協力者不懂他的美  

本週推出的新書試閱是現正火熱的《帶著智慧型手機闖蕩異世界。6》

冬夜在紅玉的幫忙下,又找到了一座巴比倫。

這次發現的是『整備庫』,終於離福雷姆基亞更進一步。

冬夜滿心期待地想操作巨大機器人,沒想到又遇上一個大問題──

沒有燃料……

冬夜能否在異世界順利製造巨大機器人

 


 

  「嗯嗚…………?」
  一大清早,我在半夢半醒間睜開雙眼,隱約看到正前方有張女孩子的臉孔。在灑入房內的朝陽下,對方發出感覺很舒服的呼嚕聲,睡在我身旁。
  「……什麼嘛,是由美娜啊……」
  身為我未婚妻的少女閉著眼,一臉安詳。
  一靠過去,由美娜便伸出手緊抱我。我也毫不抵抗,伸手抱緊她。她的身體柔軟又好聞,不知為何令我心情平靜。當我用稍微更強一點的力道抱緊由美娜時,她還發出「嗯……」的可愛聲音。這樣真好,我好想就這麼一直抱著她………………………………………………………………………………………………………………………………………………………………………………………………………………………………………………………………………………………………………………………………………………………………………………………………………………………………………………………………………………………………………………………………………………………………………………………………………………………………………………………………………………………………………………………………………………………………………………………………………………………………………………………………………………………………………………………………等等。
  
  為什麼由美娜會在這裡?我昨天確實是獨自就寢啊。應該說,我之前都是一個人睡!
  大家都有各自的房間,我也沒有跟任何人做過「那種事」!我瞬間全身淌滿冷汗,意識也從夢中的世界清醒過來。
  「嗚哇啊啊啊啊啊────!?」
  我從床上跳起,結果順勢掉到地上後腦勺著地,但由於驚訝凌駕在痛楚之上,所以感覺不太到疼痛。
  「嗚……嗯……?啊,冬夜先生……早安……」
  由美娜揉著惺忪的雙眼,從床上起身。絹製的可愛睡衣很適合她,這模樣也很可愛。不對!
  「為、為什麼由美娜會在這裡!?」
  「哎呀,夫妻睡在同一張床上又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最近冬夜先生老是忙國事,都不理會我,沒有這種程度的親密怎能算是補償?」
  由美娜笑嘻嘻地說出這番話。之前我們不是大家一起去約會了嗎!
  請不要做出這種對我心臟不好的事情。另外,我們也還不是夫妻。
  十二……啊,她已經十三歲了吧。跟十三歲的女孩子同床共枕,在原本的世界不曉得會被別人怎麼說。我明明什麼都沒做。
  「那麼,今天就按照之前的約定,去貝爾法斯特城堡吧。我去做準備。」
  由美娜說完,下床走近癱坐在地的我,彎下身輕輕地吻了我一下。咦!?
  在我被突如其來的吻嚇到愣住的期間,由美娜匆忙離開房間。動作好快。
  ……我要更正,我們並不是什麼都沒做。
  
  
  
