可以賺到那麼多錢!立刻開設公司吧!」

  問題是,這個業界不是作者拚命持續寫出好作品,就保證一定能永遠賣座下去。

  讀者的口味會變,作家自身的狀況也會有高低起伏。

  再者近來出現了許多動畫評價和原作銷量脫鉤的案例,有推出動畫後小說本身的買氣卻依然沒受到什麼刺激的作品,也有那種明明動畫的評價馬馬虎虎,可是小說的銷量卻向上衝高的例子,總之市場的動向不是那麼簡單就能預測的。

  「嗯……」

  見伊月舉棋不定,艾希莉以溫和的口氣向他說道:

  「我很清楚作家的未來充滿了不確定性,所以你不需要急著現在給答覆。總之我們等動畫播出前的新書銷售,還有動畫播出後的舊集數再版情況有了具體的數字後,再來從長計議吧。我個人是希望伊月你可以早日成為毫無後顧之憂地法人化的穩定暢銷作家啦。」

  「……好的。我會慎重考慮。」

  伊月一臉嚴肅地點頭答應,艾希莉面露溫柔的微笑。

  「……艾希莉小姐,原來妳不單只是個大白天就在飲酒作樂的按摩愛好者啊。」

  千尋酸溜溜地揶揄了一番後,艾希莉的臉頰流下了一道冷汗。

  

 

青葉時節

 

  

  三月上旬。有一名新人作家和她的責任編輯在GIFT出版社大樓的會議室開會。

  作家的名字叫笠松青葉。

  她以『空之記憶』這部作品奪下了第十五屆GF文庫新人獎的優秀獎,是一名年僅十六歲的少女。目前就讀高中一年級,明年即將升上高二。

  編輯的名字叫山縣綺羅良。

  年齡二十八歲。是個戴眼鏡的嬌小女性,同時也是GF文庫的代表作家可兒那由多的責任編輯。

  青葉和山縣兩人的嘴唇都抿成了一直線,像是在互瞪一樣妳看我我看妳。

  這兩人原本就有一副讓人覺得不是很容易親近的面孔,現在的表情更是加深了那個印象,房間瀰漫著一股沉重又充滿火藥味的氣氛。

  「……我已經說過好幾次了。這部作品需要的不是這種敷衍式的改稿,而是整個重新修正。」

  山縣語帶不耐地嘆著氣說道,青葉的臉色變得愈來愈難看。

  「我也說過好幾次、好幾次了,請妳具體指出到底要改什麼地方,又要怎麼改才可以啊。」

  看到青葉帶著反抗的態度強調「好幾次」,山縣又是嘆氣。

  「所以說,不是具體指出哪個地方必須怎麼改的問題。而是這整部作品充滿了向可兒那由多致敬的味道,希望妳可以想辦法改善。」

  「所以說!我就是不懂那個意思啊!再說,我這部作品跟可兒那由多老師一樣都是依循『貨真價實』的感性寫出來的,氣氛會相似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貨真價實』的感性、嗎……

