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  

《戰華舞姬》的作者岸根紅華老師帶來新作品囉~ヾ(●´▽`●)ノ彡

本週的新書試閱為各位奉上肉♡好♡好♡吃♡的《妖怪公主渴望愛1 冰華公主與甦醒英雄》

這一次,沉眠已久的英雄彰人甦醒,昔日人妖對峙、敵對的狀態已不復見……

他進入人類與妖怪並存的「共學校」,不過英雄怎麼可能好好念書學習呢?

當然要遇上一堆奇怪的人來找碴,然後左擁右抱可愛女孩啊!!

當年冰封彰人的雪女‧冰華也與他在此重逢了,當年令他陷入沉睡的真相究竟是──?


序章

 

  「咳!」

  血色染紅大地。

  少年手撐長刀,單膝跪地。

  粗魯地抹去咳出血汙的少年,以一雙銳利黑眸,緊緊瞪視與之對峙的敵手。

  

  「哼,素聞你擁有統御百鬼之力……結果不過是個敷衍湊合的容器。僅有這般程度嗎……」

  一道彷彿從地底竄出的低沉嗓音,蔑視著少年。

  「人類與妖怪共存?你們這些孱弱螻蟻竟妄想與我們平起平坐?」

  嗤笑少年的是一名超過兩米、渾身黝黑的彪形大漢。

  額頭上突出一根宛如要衝破蒼天的扭曲尖角。

  這種姿態,讓人立刻就能認出他是什麼生物。

  

  「鬼」……

  

  鬼睥睨著少年,臉上浮現的到底是……

  憤怒?

  失望?

  抑或憐憫?

  三者皆非,卻又三者皆是。

  「無妨,我現在便結束這齣鬧劇。」

  鬼單手輕鬆舉起如鐵板般巨大的斬馬刀,瞄準少年。

  

  霎時之間。

  

  一陣刺骨冰風,掠過鬼黝黑的皮膚。

  「唔?小丫頭,妳這是在幹什麼?」

  

  鬼凶狠地亮出獠牙。死鬥是他的存在意義之一,如今遭人妨礙,自然對來人敵意畢露。

  「說我在幹什麼,還真是有禮貌呢。這裡是北方妖怪的地盤,在此撒野的可是你喔?」

  被鬼喊作小丫頭的是一名銀髮碧眼的美少女。

  鬼的威嚇飽含常人所無法承受之殺氣,但她卻當成是一陣清風吹過而已,這是少女亦為非人種族的鐵證。

  她舉止自然地走近殺氣騰騰的鬼身邊,在他耳邊低語幾句。

  「……」

  鬼狠瞪著少女,探究其真意,而少女依舊面無表情地迎上他的視線。

  「……哼!隨妳便!宰掉這種剩半口氣的廢物也沒什麼意思。」

  「嗯,那就隨我的意思吧。」

  沉默片刻後,鬼意興闌珊地轉身離去。少女則眼神淡漠地回頭看向倒臥在地的少年,溫柔地抱起他。

  

  「……絕對……不會……」

  

  少女低聲囁嚅,但少年聽不清她在說什麼。

  她將小巧的護身符輕放在少年胸口,微微顫抖的掌心貼在他那毫無血色的臉頰上,落下細碎的輕吻。

  「……妳為……做……什麼!!

  少年無暇詢問少女突兀行徑的真意。

  因此時,他的身體已在少女懷中逐漸被凍結冰封。

  「為……為何……為什麼!」

  少年拚命想伸手捉住帶著寂寥目光起身遠去的少女。

  

  「冰華!為什麼?為什麼…………要把我……!?

  

  少年的意識漸漸跌落至深沉昏暗的闃闇之中……

  

     ◇   ◇   ◇

  

  醒來後,麻雀毫無緊張感的叫聲率先闖進知覺之中。

  從包覆身軀的柔軟觸感可得知,自己正從早晨的淺眠中甦醒。

  「啊……又是這個夢……?」

  我低喃著,將專注力移到如夢境中伸出的右手──

  

  …………………………軟軟的。

  

  欸?軟軟的?

  

  這到底是…………

  隨著散漫的思考與視覺逐漸恢復,一道聲音從被我抓著的特大號棉花糖上傳來。

  「彰人同學,真是的!一早就做出這麼老哏的大膽舉動!」

  一名少女騎在我身上,用手輕撫著我的臉頰,嬌嗔地慢慢逼近我。

  她是前幾天才變成我同班同學的瀨川優衣。

  「妳為什麼會在這裡?這裡是男生宿舍吧!?