  我們來到久違的貝爾法斯特城堡。這裡和以往不同的地方,大概就是警衛騎士會跪著向我問好。其實我不在乎他們有沒有做這種動作,但這是『規定』,所以我無法置喙。
  我成為公國公王已經數月,卻無法立刻習慣自己的立場,仍會感到忐忑不安。
  一進入城堡深處的房間,就能看到坐在寬敞沙發上的由艾爾王妃。肚子變得好大啊,好像超過八個月了吧?
  「歡迎你們來,由美娜,冬夜先生。」
  「心情如何,母后?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由美娜靠近由艾爾王妃,撫摸她的肚子。再過一、兩個月就要生了吧。該說這就是生命的神祕還是什麼,我總覺得很不可思議。
  「話說回來,國王陛下呢?」
  我四處張望,卻看不到國王的身影。我事前就告知他我們要來了啊。
  「他去棒球場了。」
  「棒球場?」
  「他拆掉一部分西區城牆拓寬那一區,整理好後建了個棒球場。」
  由艾爾王妃笑著說明。他們建了棒球場啊……
  該怎麼說呢,我很想效法這份行動力。名義上是想讓市民也觀賞棒球,使棒球成為市民每日的娛樂,實際上只是國王自己想要享受。
  因為我對球場長什麼樣很有興趣,於是留下由美娜,自己使用【傳送門】轉移到現場一看,之前什麼都沒有的場所變成一個挺氣派的球場。
  「還真是正式啊……」
  一走進球場內,就看到國王陛下和選手們聚集在投手丘交談。怎麼啦?
  「哦哦,冬夜先生,你來得正好!聽朕說!」
  「有什麼事?」
  一眼就看到我的國王向我招招手,要我趕快過去。究竟有什麼事啊?
  「球經過彈跳掉入全壘打區時,算是全壘打嗎?」
  「什麼?」
  那什麼啊?彈跳後變成全壘打?
  就算你突然這樣問我,我也不曉得啊。老實說,我只有在小學時打過業餘棒球,根本沒那麼熟。我拿出智慧型手機,在網路上搜尋規則。
  「呃,稍等我一下。棒球規則……彈跳……全壘打……呃……啊,有了有了。這是entitled to base。」
  「耶塔吐貝斯?」
  「就是二壘安打的意思。」
  「這樣啊!好,重新開始比賽吧!」
  咦咦?只是要問這個嗎!大家若無其事地再次展開比賽。
  我和國王陛下一同來到選手席觀賞比賽進行。
  「不過,大家還真熱衷。」
  「因為下週要跟利夫利斯皇國比賽,當然有幹勁啊。」
  居然已經發展到這一步了,想不到你們要聯合舉辦國際交流比賽,感覺這一切愈來愈脫離我的掌握。既然變成這樣,也只能期望棒球能就此紮根成為大眾娛樂。
  「由艾爾王妃看起來很有精神,真是太好了。」
  「嗯,她腹中的孩子也很健康地成長,最後就是祈禱孩子能平安生下來。一開始朕還想若是女孩,就讓冬夜大人入贅,不過現在朕覺得男孩也不錯。朕想跟兒子一起玩傳接球。」
  父子玩傳接球啊,應該很不錯。這或許是每個父親的夢想,其次就是等兒子成年後一起喝酒之類的吧。
  ……我沒辦法讓父親體會到這樣的滋味……真是個不孝子。
  「不過,說起來,我們隊伍的守備尚有未完善之處,對手可是一群擅長擊出安打的傢伙呢……」
  「採取讓對手擊出安打再使其出局的戰法,萬一碰上全壘打也沒轍嘛。大概只能用變化球之類的壓制對手吧?」
  「變化球?」
  國王的雙眼散發出興致勃勃的精光。糟糕,我多嘴了。
  然而已經太遲了,我被國王持續逼問,不得已之下只能吐露變化球的事。就是不使用魔法的力量,使球產生變化。
  這個世界也存在著在這類展現身體能力的競技中不使用魔法的規則,為此他們還設置了能探測魔法的道具,作為預防選手作弊的準備。所以才會從未有過不使用魔法力量,靠自己就使球產生變化的想法吧。
  我為大家說明了各種球路,像曲球、噴射球、指叉球和變速球等,以國王陛下為首的投手們都用懷疑的目光望著我,但當我把在網路上找到的影像投影到半空中,將各種變化球放給他們看,大家便立刻接受了。
  他們當然也有開口要我傳授投法,但我是個超級門外漢,只能暫且用網路搜尋握球方式及投法進行說明,接著再用「剩下的只能靠練習!」打馬虎眼。
  即使我的教法這麼差勁,這些人的球技好像也可以變得高超,讓我覺得很可怕。因為姑且得維持公平,我之後也必須教皇國的選手變化球。

  
  
