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靈使.jpg 

《精靈使的劍舞17 魔王都市的女王》試閱熱騰騰出爐~

 

第17集開始正式邁入終章h48

在本集中,愛思特的記憶逐漸復甦,

而眾人來到了魔王之墓,

並且知曉了魔王與其契約精靈的過去

還與聖國經歷了一場激烈熱戰

逐漸明朗的劇情絕對不容錯過zan

在正式上市之前,先來偷窺一下試閱內容吧!


 

  那是留存於〈殲魔聖劍〉中的記憶碎片。
  是被拱為聖女、拯救了世界之少女的末路──
  
  「主……人……?」
  「別露出……那種表情……愛思特。」
  跨越了諸多難關、克服了種種試煉、在血流成河的戰場堆起無數屍山後──
  終於消滅了〈魔王〉的少女,肉體開始變得宛如精靈礦石的結晶一般。
  少女的眼中並沒有浮現驚愕。
  她早就知道了。
  她知道在完成身為聖女的使命後,等待著自己的命運為何。
  她知道最強的聖劍,同時也是會為契約者帶來悲慘死期的一柄魔劍。
  少女神色平靜,像是坦然接受了這一切似地露出微笑。
  「……這不是、妳的……錯……」
  被〈魔王〉噴濺的鮮血染紅的纖細手指,此時正溫柔地輕撫著銀色長髮。
  然而,就連她的手指,也在轉瞬間化為冷硬的精靈礦石──
  「再見了、愛思特……我唯一的、朋友……」
  「……不、可以……主人……艾雷西亞!」
  「……呵呵……妳第一次、叫了我的名字、呢……我好……開心……」
  滿溢而出的淚珠劃過臉頰,隨即轉化為結晶落在脖頸上頭。
  這也是少女自背負了〈聖女〉命運的那天起,首次落下的淚水。
  「愛思特……我……我、呀──」
  她露出了似泣似笑的表情,動起了嘴唇。
  「──其實一點也不想當什麼聖女呢。」
  這就是人稱〈救世聖女〉的少女最後的遺言。
  那是僅對唯一一名摯友吐露的真心吶喊。
  
  ──在這之後,〈殲魔聖劍〉封印了自身的存在。
  為了不讓與受詛咒的魔劍簽訂契約的人再度出現。
  為了不讓自己再次失去重要的人。
  她再也不會對任何人敞開心房。
  她堅定地如此宣誓──

  
  
