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正經  

2017年最後一個上班日,小編要滿懷歉意地宣布一件事……

原訂12/29上市的《不正經的魔術講師與禁忌教典9》由於諸多因素,將延至1/3出書

沒辦法當作年末的最後一個禮物,非常抱歉QQ

在此先附上聞香試閱文,小編自己也很期待RRRR

今年大家準備好要去哪裡跨年了嗎?

小編應該會去看《遊戲人生ZERO》吧!!(才不是因為沒人約呢!!

還沒看的人也別錯過囉~

預祝大家新年快樂,希望明年也能跟各位讀者繼續在部落格玩耍~


 

  序章 這樣的日子若能永遠持續下去就好了

  「──好。今天『黑魔術學』這門課……我們就來上『躲避球』吧!」

  葛倫手上抱著球,突然就向集合在魔術學院中庭的近四十名學生做出這番宣言。

  面對這屢見不鮮、令人摸不著頭緒的情況,所有學生無不一臉錯愕,啞口無言。

  「哈哈哈!場地我已經準備好了!你們這些小鬼!快點猜拳分成兩隊吧!輸的那隊今天一整天都要當贏家的奴隸──!」

  「老、老師,先等一下!」

  西絲蒂娜提出猛烈的抗議,被她踩在腳下的草坪上,已經用白線精心畫好了球場。

  「為什麼好好的『黑魔術學』要打什麼躲避球呢!?我們沒有那個閒功夫呀!不要玩了,拜託認真上──」

  「哼!看來妳根本就不懂嘛,臭白貓!」

  葛倫不客氣地指著西絲蒂娜的鼻子嗆道:

  「妳是不是太瞧不起『躲避球』了!?難道妳不知道嗎!?『躲避球』可是包含了所有魔術運用所需的要素喔!?

  「咦!?

  西絲蒂娜似乎第一次聽說有這回事,訝異地猛眨眼。

  「聽好了。首先,藉由投球的動作可以鍛鍊『肩力』!觀察球的飛行軌跡可以培養『動態視力』!再來,閃球可以幫助強化『反射神經』!現在妳知道了嗎!?說『躲避球』等同於魔術也不為過!」

  「有、有道理……!」

  葛倫話說得自信滿滿,西絲蒂娜也被唬得一愣一愣,一瞬間幾乎就要信以為真……

  「……少來了,《你說的那些‧跟魔術‧根本一點關係也沒有》──!」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西絲蒂娜大聲唱出的【狂風吹襲】,一如既往把葛倫吹得又高又遠。

  「……唉,我們的老師還真是本性不改耶。」

  高頭大馬的卡修遠遠地望著那幅畫面咕噥道。

  「唉……雖然老師本來就很常做無厘頭的事情……可是這次真的太莫名其妙了。」

  雙馬尾的大小姐溫蒂也只能無奈聳肩。

  「就是說啊……葛倫老師的課就算乍看之下讓人一頭霧水,當中也必然隱含有某種意義……我一直以為他是這樣的老師……」

  「……再、再怎麼樣,『躲避球』跟『魔術』都不可能有關係……吧……?」

  模特兒身材的少女泰瑞莎和小不點的眼鏡女孩琳恩,同樣藏不住內心的困惑。

  「哼……我是不曉得他在想什麼,反正這次恕我不奉陪。」

  另一方面,和其他人保持距離,皺著眉頭頂著一張臭臉的眼鏡少年基伯爾,則氣憤地扶著眼鏡抱怨。

  「現在我們忙得要命,可沒有時間像這樣玩耍──」

  「……就是因為這樣,老師才會找我們打球吧。基伯爾。」

  這時,一道溫柔的聲音像是在為基伯爾開導般說道。

  學生們的視線紛紛投向聲音的主人。

  絨毛般的金髮隨風搖曳,閃亮亮地反射著午後的陽光。

  「的確,再過不久就是期末考試了……現在大家連覺也捨不得睡,把時間都拿來準備考試……可是……最近大家把精神逼得這麼緊,應該都有些疲憊了吧?」

  站在那裡的,是體恤同學的辛苦,臉上掛著溫和笑容的魯米亞。

  「老師會不會是為了幫我們放鬆心情,才特地安排這樣的時間呢?」

  她那雙清澈的海藍色眼眸,充滿了對葛倫的堅定信賴……

  「嗯……最近班上的氣氛是有點緊繃啦……」

  「啊哈哈,說不定他只是懶得上課想要混水摸魚而已喔。」

  見狀,班上的學生拿魯米亞沒轍似地姑且接受了她的說法。

  「喂喂~~!你們快點來打『躲避球』啦──!」

  「好啦!就只有這次而已喔!?下不為例喔!?