  等我和由美娜一同從貝爾法斯特城堡回去時,紅玉不知從哪裡振翅飛來,停在我的肩上。
  『主人,擔任斥侯的其中一隻眷屬剛才發來消息……』
  「哦,有找到什麼線索嗎?」
  『牠似乎無法判斷,好像是個用奇妙材質建成的漆黑四角錐。』
  四角錐?是像金字塔一樣的東西嗎?那個漆黑的材質好令人在意。在艾爾夫拉王國的冰窟中找到的巴比倫傳送陣也是那種材質,或許真的中大獎了。
  「那麼,那座遺跡在哪?」
  『在海上的一座小孤島上,從這裡往南南西走即可抵達,位置在桑德拉王國西方。』
  還挺遠的,但不是到不了的距離,就和之前一樣搭乘巴比倫前往吧。雖說也可以使用【飛翔】過去,可是這個魔法在大家之間的評價很低……
  我把以往的成員聚集起來。有關巴比倫的事,我只會和自己的未婚妻及翎一起行動。我還不打算公開巴比倫的事,想維持這種慎重的行動直到弗雷茲襲來。
  我打開地圖確認金字塔遺跡所在的孤島正確位置,翎看起映照在地圖上的小島。
  「這島還真小,感覺比這個國家還小上許多。」
  「不曉得有沒有住人。」
  「誰知道。起碼那邊跟我們這裡的國家都沒有邦交,我也從來沒聽說過這座島的存在。」
  既然遺跡位於這種島上,當然不可能蒐集得到情報。是因為我派出的是能飛上天的鳥類召喚獸,才能夠找到吧。
  「第四座巴比倫啊,如果是『整備庫』或『倉庫』就好了。」
  「『圖書館』也可以啊,我反而希望是這個。」
  「在下認為或許是『塔』是也。」
  「我、我覺得是『研究所』……」
  「那人家賭是『城牆』。」
  別拿這個來賭啦,還不曉得那是不是巴比倫的遺跡呢。
  好了,出發吧。希望會是『整備庫』或『倉庫』。
  