  「嗯……嗚唔、嗯……」
  神人躺在附有寬敞床幔的床鋪上,神情難過地悶哼著。
  他雙眼微睜,將視線投向窗戶。
  只見天色漸明,朦朧的曙光正照亮鎮外的城牆。
  ……也許是睡得太淺的關係吧,總覺得很久沒像這樣做夢了。
  只是殘留在腦海裡的景象相當模糊,已經記不太清楚夢的內容是什麼──
  (……好像有劍……還有女孩子……感覺是個莫名悲傷的夢境……)
  他暗自這麼嘟嚷後,拿起乾淨的毛巾擦拭滿身大汗。
  接著,他緩緩坐起上半身,脫去充作睡衣的上衣。
  在與雪拉‧卡恩所解放的〈戰略級軍用精靈〉決戰後,如今已過了三天。神人一行人所逗留的要塞都市〈莫爾迪司〉,讓他們每晚都輾轉難眠。
  由於這片土地幾乎沒有水之精靈的存在,是以就算入夜,氣溫也居高不下。
  雖說枕邊姑且放了與琳絲蕾商借、能釋放冷氣的〈精靈礦石〉,但被封在裡頭的冰精靈似乎耐不住沙漠的高溫,早就在不知不覺之間逃了出去。
  神人輕嘆了一口氣,將空空如也的〈精靈礦石〉收到袋子裡頭。
  他換上乾淨的上衣,再次將身子倒向床上。
  (換作以前,不管是身處多麼嚴酷的環境,我都能輕鬆地入眠才對──)
  在以暗殺員的身分受到〈教導院〉圈養的那段期間裡,無論是在潮濕的洞窟還是下著雨的森林之中,他都能不當一回事地倒頭大睡。但如今,他的身體似乎在不知不覺間,適應了在艾雷西亞精靈學院所度過的正常生活。
  「……學院啊。」
  他仰望天花板,低聲呢喃道。
  (……如今已經離那裡有十萬八千里的距離啦。)
  腦海中浮現出來的,並非曾陪他度過漫長光陰的〈教導院〉時代的記憶──
  而是應葛雷沃絲的呼喚,轉入學院之後這幾個月以來的回憶。
  在洞窟與愛思特訂定的契約、與〈史卡雷特隊〉齊心奮戰搶下的〈精靈劍舞祭〉出賽資格,還有在〈浮游島〉與穆亞、蕾奧拉和涅般德‧羅亞展開的死鬥、受露比亞揭發的〈精靈王〉暗殺計畫──
  (沒錯,我們解放了被〈異界黑暗〉汙染的〈精靈王〉──)
  在〈精靈劍舞祭〉過關斬將,得以謁見〈精靈王〉的神人,成功解放了失去理智的〈火之精靈王〉,但其代價卻是失去了蕾斯提亞。
  在那之後,他在遭遇了由前〈十二騎將〉琉璃葉‧李察爾蒂和〈聖國〉樞機卿米蕾妮雅‧桑克圖斯策劃的學院襲擊事件,以及歷經了在勞倫弗洛斯特領地的戰鬥後,雖然取回了蕾斯提亞,但隨即又被捲入奧地西亞帝國爭奪皇位的陰謀之中。如今,他正被帝國追緝。
  (還真像在開玩笑。不過才幾個月而已──)
  在教室上課和去學院都市購物的那段時間,莫名地讓人懷念。
  不曉得烏鴉班教室的同學們、女僕卡蘿和班導芙蕾亞老師是否平安無事?還有,在多拉古尼亞的溪谷和他拔劍相向的葛雷沃絲的現況──
  就在他以莫名清醒的頭腦想著這些事的時候──
  被窩裡傳來了不明動靜。
  「……什麼!?」
  神人慌慌張張地掀開被單後──
  「……早安,神人。」
  「愛、愛思特!?」
  只見縮著身子坐在床上的,是渾身赤裸、只穿了過膝襪的劍精靈。
  她那雙通透的深紫色眸子,正直直地盯著神人瞧。
  「……妳、妳這是怎麼了?」
  神人紅著臉,慌忙將視線從愛思特的裸身上移開。
  愛思特擅自鑽進被窩的舉動……雖然已經算是見怪不怪了,但由於最近受到神人耳提面命,如今頻率已經降到了一週一、兩回的程度了。
  換作是之前,神人此時應該會唸個幾句,並要她變回劍形才是──
  「……」
  「愛思特?」
  但現在的愛思特卻展露出和平時不同的模樣。
  他覺得愛思特雖然看似面無表情,但眸子深處卻似乎正散發著動搖的情緒。