  像個小孩子一樣在球場上又蹦又跳的葛倫朝學生們揮手吆喝,西絲蒂娜似乎也屈服了,氣呼呼地在胸前盤起雙臂,把頭撇向一旁。

  「……好吧,偶爾也是需要放鬆一下啦。」

  「敗給他了。」

  學生們也認命似地帶著苦笑,走向了球場──

  

  於是……如此這般──

  歡樂的聲音在中庭持續迴盪了好一陣子。

  「哼哼!覺悟吧,魯米亞!看招!」

  「想得太美了!溫蒂!」

  「噢噢噢!魯米亞,閃得漂亮!好,傳球過來!傳球!」

  學生們發洩連日準備考試所累積的鬱悶,玩躲避球玩得不亦樂乎。

  「哼。我們隊伍被壓著打了……現在該怎麼辦?老師。」

  原本興趣缺缺的基伯爾也漸漸受氣氛感染,愈玩愈入迷。

  「啊,球傳到梨潔兒手上了……這下死定……」

  「喝。」

  「嗚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老師被打飛了──!?

  在這笑聲不絕於耳,再熟悉也不過的光景中──

  (啊哈哈,好開心喔……)

  和大家一起玩樂,臉上洋溢著滿滿喜悅的魯米亞由衷地想──

  

  (……這樣的日子……若能永遠持續下去就好了……)

 

  

  第一章 我果然不該抱有期待

  

 

  夜幕覆蓋住了菲傑德的街區。

  回到了席貝爾家的西絲蒂娜、魯米亞、梨潔兒一起共進晚餐。

  擺放在餐廳桌上的銀製餐盤裡頭,盛裝著烤牛肉、魚肉派、凱薩沙拉、香料氣味濃郁的濃湯等看了令人垂涎三尺的菜色,銀製蠟燭台的昏黃燭光照耀著這一桌色彩繽紛的料理。

  「如何……?我對今天的料理還算有點自信啦……」

  魯米亞戰戰競競地詢問兩人的意見。

  「好、好吃耶……」

  「…………」

  品嚐了料理的西絲蒂娜猛眨眼,梨潔兒則是一語不發地把食物往嘴裡送,變成了嘴巴嚼個不停的小動物。

  「呵呵,太好了。」

  看到兩人的反應,魯米亞開心地笑了。

  西絲蒂娜的父母因為工作的關係常常留在帝都奧蘭多。不僅如此,席貝爾家沒有聘用傭人。所以維持屋況和做家事的工作,幾乎都由被召喚到屋子裡的掃除小精靈一手包辦。

  不過唯有料理的部分,西絲蒂娜她們會盡可能自己設法,而今晚則輪到魯米亞負責掌廚。

  「話說回來……魯米亞的廚藝這陣子真的愈來愈進步了耶。」

  西絲蒂娜用刀子切開烤牛肉,感觸良多地說道。

  「畢竟妳本來是王族的人嘛……想當初妳剛來我們家的時候,明明對下廚一竅不通呢……」

  「就、就是說啊……」

  「是說……魯米亞妳是最近才突然開始認真練習做菜的吧?……到底怎麼了?是心境上有什麼樣的轉變嗎?」

  「這是因為……」

  魯米亞支支吾吾了一下子後說道:

  「……我不想留下遺憾。」

  「咦?」

  「我的意思是我想盡力嘗試各種事情……說笑的啦。」

  魯米亞露出調皮的輕笑,難為情地吐了吐舌。

  看到好友這副模樣,西絲蒂娜的心裡浮現了一股說不上來的不安。

  「呃……我說……魯米亞?……妳那麼說到底是什麼意思……?」

  「欸欸,魯米亞……沒有準備草莓塔嗎?」

  可是當西絲蒂娜打算問出魯米亞話中的含意時,梨潔兒突然從旁打岔。

  「啊哈哈,放心吧,梨潔兒。我有記得買喔……飯後再吃好嗎?」

  「嗯。」

  聞言,梨潔兒又開始咀嚼起食物。

  西絲蒂娜就這樣莫名錯過了向魯米亞打聽真相的機會,只好無奈地繼續用餐……

  就在這時……

  喀噠!

