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檔旅店  

今天的新書試閱《可以讀檔的旅店~聽說能力值滿點的轉生冒險者在旅店開始培育新人~1

(書名也太長了吧!雖然已經見怪不怪了……┐( ̄ー ̄)┌)

這部的設定頗為特殊,一般來說以「重生」作為題材的作品(例如某從零開始),都只有主角自己會重生/讀檔,藉此迴避悲劇、復仇或提升實力。

不過這部主角在故事開始前,便從最強冒險者的身分退休,還能將存檔/讀檔的能力分享給別人使用。 

於是你會看到主角面帶微笑,用「死亡訓練」將上門求助的新人虐得不要不要的,但又確實地幫他們練等、解決困難……就是這麼一部有點溫馨又有點壞掉(?)的作品。

以下奉上試閱~ヾ(*・ω・)ノ゜


 

  「不死旅店」。
  關於那間旅店,流傳著讓冒險者垂涎三尺的風聲。
  為了某個目的,少女蘿蕾塔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來到了那間旅店。
  在那裡,她得知了「不死旅店」的祕密。

  「這是儲存點。」

  那間旅店的經營者據說是從異世界來到這裡,擁有「設置儲存點能力」的頂級冒險者。
  那位冒險者在退休之後改行經營旅店,甚至協助訓練剛入行的冒險者。

  蘿蕾塔必須提升自己的實力,找回叔父在地下城裡遺落的「家督的戒指」,於是她拜託旅店老板亞雷克幫她修行,但是……

 


  銀狐亭。

  那間旅店位於大馬路彎進去的小巷裡,是一棟外觀看來窮酸的兩層石造建築物。
  這些她都沒有意見,除了旅店的招牌掛在這條巷子裡,未免顯得侷促。
  從剛才起,她就一副心神不寧的樣子。
  尤其是她的氣質出眾,恐怕不習慣走進這種髒亂的巷弄內。
  她那頭紅色的頭髮有如燃燒的火焰,輕薄的鎧甲是特別量身訂製,穿在她的身上非常合身。
  一柄長劍掛在腰間,劍柄上嵌了寶石,雖然稱不上華麗,但看得出是一把相當高級的長劍。
  她看起來不像是會出現在這種巷弄裡的人。
  她會抱著一絲希望來到這間旅店,全是因為聽說了一個奇妙的流言。

  「那是一間住進去後就不會喪命的旅店。」

  冒險者是要與潛藏在地下城裡的怪物作戰的職業,在他們心中,這可說是夢寐以求的一件事情。
  對冒險者來說,實力固然重要,但他們更重視運氣。
  既然有這樣讓人信心大增的風聲,她還以為那裡會是間人滿為患的旅店。只是不管她再怎麼仔細觀察,都只是一棟破舊的建築物。
  難不成又是誇大的風聲?
  她提高警覺,走進旅店門口。