  「發生什麼事了嗎?」
  「我……做了夢。」
  「做夢?」
  神人訝異地回問道。
  「是惡夢嗎?」
  「我不清楚。」
  愛思特面無表情地搖了搖頭。
  「是過去的夢。」
  「……」
  ──過去的夢,指的應該不是與神人相識後發生的事吧。畢竟她可是活了數千年之久的精靈,所謂的「過去」兩字所蘊含之分量,自然不是自己這些區區人類能夠比擬的。
  然而,如今的愛思特已經被本體隔絕,處於失去了絕大部分記憶的狀態。依此看來,她失去的往昔記憶,或許是以做夢的形式重新復甦也說不定──
  「是什麼樣的夢啊?」
  「我不記得了。只知道是非常悲傷的夢。」
  「這樣啊……」
  大概是做了莫名感到不安的夢,才會忍不住鑽到被窩裡吧。
  既然如此,那也不好意思責怪她了──神人聳聳肩,接著忽然想到了一個可能性。
  (我剛剛做的夢……難道是──)
  他將視線落向烙印在右手上的〈精靈刻印〉。
  在很少見的狀況下,精靈使會和契約精靈共享記憶。難道說,神人剛剛所做的夢,就是愛思特的〈本體〉所擁有的記憶嗎──
  (……!?)
  此時大腦深處傳來一道類似痛楚的感覺。雖說一道朦朧的影像隨之在腦中浮現,但他還是想不起那場夢的內容,僅捕捉到了近似悲傷的情感殘片。
  「……神人?」
  愛思特抬眼看著神人,握住了他的指尖。
  神人也輕柔地回握她的手心。
  「我可以……待在這裡嗎?」
  「……哦,好啊,不過、那個……得把衣服好好穿上才行喔。」
  「好的,神人。」
  愛思特在對著紅著臉說話的神人用力點頭後,隨即低喃起由精靈語構成的咒文。
  下一瞬間,愛思特的裸身便被光粒所包覆──
  「這樣可以嗎?」
  轉化為套著一件寬大白襯衫的打扮。
  「……呃!為、為什麼是穿白襯衫啊!?」
  神人紅著臉,以粗魯的口氣吐槽。半裸過膝襪精靈身穿不合身的寬大白襯衫的模樣,就某方面來說比全裸更加煽情。
  「睡覺的時候不該穿著學院的制服。」
  「哎、這樣說也是沒錯……」
  仔細一看,她似乎是以神人的白襯衫作為基準構築出來的。
  ……會不合身也是當然的。
  不過,這樣的打扮──
  看起來就像她的衣服底下沒穿內衣。
  (……嗄!仔細一看,她好像真的沒穿啊!?)
  神人朝著她勾勒出渾圓曲線的臀部瞥了一眼。
  ……這已經不是「看起來」沒穿的程度了,她很明顯是真的沒穿。
  「不對不對,內衣褲也要好好構築出來啦!」
  神人慌張地大喊後──
  「──明白了,我馬上進行構築。」
  一件純白的內褲出現在愛思特的手裡。
  愛思特以手指拉開兩端的布料,慢條斯理地將內褲穿上。
  「真是的……」
  就在神人感到安心之際──
  他聽到一道踩在外頭通路上、逐漸接近的鏗鏘腳步聲。
  那並非克蕾兒等人所穿的學院校鞋,而是鞋底嵌了鐵板的軍靴──是露比亞‧艾爾斯坦因的腳步聲。
  (──為、為什麼露比亞會來啊!?)
  神人焦慮了起來……要是現在的狀況被她撞見,恐怕會招致一連串的誤解。
  「愛思特!劍!快變回劍的外型!」
  「……?神人,那樣的話,我就穿不了內褲了。」
  「就別管內褲了啦!」
  「您是覺得脫掉內褲比較好嗎?」
  「不、不對,我不是那個意思──」
  就在這一瞬間,房門被人用力推開──
  「蓮‧阿休貝爾,要召開緊急作戰會議了。立刻前往大廳……什麼!?」
  露比亞‧艾爾斯坦因維持著開門的動作,僵在原地。
  ……只見在床鋪上的,分別是正在脫去內褲、身上只套了件白襯衫的半裸劍精靈,以及拚了命地抓著她肩膀的神人。
  
