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坪  

試閱五連發第三彈!!

越來越有動漫節的氣氛啦~~

因為小編的周遭越來越亂了XDDDD

放滿了動漫的商品、贈品、小說漫畫……

真是又痛苦又快樂啊QQ

今天為大家送上《三坪房間的侵略者!?27》試閱

佛德賽的大戰終於迎來終幕

暫時放下青騎士身分的孝太郎總算可以跟少女們好好享受生活了……

在收錄的數篇短篇中,孝太郎與數名少女的感情都有飛躍地 成長喔>///<


 

 

愛與勇氣的學力測驗!?

 

  事隔兩千年之後再度現身拯救皇帝與皇女、進而保衛國家的青騎士,在佛德賽儼然成為活生生的傳奇,舉手投足都吸引著人民的注目,不管做什麼事情都會引起一陣騷動。這正是青騎士──孝太郎害怕的事。

  「孝太郎,昨天你偷偷造訪冰淇淋店,結果那家店的股價今天漲停板。大家都說那裡是青騎士特別喜歡的私房店家,一夜之間成為人氣名店呢。」

  『被發現了呵──!』

  『佛德賽人民的眼睛也是雪亮的呵──!』

  奇莉華單手拿著報紙──不是傳統媒體發行的實體刊物,而是顯示著電子版新聞的平板電腦──來到孝太郎身邊。這時孝太郎正悠哉悠哉地坐在皇宮迎賓館起居室的沙發休息,聽到奇莉華說的話之後立刻站了起來,臉色有些陰沉。

  「……這下子可不好了。」

  「咦咦!?那裡的冰淇淋不是很好吃嗎!?

  「早苗,我不是那個意思。」

  青騎士的影響力實在太大了,不管孝太郎做了什麼,或是說了什麼,都會對佛德賽的社會造成重大的影響。這次是冰淇淋店,前幾天則是搭乘的計程車。車行宣稱那是青騎士專用的計程車,甚至還將那輛車公開展示。

  最明顯的就是孝太郎迫於情勢不得不收購的DKI。其實DKI只是經營者換成青騎士而已,其他部分都沒有變動,然而營收、股價甚至銀行的放款額度都大幅增加,完全不是過去所能相比的──不過這也是孝太郎持有的資金近乎無限大之故。

  若都是正面的影響,大可一笑置之,然而對於其他同業的影響可就不是鬧著玩的了。冰淇淋店也好,計程車也罷,甚至DKI都讓其他公司的營收一落千丈。往後孝太郎的一舉一動勢必將牽動佛德賽的社會以及經濟,這就是孝太郎感到不妙的地方,絕對跟冰淇淋的口味毫無關係。

  「不然是什麼意思?」

  「還是快點回地球吧。每次我做了什麼就會引起一陣騷動,這樣下去只會把佛德賽搞得烏煙瘴氣。」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青騎士。畢竟你做了那麼多事情。』

  「叔叔說的沒錯。沒辦法,誰叫里見是真正的英雄呢?」

  「話雖如此,總不能就這樣置之不理吧?」

  「真希,里見不是能賺大錢嗎?」

  「事到如今里見賺再多的錢也沒什麼意義……畢竟他已經擁有足以讓佛得賽翻天覆地,甚至滅亡的龐大資金了……」

  考慮諸多事情的結果,孝太郎決定盡快離開佛德賽──仿效傳說的記載遠離佛德賽或許最為妥當。人民應該不認為孝太郎引發的事件算得上問題,會希望孝太郎永遠留下來,不過孝太郎可不願見到任何人因為自己的影響力而招致不幸。

  「既然決定了,這就開始動作吧!」

  「里見,你去哪裡?」

  「告訴提亞她們,就說差不多該回去了。學姊妳們也請盡快準備。」

  「已經要回去了?」

  「妳不覺得愈快愈好嗎?」

  「是沒錯啦……不過明天還有儀式和慶典喔?至少等到活動結束之後再走比較好吧?」

  「儀式和慶典對於社會的影響最大喔。」

  「既然你這麼認為,我也不好說些什麼了……各位,準備回家吧!」

  『好──!』

  晴海一出聲號召,眾家少女頓時齊聲答應。對在場的少女而言,地球是她們懷念的故鄉,自然不會反對回家。大家都已經開始想念可樂娜莊和學校了,反而是不在場的其他少女比較有問題。具體說來,就是提亞、露絲和可藍三人。

  

  

  

  離開迎賓館之後,孝太郎走在皇宮的走廊上,準備去找提亞她們。結果沒多久,就接連碰到在皇宮服務的人。

  「早安,青騎士閣下!」

  「閣下有什麼吩咐嗎?儘管交給我吧!」

  「當初不是說好了大家都不能偷跑嗎!?

