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靈新娘  

小編現在正處於水深火熱分秒必爭之中不過小編還是沒有忘記每週要給讀者的福利喔

本週的精采試閱《與精靈新娘攜手展開異世界領主生活2─對了,在異世界創建學校吧!─》

內容小編就不爆雷了不過絕對爆笑又甜蜜那小編繼續修羅場了我們下週再見唷!

 


序章

 

  熾熱的陽光曬紅了臉頰,火燒般的空氣灼燒著胸口。

  吸滿熱氣的髮絲變得潮濕沉重,汗水剛拭去又旋即滴落。

  「由太大人。」

  我看向鈴聲般清脆嗓音傳來的方向,陽傘下的尖耳美少女露出了溫柔的微笑。

  一陣清爽宜人的風,從俯瞰全島的破火山口靜靜向下吹拂過來。

  「嗨,艾可西莉亞。」

  清透雪白的肌膚。彷彿令人錯失遠近感的精緻小巧臉龐,加上纖長的四肢。白金色秀髮如金色絲線般閃閃發光,紅潤飽滿的豐唇宛如山茶花綻放。

  混血精靈美少女艾可西莉亞。

  她是異世界的居民,也是統治轉移至日本的貧窮聚落‧黎里加爾多的公主。

  另一個身分是──我的新娘。

  大家可能不明白我在說什麼,不過這位讓人只要看一眼就移不開目光的美少女,莫名其妙地成為了我的新娘。

  而現在她跟我在做什麼呢……

  「抱歉,讓妳久等了。我花了很多時間才把這東西從倉庫拿出來。」

  「由太大人,那是什麼?」

  「這叫『烤肉爐』。是用來烤肉的。」

  前幾天,我們救了虛弱的水龍,幫青根島度過危機……應該說,幫全日本度過危機。

  為了體恤大家的辛勞,於是今天舉行了慰勞兼烤肉大會。

  不過最重要的烏森小姐和百花姊姊看起來實在太忙碌,我不敢叫她們來參加……

  「發出黑暗光澤的漆黑底座……原來如此,等一下就是要用它來召喚名叫『BBQ(烤肉)』的破壞神,釋出紅蓮業火將敵人燃燒殆盡,對吧?太可怕了……不愧是日本的魔導具!」

  原來如此個頭啦!妳到底想辦一場多悽慘的宴會?

  「艾可西莉亞,我跟妳說,所謂的烤肉是在野外烹調食物,類似小型派對的活動啦。」

  「太棒了!派對!」

  「三咲等等應該會帶吃的過來,我們先準備好烤肉用具吧!」

  「好!滿足丈夫的胃是妻子的責任。身為妻子,我會盡全力努力的!」

  艾可西莉亞在胸前緊緊握住雙手,臉龐朝我靠了過來。

  我到現在還是不習慣這樣的距離。

  「對、對了!欸,艾可西莉亞,烤肉的時候,先穿上這個比較好喔!」

  為了掩飾漲紅的臉,我將手伸進從家裡帶來的紙袋。

  「由太大人,那是……?」

  我拿出胸前寫著「牛」的白色T恤。這是每年在青根島舉辦的牛慶典紀念商品……

  「萬一妳的衣服弄髒就糟了吧?所以穿上它代替圍裙──」

  「哎呀!謝謝你,由太大人!身為你的妻子,我會一輩子好好珍惜它的!」

  艾可西莉亞露出感動至極的表情高喊,然後將一件一千圓的T恤緊緊摟在懷中。

  「咦?啊,不。一輩子好好珍惜什麼的,這不是那麼珍貴的東西啦!」

  「你太謙虛了!雖然異世界也有染布的技術,但從沒聽說有工匠可以紡織出如此純白無瑕的布料!想到你為我準備了這麼美麗的衣服,我實在太感動了!」

  艾可西莉亞表示「我想馬上穿看看」,便跳到附近的岩石後,不久她就穿著T恤出現在我面前。

  「由太大人,你覺得如何?適合我嗎?」

  就像第一次穿上浴衣的女孩子一樣,艾可西莉亞一臉開心地轉了一圈。

  「啊,啊啊,很適合、啊……」

  「唔呵呵!」

  唔嗯……糟糕!

  只要艾可西莉亞穿上身,不管什麼衣服看起來都會變得超級可愛。問題是我給她的,卻是土到沒機會穿的超土T恤啊!

  事到如今,那種事我就算嘴巴裂掉也不能說……!

  「穿上漂亮的禮服和溫柔體貼的丈夫一起參加派對嘻嘻嘻嘻!」

  唔喔喔喔……什麼時候T恤竟然變成禮服了!我的罪惡感好深啊!

