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jk  

今天要介紹的新書是裕時悠示老師的新作《29與JK 1~在公司命令下被迫與女高中生交往~》

讓大家久等啦~~~~~~(各位應該有在等吧??有吧有吧??)

因為一些小小的原因,讓這本書稍微晚了一點點上市

但小編絕對沒有因此懈怠喔!!我們加緊趕工、夙夜匪懈(?)

讓它得以在2/9(五)發售啦ヾ(≧∇≦*)〃ヾ(*≧∇≦)〃

所以今天小編就來放上試閱,因為這本好作品不讓大家看到真是太可惜了!

小編強烈推薦像小編一樣的社畜單身狗JK控JC控羅莉控妹控巨乳控……等一下,有人按電鈴,小編先去開門(ry

………………總之推薦有這些需求的讀者們欣賞

絕對不會失望的Pq゚v`◆)*・+.。゚

好啦,那話不多說,下收試閱囉~☆


序章

  ──我的『第一次』給了你。請你負起責任喔?

  

  這根本是死刑宣判。

  我的名字叫做槍羽銳二,二十九歲的上班族。

  對一個在東京的邊陲地區勉強餬口的社畜來說,這句話等於在社會層面宣判我的死亡。

  對方是十五歲的高一女學生。

  也就是所謂的JK。

  夾在小孩與大人之間的尷尬年紀。雖然肉體幾乎已經是大人,精神層面卻依然稚嫩,就是這種一碰就壞的易碎物品。

  如今我正在跟這種易碎物品交往。

  而且還是因為來自公司的「命令」。

  ……令人無法理解對吧?

  我當然也完全無法理解。

  基本上,我在工作方面是個一絲不苟的人,也還算受部屬信任(儘管主要都是兼職的歐巴桑)。興趣是動漫、輕小說和儲蓄,養了一個在遊戲中花錢如流水的妹妹,歌頌單身的自由之際,不忘遙想年金生活的一般小市民。

  這樣的我居然只差一步就成為人神共憤的禽獸。

  『跟JK交往可是前世修來的福氣耶!』

  是嗎?

  真的嗎?

  我知道有很多男人願意花錢跟JK交往。

  不過那些人也是以「偷偷摸摸的地下情」為前提吧。他們可以當著同事或家人的面前大聲說出「我正在跟JK交往!」嗎?被人發現之後,還能毫不在乎嗎?答案是NO。跟未滿十八歲的少女交往,等於在自己的人生道路埋下一顆炸彈。

  

  牢騷話就此打住,開始說故事吧。

  

  從我跟她的初識開始好了。

  

  先從梅雨季節的那一天,我與她唯一跟一般愛情故事沒什麼差別的邂逅開始。

  

 

 

  

第1章 

 

  放假的時候可以休息,是一種奢侈的享受。

  雖然說是週休二日制,我卻幾乎不曾六日都可以休息。至少這三個月來一次也沒有。

  進入六月之後,工作逐漸穩定下來,我總算得到了暌違許久的六日連休,可要好好享受一下才行。

  槍羽銳二。昭和六十二年──也就是一九八七年出生的二十九歲上班族。

  跟中學二年級的妹妹在都會區的公寓過著兩人生活。

  沒有結婚計畫,也沒有女友。

  住家附近的網咖是我這種人最愛的地方。週末睡到中午才起床,醒來之後就到這裡購買五小時一千五百圓的優惠方案,看漫畫打發時間。

  我喜歡漫畫。也滿喜歡小說的,動畫和電影都愛。學生時代經常打電玩,不過電玩太花時間,開始上班之後就很少碰了。

  簡而言之,我喜歡「故事」。

  忙於工作是社會人士的宿命。既然領人薪水,賣命工作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只是看書的時間因此受到壓縮,實在有點……