  「……好了啦,妳們幾個,閣下很為難喔?」

  『對不起──!』

  在走廊上來來往往的人非常多,大家看起來都很忙碌。為了匡正邦達利翁以及他的黨羽所發動的政變對國家造成的弊端,如今佛德賽正針對各個方面擬定對策。緊接著還得舉行慶祝戰爭結束的儀式以及活動,更是讓所有人忙得焦頭爛額。

  「也沒什麼特別的事情──不,有事有事。不好意思,妳們知道提亞蜜思林皇女殿下人在哪裡嗎?」

  孝太郎在佛德賽人民的面前稱呼提亞為提亞蜜思林皇女,同時為了維護皇室以及騎士的形象,說話的時候必定使用敬語。不過全體人民其實早就知道孝太郎的真面目了,畢竟流傳各地的資料畫面已經呈現出孝太郎最真實的一面。無論是孝太郎跟提亞或是可藍在一起時的用字遣詞以及和樂融融的模樣,或者是吵架甚至互毆的畫面,全體人民早已瞭然於心,只是刻意不提罷了。大家都知道孝太郎、提亞以及可藍之間有特別的羈絆,這種人性化的一面也是孝太郎受到人民愛戴的原因之一。

  「這個嘛……上午的行程是丈量禮服、演說練習以及接受媒體訪問。現在大概是丈量禮服或練習演說的時間,殿下應該在房間裡面。」

  「這樣啊,非常感謝。」

  「太好了──!幫到閣下的忙了──!」

  「過分!每次都這樣獨佔功勞!」

  「妳們幾個要我說幾次?閣下很為難喔?」

  『失禮了──!』

  在剛好經過的侍衛長警告之下,侍女們頓時成鳥獸散。不過她們並不是單純地逃離現場,而是真的趕著去執行各自的工作,因此孝太郎反而擔心了起來。

  「真是對不起,青騎士閣下。戰爭已經結束,閣下也重返佛德賽,因此皇宮中的侍女全都喜不自勝……她們的心情不是不能理解,不過……」

  「不,這樣很好。適度地放鬆更也有助於回復平常心。」

  「聽您這麼說,我就放心了。」

  「不過……你應該也很忙吧?」

  「是,確實如此。不過這是喜悅的哀號。只要國家重回正軌,這點小事不算什麼,再怎麼辛苦也是有意義的。」

  「聽您這麼說,我就放心了。」

  「閣下?呵呵呵,哈哈哈!真的不是閣下的對手!」

  侍衛長又跟孝太郎閒聊幾句之後,旋即轉身離去。雖然不是用跑的,不過看在孝太郎的眼裡,腳步還是相當匆忙。

  「……看來我待在這裡只是給大家添麻煩啊……和平降臨之後,英雄就變成多餘的累贅了……」

  孝太郎微微苦笑,朝著提亞的房間走去。孝太郎在戰爭期間固然發揮了莫大的功用,然而當戰爭結束之後,他也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十七歲少年。他跟奇莉華不同,沒有政治或是經濟方面的才能,就只能作壁上觀,偏偏個人的影響力又是大得出奇,所以最好什麼也別做。想要達成這個目的,最有效的方式就是返回地球。既然力量過於強大,保持距離並加以隔離是最基本的常識。孝太郎不希望將納爾法拉烏連──儘管如今已再度一分為二──留在佛德賽,這點更是強化了孝太郎想盡快回地球的動機。

  「哦,那麼多人……看來應該錯不了。」

  來到提亞的私人房間之後,赫然發現門口聚集了許多人。侍女、政治家、行政官員以及財經界的大老,想要見提亞的人在走廊上擠成一團。

  『各位不要同時開口說話!!就不能一個一個輪流說嗎──!!