  「由太大人,你這麼深愛著我,我實在太幸福了!」

  雙頰通紅的艾可西莉亞,出其不意地摟住我的手臂。

  「喂、喂……」

  薄透布料下綿軟的雙峰因擠壓凹了下去,吸附在我的肌膚上。

  難、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沒穿胸罩嗎!?

  就在我差點失去理性的時候,傳來熟悉的聲音。

  「喂,由太!艾可西莉亞!」

  「啊……三咲!」

  她是我的高中同學,也是我的青梅竹馬──和栗三咲。

  據說在城市中要找到所謂的青梅竹馬,跟發現希格斯玻色子一樣困難,但是在面積狹小的青根島村,要找不是青梅竹馬的人反倒比較難。

  「哎呀,對不起我遲到了。因為一直找不到可以拿來烤的肉,所以我帶了『臭魚乾』來代替!」

  「等一下啊啊啊啊啊!妳打算在這裡搞生化恐怖攻擊嗎啊啊啊啊!?

  先為不知道的人解說一下,「臭魚乾」是伊豆群島的名產魚乾,正如其名,臭得要命。

  要說它有多臭,大概是不小心卡在牙縫裡的話,搞不好會被薰到喪命那麼臭。

  「有什麼關係嘛!艾可西莉亞也很喜歡臭魚乾啊!」

  「不,艾可西莉亞說過她不太敢吃臭的東西。對不對,艾可西莉──嗯?」

  「…………」

  艾可西莉亞突然像陶瓷面具一樣閉口不語。

  「喂、喂,艾可西莉亞。妳之前不是很討厭臭魚乾嗎?」

  艾可西莉亞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而是用像冰塊一樣冷的嗓音詢問三咲。

  「三咲,妳那件衣服是……?」

  聽到這句話我才驚覺。

  三咲……穿著跟艾可西莉亞一樣的T恤!

  「什麼?啊啊,這件?這是前年牛慶典的時候,我叫由太買給我的。我沒有其他可以穿來烤肉的衣服,所以就穿它來了。啊,艾可西莉亞也穿了一樣的嘛!耶──!」

  好奇怪喔。明明是盛夏,我卻突然覺得背脊好涼。

  「……由太大人。這是怎麼一回事?」

  「咦?什麼意思?」

  「你曾經送其他女性一模一樣的禮服,關於這個可怕的事實,你有何解釋?」

  「什麼可、可怕的事實……沒有啦,這是那個……」

  「奇怪?難道艾可西莉亞的T恤也是從由太那收到的嗎?」

  「妳冷靜點,艾可西莉亞。我這麼做是有比大海更深沉的理由……」

  「是的,我當然明白,由太大人。母后教過我,寬容看待男人玩火的行為是賢妻良母的條件。所以我也要稍微玩個火。

  火的元素精靈啊,釋放出比地獄深淵更狂猛的地獄業──」

  「妳快住手!」

  妳根本什麼都沒明白啊!

  「由太大人,請你放開我!身為你的妻子,我有責任燒毀地面上所有男人!」

  「那種妻子的責任根本不存在啊!」

  「啊啊。由太,你又隨口對艾可西莉亞胡謅了對吧~」

  「別把人說得那麼難聽,三咲!這一切都是誤會──」

  就在此時!

  嘩啦沙沙沙沙沙沙!

  唔喔!?

  腳邊的沙子突然冒出尖銳長劍。

  「危險!這、這是什麼情況!?

  從漫天飛舞的沙塵中,出現的是一名穿著紫色比基尼的女騎士。

  「由太殿咳咳、咳咳!」

  「喂!會嗆到的話,就不要躲在那種地方啊!」

  「呼!沙子太燙,差點就被烤熟了。」

  「所以就說別勉強啊!」

  雖然我覺得不太可能,但是該不會在我們抵達前,她就一直躲在沙子裡面吧?

  「啊,是貝爾貝琳德。妳怎麼了?今天怎麼沒穿平常那套比基尼盔甲?」

  「因為比基尼盔甲生鏽了,現在正在修理。這套泳衣是三咲殿下的母親大人賞賜的。」

  那套盔甲竟然不是水陸兩用的啊……

  話說回來,妳竟然穿著泳裝在這裡等我們,根本就是想大肆享受烤肉的樂趣嘛……

  「真是的。貝爾貝琳德,妳這時候冒出來,到底有什麼事?」

  「啊啊,我想起來了。其實我有個問題想詢問由太殿下。」

  「什麼問題?」

  「你的血是什麼顏色!?

