烙印勇士  

本週小編會天天介紹書展精彩書目給各位讀者喔!!

敬請鎖定更新\(≧▽≦)/\(≧▽≦)/

話說回來今天的新書試閱吧!

漫畫烙印勇士的第一本小說問世了!

今天為大家帶來的就是《[小說] 烙印勇士 炎龍騎士》

東立火速推出中文版,本週大家就可以在書店看到了ヽ(。ゝω・。)ノ

負責書寫小說版的深見真老師也負責了烙印勇士動畫的原案工作,

老師的文字激烈強勁、真實不凡,與烙印勇士的氛圍不謀而合,

絕對可以讓各位沉浸在烙印勇士獨特的世界之中!

炎龍騎士古倫貝路多的過去,即將揭開神秘面紗──


 

 

  這件事終將成為一則動人的傳奇故事吧。

  描述某個勇敢的少女不惜犧牲生命,只為阻止惡龍塗炭生靈的傳奇故事。

  然而那並非真相。動人的真相在這個世界從來只是例外。

  以下講述的,是這件事變成傳奇的經過,在這個世界,它只是一段平凡無奇的戰爭紀錄。

  

  這裡是被劍與暴力支配的大陸。一個飽受奉一神信仰為唯一原則的法王廳以異端審判之名壓迫,大國間為了爭奪霸權而頻啟戰端的世界。

 

 

序章

  

    

  有一具死狀悽慘的屍體。那具屍體生前是個美女,如果不是經驗老道的醫生,或者見慣屍體的士兵,也許連判斷這具屍體生前的性別都有困難。

  於負責維護城市治安的衛兵哨中,那具女屍如今就躺在停屍間的台架上。四肢和頭部都被切斷,包括軀幹在內,整個身體被分成六個屍塊。

  有兩名男子站在這樣的屍體前。

  「……這具屍體……」

  正在驗屍的理髮師開口了。理髮師同時身兼醫師和衛兵隊諮詢對象的職務。因為經常使用刀具的緣故,不少理髮師具備外科醫學的知識。比起三流醫術的醫生,他們更常為傷患縫合傷口,城裡有不少像他這樣的理髮外科醫生。

  這座城市乃是格蘭特大公國的首都──諾魯德卡畢堤。

  「聽說這具屍體本來被懸掛在城內的大廣場上……」

  「沒錯。」衛兵隊長點頭回答了理髮師的問題。「大廣場夜間關閉期間,屍體就被吊在正門上。你看……就像傀儡一樣,被人用繩子懸吊在拱形的門上。」

  這不是一具單純支離破碎的屍體。理髮師咕嘟一聲嚥下口水,他觀察屍體的頭部,女子的頭在被砍下之前疑似遭到痛毆,整張臉呈現瘀青腫脹的狀態。

  尤其是嘴唇,腫到幾乎跟花苞一樣大。掀開腫脹的嘴唇,發現門牙不見了。大概是被鐵鎚之類的東西從正面猛擊吧。門牙被鐵鎚敲碎,光是想像那個畫面,理髮師就感到不寒而慄。

  四肢和軀幹可見無數的刀傷。那些傷口是用小而鋒利的匕首,一塊一塊把肉削下來所造成的,由於身上留有嚴重失血的痕跡,顯示死者是在生前遭受這番酷刑,從這盡可能避免被害者馬上就斷氣的行凶方式,不難看出下手的犯人有多麼凶殘,手腕和腳踝上也可見拘束用的鎖鍊深深嵌進肉裡的痕跡。

  最可怕的是,遭到這種方式虐殺的屍體,已經是今年以來的第三具了。三名死者都是被送到這個停屍間,由這名理髮師驗屍。

  有一陣腳步聲逐漸往停屍間接近。

  理髮師和衛兵隊長有些驚訝地面面相覷。

  一名用兜帽和斗篷隱藏面貌的高大男子走了進來。

  「你是什麼人?」衛兵隊長詢問。

  「呣。」男子發出了不知是回應抑或威嚇的聲音,摘下兜帽,露出自己的長相。

  一看到那張臉,衛兵隊長和理髮師都嚇了一跳,一改原先的態度。

  「請恕小的失禮……!」衛兵隊長躬身垂首。

  這名男子是格蘭特大公國的大將軍基爾斯汀。雖然是個白髮蒼蒼的六十歲老人,可是他肩膀寬厚,頸部也很粗壯,臉上可見戰鬥留下的傷痕以及細細的眼眸,長期在極其嚴苛的環境中出生入死,使他的眉心被鑿了一道道無法撫平的皺紋。