  『殿下,請冷靜一點!』

  「……好熱鬧啊……」

  房間之中傳來提亞的怒吼,以及疑似露絲沉穩的說話聲。看來房間裡也有很多人,讓提亞疲於應付。

  「看樣子很難直接跟提亞商量了。好,去找那個傢伙吧。」

  於是孝太郎放棄跟提亞交談,直接轉身離去,前往另一名皇女位於同一個樓層的房間。遇到困難的時候,孝太郎第一個就想到可藍。可藍並不是來自現任皇帝的瑪斯蒂爾家族,而是修瓦加家族的人,應該有時間跟孝太郎交談。

  「……哦,這裡果然都沒人。」

  幸好可藍的房間門口半個人也沒有。孝太郎深深覺得到這裡果然是正確的決定,同時伸手貼著位於可藍房間門口旁邊的面板。面板讀取孝太郎的身體資料之後,理應會將孝太郎來訪的訊息通知房間內的可藍。

  『非常抱歉,青騎士閣下。主人目前不在房間裡面。』

  「咦?你該不會是『搖籠』吧?」

  『是的,閣下。我代替忙碌的主人處理許多工作。』

  「戰爭已經結束了,你不是可以暫時鬆一口氣嗎?」

  『沒有工作的人工智慧將失去存在的意義。』

  「這倒是……所以可藍到哪去了?」

  『一大早就出門前往科技學院,主要是為了針對兩千年前的基因操作以及當時的影像資料進行解說和檢證。』

  「那傢伙也是戰爭結束後反而更忙嗎?」

  『畢竟持有兩千年前的客觀資料,又能夠提供證詞的人,只有我的主人而已。』

  「所以才會讓她大受歡迎嗎?這下可傷腦筋了。」

  提亞、露絲和可藍都忙得不可開交,瑟蕾修和艾法莉亞八成也是如此,搞不好比她們更忙,為了返回地球這件事情打擾她們實在有些不妥,因此孝太郎決定採取不會造成大家困擾的方法。

  「既然如此……好吧,我有兩件事想拜託你。」

  『請儘管吩咐。』

  「首先我會準備三封信,可以請你找機會交給可藍她們嗎?」

  孝太郎不再奢望直接與提亞她們對話。他決定留下書信,盡快離開佛德賽。時間拖得愈久,孝太郎對佛德賽的負面影響就愈嚴重,因此他認為這是最好的方法。

  『好的,沒問題。』

  「另外還要請你送我們回地球,可以嗎?」

  孝太郎的第二個要求,就是請『搖籠』送大家返回地球。原本打算拜託可藍或是露絲,不過她們似乎沒那種閒工夫。幸好運氣不錯,遇到『搖籠』的人工智慧,所以孝太郎才改而試著拜託它。

  『當然可以。閣下在軍隊方面的指揮權限等同於皇帝,只要正式下令即可。』

  「好,我下令送我回地球。」

  『遵命,我的主人。這是我的榮幸。』

  孝太郎是阿萊亞指定的特別最高司令,命令的層級優於皇女,而且還具備皇帝不得介入的特權。就實際面而言,可以視為等同於皇帝。所以就算並未徵得可藍的同意,也可以命令『搖籠』帶著大家回地球。

  

  

  

  當科技發展到佛德賽現有的水準,操縱太空船時最危險的反而是人為控制的部分,因此,基本上每一艘太空船都設計成可以全自動航行,只有在必要的時候才切換成手動控制,這向來是佛德賽太空船的基本配備。提亞和露絲之所以能以兩人之力操縱『青騎士』,也是因為這套系統的關係。所以孝太郎等人沒有耗費太多的精力,就輕鬆返回了地球。

  「孝太郎、孝太郎,什麼時候要空間跳躍?」

  「好像已經結束了。」

  「咦咦咦咦!?怎麼不告訴我!!這樣一點都不感動!!

  「我也是結束之後才發現的。」

  以軍用船艦配備的空間扭曲航法裝置──亦即所謂的空間跳躍引擎而言,從佛德賽到地球大概需要十五天時間。不過進行空間跳躍時,通常會利用剩餘能量凍結艦體內部的時間,因此當孝太郎等人察覺的時候,已經過了兩個星期,眼前的顯示幕浮現地球的影像。

  「地球啊……暌違一段時間再度見到它,還真是令人鬆了口氣。」

  目睹閃耀的水藍色星球,靜香不由得瞇起雙眼,似乎感到十分刺目。靜香是現代人,早就已經看慣地球的模樣了,不過由於離開地球好一段時間,她頓時感到一股無比的懷念之情。或許戰爭終於結束的事實,也在這個時候讓她打從心底萌生實感及悵然。