  
            ◇ ◇ ◇
  
  
  那座島簡直可稱為遠海上的孤島。坐著巴比倫從空中往下確認,就可以清楚看出來。
  我試著搜尋,島上似乎沒有住人。完全是座無人島啊。在空中可以看到島上有一片寬廣的沙灘,於是我先從巴比倫轉移到沙灘上。找到這座島的鳥類召喚獸往我這裡飛來。好大啊。牠的外型像是鶴,羽毛顏色卻是淡淡的祖母綠。
  『從這裡筆直往前走會碰到一座森林,遺跡就在其中。』
  停在我肩上的紅玉告訴我。筆直往前走的方向完全就是座叢林。不過這也不是一座多大的島,應該可以馬上找到。
  「可是這裡真的沒人住是也?」
  「我的搜尋結果是這麼顯示的,至少可以確定沒有人類。」
  八重走在隊伍最前頭,用刀砍飛叢林中礙事的枝葉。沒有人類,就代表島上盤踞的其他動物或魔獸數量應該不少,我們小心點前進吧──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候,八重伸手擋住走在她身後的我們,阻止我們前進。
  「……馬上就有什麼奇怪的生物要出現是也。」
  說完,八重握好刀,擺好姿勢。大家也紛紛轉為戰鬥態勢,把武器握在手裡提防周遭,彷彿在呼應八重的動作……呃,波拉,你可以不用戰鬥啦。
  在我啞口無言地看著玩具熊朝空氣揮拳時,從正前方的叢林感覺到某種氣息。
  一隻外表有如犀牛的魔獸緩慢自草叢中現身。不對,不該說是犀牛,因為牠有三支角。就像是那個……三角龍。額頭處兩支角,鼻頭一支。如犰狳般堅硬的皮膚,還有粗壯的四隻腳。另外就是明顯對我們抱持敵意的赤紅目光,以及急促的呼氣聲。
  角犀牛急速朝我們奔馳而來。
  我本來想握好布倫希爾德擺出迎擊姿勢,旁邊由美娜手中的柯爾特M1860卻早一步爆出火花。
  子彈不偏不倚貫穿犀牛右眼,趁犀牛猛衝的勢頭減弱之際,換琳賽發動魔法。
  「【纏繞吧冰晶,冰結的咒縛,冰之束縛】。」
  犀牛腳下隨即結冰,阻止了牠的行動。犀牛使盡全力想要弄破困住雙腳的冰,腳卻遭到急衝至附近、瞄準其要害的露揮舞雙劍砍傷。
  艾爾賽緊接著逼近犀牛正面,用拳頭重擊牠的鼻頭。為了給敵人最後一擊,八重拔出「透花」,一口氣砍掉犀牛的頭顱。
  「嗚哦……」
  眨眼間就解決了,這一連串的合作攻勢是怎樣。
  「不是什麼厲害的魔獸是也。」
  「等級大概、是綠吧。」
  「誰知道呢。這武器是專門對付弗雷茲的,打起來才會這麼順手,普通武器應該很棘手吧?我覺得有藍等。」
  「這個皮膚看起來的確很硬呢。」
  「拿來做素材的話或許會有用途吧。」
  大家吵吵鬧鬧地拿武器戳犀牛的屍體。我完全沒有出場的機會啊……
  「看上去跟盔甲犀牛很像……卻是從沒看過的魔獸,會是新品種嗎?」
  翎邊說邊交代我用【儲藏】把牠收起來,表示一切留待之後調查。
  但在這之後,我們往林中更深處前進時又遇見了雙頭大蛇、六腳巨狼及手腳異常修長的猴子。每一隻都是我以外的其他人打倒的,而根據翎的說法,所有被打倒的魔獸都是從未見過的新品種。