  「普通的紅色啊!?

  「…………我不懂。」

  「我也不懂啊!」

  這個女騎士到底在期待什麼顏色啊!

  「先讓公主高興到極點,再狠狠將她推下山谷,這根本是惡魔的行為。以後我就叫你『閃光賤人』吧!」

  「妳真的很喜歡閃光耶!」

  莫名其妙,我已經搞不清楚了!

  「喵哈哈……艾可西莉亞和貝爾貝琳德,妳們兩個是不是有~點誤會了?」

  一直在旁邊聽著的三咲似乎看下去了,插進了我們的對話。

  「…………誤會,是嗎?」

  收起火焰的艾可西莉亞微微歪著頭。

  「對。這件T恤啊,是因為之前慶典時我跌倒了,全身都是泥濘,所以由太才替我去買衣服。可是島上只有賣這件牛慶典T恤,不管怎樣都會撞衫啊。」

  「……原來是這麼回事啊。」

  「呵呵呵!看到艾可西莉亞吃醋成那個樣子,真的可愛死了!對付這麼可愛的艾可西莉亞只能……這樣!嗯~磨蹭磨蹭磨蹭磨蹭磨蹭磨蹭磨蹭磨蹭!」

  「啊哇哇……三、三咲!」

  呼。看來她似乎冷靜點了。這麼一來,問題總算解決了。

  「那麼,我們差不多可以開始烤肉了!」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嗯?」

  就在我打算裝設火爐時,我的智慧型手機開始震動起來。

  我一看液晶螢幕,上頭顯示了一個不吉利的名字。

  「呃,是百花姊姊!到底找我幹嘛啊……喂?」

  《噢,小由。是我。我現在人在公所,不過情況變得有點嚴重。所以有些事想拜託你。》

  「咦……拜託我?」

  就這樣,解決之前麻煩的慶功宴才剛結束,又立刻捲入了新的騷動中。

 

第四號議案 關於海洋軟體動物將外套膜外面分泌的硬組織靠在女性胸部上之對錯(備詢)

 

       1

  

  隔天,我和艾可西莉亞一起來到黎里加爾多城。

  「──總而言之,希望各位不要擅自捕魚,不過……」

  站在我面前的黎里加爾多漁夫們,露出困惑的表情面面相覷。

  「領主大人,到底是怎麼回事……?」

  「啊,咦……呃,那個嘛……」

  我回想起百花姊姊在電話中問我的事。

  

       *

  

  《──現在村裡漁會的人來到公所,說你們那裡的漁夫用一條龍跟刺網在捕魚。》

  「咦?啊啊……」

  她說的是海龍哈密瓜吧!

  哈密瓜是依格西莉亞皇后的寵物,但在轉移到日本時失去了蹤影,我們前幾天發現了牠,將牠帶回島上安置。

  「那、那又怎麼了?」

  《你還問怎麼了!你們做的事可是違反了漁業法喔!》

  「啥?漁業法?」

  《沒錯。這一帶用底刺網捕魚的漁業權,屬於漁會所有。漁會抱怨異世界的人沒有許可權卻在漁場亂搞,氣得不得了哩!》

  「等、等一下。難不成他們會被逮捕嗎……?」

  《……放心,不用擔心那個問題。》

  「不用擔心……是什麼意思?」

  《水產廳和海保都嚇得腿軟,不願意出動。就算他們遭到逮捕,也不知道該把他們當成日本人還是外國人處理,甚至連是否當成人類處理都不知道。》

  「這、這樣啊……」

  《東京都產業勞動局也說了,國家還沒決定好方針就不能行動,反正不管哪個單位都是只會袖手旁觀和推託責任的膽小鬼,根本沒辦法溝通。》

  原來如此。也就是說……

  「百花姊姊,妳剛剛說有事拜託我,該不會就是……」

  《沒錯,沒想到你觀察力還滿敏銳的嘛。就像我剛剛說的,可不可以請你想辦法解決這件事?》

  咦咦咦~~~!

  「妳太亂來了吧!政府和東京都都處理不來的事,要區區一個高中生怎麼解決啊!」

  《你在說什麼啊?小由。你是那裡的領主吧?既然如此,當然只能由領主負起責任解決問題了,不是嗎?》

  「唔…………」

  攻擊這點真是直搗痛處。

  《再說,你不是說過想繼承爸爸的衣缽,進村公所上班嗎?就當作是預先練習吧!反正就是這樣啦,我很期待你的表現喔(喀嚓)》

  「啊,百花姊姊──」

  嘟~嘟~嘟~

  她單方面掛斷了電話。

  真是的,這種問題,到底要我怎麼辦啦……

  「由太~貝爾貝琳德為我們準備了肉喔~」

  算了,總之先好好享受烤肉的樂趣吧!