      ◇
  
  橫亙在耶魯法斯教國和庫那帝國國境之間的,是廣袤的沙漠地帶。這片地脈已斷絕、不受精靈之力庇佑的大地,被世人以精靈語稱之為〈赤死沙漠〉。
  凶暴的魔獸棲息於沙土之中,而赤紅色的沙暴也終日肆虐著。為此,就連貪婪的教國商人在前往庫那帝國之際,也不得不改道沿海而行。而同樣的,庫那帝國之所以還未能將版圖擴張至大陸中央,也是因為有〈赤死沙漠〉這個巨大的阻礙存在。
  不僅是人類,就連精靈都被拒於千里之外,可謂大陸最遼闊的不毛之地。
  而此時,有兩名旅行者正在這片沙漠中徬徨而行。
  「喂,公主大人啊,真的是在這裡沒錯吧?都繞了好幾天的路了,我可不想橫死在這種地方啊。」
  「根據教團世代相傳的說法,〈魔王之墓〉就位於〈赤死沙漠〉之中。唯有在真正具備資格之人造訪之際,墳墓才會顯現其形──」
  對於出言抱怨的少年,走在後頭的少女這麼回答。
  少女在臉上罩了面紗。她雖在周遭設下了避風的〈加護〉,但在如此激烈的沙暴之中,也只有聊勝於無的功效而已。
  少年的目光變得尖銳起來。
  「身為王族的妳,應該就是那個具有資格之人吧?」
  「……這我不能確定。」
  「啥?什麼意思?」
  「綜觀卡恩王朝的歷史,據說能成功抵達〈魔王之墓〉的人數也是寥寥無幾。至於我是否擁有踏入〈墳墓〉的資格,這點就──」
  「哈,原來是這麼回事啊。不過啊,就算妳沒資格,本大爺肯定備妥了百分之百的資格啦。畢竟就連〈教導院〉的那些臭老頭,都認定我是正統的〈魔王繼承人〉啊。」
  對於一臉不快地如此低喃的少年──
  「你又在說那種話了……」
  〈教國〉的二公主──薩拉蒂雅‧卡恩輕輕地嘆了口氣。
  少年名為吉歐‧因札奇──乃是自詡〈魔王繼承人〉的男性精靈使。
  是將被姊姊打入大牢的自己拯救出來的恩人。
  吉歐有著技壓親衛隊的戰鬥能力,而他驅使無數精靈戰鬥的身姿,確實會讓人聯想起傳說中的〈魔王〉身影。
  (不過──)
  他能夠驅使精靈的能力,其實是拜烙在全身上下的〈咒裝刻印〉所賜。
  就這一點來說,他其實不能被稱為精靈使。
  (對於他將我救出囹圄一事,我確實心懷感激,不過──)
  這個自稱魔王繼承人的妄想自大狂,其目的其實是據傳沉眠在〈墳墓〉裡頭的〈魔王之棺〉。
  根據傳聞,那是能令觸碰之人獲得〈魔王〉力量的傳說級神器。
  他之所以營救薩拉蒂雅,也只是為了利用知曉〈墳墓〉位置的自己罷了。
  (但就利用對方這點來說,我們兩個是半斤八兩……)
  薩拉蒂雅‧卡恩垂下雙眼,在心中如此想道。
  對她來說,〈魔王之棺〉也是非得手不可的東西。
  如今父王遭到暗殺、姊姊也已經死去,能繼承卡恩王朝的只剩她一個人了。
  然而,此時一名自稱魔王轉生者的男子,卻突然出現在莫爾迪司。
  男子不僅阻止了失控的〈戰略級軍用精靈〉,還打倒了雪拉‧卡恩。如今不只是莫爾迪司,據說就連佐哈爾的居民也都欣喜若狂地歡迎著那名男子。
  雖然不清楚男子的真面目,但要是被得知自己身為教國二公主的身分,那名〈魔王〉恐怕就會出手剷除自己這個障礙吧。
  為了坐上王位,薩拉蒂雅‧卡恩必須取得〈魔王之棺〉,令人民知曉自己乃是〈教國〉的正統支配者才行。
  (根據代代相傳的傳說,〈魔王之墓〉有著強大守護者的存在。)
  雖然她本身也是個優秀的精靈使,但對於自身的實力並沒有自信。吉歐雖然是個妄想自大狂,但作為一個護衛應當是十分合適──
  (沒錯,我得在〈魔王之墓〉將棺材弄到手才行……把、棺材──)
  她的眼前忽然一陣搖晃。
  總覺得腦中湧上一股小小的不協調感。
  自己為什麼會想要〈魔王〉的力量──?
  ──剛剛的念頭,真的是出自我自己的想法嗎?
  「嗚……!」
  她抱著頭,就地蹲了下來。就在這個時候──
  「喂,公主大人啊──我有件事想問妳。」
  吉歐‧因札奇壓低了嗓子說道。
  「什、麼事……?」
  「這座沙漠裡頭有精靈嗎?」
  「……什麼?」
  薩拉蒂雅疑惑地偏頭反問。
  「快說。我在問妳這裡有沒有精靈。」
  「不,這裡沒有精靈……理應沒有、才對……」
  「這樣啊。如此一來,那個又是什麼東西?」
  吉歐‧因札奇以焦躁的語氣說著,並指向投射出海市蜃樓的沙漠的另一端。
  薩拉蒂雅愕然地抬高視線。
  只見在瘋狂肆虐的沙暴之中──那個正存在那裡。
  〈──汝,可是具備踏入墳墓資格之人?〉
  只見閃著藍白色光芒的巨人,像是睥睨著兩人似地低頭問道。