  雖然有相似的魔獸,但兩者果然還是有所差異,可能是這座島上獨有的特有種。這種情形就跟那個加拉巴哥群島一樣吧。
  或許是因為與大陸隔絕,島上才會有這麼多經過獨特進化的特有種。剛才打倒的魔獸應該也是相當珍貴的存在,可是這個世界好像不太重視魔獸品種的保存。要是危害到自己的性命,誰會管牠們是不是瀕臨滅絕的物種。
  大概是琥珀牠們的瞪視起了效用,野獸、鳥及爬蟲類等都不會靠近我們,可是似乎對魔獸沒有效果。
  後來,我們又遭遇數回襲擊,不過都被艾爾賽等人解決了。嗯,可靠是可靠啦,但我總有一種被扔下的感覺,有點寂寞……
  「哦。」
  不久,我們來到叢林中一處稍微開闊的場所。那裡設置了一個散發黑光的金字塔,彷彿在等待我們到來。
  關於金字塔的大小,底面是邊長約十公尺的正方形,高度大概是八公尺吧。由於長年被棄置於此,金字塔上爬滿藤蔓,但本體看起來絲毫沒有損傷。
  「跟以往一樣,看不出入口在哪……」
  我在金字塔周遭轉了一圈,卻被藤蔓阻撓,看不見入口。好麻煩,燒了吧。
  「【炎來也,旋轉吧螺旋,火風暴】。」
  火焰的漩渦包圍金字塔,成為一束火柱。我小心地控制,避免火焰燒到其他樹木,所以不會有問題。藤蔓轉眼間就被燒成黑炭,只留下閃耀黑光的遺跡。
  仔細一瞧,我才看出遺跡表面上隱約有類似接縫的淺溝。我不經意伸出手,想進行確認。
  「好燙!」
  燙死人啦!還沒冷卻!我低頭查看自己的手,雖然沒造成燙傷,可是真的很燙。可惡,我忘記弄涼它了。
  我使用水魔法從金字塔上潑下冷水,遺跡冒出大量水蒸氣,急速冷卻。
  咦,等一下,有這麼燙嗎?真虧我沒被燙傷……這麼說來,表面燙歸燙,皮膚卻沒受到什麼傷害,還以為會變紅呢。
  應該是因為神明之前說的,這具身體有攝入神界要素的關係吧。
  ……嗯,算了,反正也沒發生什麼讓人困擾的事。
  我還怕遺跡表面會因為溫度差距過大而裂開,不過看起來好像沒事。我重新確認冷卻的金字塔表面,上頭雕刻的淺溝與肩同高,繞了遺跡一圈,只有在四個正面會有一部分淺溝範圍變大,大到正好可以放入人手。
  感覺就像是那個、羅馬的※「真理之口」。是叫我把手放進去嗎?(譯註:一個置於義大利羅馬希臘聖母堂門廊的人臉雕刻,曾在知名電影《羅馬假期》中出現。)
  ……會不會手一放進去,就直接被砍斷啊?
  我暫且先把右手插入其中,而溝槽的部分似乎有什麼產生反應、發出綠光,接著眼前的金字塔有一部分往上移動,露出像是門的東西。會說「像是」,是因為上頭沒有類似門把的物品,看起來只像是面刻了浮雕的牆壁。
  「跟之前一樣嗎?」
  我把手伸向牆壁,果然沒遇到任何阻礙,直接穿透至牆壁的對側。在視線似乎罩了一層薄紗的空間中,有六根差不多和腰同高的柱子以魔法陣為中心圍繞在周遭。不會錯的,這是巴比倫的傳送陣。
  『找到了。我接下來會進行傳送。』
  『知道了,請您小心。』
  我聯絡過外頭的琥珀牠們以後,依序啟動柱子。
  最後我往中間的傳送陣注入無屬性魔力,便在耀眼的光之漩渦包圍下展開傳送。
  