  不過我還算好。老家有個朋友成了系統工程師,他用LINE傳給我「搭第一班電車回家才叫做『忙碌』好嗎?」的訊息,還附上被紅牛機能飲料的空罐圍繞的英姿。就在我回覆「別把身體搞壞啦」的第二天,他在第一班電車的月台上吐得死去活來,結果進了醫院。出院之後立刻辭去工作,剃光頭髮遁入空門。想來想去,我真的相當好運。即使是最忙碌的那個月,加班時間也只有八十小時左右。據說※平均超過一百小時才勉強算是社畜的完全體,我想我還是一直待在成熟期好了。千萬別響起啊,brave heart。絕對不可以究極進化。(譯註:完全體與成熟期皆為《數碼寶貝》的進化等級,究極進化是數碼獸的進化方式,brave heart為數碼寶貝的神聖進化曲。)

  胡思亂想的同時,我闔上閱讀完畢的漫畫。

  「呼……」

  我帶著深深的滿足往後一倒,陷入躺椅之中。真好看。不過好看歸好看,什麼時候才能追到這部漫畫的最終回啊?「以為長大之後就會完結的漫畫」增加這麼多,現在其實還是二十世紀吧?就好像※說了早安的我如今正立足於大地。又像好不容易終於回到自己的家……(譯註:《獵人×獵人》兩首主題曲〈早安〉及〈departure!〉的歌詞。)

  我朝靜音模式的手機瞥了一眼,有兩封新訊息。

  一封是老妹的。「回來時幫我帶洋芋片和三千元的蘋果點數卡 拜託惹」。前陣子不是才買了一大堆,都吃光了喔?至於點數卡則是直接無視,我可不是為了滿足她貪圖僥倖的心思才辛苦工作的。

  第二封則是來自公司的部屬,這倒是相當稀奇。「對不起,在休假期間打擾你。我人在附近,可以一起吃個晚飯嗎?若不方便的話,就不需要回覆了」。文字一如其人,措詞相當見外。如果她可以放輕鬆一點,就不會在背後被人稱之「冷凍美人」了。

  抱歉,我跟老妹有約。

  如此回覆之後,我伸了個大懶腰,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還有一個半小時的時間,應該還可以看幾本漫畫吧。

  於是我歸還看完的漫畫,漫步於書本的森林之中物色新的作品。

  對了,很久沒看輕小說了,去那邊逛逛吧。

  老妹最近在看一部主角是骷髏頭的詭異動畫,印象中原著似乎是輕小說。那部動畫十分有趣,曾經是社畜的主角,總是為了處事極端的部下傷透腦筋,引起了我莫大的共鳴。真不知道該為這把年紀的我感到驕傲還是悲哀。

  於是我來到文庫版輕小說的書架,大致瀏覽又是白色、又是藍色、又是綠色的書背……找不到。這家店的輕小說應該很豐富才對,難道那本作品是單行本,不是文庫版?

  我將視線移往單行本的書架,發現有個穿著制服的女孩子正在挑書。

  ……喔。

  超有質感的少女。

  白皙透亮的臉頰,從側面就看得出五官相當端正。纖細修長的雙腿自及膝的紅色格子裙延伸而出,烏黑的長髮醞釀清純又不失豔麗的氣息,其亮麗的光澤彷彿在陰暗的店內分隔出一塊純白領域。

  我看過那件高雅的白色西裝外套,那是某間就在公司附近的貴族女中制服。

  她好像想拿位於最上層書架上的輕小說。只見她伸長了手臂,口中不時發出「嗯~唔呀~」的聲音。每當她發出聲音,幾乎將胸前校徽撐破的豐滿胸部就會隨著她的動作左右搖晃,簡直太犯規了。好大,真的好大。這是胸部的三代同堂。包覆在制服之下的巨乳啊……太卑鄙了。

  任何一個男人都會被這種水嫩的美少女吸引。不過也因為如此,我的腦中響起了警鈴。

  JK是我的罩門。

  這些傢伙知道自己是「名牌貨」,知道自己市價不菲。制服的魔力更是讓大家都把她們捧上了天,對她們特別寬容,讓她們大搖大擺地橫行人間。

  她們是一群不容大意的傢伙。

  大家都喜歡、大家都誇讚的東西,其中絕對有陷阱。

  如今這個JK只是以白皙的指尖滑過書背,完全沒有拿到書的跡象。既然拿不到,在櫃台借書不就好了嗎?這傢伙不滾開的話,我永遠拿不到書。

  沒辦法了……

  「我幫妳拿,告訴我要拿哪一本。」

  她仰頭看向我,眨了眨清澈的雙眸。近距離一看,真的可愛到令人心跳加速。比起「美麗」,更接近「可愛」,表情也流露出純真的氣息。若不是藉由制服知道她屬於哪間學校,我或許會以為她還是個國中生,渾身上下散發一種氛圍,彷彿一隻依然對人類抱持戒心的幼犬。