  「別擔心!我是利用學生會權限進來的!」

  「那不是權限,而是濫用執權吧!」

  一陣吐嘈之後,我這才冷靜地環顧四周。

  這裡是我的床。

  我在床上睡覺。

  而坐在我身上的少女正慘遭我襲胸。

  「欸……那你說我們之後要做什麼呢?」

  優衣臉紅地說。

  瞬間,我徹底理解了自己所處的狀況。

  接著──

  「呀、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為什麼發出這麼像女生的尖叫呀!?

  一大清早,我的尖叫聲便響徹整個男生宿舍。

  

 

 

第一章 人類與妖怪的世界

  

  現今世上,人類與妖怪的戰爭早已結束。

  我因某些緣故,完全不知道這件事,因此這個事實令我晴天霹靂。

  對我而言,每一天的生活都充滿驚喜──這麼說雖然好聽,但當驚喜一直接踵而來時,可真讓人吃不消。

  「你在想什麼啊?」

  沒錯。

  例如走在我身旁的這傢伙。

  她留著一頭及肩的棕色頭髮,沐浴著孟春晨曦,閃耀著光芒。

  一雙緋色瞳仁,戴著一對翡翠耳環。

  外套釦子沒扣好,搭配過短的裙子。

  紫苑學園二年級 瀨川優衣 十六歲。

  她似乎是所謂現代一般的女高中生。

  而且似乎還是學生會長,本人自稱為全校前三名的美少女。

  但要我說,我卻覺得她是個有點讓人無言的美少女(?)……

  話說回來,聽說這學校的校規變得頗為鬆散。

  想當年,若是在上學途中和女生走在一起,便會遭教官(單身)不問三七二十一地狠揍一頓,再飽受煉獄般操練的摧殘,現在卻變得司空見慣。

  我完全就像是浦島太郎,有種恍如隔世之感。

  我這麼低語著,卻被優衣吐嘈:「現在那就叫做時代火鍋唷!」

  之後我去查了一下,發現正確講法應該是世代鴻溝。

  這女孩的腦子果然很不靈光。

  這學校真的不要緊嗎?

  「你怎麼了?一直看著我……難不成是迷上我了嗎?」

  優衣偏著頭笑著對我說。她這模樣雖然可愛,但真希望她能注意到我視線的冷度。

  「彰人同學太不瞭解現在社會的事了,很容易格格不入,所以要照我說的做才行喔!」

  優衣無視我冷淡的視線與言語,豎起食指朝我用力一指,還拋了個媚眼。

  真不想被妳這麼說。

  而且優衣呀。

  為什麼妳黏著我時,我都會被其他來上學的男生用憤恨的眼神千刀萬剮啊?

  「總之,我可是被校長欽點來照顧彰人同學的喔!」

  我們走在整齊清潔的柏油山道上,她如此說著。

  (之前還不是這種平坦整齊的路呢。)

  我發愣地想起這些往事,悠閒走在平緩的坡道上,抵達校門。

  削鑿山頭開拓出的一片平地上,圍著五公尺高的水泥厚牆,牆上四處設置著監視塔,校門被這樣的厚壁包圍,傳來一股宛如監獄般的威壓感。

  而且這些監視塔的目的,並非是用來監視有沒有學生逃走,而是用來防禦外來入侵者。

  通過校門,便可看見三座純白的巨大建築物。

  中央為教室。

  右邊為體育館。

  左邊則為教師休息室與學校餐廳。

  而這些建築物全部都是鋼筋水泥製。

  體育館中還有守衛戰用的糧食以及避難所。

  我不禁感佩現在的學校已經這麼進步。

  但令我驚奇的點還不僅這些。

  「唔哇──!」

  僅有手掌大小的小人興高采烈地放聲大叫,還有拖著數根尾巴的狐狸經過我的腳邊。

  「還沒要……吃飯嗎?」

  遠超過我身高的巨人腳步聲隆隆作響,與我錯身而過。

  校園內存在著並非人類的學生。

  「喏!我們快點走吧!」

  我尚未完全習慣現況而有所猶豫,但優衣卻完全無視我的遲疑,硬拉著我的手臂,沿著一塵不染、比一般學校寬闊高挑一倍的走廊前進,進入D班教室。

  

  「哎呀,早安啊,轉學生。」

  

  這絕不是我眼花。

  教室裡存在著過去曾為人類宿敵的妖怪。

  但她卻毫無敵意,還用充滿好奇心的眼神看著我,往我靠近。

  「今天也很帥呢~」

  戲謔地朝我拋媚眼的是毛倡妓阿菊。

  乍看之下,她是一個留著一頭黑髮的美女,頭髮長到似乎能當衣服穿在身上,但同時也是個如假包換的妖怪。

  過去在通緝令上看到的阿菊,總穿著一襲凌亂的和服,現在則依舊把制服穿得亂七八糟,讓人真想問她:「妳知道有種東西叫校規嗎?」

  (這就是最近流行的cosplay嗎?)