  「妳好,歡迎光臨。」

  旅店的內部裝潢很普通,裡面有個櫃檯,櫃檯後面的椅子上坐著一位穿著圍裙和硬挺襯衫的男人。
  可以看見通往二樓的樓梯,最裡面有一塊寬敞的空間。
  她以曾經住過的旅店來判斷,那地方應該是用來當作食堂。
  男性櫃檯人員很少見,從事這份工作的大都是地位低下、但非奴隸階層的女性。
  男人的種族是人類,年齡……看不太出來。
  他的樣貌很年輕,散發出來的氣質卻很老成。
  看起來不像十幾歲,從二十到四十歲都有可能。
  「請問是住宿嗎?」像青年又像壯年的男子疑惑地說。
  她赫然回神,走進旅店裡面。恐怕是她默不吭聲地東張西望,引起對方懷疑了吧。
  她輕咳一聲,說出自己此行的目的。
  「沒、沒錯,不過在那之前……我有個聽起來或許很奇怪的問題要問你,可以嗎?」
  「沒問題,請儘管問。」
  櫃檯的男子露出了微笑。
  冒險者裡鮮少人擁有這種柔和的氣質,讓她稍微有點動心。
  「其實……我在找謠傳『入住後就不會喪命』的旅社,找到了這裡來。」
  「那個謠言確實是指本店,只是和事實有一點出入。」
  「這樣啊……請問出入是指?」
  「不是不會死。」
  「我明白了。」
  這種說法很合理,她認同地點了下頭。
  人不可能不會死。
  這一點她心裡也很清楚,只要住在裡面就絕對不會死的旅店,這個世界上是不可能存在的。
  儘管這世上存在魔法、神的奇蹟和各式各樣的種族。
  但是,沒有魔法可以讓死人復活,或是讓人永生不死。
  就算相信神的奇蹟,可是死亡的時候沒有人可以倖免。
  雖然有不會老的種族,但沒有不會死的種族。
  男子把這番話老實地告訴她,在她心中留下了好印象。
  旅店經營也是生意的一種,一般來說如果有人問「住在這裡不會死嗎?」,幾乎所有旅店都會回答「當然!」接著推薦昂貴的房間。
  對方誠實的態度稍微緩和了她的緊張,她又繼續問道:
  「那麼可以請問謠言的真相嗎?」
  「應該說是『死還是會死,只是可以當作沒發生過』。」
  「……那和不會死不一樣嗎?」
  「唔,要解釋得讓這個世界的人也聽得懂,老實說有點困難。」
  ──這個世界的人?
  還真是奇怪的藉口,說得好像自己是從其他世界來的一樣……
  她又緊張了起來。
  「所以呢?……聽說這間『不死旅店』的老板原本是冒險者,難道是透過那位的指導,可以讓實力變得更加堅強嗎?」
  「指導是會指導……因為培育新人也是這裡的服務項目之一。」
  「……聽不懂你的意思。抱歉,方便讓我和旅店老板當面談嗎?」
  「就是我。」
  「什麼?」
  「我就是這間旅店的老板。」散發出柔和氣質的男人直截了當地這麼說。
  他帶著苦笑,似乎早已習慣這樣的反應。
  然而,她只覺得難以置信。
  冒險者都是些野蠻的傢伙。
  由於冒險者是靠體力決勝負的危險職業,最後只能選擇成為冒險者的暴力份子不在少數。
  這些人的氣質自然是魯莽又野蠻,變得極為重視蠻力與魄力。
  眼前男子展現出的沉穩氣質,和那種「冒險者特質」實在是南轅北轍。
  難不成這人是貴族嗎?感覺得出受過良好的教育。
  反過來說,他也不像是會拿劍的人。