  
  
  等光芒散去後,熟悉的巴比倫風景出現在我眼前。
  藍天、在上頭飄浮的雲海、茂盛的樹木及綠色草皮。涼爽的水流過水道,在太陽的照耀下反射晶亮光輝。
  我環顧四周,看到右側有棟黑色建築。好長啊,看起來就像學校的校舍。這座巴比倫島本身很長嗎?
  在我準備跨出腳步,想靠過去好好看清楚時,有人從一旁的樹叢衝了出來。
  「喝啊──────────!!」
  對方手持金屬棒對著我揮下。好險!!
  幸好對方的攻勢並不猛烈,被我輕易避開,鐵棒的前端卻使地面凹了個大洞。我仔細一看,發現那是根類似水管鉗的巨大東西。呃,那個很危險耶!
  「真虧你能躲開,你是第一個躲開老子這一記必殺攻擊的人。」
  襲擊者把自己揮落的水管鉗插在地上,不懷好意地笑著。她有一頭亂七八糟的紅色長髮,眼角上勾的杏眼和無懼的笑容會令人聯想到貓科動物。
  「不過,這裡也只有你來過啦!」
  說完,對方發出響亮的笑聲。這女孩恐怕就是巴比倫的管理者,雖然口氣聽起來很像男孩,但她身上的衣物跟我第一次遇見時的西絲卡等人相同,而且下面還是裙子。
  ……可是,好矮啊……
  她的身高非常矮,大概只比玲寧再高一點吧?之前在巴比倫的管理者中,洛賽塔是最矮的,而這女孩比她還矮。
  「……呃,妳是?」
  「老子是弗蕾莫妮卡,直接叫莫妮卡吧!老子是這棟巴比倫的管理者!你又是誰?」
  「啊,我是望月冬夜。呃,算是『庭園』、『工房』和『鍊金棟』的主人……吧?」
  「『庭園』……是西絲卡她們啊。原來如此,你已經獲得多棟巴比倫。那就讓老子瞧瞧你的實力吧!」
  莫妮卡重新握好水管鉗,再次朝我襲來!這女孩是怎樣!?再怎麼粗魯也要有個限度啊!
  「【滑動】。」
  「嗚嘎!」
  莫妮卡雙腳一滑,整個身體彷彿遭人使出背摔般誇張地往後方倒。啊,內褲露出來了。
  她立刻爬起,壓住裙子。
  「你、你看見了吧?」
  「咦?啊……妳穿黑色還太早了吧。」
  我說完才想到,若這女孩跟西絲卡是同伴,起碼也活了將近五千年。那也不算早……吧?
  莫妮卡維持壓住裙子、坐在地上的模樣,整張臉漲得通紅。哎呀?
  我以往碰到的巴比倫管理者都會讓氣氛往色色的方向發展,她怎麼會是這種反應?我覺得好可怕。
  「…………要……刪掉……」
  「咦?」
  「老子要刪掉你的記憶──────!!」
  莫妮卡邊哭邊揮舞水管鉗發動突擊。嗚哦哦,好危險──!?
  「【盾牌】!」
  「嘎噗!?」
  我在眼前做出一道看不見的屏障,阻止莫妮卡進擊。正面撞上屏障的莫妮卡因反作用力倒下,和剛剛一樣擺出彷彿遭人背摔、屁股朝天的姿勢。當然,她的裙子完全掀開,內褲整個露出。那是件風格相當成熟的黑色細帶蕾絲內褲。
  過一會兒,莫妮卡重重把腳往地面一放,整個人呈現大字形仰躺在地。那個,妳的內褲還露在外面耶……
  「可惡!是老子輸了!」
  她邊哭邊做出敗北宣言。等、等等,總覺得好有罪惡感。在旁人眼中,我就是掀小孩子裙子、惹她哭泣的禽獸嘛。
  「老子承認你夠資格成為適合者!機體編號28,個體名『弗蕾莫妮卡』在此轉讓給你!」
  呃,被人邊哭邊這麼說很奇怪耶。莫妮卡哭了好一陣子,最後好像終於冷靜下來,維持躺在地上的樣子招手叫我過去。
  「扶我起來,吾主。」
  我抓住莫妮卡的手,拉她起來。結果她就這麼環住我的脖子,突然吻住我的嘴唇。
  「嗚咕!?」
  上當了!我好像每次都是大意時遭人突襲。我沒有學習能力嗎!
  莫妮卡移開嘴,紅著臉露出滿足的笑容。
  「登記結束,老子已經記住吾主的遺傳基因啦。這樣『整備庫』的所有權就轉移給吾主囉。」
  「『整備庫』!?」
  這裡就是『整備庫』嗎!很好!中大獎了!
  