  「不、不用了,沒關係!」

  她長長的睫毛微微斂去,似乎有些膽怯。她完全被嚇到了,我果然厲害。我的眼神可是出了名的凶惡。這可不是開玩笑,我當年進公司的時候,還被大家說很像會為了興趣殺人的人。

  「反正我也想看這一櫃的書,妳要拿哪一本?」

  「我、我自己來就好了!」

  這次她直視我的眼睛,少女意外地頗有膽識。大多數的女生只要被我瞪一眼,就會立刻落荒而逃呢。

  「那我幫妳借梯子之類的東西?」

  結果她白皙的臉孔頓時染上一抹紅暈。

  「就、就說不用了!我拿得到!」

  我好像點燃她心中的怒火了。青春期的心靈特別纖細,真是難搞。

  於是她開始卯起來伸長手臂。口中不時發出嗯呀、嗚呀這些莫名其妙的吆喝聲,一次又一次地踮起穿著女用皮鞋的腳跟。然後這時,制服就會緊貼身體,宛如蜜桃的豐滿胸型像被特別強調般清楚浮現。這已經是凶器了好嗎?

  嘗試到第三次,她的手指終於夾住了書背。

  就在她搖搖晃晃地打算抽出書本的時候,身體突然失去了平衡──

  「小心!」

  我連忙摟住她的腰,將她拉了過來,同時弓起背部覆蓋她的身軀。

  下一刻,我的頭頂遭受了衝擊。一次、兩次、三次接連命中。單行本的殺傷力比文庫本大了許多,讓我眼冒金星。掉在地上的黑色封面映入眼簾。啊,骷髏。原來你在這個地方。對不起,讓你掉下來了,等一下我再把你撿起來。

  「不要緊吧!?

  我強忍著疼痛詢問對方。

  「沒有撞到哪裡吧?沒有受傷吧?」

  她臉色發白地頻頻點頭,看來似乎沒什麼大礙。謝天謝地。

  「真是的,妳啊……」

  既然對方平安無事,我就有話要說了。

  就算她是素昧平生的高中女生也好,條件一等一的美少女也罷,全都與我無關。我是個大人,是個面對別人家小孩也照罵不誤的大人,而不是富有同理心的好好先生。

  ──不要無謂地逞強。

  ──不要給商家添麻煩。

  ──做事要懂得瞻前顧後。

  雖然有好幾種選擇,然而我脫口而出的卻只有一句話。

  「這種時候就要找大人幫忙!」

  接著我瞄準頭頂,狠狠敲了她一下。

  「這麼一來就扯平了。」

  雖然我被打中三次,不過算她一下就好。

  「……」

  她呆呆地看著我。

  原本以為少女受到斥責之後可能會鬧脾氣,或是放聲大哭,她的反應倒是讓我有些意外。惹人憐愛的臉蛋清楚浮現不敢相信剛剛發生了什麼事的表情。

  該怎麼說呢……有種奇妙的感覺。

  那副表情,就好像她有生以來第一次挨打一樣。

  「對不起,還要你保護我。」

  她向我表示歉意。聲音雖然不大,倒也十分清晰。不過語氣中不見沮喪,我果然還是覺得有些意外,不僅如此,聽起來還有點高興……別鬧了,不可能。

  我回想自己的高中時代。

  被大人斥責之後,就只有不耐煩而已。

  「我不是保護妳,是保護小說。」

  於是我拾起掉在地上的骷髏單行本,仔細拂去上面的灰塵。

  她的視線在我的臉和小說封面之間來回游移,看來她也是要找這本書。

  ……嘖!