  「如果是在動畫裡,通常說這句話的人都快要死翹翹了,例如艦長之類的。」

  「由莉佳,妳適可而止喔!太不吉利了!」

  「啊哈哈哈,對不起。」

  看到地球後心情格外舒坦的不是只有靜香而已,其他少女也一樣。遠離地球投入戰場的經歷,或多或少都對大家造成了負擔。全體少女不知道在什麼時候齊聚於艦橋,注視著逐漸變大的地球。

  「里見,大概什麼時候可以降落到一○六號房?」

  晴海的語氣相當興奮,這倒是頗為罕見。由於眾家少女中有不少人已經沒有家人,因此晴海不會說出口,但她其實一直盼望能夠回到父母的身邊。其實每個人的心中都有類似的情感,只是對象不限於家人就是了。靜香終於可以回到父母親留給她的可樂娜莊,由莉佳可以消化堆積如山的漫畫,真希也想見見高中的朋友以及cosplay研究社的同好。回到一○六號房之後,每個人都另有重要的事情要辦,因此在場少女的語氣都格外興奮,表情也十分雀躍。

  「情況如何?」

  『接下來的航程不能使用空間跳躍,大概需要一個半小時才能抵達靜止軌道,然後再花費一個小時製造通往地表的傳送門。時間抓得寬裕些,大概還要三小時左右。』

  「三小時啊……真是難熬。」

  「孝太郎,回家之後立刻去買冰淇淋吧。」

  「不是才剛在佛德賽吃過嗎?」

  「地球的也要買!因為口味不太一樣!」

  「好好好。」

  「里見,我也要一起去……可以嗎?」

  「除了早苗和藍華之外,還有沒有其他人?」

  「加我一個。應該說大家都想去吧?」

  『沒有異議!』

  「……好吧,就聽妳們的。」

  事實上孝太郎也一樣。乍聽之下似乎有種拗不過眾家少女的無奈,其實他就是將這種生活看得比什麼都重要,才能夠持續奮戰不懈。所以孝太郎也跟其他少女一樣,覺得還要等三個小時才能回到地面,實在太久了。

  

  

  

  孝太郎等人是在一月三十一日晚上回到一○六號房。由於已經是夜晚時分,孝太郎和六名少女連忙外出購物。除了冰淇淋之外,還有許多想要採買的物品。例如書本、漫畫、點心、棒球用品等等。享用完冰淇淋之後,大家在商店街原地解散,各自採買所需的用品。

  「……還是自己家裡的榻榻米最舒服……」

  購物結束之後,孝太郎等人再度回到一○六號房。第一個進入房間的孝太郎將自己的東西隨手一丟,整個人趴在榻榻米上。熟悉的觸感以及編織成榻榻米的燈心草獨特的香氣,在在溫暖了孝太郎的心。

  「對對對,這種感覺非常重要。」

  咚!

  「咕呃!」

  早苗順勢跨坐在孝太郎的背上。早苗對其他人的靈波、尤其是孝太郎的靈波特別敏感,依附在孝太郎身上的感覺是否舒服,跟孝太郎有沒有完全放鬆息息相關。就這層意義而言,還是一○六號房的感覺最舒服,跨坐在孝太郎背上的早苗頓時心情大好。

  「現在就毫不掩飾地對早苗我展現無窮無盡的愛情吧。」

  「若妳是這樣打算,就別一進門就跨坐在我身上啊。」

  「嘿嘿嘿,抱歉。心情一放鬆,不小心就這樣了。」

  「……也罷,我也能體會。」

  「嘿唷!」

  不過早苗立刻從孝太郎身上站了起來,這點倒是跟平常大不相同。略感詫異的孝太郎抬起頭看著早苗,只見她突然湊上前微微一笑,一張臉幾乎快跟孝太郎貼在一起。

  「我要回家了。」

  早苗之所以期待回到地球,一○六號房不是唯一的原因,她也很期待跟家人重逢。繼跟孝太郎形影不離之後,跟自己的家人黏在一起,對早苗而言是理所當然的情感。

  「趕快回去吧,這是應該的。」

  「嗯,那就回頭見囉。」

  「今天不回來也沒關係喔。」

  「真是的,馬上就開始裝模作樣──……我走囉!」

  「嗯!」

  孝太郎能夠體會早苗的心情,他自己也想跟父親雄一郎見一面。因此孝太郎笑著目送早苗踏著輕快的腳步奔向玄關的背影。

  「我們也想回家一趟。」

  『懷念的地底呵──!』

  『族長等著我們呵──!』

  咚咚咚咚!