  「非常抱歉,你看起來不像當過冒險者……難道是老板要你來測試客人嗎?」
  「我說的都是實話,而且妳這句話我很常聽別人說,難道我看起來那麼不像冒險者嗎?」
  「完全看不出來……雖然我是個剛入行的冒險者,不過要贏過你好像沒那麼困難。」
  「以妳的能力值來看很難做到……」
  「能力值?」
  「……那是我們這裡的說法。總之,如果妳要證明的話,我可以證明給妳看……只是在那之前,有一件事要麻煩妳。」
  「什麼事?」
  「這個嘛。」
  男子站了起來,把右手往旁邊一揮。
  接著,在他揮手的方向,出現了一個不可思議的物體。
  是個飄浮在空中、和人臉差不多大的球體。
  球體散發出微弱光芒,輕盈地上下浮動。
  不過,那東西沒有飄到別的地方,似乎在某種程度上固定在一個特定的地方。
  難不成是魔法嗎?她從來沒見過這樣的魔法。
  「那是什麼?」
  「這是我們這間旅店的賣點,也是其他旅店無法提供的服務……只是找不到可以確實向這個世界的人解釋的方法,所以宣傳效果很差。」
  「所以說那到底是什麼東西?」
  「這是儲存點。」
  ……完全沒有達到解釋的效果。
  她不禁感到困惑。
  「你從剛才就一直在說些莫名其妙的話……這難道是新型的詐騙手法嗎?」
  「我沒有那個意思。嗯,要讓這裡的人瞭解我那個世界的常識果然很難……同樣的事情我都做了十年,還是沒辦法熟練。」
  男子無可奈何地搔了搔頭。
  十年──這是指他經營旅店十年了嗎?還是身為冒險者有十年的經歷……不管是哪一種情形,看起來都不符合他給人的形象。
  男子嘆了口氣,接著臉上掛起生意人的笑容。
  「妳請吧。」
  「什麼意思?」
  「妳不是覺得我看起來不像冒險者,所以想測試我的實力嗎?」
  「我確實覺得這是最快的方法……可是你確定要這麼做嗎?」
  進入旅店後測試老板的實力,這實在是太缺乏常識。
  雖然她曾誇口「可以輕易獲勝」,但可沒要對方和她「比個高下」。
  自己又不是來踢館的,普通人也不會這麼做吧。
  男子點了下頭,似乎覺得事情這樣發展再自然不過。
  「來到這裡的客人好像都不相信『以前是冒險者的老板』就是『我』,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展現實力成了理所當然的一件事。」
  「……真奇怪的旅店。」
  「我也不希望變得這麼奇怪。」
  男子不禁苦笑。
  她依然有些困惑,但是轉念一想,覺得這麼做也好。
  這做法確實是最迅速的方式,就算氣質可以造假,刀劍可是沒辦法偽裝的。
  「由前冒險者經營,住進去後就不會死的旅店」真的是這個地方嗎?
  如果老板確實有一定實力,至少可以證明這裡的確是由「前冒險者」經營。
  「我明白了。那麼很抱歉,就讓我來測試你的實力。」
  「可是在那之前,有件很重要的事情。」
  「這次又是什麼事?」
  「請儲存。」
  「什麼?」
  她一副不解的樣子,而男子依然維持一貫的沉穩氣質。
  像是在告知理所當然的事實。
  「我會手下留情,不過要是一不小心殺死妳就不好了,所以請妳先儲存。」
  他說得理所當然,像是非常篤定不管出了什麼差錯,自己都絕對不會輸了這場比試。