  「第三個受害者嗎?」

  「是的……!」

  「衛兵隊長,你的報告書我已經看過了。」

  「是……」

  「可以讓我這個老頭子負責搜索犯人嗎?」

  「咦……?」

  衛兵隊長和理髮師瞪大了眼睛。

  「這起凶殺案確實讓都城的百姓生活在恐懼中。」衛兵隊長說:「可是我國長年面臨裘達帝國的威脅,讓將軍閣下分心處理這種雜務可能不妥。」

  「你的心情我明白。問題是……」基爾斯汀語帶嘆息地說道:「看過報告書後,我意識到一件事情。被害女子全是公認的美女,不是一般容易下手的貧民。兇手不但長期監禁被害人,還把屍體公然展示在醒目的地方……」

  基爾斯汀的眼眸瞇得更細、更銳利了。

  「假如我的直覺沒錯,兇手應該是上流階級的人物。」

  衛兵隊長和理髮師同時低聲發出呻吟,兩人都理解了事情的嚴重性。

  基爾斯汀接著說道:

  「倘若真是如此,縱使由衛兵隊進行調查,恐怕進行到一半就會蒙受壓力而不了了之。接下來交給我吧。我會特別挑選背景可靠的騎士,讓他接續我的任務。」

  「是……!遵命!」

  「……其實反而希望這只是我疑神疑鬼哪。」

 

 

 

第一章

 

  

  為了平息惡龍的禍害,公主成了犧牲品。

  但惡龍仍舊持續作惡,最後為戰士所敗。

  從此以後,巫女便在神殿為龍和公主獻上鎮魂的祈禱。

  ──此乃流傳在小小島國的傳說。

  

     

  

  ──在渺小的格蘭特大公國和大國裘達的國界附近。

  有一名男子站在塔上,居高臨下地睥睨著彷彿淹沒了整條地平線的大軍。

  那裡是被稱作〈火龍之巢〉的地方。

  

  格蘭特大公國屬於島國,島名也叫格蘭特。國土範圍非常狹小,如果以接力的方式策馬狂奔,只需三天就能直貫島嶼距離最遠的兩端。儘管位處北方,不過島上擁有好幾座不凍港,國家繁榮昌盛。

  格蘭特的國土看起來像一個巨大的盆地,是火山活動所形成的火山臼島嶼。時至今日,那座火山臼有時依然會噴出火焰,傳說有龍沉眠於其中。首都諾魯德卡畢堤位於盆地的中心點,環繞四周的外輪山猶如巨大的牆壁,是個易守難攻的理想地形,而且山林間遍布砲台,熟鐵製成的防城砲虎視眈眈地監控著海上的情況。

  其外輪山不只作為防守的鐵壁,同時也是蘊藏了各種資源的巨大礦床。專門載運礦物的運輸船隊在不凍港頻繁進出,而漁業亦蓬勃發展,在外輪山內側的山坡和草原上,十分盛行以牛羊為主的畜牧業。

  格蘭特島的南端有火山臼的缺口,形成了一片暢行無阻的廣大平原。

  和大公國敵對的裘達帝國投入了壓倒性的戰力將這片平原占為己有,於是,裘達在平原上建造了名為切斯特的要塞──自那時起,一轉眼已過了十四年。

  儘管裘達派遣了大量的兵力進駐切斯特,卻依然遲遲無法攻下首都諾魯德卡畢堤。會形成此種僵局的理由當然不只一個,不過最大的原因恐怕還是地形。

  地勢跟島的外輪山同樣險峻的山岳地帶,環繞在首都四周。如果想從平原直攻首都,勢必得先突破封鎖了唯一的交通路線──迴廊地帶──的城堡。

  那座城堡就是〈火龍之巢〉。

  火龍之巢採用了即使在大陸也極為罕見的稜堡式城郭。

  所謂的稜堡,指的是從城郭本體突出的設施。置身突出之處,可以更易於監視敵軍,要狙擊敵方的射手也更易如反掌。換言之,稜堡是一種專門對付敵方投石機和攻城砲的設施。只要在稜堡設置大砲,並且安排神箭手和弩兵坐鎮,縱使敵方有千軍萬馬,也無法輕易跨越雷池一步。