  「咕哇!」

  繼早苗之後,輪到奇莉華和兩具土偶。只見他們有樣學樣地跨上孝太郎的身體。奇莉華的身形比早苗高䠷,而且加上胸部和兩具土偶之後更是份量十足。她一模仿早苗騎上孝太郎的後背,頓時造成不小的傷害。

  「……替我向族長和甲麻先生問好。」

  不過向奇莉華抗議可說是毫無意義的行為,因此孝太郎從創傷中恢復之後,像沒事似地回應。不過這並不是奇莉華期待的反應,因此她向兩具土偶使了眼色。

  『呵──、呵──』

  『呵呵──呵──』

  「不要在別人頭上跳舞!」

  「呵呵……」

  啾!

  孝太郎的反應讓奇莉華感到心滿意足,於是她放過了孝太郎。不過奇莉華在離開孝太郎身上之前似乎做了什麼,只是兩具土偶在他的頭上跳舞,因此孝太郎並未察覺。

  「……」

  「……」

  只有正對著孝太郎的靜香和真希親眼目睹事情發生。兩人同時漲紅了臉頰,彼此互望了一眼。從眼神當中確認彼此的認知一致之後,兩人點了點頭。

  「里、見!」

  「對不起!」

  咚!

  「咕哇!」

  靜香和真希平常都過著健康的生活,體重不輕也不重。而且最後的戰役已經結束了一段時間,火龍帝的魔力充足,靜香也恢復了正常的體重。不過兩人同時騎上來,就無關體重的問題了,突如其來的重壓幾乎將孝太郎肺部的空氣擠了出來,重新吸上一口氣更是難上加難。

  「什、什麼事……」

  「我們也要回去自己房間,所以想比照早苗和奇莉華的做法跟你打個招呼。」

  「……不必模仿那種錯誤的……咕嗚……示範……」

  「對不起,里見。人家突然有點羨慕,所以……」

  「……藍、藍華情有可原……」

  「里見,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嗚哇!?

  發現孝太郎對待真希的態度跟自己大不相同,心生不滿的靜香開始騎在孝太郎身上劇烈搖晃。

  「……像這樣嗎?」

  見到這一幕,真希一開始因為訝異與擔心而睜大了雙眼,不久之後,就也不客氣地有樣學樣。

  「咕哇啊啊啊啊!!

  兩個人壓在身上就已經夠重了,如今又同時亂搖亂晃,這可不是鬧著玩的。不消多少時間,孝太郎就癱在地上無法動彈了。

  「里、里見!」

  「啊哈哈哈,好像玩過頭了。」

  「笠置,這一點都不好笑……」

  「不過現在可是好機會呢。」

  「啊……」

  當著動也不動的孝太郎面前,兩人再度羞紅了雙頰。面面相覷了一段時間,她們相互點了點頭,貼近孝太郎的臉頰。

  

  

  

  孝太郎失去意識的狀態只持續了幾分鐘的時間。靜香和真希從他的背上離開、氧氣循環到腦部之後沒多久,孝太郎就醒了過來。沒有真的陷入昏迷應該是不幸中的大幸吧。

  「……咦?」

  不過清醒之後的情況跟失去意識之前截然不同,孝太郎頓時納悶了起來。他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呈現仰躺的姿勢,背上的重量以及壓力也消失了,而且後腦還枕著軟綿綿的東西。無法進入情況的孝太郎環視四周,頓時跟低頭俯視自己的某人四目相對。

  「……你醒來啦?」

  「……櫻庭學姊?」

  「早安,里見。」

  低頭俯視孝太郎的人正是晴海。而且從此時晴海的臉部、身體的位置,以及後腦的觸感判斷,孝太郎頓時察覺自己正枕在晴海的腿上。

  「嚇了我一大跳。我走進房間一看,赫然發現你暈倒了……」

  「對不起,讓學姊嚇到了。我跟其他人發生了一點事情,所以……」

  「看來除了我之外,大家都精力充沛呢。呵呵……」

  晴海和孝太郎互相交談之際,雙方的臉也是前所未有地貼近彼此。晴海是個內向害羞的女孩子,幾乎不曾以這種距離跟其他人說話。若不是孝太郎失去意識,晴海也不會這麼做。

  ──真的跟阿萊亞陛下非常相似……不過學姊本來就是陛下轉生,會相似也是很正常的。

  在這種近距離對望的情況下,孝太郎才得以觀察晴海的臉部特徵。除了臉型和髮型,甚至連睫毛和眉毛這些小地方都神似阿萊亞,這些都是平常觀察不到的。而且臉上的表情更是極為相似。將晴海視為髮色不同的阿萊亞,也一點都不誇張。