  與優衣相比,她可算是大嬸……不是,是一名熟齡美少女,所以總讓我覺得哪裡怪怪的。

  「你現在正想著很沒禮貌的事吧?」

  阿菊擺弄自豪的黑髮,沒扣上鈕釦的制服襯衫間露出兩顆渾圓的小玉西瓜,上下搖晃地逼近我。

  附帶一提,若說哈密瓜與小玉西瓜到底是哪個大呢?當然是小玉西瓜比較大。

  我想從這種保養眼睛……不,是荼毒眼睛的慘況中逃出,但不知為何,優衣死命抓住我的手臂並用眼神恫嚇阿菊,害我無法離開現場。

  「阿菊同學!妳制服亂穿喔!這違反校規了!」

  「妳也是吧!」

  真希望妳不要死命巴著我的手了。

  胸部都抵到我了,而且臉也靠得太近,還總覺得有股香味飄來。

  我倒覺得妳這樣,還比較違反校園風紀和擾亂我的心啊?

  當我這樣被優衣拉走注意力時──

  阿菊一口氣拉近距離。

  她身上傳來與優衣不同的甜美香氣,搔弄我的鼻子,同時,制服內的渾圓雙峰劇烈地搖晃了一下。

  (天啊,我快受不了了。)

  「彰人同學,你怎麼了?臉好紅喔。」

  我無視優衣擔心的神色。

  我默默動了動沒有被抓住的另一隻手,以不會被察覺的迅速動作,用力戳了優衣手肘的一點。

  「呀!」

  我趁著她手肘發麻,鬆開對我的禁錮時,華麗地後退,與兩人拉開距離。

  正當我以為成功時──

  碰地一聲。

  背後傳來一陣衝擊。

  「哎呀?比起阿菊,你更喜歡我嗎?」

  驀地,背後伸出一根長長的脖子纏著我,並在我耳邊嚶嚶細語,她是長頸女妖小園。

  不僅無法動彈,耳朵還很癢……!

  「喂!妳們不要靠近彰人同學啦!」

  本以為優衣要幫我解圍──

  「沒辦法嘛,因為這個人類轉學生看到我們一點也不害怕呀,當然會想捉弄他吧?」

  「這倒也是……」

  「妳不要被她們說服,快幫幫我啊!?

  我的確對校內的妖怪們毫無懼怕之情就是了……

  阿菊無視我的話語,僅玩味地瞇起雙眼。

  看來優衣是不打算救我了。

  我到底該如何脫離這窘境啊?

  正當我這麼想時──

  「上課鐘已經響了喔!」

  在絕妙時機,教官……不對,是班導山本千夏出現。

  她髮長及肩,眉清目秀。

  一身整齊的套裝不會令人感到俗艷,卻散發一股成熟女性的魅力。

  不失為沉著女性的最佳代言人。

  「……好了,瀨川和轉學生也快點回座位了!」

  「「是~~~!」」

  「……真是的,為什麼這種傢伙會和那位大人同名啊……」

  我經過老師身旁時,聽她如此低聲叨唸,並用一種不悅的眼神目送我。

  不知為何,我似乎被老師討厭。

  畢竟被校長硬塞一個像我這樣來路不明的新生,她會覺得我可疑也是正常的。

  

     ◇   ◇   ◇

  

  總而言之,開始上課了……

  「人類在得到瑪那之前,幾乎毫無抵抗妖怪的能力,人類未受妖怪統治的原因有二,一是多數妖怪並無國家概念,喜好單打獨鬥;二是犧牲自己身體,獲得神憑之鬼──『神鬼』之力的『妖魔狩獵者』紛紛挺身死守前線,保衛了人類的性命安全。」

  「好,下一位,香坂……不,接下來是最高潮的段落,應該找一個最會唸的,瀨川,妳接著唸!」

  山本老師不知低喃著什麼,語帶興奮地跳過我,指名我隔壁的優衣。

  「是的!憑藉妖魔狩獵者英勇的活躍,其中尤以被稱為『死鬼隊』的部隊最為出色,於『大阪秋之陣』以及『澳洲戰線』等戰役,連連傳來捷報──」

  教科書上洋洋灑灑地列舉妖魔狩獵者與死鬼隊的偉大功績。

  雖然沒有錯,但有需要這樣英雄化他們嗎?