  梨潔兒突然撞開椅子站了起來。

  「……梨潔兒?發、發生了什麼事嗎!?

  嚇了一跳的西絲蒂娜抬頭看了梨潔兒的側臉……只見原本面無表情、看似睏倦的梨潔兒,一反常態可怕地繃起臉,像是在觀察什麼一樣警戒著四周。

  下個瞬間──

  四周突然響起一陣彷彿玻璃破掉般的轟然巨響──同時,設置在屋內的某個力場失去了作用。

  席貝爾家用來防範不速之客入侵的防禦結界被突破了。

  「咦!?這、這是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

  西絲蒂娜鐵青著臉,狼狽得不知所措。

  「我想……有敵人來了。」

  梨潔兒喃喃說道後,把手放在地板上,發動高速鍊成術【隱爪】。

  只見法陣開始旋轉,紫電迸射而出──梨潔兒的雙手憑空出現了一把大劍。

  在燭火的照耀下綻放出了光輝的煌刃,宣告了日常的離去與非日常的到來。

  「入、入侵者……!?

  西絲蒂娜感覺到自己全身的血液正在消退。

  席貝爾家是行事光明磊落的正派魔術世家,入侵者會造訪這理,目標只有一個。

  那就是被廢嫡的前王女,同時也是受到詛咒的異能者──魯米亞‧汀謝爾。

  邪惡魔術組織『天之智慧研究會』屢次試圖抓走她。

  這次一定也是他們跑來想對魯米亞不利──

  「嗚、嗚嗚……為什麼偏偏挑爸爸和老師都不在的這種時候……」

  恐懼和緊張讓西絲蒂娜變得面無血色,全身不停發抖。

  然而──

  「不會有事的,放心……我去解決對手。」

  梨潔兒扛著大劍,毫不猶豫地邁出步伐準備離開餐廳。

  「等一下。」

  魯米亞拉住她的手不讓她離開。

  「我知道梨潔兒妳很強……可是一個人行動太危險了。」

  「沒錯!魯米亞說得對!我們還是快點逃離這──」

  西絲蒂娜也贊同魯米亞的看法,喋喋不休地說道,但是──

  「……不可以。能這麼輕易地突破這屋子的結界……對方的腦袋大概很聰明。就算想逃,應該也逃不掉。雖然我也說不上來為什麼……不過這是我的直覺。不會有錯的。」

  連那個梨潔兒都斬釘截鐵地這麼說。

  梨潔兒向來不擅長有條有理的邏輯思考和戰鬥行動……可是她那天賦異稟的第六感和戰鬥直覺,遠遠凌駕一般凡人投機取巧的思考和小手段。

  「我想……應該,只剩迎擊一途了。」

  想逃也逃不掉,只能迎擊。

  既然梨潔兒憑直覺如此斷言,恐怕不會有錯。

  「妳們兩個在這裡等著。」

  「嗚……梨潔兒……至、至少也讓我一起加入戰鬥吧……我也……」

  西絲蒂娜拚命克制發抖的膝蓋,擠出聲音如此說道。

  「不行。妳會礙手礙腳。」

  梨潔兒毫不客氣地一口回絕。

  「感覺得出來……入侵這屋子的敵人實力高強……西絲蒂娜應付不來。」

  雖然面無表情的梨潔兒話說得輕描淡寫,可是西絲蒂娜和魯米亞都看出來了。

  梨潔兒握著大劍的手……正在微微顫抖。

  (這、這怎麼可能……難道對方是連梨潔兒都會感到害怕的高手……!?