      ○

  儲存。
  向不明球體說出這句話後,男子期望的儀式似乎就結束了。
  她檢視起自己的身體。
  身體沒有出現變化,四周的景象也沒有改變。
  她真的就只是說出「儲存」這樣的宣告而已。

  「這麼一來就算不幸喪命,也能從這個地點重來,只是有幾個需要特別注意的地方。失去的裝備、物品和金錢都無法恢復,但是因為記憶和經驗不會消失,所以每死一次都能變得更強再重新來過。老實說,我靠這個方法稱霸了好幾個地下城。」

  稱霸地下城。
  ……從冒險者的常識來看,這種說法有些過於誇張。
  地下城的攻略,一般分成三個階段。
  調查。
  探索。
  稱霸。
  就是這三個。
  首先,第一個步驟是調查已發現的地下城。
  繪製地圖以及判斷該派出什麼階級的冒險者,就是在這個階段。
  那是由國家認可的專職機構負責的工作。
  ……此外冒險者也可以接下繪製地圖的護衛任務,只是這項工作既危險壓力又大,沒什麼人願意從事。
  接著是探索。
  在這個階段,冒險者會衡量自己的實力與地下城怪物的強度,來決定是否接受委託。
  用來衡量「實力」的單位,主要是「等級」。
  只要參加冒險者公會或王室地下城調查局實施的「等級檢定測驗」並且合格,就能提升自己的級數。
  透過這種方式決定等級,再對照冒險的難度,成了衡量是否接受任務的標準。
  話雖如此,也不是不能接下推薦挑戰等級比自己還要高的任務。
  只是因為攸關生命,基本上會接的都是比自己等級低的任務。
  在檢定測驗提升等級,挑戰獎金更豐厚、難度更高的任務──
  這幾乎是所有冒險者平時從事的工作,也是他們的人生。
  最後是稱霸。
  唯有打倒地下城最深處、人稱地下城魔王的怪物,方能達成這個偉業。
  只有極為少數受神眷顧的強者,才能夠達到這樣的成就。
  所謂的地下城魔王,強度是地下城其他怪物無法比擬的。
  通常來說,地下城會不斷生出怪物──
  但是只要打倒地下城魔王,那裡就再也不會產生怪物。
  所以說,稱霸地下城的獎金比起「探索」更高出數倍。
  因此不只難度高,推薦挑戰的等級也高。
  據說一萬個冒險者裡,只有一個人能達成稱霸的任務。
  眼前的男人似乎就是這「萬分之一」的人選。
  為了讓自己接受這個說法,她點了下頭。
  「……如果辭去冒險者的工作後開起旅店這件事是事實,那你稱霸過一個難度低的地下城應該還算合理。」
  「這個嘛,我記得……稱霸的數量大概是五十個左右。那時候賺了一大筆錢,讓我可以依自己的興趣經營旅店。」
  「喂喂,五十這個數字太誇張了吧。雖然經營旅店也是做生意,我知道你想要讓宣傳聽起來更有魄力,只是說得這麼誇張反而缺乏真實感,聽起來像在騙人。就算只有你說的十分之一,都是傳說級的偉業了,不可能沒有風聲傳出來。」
  「那是因為我拜託了女王和公會長,要他們別向外宣揚。」
  「……謊話說到這種程度,反倒讓人想相信你了。為什麼在這種破舊旅店裡,不知道是不是老板的你會認識公會長和女王陛下?這些話實在太莫名其妙了,難道現在是該笑的時候嗎?」
  「這種事情確實很難相信,總之就先讓妳相信我的實力吧。只要實際比試過,妳就會相信我了。開始吧。」
  男子伸展著身體。
  她還是一樣困惑。
  「真的要比試嗎?別看我這個樣子……除了對付怪物之外,我在攻擊人的劍技上也下過一番苦功。而且既然要比試的話,就算對方只是旅店的櫃檯小弟,我也不會手下留情。」
  「放心吧,我也是一樣,所以才要妳先儲存。況且我實在不懂怎麼保留實力,所以到最後都會變得像在玩弄或是折磨對方。」
  「……有自信的傢伙。」
  她再也無法忍受。
  同時她也產生興趣。
  畢竟他敢說出這種大話,就算稱霸五十個地下城的事情是騙人的,還是可以期待他有一定的實力。
  「那麼我們到後院去。這時間大家都去採買了,用不著擔心傷及無辜。」
  男人指向櫃檯後方,她點了點頭。
  「在我們比試之前,我想先問你的名字。開戰前如果不知道對手的名字,總會讓我心裡有個疙瘩,雖然說只限對手是人類的情況。」
  「這習慣還真像個貴族。名字啊……因為實在太帥氣了,我到現在還是不好意思報上那個名字……」
  「……居然說自己的名字太帥氣,你這人真是愈聽愈怪。」
  「其實那是很符合這個世界的名字……亞雷克山達,也可以叫我亞雷克斯或是亞雷克。」
  「很普通的名字啊……」
  「在這個世界是很普通。」
  「真是個奇怪的傢伙,我叫蘿蕾塔……沒有姓氏,把姓氏奪回來正是我的目的。」
  「什麼意思?」
  「不,沒什麼……我這裡只有真劍,可以嗎?」
  「不要緊,反正不管什麼樣的武器對我都沒用。」
  「……我好像就要習慣你的吹噓了。」
  蘿蕾塔輕輕地笑了出來。
  男人沉穩地笑著。
  兩人走向後院,然後──