  
            ◇ ◇ ◇
  
  
  我在莫妮卡的帶領下,進入黑色建築物,先被裡頭的寬廣嚇了一跳。這裡到底是怎麼回事?明顯比外觀還寬敞很多耶。
  『整備庫』正如其名,裡頭的構造如同倉庫街,左右各排著好幾扇緊閉的堅固大鐵門。不過這裡到底有多大啊,看不見對面的盡頭……
  「這裡究竟是怎麼回事?」
  「嚇到了吧?『整備庫』裡使用了空間魔法,比外觀寬敞很多。話雖這麼說,實際上停機庫沒有全部塞滿,所以也沒什麼意義啦。」
  跟我的【儲藏】很像吧,不過【儲藏】會連時間也停止。把熱呼呼的湯放進去,不管經過幾個小時,拿出來也還是熱的。以系統來說,就是取空間魔法和時間魔法優點的時空魔法吧。
  不過,只要有了這麼寬敞的空間,什麼都可以收進來。啊,比起這個!
  「對了!福雷姆基亞!這裡有福雷姆基亞吧!?」
  「嗯?福雷姆基亞嗎?有啊,在這裡。」
  我滿懷期待地追在小步走著的莫妮卡身後。
  莫妮卡停在一整排停機庫其中一間,踮起腳想按下門旁像是按鈕的東西,卻還差一點。
  就在我靠過去想代替她按的時候──
  「這個混帳!」
  莫妮卡舉起手裡的水管鉗狠狠敲向按鈕。喂──!?妳也太容易發火了吧!
  雖然按鈕被敲壞,沉重的鐵門依舊叩鏘叩鏘地緩緩打開。莫妮卡一臉得意,不過妳之後要怎麼把這扇門關起來?
  我看向昏暗的內部,裡頭站著一臺巨大的機器騎士。
  那是臺有著灰色機體的西洋機器騎士,高度大概是十五公尺左右。看起來並不華麗,卻有種可靠的豪放感。它的感覺就像是重騎兵,穩重的氛圍令人安心。
  「這就是福雷姆基亞嗎……!」
  「這是初期的福雷姆基亞,也就是舊型機啦。如果五千年前戰爭一直持續下去,就預定要量產了。」
  量產機啊。這的確是臺感覺安定的機體,而且大概是沒有加上太過專業的設定、反過來提高操作性的那種。如果不是任何人都能輕易駕駛,量產也沒有意義。
  「除了這臺,還有其他的嗎?」
  「按機型區分,還有其他幾臺,像指揮官專用型或高機動型之類的。也有那臺的高端型,『倉庫』裡應該會有設計圖。」
  在或許已經墜落的『倉庫』嗎?這樣怎麼可能平安殘留下來?就算『倉庫』沒有墜落,但要是連那份設計圖都掉到地上也太慘了吧。
  「這個可以坐嗎?」
  「只是坐的話當然可以。不過,它動不了。」
  「……………………………………咦?」
  等一下,動不了?喂喂喂喂,到了這種地步,妳跟我說動不了!?這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動不了?」
  「因為沒有燃料。」
  哎呀,真是單純的回答!是燃料,燃料啊!這傢伙需要燃料嗎!我剛剛還覺得可以用魔力之類的能量啟動呢。
  「這傢伙的燃料是什麼?瓦斯嗎?」
  「瓦斯?那是什麼?這傢伙的燃料是『乙太液』。」
  「乙太液?」
  「是將經過特殊加工的乙太礦石注入魔力後,抽取出來的燃料。只是,說是燃料,其實更接近觸媒。乙太液會讓那傢伙及搭乘者本人的魔力進行傳動,藉此驅動。」
  乙太礦石。我從來沒聽說過,是什麼特殊的礦石嗎?不管怎麼樣,只要沒有那種燃料,這傢伙就沒辦法動作吧。都走到這一步了,也太倒霉了。
  「莫妮卡知道那種燃料的製法嗎?」
  「不知道,老子可不是魔法專家。」
  嗚啊──結果我只是得到一臺巨大機器人擺設嗎──看到我頹然垂下肩膀,她慌張地開口:
  「別、別喪氣嘛,吾主。這裡除了福雷姆基亞,還有很多其他東西啊,像是能飛上天的小型飛艇跟搬運福雷姆基亞的自動馬車。」
  搬運的自動馬車?是汽車嗎?我也一度想試著製作汽車,最後卻放棄了。我有點興趣耶。咦?不過等等喔。
  「順便問一下,那個交通工具的燃料是什麼?」
  「…………乙太液……」
  不行啊!結果還是動不了嘛!可惡,那個色情博士為什麼不把燃料加滿啦!
  我仔細詢問莫妮卡,得知乙太液的魔力會隨時間流逝消失,使效果打折。以我聽到的線索來想像,那類似碳酸飲料吧。就是那種一旦打開蓋子,碳酸氣體就會跑掉的感覺。
  話雖如此,乙太液的效果仍能維持數年,無奈五千年實在太久。
  「有沒有誰會做乙太液啊?」
  「啊……『研究所』的管理人應該做得出來,可是老子不擅長應付那傢伙。」
  莫妮卡環起雙手,皺著一張臉歪起頭。
  又是這種模式……這回還得去找『研究所』嗎……
  「啊,不過芙蘿菈說不定會知道。」
  「咦?」
  「因為『鍊金棟』和『研究所』的關係密切,她們會彼此扶持,似乎也會交換必要素材。我的『整備庫』和洛賽塔的『工房』也差不多,可是那傢伙根本不離開『工房』。」
  確實。感覺洛賽塔只要開始製作東西,就會一直窩在『工房』裡。
  總之,去問芙蘿菈看看吧,或許可以取得什麼解決的辦法。
  我抱著這種想法,打開【傳送門】迎接大家。
  
  
  