  這個事實教西絲蒂娜有種快暈倒的感覺。

  「……放心。」

  梨潔兒像在為自己鼓舞,用力握穩大劍說道:

  「保護魯米亞是我的任務……所以我要戰鬥。」

  語畢,梨潔兒似乎對自己的說詞感到疑惑而歪頭不解。

  「……咦?呃,好像不太對……就算不是任務……而且也不是只有魯米亞……嗯……我自己也說不上來……」

  像是在思考要怎麼說明才好,梨潔兒歪了好幾次頭,露出苦惱的模樣……

  「總之,我想要保護魯米亞和西絲蒂娜……所以我要戰鬥。」

  最後,她語氣堅定地留下了這句話。

  於是梨潔兒掉頭轉身,往餐廳外頭移動。

  西絲蒂娜和魯米亞只能懷抱著祈禱般的心情……目送奔赴戰場的梨潔兒背影離去。

  

  席貝爾家的玄關口大廳。

  這間大廳使用了大量的高級橡木,裝潢非常氣派豪華,空間上採開放式和挑高的格局設計,天花板高到必須抬頭才能瞧見,內部設有通往二樓的階梯。

  而那名入侵者就光明正大地站在大廳中央。

  暗夜中,大廳各處的燈火朦朧地照亮了黑暗,讓入侵者那幽鬼般的身影從黑暗之中隱隱浮現。

  梨潔兒單槍匹馬地提劍和入侵者展開了對峙──

  總是看似睡眠不足,面無表情的她,罕見地顯露出滿臉驚愕的模樣,茫然不知所措。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咯咯咯……好久不見了呢,梨潔兒‧雷佛德……妳過得還好嗎?」

  入侵者彷彿沒把她視為威脅般,低沉地、陰森地嗤笑著。

  「……!」

  喀鏘……梨潔兒壓低身體重心握穩大劍的聲音,冷冷地在大廳迴盪。

  那個身體極端前傾的姿勢,原本會讓人聯想到準備撲殺獵物的凶猛肉食野獸──

  ──然而,不知為何,如今卻讓人覺得那更像是被獵人逼到絕境,身受重傷,試圖在最後奮力一搏的野獸──

  「哎呀哎呀,妳也太容易衝動了吧……我不是來跟妳交手的……」

  梨潔兒全身噴發出猛烈如暴風般的鬥氣、霸氣和殺氣──可是入侵者卻只當有一陣微風吹在身上,淡淡地這麼說道。

  「……你來這裡到底想做什麼……?」

  「即使妳腦袋不甚聰明,但不用我說,妳也應該曉得答案吧?」

  入侵者那倨傲怠慢的態度反過來壓制梨潔兒。

  「我的目標是魯米亞‧汀謝爾。希望妳可以乖乖把她交給我……」

  「那我只好砍了你。」

  面對冷笑的入侵者,梨潔兒的姿勢壓得更低了。

  「我會保護魯米亞……!你休想帶走她……!」

  現在的她就像拉滿到極限的弓弦。只等發射出去而已──

  然而,即使喉嚨已被能致人於死的箭頭鎖定……

  「真是的……妳應該不是判斷不出敵我實力差距的那種人啊……」

  ……入侵者照樣聳了聳肩,與梨潔兒說笑,泰然自若的態度絲毫不受影響。

  「閃開。如果妳願意讓路的話……」

  在那瞬間……

  「咿咿咿咿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彷彿在說這就是她的答覆一樣。

  梨潔兒向前跨步──朝著入侵者疾馳而去。

  她的身影宛如一道在地上流竄的藍色閃電。左右交替反覆踩踏的步伐使梨潔兒留下了無以數計的殘像──直往入侵者逼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眼看梨潔兒的身影就要和入侵者發生衝撞的瞬間──人突然消失不見了。

  剎那──四周的牆壁和天花板響起了三、四次的踩踏聲。

  只見梨潔兒以子彈般的速度,冷不防從入侵者的死角──頭部後方飛來,揮下手中的大劍──

  梨潔兒施展就像虛幻般的三維空間移動。

  應該沒有哪個對手想像得到她會一眨眼就憑空消失,然後出現在自己頭上的正後方吧。

  一般而言,對手肯定會被殺得措手不及──勝負就此底定。

  然而──

  入侵者拔出了偽裝成手杖的細劍──

  「『這早在我的預料之中』……」

  「────!?