      ○

  「由妳先攻,因為要是由我先發動攻擊,看起來就像趁人不備。」
  兩人來到旅店後面,那裡有一塊不怎麼寬敞的空地。
  空地裡有一口井,似乎還栽種了藥草。
  四周有屋宅圍繞,從外面看不見裡面的情形。
  這樣的環境散發出強烈的壓迫感,不過實際上沒有狹窄到這種程度。
  因為不用擔心被人看見,正好適合當作在城裡對戰的場所。
  她舉起了劍,面對自己的對手。
  這時有兩件事讓蘿蕾塔既驚訝又煩躁。
  其中一件是到了對戰的時候,亞雷克說話還是一樣大言不慚。
  真正開戰之後,說不定他會嚇得半死或怕得發抖,不過至少目前他很有膽量。
  他的實力究竟是真是假,接下來就知道了。
  另外還有一件事,讓蘿蕾塔忍不住發問。
  「你不用武器嗎?」
  亞雷克手上什麼武器也沒有,聽見她詢問這件事情,他露出一臉傷腦筋的笑容。
  「這世上沒有武器耐得住我現在的臂力。」
  「……大話講到這種地步也算是種才能。不管是多厲害的冒險者,也不可能有這種人存在。難道這句話的意思是,你沒有錢可以製作適合你臂力的武器嗎?」
  「老實說,我試過各種武器以及材質,甚至拜託矮人族的鐵匠幫忙製作,只可惜那些武器只要一揮就壞。這也是我辭去冒險者的原因之一,因為我不想讓自己的拳頭碰到那些噁心的怪物。」
  蘿蕾塔發現了一件奇妙的事情。
  他從剛才就在說大話,可是他的樣子一點也不像在說謊。
  但就算像這樣面對面,她也完全感覺不到對方有堅強的實力。
  然而所有的大話,都不像是自大的發言或是說謊。
  「……這世上也不是沒有赤手空拳的人,既然你要用這種方式應戰,那我要上囉。」
  「沒問題,妳隨時可以進攻,因為要突襲我是不可能的。」
  「……既然你這麼說。」
  蘿蕾塔拔出了劍。
  然後,她開始分析。
  對方與自己之間大約相隔五步的距離。
  一般來說,不管速度再快,也要兩次的動作才能逼近對方。
  然而──
  「先提醒你一聲,雖然我從事冒險者的資歷還淺,不過身為劍士已經有很長的一段時間。」
  蘿蕾塔一口氣跨越五步的距離,利用左腳讓全身如箭一般衝出去。
  這是她必殺的起手招式,沒有任何預備動作,能以出其不意的方式擊中對手。
  向前衝的速度轉變為突刺,向對手發動攻勢。
  不過──
  「妳就算想殺了我也無所謂喔。」
  亞雷克用手指夾住擊向自己眉心的劍尖。
  蘿蕾塔甚至忘了呼吸。
  她確實沒有殺了對方的意思,原本就打算在擊中前收手。
  這種做法很合理,畢竟她不可能真的殺了一個旅店櫃檯小弟。
  可是──
  她沒想到對方會擋下自己的攻勢。
  突刺速度並不慢,再說──「用手指夾住往自己頭部攻擊的突刺」,一般人根本不會產生這樣的念頭,況且長劍的突刺也不是力道那麼輕的技巧。
  可是亞雷克看起來沒有使什麼力,反倒是困擾地搔著頭。
  「真傷腦筋啊。雖然我有很多展現實力的機會,不過大家攻擊時都沒有殺了我的意思……我看起來真有那麼弱嗎?」