  「這本書一定很好看。」

  我將小說遞給了她,向聞聲而來的店員解釋原委之後,直接回包廂拿帳單,到櫃台結帳。時間雖然還早,不過也沒辦法。遇到麻煩事的時候應當盡快離去,這是我二十九年的人生得到的經驗談。

  我朝著店內瞥了一眼,與她四目相對。

  她還站在書架旁邊,胸前緊抱著我遞給她的書。

  神情恍惚,面紅耳赤。

  ……果然還是撞到哪裡了嗎?

  保險起見,我覺得應該帶她去醫院檢查,不過這樣顯得太多事了。萬一做出微妙的舉動,讓她誤以為我別有居心,那可一點都不好玩。跟未滿十八歲的少女往來,有被當成「淫賊」的疑慮,就算只是招致懷疑,也等於在社會層面被宣判死刑。

  於是我穿過自動門走到外面,深呼一口氣。

  「呼……」

  六月的暖風迎面拂來,被網咖空調吹得微涼的肌膚格外舒暢。今天是梅雨季的短暫晴天,薄薄的雲層如煙一般覆蓋藍天,習慣店內陰暗的眼睛微微發疼。

  雖然損失了一點時間和金錢……也罷,算了吧。

  偶爾遇到這種突發事件也不錯。每天只過著在住家和公司之間來回往返的生活,實在令人窒息。若我還是十幾歲,這無疑是豎起戀愛旗幟的事件,不過在二十九歲的版本,卻變成以拳頭主動折旗。折旗比插旗好,這是我學到的真理……不,應該是教訓。

  好了。

  去幫待在家的笨蛋妹妹買洋芋片和點數卡之後就回家吧。

  只買一千元。

  

     ※ ※ ※

  

  我以為自己跟她會就此不相往來。

  畢竟車站前面也有網咖,她應該不會再到那家店了吧。有恐怖大人出沒的地方,小孩子是不會靠近的。現在她應該正在跟朋友談起「昨天被一個眼神超恐怖的大叔搭訕」之類的話題吧。

  我對自己的恐怖眼神可是相當有自信。

  剛進公司的時候,有人說我看起來「像是會為了興趣殺人」,導致我在公司遭到孤立。努力工作了一年之後,換來「像是會為了工作殺人」的評價。之後繼續奮鬥了一年,總算獲得「感覺好像不會殺人?」的風評。直到贏得「放心吧,他是無辜的」這樣的評價,已經是進公司的第三年了。人生真是處處有希望。

  人對於一個人的印象九成來自於外貌。

  ……雖然沒那麼誇張,不過外貌欠佳的話,人生的難易度就會成為HARD模式。

  這是我成為社會人士後深深感受到的世間真理。這種事情學校為什麼不教呢?明明跟九九乘法以及漢字一樣重要吧!既然會以成績區分學校,不如也用外貌決定吧。

  腦中浮現這種念頭之際,時間剛好是週日的下午一點。

  跟老妹在家中用過午餐,我再度來到網咖。今天一定要看到昨天沒看到的輕小說。等著瞧吧,骷髏王。今天我一定要在你的面前現身。

  於櫃台登記完畢之後,我帶著雀躍的心情前往輕小說區,結果令人難以置信的畫面赫然映入眼簾。

  「嗯~唔~」

  「……」

  昨天那個高中女生又在書架面前伸展身體。

  今天是星期天,她並未穿著制服。身穿白色V領上衣、披著著粉紅色毛線衣,搭配碎花圖樣的荷葉裙。雖然稱不上特別時髦,整體搭配卻流露高雅內斂的氣質……唯獨將V領上衣高高撐起的那個地方一點都不內斂就是了。

  這不是重點。

  她……到底想怎樣?

  「嗯~一直……拿不到!」

  為什麼一個人喃喃自語?而且語氣還那麼照本宣科?

  「可是、可是,我會加油的!在拿到之前都會加油的!唔呀~嗯呀~!」

  「……」

  感覺超級故意。

  不僅如此,她還偷偷地瞄向這邊,並且注意到我──昨天賞她一記鐵拳的人──的存在,還投以充滿期待的眼神。

  「喂。」

  於是我走上前開口。她在長髮搖曳之中回過頭,一股類似草莓的甜香飄來,令我鼻頭發癢。她穿便服的時候就會擦香水嗎?