  入侵者甚至頭也不回,只是輕輕舉起細劍,不費吹灰之力就擋掉了梨潔兒從他頭上後方高速揮下的大劍──

  大劍和細劍彼此磨耗互咬。噴濺出猛烈的火花。

  用力過猛的梨潔兒和入侵者擦身而過。

  「嗚──!?

  那個力道使梨潔兒的嬌小身軀在著地的同時在地上滑行。

  梨潔兒立刻身子一扭,靴底在地板鏟出滑行痕跡的同時完成轉身。

  接著她重新握穩大劍,試圖重振旗鼓向入侵者發動攻擊,然而──

  「……而且,『將軍』了。」

  入侵者卻視若無睹,把細劍插回手杖的支柱裡面──

  啪!

  瞬間,梨潔兒全身上下迸出無數的斬痕,噴濺出大量的血花。

  「……咦?……怎麼會……?」

  梨潔兒一臉呆滯地望著自己那千瘡百孔的身體。

  「這怎麼可能……我……沒有中劍……沒有被你砍到才對……」

  不敢置信,完全無法理解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梨潔兒掛在臉上的就是這樣的表情。

  但傷勢所造成的傷害是鐵錚錚的現實,重創了梨潔兒。

  身體虛脫的梨潔兒搖搖晃晃,膝蓋發軟,眼看就要癱倒在地上……

  「根據計算,妳已經失去戰鬥能力了……」

  入侵者丟下受傷的梨潔兒,舉步往屋子內部移動。

  「晚安了,梨潔兒。祝妳有個美夢。」

  ……不過,可是──

  「…………嗚……咕嗚嗚嗚嗚……!你……休想……!」

  梨潔兒咬緊牙關維繫住意識……撐著不讓自己的身體倒下……

  她緊緊握著大劍……即使全身顫抖,依然將劍舉高……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後她一滴也不剩地擠出最後的力氣,奮力一跳。

  傷痕累累的身體因為勉強用力的緣故,傷口持續撕裂,更多的鮮血從全身各處噴出──但梨潔兒還是不顧一切,噴灑著血花躍上空中──

  她逼近入侵者──揮下大劍──

  ──剎那,風在呼嘯。入侵者的身軀無預警地躍動了。

  「妳可以為自己感到驕傲。」

  入侵者以膝擊反制,他的膝頭猛烈地撞向了梨潔兒的下巴。

  「啊……咕嗚嗚嗚嗚嗚──!?

  如果不是梨潔兒的身體夠強壯,恐怕脖子已經被扯斷,腦袋跟身體分家了。猛烈的衝擊震撼梨潔兒的腦部,使嬌小的身軀畫出一道大弧度的拋物線飛了出去。

  「這一步倒是『出乎我的預料』。」

  只見梨潔兒的身體先是在地上經過兩、三次彈跳,一路向前滾動……這回她頹然地放開了手中的大劍,趴在地上動也不動。

  「咳咳,啊……咕……魯米……亞……西絲……蒂……對不……起……」

  梨潔兒意識逐漸昏迷變得白茫茫一片,只能向她敬愛的友人們賠罪。

  帝國宮廷魔導士團特務分室,執行官代號7《戰車》。

  斬殺過無數的邪道魔術師,這個身經百戰的王牌卻完全一籌莫展,輕而易舉地就被擊垮了……簡直就像場玩笑。

  

  前一刻還充滿了和樂氣氛的餐廳。

  如今卻籠罩在沉重得像鉛一般的氛圍之下。

  「……魯米亞……妳還好嗎?臉色好難看……」

  「啊……嗯……」

  見魯米亞低著頭一臉怏怏不安,西絲蒂娜開口表示關心,但魯米亞卻漫不經心。

  這也不能怪她。因為這名不速之客的目標……幾乎可以確定就是魯米亞。

  生性善解人意的她,不可能不會感到自責。

  當西絲蒂娜不曉得該如何安慰魯米亞的時候……

  「……我從以前就在想……或許這一天遲早會到來吧……」

  魯米亞突然喃喃自語道。

  「魯米亞?」

  「可是……我太喜歡這個美好的世界了……仗著有老師、梨潔兒和西絲蒂保護我……認為再一下下就好……遲遲不肯做出決斷……」

  「…………!?