 

  重重的軍靴聲在要塞的通道中迴盪著。
  「……我說,剛剛那件事是妳誤會了。」
  露比亞沉默地走在前頭,神人戰戰兢兢地向她攀談。
  「你是在說哪方面的誤會?」
  露比亞停下腳步,回頭問道。她那頭與妹妹相同的紅蓮長髮隨之搖曳。
  「不、就是說,剛才的那件事啦……」
  神人試圖為剛剛在床鋪上發生的事情進行解釋。然而,那違背常識的變態情景,究竟該用什麼說法才能為自己開脫呢──
  ……至於另一個當事人愛思特,也不知是在製造內褲時耗盡了力氣,還是基於怕生的性格不敢與露比亞相見,總之是變回了聖劍的型態。
  這時,露比亞那對紅寶石般的眸子,像是要射穿他一般緊盯著神人──
  「我都明白,你不需要多做辯解。」
  「……這、這樣啊。」
  神人登時放下心來。
  「我也知道你在很多方面具備著〈魔王〉的本質。不過,你居然拿身為伙伴的契約精靈做那種事,這就教人無法恭維了。」
  「所以我就說不是那回事……!」
  神人抱住了頭……果然還是被她徹底誤會了。
  露比亞緊盯著神人的臉孔,開口說道:
  「──蓮‧阿休貝爾,我應該有對你說過,若是無法抵抗〈闇之精靈王〉的力量時,大可使用我的身體吧?」
  「……!?」
  神人回憶起前些日子發生在淨身處的那一幕。
  那時候,她確實是有說過──神人若是快要被闇之力吞噬,就可以盡情使用自己的身體。
  她的全身上下都烙上了咒裝刻印。一想起在月光照映下的那身美麗胴體,就讓神人忍不住染紅了臉龐。
  兩人穿過通道,搭上用來搬運物資的電梯。這是只在削平的金屬板上嵌入精靈礦石的陽春設計,露比亞灌注微量的〈神威〉之後,隨即傳來驅動〈精靈機關〉的聲響,一股不太舒適的飄浮感隨之包覆身軀。
  「話說回來,緊急會議是怎麼回事?是奧地西亞有動作了嗎?」
  「我們掌握到薩拉蒂雅‧卡恩的去向了。」
  神人挑起了眉頭。
  薩拉蒂雅‧卡恩──她既是〈耶魯法斯教國〉的前任將軍,也是第二公主,同時也是在佐哈爾中樞與〈戰略級軍用精靈〉核心一同消亡的雪拉‧卡恩之妹。
  話說回來,神人等人原本造訪〈教國〉的目的,就是為了營救被姊姊打入大牢的她,並確保她的人身安全。
  只要她能奪回政權,由雪拉‧卡恩的反叛所引發的這場教國內亂也會隨之平息,暗地操控奧地西亞的〈聖國〉也會失去介入的機會。如此一來,擁戴菲雅娜的〈正統奧地西亞〉,就可獲得強大的龍國多拉古尼亞做為靠山。
  然而,在神人等人潛入首都〈佐哈爾〉之際,薩拉蒂雅‧卡恩卻已經被某方勢力出手營救,並逃出了首都之外。
  ──她究竟是逃往何處了?
  這幾天,雖然受到露比亞命令的〈教導院〉部下們四下搜索,但卻遲遲沒有顯著的進展。
  「詳細內容晚點再說吧,這裡隔牆有耳。」
  「……嗯,我知道了。」
  在走出電梯後,兩人來到能夠將位於礦山山腳的都市盡收眼底的地方。
  這裡是〈莫爾迪司〉的哨塔。
  若是將視線朝下方投去,就能看到一幅異常的光景。
  (……不管看多少次,都還是沒辦法習慣啊。)
  神人皺著臉暗自嘟嚷。
  搭建在山腳一帶的礦山都市莫爾迪司城牆,如今受到了另一座比它大上許多的都市侵蝕。現在的莫爾迪司,看起來就像隻被巨獸吞噬的小動物一般。
  那是發生在距今約七十二小時前的事。
  為了掃蕩聚集在〈莫爾迪司〉的反抗勢力,教國魔女雪拉‧卡恩啟動了在過去的大戰中,被處以封印廢棄處分的戰略級軍用精靈〈利維坦〉。
  〈利維坦〉是附身在都市上頭,並透過吸收居民的〈神威〉維持動能的精靈。被軍用精靈附身的首都佐哈爾,在雪拉‧卡恩的計畫下失控躁動,並蹂躪起這座〈莫爾迪司〉。
  雖說靠著菲雅娜等人鞏固城堡的防線,令損失降到了最低限度,但犧牲者依然不在少數。據說佐哈爾絕大多數的居民皆被軍用精靈搾乾了〈神威〉,並因此失去了性命。
  驀地,神人抬起視線,朝身側瞥去。
  只見露比亞闔上雙眼,靜靜地合起雙手。
  他曾看過菲雅娜做過同樣的動作。
  那是〈神儀院〉姬巫女主持鎮魂儀式時所做的動作。
  宛如烈焰般的長髮被微風撥弄而搖曳。身穿軍服的她,這一瞬間看起來就像一名器宇軒昂的姬巫女。
  「走吧。」
  「嗯……」
  露比亞腳跟一轉,帶著毅然決然的神情再次踏上階梯。
  神人則是慌慌張張地跟在她的身後。
  