  「是……有、有什麼事嗎?」

  「少裝傻。昨天還不夠,今天又來一次,妳到底在幹嘛?」

  「我想拿書。昨天那本書真的很有趣,所以我想繼續看。」

  對方怯生生地回答。看來她也被骷髏王收服了。※不愧飛飛。(譯註:輕小說《OVERLORD》的名句,以「不愧是安茲大人」漸縮至「不愧飛飛」,以表對此作的沉迷。)

  「……」

  「……」

  雙方無言以對,變成相親了。

  總覺得她似乎雙頰通紅……不對,我昨天應該已經把旗子折斷了。

  無論如何,這樣下去總不是辦法。

  於是我把第一集和第二集一起從書架上拿下來,同時將第二集遞給她。

  「謝、謝謝扭!……不,謝謝你。」

  明明咬到舌頭了,還特地重說一次,真是個守規矩的女孩子。

  只見她仰頭望向我,似乎期待著我跟她說些什麼。如果她是小狗的話,應該會拚命搖尾巴吧。她的眼神簡直跟寵物狗一樣,隱藏著強大的吸引力,令人會不禁興起一股想要保護她的欲望。

  然而反JK的我跳過這個事件。

  「再見。」

  「咦?啊~~」

  丟下欲言又止的她,我回到自己的包廂。

  類似昨天的偶發事件若沒完沒了,那可不是鬧著玩的。我來這裡是想安安靜靜地看書,在網咖尋求邂逅是否搞錯了什麼?

  於是我進入兩坪大的包廂,深深躺進座椅,以愛憐的動作輕撫黑色封面之後翻開書本。骷髏王的異世界冒險傳奇頓時呈現於眼前,很快擄獲了我的心。應該是那個原因吧──被部屬扯後腿的部門主管內心辛勞,引起我很大的共鳴。如果是十幾歲的時候,我或許完全無法體會這部作品的魅力。感謝老天爺,讓我在二十九歲的現在遇到這部作品。

  浸淫在書中的世界長達兩小時之後,我為了拿下一集走向書架。

  結果又一次受到衝擊。

  「唔呀~嗯呀~~!」

  「…………」

  那種吆喝聲改不了嗎?

  而且這次書架的旁邊擺了一個墊腳台,大概是體貼的店員拿過來的吧。不過朝書架伸長手臂的少女似乎對它視而不見。

  我很想再度啟動無視的技能,偏偏又想看下一集,不能這麼做。

  「妳在做什麼?」

  她的神情頓時明亮了起來,以先前那種小狗的眼神抬起頭望著我。唰、唰──拚命搖著看不見的尾巴。

  「我看完第二集了,想拿第三集。」

  「用放在那邊的墊腳台不就好了?」

  「……」

  沉默支配了現場。

  她交互望著我跟墊腳台之後,沮喪地低下頭。看來她似乎知道旁邊有墊腳台。明明踩上去就行了,她偏偏不這麼做。「唔唔唔……」只見她雙手抱頭掙扎許久,才下定決心似地抬起頭,再度面向書架伸直了身體。

  「唔呀~~~嗯呀~~~!」

  「妳鬧夠了沒!」

  我瞄準柔順黑髮表面形成的天使光環劈下一記手刀。

  「不管妳想做什麼,都不應該戲弄大人!」

  「又、又被罵了……」

  她輕撫挨了一記的頭頂,不知為何看起來很高興。她是傻瓜嗎?還是被虐狂?年紀輕輕就誤入歧途了嗎?

  「下次不會了吧?」

  「不會了,對不起。」

  「真的不會?」

  「嗯。我是個壞孩子,回去之後會深深反省,比海還深。」

  少女低著頭回答。

  一頭長髮遮住了臉部,看不到她的表情。

  「……」

  「……」

  我歪著脖子從下面觀察,只見她的臉在烏黑的長髮之中微微抽搐,彷彿正壓抑油然而生的喜悅。

  「妳根本沒在反省吧!?