  「……我……是多麼狡猾又可惡的人……明明我早知道只要有我在,勢必會發生這種事情……對不起,西絲蒂……我果然不該留在這裡……」

  「魯米亞!」

  西絲蒂娜抓緊了魯米亞的手,給一反常態變得悲觀的魯米亞當頭棒喝。

  「不要說那種自暴自棄的話!到此為止!這不是妳的責任!錯的是那些想傷害妳的壞人!不可以搞錯!」

  「可、可是……」

  「放心!沒事的!」

  西絲蒂娜滔滔不絕地說道,不只是在為魯米亞,也在為自己打氣。

  「梨潔兒的實力有多強,妳也知道吧?她不可能會輸的!而且我也變強了唷!?萬一苗頭不對,至少能讓妳安全逃──」

  魯米亞赫然發現,握著她的手的西絲蒂娜自己正在發抖。

  其實西絲蒂娜也很害怕,也感到不安,嚇得快哭出來了。

  可是她為了讓深感自責而情緒低落的魯米亞打起精神,拚命展現出堅強的一面。

  「說得也是……相信梨潔兒她一定能驅逐入侵者的……對吧……?」

  不能讓親友擔心。當魯米亞想勉強自己擠出笑容時……

  叩……

  餐廳門的另一頭輕輕地傳來了靴子的聲音。

  「梨、梨潔兒……!?是梨潔兒嗎!?

  然而──對方沒有回應。

  叩……叩……叩……腳步聲淡淡地往餐廳接近。

  「梨、梨潔兒,是妳吧!?拜託!回、回答我……!」

  對方還是沒有回應。

  叩……叩……叩……腳步聲愈來愈清楚,也愈來愈接近。

  然後──

  「……啊……怎、怎麼可能……?」

  發現情況不對勁的西絲蒂娜面無血色,身體喀噠喀噠地顫抖了起來。

  往餐廳接近的靴子聲……那聲音……明顯不是梨潔兒的。

  梨潔兒的腳步聲應該更為輕盈,就像小動物一樣。

  而且梨潔兒不可能拋下魯米亞和西絲蒂娜自己逃走。

  這也就表示──

  (騙人……這表示……!)

  梨潔兒──輸了。

  無庸置疑的,那麼強大的梨潔兒被入侵者擊敗了。

  這個殘酷的事實粉碎了西絲蒂娜的心。

  她只想立刻摀住自己的眼睛和耳朵,蹲在地上放聲哭喊。

  可是──西絲蒂娜抬頭一瞧。

  映入她眼簾的是魯米亞的身影,她態度冷靜、意志堅強地注視著餐廳門口……

  (……我必須……盡我所能才行……!)

  西絲蒂娜從那個身影獲得了勇氣,擦掉了掛在眼眶的淚水。

  (梨潔兒她怎麼了?……面對有實力擊退梨潔兒的敵人,我能怎麼做呢?雖然有那麼多令人掛念的問題……可是,現在我……!)

  於是,西絲蒂娜向前邁出一步……

  「……妳退下,魯米亞……」

  然後她開始壓低音量詠唱攻擊咒文,以免讓門外的敵人發現。

  「《暴風凝結‧──》」

  叩……叩……叩……

  她以往餐廳靠近的腳步聲做為依據,審慎地計算時機……

  「《──‧化為戰槌‧──》」

  在小心控制以免製造聲響的同時,充分地凝聚魔力,緩緩地、謹慎地……

  然後……

  叩…………喀嚓。

  就在餐廳的門隱約打開,露出了隙縫的瞬間──

  「《──‧轟擊敵人吧》!」

  西絲蒂娜用力喊出了咒文。

  宛如大砲在近距離射擊的巨響響徹了餐廳。

  西絲蒂娜的左手釋放出了猛烈的風之攻城槌。

  受到壓縮的風壓不受控制地四處流竄,彷彿一陣風暴般掃蕩了整間餐廳──

  風毫不留情地摧毀了門。

  門的碎片連同站在門後的人物一起被風──

  「──!?