      ◇
  
  在踏入會議室後,只見公主大人正趴在桌子上頭。
  「……啊,神人,早安。」
  在察覺神人到來後,菲雅娜驀地抬起臉,以充滿睏意的語氣打了聲招呼。
  「……嗯,早啊……是說,妳最近好像很忙的樣子。」
  菲雅娜的眼睛下方有著淡淡的黑眼圈。她那平時富有光澤的亮麗黑髮也是,似乎是因為忙到今天早上都抽不出梳理的時間,是以到處都看得出蓬亂的部分。
  而她的面前則是堆滿了宛如小山的敞開書卷。
  「我熬了一整夜,把這些從〈魔蠍宮〉起出的〈魔王教團〉相關紀錄都研究了一番。」
  「……這樣啊。那確實是辛苦妳了。」
  神人對菲雅娜慰勞道。和〈魔王教團〉有關的書卷都不是以帝國公用語撰寫,而是以教國普及的象形文字記錄。若非由在〈神儀院〉受過教育的菲雅娜出馬,肯定難以解讀。
  「不要把自己逼得太緊喔。喏,妳都長出黑眼圈了呢。」
  「……咦?」
  被坐在隔壁的克蕾兒這麼一提,菲雅娜詫異地取出化妝鏡,在看到自己疲憊不堪的臉孔後,臉龐漸漸染上紅色。
  「……~呃!居、居然讓神人……看到我這種模樣……!」
  和被稱為〈失落的精靈姬〉並飽受汙衊的那段時間不同,如今的菲雅娜有著反叛帝國的〈正統奧地西亞〉君主的立場。她似乎在不知不覺間,過度勉強自己做了許多事情。
  神人在克蕾兒的隔壁坐了下來。克蕾兒的臉上也帶了幾分疲憊的神情。看來昨天晚上,她又和史卡雷特特訓到了深夜。
  雖說史卡雷特本來就是強大的精靈,但在歷經多拉古尼亞〈龍之溪谷〉的修行後,克蕾兒更是變得能夠驅使牠的真正面貌──〈灼銀戰姬〉奧汀伶蒂。奧汀伶蒂作為精靈兵器的實力之強,就連蕾斯提亞都曾視其為頭號勁敵。在佐哈爾的攻防戰時,即使對上於〈精靈劍舞祭〉令一行人陷入苦戰的大量〈魔王的棄兒〉,她也能在一瞬間將之燃燒殆盡。
  但這也因此為契約者克蕾兒帶來相當大的負荷。就現狀來說,實在很難說她已經掌握了箇中訣竅。不過,克蕾兒的本事若能提升到引出奧汀伶蒂的所有力量,並自在地操控〈精靈魔裝〉的境界──
  (……說不定再過不久,她的實力就會超越我了。)
  神人忽然回想起克蕾兒對著學院高年級生揮舞鞭子的模樣,莫名湧上了一股近似感慨的心情。
  這時──
  「抱歉,我們來遲了。要塞的通道過於複雜,我又迷路了。」
  身著〈風王騎士團〉盔甲的艾莉絲和薇爾賽莉亞現身。兩人大概是在晨練的時候忽然收到通知的吧,只見艾莉絲的臉頰還泛著些許紅暈。
  法蘭格爾托家的姊妹,在神人對面的位子上比鄰而坐。
  「妳們今天也去鍛鍊了嗎?」
  「是啊。今天的三場比試之中,我就有兩場吞敗。」
  薇爾賽莉亞點頭說道。
  「妳用槍打敗了薇爾賽莉亞兩次?」
  雖說薇爾賽莉亞使用的是〈城磐精靈〉這種大規模破壞型的精靈,是以甚少展露自身的武藝,但純論使槍的技巧,她應該仍在艾莉絲之上才對。
  「那、那是因為姊姊她手下留情──」
  「手下留情的是妳才對吧。現在的妳已經比我還強了,要有自信。」
  「姊姊……」
  艾莉絲露出了有些畏縮的神情。被從小尊敬、並將之視為目標的姊姊認同,她在感到開心的同時,似乎也有些不知所措。
  的確,和學院時期相比,如今艾莉絲的實力已不可同日而語。
  她的實力於多拉古尼亞的修行中突飛猛進,在登陸佐哈爾之際,僅僅擲出了一次魔槍,就撂倒了戰術型軍用精靈〈格萊楊拉波爾〉。
  「我是仰賴了〈咒裝刻印〉提升實力,但妳卻是憑藉自身的意志超越了自己。妳應當為此感到自豪。」
  薇爾賽莉亞放鬆了表情露出微笑。也許是平時看慣她冷若冰霜的模樣,這個表情讓神人不禁感到有些小鹿亂撞。
  「……啊,總覺得有股好香的味道呢。」
  說著,克蕾兒抽了抽鼻子。
  「這味道……是燉肉嗎?」
  受到香味勾引的艾莉絲朝向門口望去──
  「各位早安。早餐已經做好囉。」
  只見罩著圍裙的琳絲蕾推著餐車入內。
  放在餐車上的餐點包括了清炸魚排、培根蔬菜湯、烤得微焦的麵包、奶油以及水果優格。
  「真虧妳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做這麼多菜……」
  克蕾兒感慨道。
  「──會議馬上就要開始了,餐點稍後再吃。」
  露比亞以冷漠的話聲說道。
  「這可不行呀,露比亞大人。要是肚子裡沒東西的話,大家就沒辦法動頭腦了呢。」
  「……」
  因為露比亞反駁不了琳絲蕾的主張,是以就此靜默不語。
  也許是因為琳絲蕾從小就認識她的關係吧,對露比亞來說,琳絲蕾似乎是個會在不知不覺間,打亂自己既有步調的存在。
  「這是魚嗎?」
  菲雅娜看著帶有硬殼的魚,以充滿好奇的口吻問道。
  「這道料理是蒸沙魚喲。是本小姐去早市買來的呢。」
  由於耶魯法斯教國並不靠海,要獲取新鮮魚貨並不容易。雖說「沙魚」被冠上了魚的名字,但那似乎不是真正的魚類,而是在沙裡生存的甲殼類生物。
  「……這、這能吃嗎?」
  克蕾兒有些狐疑地皺起眉頭。
  「雖然滋味有些平淡,但嚐起來相當美味喲。」
  「我嚐嚐……」
  神人試著咬了一口。原來如此,沙魚有著接近白肉魚的味道和近似雞肉的嚼勁,確實頗為美味。
  