  「對不起!」

  嘴上雖然道歉,卻一副喜不自勝的模樣。可惡,這傢伙也太厲害了吧。

  「那個……我真的很想再跟你說話。所以我想在這個書架旁邊等的話,應該就會遇見你……」

  「什麼?既然如此,直接出聲不就好了?」

  「剛開始是這麼打算的沒錯,不過……嘿嘿……嘿嘿嘿……」

  她的身體扭來扭去,看起來有些害羞。光是忸忸怩怩的模樣,毛線衣下發育成熟的果肉就開始失控地搖曳,感覺十分擁擠。V領上衣的領口敞開一條縫,從我的位置可以看見軟綿綿的山谷。這傢伙也太沒戒心了吧?對於男人的視線似乎完全未加以警戒,實在太危險了。

  「過去我從沒被別人罵過,也是第一次像那樣被揍一拳,所以……我感覺很高興。」

  「高興?妳喜歡被揍?」

  或許她真的是被虐狂也說不定。我居然認識了一個有特殊癖好的女孩子。而且從沒被別人罵過又是怎麼回事?她是溫室長大的千金大小姐?

  「那、那個,請問有時間咩?可以的話,能、能不能稍微聊聊貪……」

  她說起話一直咬到舌頭。一口齒不清,就會害羞得不知所措,看起來實在有點好笑。

  這間網咖設有共用空間,可以跟普通的咖啡廳一樣坐著閒聊。老實說我很想快點看下一集,不過如果對這傢伙置之不理,她恐怕每個星期都會到這裡等人。

  「……那就只聊一下喔。」

  「太、太好了

  她握緊拳頭,模樣十分可愛。這是勝利姿勢嗎?如果是故意的,那種做作的模樣會令人忍不住拳頭都硬了。不過她恐怕是天生如此,不然高高舉起的拳頭也不會命中書架,痛得說不出話。這傢伙果然是當諧星的料。

  我們在飲料吧拿了飲料之後走到共用空間,選擇窗邊的位子坐下。我喝咖啡,她喝草莓汽水。

  行進之間,我感覺到店內其他人的視線一直緊跟著我們。大家第一時間都是被她的外表吸引,之後發現跟她在一起的人是我,頓時面露疑惑。看起來不是父女,也不像兄妹。男女朋友?不,援交?總覺得我們似乎被這樣說著,我頓時冷汗直流。沒事的,我們只是一起喝咖啡而已,不構成犯罪行為。我試著說服自己,藉以保持冷靜。

  就座之後,她首先開口:

  「那個,大哥哥……」

  「大哥哥?叫我叔叔吧。」

  我不想變成被叫大哥哥而喜上眉梢的男人。只有女人才會因為自己看起來年輕而高興。

  「那、那,請告訴我你的名字。」

  「槍羽銳二,上班族。」

  「我是南里花戀,今年十五歲。」

  「十五歲?國三嗎?」

  聞言,她卯起來拚命搖頭。

  「高一!我雖然是二○○一年一月出生的早讀生,但可是貨真價實的高中生!」

  看來這名少女極度討厭被當成小孩子看待。

  慢著,比起這個──

  二○○一年?

  所以是怎樣?這傢伙跟假面騎士顎門、小魔女DoReMi和數碼寶貝是同一時代出生的嗎?在中二的我就讀國二、纏著老媽買新上市的GBA給我那時?

  「二十一世紀出生的人已經上高中啦……」

  我彷彿被迫面對自己是舊時代老人的事實,頓時感到肩頭變得沉重。我向來不在乎自己已經不算年輕,但被稱為「老人」卻著實無法承受。這兩者間的差異,各位能夠體會吧?