  「由太殿下,我早就猜到有可能發生這種事,所以帶了唔咳呃咳!的肉來。」

  「等一下!?妳咳嗽的部分很令人在意喔!?

  

       *

  

  所以,此時此刻←

  「──我們受到領主大人很多照顧,如果這是你的命令,我們遵從也是理所當然的,可是我們是一群除了捕魚之外沒有其他謀生能力的人。如果叫我們不准捕魚,明天起真的不知道該怎麼生活才好……」

  「唔……說、說的也是。」

  這群人也要生活。不是告訴他們「因為違反了法律,所以不得捕魚」就能解決的。

  事到如今才說這種話有點晚,但是對於無法準備任何替代方案的自己,我真的感到心有不甘。

  「領主大人,我可以說幾句話嗎?」

  「咦?啊,請說。」

  漁夫大哥展現出他的不滿,對我提出質問。

  「讓我說的話,我認為魚是大海的恩惠。人類擅自訂立規則要求其他人不准捕撈,實在太奇怪了!關於這件事,領主大人有什麼看法?」

  「不,那是以民主方式決定的事,所以……」

  「民主?」

  「啊,所謂的民主,就是國民參加選舉,然後政治家……」

  「國民?政治家?」

  唔唔,被他們一問才發現很難解釋。老實說,我也不是很清楚。

  「各位,請等一下。」

  艾可西莉亞似乎看不下去了,她插進我們之間。

  「這裡不是異世界。這裡跟我們以前的世界不同。日本有日本的規矩,我們不可以無視於這裡的規矩為所欲為。」

  「公主……」

  漁夫們紛紛垂下頭。

  「欸,明天起該怎麼辦?」「去山裡撿果實吧?」「可是山裡有怪獸。」

  看見他們低聲討論的模樣,艾可西莉亞於心不忍地咬住嘴唇。

  喂,由太,你讓年紀比你小又弱不禁風的女孩子扛下這樣的重擔,真的可以嗎……!?

  「~~~~好!我知道了!」

  「?你、你怎麼了,領主大人?」

  「我來想辦法!」

  「咦!?由、由太大人,你可以嗎!?

  「這不是理所當然嗎!雖然有點不可靠,但我好歹是領主耶!」

  唔哇~~忍不住順勢說出來了!

  事已至此,也只能豁出去了。

  「難、難道由太大人……是因為擔心我,所以才這麼做的嗎?」

  「啊、嗯……算是啦,可以這麼說。」

  「~~我最喜歡你了!(緊緊抱住)」

  艾可西莉亞冷靜點啊啊啊啊啊!

  「總、總之就是這樣,所以各位可不可以暫時忍耐一陣子別去捕魚呢!希望你們給我一點時間!」

  「領、領主大人……你別這樣,請把頭抬起來。你這樣拜託我們,我們才沒有立場說什麼哩!」

  漁夫們慌張了起來。

  不過,我低頭懇求他們也是理所當然的。雖說只要暫時忍耐一陣子,但是還是會苦到他們。

  「由太大人,接下來該怎麼做呢?」

  「牽扯到法律問題,果然還是得請那個人出馬吧……」

  我想起可靠夥伴的臉孔,緊緊握住了拳頭。

  

       2

  

  叩、叩、叩!

  「烏森小姐,妳在嗎?」

  安靜無聲。

  嗯?真奇怪。沒有回應。該不會變成屍體了……怎麼可能。

  「由太大人,你是不是叫錯了……」

  啊,對了。

  我想起前幾天烏森小姐對我說的那句話。

  「『美羽』小姐,妳在──」砰!

  嗚喔啊!

  「……有何貴幹?」

  「好痛~~」

  都是因為她出其不意地打開門,我的鼻子……

  「由太大人,你、你還好嗎!?

  艾可西莉亞捧住我的臉頰,並將她的臉湊了過來。

  「由太同學,能不能請你不要在我面前跟配偶卿卿我我?」

  「才不是!絕對不是妳說的那樣!」

  我彷彿從她的語氣中感到一股惡意耶!?

  「總之請你們先進來。請問找我有什麼事?」

  「啊,不好意思。其實,我有事想跟美羽小姐商量。」

  我戰戰兢兢地開口,美羽小姐深深嘆了口氣後回答我。

  「呼~由太同學,在那之前,你應該有事向我報告吧?」

  「咦,報告?」

  報告什麼?