  再說,聽著這種讚頌人類英勇事蹟的故事,妖怪們應該覺得很不是滋味吧,我暗中窺伺同學們的臉色。

  「嗯,果然男人就是要強!」

  「我家爺爺可是和死鬼隊的打成平手了說!」

  「啊啊!人類以前也有那麼多厲害的男人呢……」

  最後那句評論讓我不禁背脊一涼,看來對妖怪而言,無關種族,強者皆為他們景仰尊敬的對象。

  「好,到此為止!」

  課文唸到一段落,山本老師噴出一道鼻息,舉起單手示意優衣停下。

  接著,便用一種難掩興奮之情的嗓音說:

  「沒錯,現今人類雖獲得瑪那的力量,但在那之前,能與妖怪抗衡,甚至凌駕其上的只有死鬼隊的王牌!他能自由地操縱多種神鬼之力,是一位孤高的戰士!漆黑狩獵者!老師認為若沒有這位大人的話,人類甚至無法與妖怪締結同盟…………咳,保健股長,快帶傑佛瑞去保健室!」

  多麼慷慨激昂的演講!

  ……但還不如說只是一頭熱地在介紹自己的興趣,山本老師的演講被打斷,我朝她伴隨著嘆息的目光望向窗邊,已化作一坨白灰崩落四散的吸血鬼傑佛瑞正坐在那兒。

  不對,他已經變成灰了,所以是『曾』坐在那兒才對吧?

  再說,為什麼這傢伙會坐在能害自己致命的窗邊啊?

  無視我單純的疑問,保健股長拿著掃把和畚箕,熟練地將化作灰的傑佛瑞倒進一個可疑的壺中,走出教室。那是能治好的嗎……

  「好,繼續上課。誰來說說瑪那的特質!」

  「我!瑪那是一種從地底挖掘出來的礦物,其淬取物質接觸到人強烈的意念,便會釋放未知的能量,例如以淬取的瑪那製造武器,將會依使用者的意念,在武器外包上一層膜,提升威力與硬度!」

  「沒錯,雖然妖怪因有妖力干擾無法使用,但瑪那現在已取代石油與太陽能,成為第三能源資源,受到全世界的矚目。」

  「呵呵,那真是太好了。」

  長頸女妖小園人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頭卻跑到我的耳邊低語。老師,拜託妳罵罵她吧。

  但是『瑪那』啊……這還真是得到一種方便的東西了呢。

  「附帶一提,目前瑪那只知道存在日本少數地區……但前一陣子,又在幾個新地點出現瑪那的反應。」

  山本老師點了一下講台的操作台,黑板上便出現日本地圖。

  浮現出精細地圖的黑板,或許已不能稱作黑板了吧。

  「地點是這裡和……這裡。」

  用粉筆圈起來的地點都是些窮山峻嶺。

  離人類居住地帶非常遙遠,前往挖掘必定十分辛苦吧……

  「嗯~!討厭──────!」

  坐在傑佛瑞後面的女學生,忽然撕開領口的制服,發出嚎叫。

  

  啪!

  

  她正欲站起身時,卻被粉筆狠狠擊中額頭。

  「吵死了!不要因為黑板上的一個圓圈就變身啊!」

  看來她是個狼人,不,是個狼女,他們對滿月的判斷可還真隨便啊。

  話說回來,這時代依然還有丟粉筆這招啊……

  

  一陣混亂之中,上午的課已經結束了。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但總覺得因為妖怪不時亂入,導致教學進度非常緩慢耶?

  算了,這也輪不到一直昏睡的我來說嘴吧。

  「彰人同學!午餐要去學餐嗎?我們一起去吧!」

  當我正想著午餐要吃什麼時,優衣便緊緊拉著我的手臂。

  「我知道了,不要拉我的手啦!我自己會站起來。」

  妳的胸部三不五時就撞到我啊!