  「那個,有什麼不對嗎?」

  「……沒事。『花戀』是吧?怎麼寫?」

  「花朵的花,戀愛的戀。」

  選擇的漢字也瀰漫著二十一世紀的氣息。

  對於姓名的漢字特別敏感,是我的職業性質之故。

  「槍羽先生是從事什麼工作呢?」

  總覺得好像相親啊。她明明是新世紀的人,行為卻相當老派。或許這就是所謂的復古吧。

  「我在汽車保險公司的客服部工作。電視廣告不是常看到嗎?『請重新檢視您的汽車保險,現在立刻透過網路或電話與我們聯繫!』那種。」

  「啊,就像阿卡迪亞保險公司嗎?」

  「咦──妳知道不少嘛,就是阿卡迪亞沒錯。」

  接著她圓滾滾的眼睛頓時睜得老大。她眼睛本來就很大了,這樣看起來好像美化過頭的大頭貼。

  「……是、是一家大公司呢!」

  她笑容僵硬地說。

  我們公司怎麼了嗎?父母親是公司客戶之類的?若真如此,更不能亂說話了。將心中的戒備再往上提升一個等級吧。

  「呃,那你的興趣是什麼?」

  她主動改變話題,愈來愈像相親了。

  「說起來也很平凡,就是看書吧。不過現在只有假日才有時間看書了。」

  「花戀也喜歡看書!漫畫和小說都會看!我看很多喔!」

  她雙手拄著桌面,往前探出了上半身,似乎頗為興奮。吊鐘型的豐滿球體向下微微晃動。充滿少女風情的淡粉色內衣,在V領上衣的縫隙間若隱若現──住手,快把這個毫無自覺的凶器收起來!妳想從社會層面殺了我嗎?

  「一般的小說或是少女漫畫也很喜歡,不過真要選的話,我還是偏好輕小說或少年漫畫。前往異世界冒險,以特殊能力跟敵人作戰,這種夢幻的設定最令我嚮往……啊,你是不是覺得我很像男孩子?太過分了~平常我也會看女性向的作品!不過還是幻想類型的書看得比較多啦~最近值得推薦的就是……」

  交叉的雙手緊貼著胸部,豐滿的球體頓時被擠壓變形,雙手埋沒於即使隔著一層衣服依然清楚浮現的深谷之中。所以才要妳把這個凶器……算了,當我沒說。

  不過話說回來──

  她真的很喜歡看書。

  只見她先前結結巴巴的模樣已全不復見。描述的同時表情更是變化豐富,彷彿化身為書中的登場人物。沒想到她談起小說居然這麼樂在其中,令我第一次對她產生親切感。

  「妳自己不寫小說嗎?」

  我隨口問道,想不到她的反應相當激烈。

  「有!我有寫小說!」

  她突然高舉右手站了起來,頓時再度吸引了店內所有人的目光。拜託妳低調一點好嗎?我以眼神示意她坐下,她搔了搔頭,「嘿嘿嘿」地笑了幾聲……國家應該針對JK們這類肢體語言進行管制才對,這根本是誘惑男人的元凶。

  她又一次坐下,怯生生地抬頭看著我。

  「呃,我可以說出來嗎?」

  「嗯?」

  「其實我立志成為小說家,正在默默累積原稿。雖然還沒給任何人看過,不過我是認真的。」

  「…………這樣啊。」

  真是勇氣十足的宣言。

  被人知道會很丟臉的夢想中,小說家可是名列前茅。一般人多半是偷偷寫了幾篇之後,將之深藏在電腦的檔案夾裡,不時打開來重新檢視,陷入痛苦的掙扎。現在的投稿管道眾多,比以前開放多了,都是拜網路所賜吧。

  把這麼重要的事情告訴第一次見面的我,這樣真的好嗎?雖然有點擔心,不過她看起來應該不是對誰都會說出自己的夢想的人。而且現在她的臉頰就跟煮熟的蝦子一樣紅通通,看起來非常害羞。

  即使如此,她既沒有低下頭,也未別過雙眼。

  彷彿等待戀愛告白的回覆般,以溼潤的雙眸窺視著我的反應。

  …………

  「我在求學時,也想成為小說家。」

  字句從口中流瀉而出。內心深處雖然聽到叫自己別說下去的聲音,嘴巴卻不知為何就是停不下來。

  早已遺忘的心情,一點一滴地滲透內心。

  「我大學四年一直在寫小說。還跟父母親達成協議,若無法在四年之內嶄露頭角,就放棄這個夢想。曾經有一次入圍最終選拔。在網站上看到評審意見的時候,真的很高興……然而最後也僅僅止步於此。」