  「乙太液嗎?」
  芙蘿菈微歪著頭看向我。『鍊金棟』是專門經營製作藥品及全新素材的設施,我想說也許能做得出乙太液啦。
  「不是做出不來唷。」
  「太好啦!」
  「只是,我做出來的成品品質應該會比『研究所』管理人做的還差唷。若您不在意,我可以嘗試看看。」
  就算品質多少差了點也沒問題吧。只要能藉此驅動福雷姆基亞,這點程度的小事根本不算什麼。在我開心到想開始跳舞的時候,芙蘿菈潑下了一盆冷水。
  「那麼,您有乙太礦石嗎?」
  咦?乙太礦石?我看向艾爾賽等人的方向,大家一同搖頭。
  「我從來沒聽過乙太礦石這種東西。」
  「是很稀奇、的礦石嗎?」
  喂喂,又來了嗎……為什麼事情就是沒辦法順利進行呢……
  「乙太礦石經過刻印魔法處理後,浸入特殊魔法液,使其產生魔力反應才能完成乙太液唷。若有這麼大的乙太礦石,我就能雕上刻印。」
  芙蘿菈說著說著,用手比出約和橄欖球差不多大小的形體。過程大概類似把茶包放進熱水,泡出紅茶的步驟。不對,在那之前,我根本不曉得乙太礦石是什麼啊。
  「乙太礦石是具有透明感的礦石,顏色五花八門,擁有可以增幅、蓄積及放出魔力的特性。我們五千年前是取得不少啦。」
  雖然西絲卡開口說明,但我還是聽不大懂。聽到這番解說,琳賽戰戰兢兢地舉起手。嗯?
  「……那個,那會不會是指『魔石』呢?」
  魔石?啊,測驗屬性時用的小石頭嗎?就是那種像是會裝飾在魔法使手杖上的寶石。
  琳賽摸索腰包,從裡頭取出幾個小魔石放到手掌上給我們看。芙蘿菈從具有透明感、未滿一公分長的各色魔石中捏起一個,舉起來在太陽光下端詳。
  「沒有錯,這就是乙太礦石唷。」
  原來如此,只是名稱在這五千年改變了啊。那問題不就解決了!?……可是,為什麼巴比倫關係者以外的其他人都一臉憂鬱?
  「大家怎麼啦?」
  「呃,因為……人家就直說了,這麼大的魔石根本不存在。」
  「咦?」
  「魔石相當貴重,這種程度的小碎片的確能順利取得,但如果是那麼大的尺寸……」
  我記得自己看過最大的魔石,就是玲寧項鍊上的風魔石。執事萊姆先生也說那顆跟核桃差不多大小的風魔石價值不菲。咦?難道說這東西很難取得?
  「貝爾法斯特王家的寶物殿內有顆頗大的水魔石,但也只有這麼大。」
  由美娜用手比出的大小和壘球相差無幾。即使是王家持有的魔石,大小也只有那樣嗎?
  「順便問一下,那樣值多少錢……」
  「不清楚……我想應該難以估算吧。」
  這樣不行啊。要在這麼值錢的東西上刻印,而且抽取完魔力後就算是變成殘渣,這不就表示用完就扔嗎?成本也太高了吧!
  我的夢碎了。看到我一臉絕望,八重露出像是想到什麼的神情對我說:
  「冬夜先生能不能使用搜索魔法找出大顆的魔石是也?」
  「咦?」
  不知道耶。能不能連埋在地下的東西也搜出來?啊,不過我曾經找到埋在沙漠裡的遺跡,總之先試試看吧。
  「搜尋,呃──大小在三十公分以上的魔石。」
  幾個大頭針接連落在顯示於半空中的西方諸國地圖上……搜尋得到耶,還真的有。
  哦,我們國內也有。雖然只有一顆,但也算是得救了。擅自去挖埋在他國領地的魔石,果然令人過意不去。
  好,那下一步就是挖掘魔石!要上囉──!
  
  ……唉…………老實說感覺好累啊……


《帶著智慧型手機闖蕩異世界。6》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ongliNV 的頭像
TongliNV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