  ──不過櫻庭學姊是櫻庭學姊,並不是阿萊亞陛下……

  然而進入實際展開動作,晴海和阿萊亞之間的差異就出現了。即使對待孝太郎、諸位夥伴以及佛德賽的感受性相同,對於其他事物的感受性還是有些微差異。雖然是同一個靈魂,經驗和知識卻截然不同,這也是理所當然的結果。而且就是因為如此,這種傾向在回到地球之後更加顯著。再加上阿萊亞封印於席格納汀的靈魂已經獲得解放,失去了彌補彼此差距的作用,兩人之間的差距應該會日漸擴大才對。

  「學姊的身體應該已經好多了吧?」

  「身體就算好多了,心也還是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復原。」

  晴海稍微嘟起嘴唇。這顯然是晴海獨特的情感表現方式,不是屬於阿萊亞的。現在的她只是個普通的女孩子,而不是一國的公主。阿萊亞總算可以做她自己了,因此孝太郎無須悲傷,笑著迎向這樣的晴海以及阿萊亞,正是自己的職責。

  「如果是學姊一定沒問題的。因為學姊有時候也意外地情感豐富。」

  「……」

  兩人的對話突然中斷。心生疑惑的孝太郎將望著天花板的視線移往晴海的身上,這才發現她正以稍稍溼潤的雙眼注視著孝太郎。

  「櫻庭學姊?」

  「……如果你繼續像這樣挖苦我,我會很高興的。」

  「啊……?」

  晴海瞇起雙眼微微一笑,在眼眶打轉的淚珠頓時流了下來,滴在孝太郎的臉上。剎那之間,孝太郎彷彿從晴海的身上看到阿萊亞的影子。

  「這是平安歸來的反作用力嗎?」

  「不,純粹是學姊情感太豐富的關係。」

  「既然如此……我會努力讓自己的情感變得更豐富的。」

  面帶微笑的晴海溫柔地輕觸孝太郎的臉頰,拭去自己落在孝太郎臉上的淚水。之後晴海對準才剛拭去淚水的地方,以自己的雙唇──

  喀、咚啪!

  「呀啊啊!」

  「怎麼回事?」

  突然之間,巨大物體撞擊榻榻米的聲音傳遍四周,而且還刻意挑在晴海豁出一切的行動即將達成、極度專注的瞬間。孝太郎感受到晴海似乎比平常更積極地表現內心的情感,因此也將全副精神集中於她的行動。結果兩人頓時被巨響嚇了一大跳,以僵硬而不自然的動作尋找聲音的出處,看起來像是快壞掉的玩具。

  「……那、那個……呃……對不起……」

  在那裡的是由莉佳,她試圖爬上被當成自己房間使用的壁櫥上層,卻功敗垂成,無力地橫躺在地上。她回來發現孝太郎和晴海之間的氣氛正好,不想打擾兩人,便打算偷偷躲進壁櫥。結果只顧著不發出聲音,反而一腳踩空,跌倒在地。由莉佳捅出的簍子頓時讓孝太郎和晴海之間的浪漫氣氛煙消霧散,她的體貼與努力等於白忙一場。

  

  

  

  隔天是二月一日。今天是星期二,孝太郎等人得到學校上課,於是孝太郎和來接他的賢治,兩人一起走在上學的路上。準備上學的學生不若以往那麼多,這是因為目前正值考季,上學的學生中看不到幾個三年級的考生。

  「孝郎,櫻庭學姊也要考試嗎?」

  賢治站在通學方向的車道、位於校門旁的公車站牌下。看到少數幾個三年級學生之後,疑惑地歪歪頭。春風高校的三年級學生在這段期間全都是自習課,而且老師不會點名。也就是說,雖然後面還有個考試,事實上等同長期休假。除了想要利用教室或是圖書館準備考試的學生之外,一般來說其他三年級學生幾乎都不會到校上課。因此賢治自然以為晴海是到學校來讀書──也就是準備參加考試。不過根據孝太郎以前的說法,印象中晴海好像已經推甄入學了,所以才會覺得納悶。