  〈火龍之巢〉在平原側擁有六處稜堡,城牆分為內外兩層,牢不可破。有些城堡的城牆內會規畫城市,不過〈火龍之巢〉中的建築物,幾乎全是專為騎士和士兵所打造。

  當中有兩棟最為醒目的高樓建築。

  分別是城樓和門樓。

  城樓就是所謂的天守閣。那裡不僅是城主的居處,同時也是武器庫、糧食庫和會議場。門樓則是在城門上加蓋居住設施,專為籠城戰設計之地,兩者都是石造的堅固建築。

  〈火龍之巢〉東西南北四個城牆的角落共蓋了四座塔。塔如果蓋得太高,容易成為投石機和大砲的標靶,進而失去稜堡的優勢,所以建造時刻意降低了高度。

  男子──古倫貝路多‧亞路庫維斯特身穿甲冑,站在南塔的瞭望台上。

  這是古倫貝路多在〈火龍之巢〉擔任指揮官的第十年。

  他的母親在十四年前慘遭裘達士兵殺害。

  時至今日,當時的畫面對他而言仍像昨天剛發生一般歷歷在目──

  

    

  

  ──十四年前。

  

  那天,還是少年的古倫貝路多四處尋找著有水流動之處。他的嘴角裂開了,血液的腥味在口中蔓延。

  他才剛和人互毆,對手每個年紀都比他大。

  古倫貝路多有一頭極其引人注目的紅色頭髮,他自小沒了父親,母親雖出身名門,可是家道中落,目前和幾名傭人一起在鄉下的老舊房子生活。古倫貝路多成天都在和比他年長又無處宣洩精力的年輕人打架。

  那一年,十四歲的古倫貝路多已經長得比一般成年男性的平均身材還高,一對一單挑從來沒輸過。不過那天的對手人數眾多,他的腦袋挨了幾拳,現在還有些昏昏沉沉。

  如果回家跟母親說這件事情,母親想必會纏著追問「對手有幾個人」、「你打贏了嗎」之類的問題吧。古倫貝路多會這樣回答:對手有三個,全部都被我打倒了。

  古倫貝路多的母親奧菲米亞,出身於自尊心強烈的北方海洋狩獵民族,再加上丈夫早年戰死沙場,她對孩子的教育方式十分嚴厲。她的口頭禪是:「縱使由我親自傳授劍術,如果你不能頂天立地活著,死後你就不能前往『眾神之館』和父親團聚了。」雖然大陸法王廳的教條是「善良的人在死後可以上天國」,可是於這個北方小國,人民心中仍根植著「唯有勇敢的人,死後才有資格被召往眾神之館」這種獨特的價值觀。話雖如此,除非職業是神官,否則每天偏執地奉行這種生活態度,在社會上只會被人當作怪胎。古倫貝路多在十四歲的時候,已經必須面對死亡的問題。

  ──想要稍微漱漱口,也想要洗把臉。如此一來,應該就能清爽許多吧。

  至少把嘴角的鮮血抹掉也好,回去的時候如果模樣太狼狽,母親可是會生氣的。

  然而──

  「這傢伙就是古倫貝路多嗎?」

  那群始終打不過古倫貝路多的年輕人之首,去拜託了當兵的兄長,找來了將近十個職業打手四處尋找古倫貝路多的下落。他被對方發現後,雙方再度陷入亂鬥。

  對方有職業打手助陣,又攜帶棍棒和鞭子等武器,再加上人多勢眾,即使古倫貝路多是個實力再強的打架高手,勝負也顯而易見。對方毫不留情地對他一陣拳打腳踢。

  古倫貝路多失去意識,倒地不起。

  「喂,你看他。」

  「這下事情糟糕了。」

  誤以為古倫貝路多已死的年輕人們,把他抬到郊外的森林裡丟棄後,便落荒而逃。

  