  他看起來很煩惱地問。
  然而,被他夾在指間的長劍只是一動也不動。
  蘿蕾塔深吸一口氣,使力把劍往回拉──
  這個舉動似乎提醒了他什麼,他嘟囔著說:
  「對不起,我不放手的話妳也沒辦法攻擊。」
  他放鬆力氣,原本無法動彈的劍又可以動了。
  蘿蕾塔睜大眼睛,兩眼直盯著亞雷克。
  他苦笑著說:
  「重來一次吧。妳要攻擊哪裡都可以,萬一真的擊中我也不用擔心,我的身體很結實,再說事先也儲存了,妳可以盡情施展手腳,這樣妳也比較能心服口服吧?」
  蘿蕾塔幾乎就要接受他那些話,至少她已經明白他不是普通的旅店櫃檯小弟。
  這世上沒有武器可以承受他的臂力,這句話現在聽來多了點真實性。
  所以,蘿蕾塔的目的也產生了明確的變化。
  之前她是帶著「測試對方」的心態,現在開始她將會是「受到測試的對象」。
  她思考起有什麼攻擊可以擊中對方。
  她把劍收進了劍鞘。
  「……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問題?儘管問沒關係。」
  「現在還不算遲,你真的不穿上鎧甲嗎?」
  「我的皮膚比一般的鎧甲還要堅固。」
  「這樣啊,我就姑且相信你這句話……不對,這句話還是很奇怪。不過既然你這麼說,那我要上囉。」
  她把手放在收入鞘裡的劍柄上,透過劍鞘注入魔力。
  ──使出劍技。
  冒險者分成兩類。
  一類是使用魔法的力量影響大自然的現象,藉此操控火或是風。
  另外一類是將魔法的力量注入肉體,以強化自己身體的方式應戰。
  蘿蕾塔屬於後者,而且她對劍術的親和度特別高。
  其中她最擅長的就是提升速度的技術。
  「我先警告你,我會從斜下方的右側腹部往上劈到左側肩膀,勸你先做好準備。」
  「原來這個世界也有居合啊……我知道了。不過這樣好嗎?把攻擊軌道講得那麼清楚,不管對方是誰都擋得下來吧。」
  「用不著擔心,這招不是知道軌道就能擋得下來的招數!」
  她拔出劍,速度之快絕非人類的雙眼可以看清。
  在人類眼裡看見的恐怕只有閃光。
  魔力光輝殘留在劍揮過的軌跡,那道閃光如同先前的宣言,從斜下方往右側腹部劈了過去。除了經過強化的臂力,更重要的是敏捷的速度,這道劍閃足以輕易將人的身體劈成兩半。
  然而,他卻做出了這樣的反應。
  「沒想到會這麼快,真是嚇到我了。」
  他稍微彎了下手臂,在長劍逼近側腹之前擋住攻勢。
  手臂的觸感相當有彈性,卻比金屬還要堅硬,實在非常怪異。
  眼前詭異的狀況讓人不禁猜想,難不成他用魔法削去了長劍的力量?
  不過從被劈開的袖子可以證明,他絕對沒有耍這些小花招。
  換句話說。
  他先前說的那些話沒有一句吹噓。
  這世上確實沒有耐得住他臂力的武器,他的皮膚也確實比鎧甲還堅固。
  「剛才這招不錯,那麼接下來換我回擊了。」
  ……他確實──
  很不懂得怎麼保留實力。
  蘿蕾塔感覺腹部被人毆了一拳,不由自主地笑了。