  「不,她已經推甄錄取了。」

  「那她怎麼還到學校上課?」

  「只是因為學姊是認真的好學生而已,再說她也很喜歡吉祥春風高校。」

  晴海之所以跑到學校上課,純粹是她生性認真的關係,不過晴海對於學校也有一份特殊的情感,就算去除認真的因素,也會因為先前一直待在佛德賽而想回學校看看。

  「真是高中生的楷模。」

  「那當然。別把學姊當成一般的高中生,等級差太多了。」

  「孝郎,為什麼是你在那邊得意洋洋啊?」

  「學姊從來不自我吹噓,所以我替她得意。」

  「……你可真是個貼心的學弟。」

  「還好啦。」

  賢治已經好一陣子沒見到孝太郎了,唯一感到不解的問題卻只有「晴海為什麼到學校上課」。說也奇怪,孝太郎好幾個月沒出現,賢治居然完全不感到疑惑,更精確的說法,他似乎根本沒發現孝太郎消失了好一陣子。

  ──謝天謝地,看來沒什麼問題。彩虹之心果然厲害。

  見到賢治的反應,孝太郎暗自鬆了口氣。賢治之所以沒注意到孝太郎長期缺席,其實都是彩虹之心動的手腳。她們找來身材相仿的人,以魔法改變那個人的外型,代替孝太郎到學校上課。而且不是只有孝太郎,三坪房間的其他少女全都比照辦理,因此沒人發現孝太郎等人消失了好一段時間──就算真的有這種人,記憶也已經被消除了,在學校的出缺勤記錄方面當然也沒有問題。

  彩虹之心主動協助的原因,是得到黑暗彩虹已前往佛德賽的消息之故。黑暗彩虹向來是彩虹之心的問題,因此她們主動表明願意協助的意向,製造出孝太郎等人的替身,也是協助項目之一。

  「對了,孝郎。」

  「嗯?」

  「大年初一的時候,你不是見過我們家琴理嗎?」

  賢治的問話傳入耳中,孝太郎的表情頓時流露出一絲緊張。

  ──不妙……得想辦法轉移話題……

  彩虹之心的表現雖然無從挑剔,卻並非十全十美。孝太郎等人雖然透過彩虹之心的轉述知道這幾個月發生了哪些事情,卻只能知道個大概而已,不可能掌握所有細節。一旦有人提出這幾個月之間的話題,情況可就相當棘手,非常有前後兜不上或是出現矛盾的可能性。

  「……琴琴怎麼啦?」

  「那時候你不是相當罕見地稱讚琴理的衣服很好看嗎?結果那傢伙似乎很高興,每次看到那時的照片都笑咪咪的。」

  「是、是哦?」

  彩虹之心建議大家不要使用肯定句,最好是以問句回應對方的疑問,因此孝太郎遇到類似情況的時候,也會慎選字句之後再回答問題。

  ──我稱讚琴琴的穿著……是怎樣的服裝?既然是大年初一的參拜,應該是和服吧?還是跟去年一樣是新買的休閒服?當時是怎麼稱讚她的?可愛?還是好看?

  走鋼索的險境依然持續。在這個話題中,孝太郎甚至連琴理的服裝都一無所知,更不知道孝太郎的替身到底是怎麼讚美的。一旦在回應的時候出現差錯,絕對會招致賢治懷疑。好不容易才重拾平凡的日常生活,孝太郎說什麼都不想搞砸,因此他罕見地拚命動起了腦筋。

  「琴理那傢伙可是卯起來精心打扮呢,下次也拜託你囉?」

  賢治雖然跟許多女性有過交往的傳聞,一旦事關妹妹琴理,就會立刻變了個人似的。賢治一直以來都很疼愛個性內向的妹妹,這個話題也是基於愛護妹妹的動機才提起的,可不能隨便敷衍了事。

  「這件事我需要你的協助,先讓我再看一下當時的照片吧。」

  「拿去。」

  「……你居然把妹妹的照片小心翼翼地帶在身上?」

  「你管我啊!」

  「……果然是和服……」

  「嗯?果然是什麼意思?」

  「呃,那個……琴琴穿上和服果然很好看的意思,總覺得她已經到了適合穿和服的年紀了。」

  「對吧!?不過我多少還是覺得有些落寞,總覺得她好像離我愈來愈遠了……」

  「……你是新娘的爸爸嗎?」

  最後情況還是在賢治愛護妹妹的感情之下化險為夷。必要的情報全都透過孝太郎巧妙的手法,由賢治主動提供,令他總算順利搞定了這個話題。不過現在還不是放鬆的時候,往後類似的問題勢必將一一浮現。唯有安然度過所有的危機,才能重拾過往的生活。接下來有好一段時間,孝太郎等人必須在各方面都加把勁才行。