  古倫貝路多意識朦朧,身體沉重得像發高燒一樣──與其說是沉重,其實是連一根手指都動不了。

  古倫貝路多短暫的一生像走馬燈般在腦海裡浮現。在父親死亡的那天,唯一一次在他面前落淚的母親;即使在村子裡遭受孤立,還是憑藉一介女子的力量努力拉拔古倫貝路多長大的母親;母親嚴厲的教導和日復一日的訓練,導致村民把他們母子當作怪胎,在背後指指點點的日子……有著強烈自尊心的北方海洋狩獵民族的血統,對母親的敬畏與愛情,母親的血統與教誨所致的孤立與孤獨,這一切讓無力保護母親、還只是個孩子的自己,感到深深的無力感。

  身體無法動彈的古倫貝路多感受到全身充滿了憤怒。

  ──我怎麼能死在這種地方。

  遠離村莊的森林,傳來涓涓細流的潺潺水聲,這裡瀰漫著神祕的氛圍,彷彿連動物的腳步聲都聽得見。正因為此地是如此寂靜,所以即使是奄奄一息的古倫貝路多,也能感受到野獸正在接近的氣息。

  ──是鹿嗎?還是山豬?

  古倫貝路多才在思考,一頭巨大的銀狼便突然冒出來盯著他的臉。

  「──嗚!」

  古倫貝路多瞬間心生恐懼,同時,一個幼女的聲音旋即響起:

  「不行喔,路德維克。貿然靠近小心被吃掉,他說不定是肚子餓才倒在這裡的。」

  「什麼?」

  「即使還小,龍依然是龍。而你只不過是跳蚤。」

  一個年紀非常幼小,感覺還不適合少女這個稱呼的小女孩躲在橫倒的樹後,鬼鬼祟祟地觀察著古倫貝路多,她小聲地向叫做路德維克的銀狼說話,身旁圍繞著好幾隻駝鹿。

  「……我不會吃掉牠的。」

  「龍說的話誰知道是真是假,一不小心就會整個被你吞進肚子……」

  「我根本不是龍。妳在胡說什麼?」

  小女孩從樹蔭走了出來。

  她美得就像妖精,古倫貝路多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醒著在做夢。

  象牙色的肌膚,彷彿染過墨似的黑色長髮,大又深邃的灰色眼睛,略豐滿的唇瓣,胸部平坦,四肢纖細。

  少女──大剌剌地靠近古倫貝路多。

  她一點也不害怕體型遠比她高大,而且從唇畔溢出鮮血的古倫貝路多。

  這時,古倫貝路多從她的動作和視線,察覺她的眼睛看不見。

  「妳……」

  「貝妮蒂庫特。你呢?」

  「古倫貝路多‧亞路庫維斯特。」

  「哦。」

  少女──貝妮蒂庫特用大拇指抹了一下古倫貝路多嘴唇上的傷口。

  「剛才我看到巨大的深紅從森林中向上竄出。我在這座森林從沒看過那麼強烈又巨大的深紅色。火龍!你肯定是火龍沒錯!」

  語帶興奮的貝妮蒂庫特滔滔不絕地說道。

  「我是人類,是……男人。」

  「假裝成人類的火龍……?我知道了!你是被人類追殺,才喬裝成人類的吧!」

  「我已經說了,我是如假包換的……」

  剎那間,古倫貝路多因傷口發疼而皺起臉孔。

  「!你受傷了嗎?路德維克!」

  貝妮蒂庫特大喊一聲後,只見巨大的銀狼叼住古倫貝路多衣服的領子,然後靈巧地直接銜起他,讓他乘到自己的背上。

  「跟我來。」

  古倫貝路多在貝妮蒂庫特的帶領下往森林深處前進。我要被帶往黃泉之國了嗎?古倫貝路多心想。根據北方的傳說,人如果像個英雄一樣死去,就會有女武神前來迎接。那一天已經來臨了嗎?可是現在的自己一點也不像英雄,貝妮蒂庫特看起來也不像女武神。

  森林深處有座泉水。從四周熱氣裊裊的景象看來,應該是溫泉。格蘭特大公國可說本身就是一座休火山,所以有溫泉的地方並不罕見,不過這裡瀰漫著清淨的空氣,是其他地方的溫泉所沒有的,森林的動物們都安安靜靜地泡在溫泉裡。