  大概是感染了她的熱情吧,連我都被自己嚇了一跳。明明沒打算提起這件事,過去甚至從未跟朋友說過。這應該是我準備直接帶進墳墓的黑歷史才對。

  所以我才討厭JK。

  總是為大人早已枯竭的熱情點燃小小的火苗。

  「──果然沒錯。」

  她微微一笑。

  一舉突破我內心的警戒網,令人看得出神的微笑。

  那是今天所見最可愛的表情。

  「槍羽先生一定是這樣的人,花戀看得出來。」

  「什麼意思?」

  「因為槍羽先生在保護花戀的時候,不是以愧疚的眼神看著掉下來的書嗎?我就覺得──這個人很珍惜書本呢,當時我好感動。熱愛小說的人不會是壞人。這是父親說的,花戀也這麼認為。」

  「……想太多。只是因為那是別人店裡的書,我才會特別小心。」

  我裝作不甚在意地轉過頭。她的輕笑聲傳入耳中。我居然被小我十四歲的小丫頭戲弄?真是夠了。

  我本來想反過來笑她在興奮時總是以「花戀」自稱的習慣,不過她看起來真的很高興,所以就算了。雖然有點孩子氣,不過這樣比較自然。

  「希望槍羽先生有一天可以看看花戀的小說。」

  「嗯,有機會的話。」

  這在大人的語言中代表「拒絕」的意思,不過她說了聲「嗯!」,接著又高興地點點頭,顯然是聽不懂。別愈來愈興奮啊,真是的。

  這時我放在桌上的手機傳出震動,有訊息進來了。是老妹傳來的,內容是『玄關出現疑似水電工的人(?)耶──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救命啊~』。對了,之前請人來修理水管,結果我忘了這件事。正值青春年華的老妹一個人在家,不能放男人進門。必須趕回去才行。

  「臨時有事,先告辭了。」

  語畢,我站了起來,結果她以憂鬱的表情說了聲「這樣啊……」。喂,別這樣。連我都變得鬱悶了。

  「那、那個,請收下!」

  她將一個手提紙袋遞給了我。

  連我這種毫無情趣可言的人都知道,這是高級甜點店的紙袋。之前公司的女性職員在休息室抱怨東西貴得要命,就算排隊也未必買得到──就是那家店。

  「這種貴重的禮物我不能收。」

  「啊,呃,不是啦。裡面是我自己烤的餅乾。」

  「……」

  這種禮物也很沉重。

  雖然煩惱著是不是應該拒絕禮物,再度折斷旗幟,不過我已經沒辦法像昨天那麼冷酷了。聽到她的夢想之後,我對她萌生了一些共感。此時此刻我深深感受到自己真是個廉價的男人,也讓我深深體會自己永遠無法出人頭地。

  不過話說回來,得知她是二十一世紀出生的人之後,頓時覺得提防插旗什麼的,或許只是自我感覺良好。

  只說過一次話就懷疑對方是不是喜歡自己,這根本是小學生的理論。別鬧了好嗎?二十九歲的我。

  「好吧,那我就心懷感恩地收下了。」

  她頓時露出鬆了口氣的表情。白皙的臉頰泛起一抹櫻花色粉紅,看起來比先前更加鮮嫩欲滴。

  「還可以在這裡見面嗎?」

  「工作不忙的話。」

  結束談話後,我立刻邁開腳步。周遭的視線一直讓我感到芒刺在背,竊竊私語的聲響更是刺耳。每當有人拿出手機,我就會懷疑對方是不是要打電話報警,心跳不自覺加速。

  聽說願意付錢跟JK交往的男人好像不在少數。

  不過我倒是寧可付錢,也要逃得遠遠的。

 


《29與JK 1~在公司命令下被迫與女高中生交往~》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ongliNV 的頭像
TongliNV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辛苦啦,終於能在過年前看到了。
  • 真的~~小編也開森(≧∇≦)

    TongliNV 於 2018/02/05 09:3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