  「事態都已經發展到這個地步,沒想到你卻一點消息都沒告訴我。老實說,我對由太同學你非常失望。」

  咦咦!?那麼重要的事情嗎!?

  「……難道美羽小姐已經先從百花姊姊那裡聽說黎里加爾多漁夫的事情了嗎?」

  「是烤肉的事。」

  欸,竟然是那個!

  「我先前在LINE上聽三咲同學提過了。聽說你同時跟好幾名女性眉目傳情,害烤肉派對差一點變成血祭。」

  「三咲!」

  「我明白。這就是你們業界所謂的『現充』對吧?」

  才不是!

  「美羽小姐,關於那件事,完全是誤會啊……」

  「是不是誤會完全不是問題。更重要的是,你竟然沒有邀請跟你們共患難的我,實在遺憾之至。我絕對無法認同你的做法。在此向你提出強烈的譴責!」

  我不太清楚究竟是怎麼回事,不過她似乎相當氣憤。

  「抱、抱歉,因為我猜想妳工作應該很忙,所以才沒有邀請妳,難道妳也想參加嗎?」

  「才、才沒有……我這麼問,只是因為你們從來沒邀請我參加那種集會,我根本一點也沒放在心上。」

  啊,她果然很在意這件事。

  「那麼請妳期待下次的活動吧。下次我一定會邀請妳的。」

  「你只是隨便說說,其實根本不打算要邀我吧?」

  「我不會做那種事啦!」

  這個人的疑心病到底有多重啊?

  「抱歉,因為有前車之鑑。」

  真是令人心痛的親身經歷啊。

  「請妳放心。我們不會做那麼過分的事。」

  「真、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

  美羽小姐抬頭凝視著我。害我忍不住心跳加速。

  「由太大人(盯~~~~)」

  「啊,不是……咳咳!」

  「很抱歉我懷疑了你們。其實我跟別人聊天時,常常沒有交集或談不來,就讀高中時,我也常覺得和同學間有一道高牆阻隔……」

  「這樣啊……」

  高中生的美羽小姐嗎?有點難以想像,不過穿著制服的美羽小姐一定很可愛吧──咳咳!

  「直到現在我都還忘不了。對了,那是兩年前的事。我當時還是女高中生……用你們的話來說就是JK。」

  「等一下、等一下,可以請妳不要勉強加入網路用語嗎?」

  「那天,我一早就在教室預習數學。後來隔壁有好幾個女生翻開一本書,開始興高采烈地聊了起來。」

  唔嗯。她怎麼突然說起往事來了。

  

  ──我當時正在讀書,不過被她們看的東西勾起了興趣,所以試著向她們搭話。不知為何她們露出有點困惑的神情轉過身來。

  「啊……烏、烏森同學?抱歉,我們太吵了。妨礙到妳讀書了,對吧?」

  「沒有,不用在意。對了,妳們在看什麼書?」

  「啊啊。這是益智問題的書啦。我最近迷上了解題。比如說,妳看這個『請在○中填入文字完成文章』的題目相當有趣喔?」

  

  ※○分、○分,給你○心情。(譯註:心情的日文為「氣分」,與前述兩者押韻。這句原本是日本7-11的廣告詞。)

  

  「不過這對烏森同學來說太簡單了吧?正確答案就是知名便利商店的──」

  「對。實在太簡單了。答案是『微分、積分,給你好心情』。」

  

  「等一下啊啊啊啊啊啊!」

  妳是不是吃了什麼奇怪的藥!?

  會因為微分積分獲得好心情的人類,這地球上只有數學大師萊布尼茲跟妳而已吧!

  「可是因為前幾天那件事,我領悟到了與人溝通的重要性。所以才想先與你建立朋友關係。」

  「這、這樣啊……」

  美羽小姐突然將臉湊了上來。

  「對了,你說有事找我商量,是要商量什麼?幫助有困難的友人,是身為朋友應盡的義務。無論是學習還是日常生活的煩惱,我都會使用所有權力,盡我所能地為你迅速解決。」

  唔嗯。我絕對不會找這個人商量私事的。

  夏日傍晚的天空,迴盪著烏鴉的叫聲。

  

       3

  

  美羽小姐打開筆記型電腦後,將椅子轉了一圈面對我們。

  「正如和栗小姐所說,北小笠原特別保護區域──也就是黎里加爾多居民使用底刺網從事撈捕行為地點的漁業權,是屬於青根島村漁業公會所有。從目前的狀況來看,可以說特別區域的居民侵害了青根島村漁會的權利。」