  ──不見了。

  門雖然被風吹走──可是卻不見理當站在門後的入侵者蹤影。

  ──不對。

  「……『我早料到了』。」

  下一瞬間,入侵者隨著輕盈的腳步聲降落在房門先前所在的位置。

  那個入侵者居然在進門的瞬間就跳到走廊的天花板附近,避開了從門後飛來的風之破城槌。

  「這……怎麼可能……」

  抱著必殺的決心所唱出的咒文,被敵人不費吹灰之力地應付過去,西絲蒂娜不禁呆若木雞。

  入侵者當著西絲蒂娜的面,從光線昏暗的走廊緩緩走進明亮的餐廳。

  「唉……妳怎麼和梨潔兒一樣,打招呼的方式都這麼粗暴啊。」

  在燭火的照耀下,入侵者顯露出了真面目──

  當西絲蒂娜認出了該名人物的身分,在那瞬間──

  「嗚……啊……」

  西絲蒂娜就像起癲癇似地開始全身發抖,兩腿一軟。

  ……那張臉和那種存在感,她絕對不可能忘記。

  「你……你、你是……!」

  那雙眼眸乍看之下雖綻放著理性的智慧光芒,深處卻潛藏了暗黑的狂氣。

  雖然是人,卻完全捨棄了身為人的面貌,是一種『脫離常軌』的存在。

  儘管陷入瘋狂,仍保有理智的冒瀆狂信者──

  「好久不見了,西絲蒂娜‧席貝爾……很開心能再見到妳……」

  圓頂硬禮帽、蝴蝶領帶、手套、長外衣……相對於『脫離常軌』的精神狀態,那名青年身上穿的衣物極其稀鬆平常,看上去儼然是個紳士。他是──

  「……賈、賈提斯‧羅凡……!?

  曾隸屬帝國宮廷魔導士團特務分室,執行官代號11《正義》。

  為了實踐個人瘋狂的『正義』,以一己之力對抗女王陛下、帝國政府及天之智慧研究會,犯案累累,直到現在依然孤身一人大笑著、朝著不被任何人理解且血流成河的道路挺進,這名徹頭徹尾的狂人,就站在眼前──

  (為、為什麼……!?為何這個人會出現在這裡……!?

  記憶被喚醒了。這個名叫賈提斯的男子,為了「證明自己的正義」這種不明就裡的理由,對葛倫和西絲蒂娜抱有異常的執著。

  難道他的目標其實是我?他要在這裡繼續上次的戰鬥?

  當西絲蒂娜滿懷絕望,變得面無血色的時候……

  「放心吧,西絲蒂娜……今天我的目標不是妳。」

  賈提斯開心地抖著肩膀笑,同時用混濁的眼睛注視著魯米亞。

  「……妳才是我要找的人,魯米亞‧汀謝爾……不對,應該稱呼妳為艾魯米亞娜‧耶魯‧柯爾‧阿爾扎諾王女殿下……我是來帶妳離開的……」

  那雙綻放出帶有狂意的寒光,卻又不失理性的矛盾雙眸,宛如惡魔的眼睛。

  一旦被那雙眼睛直視,一般人恐怕都會被本能的恐懼吞噬而不自覺地跪倒在地,膽子小的人,甚至有可能會直接被逼瘋。

  然而……

  「……你是賈提斯先生,是嗎?」

  魯米亞卻不屈不饒,勇敢地向他提出疑問。

  「你到底有什麼目的呢?梨潔兒……你把她怎麼了呢?」

  她燃燒著平靜而堅定的意志,瞪視著眼前的怪客……

  「如果你的回答不能讓我滿意……我不會放過你。」

  非但如此,她甚至還擺出了架式……準備不惜一戰。

  ──魯米亞和西絲蒂娜不一樣,對於戰鬥用的魔術幾乎一竅不通,即使和有能力擊敗梨潔兒的敵人打起來,也不可能有勝算……明明她自己也很清楚這一點。

  這時……

  看到這樣的魯米亞,賈提斯瞬間睜大了眼睛……

  「咯咯咯……有妳的,魯米亞‧汀謝爾……不愧是那個人的後代。儘管妳身上流著必須根絕的汙穢邪惡血統……不過對於妳那崇高的氣節和尊嚴,我要表示敬意。」

  他看似愉快地抖動著肩膀,立正站好。

  「放心吧……妳重要的朋友梨潔兒沒有死。我只是請她稍微睡個覺而已。畢竟有她那種沒大腦的山豬在場會很難講話。」

  「……!?