  在銀狼──路德維克的幫助下,古倫貝路多在溫泉裡躺了下來。銀狼以自己的背部當作他的枕頭,所以古倫貝路多不至於溺水。

  傷口接觸泉水的瞬間,鮮明的劇痛教古倫貝路多差點發出哀號,他咬牙把喉嚨裡的哀號吞了回去,沒多久,身體就慢慢變得輕盈,甚至到教人不敢置信的程度。看來這與其說是熱水,不如說是藥液還比較正確。聞起來令人舒暢的草藥香氣,也讓緊張的心情舒緩下來。

  貝妮蒂庫特脫下連身的布料衣物,全裸趴在駝鹿的背上,任牠在溫泉裡游來游去,嬉戲玩鬧。貝妮蒂庫特是個身材纖細的孩子,雖然不至於瘦到不健康的程度,不過可以清楚看見她的肋骨從皮膚底下浮現。

  「……簡直像是童話的場景哪。」

  超現實的氛圍讓古倫貝路多感觸良多地喃喃自語。

  貝妮蒂庫特靠近古倫貝路多。

  「這裡是我和這些動物的祕密基地。每次我受不了婆婆他們嘮叨,就會偷偷溜到這裡。這個溫泉可以治療任何動物的傷,就算是龍一定也不例外。」

  「為什麼妳要說我是龍?我說過好幾次了,我是人類……」

  「騙人、騙人,我沒看過這麼強烈又深紅的人類。」

  「妳沒看過?可是妳的眼睛……」

  「對,我的眼睛看不見。可是我看得到心。看得到精靈和氣的流動。剛剛我還一度以為是火山爆發了呢!想說是不是傳說中沉睡在火山底部的火龍覺醒了!」

  剛才……?是指我感到憤怒的時候嗎?古倫貝路多回想先前的情況。這麼說來,自己在進入這座溫泉……應該說在遇見貝妮蒂庫特之後,那股猛烈的怒火就漸漸淡化了。

  「什麼火龍……形容得太誇張了……那怎麼可能……我不過是個……無力的小鬼。不管做什麼事……都無法順心如意。」

  古倫貝路多握起了拳頭。

  「假如我是火龍,我肯定會把這世上的一切……通通燒光……」

  貝妮蒂庫特不知何時跨坐到了古倫貝路多身上,近距離端詳他的面孔。

  近在眼前的美麗少女的臉龐,以及肌膚貼在一起的觸感讓古倫貝路多感到不知所措。對方還只是個非常稚嫩的小孩。

  不過──好像有哪裡不對勁。貝妮蒂庫特的樣子有些奇怪,彷彿在用失明的眼睛眺望遠方的幻影,就像明明滴酒未沾,卻已醺然欲醉。

  「我相信你可以成為很強、很強的龍。」

  貝妮蒂庫特神情恍惚地說道:

  「就像傳說中的火龍一樣。如此一來,再也沒有人能傷害得了你。紅蓮的烈焰將燒死敵人,堅不可摧的鱗片能粉碎敵人的武器。」

  話才說完,她就像回過神來一樣打了個哆嗦。瞬間脫離了彷彿被附身的恍神狀態,回到原本孩子氣的模樣。

  然後貝妮蒂庫特把手放在古倫貝路多的胸口、靠近心臟的位置。

  「……可是不管你身上披覆著多麼強大又堅硬的鱗片,還是保護不了你的心……假如你這個地方受傷了,就再過來這裡吧。」

  貝妮蒂庫特天真無邪地笑著,古倫貝路多怔住了。貝妮蒂庫特就這麼靠在古倫貝路多身上,度過輕鬆的時光。

  不知不覺間,痛楚消失了,傷口也不再流血。這裡似乎蘊藏著某種神聖的力量。

  「我必須回去了……」

  「說得也是。你不能一直留在這座森林裡……現在還不到那個時候。」

  路德維克和貝妮蒂庫特送古倫貝路多走出了森林。

  「……喂。」古倫貝路多轉頭看去,只見整座森林籠罩在濃霧之中,不見任何人影。

  「……我被妖精戲弄了嗎……」

  明明是剛發生不久的事,卻飛快的湧上了不真實的感覺。古倫貝路多像回憶著貝妮蒂庫特的觸感似地把手放在自己的胸口。

  (假如你這個地方受傷了,就再過來這裡吧。)

  古倫貝路多回想著少女說過的話語,踏上了歸途。

 


 《[小說] 烙印勇士 炎龍騎士》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ongliNV 的頭像
TongliNV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