  「果然是這樣……也就是說,使用其他方法捕魚的話,就不構成問題了嗎?」

  「對。青根島村漁會擁有的漁業權,只有特別針對底刺網捕魚法而已。其他的撈捕方式,比如用魚竿釣魚,或是使用撈魚網捕撈,就不會牴觸漁業法和東京都漁業調整規則了。」

  「那個,由太大人。雖然你這麼說,但是他們的捕撈方法是花了很多年才培養起來的。想要改變沒那麼簡單……」

  「唔唔,這樣啊。如果讓黎里加爾多的漁夫加入漁會呢?這樣的話就不用擔心漁會生氣了。」

  「根據水產業公會法第十八條,必須『居住於該公會所在地區內』,且『經營或從事漁業之日數,一年須有九十日至一百二十日』才有資格成為會員。他們不但在青根島村沒有居住之處,而且轉移到日本也還不滿九十天,這樣的狀況要判定他們滿足上述資格是有困難的。」

  「唔唔唔……看樣子要獲得會員資格是不可能了。要改變捕撈方法也有困難,狀況相當棘手呢!」

  「……其實還有一個方法……」

  「真、真的嗎!?是什麼方法!?

  「就是更換漁場。」

  「更換……漁場!?

  「對。如果到距離青根島稍遠的海面以刺網捕撈的話,就不會侵害到青根島村漁會的漁業權了。只不過,基於東京都漁業調整規則第八條,這麼做必須申請許可,因為不許可的條件有限,所以即使是特別區域的居民,也是有可能獲得許可的。」

  「喔喔!」

  這個方法應該可行!

  「但是,去外海捕魚的話,單靠現在特別區域漁夫所使用的原始船隻將會有許多危險。必須要稍微近代化的動力船隻才行……」

  「船的話跟青根島村的漁夫借用就可以了。村子裡有不少平常在建設公司上班,只有沒事的日子才出海捕魚的漁夫。」

  只不過,問題是……

  「那樣的做法,我有點存疑。由太同學也知道,要駕駛那類船隻需要小型船舶操縱士的證照。而且要開到外海的話,若是無法透過漁業無線電獲得氣象及海象資訊,是非常危險的。至於漁業無線電,則需要海上特殊無線技士的資格。」

  我就知道……

  「傷腦筋耶。小型船舶駕照的話我也有,可是得考試才拿得到……」

  「考試?」

  艾可西莉亞微微歪過頭露出不解的模樣。

  「啊~有實技考試和學科考試。學科考試會發一張寫了船隻運行方法和交通規則之類的題目卷,要閱讀那些題目後選出正確答案。」

  「咦!?要『閱讀』題目嗎!?

  「喔,對啊。」

  她為何那麼驚訝?

  「由太大人,在異世界能夠讀書寫字的人只有貴族和城市裡的商人。在日本為了成為漁夫,得學會如此驚人的高級技術嗎?」

  「不,與其說是為了成為漁夫,應該說在日本如果不會讀書寫字的話,真的會活不下去喔……?」

  「啊唔!太、太驚人了。擁有如此高度文化知識的國家,我在異世界時從未聽說過……」

  什麼高度文化知識……其實我也沒那麼擅長讀書就是了。

  「不過,艾可西莉亞應該會讀書寫字吧?」

  「是。母后和貝爾貝琳德都教過我。」

  原來是像家庭教師的教育方式啊。看來黎里加爾多沒有類似學校的機構。

  「可是幾乎沒有會讀書寫字的人,這真的是個大問題耶……」

  「由太同學,問題不只如此。從現狀來看,特別區域的居民尚未被認定為日本國民。因此連參加考試都有困難。」

  「唔,這樣啊……」

  就算參加考試也看不懂題目,更何況連報考都辦不到。

  真是的,所有可能的出路全都堵住了。

  「總之,你似乎知道小型船舶操縱士考試,那你要不要先看一下無線電操作員的國家考試相關網頁?」

  美羽小姐輕輕撫過觸控螢幕,開啟了以白色為基調的無線電協會網站。

  

       *

  