  

  

  

  雖然多少發生了一些類似的問題,孝太郎等人總算重新回歸吉祥春風高校的生活。即使具備特殊才能或是強大的戰鬥能力,孝太郎等人畢竟是青春期的少男少女。相較於戰場上的生活,還是像這樣待在高中的教室比較自在。因此孝太郎等人雖然已經在一○六號房產生過類似的感受,如今還是再度萌生戰爭終於結束的深切感觸。

  「不想唸書了啦~~」

  「也太快了吧,早苗。我們不是才剛回來嗎?」

  「我不是為了這種事情而回來的!」

  「就是為了這種事情才回來的沒錯,妳可是高中生呢。」

  「我要回去當幽靈了!接下來就交給妳吧!」

  「啊!喂喂喂!?

  『嘿嘿嘿~』

  「早苗,妳太奸詐了!每次都這樣!」

  就是因為萌生出這種感覺,早苗在午休時間就已經原形畢露。不喜歡唸書的『早苗』獨自靈體脫離,將下午的授課完全丟給『早苗同學』。

  「真羨慕早苗……我也想要靈體脫離……」

  經過一個上午的授課轟炸之後,由莉佳已經精疲力竭地趴在桌上,抬起頭仰望靈體脫離之後的『早苗』。先前只能勉強跟上進度的由莉佳好幾個月沒來上課,完全聽不懂老師到底在教些什麼。

  『妳不是可以利用魔法做些什麼嗎?應該很簡單吧?』

  「那怎麼可以?我可是愛與勇氣的魔法少女呢!」

  『妳倒是很堅持這種設定。』

  「這不是設定,而是法律!佛沙里亞的法律!」

  由莉佳可以使用魔法,只要她願意的話,考試成績根本不成問題。然而由莉佳對於使用魔法的時機有她的堅持,除了特殊情況之外,她說什麼都不肯違反規定。或許由莉佳對於魔法少女這份職業抱持著有別於其他事物的驕傲,不過這種驕傲也確實讓她吃盡了苦頭。

  「既然有這種體認,為什麼不從一年級就開始唸書呢……?」

  真希雙手扠腰,輕輕地嘆了口氣。真希律己甚嚴,個性又積極上進,早在進入吉祥春風高校就讀之前就取得了基本的學力。執行潛入任務的時候,成績太好或是太糟都容易引人注目,因此基本學力在黑暗彩虹之中算是標準配備。

  「……同樣都是魔法使,居然還有明暗之分……最諷刺的是黑暗彩虹的前成員居然前途一片光明……」

  將兩人拿來比較之後,靜香微微苦笑。她之所以笑得出來,主要是因為還算勉強跟得上課業的關係。靜香的高中生活雖然以空手道或是料理研究社為重點,不過允文允武才是她的理想,因此在唸書方面也分配了一些時間。只能說經年累月的努力成果造就出彼此的差距。

  「由莉佳的才華過於偏重魔法,這就是不幸的開端。由於她使用的魔法非常強大,迫使彩虹之心不得不無視於其他的弱點,指定由莉佳為高級魔法使。天才也不好當呢。」

  最輕鬆的人當然是奇莉華。奇莉華從小就是好奇心旺盛的人,一心只想快點長大,前往地面的世界,因此而獲得了優於其他人的學習能力。高中所教授的課程,她早就已經學過了。

  「天才啊……人稱天才的奇莉華都這麼說了,確實相當有說服力。」

  「像我這種人不能稱之為天才。我只是藉由蒐集情報,取得任誰都能夠得手的資料罷了。」

  「……若以這種標準來看,世界上的天才幾乎都是普通人了。」

  事情就是這樣。除了由莉佳之外,大家都沒有課業方面的問題。而且自從升上二年級,由莉佳的生活態度改善了許多,在明年的升學考試之前還是有挽救的可能性。就是因為知道還有希望,孝太郎等人才會笑得一派輕鬆。然而情況卻出現了變化,事情就發生在那一天放學的時候。

 


《三坪房間的侵略者!?27》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ongliNV 的頭像
TongliNV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