      ◇
  
  在簡單吃過琳絲蕾準備的早餐後──
  「──〈教國〉的第二公主薩拉蒂雅‧卡恩,人就在〈赤死沙漠〉之中。」
  露比亞以沉重的口吻說道。
  「這項情報可信嗎?」
  神人問道。
  「這是我可以信賴的部下們,向出入〈佐哈爾〉的商人們打聽來的資訊。第二公主似乎被某方勢力救出監獄後,就直接向東方的沙漠前進。」
  「果然是有人協助她逃獄啊……」
  關於有人協助薩拉蒂雅公主逃獄一事,也在神人等人的料想之中。她雖然和姊姊一樣是魔精靈使,但要孤身一人從受到監控的監獄逃出去,終究還是不可能的任務。
  (所以是有人鑽過了親衛隊的警備網,然後將她救了出去是嗎……)
  神人感到百思不解。監獄應當派駐了許多武藝過人的精靈使看守,那人竟然能從監獄裡頭,將公主營救出來──具備這種本事的人並不多。
  不僅需要身為精靈使的過人實力,還得擁有潛入敵營的技能──
  (比方說,若是讓〈教導院〉出身的傢伙出馬,或許還真的有機會成功──)
  根據露比亞的部下們的報告──
  有兩名來歷不明的旅客搭上了商船,朝著東側的沙漠前進。而在這之後,雖然在沙漠的各中繼站都有目擊到兩人身影的情報,但最後還是在位於教國東側盡頭的都市〈卡卜拉〉斷絕了蹤跡。
  「從〈卡卜拉〉再往東走,就是〈赤死沙漠〉了。第二公主就在那裡。」
  神人等人沉默地面面相覷。
  與〈聖山隆狄尼亞〉和〈精靈之森〉最深處齊名的大陸三大魔境之一──〈赤死沙漠〉,就算在奧地西亞也是名聞遐邇。
  因為那是橫亙在耶魯法斯教國和庫那帝國之間的廣袤沙漠地區。同時也受到千年前〈魔王戰爭〉的戰火吞噬影響,成了失去精靈祝福的不毛之地。
  「請問,薩拉蒂雅公主殿下為什麼會跑到那裡去呢?」
  這時,琳絲蕾輕輕舉手發出了質問。
  這也是理所當然的疑問。畢竟會特地前往該處的,大概只有意圖尋死之人吧。
  「哎,按照常理來說,她的目的應該是流亡到庫那帝國吧。」
  克蕾兒手抵下顎低聲說道。
  ……原來如此,這麼說確實言之有理。若是能讓庫那帝國成為靠山,確實是可以盡早收拾國內的動亂。
  然而,庫那帝國是個古老而狡猾的國度。要是能順利控制住教國的公主,說不定就會將她作為手底下的傀儡,進而併吞整個〈教國〉。
  (以流亡的去處來說,感覺不是一個很好的選擇啊──)
  「薩拉蒂雅‧卡恩的目的,乃是沉眠於沙漠中的〈魔王之墓〉。」
  露比亞說道。
  「魔王之墓?」
  這首次耳聞的詞彙令神人皺起眉頭。
  「沒錯。那是〈魔王之棺〉的沉眠處──據說就是聖女艾雷西亞,於千年前消滅魔王所羅門的地點。」
  露比亞說著,並從懷中掏出了一紙陳舊的羊皮紙卷。
  她把羊皮紙攤在桌上,上頭以古代精靈語記載了一串文字,但對於沒受過專門教育的神人來說,這幾乎無異於無字天書。
  「沉眠於沙漠墳墓的魔王之力……」
  看得懂古代精靈語的菲雅娜輕聲低喃。
  「……這是什麼?」
  神人問道。
  「這是從〈魔蠍宮〉的地下書庫起出的東西。即使在雪拉‧卡恩持有的魔導書之中,這紙卷也被封藏得最為徹底。恐怕是只有王族相關人士才有資格閱覽的文件吧。」
  「魔王之力──」
  感到心口微微悸動的神人,輕輕按上了自己的胸口。
  「……這應該只是杜撰的傳說吧?」
  「嗯。我也覺得應該是如此──」
  露比亞爽快地承認,並點頭同意。
  「然而,薩拉蒂雅‧卡恩的行蹤消失在〈赤死沙漠〉之中依舊是事實。」
  「……」
  「呃……假設那樣的傳說是事實的話──」
  這回由菲雅娜開口說道:
  「薩拉蒂雅公主若真是打算去取得那個魔王的力量,又是為了什麼目的呢?」
  「她應該是企圖取得〈教國〉正統支配者的證明吧。即使是在這個時代,這片土地對於魔王所羅門的信仰,依舊是十分狂熱。」
  「不過,我們明明就是想來幫她的呀……」
  「沒錯。然而,在她眼裡應該不是如此吧。我們就算被視為煽動叛軍、企圖奪走教國政權的篡位者,也不足為奇。」
  「……畢竟在世人眼裡,我們是奧地西亞帝國緝捕的對象呢。」
  琳絲蕾輕輕聳了聳肩說道。
  (為了獲取正當性權威,而追尋起魔王的傳說,是嗎……)