  喀噠喀噠。

  我按了按滑鼠,逐漸向下捲動頁面。

  對機器棘手的艾可西莉亞說找三咲有事,便走出了房間。

  「無線電操作員也有很多種類呢……」

  順便一提,青根島村現在還在用ADSL,不過由於叢林網購即使送到這樣的離島也免運費,所以村民還滿熟悉網路操作的。

  「嗯?這是什麼?」

  捲到某頁的時候,我的目光停留在一份小小的說明書。

  「你怎麼了?由太同學。」

  「美羽小姐看這裡!」

  「這是……無線電操作員培訓課程的介紹!」

  「沒錯。妳看,如果是要取得漁夫最不可或缺的海上特殊無線技士證照,上面寫著『欲取得資格,有通過國家考試和完成培訓課程等兩種方法』不是嗎!這就表示就算不去考試也無妨,只要完成培訓就能取得證照了吧!」

  「……………」

  美羽小姐一如往常,面無表情地看著液晶螢幕。

  「還有這裡!請看『報名資格』這一欄!它說『沒有身分限制』耶!這樣的話,不管是外國人還是異世界的人,都能自由參加培訓吧!這麼一來,說不定問題就能解決了!?

  「由太同學。」

  「什麼?」

  「他們是無法藉由這個方法取得資格的。」

  「什麼!?怎、怎麼說!?上面明明寫著『沒有身分限制』啊!」

  「請你看看那句下面的部分。」

  那句下面……?

  下頭寫了一條又一條的注意事項,還列出了學費等等。

  「妳該不會想跟我說,因為很花錢所以不行吧?如果是上面寫的金額,我可以想辦法湊一湊借給他們──」

  「不,不是那個部分。再下面一點,『報名方法』那裡。」

  美羽小姐肩膀靠了過來,指出了問題所在。

  突然一陣香氣傳來……我短暫地沉浸在甜蜜美好的感覺,但旋即看了上頭所寫的說明,然後忍不住發出「啊」的聲音。

  

  欲參加培訓課程者,報名時除了填寫「培訓課程申請書」的基本資料外,還需附上下列文件。

  1 照片

  2 證明姓名及出生年月日之文件(上述文件為申請證照時必備的資料。)

    住民票(不可影印,僅限記有個人號碼(My Number)者。)或下列文件影本擇一(無

    線電操作員證照、電氣通信主任技術資格證……)

  

  「這、這是……簡單來說,如果沒有住民票,就無法申請證照的意思嗎?」

  「沒錯。假設能夠參加培訓課程好了,領取證照時也得出示身分證明書。這是幾乎所有官方資格的共通條件。」

  不、不會吧……

  不過經她這麼一說,這樣規定也是理所當然的。

  如果不這麼規定,證照有可能遭其他人冒名領走。

  「…………那個~用我寫的身分證明書……不行嗎?」

  「啥………?」

  我也知道行不通!但我好歹是領主!我只是慎重起見,先問一下而已!

  「由太同學,政府現在連是否要將特別區域視為日本國的一部分都還沒決定。所以你發行的證明書是不具官方效力的。」

  「我想也是……」

  真的沒有其他方法了嗎……

  就在我遭到絕望襲擊垂頭喪氣的時候──

  叩、叩!

  我聽見某種像是在敲擊堅硬物體的聲音,驚訝地朝窗戶看去。

  「嗯……那是?」

  「三咲同學嗎?」

  三咲不知為何露出興奮的表情,敲著美羽小姐房間的窗戶。

  「她明明說跟艾可西莉亞有事要辦,怎麼跑來這裡了,那傢伙在幹嘛啊?」

  我打開窗戶才注意到三咲的打扮很奇妙。

  「由太!我做好一件新的角色扮演服裝,所以穿來給你看了!」

  「喂!妳那打扮該不會是……」

  「因為你在電話裡跟姊姊談了捕魚的事,所以我就用那個當主題,你看!」

  「人、人魚?」

  是人魚。

  魚尾部分使用帶有光澤的布料製成,胸部上則蓋著貝殼比基尼。

  「怎樣?我做得不錯吧!」

  「對、對啦,妳的確做得不錯……」

  同學穿著貝殼比基尼的模樣,帶給我的刺激有點太強烈。

  而且這傢伙跟百花姊姊很像,胸部出乎意外地巨大,於是,那對、搖晃的、乳房……

  「嘿咻……欸,由太,窗戶我有點爬不上去,拉我一把!」

  「妳到底來幹嘛的啦!?

  「沒有啦~~我本來想說要走大門,可是中途就用光了力氣。沒想到打扮成人魚,移動起來出奇地辛苦呢。」

  「妳該不會用那副打扮,一路從妳家爬到這裡來吧……」

  幾乎可以當成學校七大不可思議了……

  「嗯!不過你吃晚餐的時候好像也沒什麼精神對吧?所以呢,我想幫你打打氣。」

  「三咲……」

  「就是這樣,所以這次我為了你,還帶了艾可西莉亞過來!打扮成人魚模樣的艾可西莉亞,請出場!」

  三咲喊完後,艾可西莉亞便從對面的陰影中悄悄露出身影。

  「那個,人家有點不好意思……」

  人魚模樣的艾可西莉亞。

  纖細的肩膀線條加上葫蘆般的細腰。大概是她隨意趴坐的姿勢所致,看起來莫名地煽情。

  話說回來,沒想到她說和三咲有事,居然是這種事!