  而且其他同學的視線很刺人啊。

  我只想低調地靜靜過著校園生活而已。

  耳中傳來「靠!明明就是個走後門的!」或「不過就是個轉學生,憑什麼受瀨川同學特別照顧啊!」等碎唸。

  我邊逃開同學們怨懟的視線,邊將手抽離優衣的禁錮逕自走開,而她也理所當然地走在我的身邊。

  當我總算感受不到從教室傳來的視線時,我悄悄地開始觀察優衣。

  她令人充滿疑問,不,該說是充滿許多不可思議之處。

  我確實曾在她危及時救過她。

  但若說這是報恩,時間未免太長,程度也未免太過剩了吧?

  「彰人同學,你今天要吃什麼呢?」

  「……豬排飯,然後甜點是草莓大福。」

  「怎麼又是這個啊!每天都吃豬排飯和草莓大福,虧你都不會膩呢。話說回來,也要吃點青菜啊!畢竟你已經不年輕了呢!」

  「不不不,我才十幾歲啊。」

  「真是的,你老是那麼說!」

  優衣鼓著臉頰說道。

  她的表情雖然有些做作的地方,卻不像在盤算著什麼壞主意。

  (算了,再觀察一陣子吧……)

  我默默地收回視線,朝學校餐廳前進。

  

  「哇!果然人超多的!」

  全員住宿制的紫苑學園中有一間學生專用、美輪美奐的餐廳。

  包含我現在住的宿舍個人房,這間餐廳跟我所知的學校相比,硬體設備皆顯得十分完善。

  挑高的開放性空間中,擺放著時髦的桌椅,全年無休地提供全校師生最常見的平民拉麵乃至高級法式料理(需要預約)等餐點,菜色可謂一應俱全。

  當然用餐都需要收費,但我受校長關照,得到一張除特別豪華的餐點外、皆可免費用餐的學餐專用卡。

  儘管我身無分文,也能勉強度日了吧。

  「沒地方坐呢。」

  我站著吃也無妨……

  我瞥向旁邊,已經不見優衣的影子了。

  「這傢伙連在這裡都能迷路啊?」

  我心想,這到底是個怎麼樣的學生會長啊,環顧周遭……

  

  「我以學生會長權限,徵收這張桌子的使用權!」

  

  ……結果發現優衣正大踩紅線,濫用職權。

  「喂、喂,優衣,這不太好……」

  我正想阻止她逾矩的蠻橫行為,但是……

  「小優,今天也很認真地在橫行霸道呢!」

  女同學們笑著起身離席。

  優衣只講了一句話,便徵收一張四人座的桌子。

  雖然這行為舉止十分霸道囂張,但不知大家是否早已習慣這種事,女同學們以一種「唉呀,今天是我們被選中了呢」的輕鬆心情,離開座位。

  我的罪惡感指數已經爆棚了。

  「彰人同學!我找到位子了,請你去買飯吧!」

  儘管心有疙瘩,但我還是微微舉起手回應熱情揮手的優衣,才一轉身,我便總覺得四面八方傳來殺意。

  但不論氣氛多麼尷尬,肚子還是會餓。

  我承受著銳利的視線,排隊等待數分鐘。

  「豬排飯和草莓大福好了喔!」

  隨著一道宏亮聲音,豬排飯、味噌湯與草莓大福被放在托盤上,推了出來。

  我拿著餐點回到位子上,發現優衣已經打開自己的便當在等著我了。

  (妳有需要跟到學餐來嗎?)

  雖然這麼想,但問了似乎會更麻煩,我不發一語地坐了下來。

  「「我要開動了!」」

  合掌講出的話,與過去完全一樣。

  我低頭扒著豬排飯。

  這間學校最令人欣賞的改變便是這個了。

  豬排的肉不像以前薄得跟火腿一樣。

  而且麵衣也沒比肉還厚。

  鹹鹹甜甜的醬汁滲進厚薄適中的麵衣當中,搭配上肉汁的鮮甜,美味便在口中擴散開來。

  在飲食方面,時代真的在往好的方向進步呢……

  「嗯!真好吃!」

  我將嘴與胃感到的幸福說出口,優衣嚼著三明治望向我。

  「素嘛?嚼嚼,偶節得粉輔通啊?」

  「妳是要吃還是要說話,選一個吧。」

  「嚼嚼嚼嚼嚼……」

  竟給我選吃喔!

 

  「話說回來,彰人同學你還真會睡呢。」

  「欸?」

  吃完飯後,優衣突然這麼對我說。

  欸?被發現了嗎?