  感到有些不對勁的神人在心中感到疑惑。
  雖然說就邏輯上來說,這還算是說得通──
  但她真的有必要為了追尋如此空泛的傳說,就賭上性命,前往如此危險的沙漠嗎?
  (說起來,那個魔女在喪命之前也說過讓人在意的話……)
  驀地,神人想起與〈利維坦〉核心融合而死的雪拉‧卡恩的遺言。
  『──不過是失去一座都市而已,算不上什麼太大的損失。就把這當作是送給復活的真正〈魔王〉的祝詞和賀禮吧!』
  她確實是以乾枯沙啞的老人嗓音這麼說了。
  真正〈魔王〉的復活──
  這句話與那〈魔王之墓〉的傳說究竟有何關聯──?
  「無論如何,我們都有必要前往〈赤死沙漠〉一趟呢。」
  克蕾兒說道。
  「沒錯。我們得盡快確保薩拉蒂雅‧卡恩的人身安全。雖然〈教國〉的內亂暫時平息下來了,但過不了太久就會再次激化。畢竟我們也不能一直讓這個男人扮演冒牌魔王啊。」
  「……這不是廢話嗎?」
  神人唸唸有詞地說道。為了凝聚〈莫爾迪司〉叛軍的軍心,他曾經扮演了一陣子的冒牌魔王,但他說什麼都不想再扮第二次了。
  「其實呀,讓神人直接當上真正的魔王不就得了嗎?」
  「菲雅娜,妳喔……」
  「我也覺得你扮成魔王的樣子挺好看的呢。」
  不只是菲雅娜,就連克蕾兒也跟著出聲附議。
  ……但大小姐們都得為了配合他換上極為暴露的服裝,這樣也沒關係嗎?
  「我已經讓薇薇安‧梅洛莎前去安排開往沙漠的船隻了。待整裝完畢後,就立刻前往〈赤死沙漠〉吧。」
  「看來還是快點動身比較好呢。要是公主大人落得在沙漠中喪生的下場,我可是會睡不好覺的呢。」
  「是呀。畢竟多拉古尼亞的龍王大人也交代過,要我們保護薩拉蒂雅大人的安危呢。」
  「必須盡快動身的理由還有一個。」
  露比亞靜靜地說道。
  「……是什麼理由?」
  「據說〈神聖路基亞王國〉派出了騎士團,前往那片〈赤死沙漠〉。」
  「妳說聖國!?」
  神人等人驚詫得互看了一眼。
  神聖路基亞王國。
  他們掌握了能使〈精靈王〉陷入瘋狂的〈異界黑暗〉,並在各國的檯面底下暗中滋事。
  也不曉得〈聖國〉究竟在打什麼如意算盤──他們這些舉動的目的依舊不明。
  聖國在〈精靈劍舞祭〉的決賽之中覬覦蕾斯提亞的性命,也企圖奪走封印在學院地下的愛思特,甚至在奧地西亞設下奸計使菲雅娜身陷囹圄。而前一陣子由雪拉‧卡恩引發的篡位事件,也看得到〈聖國〉在背後穿針引線的影子。
  一旦聖國的騎士團在〈赤死沙漠〉現身,那就不能用尋常的思路去設想了。
  (……那些傢伙也知曉位於學院底下的〈魔王墓室〉的存在。)
  如此一來,這個〈魔王之墓〉的傳說,說不定不是空穴來風。
  「據說派至此地的騎士團成員中,也包含了那個琉璃葉‧李察爾蒂。」
  「……唔!」
  神人悶哼了一聲。
  琉璃葉‧李察爾蒂──奧地西亞帝國的前〈十二騎將〉之一。
  她既是大陸最頂尖的治癒師,同時也是恐怖的魔劍士。
  而她也與尤格多蕾──十五年前的〈精靈劍舞祭〉優勝者同名。
  發生艾雷西亞精靈學院襲擊事件時,她敗給了取回記憶的神人,理應就此消失無蹤──
  「聖國的目標是抓住薩拉蒂雅公主嗎?」
  過去曾因為琉璃葉而身負重傷的艾莉絲,以緊張的口吻發言。
  露比亞搖了搖頭。
  「騎士團是在一個星期前自聖都出發的,應該與公主無關才是。」
  「那果然是和〈魔王之墓〉有關囉……」
  「……」
  克蕾兒的低喃讓全員安靜了下來。
  沉眠著〈魔王之力〉的墳墓。
  而那起傳說倘若屬實──
  那麼,那東西一旦落入〈聖國〉手裡,肯定會釀成無法挽回的事態。
  「所有人立刻進行旅行的準備。一小時後,我會把〈船〉安排到港邊。」
  如此宣布後,露比亞隨即起身,離開了會議室。


 《精靈使的劍舞17 魔王都市的女王》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ongliNV 的頭像
TongliNV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