  「由、由太大人,你喜歡我這樣的打扮嗎……?」

  艾可西莉亞難為情地扭動嬌軀,楚楚可憐地凝望著我。

  「啊……不,那個……」

  糟糕!我好想馬上緊緊抱住她!

  「那麼請告訴大家你的感想。由太選手!」

  「Justice!!

  現在正可謂正義獲得伸張的瞬間。

  精靈加上人魚,雖然我也覺得就算要追加角色也該有個限度,但因為她很可愛,所以一切都可以原諒。

  「唔嘿嘿!艾可西莉亞真的超可愛的,對吧~~不枉費我做了這套衣服~」

  「我不知道日本也有人魚呢。」

  「我也是。」

  人面魚是有,但從未聽說過有人魚。

  「不過,妳剛剛說『也有』,表示異世界有人魚嗎?我真想親眼看看。」

  「很可惜,黎里加爾多沒有人魚。人魚擁有不可思議的力量,能以隱含魔力的歌曲吸引船隻再弄沉它們。如果黎里加爾多有人魚的話,漁夫們應該已經亂成一片了。」

  這樣啊?原來人魚出乎意外地可怕!

  「欸欸!我也很擅長唱歌喔!我唱給你們聽吧?海○小姐的片尾曲!」

  「哎呀,妳好厲害喔☆」

  喂,別鬧了。聽了會讓人想死啊!

  「真是的,我現在已經焦頭爛額了,妳倒是很輕鬆嘛。」

  「你說焦頭爛額,怎麼了?」

  「沒有啦,就是啊……」

  我重點式地向三咲說明現在的狀況。

  「咦?捕個魚還需要什麼許可跟資格喔?」

  「妳在這座島上生活幾年了還不知道……」

  就算不知道詳細內容,但是至少也該知道漁夫以外的人不能擅自撈捕龍蝦或海苔等等,島上有各種規定,在這附近是常識。

  「不過,由太以前不是搭過漁夫濱田先生的船,幫忙他捕魚嗎?」

  「這麼說起來,好像有過耶。」

  我還真的什麼雜事都做呢……

  「那時候你不也沒有什麼特別的資格嗎?」

  「嗯?說起來好像也是。」

  「警察先生,犯人在這裡!」

  「欸,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

  我連忙阻止三咲,此時美羽小姐輕輕戳了戳我的背。

  「請你冷靜一點,由太同學。如果是剛剛說的行為,不會構成任何問題。」

  「咦?」

  「以船員身分搭乘其他人駕駛的船隻在船上工作,是不需要資格或許可的。」

  「呼,這樣啊。太好了呢,由太。不用被逮捕了。」

  「喔,好。」

  「那麼,像由太那樣,請漁會的人讓黎里加爾多居民上船一起出海捕魚,這樣不行嗎?」

  「那樣做的話就沒意義了。在使用刺網捕魚的情況中,船員變多,每個人該負擔的工作量的確會減少,可是不代表漁獲量就會增加啊。」

  「工作變輕鬆一點,對漁夫們而言不是也不錯嗎?」

  「妳想想看,漁獲量一樣,可是船員變多的話,可以分到的漁獲不就變少了嗎?這樣不就跟要青根島村漁夫養黎里加爾多漁夫沒兩樣嗎?」

  艾可西莉亞工整的眉毛突然抖動了一下。

  「由太大人,照你這麼說,表示即使船員增加,只要漁獲量變多就沒問題了嗎?」

  「嗯?可、可以那麼說。可是就像我剛才講的,用刺網捕魚──」

  「由太大人,關於那件事的話,你不用擔心。」

  「咦?妳、妳什麼意思?」

  「明天請你召集青根島村的漁夫。日本的漁夫的確很優秀,但是我想請大家親眼確認一下,我們黎里加爾多的漁夫也很優秀,絕對不輸他們(微笑)」

  聽見艾可西莉亞難得如此強硬的措辭,我也只能「喔……」地點頭答應。

 


 

《與精靈新娘攜手展開異世界領主生活2─對了,在異世界創建學校吧!─》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ongliNV 的頭像
TongliNV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