  我用表情這麼回應她,優衣笑了笑。

  「對啊,早就發現了,因為就算山本老師一臉恐怖地逼近,彰人同學還是無動於衷啊!老師她那混著殺氣的威壓,可是連妖怪都會嚇到跳起來的呢!」

  「有嗎?那像漣漪而已吧?」

  這也是那個什麼鴻溝的嗎?

  好像有那裡不對。

  「我好像被那女人……被老師給討厭了呢。」

  「沒有啦,與其說是討厭……該怎麼說呢……老師比較像是把你當作很令人無話可說的人……」

  「這樣不是更糟嗎!?

  我立刻吐嘈,優衣哈哈大笑。

  嗯,她的確還是有那麼一點可愛。

  「話說回來……學校裡真的有妖怪呢。」

  熱鬧喧闐的學餐中充滿著妖怪與人類,且並非為了鬥爭,而是為了用餐,不禁令我心有所感。

  「你都說過好多次了。」

  她的口吻雖有些無奈,但神情卻同意我的話語。

  「但是……」

  我輕輕一咳,切入主題。

  「優衣,人類跟妖怪感情真的很好嗎?」

  這是我這幾天在學校中的感想。

  「欸!怎麼那麼突然……感情喔……當然……很好啊?」

  「為什麼不敢看著我的眼睛。」

  優衣眼神游移地回答我的問題,變得有些坐立難安。

  她的舉止實在是太可疑了。

  「沒、沒有啊!才才才才才沒有那種事呢!」

  優衣慌慌張張地揮舞著雙手,難掩動搖。真是個不會說謊的傢伙。

  「那為什麼明明都在同一班,但妖怪和人類的位子卻是分開的?」

  「那、那是因為……」

  優衣忐忑得如坐針氈。

  轉學第一天,妖怪的同學們一直偷看我,但一旦人類學生靠過來後,便會移開視線。

  之後,我也默默地觀察整間學校的狀況,發現人類還是和人類、妖怪還是和妖怪混在一起。

  少部分像阿菊這樣的妖怪來找我講話,也是最近才開始的事。

  「但是,我和妖怪們感情都很好啊!」

  「為什麼光憑這樣就能誇口說『現在妖怪和人類感情都很好!』呢?真教人不可置信。」

  「嘿嘿!」

  「我沒在稱讚妳!」

  這是一段安寧閒適的午後時光。

  

  啪噠啪噠啪噠啪噠!

  

  忽然,耳邊傳來直升機螺旋槳的聲響。

  「這學校還有直升機啊……還是哪個官員來視察了?」

  我隨興說說,下意識地擺好架式。

  「嗯嗯,大概是理事長來了吧!」

  「……!!

  優衣悠哉地啜飲熱茶,我卻立刻繃緊神經從位子上彈了起來。

  「咦!?彰人同學,在這和戀人共度的午後快樂時光中,你是要去哪裡啊!?

  我連一句「誰是我戀人啊?」都懶得回她,巧妙地避開學餐的人潮,朝傳出聲響的中庭奔去。

  妳終於現身了啊……!

  

  一跑到走廊,直升機的聲響更為劇烈,窗戶玻璃亦震動出聲。

  於陽光照射下,我瞇著眼睛,抬頭一看。

  「肚子好痛!彰人同學,你跑得太快了啦!」

  優衣氣喘吁吁地與我一同望向空中。

  中庭揚起陣陣沙塵,可看到一台VIP專用的直升機與兩台護衛直升機。

  其中一台護衛機先行著陸,而另一台則在上空警戒待機。

  全副武裝的人類與妖怪從著陸的直升機中蜂湧而出,包圍住將要降下的豪華直升機。

  「這身手都是有受過訓練的呢。」

  我眼神呆滯地看著著陸的直升機,伸手握住口袋中的護身符。

  「畢竟理事長的護衛都是學校的精銳啊。」

  「哦……這樣啊……」

  我心不在焉地回應著優衣,盯著直升機門打開的瞬間。

  接著……

  

  當我見到她的瞬間,時間彷彿靜止了。

  

  銀色髮絲令人聯想到劃過天際的璀璨流星,一雙碧眸如不為俗事所擾的凜冽蒼冰。

  在美女雲集的雪女一族之中,她依然擁有最為出眾的美貌,是名絕塵脫俗的冰山美人。

  「冰華……」

  從直昇機中現身的,是我尋尋覓覓的人。


《妖怪公主渴望愛1 冰華公主與甦醒英雄》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ongliNV 的頭像
TongliNV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