  「而且今天的目的我早就說出來了,魯米亞。我要妳跟我一起離開……別擔心,我不會傷害妳……只是有件事需要妳的幫忙……」

  「……幫忙……?」

  聽了賈提斯的意外發言,魯米亞和西絲蒂娜都渾身僵直。

  「跟我走吧,魯米亞。妳沒有說不的權利…………哎呀?」

  「……我、我不會如你所願的……!賈提斯……!」

  這時,西絲蒂娜為保護魯米亞,擋在賈提斯的面前。

  「……魯米亞……有、有我……負責保護……!」

  「西、西絲蒂!?不可以!」

  「魯米亞妳退下!這傢伙是最惡劣的惡棍,沒有任何狡辯的餘地!」

  雖然西絲蒂娜因為緊張和恐懼而渾身顫抖……翠玉般的眼眸也脆弱得隨時有可能碎裂般,可是裡頭蘊藏著想要保護重要之人的強烈意志。

  「…………」

  賈提斯像是在看什麼耀眼的東西似地,直視著西絲蒂娜的眼眸……

  「……咯咯咯……」

  不一會兒,他抖著肩膀放聲大笑。

  「咯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有什麼好笑的……!?

  「不,我只是覺得太開心了!」

  賈提斯臉上洋溢著喜悅,語氣顯得雀躍不已。

  「妳成長了呢,西絲蒂娜‧席貝爾!如果是以前的妳,在這種沒有葛倫老師當靠山的情況下,根本不可能挺身對抗敵人!妳只會像個乳臭未乾的小鬼,害怕到鬼吼鬼叫,哭哭啼啼才對!實在是太了不起了!」

  「廢、廢話少說!《勇猛的雷帝‧拿起極光的閃槍──》」

  西絲蒂娜無視賈提斯的挑釁,指著他速度飛快地詠唱咒文,然而──

  「不過──妳想和我單挑,還早得很呢……」

  賈提斯的身影突然橫向模糊,從西絲蒂娜的眼前憑空消失──

  「啊,嗚──!?

  西絲蒂娜發出痛苦的呻吟。

  賈提斯若無其事地站在她的身旁……

  他手上的拐杖重擊了西絲蒂娜的後頸。

  瞬間被奪走意識的西絲蒂娜兩腿一軟……賈提斯抱住了眼看就要倒地的西絲蒂娜,輕輕地讓她安躺在地上。

  「西絲蒂!?振作一點!?

  魯米亞發出悲痛的叫聲,蹲在一旁想要照料躺在地上的西絲蒂娜。

  「……好,現在終於可以心平氣和地談話了吧……」

  魯米亞轉過頭,用挾帶著憤怒的視線注視裝傻的賈提斯……但賈提斯卻視若無睹。

  「……魯米亞‧汀謝爾,協助我吧……妳的協助不只是幫助我執行正義……也是為了拯救陷入前所未有危機的菲傑德喔……」

  「……咦……?拯救……菲傑德……?」

  賈提斯過於意外的發言讓魯米亞不禁猛眨眼。

  她直視賈提斯的眼眸,想要看出他心裡在盤算什麼……可是他的眼眸只有一團幽暗、深邃,染成混沌色的無限黑暗。

  ──根本無從探知他內心真正的想法。

 


 

《不正經的魔術講師與禁忌教典9》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文樂記
  • 原來小編還沒看《遊戲人生ZERO》!絕對是今年度最佳電影動畫!
  • 因為小編一直為了親愛的讀者忙於工作啊!!(?)(假裝很努力
    看到朋友們好評不斷,超級心癢癢~~

    TongliNV 於 2017/12/29 13:4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