      ○

  清醒過來後。
  她發現自己回到了旅店櫃檯。
  眼前的人是亞雷克,他和一開始的時候一樣,坐在櫃檯後面的椅子上。
  一時之間,她還以為時間倒轉了。
  「歡迎回來,讀取重來果然會有一點時間差。」
  他這麼解釋,可見時間並沒有倒轉。
  蘿蕾塔摸了下自己的腹部。
  ……身上的鎧甲穿出了一個洞。
  鎧甲底下的衣服也有個洞。
  然而,身體找不到任何傷痕。
  「……我記得你說過失去的裝備不會恢復。」
  「對,其實也可以攻擊沒有裝備的頭部……只是我很抗拒打女孩子的臉。」
  「感謝你的紳士風範……原來這就是『不死旅店』的祕密啊。」
  「沒錯,就算死了也可以重新來過。其他還有只要說聲『讀取』,就能從儲存的時間地點重來。雖然說只要我消除儲存點,這些效力就會消失……對了,還有一件事。雖然失去的裝備、物品和錢財不會恢復,但是已經獲得的東西也不會重回原來的地點,關於這一點妳大可放心。」
  「……實在太詭異了,到底是什麼機關……算了,無須追究。總之效能我知道了,我要住下來。」
  「妳要入住嗎?」亞雷克開心地說。
  接著,他從櫃檯下拿出一本住宿名冊,以及一支羽毛筆。
  「請在這裡寫下妳的大名,所有房間都是統一價格,用餐地點在一樓食堂。另外食堂在深夜沒有營業,妳可以在早上到傍晚這段時間使用。」
  「知道了。費用──」
  「費用在退房的時候支付。」
  「這還真是稀奇,幾乎所有旅店都需要在入住前支付房費……尤其是提供冒險者住宿的旅店。」
  沒有付清房費就落跑的冒險者並不罕見。
  而且在冒險者裡面,也有不少自稱是冒險者的罪犯。
  「我們這裡主要從事的是培育新人的工作,在剛開始沒錢的時候住在這裡,等達成任務後再支付費用……要是對方真的不付錢,我這裡還有些積蓄可以應急,再說我想這世上也沒有人能逃過我的手掌心。」
  「我原本以為你在說大話,不過這些話現在聽來格外真實。」
  「我這個人不會說謊,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所有人都把我的話當成謊言或是吹噓。」
  「因為你說的事情實在太難以置信,一般在人們面前說出這種話,都會被當成是醉漢。」
  「可是我說的都是真話啊……」
  「我到現在還是無法相信你曾經稱霸五十個地下城,還有認識公會長和女王陛下。就算是醉漢,也不會說出這麼容易揭穿的胡言亂語。」
  「這些話也都是真的啊……」
  「不過,我相信你是位厲害的冒險者,也相信只要住進這間旅店就可以『讓死亡的事實消失』,因為我親身體驗過了。」
  「很高興妳能相信這些事情,因為這個世界的人好像都沒辦法理解。果然還是要知道遊戲的世界,才能明白存檔&讀取這種概念……」
  「遊戲?卡牌遊戲嗎?酒場玩的那種。」
  「不是,這個世界好像沒有適合的單詞可以對應。」
  「……從剛才你就一直在強調『這個世界』……」
  「我是從異世界轉生來的。」
  「……喔。」
  「我就知道妳會有這種反應,不過要是我裝作一副本地人的樣子,遲早有一天會露出馬腳,所以我只是實話實說,妳用不著理解也沒關係。」
  這件事情背後似乎有蘿蕾塔不知道的複雜原因。
  不過既然他之前是冒險者,或許有不可告人的出身,她是這麼理解的。
  「……總之,我接下來這段時間的目標,是稱霸最近在王都西方發現的地下城,我會在這裡住到那個時候。」
  「最近在王都西方發現的──妳是說『花園』嗎?」
  「不愧是當過冒險者的旅店老板,收集情報不遺餘力。」
  「我記得那裡是推薦難度『稱霸者』級的地下城,這位客人,妳看起來在『探索』級也算是新人吧?」
  「……這你也看得出來?」
  「從能力值大致能夠推敲出來。」
  「……那也是異世界的詞嗎?」
  「如果能力值這個詞不好理解的話,也可以說是個人的實力。」
  「我很弱嗎?……和你比起來,我確實是很弱,不過我自認比一般的新人還要優秀……」
  「這個嘛……妳確實有過人的劍術,但是最強也只有這樣而已。」
  「……」
  「妳不使用蠻力,不胡亂展開攻擊的戰鬥方式讓人佩服,只是也因為這樣侷限了自己的可能性。」
  「…………」
  「這種做法和人類比試不成問題,可是冒險者主要攻擊的對象是怪物,常會出現意料之外的事態,或者是沒有餘力用劍的時候。照妳現在這個樣子,如果對手不是堂堂正正地展開正面對決,恐怕妳連一半的實力也發揮不出來。」
  「………………」
  「整體來說,妳進入冒險者這一行不過兩星期左右,雖然已經能挑戰三十級的地下城,但進度不是很理想,正在苦惱實力遇到瓶頸,沒有突破困境的手段。對了,我記得『花園』是一百級吧,依妳現在的實力大概還要三年的時間才能挑戰,稱霸的話需要十年吧。」
  「……………………」
  「我的推測還準確嗎?」
  「…………………………嗯,大致上來說還算準確。」
  他的判斷已經不是大致準確,簡直正確到像是親眼確認過。
  每當他說出一句話,她就感覺心裡被刺了一刀。
  蘿蕾塔站也站不穩地說:
  「我想早點稱霸『花園』……只可惜連入口也抵達不了……而且就連程度在『花園』一半以下的地下城也攻不下來……侷限自己的可能性……為了成長停滯而苦惱,找不到突破困境的手段……」
  「客人妳怎麼了?好像很沒精神。」
  「這些事情我都知道,只是讓人這麼講出來,感覺……很難受。」
  「對不起……我這個人就是不會說謊。」
  他的聲音充滿歉意,這句話卻像補上最後一刀。
  亞雷克又繼續說:
  「這位客人。」
  「……什麼事?你要是繼續打擊我,我恐怕會跪倒在地。」
  「這樣啊,需要先帶妳到自己的房間嗎?」
  「不用了,我想知道你接下來還有什麼話要說。」
  「好。那麼……這裡其中一項服務項目,是為入住本旅店的客人提供修行訓練。」
  「修行?」
  「我從事冒險者這份工作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因此我認為幫助新人發揮自己的才能也是我的任務……而且我能看出每個人的能力值,所以能以更有效的方式進行修行。」
  「原來如此。對了,如果要變得像你一樣強,需要多久時間?」
  「哈哈哈,這個嘛……只要每天挑戰難度會讓自己死上六十次的地下城,日以繼夜堅持十年,不論是誰都能變得和我一樣強。」
  「……我好像問錯問題了。如果我要強得能稱霸『花園』,大約需要多久的時間?」
  「一個星期。」
  她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一般要成為強大的冒險者,最少需要五年的時間。
  能夠稱霸地下城的冒險者,更是強者裡面萬中選一的人。
  由於鮮少有人能達成這樣的偉業,一般甚至認為「要是沒有才能,一輩子也不可能成功稱霸地下城」。
  然而,他卻說只需要一個星期。
  蘿蕾塔的意志有些消沉。
  「……我不是你想的那種有才能的冒險者。」
  「不需要才能,只要經過訓練,任何人都可以變強。」
  「話雖這麼說,但最終決定實力的還是才能吧?」
  「可是妳的目標不是稱霸地下城嗎?妳沒有想成為世界上最強的人吧?」
  「……拜託你不要用自己的標準來討論事情。對許多冒險者來說,稱霸地下城是『不管怎麼盼望也無法實現』的目標。」
  「那是因為他們死了一切就都完了,所以不敢放手戰鬥。只要經過嚴厲的訓練,要稱霸地下城根本不是問題。」
  「萬一死了怎麼辦?」
  「再讀取就行囉。」
  ……對了,這間旅店可以讓死亡變成沒發生過的事情。
  失去的裝備、物品和錢財無法恢復──
  但是獲得的東西可以留下來。
  不管是寶物還是金錢,就連經驗與實力也是一樣。
  「原來如此。的確,如果拚死訓練,或許我也可以在一個星期內攻下『花園』。」
  「沒錯,就算拚死訓練到真的死了,也可以當作沒死過。」
  「你的話聽起來很胡鬧,不過那是因為這些事情對你來說很正常吧。」
  「有那麼胡鬧嗎……不斷嘗試明明就是RPG的基本。」
  「又在講莫名其妙的話了。」
  「總而言之,因為生命是獨一無二的,人當然特別珍惜生命、害怕死亡,所以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貶低生命的價值。」
  光聽他的話,會覺得他滿嘴胡說八道……
  不過,他是個可以「消除死亡事實」的人。
  而且他想協助初級冒險者的心情也不像是裝出來的。
  蘿蕾塔決定接受他的訓練。
  「我明白了,那麼拜託你幫我修行。」
  「沒問題。對了,訓練費包含在房費裡面,請放心。」
  「那真是太好了,我現在沒什麼錢。」
  「進入冒險者這行才兩星期左右的話,正是最為錢所苦的時期,像是購買裝備、住宿費和公會會費這些都需要錢。」
  「嗯,我沒想到冒險者要背負那麼多束縛,走入市井後,我第一次體會到這件事,算是相當難得的經驗……所以說,修行要做些什麼事?」
  她很自然地問出這個問題。
  亞雷克也一樣輕描淡寫地做出回應。
  「從斷崖絕壁上跳下去。」
  他收起住宿手冊,像是順口給了這個回答。
  蘿蕾塔忍不住懷疑起自己的耳朵。
  「抱、抱歉,可以請你再說一次嗎?你剛才那句話好像是用婉轉的說法要我『自殺』。」
  「妳沒聽錯,修行的第一步就是自殺。」
  「什麼?」
  「我剛才也說過,要貶低生命的價值。如果覺得死亡是很可怕的一件事,遇上生死關頭的時候就很容易選擇逃避對吧?所以為了積極面對死亡,第一步非常重要。」

  他這麼解釋,臉上始終掛著和煦的笑容。
  事到如今,蘿蕾塔才注意到一件事情。
  他身上雖然散發出柔和的氣息──
  但頭腦可能有些問題。

 


可以讀檔的旅店~聽說能力值滿點的轉生冒險者在旅店開始培育新人~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ongliNV 的頭像
TongliNV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