  山縣把話吞了回去,輕聲嘆息。

  自從山縣擔任青葉的責編,『空之記憶』進入出版前的改稿作業後,今天已經是兩人的第七次開會了,可是卻沒什麼進展可言。

  在GF文庫,哪個編輯負責帶哪個新人基本上是由編輯自告奮勇決定。山縣也是在讀過『空之記憶』的參賽原稿後,自願想帶這名作者的。

  感覺像可兒那由多那樣引人入勝的文章。

  感覺像可兒那由多那樣縝密的劇情。

  感覺像可兒那由多那樣豐富的感性。

  可是所有的一切都明顯不如可兒那由多。

  也正因為如此,山縣才想擔任這名作家的責編,希望透過合作改稿的方式,讓『空之記憶』昇華為更勝可兒那由多的出道作『銀色景色』的傑作。

  雖然山縣抱有這樣的理想……現實卻不盡如人意。

  即使推出目前這個版本的『空之記憶』,也只會如評審海津真騎那和不破春斗在新人獎評選會所做的分析──最後被讀者貼上「可兒那由多的劣化版複製品」的標籤而已。

  可是青葉卻無法理解這點。

  她相信自己的才能,認為自己的作品是跟可兒那由多平分秋色的「真貨」。

  而山縣則沒有用講道理的方式讓青葉理解現實的能耐。

  這是因為可兒那由多的才能一如字面的意思是「難以言喻」的。

  具體而言要怎麼做才能追得上那個難以言喻的真正才能,具體而言青葉又缺乏了什麼,山縣實在無法用明確的言語向她說明。

  也因此,改稿的指示自然變得曖昧不清,也理所當然地無法讓青葉感到信服,導致她只能一再拿出修改文章敘述,或者調整角色設定這種換湯不換藥的修正結果。

  「像這種沒有意義的事情,如果一直持續下去的話……!」

  青葉壓低音量埋怨,恐怕本人自己也沒有發現吧。

  她的語氣聽得出帶著煩躁與焦慮。

  『空之記憶』原本預計三月──也就是這個月的時候正式推出,插畫家和小說封面早就都已經安排妥當,可是礙於改稿進度落後,推遲了上市的時間。

  同期的其他得獎作,相生初的『早上起床後就變成了異世界的魔王,總之先蓋座後宮』已在一月份上市,木曾義弘的『劍聖少女 ─SWORD OF SENGOKU─(獲獎時原名「戰國劍風傳」)』、神坂蒼真的『魔劍大戰』也已在二月份時順利上市,至於柳瀨慎的『給女神來點懲罰!~我會幫妳拯救世界的,總之先把屁股獻出來吧!~』和加茂正的『律師之孽(獲獎時原名「違法審判」)』則確定會在這個月推出。

  第十五屆新人獎的得獎者中,唯獨青葉還在原地踏步。

  山縣也不是不能理解她的焦慮。

  ──這種沒有意義的事情、嗎?

  的確……繼續糾結在改稿這件事情上,或許一點意義也沒有。既然如此……

  「……要照目前的版本出版嗎?」

  山縣淡淡地詢問後,青葉睜大了眼睛。

  「可以……出版嗎?」

  「……如果妳確信這份稿子和可兒老師的作品相比真的毫不遜色,那我們就出版它然後交給市場評斷吧。」

  「……!」

  青葉遲疑了一瞬間,可是旋即擺出強勢的態度一口答應。

  「那當然!我希望立刻出版上市!」

  「……好吧。那接下來就準備送印了。」

  山縣努力壓抑感情點頭說道。依照目前的內容出版,『空之記憶』這部作品和笠松青葉這名作家在市場上會獲得什麼樣的評價,山縣早已心裡有數。儘管這樣的治療手段有些粗暴,可是也只剩這個方法可以幫助青葉理解現實了。

  於是,『空之記憶』決定在四月上市。

和兩名創作者共住的女大學生的煩惱

 

  

  「我回來了…………唉……又來了……」

  三月中旬的某一晚。

  從打工的編輯部回到公寓的京,站在玄關看了屋內的景象後,忍不住嘆氣。

  走廊滿地都是隨手亂丟的衣服和內衣褲,而且整片地板溼答答的。

  她撿起地上的衣物丟進更衣室的洗衣機,拿浴巾擦乾走廊地板。

  走進客廳一瞧,只見全裸的那由多趴在地上。她全身溼漉漉,水漬以她的身體為中心往外圍擴散。

  「啊~京姊~歡迎回來~」

  發現京回來後,那由多用有氣無力的聲音打招呼。

  「歡迎回來~個頭啦。」京露出有些可怕的眼神注視著那由多說道:「我已經提醒妳多少次了,洗完澡出來要把身體擦乾淨才行啊。」

  那由多露出毫無反省之意的迷濛表情,回答開口責備的京:

  「喵~因為人家洗澡洗到頭都昏了嘛~」

  「好了,快點把身體擦乾淨。小心感冒喔。」

  京嘆了口氣,從更衣室拿來新的浴巾後,扶起那由多的身體幫她擦拭溼淋淋的頭髮和身體。

  「喵哈哈。這樣很癢耶京姊。」

  「妳不要亂動啦。」

  京一邊粗魯地幫像貓一樣扭來扭去的那由多擦身體,一邊在心裡嘀咕著:「我到底在做什麼啊……」

  這時──

  「久候多時了,京大人!」

  蠶忽然猛力打開房門,從裡頭的房間走進了客廳。

  她疑似忙著工作,把內褲當面具戴在臉上,從內褲的洞口露出了兩隻眼睛,底下都掛著濃濃的黑眼圈。

  「咦……找我又有什麼事嗎?」

  京語帶警戒地詢問後,蠶興沖沖地點頭。

  「是的!麻煩京大人再當一次模特兒。」

  「不會吧……」

  京皺起了臉。

  蠶正在為羽島伊月的小說『妹妹的一切』繪製漫畫版,由於京的體型接近『妹切』的第一女主角赤月一華,所以每當蠶要畫複雜的姿勢的時候,常常會拜託她當模特兒。

  「……好啦,這次我要擺什麼姿勢?只穿內衣褲?全裸?」

  儘管京一副不情不願的模樣,可是卻完全沒有想要拒絕的意思,蠶向她提出了要求:

  「衣服脫到只剩胸罩。然後……麻煩妳擺出手扶著牆壁胸部貼在牆上,屁股翹高的姿勢。」

  「……像這樣嗎?」

  京動作迅速地脫掉衣服和內褲,全身只留一件胸罩,擺出了蠶所指定的姿勢。

  「接著把右腳抬到比屁股還高的地方。」

  「嗯,知道了。」

  「不愧是京大人!身體好柔軟!」

  「嗚……其、其實這姿勢還挺難受的啦……」

  京的臉上浮現了僵硬的笑容。

  變成大學生以後運動的時間大幅銳減,升上三年級後,甚至連共通科目的體育課都不用上,所以京很清楚地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變得遠比高中時代還要僵硬。

  「請暫時維持這個姿勢不要動喔!」

  蠶趕忙跑回房間拿自動鉛筆和原稿用紙開始素描。

  「喔喔~京姊的姿勢好大膽喔~」

  那由多湊上前來,用讓人覺得渾身不舒服的視線打量著京的身體說道。

  京的臉漲成了火紅色。

  「喂!那由妳不要一直盯著看啦!」

  「嗚嘻~這個角度好猛喔。我可以拍照嗎?」

  「絕對不行!」

  「京大人請不要亂動!」

  「嗚嗚……」

  被眼睛爬滿了血絲的蠶厲聲警告,京都快哭了。

  京維持這個姿勢五分鐘後,持續向上抬高的右腿開始痠痛得不得了。

  「欸,還要維持多久才可以?這個姿勢很累人耶……而且超級丟臉的……」

  「再一下就好!啊,不過我也想嘗試其他角度的構圖,所以麻煩京大人再撐個十五分鐘左右!」

  「咦咦!?

  聽到蠶毫不留情地做出的指示,京全身止不住發抖,放聲悲鳴。

  

 

  

  「呼~……」

  當完了蠶的漫畫模特兒,京便直接進入浴室洗澡。她泡在浴缸裡,長長地吁了一口氣。

  京、那由多和蠶三人開始合租生活已經過了一個月的時間。

  由於三人之前都沒有和人共同生活的經驗,所以一開始還懂得收斂,客廳、廚房、廁所、浴室都保持得十分整潔乾淨,可是等到屋子裡一一擺上家具,慢慢營造出「自家的感覺」之後,那兩人就開始放肆了起來。

  那由多的情況尤其嚴重。

  完全不會做家事,生活作息不規律,常常在伊月房間鬼混到大清早才回來。在室內的時候基本上都是全裸,一回家把衣服脫光後每次都隨手亂丟,洗完澡身體沒擦乾就到處走來走去,上廁所的時候也不會隨手關門等等,有太多行為都是在破壞共同生活的品質。

  蠶之前為了搬出來自己住,似乎練習過家事和料理,雖然能力有達到一般水準,可是雜誌連載的工作十分繁忙,讓她經常無暇顧及家務事。蠶的生活作息比那由多還不規律,甚至有過連續熬夜三天趕稿再一口氣昏睡二十四小時的紀錄,而且經常三更半夜不睡覺,一邊畫漫畫一邊發出怪聲。

  因為室友都是這樣的人,不知不覺間洗衣服、打掃、煮飯、丟垃圾等雜務全部都變成了京一個人的工作。

  其實京原本也並不怎麼擅長做家事和下廚,可是經過這一個月的鍛鍊,等級提升了不少。

  可以肯定的是,以合租生活而言目前這個狀態絕對稱不上良好。

  話雖如此,京也樂於接受這個狀況。

  跟靠自己的能力付房租的那兩個人不一樣,京目前還有賴父母提供生活費,憑自己一個人的能力絕對住不起這麼豪華的公寓。一想到這個,便覺得幫忙做些家事也沒有什麼大不了。

  況且……

  ──我不在的話,那由和蠶一定會感到很困擾。

  自己毫無疑問是被那由多和蠶需要的。

  這兩個具備了出類拔萃才能的天才創作者,如果少了自己這個平凡女大學生,根本沒辦法過正常生活。

  這個事實令京的自卑心理獲得了補償──然而她也對這樣的自己感到嫌惡。

  ──我還真是個討人厭的女孩子呀。好遜。好沒出息。

  一如要洗刷掉那個負面的情緒般,京用雙手掬起熱水,用力潑向自己的臉。


 《如果有妹妹就好了。9》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ongliNV 的頭像
TongliNV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